20180125 余文生被拘七天依然無法會見。吳淦血壓較高希望得到治療。李文足控名譽侵權《環球時報》刪文跪低? 新疆12萬維吾爾人被關“再教育營”。

北京余文生律師被拘七天依然無法會見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 … 繼續閱讀 →...

北京余文生律師被拘七天依然無法會見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8/0125/16963.html

本網獲悉,余文生律師被拘捕已經是第七天,但律師至今無法獲得會見,家屬無法為他存錢和送衣物,從派出所到石景山分局再到看守所,互相之間帶著律師和家屬「游花園」,羈押一個星期卻無法得知余文生律師涉嫌「妨礙公務罪」一案的辦案人員姓甚名誰。

據悉,昨天(1月24日),黃漢中和紀中久兩位律師以及余文生的妻子許豔女士按照前日(1月23日)預約的時間前往北京市石景山區看守所,進行正常排隊準備會見余文生律師,在其他辦案律師均被安排會見後,工作人員告知兩位律師,他們提出的會見要求需經領導批准。其後,一曹姓民警一邊用執法記錄儀攝錄,一邊仔細審查兩位律師的手續,在等候一個小時後,又告知該案已經移交到其他辦案機關,因此不能安排會見。兩位律師當場指出:「人正被羈押在看守所,律師持有合法委託文書,就應該安排會見。」律師要求面見看守所所長以及駐所檢察室,但均遭到曹姓人員拒絕。律師和家屬按照看守所牆壁上留有的多個投訴電話進行投訴,但各方的態度就是互相推諉,根本無法成功投訴。

今天(1月25日),黃漢中律師再次和許豔女士到石景山區看守所要求會見余文生,工作人員直接答覆「不讓會見」,理由是余案正在辦理交接手續。黃漢中律師當即以「這不是不讓會見的合法理由」為由不接納對方的推托。無奈之下,所方派出一位無警號自稱為北京市石景山區看守所副所長並不願告知姓名的女性工作人員前來接受諮詢,但該名女性人員給出的不讓會見的理由與之前其他工作人員答覆的基本一致。

隨後,黃漢中律師去到石景山區檢察院投訴石景山區看守所不讓會見的問題,檢察院工作人員告知一個電話號碼,經打通後,律師反映了看守所不讓律師會見當事人的問題,同時,許豔女士也反映了不讓家屬存錢送衣物的問題,對方則答覆「問問情況再說」。

隨後,黃漢中律師又去到當日餘文生律師被強制傳喚到的石景山區新古城派出所,找到當日的辦案人員蘇姓民警,其答覆已不辦余案了,該案已經由石景山區公安分局接手辦理,示意律師前去石景山區分局找辦案中心接洽,黃漢中律師向其索要分局辦案人員電話時,蘇姓人員表示,只要打電話到辦案中心提到余文生律師的名字就能找到辦案人員。黃漢中律師立即又趕到石景山區公安分局,經前台查詢後,又說該案預審部門已經取消,余文生並不在刑警隊,其中有提到國保部門,但最後就是無法查詢到余案的具體辦案人員,律師和家屬只知道余文生被關押在石景山區看守所,但無法獲知哪個部門哪位辦案人員正在辦理該案。當天下午臨近下班時間,許豔女士再次在石景山區看守所準備為余文生律師存錢和送衣物,但工作人員仍然不予辦理。

李文足控名譽侵權 《環球時報》刪文跪低? [自由亞洲電台]

https://www.rfa.org/cantonese/news/wife-01252018080242.html

709案被捕律師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周三(24日)控告官媒《環球時報》名譽侵權。起訴書指「環球網」周二(23日)發表文章及視頻,稱李文足被美使館人員收買到法院鬧事。有關資訊被多家媒體轉載。有律師建議李文足將轉載訊息的網站一併起訴。王全璋是709案中唯一仍未被起訴的律師,兩年半以來,妻子和律師均無法與他會面,一直行蹤不明。709律師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周三向北京朝陽區法院寄送民事起狀,控訴官媒《環球時報》名譽侵權。《環球時報》周二發表了署名「單人平」的評論題為《大陸警方抓人,無需向西方媒體報道》的文章。當晚,包括騰訊、搜狐等多家門戶網站轉載「環球網」文章,並附帶李文足於2016年8月在天津二中院門前,關注709案庭審的視頻和圖片。視頻中的說明指稱,這是美國駐華大使館串通、收買人員到法庭門口表演、鬧事、哭訴、撒謊的鏡頭。

李文足在訴狀中陳述,自己身為709家屬,在709案庭審時申請旁聽遭拒,當時北京國保抓走另外兩位709家屬王峭嶺和劉二敏,她與樊麗麗在法院外遭幾十位便衣圍攻、謾罵及被推倒在地。訴狀認為「環球網」發布的視頻配有歪曲事實的解說,顛倒黑白、混淆是非。

李文足向本台表示,《環球時報》及所屬的「環球網」,早前已數次發文指她及丈夫王全璋為「賣國賊」、「利用孩子博同情」等。她認為「環時」在扮演協助司法審判的幫兇角色。為此她喊話《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站出來與之對簿公堂。

李文足︰我的丈夫被中國政府、公檢法這樣殘害,那我這個做妻子的依照正常的法律程序尋找我的老公,它們這樣顛倒黑白、滿嘴的胡說八道,這真的是媒體在做審判了,所以我一定要對它們惡劣的行為做一個反擊,也是對我名譽的一個保護,讓大家瞭解裡面的真相。

在李文足發出訴狀後不久,「環球網」及轉載資訊的各大網站悄然刪除文章和視頻。本台記者聯繫到《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他先是強調「環球網」的管理權不在《環球時報》社,而是隸屬「人民網」,又稱是網上轉載加入的視頻;他又拒絕承認《環球時報》社論主筆「單人平」是其本人。

胡錫進︰我覺得什麼事情通過法律來解決非常好,我非常支持!「環球網」是「人民網」管的,在網上播一個視頻,跟寫的文章沒關係。單人平就是單人平,單人平它是一篇文章的筆名,它呈現它的就是單人平,你別管它是誰!

本台就該起訴案採訪了河南律師馬連順,他認為李文足可以再追加起訴「人民網」及相關轉載網站。馬連順︰起訴「環球網」,也帶上「人民網」,說明一下根據胡錫進所說,它歸「人民網」管,涉及誰的問題就起訴誰。說白了都是黨媒、黨的喉舌,立案的可能性也不大。

官媒《環球時報》、「澎湃新聞」、央視、共青團中央及公安部等官方機構,多次透過官方微博發布污衊709律師及家屬的視頻和文章。「環球網」曾發表王全璋與西方勢力勾結、妻子李文足與駐華使館串通及利用幼子博同情等文章;李文足曾向法院起訴共青團中央名譽侵權,但未獲法院立案。

王全璋失蹤至今930天,是目前709案中唯一沒有任何消息的「最後一人」。國際社會對該案持續高度關注。

河南焦作訪民許有臣案二審維持死刑判決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tw/2018/01/blog-post_513.html

河南焦作訪民許有臣捅死警察案二審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維持一審死刑判決。在2016年12月12日宣判,許有臣一審就已經被判死刑。許有臣涉嫌刺死(國保)警察被以「故意殺人罪」追究法律責任已經生效,目前該案進入死刑覆核程序。據許有臣的代理律師藺其磊介紹, 2018年1月23日上午,他來到河南三門峽市看守所會見了許有臣,見到許有臣時,他仍然是被腳鏈聯拷,他除了繼續陳述了案件的事實和經過外,還告知律師說,1月3日,河南省高院已經送達了二審裁定:駁回他的上訴,維持原判。

此案發生在2014年7月17日,當日下午6點,許有臣妻子張小玉打電話給他的律師,稱他們已經從北京回來,但剛出焦作站就被焦作市中站區派出所工作人員徐昭海限制人身自由,而且當時並沒有出具任何法律文書。」隨後,就傳出張小玉夫婦捅死警察的消息。張小玉、許有臣隨即被捕,後在獄中曾遭受殘暴酷刑。2014年8月2日,焦作市警察在調查後決定將許有臣、張小玉兩人以「故意殺人罪」正式逮捕。11月,該案交由三門峽市審理。2015年6月4日,三門峽市人民檢察院以證據不足為由撤銷了對許有臣妻子的起訴。其妻張小玉曾一度獲釋,但稍後又被當局以涉嫌「尋釁滋事罪」羈押,最終判處有期徒刑3年6個月。

20年前,張小玉家從焦作市中站區一集體組織中收購一煤礦,後強行被該組織收回,損失近7000噸煤。此後,張小玉一家提起訴訟,法院判決勝訴,但至今無人賠償張小玉的經濟損失,她便開始了上訪之路。不公判決使得張小玉、許有臣夫婦走上了這條上訪的不歸路。他們的上訪歷程幾乎就是中國大陸冤民苦難史的縮影。

殺警案死囚許有臣二審維持原判 [自由亞洲電台]

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gf3-01252018105348.html

河南訪民許有臣殺警案近日完成二審,河南省高院駁回上訴,維持死刑判決。許有臣的辯護律師表示,會盡最後努力挽回當事人性命。

2014年7月17日,許有臣與妻子張小玉在北京被地方政府人員截訪,2人被送回河南焦作後,在前往公安局期間與民警發生衝突,1名民警被許有臣刺中後死亡。許有臣夫婦以涉嫌「故意殺人罪」批捕。張小玉後來獲撤銷起訴,而許有臣在2016年被裁定罪成,判處死刑。案件去年5月完成二審,但沒有當庭宣判。

在三門峽市看守所囚禁的許有臣本週二(1月23日)會見律師藺其磊時向對方透露,河南省高院已在本月初送達二審裁定駁回他的上訴,維持原判。藺其磊表示週三已領到二審判決書,這意味著背負「故意殺人罪」的許有臣正式被追究法律責任,案件也進入了死刑覆核程序。

藺其磊:二審判處死刑,然後到最高人民法院覆核,核准了才能執行。反正這是一個程序,這不是必須判處死刑立即執行的案件。到時候最高法院如果能不核准,這就達到目的了;如果核准,死刑判決就開始執行了。

藺其磊強調會盡力挽回當事人性命。藺其磊:因為他沒有故意殺人,二審的判決不公正,包括直到現在事發現場的視頻他都不敢給律師。我們認為他(高院)會改判的。死的是一個警察。二審的判決書我看了一下,內容也挺粗糙的。下一步我們就跟最高人民法院的法官聯繫,陳述一下我們的意見。

許有臣的兒子認為二審被駁回是意料之中。許有臣兒子:因為二審的時候我們就感覺到檢察院的態度非常強硬,不顧一切的感覺。這種事情不應該把所有責任推到我父親身上,我們當地政府應該承擔至少百分之40到百分之60的責任,他們像土匪一樣,隨便抓人、限制人的自由。這個事情我們也不能抱特別大的希望。

葛永喜律師會見到屠夫吳淦 吳淦血壓較高希望得到治療 [權利運動]

https://www.hrcchina.org/2018/01/blog-post_35.html

2018年1月25日下午,葛永喜律師在天津市第一看守所會見到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一審判刑八年的吳淦(網名:超級低俗屠夫),吳淦告知近來測量血壓都較高,希望能夠得到較好的醫療保障,由信譽良好的醫療機構對其檢查治療。

葛永喜律師:會見了吳淦先生通報——高壓170多,低壓110多

http://wqw2010.blogspot.tw/2018/01/170110.html

今天下午(2018年1月25日)我會見了吳淦先生。吳淦說近來測量血壓都較高,高壓170多,低壓110多。其表示希望能得到較好的醫療保障,由信譽良好的醫療機構對其檢查治療。會見中,他還寫了幾首詩,我雖不懂那幾首詩所要表達的意思,但看守所的警察將我攔下,並將記錄那幾首詩的紙張撕下。我後悔未將那幾首詩背下來。在此,我也希望保管紙張的人員不要傳播、剽抄詩作,侵犯吳淦的著作權。最後,吳淦向大家問好!

扣押期間長期絕食 山東李延香 「尋釁滋事案」開審 [自由亞洲電台]

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gf1-01252018105212.html

絕食接近2個月的山東異議人士李延香所涉及的「尋釁滋事」罪一案週四開庭。代理律師表示,李延香在歷時約5個小時的審訊當中,精神狀況良好。律師堅稱其當事人的行為與罪名不符,為她作了無罪辯護。李延香的案件週四(1月25日)在青島市第二看守所開審。她丈夫李洪財表示,現場的保安明顯加強,顯示當局對案件的重視。李洪財:一切的手機全部不給往裡帶,要求的很嚴,耳機也不准往裡帶。當初要求的是公開開庭,他們也沒有公開開庭,說裡面的大屏幕壞了,啟動不了。

  1. 李延香涉嫌「尋釁滋事」罪,起訴書指她涉及多起事件,包括3年前在黑龍江舉牌聲援徐永和以及在山東濰坊公園拉橫幅。代理律師宋玉生決定為她作無罪辯護,而李延香在庭上闡述了自己的觀點。

宋玉生:李延香也有時間發言,她基本行使了充分的辯護權。基本上雙方都充分表達了自己的意見。我們是做無罪辯護,結果最後怎麼確定是合議庭的問題,我們不做結果的預判。她不符合尋釁滋事罪的構成要件。她被非法強拆損失了很多財產,她為了討回賠償和追究一些違法拆遷人員的責任而上訪。她的上訪是由理由的,不是無理取鬧,而「尋釁滋事「就是無理取鬧,沒事找事。過去接近2個月以來,李延香一直絕食以表達對中國大陸法治環境的絕望,但她在審訊中的表現並未受到絕食影響。

宋玉生:她現在雖然在絕食,但是現在精神狀況比以前要好,在庭上說話很有力氣,偶爾說話精神不太好,可是大部分時間精力都還行。今天時間很長,從上午9點半到下午2點,這期間她的精神還行,說話很有底氣。

來自山東青島的李延香曾多次因圍觀維權人士庭審被拘留。去年8月,她在北京被扣押後被維穩人員送回青島,其後以涉嫌「尋釁滋事「被刑事拘留。

為母兄爭取保外就醫 訪民省「兩會」期間被公安帶走 [自由亞洲電台]

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gf2-01252018105258.html

吉林訪民郭宏偉(右)和母親肖蘊苓(左)2年前被裁定尋釁滋事和敲詐勒索罪成,其後被分別判處13年及6年有期徒刑。

吉林訪民郭宏偉與其年邁母親2年前因所謂「敲詐勒索政府」以及「尋釁滋事」罪,分別被判刑13年和6年。為了爭取2人獲保外就醫,郭宏偉的妹妹郭宏英尋求在吉林省「兩會」召開期間表達訴求,但被公安帶走,一度失去聯繫。

週三(1月24日)下午,吉林省四平市訪民郭宏英按計畫抵達長春一家賓館,準備向住在該賓館的省「兩會」代表提交申訴材料。當時她沒想到當局早已派人在賓館門外守候。她週四接受採訪時表示,數名相信是公安的人員把她拖上車,經過數次換車輾轉把她送回四平市派出所。

郭宏英:我就喊我就說他們綁架。我說你們屬於暴力截訪,現在中央三令五申不允許截訪。然後他們有個人跟我講,「你太天真了,你真弱智。」我非常的失望,因為現在中央出台很多政策都是利民,但是中央的政策再好,地方不執行。

直到當天傍晚郭宏英才獲釋。

郭宏英的哥哥郭宏偉原本是發電廠職工,2004年在一起經濟糾紛案中因警察違法插手而敗訴並且被判刑,自此成為訪民。隨後不但問題得不到解決,更因受到暴力對待導致身體殘障,其後母親肖蘊苓陪同郭宏偉尋求公義。2015年4月,郭宏偉和當時78歲的肖蘊苓以尋釁滋事和敲詐勒索罪被逮捕,翌年分別被判處13年及6年有期徒刑。郭宏英這次前往長春就是為了為兩人爭取保外就醫與監外執行。

成准強律師:綿陽楊秀瓊案會見情況 [律師權益關注網]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8/01/201801251012.shtml

2017年12月25日,綿陽。飛機晚點,打車去看守所。等著接待的老z 說李律師、董律師分別會見了黃琦和楊秀瓊,董律師此時已經離開綿陽了。找楊秀瓊的女兒辦理委託手續。楊的女兒對自己母親的事比較淡定,一再要律師告知她母親不必操心家裡。原來楊秀瓊已經是維權多年的「老將」,一家人為拆遷的事已經與某些勢力抗爭多年。為自己維權,到為維權而維權,這是一條公民成長之路。下午趕到綿陽市檢察院案管中心複製案卷。楊秀瓊涉嫌為境外組織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與黃琦同案。這個罪名是涉國家安全的,臨行之前我就認為基本上是地方小題大做,拿大帽子壓人,人為製造敏感和恐懼,藉機消除上訪等妨礙陞官發財的雜音。平心而論,只是國民自己的維權而已。

複製案卷還算順利。完畢,趕到看守所會見。快下班了,我和看守所的人員說外地來的,爭取會見一下。進得看守所,裡面提審的工作還不少。

楊秀瓊進來了,才五十出頭,一頭白髮,目光依然精爍,言語流利。楊秀瓊對自己的案件並不擔憂,稱在看守所一再控告那些曾毆打過她的警察。我心生敬佩,問她為何重新被羈押——2016年4月7日被刑事拘留,後被監視居住、取保候審,到2017年6月9日又重新被拘留、逮捕,她說有關部門認為她違反了取保規定,其實就是去給黃琦存錢、接待律師等行為。此次羈押除了被多次訊問,其它尚好。我說我們會做無罪辯護,楊秀瓊很高興,也覺得是理所當然。當她問起自己家裡的情況時,看得出一個母親對家人那種無法割捨的愛和牽掛。

世事黯淡抑鬱,總是有一股力量在,使人前行。

黃沙律師探訪被判刑1年2個月的深圳公民林生亮 林期望外界來信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tw/2018/01/12_25.html

今天,黃沙律師第二次在深圳市寶安區看守所會見到因在摩拜單車上塗鴉和推廣郭文貴而被以尋釁滋事罪一審判刑一年二個月的深圳公民林生亮,並說林生亮期望收到外界的信件瞭解公民朋友的信息。黃沙律師為此希望網友寄信給林生亮表達關注,地址:深圳市寶安區九圍寶安區看守所F270,林生亮(收),郵編:518126

林生亮是深圳市某企業財務人員,維權公民。近年來,因積極活躍於網絡線上線下各種社會維權活動,尤其是在2016年深圳11.15大抓捕後,他積極為被捕的維權同道呼籲,積極專注於江西贛州明經國抗強拆殺村官事件和四川瀘州市瀘縣太伏中學學生趙鑫墜亡事件等等,而被當局公安國保秘密監控。

2017年5月底,由於為了傳播涉及中共高層貪腐的「郭文貴爆料」訊息,在摩拜單車上塗寫「上推特、關注郭文貴」等字句,並在網上轉發,而被深圳警方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拘,後被轉正式逮捕,至2017年11月14日,被深圳市寶安區法院一審以「尋釁滋事罪」秘密判處1年零2個月。其不服,擬要上訴。目前被羈押在深圳市寶安區看守所。刑期至2018年7月底。

新娜:關注十九大以來內蒙古第一例因上訪而被行政拘留的敖特根代老人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tw/2018/01/blog-post_153.html

昨天(1月24日),鄂爾多斯鄂前旗來呼上訪的六十四歲老人敖特根代被當地警方從呼和浩特抓回鄂爾多斯鄂前旗,並被當地警方行政拘留十天!自十九大以來,內蒙古各地對上訪訪民的截訪有所鬆動,故來呼上訪民眾絡繹不絕。即便截訪也大多客氣。但網上截訪敖特根代的現場視頻卻顯示,鄂爾多斯截訪人員相當粗暴。敖特根代老人是十九大以來,內蒙古因上訪被強行截訪並被行政拘留的第一人!

敖特格代老人,因草場被嘎查書記非法侵佔而維權多年,並曾訴諸於法律,但均敗訴,故無奈之下才來呼上訪告狀的。據說,嘎查書記的背後有一個有權勢的小舅子在政法口工作。

請關注敖特根代老人的被強行截訪及因上訪而被行政拘留!我們也不妨看看鄂爾多斯鄂前旗當局到底是權大還是法大?!

向不屈服於強權的敖特根代老額吉致敬!

海市第十五屆人民代表大會召開 浦東新區被強拆戶王佩雲遭抓捕失聯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tw/2018/01/blog-post_873.html

中共上海市第十五屆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召開的第二天,既2018年1月24日,上海市浦東新區三林鎮被強拆戶王佩雲在下午3:40分左右前往會場的途中,行至上海市浦東新區中華藝術宮附近時遭到上海市公安局黃浦分局人民廣場派出所維穩的警察和便衣攔截,被強制帶上大巴士送往上海府村路500號(上海市政府設立的黑監獄)。同時被抓的有數百人,都是上海各區的維權者,她們被帶到府村路500號後有的獲釋,有的下落不明。王佩雲被浦東公安分局三林派出所警察帶走後失聯。

湖南公民仇英玫赴赤山監獄為李明哲和謝長發存錢被盤查 [權利運動]

https://www.hrcchina.org/2018/01/blog-post_25.html

2018年1月24日下午,湖南公民仇英玫(女,網名:瀟湘妃子玫紅)獨自一人從長沙趕到益陽沅江赤山監獄,欲給被關押在此的台灣李明哲和長沙謝長發兩位政治犯存錢,被監獄刻意刁難,監獄告知其非直系親屬沒有會見權也不允許送物存錢,經過再三要求和詢問,工作人員才告知其不收現金,只能到銀行存錢打到犯人卡里,但又拒絕告知卡號,並說監獄有規定,李明哲是顛覆國家政權罪,機密不可以外洩。仇英玫無奈只得離開,但快走到監獄門口時,被兩個警察追上帶去審查管理室,說她違規拍照並勒令刪除手機照片,其後又叫來六七個警察強行搶走她的身份證和手機,其中一個警察還懷疑仇英玫是間諜,幾個警察強行把仇英玫拖拽上車帶去南嘴派出所繼續調查,在派出所做完筆錄後,仇英玫又被警察安排去南嘴鎮附近的興怡賓館休息,因為此時已近次日凌晨一點,沒有離開赤山監獄的公共交通工具,仇英玫到賓館後才獲自由。

附:仇英玫當晚離開南嘴派出所後記述事件經過

內蒙古畢拉河林業局強行退耕還林 農民集體抗議 [自由亞洲電台]

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yf2-01252018103935.html

內蒙古自治區大興安嶺畢拉河數百名農民1月24日聚集在畢拉河林業局外拉橫幅抗議,要求歸還土地。有抗議農民表示,林業局一年前開始對2012年以後毀林開荒的人員進行處罰,但之後對有合法手續的農民也要以同樣名義強行收回耕地,並不給任何補償。農民們投訴無門集體抗議,下一步將會逐級上訪,直至進京維權。

中國大陸自2002年開始全面啟動退耕還林政策。在政策實施過程中,因影響到農民生計問題,發生了不少矛盾。

2018年1月24日,在內蒙古大興安嶺畢拉河林業局外,數百名農民手拉橫幅,不停高喊:「我要生活,還我土地」的口號。

本台記者25日致電畢拉河林業局,對方讓記者撥打辦公室電話查詢,而辦公室職員則稱不清楚事件:「我不清楚,我剛從外邊回來。我真不清楚這個事。我再瞭解瞭解再告訴你。」

一名當地農民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去年初,畢拉河林業局對2012年之後進行違法開墾的人員進行了處罰,而他們的父輩在這片土地上已經開墾耕種數十年,擁有合法手續。而林業局聲稱,他們是「毀林開荒」,要將土地收回,且沒有任何補償:「他們現在說這個屬於他們林權範圍內的,是老百姓毀林開荒,要處罰老百姓,把地收回。像我父親這樣的,20多歲來到這個地方,把他青春全放在這,所有投資全在這兒,子子孫孫後代的經濟全在這兒。他(林業局)現在無條件地就要把老百姓的地全部收回,老百姓現在吃飯都沒有了,能不鬧嗎?他(旅遊局)要是給一定的補償,老百姓活得下去也行。現在根本不讓老百姓活。」

新疆12萬維吾爾人被關“再教育營” [美國之音]

https://www.voachinese.com/a/china-cracksdown-muslims-20180125/4225851.html

新疆各地約12萬維吾爾族穆斯林據報被中國當局投入類似毛時代的“再教育營”。總部設在華盛頓的自由亞洲電台說,一位熟悉當地拘押系統的安全官員向他們透露了這個數字。國際組織人權觀察中國部高級研究員王松蓮(Maya Wang)認為這個數字是可信的,儘管當局在新疆不斷升級的打壓讓外界幾乎不可能獲得完全可靠的數據。她同時表示,先後在這些“再教育營”呆過的人總計高達80萬人。新疆總人口約為2200萬。王松蓮說,那裡宛如一個黑洞,人們被吞噬進去,無法逃脫。

自中共強硬派領導人陳全國2016年夏天出任新疆自治區黨委書記以來,那​​裡的安保再度升級。去年底,美國《華爾街日報》的兩名記者在新疆走訪了12天,發現高科技監控已經滲透到當地人日常生活的各個角落。他們拍攝的視頻捕捉到喀什郊外的一個“再教育營”,那是一幢新建的類似監獄的白色建築,設有看守塔,圍牆上佈滿鐵絲網。一位逃出新疆的維吾爾人對記者說:“說白了,那裡就是一座集中營。 ”

消息人士對自由亞洲電台說,當局常常將政府大樓和學校改建成臨時營地,以解決人滿為患的問題,喀什市一地就有四個這樣的營地。庫爾勒市的幾個營地僅幾天工夫就湧入約1000人。一位曾被拘押的人說,原本供八人居住的房間現在關了14人。人們只能蜷著身子側臥,因為沒有平躺的空間。被拘押者在零下10度的寒冷天氣裡光著腳,他們的衣服上不得有釦子和金屬拉索。有些營地甚至連皮帶、鞋帶、內衣也禁止穿戴。

另據當地傳出的消息,大約40天前,中國當局在烏魯木齊逮捕了82歲的維吾爾宗教領袖、學者穆罕默德·薩利·阿吉及其親屬。儘管這一消息尚未獲得中國官方的證實,但已在海外維吾爾社區廣為傳播。

總部設在慕尼黑的“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發言人迪里夏提對美國之音說:“在維吾爾人中,穆罕默德·薩利·阿吉是一位德高望重的人士。他經中國政府許可,將神聖《古蘭經》譯成了維吾爾語,1986年由中國出版社出版發行。”

迪里夏提說,他和家人的被捕震驚了維吾爾社會。這表明中國加大了對宗教界,包括被認為所謂的愛國宗教人士的鎮壓。中國擔憂維吾爾人的信仰可能演變成抵制中國在當地統治的力量。

總部設在華盛頓的“維吾爾人權項目”呼籲中國政府說出穆罕默德·薩利·阿吉的下落。該組織還說,近期有關維吾爾人被大規模抓捕拘押的消息正在廣泛傳播,其中包括維吾爾社會德高望重的學者、企業家和音樂家等。

人權觀察:中國對西藏寺院控制手段翻新 [自由亞洲電台]

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hc-01252018105649.html

有國際人權組織日前批評中國當局對西藏喇榮寺五明佛學院實施新的行政控制,侵犯了西藏宗教自由。有分析認為,中共對各宗教的控制越來越嚴厲,宗教自由在中國大陸名存實亡。總部在紐約的非政府組織「人權觀察」1月24號發佈新聞稿指出,根據該組織取得的中國官方文件,西藏喇榮寺僧舍於2017年被拆除、僧尼被驅散後,寺院的管理、財務、安全、招生,甚至教材選擇等事務已由大約200名中共黨幹部和官員全面接管。在紐約的人權活動人士劉青對此表示,中共在1949年建立政權後,一直沒有放鬆對宗教的控制,在中國大陸,「一些宗教組織試圖爭取對自己的組織、財務方面的自主權。但是中共一直通過各種方式對宗教組織進行滲透。(這次當局)對西藏喇榮寺的控制手段其實不是什麼新花樣。」

中國官方制定的《喇榮寺五明佛學院院寺分離方案》強調,要提升安全和管控僧尼,要求嚴格限制住寺人數,並在(周邊)居民區建立「網格化管理」系統,對寺院居民實施持續監控。方案說,當地所有居民和訪客都要辦理「實名登記」。

在紐約的劉青認為,中國政府和各宗教之間的壓迫和反壓迫較量,從來就沒有停止過,「比如,天主教的主教任命(問題上),梵蒂岡和北京一直爭鬥了幾十年。最近梵蒂岡終於做出讓步,把主教任命權讓給北京(當局)。」

人權觀察的報告還說,根據中國官方文件 ,(當局)對西藏喇榮寺政策的變化符合中國現行宗教政策。文件強調,要加強官方管理以確保政治穩定。政治上忠誠(與中國當局)的西藏僧尼可獲得公開表揚,包括授予「愛國守法先進僧尼」頭銜等,還會給與其它物質利益等。該文件的目標是將佛學院「打造成正規化、法治化的現代宗教院校」,並引入新的統一制度。主要通過中國藏語系高級佛學院的網絡來管理宗教培訓、教材和課程內容,重新培訓藏傳佛教僧尼。

美國紐約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夏明認為,對北京當局對西藏喇榮寺的新控制手段可以放在中國整個政治環境的變化中來觀察,目前中國大陸的宗教自由已名存實亡,「中共對穆斯林、基督教地下教會的控制也越來越嚴厲,對維權律師和藝術家也是如此。西藏喇榮寺面臨的打壓在中國大陸已經成為一個新常態。」

「人權觀察」中國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認為:中國政府對西藏喇榮寺的新控制措施公然違背了中國當局所說的「尊重受憲法保障的宗教自由」。這可能激化藏人對北京當局的不滿情緒。

陳日君現身梵蒂岡 向教宗陳情中國地下教會苦況  [香港01]

https://www.hk01.com/sns/article/152911

(梵蒂岡-2018年1月25日)意大利傳媒報導,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上週三(17日)現身羅馬,並向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遞交陳情信,希望梵蒂岡可以注視中國地下教會的情況。根據《新聞報》(Il Giornale)記者指出,現年86歲的陳日君冒著嚴寒,在梵蒂岡聖伯多祿廣場排隊,等待教宗舉行公開接見儀式。他向記者表示,要將一封信交給教宗,但沒有透露信件內容,強調「中國天主教徒處境真的很糟糕」,因此希望教宗可以知道中國地下教會的心聲。該篇報導指出,教宗向陳日君保證會讀這封信。天主教日前傳出梵蒂岡有意向北京方面低頭,將教廷認可的主教,讓路給中國政府的人選,陳日君曾擔心今次讓步令中國地下教會可能被打壓。

湖北五峰農行儲戶跪地維權 抗議銀行誤導血本無歸

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3-01252018140854.html

湖北宜昌五峰縣農業銀行的一些儲戶,因在存錢時受到銀行職員誤導,購買了所謂「高息理財產品」,總共涉及約兩千萬元資金。本月初因理財產品所屬公司發生問題,儲戶血本無歸,銀行又推脫責任。無奈之下,儲戶們於日前在農行門外跪地維權。

棚屋改造賠償不公 滇近千群眾示威維權與警衝突 [自由亞洲電台]

https://www.rfa.org/cantonese/news/land-01252018080931.html

雲南省昭通市有地方政府近日進行棚屋改造,受影響的民眾周三(24日)到縣政府抗議,期間傳出有示威者被警察打死,觸發部分民眾情緒激動。

勞工權益活動人士被查 其家人生活被打亂 [美國之音]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8/01/201801252340.shtml

華海峰等三名中國勞工權益活動人士去年被控在調查伊萬卡•川普品牌位於中國的代工廠時非法使用竊聽、竊照設備而被中國警方關押。雖然華海峰等人此後獲得取保候審,但華海峰家人的生活卻因此發生改變。華海峰的妻子鄧桂蓮未曾計畫再回去找份工作,直到她的丈夫華海峰在調查伊萬卡•川普品牌在中國的代工廠時被逮捕。鄧桂蓮說「現在就是換位了讓他來做(家務),因為我要上班。」

鄧桂蓮在一家本地的卡拉OK歌廳找到份工作。 現在她每個月有三天時間可以看望她兩個年幼的孩子。其餘時間則需要工作,從晚上6點到早上2點,售賣飲料和零食。白天休息的時候就睡在一間閒置的宿舍裡。

她回憶說:「他被抓了之後,贛州公安局通知我,後來我才知道是怎麼回事。他去是因為調查伊萬卡(品牌)的代加工廠而被抓起來的。」

去年五月,華海峰和兩名同事被當局關押,並被指控在試圖記錄侵犯勞工權益的行為時非法使用竊聽、竊照設備。鄧桂蓮一家人的生活此後被打亂,鄧桂蓮不得不找工作謀生。

華海峰等人為紐約的一家名為「中國勞工觀察」的非營利組織工作。據美聯社報導,該組織已經掌握了一家伊萬卡•川普品牌的供應商強迫員工超時工作以及每小時支付的薪酬低至1美元的證據,此外該機構還獲得了一段記錄了一名經理呵斥員工的視頻資料。

    三位目擊者對美聯社透露,這名經理當時喊道:「如果我看到它們再被弄亂了,我就在這兒揍你。」美聯社的報導還稱另一名員工被一名經理用一支高跟鞋尖銳的一頭毆打,導致鮮血從這名員工的頭上滴落。

這些被控發生虐待勞工現象的工廠由華堅集團運營,該集團稱這些指控「完全不實」。

華海峰等人此後獲得取保候審,但取保候審的條件,比如限制旅行並與警方定期會面使得華海峰難以找到工作。據美聯社報導,華海峰被命令對媒體噤聲。

華海峰的妻子鄧桂蓮說: 「他將來恢復自由以後或者他能繼續工作以後,只要他自己願意的話,(願意)選擇堅持這份工作,我還是會支持他。」

伊萬卡•川普現在仍然擁有以她名字命名的品牌,但已不再密切地參與管理。伊萬卡•川普對她的品牌供應鏈中出現的有關人權問題的質疑以及中國的勞工環境一直保持沉默。

國內網絡青年開發翻牆軟件遭「人肉」威脅 [自由亞洲電台]

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meiti/ck-01252018100414.html

在中國,「翻牆」,成為幾乎所有網絡青年的共同行為,無論擁護共產黨還是反對共產黨的,都在努力衝破中共的網絡封鎖,獲取牆外信息。由此中國便出現一批翻牆軟件的作者,而他們一旦出現,便要受到當局的打壓。網絡青年宋瀟偉近日對記者講述了一位名叫「破娃」的女青年,因為開發翻牆軟件而遭「人肉」威脅、不得不放棄的事件。

「破娃」被迫放棄她的翻牆軟件開發已經很長時間了,宋瀟偉說:「這位『破娃』開發了一個翻牆軟件,之後她被一個叫做『惡俗TV’的組織『人肉』了。這個『惡俗TV’威脅說如果『破娃』繼續弄這個項目,他們就公開『破娃』包括身份證、淘寶的流水等等這些真實身份。」

宋瀟偉花了四個月時間調查「破娃」遭「人肉」威脅這件事,他說:我發現我所找到的真兇,他們也都曾是積極的『推牆派』,但是卻做了這種事情。我懷疑共產黨現在滲透到年輕人中來,說實話這挺讓我震驚的。」

宋瀟偉表示,他的懷疑是有根據的,他說:「這裡有一個最大的問題是他們怎麼樣具有公安局調取身份證的權限的,而且淘寶也是需要警察去調取的,不是一般人能夠調出來的。我懷疑他們有一定的身份。」

宋瀟偉表示,四個月的調查,讓他看到了一個可怕事實,他說:「這種年輕人,原本是推牆派的,但是他們給共產黨利用。現在很多年輕人有技術,卻輕易被共產黨的話蠱惑,做的行為是給共產黨添磚加瓦。這是非常嚴重的問題,共產黨政權非常樂意看到這種局面。」

宋瀟偉也是一位網絡青年,他因為參與轟動海內外的攻陷共青團數據庫事件,揭露了共青團如何組建網絡「五毛」大軍的內幕,而遭到公安的追捕,不得不逃亡海外。宋瀟偉指出:今後,國內仍會有網絡青年致力於開發翻牆軟件,幫助國人衝破中共的信息繁瑣,但他們的處境也將會越來越嚴酷。宋瀟偉說:「我希望國外的異議人士和團體,能夠多關注國內程序員的開發圈子,如果沒有這些翻牆作者開發出這些軟件,可能國外的異議人士他們做了些什麼活動,國內人士都不知道。越阻礙這種新的溝通越加深異議人士和普通民眾的隔閡。希望國外的異議人士能夠多多幫忙這些技術人員。」

大陸再掀掃黑除惡風暴 知識界憂大規模人權災難重臨 [自由亞洲電台]

https://www.rfa.org/cantonese/news/triad-01252018075618.html

大陸再次展開全國性打黑專項行動,並要求各級政府視為一項重大政治任務執行。知識界人士擔憂,這種運動式的嚴打,必然會再次帶來嚴重的人權災難,並可能導致社會加速民粹化。中共中央、國務院周三(24日)高調透過《新華社》發布有關通知,據悉,此次“掃黑除惡鬥爭”的正式檔文並沒有出現,國務院的官網亦沒有發布通知的全文,只是透過《新華社》以重點解讀方式披露。其中,強調必須將其作為重大政治任務,並要求各地一把手必須以此作為近期工作的重點。

《新華社》其後進行的詳細解讀中顯示,透露出此次掃黑的範圍指向基層。其中,鄉村宗族勢力、民間勢力操控的企業、以及民間借貸操盤組織,疑似已成為被針對的對象。中央政法委書記郭聲琨周二(23日)在一個電視專題講話,被視為政法系全面實施該項“鬥爭”的標誌。

媒體觀察人士還注意到,在周四(25日)出版的《人民日報》和《解放軍報》,都在頭版頭條轉發了該通知。其中,《人民日報》還分別在第四版發出郭聲琨對此的講話內容及一篇評論員文章,稱“堅決打贏掃黑除惡攻堅仗”,根據官媒發稿的級別顯示,該指令應該來自最高權力者的直接指令。但該通知發出後,中國知識界一片震驚。多名學者和律師即指出,這種做法有點像薄熙來重慶“唱紅打黑”的升級版。並且無論是1983年的全國性嚴打,還是2009年開始的重慶嚴打,都導致了嚴重的人權災難。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