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12  王全璋被失蹤917天律師要求探望仍遭拒絕。雲南逾40名基督徒面臨判刑辯護律師被禁出庭。李明哲移赤山監獄。關注丁德元、尹旭安、許光利案。

709案王全璋律師被失蹤917天 律師要求探望仍遭拒絕 [維權網] http:/ … 繼續閱讀 →...

709案王全璋律師被失蹤917天 律師要求探望仍遭拒絕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tw/2018/01/709917.html

程海律師、藺其磊律師及709家屬、友人前往天津二看探望王全璋遭拒,律師到法院閱卷亦遭拒。王全璋律師被失蹤917天音信全無,生死不明,海內外輿論強烈關注。即使如此,中共當局仍我行我素,執法犯法,視法律為廢紙,踐踏人權之肆無忌憚令人側目。原珊珊(709謝燕益妻子)今天說:「709一個都不能少,王全璋被失蹤917天,音訊全無,生死不明。今天全璋的兒子高燒不退第三天,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已經分身乏術。我與王峭嶺、劉二敏正前往天津第一看守所給全璋存加餐費,並喊全璋回家照顧老婆、孩子。」

對於709王全璋律師的安危本網強烈關注,要求中共當局立即釋放王全璋律師。

律師會見709最後一人王全璋再遭拒 網友籲西方政要救人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lawyer-01122018085358.html

709案最後一人王全璋至今日失蹤917天,辯護律師和709家屬團再至天津一看探望遭拒。主管該案的天津二中院法官亦對律師避而不見。日前海外網友發起寄信行動,請求西方國家政要直接向中國政府施壓促放人。709律師王全璋的辯護律師藺其磊、程海,周五(12日)在多名709家屬及「新公民運動」推動者李蔚陪同下,前往天津一看和天津二中院要求會見及閱卷遭拒絕。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因幼子生病未能前往。

據律師藺其磊向本台介紹,他們兩度到看守所均遭直接拒絕,為此他們在現場拉起標語抗議。藺其磊︰我們這個材料、手續交進去以後他們直接拒絕了,就是不能見; 我們又到天津二中院聯繫法官,還是見不到法官;下午我們又到看守所再次要求會見,那些武警都不照面了,我們和家屬就拉了一個「律師再次要求會見王全璋」的標語抗議他們這種違法行為。

藺其磊也表示,自王全璋被捕後,律師先後到天津一看申請會見逾60次皆遭拒,律師也多次向最高司法機關和天津司法部門控訴辦案機關違法皆無果。藺其磊認為法律淪為擺設。

王全璋妻子李文足感謝律師的努力,這也是丈夫失蹤900多天的時間裡支撐她的最大力量。對於今日律師申請會見和閱卷再遭拒,她出離憤怒,質詢當局到底遮罩709最後一案到何時?李文足︰全璋從2015年7月10日失蹤到現在已經917天了,然後這個人就跟人間蒸發一樣,我們現在十分擔心他的身體狀況,為什麼不讓律師會見他?這一切對我們來說都是一個謎!最起碼要傳出來一個消息,就是讓我們確認他這個人還健在。我也盼望大家繼續高度關注王全璋的事情,全璋總有一天會自由的。

近日有網友在社交媒體上發起「給西方政要寫信請求關切王全璋」行動,至目前為止,先後有美國、加拿大、歐洲各國、日本等國家的數十位網友參與。

旅美盲人維權人士陳光誠的妻子袁偉靜也於日前給美國多位政府官員、議員致信,請求他們直接給中國政府打電話詢問王全璋下落及敦促中國政府立即無罪釋放王全璋及其他709在押律師和公民。

袁偉靜︰每一次文足希望能瞭解到王全璋的任何消息,每次都非常牽動我的心,就讓我回到了我當時被控和光誠被抓走時,我當時希望知道光誠在哪裡的心態。特別是是王全璋失蹤了那麼長的時間,是非常讓人揪心的事情。我寄信這是一種支持的辦法,我也希望朋友各盡所能來支持文足。

2017年12月26日,709公民吳淦案和謝陽案宣判後,王全璋案成為709最後一案國際社會高度關注王全璋安危。美國、德國在去年12月底的聯合聲明中,敦促中共當局無罪釋放吳淦和王全璋。

雲南教會案辯護律師受打壓 被禁代理案件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religion-01122018085914.html

雲南省各地逾二十名基督徒,被指涉及邪教案自去年初被捕後,部分被告的律師最近被禁止代理。有辯護律師認為,當局封殺的理由牽強,剝奪被告人辯護權,以及律師執業權。雲南省臨滄、大理、楚雄、昭通、普洱及西雙版納等地的二十多名家庭教會基督徒及傳道人,自2016年3月以來被指涉嫌「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分別拘捕,案件分案處理。

其中代理楚雄縣教案的李貴生律師周五(12日)對本台表示,至今只有雲縣的教案開過庭,其他地區的教案尚未開庭。其中有參與教案的律師最近收到當局通知,指律師違法辯護,解除其辯護的資格。

李貴生律師不滿地說,律師介入案件已經多月,但是當局偏偏在最近才藉此理由故意解聘,他認為這是剝奪被告人辯護權和律師執業權的例子。

李貴生說︰鳳慶縣的案件本來也我們這些在雲縣的律師辯護,結果鳳慶法院解除了這些律師的辯護權,說鳳慶縣和雲縣的案件有關連。解除以後,家屬又聘請了另外六位律師,他們趕去開庭時,法院就說他們被解除了。甚麼叫做有關連性?辯護權受到剝奪,一方面是被告人獲得辯護的權利,另一方面是律師的執業權利,受到侵犯的事情屢見不鮮。

其中涉及「三班僕人派」,閱讀相關邪教書籍而被捕的大理巿家庭教會傳道人塗焱,目前案件已經起訴到大理巿法院。其代理律師蕭雲陽表示,雲縣教案在11月開庭後,近日有宣判結果,但由於仍然未收到通知書,具體刑期有待核實。但他了解到,被指是邪教骨幹分子的鞠殿紅及其助手梁琴,刑期最重。

蕭雲陽說︰現在雲縣已經判決了,但是我們還沒有收到判決書。鞠殿紅判了13年、梁琴10年,其他人有判5年、8年都有,因為還沒收到判決書,所以我不太清楚具體的刑期。現在我們在雲縣出過庭的律師,雲南當局說因為和法律規定的,雲縣的案件和其他的案件有聯繫,估計是不會被允許代理過律師,再為其他案件代理。

為鳳慶縣教案基督徒辯護的范標文律師,去年12月27日在開庭前夕被莫名解除委託。他指出,據了解目前該案仍然沒有律師介入,不排除當局是故意讓該案在沒有律師介入下秘密宣判。

范標文說︰據我所知沒有新的律師介入案件,如果有新的律師介入,必須要家屬再委託辯護律師,然後去會見。當局這樣做,是因為當局知道,在法庭上,律師會揭露所有當事人不構成犯罪的真相。

美國對華援助協會報道指,數十名基督徒2016年被雲南警方以涉嫌從事邪教組織活動關押。但參與該教案的律師稱,這些被指參與邪教活動的信徒,所使用的物品或絶大部份的書籍,在網上及教會可以買到。

雲南逾40名基督徒面臨判刑 部分辯護律師被禁出庭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ehui/ql1-01122018104743.html

雲南昆明、楚雄、大理等地的40多基督徒被指控涉嫌組建「邪教組織」罪的「雲南3.15案」涉及雲南14個地州市,並先後在各法院開庭審理,大部分已經審結。有辯護律師表示,但楚雄、大理和西雙版納等地涉案的10多名基督徒尚未開庭審理。法官指控早先出庭的多名被告律師違法辯護,不許他們繼續出庭抗辯。

雲南省公安廳督辦的所謂「3.15案」,涉及面臨判刑的40多名基督教徒,遍及昆明、楚雄、大理、臨滄、保山、西雙版納、昭通、玉溪等地。他們被控涉嫌「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大部分案件已經審結。去年12月27日,臨滄鳳慶縣法院開庭審理「鳳慶教案」前,被告人徐之輝的辯護律師郭海波被撤銷辯護資格。而「雲縣教案」六名被告人之一的鞠殿紅,其委託的蕭雲陽律師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稱,不少辯護律師都被打壓:「雲縣的案件已經開過庭了,但是還未判決。我們(律師)在雲縣開庭以後,雲南法院針對律師有了新的動作,所有的參加雲縣或者鳳慶開過庭、出庭的律師,法院不再允許這些參加過的律師在其他案件中進行辯護」。

根據起訴書的指控,鞠殿紅及其助手梁琴為首的骨幹分子2015年至2016年期間,在雲南省多地州市秘密聚會、傳經布道和發展信徒,繼續鼓吹、宣揚世界末日論,培養組織骨幹,為秘密傳教布道聚會創造條件和提供便利,重建「三班僕人派」組織體系等。

鞠殿紅在法庭上辯護稱,自己信仰的是耶穌基督,傳講的也是耶穌基督。自己的行為沒有違背《聖經》的教導和原則,沒有對他人、對社會造成任何傷害;所做的是按照聖經,教導他人行善、做好事,傳講耶穌基督對人類的救恩。她還對當局指控她是「三班僕人派」予以否認。其餘被告梁琴、楊順祥、張紹彩等人均表示,他們信仰的是耶穌基督,不是被稱為邪教的三班僕人派。

蕭雲陽律師稱:「本來上個月(2017年12月)的28日,楚雄法院通知我們去開庭(楚雄教案)。但在開庭的時候,法院說,檢察院提出建議,說律師違法參加辯護,他們要(對律師)進行審查。因此,楚雄的案件並沒有開庭。現在整個雲南,只有楚雄、西雙版納,還有大理沒有開庭」。「楚雄傳教案」共有劉巍等7名被告人,起訴書指控劉巍、李雲秀、胡鈺鑫、李春玉、李萬洪、姚家平、鐘永貴,「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該案原定於(去年)10月26日開庭,但法院在開庭前幾天通知辯護人蕭雲陽律師稱,案件已退回做補充偵查,故開庭時間需要延期。結果該案延期至(去年)12月28日,(現在)又再度延期。

該案另一位辯護律師李貴生對本台記者說,此案遍及雲南14個地州:「它這個案子涉及雲南好幾個地方,據說是14個專州。臨滄算一個,然後有大理、西雙版納,昭通、昆明、玉溪、保山,還有楚雄。有些地方開過庭了,我們也不知道。在臨滄的雲縣和鳳慶縣合起來就有13個被告」。

有被告代理律師稱,在部分地區,由於被告人沒有委託律師或由官方指定的律師出庭辯護,外界無法得知案情細節。

2016年3月15日起,雲南警方以先抓人後立案的方式陸續在全省範圍留置、拘留、逮捕、詢問200多名基督教徒,後以「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起訴其中約40人。

李明哲移監湖南赤山監獄 李淨瑜未獲探視權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gangtai/hcm-01122018094011.html

在台灣,掌管兩岸事務的陸委會證實,台灣NGO工作者李明哲近日已被移往湖南省的赤山監獄服刑。陸委會已經透過管道,要求陸方盡速協助家屬探視。不過,李明哲的妻子李淨瑜空等一天,始終未獲得獄方回應。李淨瑜友人表達,陸方若再忽視家屬權益,將再走上國際救援管道,爭取應有的探視權。

台灣NGO工作者李明哲遭陸方指控「顛覆國家政權罪」,2017年11月28日一審宣判。李明哲被判5年有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2年。在台灣的陸委會11號主動透露,李明哲日前已經從看守所被移往湖南省赤山監獄。陸委會發言人邱垂正:「陸委會已告知家屬,家屬也已洽獄方瞭解探視申請事宜。並由本會(陸委會)及海峽交流基金會已循既有管道聯繫陸方,要求陸方保障當事人及家屬權益,並盡速協助家屬赴陸探視。家屬也已洽赤山監獄及湖南監獄管理局等單位,瞭解有關探視申請事宜。」

據瞭解,陸委會本週是透過當地台商會長才獲知李明哲移監訊息。曾陪同李淨瑜赴湖南嶽陽聽審,卻因台胞證遭註銷而被遣送到香港的前立委王麗萍受訪時表示,李淨瑜本人至今未收到任何的公文通知,即便是陸委會「主動」披露消息,但是,消息輾轉了三手,台灣方面才「間接」獲知消息。前立委王麗萍:「淨瑜跟我講,陸委會所謂「知道了」,其實,反正中國(大陸)那邊很可惡,他也沒有跟我們聯絡,他是透過台商協會聯絡過來、傳話過來。他對台灣這個政府完全不願意接觸。國台辦他只願意跟我們台商交涉,台商協會再講給海基會(海峽交流基金會)知道,海基會再跟陸委會講。」

對比劉曉波入獄後,劉霞為了得到探視資格,提出與劉曉波結婚申請,劉霞得以名正言順地「每個月」往返北京與大連勞改所探視劉曉波。但是,身為台灣政治犯的妻子李淨瑜,所有的申請都石沉大海。好不容易李淨瑜第一次明確的知道李明哲關押地點,當李淨瑜試圖與湖南赤山監獄聯繫時,卻只獲得這樣的回應。前立委王麗萍:「(赤山)獄方他們講,他們也是第一次,反正要請示。他們沒關過台灣政治犯,李淨瑜問她老公(李明哲)要怎麼弄,他們不知道怎麼處理。(探監的事情就是被動等通知?)積極設法、被動等通知。(中方)就是衝著小英政權,他就是要你進入「一個中國」這樣的邏輯,但是,我們是不同意的,我們不可能因此就範。」

台灣關懷中國人權聯盟理事長楊憲宏指出,李淨瑜方面繼續向陸方提出探視的請求,他們會再觀察一段時間,如果陸方明顯拒絕或是不予理會,將累積許多事證,得以訴諸國際救援。

台灣關懷中國人權聯盟理事長楊憲宏:「到最後沒有辦法的話,沒有辦法去的話,我們自有處理中共違法自己的法律,不讓李淨瑜探監,我們自有處理的國際手段。」

李淨瑜預計二月將赴聯合國作證,至於陸方會不會藉機突然答應李淨瑜探監申請,讓李淨瑜分身乏術。王麗萍坦承「陸方不可測」,什麼狀況都可能發生。

律師會見獄中上海人權捍衛者丁德元通報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tw/2018/01/blog-post_28.html

前天,浙江左契律師事務所紀中久律師特地從杭州到上海市浦東新區看守所會見被上海市公安局浦東分局「妨害公務案罪」的上海人權捍衛者丁德元先生。下午14:30分,紀律師到了上海市浦東新區看守所要求會見丁德元,看守所告知:「警方正在提審」。15:05分,警方提審結束,紀律師會見了丁德元【中國政治犯關注(CPPC編號:00601)】。丁德元告訴紀律師:「我被告知已批捕。辦案單位是:上海市公安局浦東分局刑偵大隊十支隊,辦案人名字我不知道。」當天,上海人權捍衛者鄭培培、丁菊英、周國淮、王永鳳、張平、朱金娣、陳建芳等到浦東新區看守所門外聲援丁德元。

1月8日,浦東新區檢察院提審了丁德元,因筆錄裡沒有把丁遭綁架的經過寫進去,丁就拒絕了簽字。檢察官問丁德元認罪不認罪?丁說:「不認罪。」

丁德元要求其辯護人紀中久律師做無罪辯護,因為丁德元認為:「公安人員(上海市浦東公安分局合慶派出所警察馮建平穿著便衣,沒有任何法律手續)任意綁架公民,非法剝奪公民人身自由的行為,公民就有權抵抗。

據瞭解:2017年12月27日,丁德元在上海人民廣場地鐵站突然遭到穿著便衣,沒有任何法律手續的上海市公安局浦東分局合慶派出所警察馮建平等人的綁架。

丁德元問:「你憑什麼抓(綁架)我?,要把我送到哪裡去?」

馮建平答:「你不要怪我,是領導要我送你回家,我們所長想同你談談。」

丁德元說:「我同你們所長並不相識,有什麼好談的?」

據丁德元透露:「2017年12月27日,馮建平等人在上海人民廣場綁架我的時候。我當時認為警察如果對我進行拘留,可以採取強制措施。如果隨便談談,沒有必要採取強制措施。由此我掙扎、想逃脫。他們6~7個人把我按倒在地上,將我提到一輛面包車上。在這期間,黃浦特勤對我拳打腳踢」。當時這輛面包車在上海市政府門前,他們把我換上一輛黑色轎車(民用)。到了合慶派出所,下車的時候,馮建平的幾個同夥又將我控制起來,就又發生了衝突,我進行了抵抗。我先被關在合慶派出所調解室,關了幾個小時。有一個警號014688的警察又把我帶到審訊室。在去審訊室的路上,我給我女兒打個電話。他們3個就搶我的手機,當時我又做出抵抗。」

提審人員問丁德元:「你在掙扎的時候是怎麼掙扎的?」

丁德元答:「我想逃脫。」

提審人員問:「你有沒有打人?」

丁德元答:「我沒打人,在掙扎的時候手腳可能碰到他們了。」

提審人員問:「你有沒有傷?」

丁德元實事求是地回答:「被打的有疼痛,無傷痕。」

提審人員問丁德元:「碰到他們沒有?」

丁德元答:「沒有,是他們碰到我。」

提審人員問:「是否感覺他們受傷?」

丁德元答:「不清楚。但願他們裝傷,不要裝死。上次警察張俊傑裝傷,害我坐了一年二個月冤牢。你們可能武打片看得太多了,把我描繪成武林高手。我是一個60多歲手無寸鐵的老人怎麼有能力把年輕力壯的警方人員打傷呢?」

但警方給丁德元看了4份傷情鑑定,其中一人為「輕微傷」。丁

湖北維權人士愛嘉探望良心犯尹旭安的家屬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9/2018/0112/16927.html

本網獲悉,昨天湖北武漢維權人士愛嘉(網名)來到湖北大冶市,探訪被以「尋釁滋事罪」判處有期徒刑3年6個月的維權公民尹旭安的家屬。

據愛嘉(女)介紹,湖北大冶市保安鎮村維權人尹旭安,在2003年時,因控告湖北省鄂州市梁子湖區民政局就其夫妻離婚爭議非法登記一案,被地方法院枉法裁判,而地方高院對此又不作為,遂於2007年到北京上訪;自2007年11月以來,因多次上訪而備受當局非法處罰及傷害;曾因上訪維權和參與圍觀、聲援、抗爭行動而被當局非法拘留6次、被關黑監獄8次;2009年,在美國時任總統奧巴馬訪華期間,曾因到北京市公安局治安總隊申請遊行示威,而被湖北當局處以勞動教養2年,並延期釋放3個月;勞教期間,曾因身患高血壓三期(極高危程度)及多種其他疾病(如乙肝、膽囊炎及結石等)而多次暈倒和急救;2012年起,曾因在京維權,開始更多關注民主公益維權事業;2012年,曾積極參與十八大民主直選學術代表,呼籲推進政治體制改革、廢除勞教制度及打擊黑監獄等;2012年7月—10月,曾因舉報和起訴湖北當地政府非法徵用土地、起訴湖北省勞教委非法延期及非法選舉等問題,而遭當局非法拘禁42天;2013年始,開始積極介入聲援圍觀行動,如江西新余劉萍獨立候選人案、山東曲阜薛福順事件、山東淄博孫峰「煽顛案」、4‧29祭奠林昭活動、湖南衡陽趙楓生「煽顛案」開庭、鄭州十君子事件、焦作張小玉案、蘇州老兵范木根血拆案開庭、與王福磊等維權網友聲援維權公民王健案等。

湖北維權人士許光利已被湖北荊門警方批捕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tw/2018/01/blog-post_0.html

2018年1月11日,湖北維權人士許光利被湖北荊門警方批捕。許光利2017年12月26日購買了廣東清遠開往湖北衡陽的車票,其後就失去聯繫。後獲悉被荊門警方刑事拘留。而1月11日家屬得到批捕通知書,批捕罪名是涉嫌尋釁滋事罪。2017年7月許光利曾在遼寧瀋陽祭奠在當地病逝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其後一度被當局關押。1個月後吳淦在天津受審,許光利一抵達當地就被當局抓捕,關押十多個小時後獲釋。

湖北維權人士許光利被正式逮捕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wy-01122018104425.html

湖北荊州維權人士許光利近日被當地警方正式逮捕,並被迅速起訴至法院。媒體猜測原因可能與他祭奠劉曉波有關。湖北荊州維權人士許光利於1月11日被荊門市公安局以「尋釁滋事罪」正式逮捕,並被起訴到荊門市掇刀區法院。許光利嚮往民主自由,自2012年起參加民間的民主活動,當年就被捕,並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八個月。去年7月許光利曾前往瀋陽,悼念剛剛去世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

據中國民間的民生觀察網報導,去年12月26日,許光利在乘火車從廣東清遠前往湖北衡陽的過程中失去聯繫。本台採訪到許光利的妻子李春,她告訴記者,她再一次得到許光利的消息是他失聯5天之後的12月31日。當天,廣西維權人士譚愛軍被國保請去喝茶,才從警察的口中偶然得知許光利被抓捕的消息,隨即告知李春。

今年1月11日,李春才終於收到了來自於湖北荊門市公安局郵寄過來的《刑事拘留通知書》,被告知許光利已被荊門市公安局月亮湖公安分局以《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目前被關押在荊門市看守所。拘留通知書上顯示,許光利被拘留的時間為2017年12月29日。

對於走了十多天才到的拘留通知書,郵局告訴李春,通知書的郵件上只有地址,沒有電話號碼,所以郵局沒有及時郵遞。李春告訴本台說,「這很不正常,對於這麼嚴謹、這麼重要的事情,(公安分局)怎麼可能不寫電話號碼呢?而且郵件上有地址,(郵局)為什麼不送過來呢?至於原因是什麼,我也不清楚,可能就是故意的吧」。

到了第二天(1月12日),李春又收到了來自於湖北荊門市公安局月亮湖分局對許光利的《逮捕通知書》,被告知許光利已被起訴至當地法院。

對於公安局如此之快地進入起訴程序,李春感到非常奇怪,她告訴本台,「這次跟上一次都不一樣,上一次坐牢都偵察了三十多天,這次怎麼就幾天就定了?這才剛剛收到拘留通知書」。

中國官方拆除山西金燈台教堂 [紐約時報]

https://cn.nytimes.com/china/20180112/china-church-dynamite/zh-hant/

本週,中國警方拆除了該國最大的福音派教堂之一,使用重型機械及炸藥,將這幢超過五萬名基督徒在其中做禮拜的建築夷為平地。近幾週來,當局至少拆除了兩座基督教堂,山西省的金燈台教堂就是其中之一,這些行動屬於批評人士口中一場監管中國精神生活全國性行動的一部分。作為運動的一部分,在習近平主席的領導下,政府已經摧毀了教堂,或將教堂尖頂及十字架撤下。該運動反映出共產黨長期以來對被視為西方哲學的基督教的擔憂,認為它對該黨的權威構成了威脅。

山西爆破教堂引起關注 宗教人士反駁官媒抺黑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church-01122018084757.html

山西省臨汾市一間教堂,早前被當局埋下炸藥摧毀,引起各界輿論。當局為了平息民憤,利用官媒發放消息指教堂是違法建築,所以遭到拆卸。宗教維權組織、對華援助協會負責人傅希秋表示,教堂根本不存在違法建築問題,批評當局為了打壓宗教自由,而強拆教堂。臨汾市浮山縣金燈台家庭教會,早前被當局強拆,多名網民紛紛轉載事件,均批評當局打壓宗教自由,胡亂強拆教堂,事件引起國際關注。

中國官媒《環球時報》英文網站於周三(10日)報道指,臨汾市在全市清除非法建築的運動中,拆除了金燈台教堂。報道又引述臨汾一名政府官員表示,有一名基督徒將他的農田提供了當地的一個基督教會,讓他們秘密建起了教堂,而土地的擁有者並沒有向當局申請批准,又指教會的創辦人從未登記註冊。

報道刊登後,多名網民均指該教會屬於違法建築,並支持政府嚴正執法,批評教會沒有遵守法律規定,才會被強行拆卸。

山東李寧為母上訪被指擾亂公共秩序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gf1-01122018105042.html

已故山東訪民李淑蓮的女兒李寧星期四到省委上訪,要求維護代理律師的閱卷權,卻被多名公安帶走,指控她擾亂公共秩序。李寧在第二天趁機逃走並接受本台採訪。她的母親李淑蓮8年前上訪期間懷疑被官員毆打致死,律師認為閱卷是訴訟成敗的關鍵。

一心想著為母親伸冤的李寧週四傍晚與小姨到濟南市山東省委辦公廳門外站立,抗議當局阻撓代表律師閱卷,但她們逗留了不到10分鐘就被幾十人包圍並帶到派出所接受調查,指兩人涉嫌擾亂公共秩序。

李寧事後向自由亞洲電台記者強調,自己冒著嚴寒請願是期望當局能還她一個真相。李寧:對我這樣暴力執法,我說你憑什麼呀?大不了就一條命而已,無所謂。我媽媽已經被打死了,沒有比這個更卑劣的。我就直接告訴他,你可以立馬槍斃我,立馬殺無赦,或者凌遲處死。

吉林撫松連續多日發生千人抗議 政府讓步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1-01122018104908.html

吉林白山市撫松縣數千民眾抗議當局搬遷學校的遊行示威行動,在1月10日逐漸歸於平靜,當地政府調派了大批警力警戒,驅散示威者。目前,撫松縣市面已恢復正常。因不滿當局在沒有公示的情況下突然宣佈搬遷撫松一中,撫松縣的數千民眾過去幾日連日上街示威,同時大量商戶也開始罷市。1月8日及9日,撫松縣政府及撫松一中接連發出通告,稱將保留老校區,保留現有教師,按往年招生規模招生,同時不斷改善撫松一中老校區的辦學條件,加強師資力量。

河北年關行動驅逐外地人 封舖查房堵截民眾回流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expel-01122018073752.html

河北省當局趁年關將近,再次驅逐外來的低收入群體。接壤京津唐三地的三河市燕郊區,當局近日查封基層商戶和出租房,試圖讓回鄉過年的外地人春節後無法回流。顯示在輿論壓力一度放緩的驅逐行動,再度執行。繼北京市及河北省早前大規模驅逐外來人口之後,河北省三河市燕郊區北巷口等地,又再次展開驅逐行動。周四(11日)開始,一些主要街道的商鋪,大量的民間出租房被包括政府、公安、消防、城管、工商、房管局、安監等七個部門組成的聯合執法隊查封,大批民房也被貼上了封條,禁止房東們將其出租給外地人。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