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22  胡石根獄中冠心病發作被拒保外就醫。關注武全案。余文生言論自由何涉妨礙公務。桂民海在瑞典外交官陪同下被公安帶走。蘇昌蘭獲釋仍受監控。

胡石根在獄中冠心病發作 申請保外被拒 [民生觀察] http://www.msg … 繼續閱讀 →...

胡石根在獄中冠心病發作 申請保外被拒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8/0122/16954.html

本網獲悉,被北京當局以「顛覆國家政權罪」獲刑7年半的胡石根長老(基督徒),近期因冠心病發作而服刑困難,家屬為他申請「保外就醫」,但當局卻說「現在還不行」,予以拒絕。據知情人劉躍介紹,胡石根長老在2016年間被當局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七年半。近期,他的家屬探監後得悉,胡石根現突發急性冠心病,身體極度不適,每晚只能以坐姿睡覺來緩解疼痛。胡石根告訴家人說,他只要一躺下,就會喘不過氣來,並且還會出現劇烈的胸痛。

2018年1月18日,關押在天津長泰監獄的胡石根被送往監獄醫院就診,在此期間獄醫給他做了一次全面的體檢。但目前體檢的結果,醫生還未告知病人及家屬,家屬為此心急如焚。昨天(1月21日),胡石根的家屬向獄方提交了「保外就醫」的申請,但是監獄方卻給出了如下答覆:「現在還不行,要等到『7O9案』全部結案了以後再說。」

對此,家屬十分懊惱,因為胡石根曾告訴家人說,在他審判之前,有關部門多次勸解他說:「只要你認罪,後面的事情一切都好說!包括保外就醫等寬大處理」。但時至今日,家屬看到的卻是各種藉故推辭,全然不顧及胡石根年老體弱,病痛纏身的疾苦。因此,家屬要求當局信守承諾,盡快給胡石根辦理「保外就醫」,以讓他得到應有的救治。

據公開資料顯示,北京公民胡石根現已年過六旬,在1991年間,他參與創建了「中國自由民主黨」。;1992年5月間,胡石根因抗議當局鎮壓「六四」(學生運動)被捕,隨後胡石根被以「組織、領導反革命集團罪」和「反革命宣傳煽動罪」等罪名判處監禁20年(後獲減刑),並剝奪政治權利五年;2014年5月,胡石根因參與紀念六四25週年研討會,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拘。2015年7月10日,胡石根在「709」「大搜捕」中被警方抓走,7月11日被刑拘,其後轉為監視居住,涉嫌罪名是「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和尋釁滋事」。2016年他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7年半,現關押在天津市西青區梨園頭長泰監獄服刑。(地址:天津市西青區梨園頭長泰監獄醫院,郵編300381,電話:022-225583005)

教會長老胡石根病重被拒保外就醫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ehui/gf2-01222018111228.html

捲入「709案」被判刑7年半的北京家庭教會長老、民主人士胡石根,近期心臟病惡化,申請保外就醫卻被拒絕。當局聲稱要等到「709案」全部結案,才會考慮讓他出獄治病。長期患病的胡石根上週四(1月18日)從天津長泰監獄送往監獄醫院就診,並接受了身體檢查。胡石根的弟弟週一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表示,心臟一直有事的胡石根近期出現突發急性心臟病,由於一躺下就會氣喘,晚上只能坐著睡覺緩解疼痛。胡石根弟弟:可能年紀大了。這種東西也不好說,還有其他一些人為(因素)。這個體檢是我們一直要求的,再三要求的。現在結果還沒告訴我們。

胡石根被捕前出任多個家庭教會的長老,2016年7月作為首批被判刑的「709案」當事人,被裁定「顛覆國家政權罪」罪成,判刑7年半。由於他身患多種疾病,家屬以此為理由,多次為他提交「保外就醫」申請,卻不成功。當局上月底再度拒絕申請時有這樣的說法:胡石根弟弟:說「709」這案子還沒結案,要結案以後才能考慮這方面的問題。我們一點辦法都沒有。我們只能等待,觀望。(保外就醫)已經申請多次了,每次去都申請。他們現在也不讓律師介入這個問題。

據瞭解,在審訊前夕當局曾向胡石根承諾,以認罪換取保外就醫。家屬促請當局信守承諾,盡快讓胡石根到外面治病。

曾任大學講師的胡石根早年參與創建「中國自由民主黨」和「中國自由工會籌備委員會」。上世紀90年代曾因抗議六四屠殺被判刑20年。出獄後他信奉基督教。

熟悉胡石根,而本身也是教徒的訪民倪玉蘭為他的健康狀況擔憂。

倪玉蘭:每天都在想念胡長老,每週都會在教會裡頭為他禱告,求主「保守」他,眷顧他。我們非常擔心,因為他已經60多了,而且身體狀況非常差。

律師會見余文生被拒 數十人聯署要求公佈真相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2-01222018111134.html

北京維權律師余文生被警方以涉嫌「妨害公務罪」刑事拘留。余文生的兩名律師1月22日前往石景山區看守所申請會見被拒絕。余文生的妻子許豔給丈夫存財物也被拒絕。有中國民間維權組織發起聯署請願行動,要求當局公示拘留余文生真相。截至22日下午已有50多人聯署。

北京維權律師余文生在發佈修憲建議後的第二天被警方從家中帶走,其住所也被查抄。1月20日,余文生家人接到了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分局的拘留通知書,指余文生被以涉嫌「妨害公務罪」刑事拘留,羈押在北京市石景山看守所。1月22日,余文生的妻子許豔聘請的兩名律師馬衛及宋玉生前往看守所,要求會見當事人。許豔也準備給丈夫存錢存衣物,但都未能成功。

許豔當天接受本台記者採訪時說,看守所對律師說要,48小時後才能會見。她不知道這幾天內會發生什麼事情,希望大家繼續關注,

「一開始律師說是(要會見)余文生的時候,裡面警察就說,你先等一下,先收別的律師的材料。馬衛律師和宋玉生律師又去爭取的時候,他們就說,今天會見不了,要約到48小時之後的週三。但是我聽別的律師說,這種預約48小時不是必須的。辯護律師去了,(應該)是可以當天見的。我很擔心往後拖兩天不知道會出現什麼狀況,所以我還是希望大家關注。」

記者:「您今天給余律師存衣物,這個過程還順利嗎?」

許豔:「20號我收到拘留決定書。我20號和21號都去看守所要求存錢和物給余文生,但是都沒讓存。今天和兩位辯護律師一起,我又去存,但是還是沒有存成功。他(警方)一開始說的那個(理由)是電腦裡還沒有辦卡。我不知道辦什麼卡,可能裡面需要買東西的一個卡,還是什麼。」

余文生律師的遭遇引發中國社會的關注。民間維權組織中國玫瑰團隊1月21日發起聯署簽名行動,呼籲北京政府公示余文生被拘真相。玫瑰團隊在公開信中質疑北京當局在沒有掌握當事人「妨害公務」犯罪事實的情況下,動用大批警力抓捕給黨中央寫信發表修憲建議的公民,冠以莫須有的「妨害公務罪」對其處罰;有藉機炒作、尋釁滋事或政治報復的動機。

台人權團體看余文生案 言論自由何涉妨礙公務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gangtai/hx1-01222018101428.html

曾提出罷免習近平和修憲建議的北京人權律師余文生,在中共十九屆二中全會召開之際,被以「涉嫌妨害公務罪」抓捕並遭刑事拘留。台灣人權工作者22號接受自由亞洲電台訪問,質疑余文生的建言都屬言論自由何涉妨害公務罪?認為這是習近平在兩會前起殺雞儆猴的作用。

北京人權律師余文生本月18號向官方提出修改憲法的公開信之後的隔天,被大批公安從住所樓下抓走。20號北京石景山分局發出的拘留通知書,稱余文生是被以「涉嫌妨害公務罪」遭刑事拘留。

余文生曾聲援香港佔中事件被羈押九十九天,並曾代理律師遭大逮捕的「七零九」案,也曾在去年十九大發表公開信建言罷免習近平。

台灣人權工作者楊憲宏認為余文生遭秋後算帳,也顯示習近平在三月全國兩會確立第二個五年任期之前,還在做各種思想控制和滅火的動作。

台灣關懷中國人權聯盟理事長楊憲宏說:「兩會馬上要開了嘛,那兩會是要延續十九大他在黨裡頭所做的所有決議要入憲嘛,他現在要修憲,把自己的名字寫進憲法裡頭去,再把任期改一改,自己可以作永遠的獨裁者。余文山律師公示反對他這樣做的啊甚至要罷免他,所以他當然是集中全力去對付這些聲音,那余律師是一個代表。」

中華大學副教授曾建元分析,在台灣,對律師職業倫理的懲戒,有一套律師內部自律機制,反觀對岸管理律師的權力,竟然掌握在國家司法部,再下放到各地方政府司法局,余文生在此不公不義結構下,不是孤立現象。

中華大學副教授曾建元說:「中國(大陸)的維權律師,非常容易遭到來自公權力的不肖官員的挾怨報復,這就導致中國(大陸)的維權律師,他對於自己人權的保障、對自己人權維護的能力,比他維護別人、維護一般老百姓這方面的能力還要來的差。」

余文生建議修憲被捕多天 周三才准見律師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lawyer-01222018082110.html

懷疑在網上公開建議修憲,而被指妨礙公務罪刑拘的維權律師余文生,其代理律師獲准周三(24日)進行會見。有律師斥責當局的拘捕理由荒唐,更指出石景山區的司法部門,已經知會區內律師事務所不許代理案件。民間亦對余文生被捕表示憤怒,認為單純提出建議,是憲法賦予的言論自由權利。維權律師余文生證實被指涉嫌妨礙公務而刑拘後,律師馬衛和宋玉生於周一(22日)來到石景山區看守所要求會見遭到拒絕,但透過電話成功預約在周三(24日)上午九點會見。由於當天兩位律師有其他庭審安排,因而交由另一位律師黃漢中跟進。

黃漢中律師向本台記者反映,當局是先抓人後安插罪名,他直斥行為荒唐。黃漢中說︰傅喚余文生,那就是說余文生應該有一定的犯罪事實,才能達到傳喚的要求。現在的犯罪事實不再是指控了,反而是說傳你時候你不服從。那如果這樣執法,這是一種碰瓷性執法。那所有的公民都可以在早上被警察帶到派出所去,如果你沒有犯罪事實也可以的話,那麼便有很多人都會妨礙公務。實際上是一個很荒唐的罪名。

此外,據家屬反映,余文生發出修憲建議的當晚,石景山區國保曾致電余文生及其妻子許艷,不過因為正忙其他事而沒有接到電話。不排除為此,十多人便在翌日直接來把余文生抓走。

黃漢中又指出,家屬在接到當局通知余文生被刑拘的消息前,石景山區的司法局和律師協會,已得悉情況,並向區內的律師事務所發出不許代理余文生案的指令。

黃漢中說︰要求他們(石景山區的律師事務所),第一,不許為余文生的案件發聲;第二,不得代理余文生的案件。家屬當時還沒有收到任何通知,石景山區的司法局和律師協會就說余文生被指控的罪名是妨礙公務罪,應該是公安機關通報的。

余文生妻子許艷向記者指出,丈夫被抓後警察便到家中和辦公室搜查,撿走的物品至今仍然未歸還。許艷說,丈夫被指控的罪名是莫須有,抄家可能是為了尋找所謂的證據。由於無法了解余文生被拘捕後的情況,許艷表示擔心。許艷說︰20號知道他被關在石景山看守所了,因為今天會見不成功,不給會見,然後反正現在還不知道他在看守所的情況怎麼樣。

黃漢中律師: 武全不構成犯罪,應當撤銷案件,不予批准逮捕的律師意見

http://wqw2010.blogspot.tw/2018/01/blog-post_23.html

嫌疑人武全,張家口市蔚縣人,執業律師,2017年12月18日被張家口市公安局刑警支隊第5大隊以涉嫌敲詐勒索罪刑事拘留,現羈押在張家口市看守所。

北京來碩律師事務所黃漢中律師接受嫌疑人武全的委託,擔任武全涉嫌敲詐勒索罪案辯護人。辯護人接受委託後,向嫌疑人親屬溝通瞭解了案件相關情況,2017年12月21日、2018年1月18日會見了嫌疑人武全,聽取了武全對自己被抓獲經過的陳述和辯解;2017年12月19日、21日兩次向經辦警員,張家口市公安局刑警支隊第5大隊大隊長楊峰瞭解案件情況。

案件偵辦機關張家口市公安局刑警支隊第5大隊大隊長楊峰以案件在偵查中為由,除了向律師告知武全涉嫌罪名外,拒絕向律師介紹任何案件事實情況。

根據武全及其親屬的陳述和辯解,武全不具有任何敲詐勒索犯罪事實,其在長期執業中,受他人委託,或者其本人在辦案過程中,瞭解到一些領導幹部的違紀違規和違法犯罪事實,代理或者本人實名向有關機關控告、舉報,其中有些得到了相關機關的重視,促進了案件涉及的糾紛得到瞭解決,也有的控告、舉報後石沉大海,但本人沒有利用控告舉報敲詐他人財物的任何動機目的,一些案件糾紛解決後,依照委託協議,收取律師代理費,不違反法律。

在會見中,嫌疑人武全向辯護律師陳述了自己2017年12月16日下午5點被戴上頭套傳喚到一個地下室後,48小時手、腳被銬在審訊椅上,前24小時甚至不許喝水,不許睡覺,身上除了貼身衛衣外,不讓穿綿衣外套禦寒,絕食抗議30個小時後手銬和腳鐐才放鬆了一點,直到2018年1月18日本人第二次會見,武全被長時間手銬麻木的右手大拇指仍然沒有完全恢復。辦案機關的做法嚴重違反現行刑事訴訟法的規定,相關警員涉嫌觸犯我國《刑法》第247條刑訊逼供犯罪。辯護人在此鄭重要求檢察機關履行法律監督職能,封存武全在送往看守所前強制留置48小時期間監控視頻,立案查清事實真相,追究涉嫌刑訊逼供犯罪警員的刑事責任。

綜上,辯護人認為,嫌疑人武全的行為不構成犯罪,公安機關應當決定撤銷案件,檢察機關應當對武全不予批准逮捕。

此致

河北省張家口市檢察院

辯護人:黃漢中律師

2018年1月19日

瑞典籍香港書商桂民海在火車上被中國警方帶走 [紐約時報]

https://cn.nytimes.com/china/20180123/china-police-bookseller-train-gui-minhai/

一位有瑞典國籍的香港書商曾被偷偷帶進中國大陸、被關押了兩年,這件事情引發過國際爭議。這名書商以驚人的方式再次消失,他在一輛開往北京的列車上,在兩名瑞典外交官眼前被警方帶走。2015年,五名香港書商失蹤後,在中國大陸的警方監押下再次露面,作為五名書商之一,桂民海(又稱桂敏海——編注)已成為中國政府決意壓制來自海外的批評的一個象徵。

桂民海在泰國度假時失蹤,中國官方新聞媒體指責他出版詆毀中共領導人的書籍。桂民海在失蹤數月後出現在國家電視台上,供認自己曾在十多年前酒後駕車致人死亡,並表示願意伏法。

去年10月,桂民海正式獲釋。但他一直不能離開中國大陸,並被迫定期向警方彙報,他的女兒安吉拉·桂(Angela Gui)從英國接受電話採訪時說,桂女士正在那裡讀研究生。她說,父親一直住在東部沿海城市寧波的一個公寓裡,她曾經常能用Skype與住在那裡的父親通話。但桂民海在上週六再次消失了。

桂女士說,桂民海當時正在開往北京的列車上,陪同他前往的還有瑞典駐上海領事館的兩名外交官。列車快到北京時,便衣警察在一個車站上了火車,把桂民海帶走。桂民海的女兒說,她對當時發生了什麼沒有詳細信息,也不知道桂敏海或外交官是否有反抗表示。「我只知道事情突然變得更糟了,」桂女士說,她一直在為爭取讓父親獲得自由進行活動。「這群人大約是十人,他們穿著便衣上了車,把他從火車上抓起來帶走了,」桂女士說。「我猜那個場面一定非常可觀。」

桂民海被帶下火車時,正在前往北京,去瑞典在中國首都的大使館體檢,這之前他已有患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amyotrophic lateral sclerosis,簡稱ALS)的表現。這種疾病損害人的大腦和脊髓,讓人逐步失去走路、吞咽,以及使用筷子等行動能力。

去年,曾獲諾貝爾和平獎並身陷囹圄的異見人士劉曉波被發現患有晚期肝癌後,在警察看守之下,在一家中國醫院去世。「桂民海正在表現出一種嚴重神經疾病的癥狀,他在2015年10月被拘留前沒有這些癥狀,」美國商人康原(John Kamm)說,這位人權倡導者一直在與桂民海的家人一起努力,試圖讓桂民海獲釋,出國接受治療。「我企盼我們不要再看到另一名被控犯有政治罪的人在監禁中死亡。」

桂民海的再次被拘可能會讓中國與瑞典及其歐洲盟友的關係重新變得緊張,除非他很快獲釋。週一,瑞典駐北京大使館不願置評,並讓記者把問題提交給斯德哥爾摩的瑞典外交部。瑞典外交部在收到問題後也拒絕置評。

中國外交部表示「不了解你所提到的情況」,並建議記者問另一個部門。中國公安部週一沒有回答用傳真發去的問題。

桂民海出生在中國東部,現年53歲,他於1988年赴瑞典留學,1992年成為瑞典公民。但近年來,他一直在香港工作,成為了一家名為巨流傳媒(Mighty Current Media)的小型出版社的共同所有者。

支持書商的人把桂民海及其他四名香港書商被拘留稱為中國政府搞的一場運動,目的是讓那些出版猛烈抨擊中共、也包括涉及黨內精英緋聞的圖書的書商關閉。香港與中國大陸相連,作為曾經的英國殖民地,香港一直是出版在中國大陸被禁的中文書籍的中心,大陸的讀者經常來香港購買這類書籍,並將其走私帶回大陸。

這些書商被祕密拘留的事情加劇了香港人的擔憂,人們擔心中國已不再把旨在保護這座城市不受內地當局干涉的法律保障當回事。英國已於1997年把香港的主權還給了中國。

但是,桂民海的這次失蹤表明,至少在中國安全機構中,有些人仍不理會對祕密拘留的批評。桂民海的女兒說,她不知道是中國安全機構或警方的哪個部門登上了火車。她說,桂民海曾在最近幾個月間,多次前往瑞典駐上海的領事館,都沒有發生過任何意外。

桂民海被帶走後,中國官員告訴瑞典外交官,他有向瑞典外交官透露祕密信息、非法與他們見面的嫌疑。桂女士說,她不明白父親可能知道什麼祕密,也不知道父親與一位瑞典外交官見面會是非法。「很明顯,他們已經承認他是瑞典公民,」桂女士說,她指的是中國警方。「那怎麼會是犯罪,令人費解。」

桂敏海再次被警方帶走 瑞典外交官親眼目睹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wy-01222018125931.html

去年10月才被中國政府釋放的華裔瑞典公民、香港銅鑼灣書店店主桂敏海,1月20號在上海至北京的列車上再次被中國警方當著瑞典外交官的面帶走。

據紐約時報消息,患上漸凍症的桂敏海1月20號在瑞典上海領事館的兩位官員陪同下,乘火車前往北京接受醫療檢查。但在火車接近北京時,有兩名便衣警察中途上車,帶走了桂敏海,在場總共約有十名便衣警察。警方告訴瑞典外交官,桂敏海涉嫌向瑞典政府洩漏機密,並且非法與瑞典官員會面。目前尚不清楚,在場的兩位瑞典領事官員當時有何反應。桂敏海是2015年香港銅鑼灣書店事件的主角之一。桂敏海在香港長期出版中國大陸政治書籍,2015年10月17日,他被中國警方從泰國的渡假勝地芭堤雅帶走,秘密關押兩年。在同一事件中被中國警方羈押的還有林榮基、李波等四人。

2016年1月,桂敏海現身中國央視,在視頻裡「認罪」,他被指控的罪行是因2003年一宗交通肇事罪而潛逃海外。但該事件另一主角林榮基則認為,桂敏海被捕的真正原因,是因為持有一份與習近平醜聞有關的書稿。

去年10月,桂敏海獲釋,當時他已經顯示出患有漸凍症的症狀。但桂敏海並未獲得真正的自由。據桂敏海的女兒安吉拉•桂介紹,桂敏海仍需定時向警方報到。

1月20號的事件發生後,瑞典外交部新聞部負責人卡特琳娜•陸斯隆表示,瑞典外交部已經獲知這一事件的發生,他們將嚴肅對待。但她的聲明中並未透露進一步的細節。

身在英國的桂敏海女兒安吉拉.桂告訴紐約時報說,她很難理解她的父親能知道什麼機密,並且中國政府明知道他是瑞典公民,為什麼他與瑞典官員見面是非法的。

桂敏海多年的朋友、身在台灣的獨立中文筆會作家孟浪在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中方的警方的便衣人員在火車上把桂敏海帶走了,也就是當著瑞典外交人員的面,將一位已經自由的瑞典公民帶走,這當然不是依法治國的行為。就像在我們聲明中說的,強烈要求中國的相關方面要把這個事情說清楚,並且立即恢復桂敏海作為瑞典公民在中國的人身自由」。

本台記者也採訪到美國非盈利組織人權觀察的中國問題專家索菲•理查德森。她說,「這種情況會讓任何外國政府都感到擔憂,因為只要外國公民在中國批評中國政府,中國官員會毫不避諱地在外國的外交官面前做這樣的行為(抓捕她們的公民),他們在其他情況下也會肆無忌憚」。

中國外交部在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表示,他們不清楚目前的情況。而中國公安部則拒絕回答媒體就這一事件提出的問題。

桂民海在瑞典外交官陪同下被便衣公安帶走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gui-01222018112533.html

香港銅鑼灣書店東主桂民海,上周六(20日)在兩名瑞典外交官的陪同下,坐火車到北京接受醫療檢查。據其女兒向《紐約時報》透露,約十名中國便衣公安將桂民海帶走。中國外交部周一(22日)指對事件不知情,國際特赦組織研究員潘嘉偉批評公安視瑞典外交官為無物,質疑公安受到更加高層的指使。持有瑞典國籍的桂民海自去年10月獲釋後,上周六再被中國當局帶走。《紐約時報》周一引述桂民海女兒Angela指出,出現肌萎縮性側索硬化症狀的桂民海,在兩名瑞典領事館人員陪同下,乘搭火車到北京,原訂將會接受醫療檢查,但中途有約十名便衣警員登上火車車厢,將桂民海帶走。Angela稱,當時有差不多十名便衣警員將桂帶走,但她不知道事件詳細經過,也不清楚桂民海或瑞典領事館人員當時有否反抗,她說︰「我只是知道,事態明顯惡化。」

國際特赦組織研究員潘嘉偉接受本台訪問時指,事件不尋常。潘嘉偉說︰我感到奇怪及憤怒他(桂民海)再次被帶走,而最離譜他是在外交官陪同下被帶走。中國政府已經肆無忌憚,公安可能收到高層的命令。

出獄至今廣東蘇昌蘭被當局持續控制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9/2018/0122/16955.html

本網獲悉,廣東佛山知名維權人士蘇昌蘭自去年(2017年)10月下旬刑滿出獄以來持續遭受國保以及其他相關部門的滋擾和控制。據蘇昌蘭自述,三個月內,她與丈夫及哥哥已被當局安排到外地「旅遊」四次,累積達到30天。

據悉,蘇昌蘭刑滿釋放後的前兩個月,一直採用中藥療法,治療效果未如理想。今年(2018年)1月4日,佛山當地國保人員將她送到佛山市一醫院做了身體檢查。1月9日,蘇昌蘭拿到檢查報告,原有的甲亢,心臟刺痛、肝膽腎等病情問題仍然嚴重。醫生建議住院治療,蘇昌蘭有望近期可以排期入院治療。目前醫生開出一些藥品給蘇昌蘭服用,以期減輕痛楚緩解病情。

另據蘇昌蘭透露,她在家養病期間,當局派出相關部門如街道、社區工作人員以及國保人員長期到其家中進行「關心」、「談話」等各種維穩式的「社區教育」,令蘇昌蘭及家人不勝煩擾。在此期間,有附近網友及律師朋友前來探望,都曾遭到在她家附近監控的維穩人員的攔截,非法查驗身份證以及問話。

蘇昌蘭獲釋近三個月仍受監控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dissident1-01222018083658.html

因支持香港「佔領運動」而被判入獄的廣東維權人士蘇昌蘭,獲釋近三個月後,至今仍被當局嚴密監控,期間一家人被迫旅遊四次。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的廣東佛山市維權人士蘇昌蘭,被判入獄三年,於去年10月刑滿出獄。但是至今多個月無論外出散步,抑或有朋友到家探望,一直都被國保監視,並沒有獲得真正的自由。本台周一(22日)多次致電蘇昌蘭,但電話一直接不通。蘇昌蘭的丈夫陳德權表示,妻子每天都有國保監視,避免麻煩,所以大部份時間都留在家中,很少外出。當局除了限制妻子的自由外,亦對她身邊的人進行控制。在這數個月以來,自己、妻子及妻子的兄長都被當局在沒有說明原因下,多次強迫旅遊。現在一家人無論外出及說話都非常小心,避免再被打壓。

陳德權說︰即是裝了攝像頭,有些便衣在(駐守),或是看着閉路電視,或是看着我們條街巷,怕與你們(外媒及維權人士)混在一起,所以就(嚴密監控)了。

記者問︰當局強迫你們旅遊多少次?

陳德權說︰四次。有兩次在廣東境內,有一次是在雲南的,有一次跨了幾個省,廣西、貴州、重慶去了四川數個省的。他表示,蘇昌蘭現在身體仍然非常差,原有的甲亢,心臟刺痛、肝膽腎等病情問題仍然嚴重,現正在家中休養中,希望當局不要再打壓她,令她的病情進一步惡化。而妻子雖然受到嚴重的打壓,但是仍然不會放棄做維權的事。

陳德權說︰(妻子說)我都幫助人家維權了,自己權益受責,我不維權還有甚麼可以維權的?就是(要為自己)申訴,還有土地維權的問題,(被國保監視)那肯定是感覺麻煩了,有什麼辦法呢?

對於蘇昌蘭一家被監控一事,本台致電佛山市公安局希望了解情況,但電話卻接駁至傳真機。

2014年9月底,蘇昌蘭因在微信轉發香港佔領運動的相片,同年10月27日被當局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刑事拘留。2017年3月31日,她被廣東佛山市中級人民法院以判處有期徒刑三年,於去年10月出獄。

盧廷閣律師:在四川省會理縣法院被打事件重大進展通報(2018年1月22日)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tw/2018/01/2018122_22.html

2018年1月17日下午3點,會理縣紀委打來電話說:你們控告法院涉嫌非法搜查、派出所警察涉嫌徇私舞弊拒不移交刑事案件2起職務犯罪案件,根據規定不予受理。我要書面答覆,他們說只能口頭告知;我要他們轉交即將掛牌辦公的監察委,他們不給轉交;我因此要追究他們的失職責任,他們立馬掛斷了電話(0834-5628511)。鑑此,我們將繼續向監察委或上級紀委或監察委舉報、控告。

1月18日下午3點,我收到會理縣法院立案庭《補充材料通知書》(2018)會理國賠登字第1號,及《送達回證》,黎律師19日收到(見附圖)。對我們在法院被非法取消開庭、被打、被搜扣物品等而提起的國家賠償案件正式立案。相對於石沉大海般的5輪控告,這可說是案件的重大進展,下一步就看會理法院立案庭的表現了!相對於之前各級公、檢、法、司、紀、律協的沉默,這個立案庭的手法或許將是另一般模樣兒。我與黎律師將根據他們的要求,提供相應的證據材料,然後靜等他們的下一個動作。

當然,我們不會停止追究法院及公安相關人員瀆職的刑事控告。可以說:一切都是剛剛開始!

城管被殺案重要證據無故失蹤 疑官方圖隱瞞城管暴力執法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evidence-01222018065600.html

陝西省西安市店主刺殺城管隊員案,事隔一年半再起波瀾,被告在進入司法程序期間,官方稱城管的多部現場執法記錄儀丟失,被告律師要求查清全部案情,並公開向社會徵集現場視頻。知情人則指出,作為重要證據的視頻「被丟失」,是官方隱瞞真相的常用手段。刺殺城管案被告周惠安的律師段萬金,上周五(12日)發布的懸賞公告中稱,作為周惠安的律師團隊,近日發現當晚城管用於記錄現場的數部執法記錄儀全部丟失。為了進一步查清案件真相,特向社會徵集當天城管執法的記錄資訊,並向有效資訊提供獎金。

周日(21日),周惠安的律師團隊再次在微信公號中披露,辦案機關對店主周惠安刺死城管案的證據提取不充分,其中,關於現場及周邊的監控視頻、城管執法記錄儀,周惠安的傷情檢驗、證物檢驗,都存在問題。特別是,案發後不久,針對當地警方的通報,周惠安的律師團隊即發布辯方聲明,主要就是提醒警方即要求對現場的多部城管執法記錄儀的視頻證據進行固定,擔心該視頻會“丟失”。到現在,該視頻果然“丟失”了。

銀川及鄭州兩家庭教會被取締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ehui/ql1-01222018110131.html

寧夏銀川及河南鄭州各有一家庭教會近期先後被宗教部門取締。據銀川安提阿教會領袖婁四平稱,1月14日,宗教局官員、國保等二十多人上門要求他們停止聚會,並向他們發出一份取締該教會的通知。18日,鄭州遵道基督教會也遭到當地公安查封,教會的用品被打砸。

銀川市興慶區安提阿教會領袖婁四平對本台記者說,1月14日,區民族宗教事務局、公安分局國保支隊等二十多人到該教會,責令信徒們停止聚會:「派出所說我們沒有登記,就說是非法聚會,私自設立宗教地點,以此為藉口。我跟他們說我們是家庭教會,沒有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他說你違背憲法以下的條例了,我說條例不是法,憲法有規定宗教自由」。

中共十九屆二中全會後首個工作日訪民聚集國信局要人權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tw/2018/01/blog-post_70.html

2018年1月22日,本網獲悉:今天上午10點30分左右,國家信訪局門前聚集大批來自全國各地的信訪冤民,由北京訪民陳錚帶領大家高呼:我們要民主!我們要公正!我們要平等!我們要人權!這是中共十九屆二中全會討論修憲後,上訪冤民在首個工作日的聚集。據瞭解,在京訪民通過社交平台約定,從2018年起,將每個月第四周的星期一設定為「全國訪民團結日」,大家拒絕按常規進入登記,大家在國家信訪局或靜坐,或討論社會熱點問題,或對踐踏人權行為進行抗議,希望引起相關部門關注,對蒙冤訪民的問題予以重視,從根本上暢通維權渠道,有效解決訪民訴求。

黑龍江饒河農場擅加地租 農民不滿拉橫幅抗議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1-01222018111102.html

黑龍江墾區的饒河農場未經全體農民同意擅自提高地租,引發不滿。百餘農民連續幾天上街抗議維權。有抗議農民表示,種糧成本增加,糧價下跌,還提高地租,令他們種地虧本。但他們到各部門申訴卻毫無結果。黑龍江饒河農場的農民為了生存,走上街頭。從一段維權人士提供給記者的當地視頻中可見:他們手拉橫幅,站在路口抗議示威,期間高喊「我們要生存」、「我們要自己的土地」等口號。現場有不少警察戒備,一名警察用高音喇叭喊話要求維權者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法有關規定,通過正常途徑反映訴求。

一名饒河縣居民1月22日向本台記者證實,前兩天確有農民維權,原因與地租增加有關:「有(維權),好像就是前天那兩天。反正因為什麼地稅的事,要漲地稅,完了都上(農)場裡去找去了,說地稅要漲,糧價又降下來了。農民要吃飯,咋活呀?」

微信加強管控言論 學者:李明哲事件將重演 [動態網]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8/01/201801222254.shtml

一位女士總是在朋友圈裡「曬」自己一對女兒的成長,結果給孩子們帶來了危險。

中國通訊軟體「微信 WeChat」公眾平台日前發佈公告,針對有公眾號、小程序發佈「斷章取義、歪曲黨史國史類訊息進行營銷的行為,嚴重者可被永久封號」。學者分析,這就是把所有問題「安全化」,先將所有資安、經濟等一切議題安全化;微信釋放這訊息,就是「網路安全化」的起手式,只要有不利中共言論就會被盯上,往後非政府組織(NGO)工作者李明哲事件將不斷重演。

    微信這款手機通訊App,用戶集中在港澳、馬來西亞、美國、日本、澳洲、加拿大和英國等國家和地區。這些國家和地區都是華人較多的地方,也是中國留學生和中國人海外旅遊的熱門地區。

    去年9月微信也發出聲明表示,用戶的個人資料和聊天內容,若有需要將被提供給中共政府。

    中正大學戰略暨國際事務研究所所長蔡育岱解讀,網路無國界,是資訊封鎖或傳播最容易、直接的方式,因此中共希望達到威嚇效果,慢慢緊縮,包含網軍、五毛黨要實名登記等。中國老百姓不會有這問題,因為不會去踩紅線,但現在港、澳、台商都有使用微信,不管你有沒有去中國,即使在台灣使用微信,也會受到波及,言論上監視控管,等於是監控到台灣人身上。

    若在微信上被查到任何不利中共言論,前往中國時,不是一開始就被拒絕入境,就是到當地後被指控言論違反國家安全等罪名而遭逮捕。

    蔡育岱進一步解釋,這就是把所有議題「安全化」。他以網路安全化舉例,國家可以用安全化為理由,包含資訊、經濟安全歸為危及到國家的立場,「先把非政治議題,打成政治議題,在拉到安全議題,當這件事成為安全化的範疇之後,國家就可超越一切法律程序去監控。」這安全化的過程,便得以羅織罪名。

    只要在中國聚眾,中共政權就必須維穩,蔡育岱舉出,法輪功就是被安全化的最明顯一例。「法輪功在那裡煉功,身體健康啊!因為是非政治議題,因此先把法輪功變成政治議題,你聚眾就可能危及國家安全,再把其升級為安全議題。」法輪功會受到迫害,中共使用的理由就把法輪功安全化了。

    即然被安全化,中共就以超越一切法治的程序來處理,包含器官買賣,沒有正常審訊、拘禁程序,因為已經被安全化了,就不需要按標準程序來處理。

    簡言之,微信加強管控,「歪曲黨史國史」者可永久封號。蔡育岱說,往後李明哲事件就會不斷重演,中共也是透過網路得知李所發表的言論,而被網路安全化。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