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19 余文生要求修憲翌日遭公安帶走證實已被刑事拘留。謝長禎取保獲釋。維吾爾商人逃亡海外家人關培訓中心。2017年度基督教遭迫害的十大案例。

昨遭北京警方抓捕的余文生律師證實已被刑事拘留 [維權網] http://wqw2 … 繼續閱讀 →...

昨遭北京警方抓捕的余文生律師證實已被刑事拘留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tw/2018/01/blog-post_89.html

2018年1月20日,本網獲悉:昨天遭北京警方抓捕的余文生律師證實已被刑事拘留。今早家屬已經拿到拘留通知書。律師尚未會見。目前余文生律師被以涉嫌妨害公務羈押於石景山看守所。余文生律師1月18日發佈了《關於修憲的公民建議——余文生致中共十九大二中全會的公開信》,隨即就被中共當局派出大量警察帶走。有觀察家分析:余文生律師被刑拘,理由雖然是涉嫌妨礙公務,實際上應是他發表了《修改憲法的建議》、《罷免習近平,推行政治體制改革》、控告大興公安對自己實施酷刑、起訴北京市政府霧霾治理不力、代理709王全璋律師案、支持香港佔中等一系列依法行權和維權行為。709還沒有結束。

曾遭受嚴重酷刑的余文生律師因堅持人權立場,屢遭迫害,剛剛被吊銷律師執照,現在又被抓捕。對余文生律師的境況,本網將持續關注。

余文生被帶走指妨礙公務 妻疑涉修憲建議公開信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lawyer-01192018075842.html

被註銷律師執業證及限制出境後,北京維權律師余文生,週五(19日)被十多人在寓所外帶走,當局至傍晚才知會家屬,余文生是因涉嫌妨礙公務被傳喚。而家屬懷疑余文生被帶走,與他發表有關修憲建議的公開信有關。余文生於週五(19日)早上在寓所外被十多人帶走,大約十個小時後,家屬在傍晚接到電話,對方指余文生因涉嫌「妨礙公務」被傳喚,目前在北京新古城派出所。

聞訊後立即趕來余家瞭解情況的梁小軍律師對本台記者表示,余文生被帶走期間,大家都透過不同途徑打聽消息,但沒有任何進展。現時得悉余文生被關在那個地方,協助的律師便能介入。梁小軍說︰(代理)律師剛剛到,準備去派出所瞭解余文生的情況。我們都挺擔心的,我上午陪了她(余文生妻子許豔)一個上午,然後下午我這邊要開會,我才離開。

余文生妻子許豔向記者指出,余文生早上送兒子下樓後不久,兒子便獨自回家,並稱父親被十幾人帶走,附近停泊了一輛特警車,兩輛警察車,一輛普通大客車。及後她立即下樓,可是卻不見余文生蹤影。許豔續稱,她致電附近兩間派出所,查詢是否丈夫被他們的警察帶走,對方均稱沒有。許豔質疑,或與丈夫發出修改憲法建議的公開信有關。

許豔說︰因為18號(週四)發表(修改憲法建議的公開信),19號(週五)早晨就被抓捕了。但是那個建議是憲法賦予公民的建議權和言論自由權,余文生是在法律範圍內行使。雖然憲法有明確規定了的權利,但是中國大陸不允許人發出(反對或建議)聲音,所以就把他抓走了。當然還有這三年來,他做了很多維權事情,可能這些都有關係。

余文生於週四發表公開信,指自己從事法律工作近二十年,藉著二中全會開幕,提出修改憲法的建議,供中共執政當局參考。他在公開信中提出刪除憲法序言、建議國家主席由差額選舉產生、取消軍委主席及軍委會制度、建議憲法設專章規定「政黨管理制度」,以及撤銷沒有憲法依據的政治協商會議。

許豔指出,將委託律師處理所有事務,而她自己亦作出被帶走的心理準備。

律師余文生要求修憲翌日遭北京公安帶走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gf1-01192018104708.html

北京維權律師余文生星期五在寓所外被大批公安帶走,初步相信與余文生致信中共二中全會提出修憲建議有關。余文生的妻子當晚由多名維權律師與公民陪同,到當地派出所瞭解情況。

附:關於修憲的公民建議——余文生致中共十九大二中全會的公開信

中共中央委員會及各位委員:

由於中共2018年1月18、19日醞釀修憲,余文生作為從事法律工作近20年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前律師,提出以下修憲意見,供中共執政當局參考。

一、建議刪除「憲法序言」。「憲法序言」在憲法及法律上不具有實際約束力和實際憲法意義,在實際應用上會產生爭議和歧義,建議將「憲法序言」的相關有用內容「條文化」或納入「憲法解釋」,其他內容予以刪除。

二、建議國家主席差額選舉產生。國家主席作為國家元首,等額選舉類似於任命,沒有任何選舉意義,對國家、對公民社會、對世界各國都不具有公信力。

三、建議取消軍委主席,其部分職權併入國家主席職權範圍;建議最高法院院長、最高檢察院檢察長由國家主席提名,全國人大通過產生。由於國家主席、軍委主席、最高法院院長、最高檢察院檢察長都是全國人大選舉產生,其產生方式,影響了國家主席作為國家元首的權威性,不利於國家主席對內對外代表國家。國家主席應該自動具備軍隊最高指揮權,取消軍委主席職位,併入國家主席職權範圍,可以加強軍事執行力及軍事合法性。

四、建議取消軍事委員會,其職權併入國防部,並受國務院領導。軍隊是國家的軍隊,軍隊不能凌駕於國家之上,國務院作為國家最高行政機關,理應代表國家領導軍隊。

四、建議憲法設專章規定「政黨管理制度」。任何政黨都應在國家行政機關(司法部或民政部)登記,任何政黨都必須接受國家行政機關管理,任何政黨都不能凌駕於最高權力機關(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之上。

五、建議撤銷沒有憲法依據的政治協商會議。

建議人:余文生

2018年1月18日於北京

緊急關注:余文生律師今早被北京警方抓捕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tw/2018/01/blog-post_57.html

2018年1月19日,本網獲悉:余文生律師昨日發佈了《關於修憲的公民建議——余文生致中共十九大二中全會的公開信》,今早七點就被中共當局派出大量警察帶走。據余文生律師妻子許豔今早消息:「余文生下樓送孩子,孩子現在上樓告訴我,有1輛特警車,2輛警察車,1輛普通大客車,約十幾人,把余文生帶走了。請大家關注,謝謝!」

709王全璋家屬今天第25次到最高司法機關控告又遭拒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tw/2018/01/70925.html

2018年1月19日,本網獲悉:709王全璋家屬今天第25次到最高司法機關控告又遭拒,受理人員竟然紛紛躲避。709案王全璋律師妻子李文足介紹說:最高檢四號檢察官收了我們的材料和證件後讓我們等著,但是對其他控告人員都是直接受理。一等再等,每當我們起身走向窗口,裡面的工作人員便一個接一個的逃離……

而陪同前往的北京維權人士野靖環說:今天,我們陪同709家屬李文足、王峭嶺到最高檢察院控告。在路口一拐彎,一個警察就用對講機說「709的來了!709的來了!」我們都忍不住笑了。立刻,不知道從哪裡鑽出來許多警察。在門口,3個警察說「等等隊長來。」大約5分鐘,隊長來了,一揮手,文足峭嶺就進去了。半小時出來了,無人受理控告。

對於709案音訊全無的王全璋律師,本網將持續關注。

李明哲妻望往探視沒回應 歐洲議會關注大陸處理手法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htm/tw-lee-01192018060540.html

台灣的陸委會表示,民進黨前黨工李明哲的妻子李淨瑜,多次表達希望到大陸探視,但一直沒有得到回覆。台灣媒體週五(19日)報導,陸委會副主委邱垂正在週四(18日)的例行記者會表示,李淨瑜多次向湖南省監獄管理局瞭解探視李明哲的事宜,但對方卻一直未告知有關申請程序,而透過旅行社代辦赴大陸的證件亦沒下落;陸委會已向陸方表達要求落實家屬合理探視的規定,並與海基會促請陸方盡快協調核發證件。

另外,歐洲議會亦關注李明哲去年在大陸被判刑五年的事件;在週四以大比數通過決議案,呼籲北京當局釋放李明哲及准許家屬探視。

台灣傳媒指決議案由五大黨團提出,指大陸身為貿易大國應重視法治,歐洲議會關注大陸處理人權人士及維權律師的做法,而在議案辯論中約有12位議員發言關注大陸的人權議題,當中半數提及李明哲事件。

決議案亦點名大陸異見人士吳淦及律師謝陽等,要求陸方無條件釋放,同時要求大陸當局給予他們,享有選擇律師及家屬探視的權利。

長沙謝長禎在羈押四個多月後取保獲釋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8/0119/16950.html

本網獲悉,因幫胞兄謝長敏房屋拆遷維權而被長沙岳麓區警方以「尋釁滋事罪」刑拘超過四個月的長沙退伍老兵、維權人士、湖南民主黨人謝長發的弟弟謝長禎於今晚八點半以取保候審獲釋,謝長禎家人、朋友以及退伍老兵二十人前去長沙市第一看守所迎接。

據知情人李先生透露,謝長禎妻子王女士於傍晚接到警方電話,得知謝長禎會在今晚釋放。王女士將此消息告知謝長禎的朋友和退伍老兵,大家隨即表示要前往長沙一看迎接老謝。晚上七點左右,大約二十名謝長禎的朋友、退伍老兵等人陸續去到長沙一看,陪同王女士一起等候老謝獲釋。大約八點半,謝長禎走出長沙市第一看守所,與妻子及眾多朋友匯合。退伍老兵張先生表示,老謝精神狀態很好,與在場朋友們握手擁抱,同時感謝大家的關心和支持。

被刑事拘留的湖南長沙維權退伍老兵謝長禎取保獲釋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tw/2018/01/blog-post_96.html

2018年1月20日,本網獲悉:被刑事拘留的湖南長沙維權退伍老兵謝長禎取保獲釋。昨天朋友剛接謝長禎用他妻子電話報平安,取保候審,精神狀態很好,他說謝謝大家的關心和關注。謝長禎是在2017年9月15日被長沙坪塘派出所騙去拿鑰匙後刑拘,罪名尋釁滋事,謝陽律師會見多次,至今羈押四個月。事件起因是老謝作為他哥哥拆遷案的代理人多次前往北京反映情況,去年七八月兩次拘留十天。

謝長楨:湖南長沙維權退伍老兵。2017年9月15日被長沙市岳麓公安分局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後羈押在長沙市第一看守所。此舉被認為是長沙為十九大維穩之舉。謝長楨的哥哥謝長發曾因參與組建中國民主黨並擔任湖南省負責人,於2008年被長沙中院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十三年,關押在湖南沅江赤山監獄。

廣東順德李碧雲被圍 其弟李添強也遭抓走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018/0119/16948.html

本網獲悉,1月17日,廣東佛山市順德區維權人士李碧雲(女)遭到十餘名維穩人員的圍攻,她的弟弟李添強也被十多名警察抓走關押。據李碧雲介紹,她是廣東佛山市順德區容桂容裡村村民。在2009年間,容裡村的土地資產被官商黑勾結違法侵吞,而村民們卻沒有得到任何補償款。2009年1月的一天,許多村民到施工現場要求停止非法施工,但卻被施工方和地方政府僱傭的數十人打傷。事件發生後,警方未及時制止,更沒有抓捕凶手。為此,李碧雲開始帶領村民們一起追討醫藥費,並向村民們宣講徵地拆遷的政策法規,鼓勵村民們勇敢的站出來維權。自此,厄運就開始降臨到她頭上。

2009年7月15日,她與三位村民到廣東省公安廳反映情況,被廣東順德公安大隊長李志坤強行綁架拖進車裡暴打和侮辱,後又以涉嫌「聚眾衝擊國家機關罪」被關押、審訊、逼供、簽筆錄。在此期間,因被警員李志坤等人刑訊逼供,造成李碧雲的胸椎被打傷、頭部被硬物猛擊傷、頸椎被扭曲,口腔被扭彎;其腰椎被打折並尾椎粉碎,膽總管被打擴張,並在幾個月不能正常發出聲音說話,不能正常走路,嘔吐瘀血八個月。此後,又反被搆陷「妨礙公務」判刑10個月。

王宇、包龍軍之子包濛濛抵達澳大利亞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2-01192018103732.html

因受到父母牽連曾被阻止出境並剪毀護照的包濛濛於北京時間1月17日抵達澳大利亞,將展開留學生活。而王宇和包龍軍目前仍遭到當局邊控,無法出境。目前被取保超過一年的709案涉案維權律師王宇、包龍軍夫婦的兒子包濛濛日前順利抵達澳大利亞,準備開始全新的留學生活。因受到父母株連,去年11月包濛濛在天津濱海國際機場準備前往日本時,被天津海關攔截,以包濛濛出境後有可能危害國家安全為由聲稱其護照作廢,並將護照剪掉兩個角。

包龍軍1月19日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包濛濛於1月16日晚啟程,1月17日下午抵達墨爾本,從去年護照被剪到現在成功出境,中間經過了不少坎坷:「週二晚上走的,週三下午到的,他是墨爾本大學三一學院。」

記者:「他這次出境整個過程順利嗎?」

包龍軍:「應該說是(出境)沒有阻撓。(過程)確實也是比較坎坷,比較曲折。從他這次被剪掉護照,到重新補辦,費了很大勁重新補辦之後,又到簽證都出現了一系列問題。但是總算都過來了,應當說是比較波折的。」

包龍軍說,雖然包濛濛已經獲准出國,不過他和王宇仍然屬於被邊控的對象,暫時無法去澳大利亞陪伴兒子:「我們現在不方便(出國),因為護照都沒還我們,我們現在被邊控,還走不了。以後不是那麼控制我們的情況下,還是想去澳大利亞看看孩子,陪陪孩子。」

2015年7月9日,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的王宇律師被警察帶走,隨後當局展開了針對維權律師的大抓捕行動,超過300名律師、維權人士被抓捕、約談。截至目前,709案中仍有王全璋律師處於未審未判的被羈押狀態。

鋒銳律師事務所合夥人之一劉曉原律師的兒子2016年也曾被當局限制辦理護照。劉曉原19日向本台表示,他的兒子去年成功申請護照,出國留學。他認為,這並不意味著當局對709案即將「終結」,因為家屬本來就不應當遭到株連:「這兩個事(709案和阻止孩子出境)本身就不能夠搞在一起,無論是被涉及案件的律師,還是我們鋒銳所沒有涉及案件的合夥律師也好,不管他們有什麼問題,你都不能株連到孩子,因為孩子和那個事情沒有任何關聯。也許他們是發現不能這樣搞株連,也許是因為引起社會的關注(所以他們允許孩子出境)。」

當局要各處維權人士拍照錄影 未來較易追蹤抓捕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record-01192018075139.html

內地各處多名維權人士,近日被當局要求拍照或錄影,以記錄他們的政治觀點及家庭狀況。有維權人士認為,當局是想逐步記錄他們的容貌,方便日後追蹤抓捕他們。多名維權人士最近紛紛被國保傳召問話,在過程中,每個人的情況不一樣,部分人被要求拍照、部分人則被要求錄像;而國保問話的內容,主要瞭解他們的政治觀點、維權工作及家庭狀況等。

河南律師馬連順對本台表示,近日廣東、廣西、河南及湖南等地都有維權人士被問話。他在數天前接到國保通知,要求他外出談話,而在過程中國保與他合照,並詢問他一些有關政治方面的問題。他指不知道國保要他外出拍照的目的,但因國保在現場沒有做出不禮貌的行為,所以他沒有追究了。

馬連順說︰他大概問了三個問題,有沒有想推動中國的民主憲政、第二條是說我這幾年在這個維權活動有沒有拿國外的錢、第三就是說我搞這些活動有沒有想搞個美國的綠卡的甚麼的目的。這三句話是在不經意當中說出來的,那我肯定回答不是這回事。他指三名國保最後並沒有交代是甚麼原因要問這些問題,以及何以要與他拍照,馬連順與國保吃完飯,大家就離開了。

另一名河南律師任全牛表示,他近日亦被國保要求到一個會議室進行錄影,但沒有說明錄影的目的。他自己在錄影過程中沒有說甚麼,而國保就警告他不要搞一些政治活動,指這樣是對國家有壞影響。錄影過程只是幾分鐘,錄影完後,國保就放他走。任全牛說︰沒跟我提甚麼特別的東西,就是見了他們那個國保支隊的一個一把手嘛,然後他們錄了像,給我也提了顏革(色)革命的事,不要搞,國外很多顏革(色)革命的國家多慘呀,顏革(色)革命你看多不好呀,多亂呀,就這個(意思),就我這一塊就沒怎麼嘛,就是那個錄了幾分鐘像。

除河南省多名律師被問話外,湖南維權人士小彪亦指數天前有警察到其家中查問家庭狀況,之後又接到國保電話,要他外出接受錄像問話。但是,國保沒具體說明錄像的目的,所以小彪拒絕了。

小彪說︰我接到國保的電話,他說想給我錄一個小視頻,問我願不願意,我說你們怎麼提這樣的要求,你這個是哪裡決定?目的是甚麼?他就說回答就是說年底了,就是一個工作安排,但沒有回答我是哪裡決定,我不知道這個情況嘛,你不告訴我,我肯定不會配合的。

他指,由於近日中國各省都表明要建立一個大數據庫,在各地安裝監控錄像,小彪估計當局會用各種途徑去收集民眾的資料,尤其是維權人士,收集他們的容貌視頻等,以供當局日後抓捕他們所用。小彪說︰因為這個當局的話,要加強對社會的監控,然後的話,他們搞甚麼天網系統,到處都是攝像頭,公共場合他通過人臉對這些所有的敏感人士進行這個識別,我估計收集這樣的這個資料。小彪希望當局不要再打壓維權人士,應該給予他們言論等等各方面的自由,這樣民眾才可以監督政府,社會才有進步。

維吾爾商人逃亡海外 家人關「培訓中心」慘遭虐待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uyghur-01192018063451.html

維族商人阿不都熱合曼‧艾山逃亡海外後,在新疆地區的家人受到嚴厲報復;除兄長被判重刑以及弟弟和兩名幼子下落不明外,他的妻子和母親被關入「培訓中心」受到非人虐待。海外維吾爾人組織發言人認為,新疆已經變成「露天大監獄」,而國際人權組織發佈的報告,批評大陸當局在新疆的高壓加劇。

新疆喀什維族商人、慈善家阿不都熱合曼‧艾山,在去年初逃亡海外,得知在新疆的家人遭到報復,他近日向本台詳細披露事件經過。阿不都熱合曼‧艾山早年在喀什地區從事水果批發的國際貿易,每年向中國政府上繳數千萬元人民幣;2015年在喀什資助四百萬元興建足球培訓基地,未料這件事成為一個轉折點,其後更成為當局的重點監控對象。

2017年1月,阿不都熱合曼‧艾山得知當局正對他進行秘密調查後,緊急由烏魯木齊出境飛到吉爾吉斯斯坦避風頭。不久之後他得悉,兄長和弟弟都被關入喀什當地培訓中心,兩人短暫獲釋後再被重新抓走;兄長後來被判重刑十年,而弟弟木沙江至今無法確知任何消息。

阿不都熱合曼‧艾山在吉爾吉斯斯坦滯留半年後再流亡到土耳其,他透過國內的朋人知道,去年11月,在喀什疏勒縣中共教育當局工作逾三十年的母親,被關入培訓中心,看守人員對她作出體罰和捱餓,強迫她每日長時間保持固定姿勢坐硬板凳。

而他的妻子吐尼沙姑力‧努兒麥買提,與他的母親幾乎同期被關進另一間由倉庫改建的培訓中心,在這間條件惡劣的培訓中心,被關押者只能靠自身的體溫取暖。他的母親和妻子被抓入培訓中心後,他的兩名幼子亦下落不明。中間人未能向阿不都熱合曼‧艾山透露其妻受折磨的細節,只表示每週都有幾個人「離開」那裡。最起碼母親還活著。阿不都熱合曼‧艾山對本台強調,離開就是「死亡」的意思。

他對本台記者指出,作為一個熱愛家庭、民族的維吾爾男人,如果當局能夠釋放家人,他願意選擇回去坐牢。但他並不認為中共當局會這麼做;他為此選擇打破沉默,日前他接受土耳其一間電視台採訪時,公開家人受虐處境;極度絕望的他表示,將前去中國駐土耳其大使館,付錢購買兩顆子彈,要求當局「直接處決」妻子和母親,以免他們繼續受非人的折磨、屈辱或是「被自殺」。

總部設於德國慕尼黑的世維會發言人迪裡夏提對本台表示,阿不都熱合曼‧艾山一家的遭遇並不是一個個案,早年在西藏大施高壓政策的中共官員陳全國,在2016年到任新疆書記後,大肆建立法外羈押場所「培訓中心」,整個新疆地區變成「露天大監獄」。迪裡夏提說︰從陳全國到當地之後,推行了一些極端的政策,我認為是受到了北京高層的默認,當地對於那些,不管這個人是甚麼立場,只要受到懷疑就被強制性的進行收容,進去的人不僅是要接受愛國教育,有些一直受到虐待;很多人的家人突然失蹤了,沒有下落。這種極端政策已經超出人的承受力了,變成了一種典型的二戰時期猶太人的集中營一樣,維吾爾人實際上生活在一個露天的監獄。

「人權觀察」中國研究員王松蓮接受本台訪問時,指中共當局在新疆地區以「反恐」為藉口的高壓政策,嚴重侵犯人權底線,而其中的維吾爾精英群體,更是重點打壓目標。王松蓮說︰(這個事件)是反映了新疆的Crisis是那麼嚴重,但是很難去報導,因為那些人都失蹤了或是被抓走。很多措施都是這一年多以來才採取的,它的說法和當年打壓法輪功是一樣的,是甚麼教育和轉化中心,打壓的其中一個重要目標是那些出過國的人、那些精英。

「人權觀察」週四(18日)發佈的「人權報告」,指新疆、西藏少數民族地區高壓統治加劇。在新疆,政府日益限制、懲罰維吾爾人與外部關係,任意收回護照,強迫海外留學生返鄉。數千人被任意拘押在政治思想教育中心、監控措施不斷升級。

甘肅廣河發文要求禁止學生寒假進入宗教場所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yl-01192018104836.html

中國甘肅廣河縣日前發文,要求禁止學生寒假期間進入宗教場所參加活動。有評論指此舉違反中國憲法。法新社1月19日引述中國官媒《環球時報》報導稱,甘肅省臨夏回族自治州廣河縣日前向幼兒園、小學和中學下發通知,要求禁止學生寒假期間進入宗教場所參加活動,不得到經文學校、宗教場所學習誦讀經文,並要求學校加強思想政治教育工作,做好宣傳工作。報導稱,廣河縣98%的居民是少數民族,其中大多數是回族或東鄉族。本台記者1月19日晚間就此致電廣河縣政府,電話無人接聽。

關注中國少數民族問題的美國霜堡大學教授馬海雲認為,廣河縣此次發佈禁止學生假期參加宗教活動的通知,是在中國網絡「反穆」風潮的壓力下做出的「寧左勿右」的決定。此前的2016年5月,一段甘肅臨夏某幼兒園孩子背誦古蘭經的視頻在中國互聯網上流傳,引發輿論關注,甘肅教育廳隨即要求各級教育部門必須嚴禁各種宗教活動進校園。

馬海雲教授認為,廣河縣此舉違反了中國憲法中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的規定。

「簡單的說,中國的這些穆斯林民族,不管是回族還是東鄉,它基本上是因為伊斯蘭教而產生聯繫,或者說維繫。根據伊斯蘭教的影響,穆斯林家庭一般孩子出生都要有宗教儀式。跟基督徒一樣,孩子出生要有個洗禮。但是穆斯林家庭還要給孩子起穆斯林的名字。然後,從7歲到9歲,穆斯林男孩和女孩要有一定的宗教的義務,比如說跟父母學習這些基本的宗教常識,有基本的宗教約束。所以你現在從幼兒園到小學、中學,要求學生在假期不能從事宗教活動,當然是直接違反了中國的憲法,因為中國至少是規定公民信教自由嘛。」

在印朝聖探親藏人被中國當局強令召回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dz-01192018101213.html

已抵達印度朝聖及探親的四川康區藏人日前遭中國當局強令召回,他們均被警告在限定時間內盡速返家,否則將受到嚴厲懲辦。

2017年度基督教會和基督徒在中國大陸遭受逼迫的十大案例 [對華援助協會]

http://www.chinaaid.net/2018/01/2017_18.html

對華援助協會發佈的年度迫害報告,披露和揭示中國宗教迫害真相。該報告側重於報導對家庭教會的迫害,但對華援助協會致力促進所有中國公民的宗教自由,不分種族或宗教派別。

報告全面記錄和分析了2017年度中國內地的相關信息。每個案例經過與當地家庭教會核實調查,與受害者和家庭成員的訪談,以及間接信息來源證實。

這些案例只佔全國宗教迫害案例總數的一小部分。儘管我們的年度報告不是(也不可能)對中國每一個人權和宗教自由迫害案例都有詳盡全面的信息,但我們的數據涵蓋了中國大多數省市,包括許多詳細的迫害形式和細節。

年度報告中提供的信息代表中國宗教迫害的整體情況,因此可以用來進行相關趨勢研究,衡量中國宗教迫害的嚴重程度是增加是減少。眾多政府和非政府組織採用對華援助協會年度迫害報告作為可靠的信息,評估當前中國的宗教自由狀況。

對華援助協會挑選的2017 年度十大逼迫案例(有些是多個合併為一的案例),基於綜合考慮逼迫的嚴重程度、影響力及其意義,皆具代表性的案例。這些案例涵蓋大陸境內華東、華西、華南、華北以及華中地區,涉及城市和農村,家庭教會和三自教會;遭受逼迫的基督徒個人或教會團體,教牧人員、普通信徒、基督徒維權律師、基督徒政治異議人士等。

從這些案例的觀察來看,中國政府對天主教和基督教的迫害形勢依然嚴峻,但基於教會的普世性、深厚傳統以及教會的堅韌,促使中共考量打壓成本,諸如浙江拆教堂和十字架運動並沒有在全國全面擴散,儘管在其他省份也出現炸燬或拆毀教堂的案例。但基督宗教並沒有因此消沉下去,積極的跡象顯示天主教和基督教,以及三自教會和家庭教會的不同社群變得更為理解團結。

點擊閱讀十大案例

https://drive.google.com/file/d/1FMt4LlL2yLgmbpOtSRJJW_r0sS1t95lo/view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