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15 王全璋、吳淦被禁止律師會見。陳小平妻李懷平在華失蹤及發分手視頻。翟岩民腦梗無錢治療。黎學文取保獲釋。余文生律師遭註銷執照。

燕薪律師:709吳淦案進展情況通報 [維權網] http://wqw2010.b … 繼續閱讀 →...

燕薪律師:709吳淦案進展情況通報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tw/2018/01/709.html

今天(2018年1月15日)下午我在天津高級法院閱卷,法官要求律師盡快提交辯護意見,我提出要求公開開庭審理。之後赴天津市第二看守所要求會見吳淦,看守所警察出來告訴我,因我沒提前預約,他們今天沒法臨時安排。我說我之前都是到現場要求會見,而在網上預約幾次,卻均未能依法安排我會見。我當場向他提出預約本週五上午會見,他記下了我的名字和電話,說如果可以會見會電話通知我。我告知他,在現階段不存在任何可以禁止律師會見的情形。

律師會見709王全璋受阻 法官又是找不到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8/01/201801151612.shtml

2018年1月12日上午10時許,程海和藺其磊律師去天津市第一看守所要求會見王全璋,門口值班的武警(下士)說:有通知,王全璋、吳淦禁止律師會見。當時,值班武警拿出一張A4紙的通知放到桌上,很快就正面朝下遮掩起來了。一張有禁止吳淦律師會見的《情況通報》貼在武警門衛值班台前玻璃上,上面說:根據總隊指示:第二看守所犯罪嫌疑人吳淦的代理律師:燕新、葛永喜二人,禁止其律師會見。值班武警說該通知沒有落款和日期。在律師質疑後,值班武警又進一步說現在有效的,「針對我們的目標單位——天津市看守所」。

此前,於9時10分早先到達的709王峭嶺、原珊珊、劉二敏以及王全璋律師曾經的當事人李蔚想給王全璋存錢,在第一看守所接待窗口,接待警察一聽是給王全璋存錢,立即指了指玻璃窗上的電話,說:「打這個電話(022-27535320)」後來,他說也向裡面通報了。

親友們隨後撥打了30多次都無人接聽或佔線,其中幾次明顯是掛斷了來電,但對方無人說話。

在等待的過程中,傳達室內電視中一直在宣傳:「外埠在押人員佔75%‧‧‧‧‧‧我們引入互聯網+公安監管模式,構建物聯網監所服務平台,通過支付寶加網上匯款平台平實現異地轉賬實時匯款,讓家屬少跑馬路,多走網路‧‧‧‧‧‧該服務在全國尚屬首例,得到了公安部監管局的充分肯定,向全國監所推薦‧‧‧‧‧‧」

最牽掛丈夫王全璋的李文足因兒子泉泉發高燒,無法出門,只能委託朋友來。

第二看守所接待窗口的警察解釋,吳淦的妻子經常來,每回都會存錢。不是(在押人員)直系親屬不能存。

在等待約1個小時後,一名中年女警佩戴執法儀出來接待,王峭嶺向其解釋說「(王全璋妻子)她孩子發高燒,來不了。」

女警:「等他病好了,再讓她過來好吧。」

李蔚問:「您這(看守所)支付寶可以(給在押人員)存,我們親屬也試了。支付寶為什麼給他(王全璋)存不了?」

女警:「這個問題我講不清現在。」隨即轉移了話題。「等她孩子病好了‧‧‧‧‧‧」

王峭嶺:「她是這樣,因為她比較擔心她丈夫的狀況‧‧‧‧‧‧」

女警:「這個你要相信我們‧‧‧‧‧‧」

王峭嶺一聽氣往上撞:「我相信不了!我丈夫2016、2017就住(關)在裡面,2016年存的錢都沒有花‧‧‧‧‧‧我們存錢是太正常的要求了!你們要我們相信你們?!一群王八蛋!相信什麼?!我丈夫在這裡受了兩年的委屈!」

女警一聽,立即走開,再也不回來了。

王峭嶺說:「(李)和平在2017年春節時,給我寫了一個要我給他存1000元錢的東西,但我沒有收到。不久,他就有錢花了,他以為我給他存上了。結果,(他那時不知道)那是我一年前給他存的!」

接著趕往天津二中院。到天津二中院後,藺其磊律師通過律師通道進入了,程海律師卻被攔阻。

幾名穿著佩戴輔警標識的人員說:「我們請示完了。您這個本是2016年的,2017年沒有年檢,過期了。」

程海律師:「年檢不影響執業。我的本是有效的‧‧‧‧‧‧」

律師年度考核備案(俗稱「年檢」),是司法行政機關對律師協會對律師上一年度執業表現的考核結果存檔備查的事後監管行為,並不是律師執業證有效期延續的准許行為,國家法律、法規、規章也沒有關於暫緩律師執業年度考核、未加蓋律師年度考核備案專用章等情形下律師執業證無效或失效的明確規定。

不管程海律師說什麼,這些輔警都不讓程海律師進。程海律師多次撥打網上公開的天津二中院電話,總是無人接聽。無法聯繫到天津二中院相關領導或紀檢部門電話。

11:30,輔警開始向外趕人,說下班了。不久藺其磊律師出來了,說找王全璋案的辦案法官,說是不在。

旅美媒體人疑報道郭文貴爆料遭報復 在華妻子失蹤及發分手視頻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wife-01152018072054.html

位於美國紐約的華文媒體《明鏡火拍》報道逃美富商郭文貴的爆料消息後,該媒體負責人之一陳小平疑遭報復,在大陸的妻子李懷平與外界失聯近四個月。陳小平上周六(13日)致信習近平,要求調查妻子失蹤的事件。李懷平隨於翌日出現在不明身份的推特視頻,聲稱因「感情原因」拒絕與陳小平聯繫。陳小平指妻子言不由衷,畫面顯示妻子疑在脅迫下讀稿。總部位於紐約的《明鏡火拍》執行總編、節目主持人陳小平,上周六(13日)發表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公開信,呼籲中國政府調查其失蹤其妻子李懷平失蹤事件;翌日(14日),一個不明身份者的推特帳號,稱收到並發佈了自稱是陳小平妻子發來的視頻。視頻中的李懷平稱目前身處家中,是因為「感情原因」從去年9月起拒絕與陳小平聯繫,且對陳小平在境外所為感到害怕,要求陳小平不要以己之名亂發消息。視頻所見李懷平的表現不自然,似乎照讀早已擬好的內容,視頻背景聲中有打火機等嗓音,顯示有其他人在場。陳小平在社交媒體上公開斥當局手法下流,他亦將妻子失蹤前與他的對話截圖公開,顯示夫妻間彼此信任。

陳小平在接受本台採訪時透露,在李懷平失蹤後,曾有一位政府的「傳話人」與他聯繫,隱諱承認當局給李懷平「換個地方住住」,而目前公開的這個視頻由一直攻擊郭文貴的疑似官方帳號發出,顯示妻子失蹤事件正是與「郭文貴事件」有關。顯示妻子被當局控制及生命受威脅。陳小平批當局以「感情危機」做為藉口,傳遞「扭曲的謊言」。陳小平︰我老婆失蹤後有一個人找我嘛,就說「只是給你老婆換個地方住住」;有感情問題不是這樣說,我老婆肯定是受到了相當大的精神虐待,用他們的代理人帶給我的話就是「他們想噁心我」,沒想到他們最後下流還是這麼幹,拿一個和這個事情不沾邊的女性去折磨;通過這個視頻發出來後,就是他們綁架。希望做為一個典型的事情引起國際社會關注。

曾為《失蹤人民共和國》一書寫序言的旅美法學學者滕彪指出,中共當局越來越頻繁使用強迫失蹤、挾持家人做人質等方式威脅在境外的新聞人、異見人士收聲。

滕彪︰很顯然陳小平的太太是處在不自由的狀態,一定是處在當局的控制和威脅之下,沒有外界的壓力她也沒必要有這樣一個表態。人在國外,它就用懲罰家人的方式讓國外的閉嘴或達到其它的目的。中國也是拒絕加入《聯合國反強迫失蹤條約》,它就是要利用法律之外的手段還對付批評者,對付維權人士、異議人士。

具有美國公民身份的陳小平已向美國駐華使館和美政府求助。美國「對華援助協會」負責人傅希秋對本台表示,將與美國總統辦公室聯繫,請求美國當局關注這一最新的株連案例,並營救李懷平。

傅希秋︰我想這是絕對不可以接受的。我們也會特別去跟川普(特朗普)總統的特別助理密切聯繫,希望國際社會能夠對這個事情特別關注;我們呼籲中共當局立即釋放陳小平博士的太太,使她回到美國與陳小平博士團聚。

陳小平曾參與「八九民運」,被當局以「陰謀顛覆國家政權」罪名關入秦城監獄兩年七個月。1997年以哈佛大學尼曼學者身份赴美;後獲得威斯康星大學法學博士學位;現為《明鏡火拍》公司執行總編輯和電視節目主持人。2013年陳小平與李懷平在紐約結婚,李懷平現已獲得美國永久居留身份,但她一直未放棄在廣州一家國企的工作。

2017年,逃美中國富商郭文貴多次在陳小平主持的節目中揭露中國高層貪腐醜聞;同年9月郭文貴在陳小平的節目進行第六次直播,此前陳小平妻子郵箱遭黑客入侵,亦遭國保談話威脅;9月18日,李懷平向陳小平發出一條陷入危險的信息後,便與外界失聯。

翟岩民腦梗無錢治療 街道救助金發出又追回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1-01152018105819.html

中國「709」案涉案維權人士翟岩民近日突患腦梗,他的妻子劉二敏表示,丈夫患病與被羈押時遭受的酷刑有關。由於無錢住院,目前翟岩民只能在家吃藥,而曾給他發放兩千多元臨時救助金的大柵欄街道辦事處又以「騙取救助資金」為名,要求他退回有關款項。

翟岩民的妻子劉二敏1月14日發佈了題為《翟岩民腦梗了,我很憤怒!》的文章,文章說,翟岩民一個身體健壯活躍的人,2015年5月被抓進去以後,在裡面待了一年多,出來就成了一個沉默寡言的人,成為一個恐懼的人。他斷斷續續透露在裡面受了各種各樣的酷刑。

翟岩民說,在裡面一年多,每天都給他大把大把的藥吃,不知道是什麼藥。在裡面不讓吃飽飯,老餓著。在天津開完庭不讓回家,讓他住一個四星級酒店,一個勁的喂他雞鴨魚肉,說任務就是讓他吃。不吃還不行!吃了一個月,才讓他回家。那個時候,就有律師朋友用他們的切身經驗告訴我:要小心腦梗。因為在裡面被折磨,被餓飯,人暴瘦。出來後又要補身體,暴肥,極易腦梗。

劉二敏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翟岩民上月突患腦梗,她發佈文章是為了向有關部門追責:「我發這個東西不是要大家幫忙,我要追究責任。翟岩民得這個病很有蹊蹺,沒有進去之前,他身體挺好,進去完了以後回來一瘦一胖,在裡面大把大把的藥吃著。進去的時候180多(斤),出來130多(斤),現在身體糟糕透了,走路都費勁,整個人都跟殘廢了一樣。我找誰算賬?我只有找政府,他把人給我弄成這樣,我肯定要找他。」

劉二敏告訴記者,由於付不起住院的費用,目前翟岩民只能在家吃藥,身體狀況每況愈下。而在此前,翟岩民因健康問題以及沒有工作,向街道申請補助,街道給了兩千多塊錢,但隨後又以「敲詐」為名要求追回有關款項;翟岩民想要起訴,又遭國保的阻撓:「他現在就在家吃藥,大夫要求住院,沒辦法住院,押金都交不起,只能在家養著。我們暫住地那個街道,因為我們都屬於他管,一是沒有工作,二是我們就是這兒的人,他們說他們不管,我們就坐在那裡(街道辦事處)不走,他沒辦法拿出來2600塊錢。後來我們剛出來,第二天就接到一個通知書,說翟岩民敲詐,我們肯定不樂意,翟岩民說既然告我了,我也得起訴。國保就不樂意,壓著不讓起訴。」

一名在翟岩民取保後多次探望他的維權人士向本台表示,翟岩民被關押期間吃了很多無名藥片,現在又患上腦梗,當局應當給一個解釋:「我去北京的時候見過他和他妻子,當時他身體一個是暴瘦,後來又增肥。他在坐牢期間吃些無名藥片,應該對他腦梗有很大的影響。(腦梗)嚴重的話能造成人半身不遂,他(當局)應該給個解釋。」

因海祭劉曉波案遭刑事拘留的黎學文今取保獲釋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tw/2018/01/blog-post_15.html

因海祭劉曉波案2017年12月19日遭廣東警方抓捕並刑事拘留的黎學文今天取保獲釋。據黎學文女友黃思敏律師消息:「下午四點半接到黎學文電話,得知他於今日下午一點左右被取保,現和四個江門國保在高鐵上,準備回武漢孝感。他十分感謝大家的關注和支持。」獨立學者、作家黎學文因海祭劉曉波案於2017年12月19日17點在廣州火車站遭警方抓捕。海祭案廣州當局曾抓捕刑拘了12名民主人士,但後來都陸續予以取保釋放。事隔5個月,又對當時漏網的黎學文和詹惠東進行抓捕,令人匪夷所思。黎學文獲釋後,海祭案只剩下詹惠東一人仍被羈押。

黎學文,1977年出生於湖北孝感,獨立學者、自由作家、出版策劃人、常識捍衛者,曾策劃於建嶸《底層立場》、《安源實錄》、南橋《呀美利堅》等。大學畢業後擔任過學校教師,因在海外發表文章被國安干涉令其失業,後赴北京從事新聞出版工作,又因參與紀念六四活動被迫離職。

律師彭永和兌現跳江「承諾」表達訴求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gf1-01152018112040.html

2018年1月14日,彭永和家屬對外透露,上海律師協會和司法局派人到寓所找他談話。聲稱在當局打壓下被迫走上絕路的上海維權律師彭永和,週一(1月15日)下午以跳下黃浦江、「兌現」先前承諾的方式表達訴求。他在平安上岸後接受公安的查問。彭永和對自己的行為致歉,但期望能為同業帶來啟示,促進律師協會進行改革。

週一下午,上海黃浦江畔出現律師彭永和的身影。到了2點,彭永和獨自往江裡跳,比事先宣佈的時間晚了1個小時。

彭永和:爬到黃浦江的邊上,然後跳下去吧。南京東路過去往蘇州河方向。旁邊肯定會有一些欣賞黃浦江美景的人。猶豫當然都會猶豫了,不過已經想好肯定就 跳了。跳下去之後我游泳,游了一點距離,然後我自己爬起來了。當洗了個冷水澡一樣。從跳下去到上來也就是半分鐘左右。

彭永和自去年5月退出上海律師協會後,一直無法正常執業。2個月前彭永和發出「跳江公告」,提出加強律協的諮詢和財務透明度等要求。據瞭解,上海律師協會和司法局週日曾派人到彭永和寓所找他談話,建議他不要跳江,認為會使上海「蒙羞」,並表示彭永和已觸碰了「某些紅線」。他週一從黃浦江返回岸上後,公安把他帶到派出所問話。

彭永和:他們說這個事情反正現在還在調查階段。我說的很明白,任何一個公民如果他違法了,作為相關國家機關你應該追究他的法律責任。我也表示說我的行為對社會造成一定的影響,對這影響我本人表示歉意。

他以「履行承諾」形容這次跳江行動,期望為上海的律師行業帶來正面影響。

彭永和:一個人也好,一個政府也好,一個組織也好,作出的承諾應當兌現,另外我希望上海的律師能有勇氣,或者能更加團結,促進上海律師協會的自立。這只是我的美好的想法以及心願而已。我希望我以後不要再採取同類的行為。無論是在那個國家,這樣的行為無論對家人還是對社會肯定是不恰當的。

彭永和本月初向上海律協提起訴訟,指上海司法局操控上海律協選舉,要求法院確認協會現任會長余衛鋒的當選無效。 709案辯護律師文東海認為彭永和揭露的不止是上海、而是全國性問題,但他拒絕評論彭永和以「跳江」表達訴求是否值得鼓勵。文東海:我不能夠說不贊同或者贊同。像他被逼到一定程度的話,用正常途徑要達到他的訴求,基本上是沒有可能的。我不好說什麼。

遭司法局註銷律師執業證 余文生強調誓不低頭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lawyer-01152018073223.html

北京維權律師余文生,因代理709律師大抓捕案件,多次被當局打壓。他周一(15日)收到司法局通知,表示即日起註銷其執業證,又指他曾發表反政府的言論,所以拒絕其成立律師事務所的申請。余文生強調,即使受盡當局的打壓亦不會低頭。北京司法局周一(15日)向余文生發出註銷其執業證的通知書,指他於去年7月被律師事務所解聘後,半年都沒有新的事務所聘請他,根據法律規定,由即日起註銷其律師執業證。而余文生被解聘後,正籌備自資成立一家名為“智增律師事務所”,但他亦收到當局通知,指他多次發表反對黨領導、攻擊國家社會主義法治的評論,他的行為不乎合“律師事務所管理辦法”的規定等等,所以不批准他成立律師事務所的申請。

余文生對本台表示,司法局註銷其執業證,其實他是可以再向司法局申請重新考核,只要通過考核就可以正常執業了,但他認為當局一直都對他進行打壓,是絕不會批准他合格的。他相信即使循法律途徑,亦是徒勞無功,所以他暫時未有打算向司法部提出行政覆議及採取進一步的法律行動。

余文生說︰那肯定是對我進行嚴重的迫害,因為這個三年多來,709的辯護、起訴等等吧一系列的,反正現在我沒有想去採取這個法律行動,因為我現在對中國的法律愈來愈那個沒有信心,就我覺得在面對一個強權政治和強權那個政府,她不講法律,沒有甚麼更好的辦法去針對她們。我這個智增律師事務所,是因為(當局批准)核名通過以後,我籌建的,辦公室投入十幾萬塊錢,那現在肯定成立不了。他表示,雖然受到當局的打壓,但他仍然不會放棄維權事業,現在反正都被註銷執照了,反而令他覺得沒有後顧之憂,可以全力去為民眾發聲。

余文生說︰人權事務我肯定去做,比以前做律師可能做得更多更好,如果當局要對我來說想抓,或者想殺就來吧。

余文生律師妻子許豔:余文生律師證被註銷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tw/2018/01/blog-post_32.html

大家好,我是余文生律師妻子許豔。余文生律師今天收到北京市司法局的決定書,余文生的律師證被註銷了!之前已經約8個月沒有讓余文生做律師執業,現在來說未來也做不了律師了!在這過程中,我以聯繫人身份在為余文生申請辦理個人所程序,核名通過、辦公室已經租了,交了一年租金84000元,之前司法局要求辦公家具都齊全才收接收材料,於是我們買了辦公家具,除了家具外,辦公設備都要求買,電話要求新裝就花了1680元,我們已經有打印機,可是卻了一個傳真功能,就要求必須有傳真功能,所以我們在有打印機的情況下又必須買個新的打印傳真一體機。因為司法局核名通過,然後我們籌備所開支,在辦所的過程中我們家庭已經支出約15萬元,現在北京市司法局說不行就不行,那之前為什麼還要求我們投入那麼多干什麼?

針對這一情況我們家庭會繼續堅決維權與抗爭!請大家關注余文生律師生活、安全狀況!

也請各界朋友,公益人士對我們的生活狀況與安全狀況給予關注,謝謝大家!拜託大家!

余文生律師遭註銷執照 設立律所也被否決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9/2018/0115/16936.html

本網獲悉,今天,北京知名律師余文生同時收到北京市司法局發出的《北京市司法局關於註銷余文生律師執業證書的決定》以及《北京市司法局關於不予許可設立北京智增律師事務所的決定》的書面函,表明余文生律師的律師執業證書已被北京市司法局正式註銷。根據北京市司法局送達的決定書顯示,註銷余文生律師證的理由是由於余文生於2017年7月與北京道衡律師事務所解除聘用合同後一直未能與其他律所簽訂聘用合同,因此按照有關規定註銷其律師執業證書;關於不予許可設立律師事務所官方稱「公開多次發表反對黨的領導以及攻擊社會主義法治的言論」,因此,按照有關規定,律所的設立申請不予許可。

據本網瞭解到的情況,余文生律師在去年(2017年)5月律師證年檢期間被扣,由於北京市司法局一直不歸還律師證以及有關部門的壓力之下而導致余文生無法與北京道衡律師事務所續簽聘用合同,其後亦無法與其他律師事務所簽訂聘用合同,籌備幾月的律師事務所亦被官方人為誤導和玩弄,以至於損失慘重。

山東萊州村主任選舉 前民選村長被拘無法參選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ql2-01152018105405.html

山東省萊州市的石柱欄村1月上旬舉行村主任選舉。前民選村長張玉璽在投票日前一天被警方以「虛構事實擾亂公共秩序」罪名行政拘留8天。張玉璽獲釋後譴責當局剝奪他投票權。有村民說,當局不讓張玉璽參選是因為他曾經上訪為村民維權。

千畝農田噴灑農藥後絕收起訴無效 張建華向外求助被斷水斷電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2-01152018110212.html

新疆建設兵團第四師76團職工張建華,2012年因農藥發生藥害導致1750畝地絕收,她將涉事的農藥公司起訴至法院,目前案件仍在走法律程序。但地方當局以張建華向外界發佈消息為由,於今年1月13日將她圍困在家,斷水斷電,並抓走了她的姐夫進行威脅,要把她抓去「法治學習班」。

緊急關注:新疆張建華在零下20度下被斷水斷電第三天準備「投降」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tw/2018/01/20.html

可能是中共十九屆二中全會將在2018年元月18日舉行,實施「雙禁」的新疆建設兵團伊利昭蘇墾區農四師76團,已經對維權人士張建華家斷水斷電第三天,昨天下午張建華的姐夫來樓下探視被抓走。已經堅守三天的張建華說:他們每天3輛警車十幾個人圍在樓道,目的是要把我抓到「法制學習班」黑監獄關押,零下20多度沒有電,我們夫妻倆和媽媽無法堅持了,準備「投降」換取姐夫的自由,請社會各界的正義人士能關注我。

「冰花男孩」揭示中國留守兒童困境 [紐約時報]

https://cn.nytimes.com/china/20180115/frozen-boy-china-poverty/

雲南8歲男孩王福滿在嚴寒中經歷長途跋涉去上學,他頭上結滿冰花的照片再次揭示了中國數千萬留守兒童的困境。曾經維繫著中國農村的社會結構正在崩潰。

陸異見人士王睿赴美台灣噤聲 人權團體認美主導北京失面子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gangtai/hx-01152018104501.html

中國大陸異見人士王睿滯台四年後成功赴美。在台灣,陸委會15號表示對此案無評論。台灣關懷中國人權聯盟分析,此案應由美國方面主導,台灣政府低調已給足北京面子,估計北京不會有反應因為太丟臉。

內蒙古五旗牧民自治區政府上訪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ql1-01152018105041.html

內蒙古自治區烏拉特中旗、杭錦旗等五個旗的十多位農牧民代表1月12日)起為抗議草場被強佔,環境污染導致羊群死亡等到自治區信訪局集體上訪,敦促自治區紀委派人到當地調查官員違紀違法行為。烏拉特中旗、扎魯特旗、杭錦旗、鄂前旗及東烏旗等多個鄉鎮的十多位牧民代表上週四(1月11日)起一連數日聚集在內蒙古自治區信訪辦和自治區紀律檢查委員會上訪。通遼市扎魯特旗蒙古族牧民代表托雅對自由亞洲電台記者說:「現在在坐的訪民來自五個地方,有烏拉特中旗,扎魯特旗、錫盟(東烏旗)烏拉蓋牧場,杭錦旗、鄂爾多斯鄂前旗。我們都有冤屈,所以才來上訪」。

過去,這些地區的牧民已經多次上訪反映同樣的問題。托雅說,他們是因為舉報政府官員腐敗,長期受到打壓,因此再度到呼和浩特上訪。

巴彥淖爾市烏拉特中旗新忽熱蘇木莫仁嘎查的寶玉對本台記者說,他此次上訪有兩件事情:「第一件事是草場被強佔了,現在我們沒有草場。第二件事情是內蒙古太平礦業公司開金礦,草場被污染,我家的羊大量死亡。到現在已經12年了,當地政府不管,他們還不讓我上訪」。

寶玉和妹妹寶樹稱,12年來,他們家每一年都有上百隻羊因受污染而死亡,曾就此上訪多年,但遭到官員阻撓,還稱當地沒有污染。寶樹提供給記者的圖片顯示,她家的羊群,白羊毛變成黑色。

另外,呼倫貝爾扎蘭屯市窪堤鄉德格吉勒呼村維權代表包布和布仁等表示,他們全村13 戶村民在地方官員責令下與都大礦業公司簽下《租賃合同書》,將村民100 畝土地用於存放開礦廢土,租期十年。協議還規定到期后土地恢復原貌,但礦老闆拖欠租金,租期屆滿卻拒絕將土地恢復原貌。地方官員甚至拒絕承認土地歸屬村民。

杭錦旗阿日斯愣圖前信用社員工巴音其木格在寫給內蒙古紀檢委的控告信中稱,2004年她被杭錦旗法院以「挪用資金」罪判刑三年緩刑四年,後因上訪被當地警方勞教一年。期間她患上嚴重的類風濕關節炎,需要(靠)雙拐行走,目前因貧病交加,每月僅300元低保,難以維持生活。她希望政府為其主持公道及賠償損失。

此次到內蒙古自治區上訪的還包括:鄂前旗昂素鎮巴彥柴達木嘎查的敖特格代;扎魯特旗烏蘭哈達蘇木四家子村的王丫頭;東烏旗烏拉蓋牧場布林分場的套申其木格以及杭錦旗錫尼鎮的其木格等。

西藏拉多鄉牧民土地被強佔 礦產資源仍被濫采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dz-01152018133330.html

中國當局為開採在西藏昌都玉龍一帶新發現的礦產資源,強佔拉多鄉牧民的大面積土地,並在當地仍毫無節制地濫采亂挖以玉龍銅礦為主的多種礦產資源。西藏玉龍銅礦位於昌都市江達縣青泥洞鄉與昌都縣妥壩鄉之間,被中國當局以「資源儲量居中國第一、亞洲第二」之名開採已有十多年,至今仍未停止。

一位有關消息人士星期一向本台透露,中國當局去年為開採在昌都玉龍後山新發現的礦產資源,強行讓當地牧民搬遷。消息人士說:「中國當局早在昌都玉龍發現最大的銅礦床之後,於2006年正式開工建設『玉龍銅礦』,至今的10多年來,從當地毫無節制地濫采亂挖以玉龍銅礦為主的包括金、銀、綠松石、鉛、鐵、煤等多種礦產資源。2017年年初,當局又在玉龍後山新發現蘊藏著豐富的礦產資源之後,為了以最快的速度開採這些礦產資源,強令靠山而居的拉多鄉牧民儘早搬遷。」

消息人士表示,當局最終用低補償強制牧民離開世世代代居住的土地,讓他們陷入極度困境之中。「拉多鄉是第十七世噶瑪巴仁波切(大寶法王)的出生地,屬於昌都縣東北部的純牧區。當地藏人除了傳統的遊牧以外,還靠採挖蟲草為生,而蟲草交易成為他們主要的經濟來源,每戶家庭每年蟲草收入為50萬至100萬元人民幣,但是自從去年當局在拉多鄉新發現多種礦產資源後,不僅以搭建鐵絲圍欄強佔當地牧民的土地,更不准他們採集蟲草、不准放牧,還要求他們永遠放棄遊牧生活後進行集體搬遷,但後來對每個搬遷戶只給極少的補償費,讓當地牧民不僅斷了經濟來源,還失去了遊牧生活。他們被迫搬遷到『新型城鎮化安置區』之後,以微薄的補償費維持生計,使他們陷入極度困境之中。」

消息人士表示,當局在昌都境內大肆開挖神山,多次引起民眾抗議。「昌都境內的卓瑪崩松(三度母)等多座珍貴神山被當局任意開採礦產資源,給當地生態環境造成嚴重破壞,水資源也受到污染,導致人畜生存受到危機,當地民眾多次展開請願活動,公開表達不滿,要求當局立即停止開礦,但是均無濟於事。」

消息人士表示,大量漢人包括嫖娼者湧進昌都境內,並開設多家娛樂服務場所,讓年輕藏人墮落。「因為昌都多地被開礦、被開發而吸引了大量漢人,尤其那些賣淫嫖娼者陸續湧入,經營各種生意,新開設多家諸如麻將館、棋牌室等賭博娛樂場所,不少年輕藏人被騙進賭場,並深陷賭局陷阱而輸掉大筆錢,這讓他們沉淪墮落,難以自拔。而那些嫖娼者被礦工們叫來叫去,她們還以各種途徑在當地傳播艾滋病。」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