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21 胡湘銀絕食抗議警方濫權搆陷。辯護律師促放超期羈押成都六四酒案四公民。李延香案25日開審。姜家文被拷老虎凳。新疆維族人面對的露天監獄。

隋牧青律師:胡湘銀案通報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 … 繼續閱讀 →...

隋牧青律師:胡湘銀案通報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tw/2018/01/blog-post_22.html

胡湘銀,江西宜春知名維權人士,年四十,捕前以電動車拉客為生,童年時被高壓電燒傷雙手致嚴重扭曲變形(雙手均為四級傷殘),喪失了部分勞動能力,責任方(早年為地質部門現為宜春市國土局)多年拖延安置,最後又拒絕安置或賠償,拖過了二十年訴訟時效期,致胡湘銀喪失訴權,只能信訪以求行政救濟途徑解決賠償問題。上訪期間曾遭北京警方刑拘一月,由此體味到互助維權之重要,遂常助人維權。數年來參與過諸多國內圍觀、聲援,如「鄭州十君子」案、山東薛xx被自殺案等,系宜春地區重點維穩人士,宜春當局視其為當地多起維權事件的組織帶頭者,難免「除之而後快」之慾。今年8月22日傍晚,胡湘銀在家門附近散步時突遭警方抓捕。胡本能地奮起反抗,持續約半小時,以致雙手腕部血肉模糊。

警方宣佈其犯有詐騙罪,理由是胡與兩位公民代理人(胡湘銀是案件代理人的介紹者)合謀詐騙某拆遷案委託人三萬元代理費,但奇怪的是,只有他一人被捕。胡湘銀認為這是宜春警方赤裸裸的搆陷迫害,故憤怒拒絕訊問,一直零口供。羈押期間,警方曾訊問兩次,均遭胡湘銀怒斥,雙方不歡而散。

警方拒絕向胡湘銀出示任何證據,只宣稱會做足其犯罪證據。(警方如此行事顯見有先抓人而後羅織罪證之嫌)

被刑拘之初,胡湘銀絕食六天,抗議警方濫權搆陷。目前關押在宜春市看守所老弱病殘號。

被羈押39日後遭批捕,並於12.1移送宜春市袁州區檢察院審查起訴。

胡湘銀認為其被捕的導火索是:之前響應某網友號召,聯繫數位宜春維權人士準備於8.24赴上海聲討某涉嫌欺詐經營的洗衣公司。8月22,胡湘銀與數位維權人士同時被抓,其他人很快獲釋,只有胡湘銀以詐騙罪被刑拘。顯然,警方認為胡湘銀是行將展開的上海行維權活動的組織者。

接受胡湘銀家人委託後,我曾於2017.12.12和13日,兩次會見了胡湘銀,其陳述與外面朋友所述情況大體一致。2018.1.8,我再赴宜春檢察院閱卷,印證了胡湘銀所述基本屬實。

胡湘銀詐騙案,是一樁非常明顯的搆陷迫害維權人士案。剛剛一審庭審結束的福州訪民群體尋釁滋事案,讓我們領教了福州警方設計搆陷訪民時不懼法律和良知拷問的定力,胡湘銀案顯然也是一樁被炮製的冤案,只是相較福州十幾位訪民被共同尋釁滋事案,胡湘銀案的製造要簡單許多。

胡湘銀家境貧寒,年幼的孩子在上學,妻子無業,父母多病。一位殘疾訪民,只因熱心助人維權而身陷囹圄,對其家庭不啻雪上加霜。瞭解其身世和案情後,我的心情份外沉重壓抑。

這世道,還能再壞一些嗎?人心,能否善良一點?

隋牧青律師,2018.1.20

辯護律師促放超期羈押成都六四酒案四公民 [美國之音]

https://www.voachinese.com/a/Attorneys-Call-For-Release-Of-Chengdu-Activists-20180121/4217347.html

四川成都“銘記八酒六四”紀念酒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案的六位律師,近日發表呼籲書,要求司法當局依法辦案,對該案不審不判嚴重超期羈押的四位良心犯變更強制措施,予以釋放,讓他們回家過年與家人團聚。2016年5、6月陸續被抓捕的成都“六四酒案”的符海陸、張雋勇、羅富譽等人的律師冉彤、陳建剛、龍霖等六人,近日發出呼籲書,指該案最遲應在2017年6月23日審理終結並宣判,但至今在程序上既不開庭,也無宣判,陷入長期超期羈押的“違法”狀態。相關檢察院和法院不僅不解決律師提出的問題,甚至不接聽電話,致使辯護人無法與承辦人員溝通案情。

2016年5月,四川公民符海陸在網絡上以行為藝術的方式,製作“永不忘記,永不放棄,銘記八酒六四——27年記憶陳釀酒非賣品”紀念酒,在網上以每兩瓶89.64的價格在網上售賣,被帶走刑拘。隨後,參與或協助的張雋勇、羅富譽、陳兵6月也陸續被抓。調查初期,4人都被禁止會見律師,直到9月底被捕3個月後,才首次見到律師。該案經成都市公安局兩次補充偵查後,2017年3月24日由成都市檢察院以“煽顛罪” 向成都市中級法院提起公訴。

符海陸的辯護律師冉彤星期日對美國之音表示,該案在沒有延期審理沒有中止審理理由的情況下,已經嚴重超期羈押,他們呼籲成都當局立即釋放四人,給社會一個依法交待。

他說:“我們也是多次和法官聯繫,也不給我們回饋,拖在那裡什麼原因也不說。當然從現行風格的大陸法律來說,你法院如果要延長的話,理論上那是可以無限延長的,只要是上級法院批可以無限延長。但是這種無限延長並不代表可以說在每個案件中可以任意延長吧,總有要有一個客觀、真實的理由呀,要告訴我們什麼原因。 ”

六位律師在呼籲書中,還要求成都檢察院立即成立工作小組對該案超期羈押進行專項督查,查清原因,同時對發現的違法情況追究責任。

呼籲書表示,四位良心犯在被羈押期間,家庭變故橫生,陳兵的弟弟去世,張雋勇的父親去世,兩人都沒有見上親人最後一面。張雋勇申請奔喪,公權力冰冷如鐵,毫無同情心。而符海陸、張雋勇、羅富譽上有老、下有小,三人妻子不得不承擔起繁重的家庭負擔,形如“孤兒寡母”。

符海陸的妻子劉天艷星期日對美國之音表示,符海陸被羈押一年半多,給家庭帶來了嚴重衝擊和負擔,她要獨自贍養老人和扶養近4歲的孩子,對孩子尤其影響極大,真希望丈夫能夠早日自由。

她說:“我覺得呼籲盡快放人吧,要不趕緊判也可以,到底犯了什麼罪給個說法嘛。但是這樣拖著,覺得他們到底拖到什麼時候?哎呀,我都不知道怎麼說了,心裡面就希望他們能夠早點回來。我覺得無罪吧,因為如果有罪你當局判也可以呀,到底是什麼罪。我們也都是要遵紀守法的人嘛。”

成都“銘記八酒六四”四君子案,曾引發外界廣泛關注,包括香港多家報章在內的境外媒體進行了普遍報導。國際特赦組織曾發表緊急聲明,譴責四川當局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符海陸、羅富譽、張雋勇和陳兵,呼籲立即將他們無條件釋放。

一直堅持在香港紀念六四事件的香港支聯會,也曾遊行至中央政府駐港機構中聯辦抗議,要求四川當局立即釋放他們。

人權捍衛者姜家文抵制非法驅逐被拷北京南站派出所的老虎凳上4小時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tw/2018/01/4_22.html

前天(元月20日)中午14點左右,北京南站二樓候車室裡,突然來了一幫由女警(警號016934)帶領的穿制服人員,有選擇地對在此躲避嚴寒的訪民檢查身份證,沒有出示受害者與車票的一律遭到驅趕。為了抵制這些人的惡毒驅趕行為,有現場訪民用手機收集現場證據遭搶奪,姜家文挺身而出進行據理力爭,被緊急趕到的執勤大隊長非法強制傳喚到南站派出所扣押4小時。

從人權捍衛者姜家文保存的現場視頻,當時有訪民出示身份證後被以「沒有車票」為由遭到驅趕,一些訪民對驅趕目的的檢查不配合開始發生爭執,發生爭執過程中有訪民用手機錄像取證,遭016934的女警察搶奪,在現場的姜家文先生對該女警指出:公安部在2016年就出台規定,公民在不影響執法的情況下可以對執法現場進行錄音錄像監督,況且你們行為目的是驅趕訪民到外面受凍,嚴格來說還不屬於執法。該女警察狡辯稱:我們有執法記錄儀,就是不讓你們錄,你們可以去投訴。老薑反問:我們不拍攝現場固定證據怎麼投訴啊?老薑並一針見血的指責該警:選擇性執法目的是驅趕訪民,就是岐視訪民,你們岐視訪民就是為貪官污吏保架護航,因為訪民是被貪官污吏所害,你們滾吧!

一句話激怒了這位女警,立即電話呼來了一中年警察,據說該警察是執勤隊長,姓吳,此人來勢凶凶(曾在車站等公共場所暴力毆打殘疾訪民),過來就說是囗頭傳換姜家文和另一位維權人士劉偉國,然而與一幫穿制服的協警,將患有心腦血管疾病的老薑按頭擒拿放倒,押到南站派出所。

在南站派出所詢問室內,老薑被上背銬,坐上老虎櫈,由先前的女警給老薑做訊問筆錄,吳姓隊長配戴共產黨的黨徽在一旁助陣。老薑氣不打一處來,指問這個佩戴黨徽的吳姓隊長:你配戴黨徵卻不知共產黨是個什麼黨,告訴你,共產黨就是上訪的黨!毛澤東上過訪,鄧小平上過訪,習近平也上過訪,你們選擇性檢查的目的就是驅趕,就是岐視訪民,岐視訪民就是岐視共產黨!

做訊問筆錄的女警趕緊打岔,問老薑姓名、年齡、籍貫等。在派出所、拘留所、看守所、及勞教所出生入死N多回的老薑不配合,當問到職務時,老薑「嚴正」的回答:我是共產主義接班人!

又問:家庭成員?

答:有毛澤東,鄧小平,習近平……等等,等等。

再問:還有哪?

答:還有你和你老公。

詫異地問:怎麼有我呢?

答:因為你是「人民」的警察,你們不是一直說我們是「人民」嗎?

自己出於陰暗心理去違法,回過頭來還要對老薑這樣的不怕打壓的人權捍衛者進行審訊,結局當然是自討沒趣,也實在是進行不下去了,此時出來一位年齡稍大點的警察做圓場,說警民是一家,大家要多做自我批評,把警察違法當作普通予盾給化瞭解,老薑被背銬坐老虎凳4個小時就這樣不了了之了。

寒冬臘月,北京的氣溫一直在零下7~8度左右,一些飢寒交迫的訪民趁雙休日各信訪窗口打烊之際,就到車站避避寒冷,然而在敢於向務工人員刺刀見紅,以「低端人口」暴力驅逐的北京當局,當然更見不得上訪冤民有到車站取暖的「福利」了。《憲法》中的尊重與保障人權條款,在這個寒冷的冬季被徹底凍結了。

【海報】民生觀察劉飛躍「六大罪狀」

http://www.msguancha.com/uploads/allimg/180121/36-1P1211I1510-L.jpg

遭山東青島平度市警方以尋釁滋事罪逮捕的山東維權人士李延香案 將於1月25日9點30分在青島市第二看守所公開開庭審理 [權利運動]

https://www.hrcchina.org/2018/01/125930.html

2018年1月19日,遭山東青島平度市警方以尋釁滋事罪逮捕的山東維權人士李延香案將於2018年1月25日9點30分在青島市第二看守所第九審判庭公開開庭審理。

青島市第二看守所地址:青島市即墨市普東鎮

願意旁聽的朋友請在1月23日前與李延香的丈夫李洪財聯繫。李洪財電話:187 6627 8816

中國維權動態 週刊總第553期(2018年1月15日-21日)

http://wqw2010.blogspot.tw/2018/01/5532018115-21.html

【編者按】律師依然是追求普世價值的一支生力軍,北京維權律師余文生不畏權勢,向中共十九屆二中全會大膽致公開信,次日便遭到大批警察的圍捕,其後被以涉嫌妨礙公務罪刑事拘留;由於超期羈押,六名辯護律師發出要求立即釋放符海陸、陳兵、張雋勇、羅富譽等四人的呼籲書。檢方起訴書指控《民生觀察》創辦人劉飛躍「六大罪狀」,這顯示其命運不容樂觀。因海祭劉曉波案遭刑事拘留的黎學文取保獲釋,雖然自由度高於之前,但在被遣返回鄉後遭到嚴密監視似乎已成必然。古城洛陽淪為強制征拆重災區,居民張葡萄因長期對抗違法圈地,夫婦倆先後被刑拘。

全國民代幼教師維權快訊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tw/2018/01/blog-post_75.html

昨天(2018年1月20日)上午,全國很多被下崗的民代幼教師和在職的代課教師,收到了以下郵件: 「各位的老師們好! 全國民代幼老師統一維權,已經有兩年的時間了。經過我們一次又一次的大規模進京集體維權,已起到了給政府施壓的目的;也取得了一定的勝利。但是,離我們的終極目標還有一段距離,我們還要繼續前行。為讓教育部把我們的問題推上全國兩會(因為一個機構或者一個單位提議的兩會提案就可以作為兩會議案),所以我們以此為切入點,去教育部請願。爭取教育部把我們的問題做一個人大提案上報全國兩會。」

前天(1月19日晚上7:40分開始),由全國二十多個省市的維權代表投票,決定了下一步的活動安排。到昨天(1月20日)早上8點結止,參加投票人員的投票同意率已達到了98%以上,投票決定的內容如下:

一、定於1月29日上午9點全國的民代幼下崗教師和在職的代課教師到教育部信訪辦集合,約見教育部部長。

二、同一天,每個省派2至3名代表到北京市治安管理總隊遞交遊行申請書。

「煤改氣」難解中國霧霾難題 近日多地空氣污染嚴重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huanjing/yf-01212018104214.html

中國山東、河南、湖北、安徽等多個省份的多個城市近日「迎來」嚴重霧霾天氣,1月21日,部分城市能見度不足100米。此前,中國官方為了改善空氣質量進行大規模煤改氣工程,而有民眾認為,煤改氣對改善霧霾沒有太大作用。1月21日,山東、河南等地被霧霾籠罩,部分地區甚至「伸手不見五指」。山東臨沂的袁先生21日向本台表示,此輪霧霾天氣已經持續了四五天,這兩天格外嚴重,能見度不足100米,外出行走會感到頭暈:「(霧霾)確實嚴重,從今天早上到現在,能見度大概在100米左右,嚴重的時候不到100米。出去走的話頭有點發暈。這次霧霾已經好幾天了,我記得差不多從三四天之前(開始),今天和昨天比較嚴重。」

從另一名山東聊城居民發送給記者的視頻中也可見,天空中一片灰濛,只能看見近處的幾座樓房,稍遠一些的地方就無法看清。

根據中國中央氣象台網站消息,21日至22日,河南中東部、山東南部、河南東部、安徽、江蘇、湖北東部等地中至重度霾天氣維持。22日夜間起,受較強冷空氣影響,區域霾天氣自北向南逐漸減弱消散。

為了改善空氣質量,中國近年來進行了大規模「煤改氣」工程,並在去年加快了步伐,導致部分地區出現冬季燃氣不夠無法供暖的現象。去年12月,中國環保部長李干傑表示:五年來中國污染防治成效顯著,據統計,共完成燃煤電廠超低排放改造6.4億千瓦,共淘汰城市建成區10蒸噸以下燃煤小鍋爐20餘萬台,在北京、天津、保定、廊坊建成上萬平方公里的「無煤區」。

新疆維族人面對的露天監獄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8/01/201801212232.shtml

週末版法國《世界報》在地緣政治版發表多篇關於中國的文章,該報駐京記者Brice Pedroletti從不同角度,報導中國新疆維族人面對的高壓監控,對比他們的生活與同是穆斯林的回民生活狀況的不同。這些佔居了四個版面的報導標題是:「中國,新疆維族人面對的露天監獄」。 作者從新疆各地戒備森嚴的監控措施入手,指出,那裡生活著一千萬維族人,他們是穆斯林,講突厥語。2013年至2014年間,也就是習近平上任的前兩年,那裡發生多起暴力事件。此後,政府鐵腕加強了對新疆的控制。從烏魯木齊到喀什延綿1475公里的火車運行旅途,沿途保安措施極為嚴密。一會兒,會在與鐵路並行的公路上看到一輛載有至少35名軍人的車輛駛過;一會兒,又看到一列裝載著坦克車的貨車從身邊開過。在烏魯木齊火車站,一名荷槍實彈的士兵居高臨下地站在坦克車上。在庫車車站,一些全副武裝的人把守著入口。每個出發旅客都要過三次安檢,並在實名驗證窗口經過驗證。出站時,又需要重新接受檢查。在每個車站都可以看到眾多遠道而來的外地人,維族人很少。這些漢族民工為找工作來到這裡。

庫爾勒小城多次在中國被命名為文明城市。那些比較聽話的維族人門前會掛上「文明家庭」的匾牌。在街頭,漢人、尤其是那些新來乍到的漢人經常直截了當地對維族人表現出一種蔑視。在中國,沒有多少人會對少數民族人群因為民族身份而受到不同的安全檢查感到奇怪。在新疆,族群分類是常態。那些手中有護照的維族人都不得不在2017年2月之後將護照上交給當局。在公路或步行街上遇到檢查時,漢人順利通過,而維族人則不能。在街頭常常可以看到警察手持帶有人臉識別功能的檢驗器,掃瞄維族路人。手機的內容也會被當街檢查。任何與在海外的家人的聯繫都會被看作可疑。《世界報》記者寫道,他們遇到的維族人都說,他們已經不再保留外國的微信聯繫人,也不再下載任何非中國產即時通信軟件,當然更不會下載可以繞過網絡封鎖的虛擬個人網絡。看上去沒有什麼法律限制這種監控。人權觀察近期在一份報告中,引據官方文件指出,去年夏季以來對維族人的健康檢查活動,實際上讓當局採集了所有居民的生物信息。

    文章寫道,走訪塔克拉瑪乾沙漠周邊的城市,就好像是進入了一個城市反恐器材博覽會。不僅政府建築、學校、旅店等門前都設有阻擋汽車闖入大型路障,而且,一些市場也都配有X光監控設備或安檢門。每家商店門口都有頭盔、防彈衣等物件。

      當然,文章也指出,中國早在歐洲之前就已經領教了汽車襲擊或持刀襲擊事件。數千維族人離境前往土耳其,有些人後來轉往敘利亞,加入了蓋達基地組織的維族分支,這些都讓當局擔心會發生惡性事件。在新疆,以打擊分離主義、原教旨主義和恐怖主義三股勢力為名的安全措施一直都是當地的經濟和政治生活必需考慮的因素。美國芝加哥大學一名學者在其書著中寫道:這些措施旨在加強新疆對漢人的吸引力,同時加速當地的漢化進程。作家王力雄則指出,在中國政府看來,新疆問題的最終解決辦法是移民,像內蒙古那樣。內蒙古有兩千四百萬漢人,蒙古人只有4百多萬。在新疆,漢人佔居民的比例在40%到45%之間,維族人佔45%。但是,這樣的政策需要有資源支撐,尤其是水資源。現在聽說又重新提起了將西藏地區的水流引入新疆的老方案。目的是保證兩億人的供水。

Brice Pedroletti 在另一篇文章裡介紹那些針對維族人,以去極端化為名的再教育中心。文章指出,數千維族人被關押在這些政治教育中心。人權觀察在2017年9月呼籲釋放這些人,他們被關押在那裡不是因為他們犯了什麼罪,而只是因為他們在政治上被視作可疑。文章寫道,這些人可以不經過任何審判而被關押好幾個月。一名2017年倉促離開埃及進入某歐洲國家避難的維族青年向記者表示,新疆已經越來越像朝鮮。

Brice Pedroletti 在另外兩篇文章中分別介紹了同時穆斯林的寧夏回族人的情況。這些回族人選擇了漢化,這使他們可以在監控之下享有信仰自由,他們被看作是中國穆斯林的榜樣和愛國者,寧夏則被列為面向阿拉伯世界的窗口。 (博訊 boxun.com)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