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14 雲南教案鞠殿紅、梁琴等六基督徒被判4至13年不等。翟岩民突發腦梗劉二敏斥酷刑所致。倪金芳被傳喚遭酷刑毆打。陳小平為救妻致信習近平。

雲南雲縣教案六基督徒被判4至13年不等 [對華援助協會] http://www. … 繼續閱讀 →...

雲南雲縣教案六基督徒被判4至13年不等 [對華援助協會]

http://www.chinaaid.net/2018/01/413.html

(中國雲南1月14日)雲南省臨滄市雲縣法院,今年1月上旬判處鞠殿紅、梁琴等六名基督徒4至13年不等的刑期。其中鞠殿紅被判刑13年,刑期最高。辯護律師表示,他拿到判決書後,將提出上訴。另外,昭通3名基督徒被二審法庭裁定,維持原判4年刑期。本月上旬,雲南省臨滄市雲縣法院以「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事實罪」,分別處以鞠殿紅、梁琴、張紅豔、字會梅、楊順祥、張紹彩等五女一男有期徒刑4至13年不等。其中第一被告鞠殿紅被重判13年。她委託的辯護人蕭雲陽律師本週日(1月14日)對本新聞網記者說,法院向鞠殿紅送達判決書,判決下達時間在1月上旬,而他本人尚未看到判決書。

蕭律師還說,在雲南昭通教案中,李淑東、李梅花及彭正花三名基督徒,去年6月被當地法院以邪教罪名判刑四年。三名被告不服判決,提出上述。近期二審法院下達終審判決,裁定維持原有判決。他說:「昭通案(三人上訴)終審判決已經下達,維持原判,雲慶的案件(開庭後)還沒有判,但是雲縣的(六人)案件已經判了,我還沒有接到判決書,據說鞠殿紅被判刑13年,梁琴(鞠殿紅助手)被判10年,還有的被判8年、7年及4年刑期」。

蕭雲陽律師表示,其當事人鞠殿紅、梁琴等人,當庭表示不服判決,將提出上訴。蕭律師說,他將為鞠殿紅提出上訴:「我拿到判決書後,會為當事人鞠殿紅寫上述材料」。

雲縣教案曾在去年11月下旬開庭。起訴書稱,以鞠殿紅及其助手梁琴為首的邪教骨幹分子,2015年至2016年期間,至雲南省多地州市秘密聚會、傳經布道和發展信徒,繼續鼓吹、宣揚世界末日論,培養組織骨幹,為秘密傳教布道聚會創造條件和提供便利,重建「三班僕人派」組織體系等。

鞠殿紅在自我辯護中稱,起訴書指控其為邪教,她不同意,不懂何為「三班僕人派」,也不懂什麼為邪教。她認為自己是一個基督徒,信仰的是耶穌基督,傳講的也是耶穌基督,自己的行為沒有違背《聖經》的教導和原則,沒有對他人、對社會造成任何傷害。

另外,雲南大理基督徒涂燚案,雖被當局指是一起「獨立案件」,但也與雲縣教案有關。涂燚的姐姐涂葵對記者說,當她得知鞠殿紅等人被重判十多年刑期的消息後,感到震驚。因此,非常擔心她妹妹也被重判:「我看到這條信息,心裡很著急,這是怎麼一回事啊,判得這麼重,她們又沒有搶,又沒有偷。我前天打電話給律師,他說(此案)還沒有開庭」。

37歲的涂焱和朋友蘇敏在雲南大理經營一客棧,前年(2016年)10月被捕。去年(2017年)1月12日,被大理市公安局指參加及組織三班僕人派活動,涉嫌「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移送檢察院審查起訴。7月10日該案又被移送大理市法院審理。但法院至今仍未開庭。

翟岩民突發腦梗  家屬斥709案酷刑所致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lawyer-01142018092900.html

709案被捕的維權人士翟岩民腦梗發作,目前情況令人擔憂,他的妻子劉二敏發文控訴,指翟岩民是因獄中受到酷刑,並長期被迫服藥所致。而當局再次施壓,禁止她向相關部門控訴。翟岩民的妻子劉二敏週日(14日)發佈的聲明,指翟岩民2015年被抓後,在獄中遭遇極惡劣的對待,體重一度減少大約50斤。此外,看守所還強迫他大量服用不明藥物,導致身體出現異常,出獄前,他被限制在賓館里長達1個月,強制要增肥。劉二敏認為,翟岩民在獄中遭受的酷刑,以及他暴瘦之後再遭強制增磅,並且大量服藥,可能是導致今次腦梗發作的主要原因。在接受本台記者訪問時,劉二敏證實翟岩民發病的消息,她透露,腦梗發作是在半個月前,現在因為無錢住院,只是在家裡靠吃藥治理。劉二敏說:有半個多月以前了,得病有1個星期我才知道,我一直在深圳嘛,我沒在家。現在已經腦梗了,不能開車,腿、胳膊、手都發軟。再犯(出現)第二次人就不行了,醫生就是這樣(說)的。住院要2萬,我們都交不了,就回家呆著去唄,反正那點小藥堅持著。翟岩民後來也不敢發聲。他要是沒病,以前在(監獄)裡面受多大的酷刑我都不說甚麼,現在他身體都搞成這樣了,我作為1個家屬,我要找責任啊。

劉二敏指出,街道辦不理,欲控告則被國保阻撓。她認為,翟岩民的遭遇可能是709案被抓的人共同面對的後果,只是他發病較早。她表示,目前王全璋還下落不明,作為709事件的家屬之一,她們都要一起找人。

劉二敏說:翟岩民他上西城區街道辦,看怎麼辦,它說,管不了。翟岩民要去控告嘛,後來那些國保就攔著不讓去,你要想再控告把翟岩民再抓進去。因為他在裡面吃了1年多藥,現在起作用了,知道吧。因為他們律師都吃藥了啊,今後發生甚麼情況還不知道。現在王全璋還沒有出來,2年多了都快,我們要找這個人啊,現在在哪兒?

翟岩民的1位朋友對本台記者表示,翟岩民在獄中遭受各種折磨,出來後又受到委屈。現在他這樣的處境,作為朋友都感到憤怒。

他說:因為709(事件)他是第一批被抓的。因為我認識他,我見過他。出來以後呢,很多人不理解,罵他,因為好多人說他是叛徒嘛,他也覺得挺委屈的。最後他聯繫到我了,然後我就安慰他,我也很理解,他當時也很感動,是這麼1個情況。今天看到他這個情況,我也很氣憤。

本台記者致電辦理709案的天津市公安局,試圖瞭解相關的情況,但電話一直沒人接聽。

在2015年7月9日前後,中國官方在全國範圍大規模抓捕維權律師。至今為止,吳淦、周世峰已經分別被判刑8年和7年,而包括王宇、李和平、翟岩民等,在經過1年多的關押之後,以緩刑或取保的方式獲釋。而維權律師王全璋,從被抓到到現在都沒有任何消息。

劉二敏:翟岩民腦梗了,我很憤怒!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tw/2018/01/blog-post_27.html

半夜裡,翟岩民哼哼唧唧的叫著。朋友過來一看,他已經說不出話了。馬上送醫院,腦梗了!我知道,這腦梗是有起因的。他自從判緩刑出來後,身體虛弱不能工作,我們這個家就沒辦法生活了。一個身體健壯活躍的人,2015年5月被抓進去以後,在裡面待了一年多,出來就成了一個沉默寡言的人,成為一個恐懼的人。他斷斷續續說,在裡面受了各種各樣的酷刑。當時我聽了渾身打戰,說你不要說了,我受不了。怎麼會這樣對待沒有罪的人?翟岩民,就是有罪,也不能這樣用酷刑?我沒啥文化,但我知道現在社會不同於舊社會,酷刑是不允許的。

翟岩民說,在裡面一年多,每天都給他大把大把的藥吃,不知道是什麼藥。在裡面不讓吃飽飯,老餓著,進去時,體重一百八。在天津開完庭不讓回家,讓他住一個四星級酒店,一個勁的喂他雞鴨魚肉,說任務就是讓他吃。不吃還不行!吃了一個月,才讓他回家。

你想想,在天津吃了一個月好吃的,也沒有讓翟岩民那一百八吃回來。他一進家,我看他好像變了一個人,又黑又瘦。感覺才一百三/四。當時,我抱著他就嚎啕大哭:這是從哪裡回來的,把人給我弄成這樣?!

那個時候,就有律師朋友用他們的切身經驗告訴我:要小心腦梗。因為在裡面被折磨,被餓飯,人暴瘦。出來後又要補身體,暴肥,極易腦梗。

我是聽著這建議,使不上一點勁兒。因為老翟跟我見了一面後,又被帶走。在天津的一家四星級酒店,天天的大魚大肉催肥。等老翟因為父親病危,回家時,看到他圓滾滾的肚子,再聽說他大把的藥片還沒停,擔心的很。

這次翟岩民得上了腦梗,我想起他在裡面吃那一年多的藥,想起他的暴瘦與暴肥,想:那些藥肯定有問題!!

翟岩民的身體不行了,這些帳我找誰算?!憤怒!我要討一個說法!!

翟岩民家屬:劉二敏

2018年1月14

蘇州大抓捕受害者倪金芳再次被傳喚遭酷刑毆打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tw/2018/01/blog-post_97.html

近日,蘇州大抓捕受害者倪金芳再次被傳喚遭毆打。2018年1月12日晚7點左右,蘇州兩國寶上門要求倪金芳去派出所,倪金芳要求國寶出示傳喚手續,國寶以口頭傳喚為理由,為首國寶唐健帶了六、七個警務人員,強制把倪帶到木瀆派出所第二詢問室詢問,倪始終要求他們依法辦事。唐健想暴力帶倪出第二詢問室,多次遭受唐健毆打的倪知道在沒有錄像的情況下會發生什麼事情。倪拒絕離開第二詢問室,三個國寶和其餘警務工作人員開始用暴力手段拉扯、毆打,當場嘴角出血,倪要求去醫院檢查,在詢問室大喊救命直到喉嚨沙啞,也沒有任何人出面阻止。

倪清楚知道無論如何不能離開詢問室,唐健看到三、四個人也無法帶離倪出詢問室,嘴裡還在嘟囔現在身體不錯嘛。唐健叫人拿來手銬,強行背銬上倪,帶出詢問室,故意說帶他去抄家,出了詢問室,拉上依維柯車上,在車上告訴倪因為反抗造成無法去抄家,在這裡看我這麼收拾你。

拉上依維柯車上,開始拉筋折磨,不斷打耳光,倪說左臉被打10個耳光,右臉4個耳光和兩拳。在車上反覆毆打折騰一個多小時,逼迫倪按照他的要求做筆錄,當時倪左腿已瘸,一瘸一拐的回到第二詢問室。在10點半左右開始筆錄,筆錄做完,倪拒絕簽字,要求以同步錄音錄像為準。做完筆錄留在留置室。

2018年1月13日早上8點左右,唐健把我帶到第四詢問室(當時第二詢問室也是空置的),目的是毀滅第二詢問室毆打倪的罪惡證據。帶到第四詢問室後,看倪的態度沒有屈服,又把倪帶到警務工作人員的更衣室開始恐嚇、拉筋,看倪反抗又銬上倪,先前銬,後背銬。拉筋的痛真是撕心裂肺,讓人痛不欲生。倪說要找他老婆孩子後,唐健說如果你敢,就滅你三族。最後逼迫倪按照他的要求做筆錄,折磨倪一個多小時後,回到第四詢問室。

下午開始做筆錄,筆錄做完,倪拒絕簽字,要求以同步錄音錄像為準。做完筆錄後出具傳喚證。

倪金芳,男,1971年出生,江蘇省蘇州市吳中區木瀆鎮天平村村民,電話13451604258。2012年房屋遭拆除,承包地被強佔,2013年始,倪金芳被習近平、王岐山的宣傳欺騙開始上訪、舉報、訴訟。直到2016年11月8日被蘇州市公安局監視居住,在監視居住期間遭酷刑。

為救妻 明鏡火拍總編陳小平致信習近平 [法廣]

http://rfi.my/2ABN.T

紐約的明鏡火拍公司的執行總編輯和電視節目主持人陳小平表示,或因受到自己工作的影響,他的妻李懷平2017年9月18號在廣州失蹤後,近130天杳無音訊。為了救妻,他於1月13號發表一封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公開信,呼籲中國政府關注調查其妻李懷平失蹤事件,還她自由。陳小平在公開信中信中表示,他是美國公民,現居紐約,是位於紐約的明鏡火拍公司的執行總編輯和電視節目主持人。他主持的節目關注中國或國際上發生的與中國相關的政治經濟社會新聞。

信中寫道:“我的妻子李懷平,是一位中國公民,在中國XX機場工作,我們在2013年12月結婚。她在中國神秘失蹤,迄今已近130天,杳無音信。作為丈夫,心急如焚,痛苦難言。根據我保存的最後通訊記錄,她在北京時間2017年9月18日晚上8點之後失蹤,失蹤地點在廣州市雲霄路。妻子失蹤之後,我立即通過多種方式尋找,卻一直無法得知其下落。唯一一次算是我得到的有關我妻子的信息是:10月3日,一位從中國來紐約的商人在跟我的交談中告訴我一個消息,讓我非常震驚:他說知道我妻子失蹤之事,還告訴我:‘她只是換個地方住住。’。

陳小平信中說,他在紐約工作的具體情況,在中國的妻子並不了解。但他有理由相信,妻子失蹤事件與其目前從事的新聞工作有關聯。因為他的妻子是在他預定主持的一次重要採訪節目開始前一個小時突然失蹤的:紐約時間2017年9月19日早9點,是陳小平主持的明鏡火拍第六次採訪中國流亡億萬富豪郭文貴先生的節目開播時間。自2017年1月26日第一次採訪郭文貴先生以來,他前後對郭文貴先生進行了六次採訪,也對質疑郭文貴先生的新聞發布會和向郭文貴先生索賠的法律訴訟進行了多次追蹤採訪。在這個期間,他的妻子經常成為被攻擊對象,電腦硬盤被黑客竊取,電子郵箱被侵入,大量私人信息在社交媒體上被披露,他本人也也成為被攻擊對象。

信中最後說:“ 習近平先生,您曾宣布要“依法治國,依憲施政”,“要依法保障全體公民享有廣泛的權利,保障公民的人身權”。現在,我妻子被失蹤,人身權利被長期非法剝奪,我在此懇請您關注我妻子失蹤事件,呼籲您領導的中國政府加以調查處理,儘快讓我妻子獲得自由。”

人權組織:中國監獄推普通話限制囚犯用方言 [美國之音]

https://www.voachinese.com/a/mandarin-only-china-prisoners-20180112/4205623.html

總部設在美國舊金山的中美對話基金會(the Dui Hua Foundation)日前發布報告,指中國在監獄系統推廣普通話,限制犯人和探視家屬使用方言和少數民族語言。

對話基金會的報告中寫道,一些中國監獄強制要求犯人和家屬在探視時用普通話交流。有少數民族犯人和不會說普通話的漢族犯人因此被剝奪了家人探視權。報告舉例稱,廣東烏坎村民主運動參與者莊松坤被判刑後,他的妻子由於只會說潮州話,在2017年2月23日赴韶關武江監獄與莊松坤視頻通話期間被獄警沒收了話筒,會面持續不到5分鐘,而通常中國允許的探視時間在30分鐘左右。在雲南和貴州等少數民族聚居的省份,許多監獄也強制要求犯人與家屬說普通話。對話基金會的報告中寫道,2015年貴州禁止犯人家屬在貴州省司法警察醫院探視期間使用少數民族語言或任何“秘密語言”。報告稱,政府表示限令的目的是培養“語言文明”。違規者可能得到6個月無法與家人會面的懲罰。

報告稱對話基金會的調查者沒有找到西藏和新疆監獄對使用普通話的明文規定,但據一些曾在這兩地服刑的人員表示,他們也有語言使用的限制,具體執行的力度取決於監獄管理人員的語言能力和當下的政治氛圍。

報告稱,犯人的普通話水平還可能影響他們減刑和假釋的機會。

報告指出,也有其他國家出於安全考慮限制監獄裡的交流方式,比如不允許隨意發放寫有字蹟的傳單,但強制規定探視期間必須使用某種語言的做法現在已不常見。2013年,美國猶他州取消了犯人家屬探視時必須說英語的規定,至此美國50個州對探視時使用哪種語言均不作限制。

中國官方媒體去年援引教育部官員的信息報導說,中國全國普通話普及率達到73%,大城市的普通話普及率超過90%,而農村地區仍在40%。教育部說,要爭取到2020年全國普通話普及率達80%以上。

政府把許多少數民族地區在大力推行普通話政策。一些批評者認為“推普”損害了少數民族的文化傳承,弱化了他們的民族身份認同感。

中國維權動態週刊(2018年1月8日-14日)總第552期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tw/2018/01/201818-14552.html

【編者按】山東退伍老兵丁漢忠抗強拆自衛殺人案再審維持死緩判決,再證「依法治國」只是空頭支票。「六四」依然是輿論的禁區,史庭福因宣講「六四」真相案在南京開庭審理,獲刑應是必然。年關將近,勞工權益問題比較突出,吉林省民代幼教師近千人冒雪在信訪局上訪。湖北維權人士許光利已被荊門警方批捕,他曾在遼寧瀋陽祭奠在當地病逝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其後一度被當局關押,這一次似乎有老賬新賬一起算的意味。「709」案依然沒完沒了,律師要求探望被關押的王全璋律師仍遭拒絕,迄今為止,王全璋遭非法羈押已經九百多天,生死不明,值得外界高度關注。

中國一座基督教堂被爆破拆除 [法廣]

http://rfi.my/2ADf.T

一座大型的中國基督教堂日前被強行爆破拆除。官方的正式說法是,這是在打擊非法建築物框架內的一次拆除行動。對此,保護中國基督徒的協會指責這種做法如同塔利班。據本台(法廣)法語記者14號周日發自中國報道說,這一曾經雄偉的建築,如今只剩下一堆殘磚廢瓦。這一在十年前由信徒們集資建造的教堂已在爆破中被整體摧毀。這一教堂據說有五萬信徒。2009年地方政府就已曾想要阻擾這一教堂的建造。當局出動上百警察,收繳了一批聖經書籍。教會的一些負責人也遭判重刑。

最近幾年,中國拆毀了許多教堂,推倒了眾多的十字架。在南方省份,一些耶穌像遭撤換,由習近平像取代。官方說法是,宗教信仰自由在中國得到保障,但實際上,中共領導的協會幹涉宗教團體,目的是為了在基督徒人數不斷增長之際,不失去其影響力。中國的基督教信徒人數可能已有近6千萬。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