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08 麗水盧丹華神父在聖誕節後被帶走至今下落不明。吳淦提出人民有權顛覆政權。馬建國進京上訪遭綁架。李寧為母申冤案遇阻。富士康員工跳樓身亡。

麗水教區唯一一位神父在聖誕節後被帶走,至今下落不明 [天亞社]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 … 繼續閱讀 →...

麗水教區唯一一位神父在聖誕節後被帶走,至今下落不明 [天亞社]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邵祝敏主教(圖右)為盧丹華神父舉行晉鐸禮

華東浙江省麗水教區一位「地下」神父,於去年十二月廿九日被帶走。有關部門雖稱已將其釋放,但教友一直聯絡不上神父。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對天亞社說,麗水教區盧丹華神父於當日中午十二時,在青田天主堂的神父樓被青田宗教局人員帶走,「當時有教友在樓下,就上樓阻止。宗教局的人說只是帶神父到單位裡談一下就讓他回來」。他續說,結果盧神父一直沒回來。教友在翌日向宗教局要人,「他們就說已經把神父放出來讓他回去了。但教友打電話給盧神父,一直沒人接聽」。他表示,後來社區人員說,盧神父已經被帶到溫州那裡去學習,「讓他辦了合法手續,才可以回來」。至於學習什麼,消息人士估計可能是學習新宗教條例。

盧神父是麗水教區唯一一位司鐸,屬地下教會,於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四日晉鐸,由溫州教區地下教會團體邵祝敏主教祝聖。消息人士強調,「教友根本不知道盧神父在什麼地方,唯有報案,但警方也沒有查到」。後來,青田宗教局的人又說「人(盧神父)是安全的,但在什麼地方不方便告訴教友」。

在沒辦法的情況下,教友也只好自己查找。他指出,目前仍不知盧神父的下落,但估計應該會是在當局手上,強調「這樣做法很不正常」。

現在麗水教區是歸溫州教區代管,邵主教為麗水宗座署理,教友約為三千。但去年四月邵主教亦被官方帶走拘禁了八個月。

吳淦刑事上訴狀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tw/2018/01/blog-post_76.html

上訴人:吳淦,男,漢族,1972年2月14日出生於福建省福清市,公民身份號碼*,高中文化,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行政人員,現羈押於天津市第二看守所

辯護人:葛永喜,廣東安國律師事務所律師

辯護人:燕薪,北京來碩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因顛覆國家政權罪一案,不服天津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2016)津02刑初146號《刑事判決書》,特提起上訴

上訴請求:撤銷(2016)津02刑初146號《刑事判決書》並改判上訴人無罪

事實和理由:

一、主觀方面

雖然上訴人「當庭亦承認其有顛覆國家政權的思想」並願為此努力,然思想並不構成犯罪。如果僅依上訴人的表態即構成犯罪,那麼上訴人在庭審中還表示「顛覆國家政權是公民正當的權利,顛覆國家政權這罪名本就不應該有。」循此同樣邏輯,上訴人不過是行使顛覆權利而已,何罪之有?

二、客觀方面

判斷一個人是否構成犯罪,更重要的還是要看其行為的性質。上訴人的行為,無論是微博、微信、推特的言論,還是三個《寶典》等文章,或是外媒採訪和音頻講座,都只是言論自由的正當行使,而參與十二起案事件的圍觀、聲援、募款,或通過行為藝術表達,也均是在行使言論自由、批評建議權、投訴控告權、檢舉揭發權等公民權利。這些權利與生俱來,且載於中國現行憲法和法律,行使這些權利,與所謂的顛覆國家政權毫無干涉。這些行為,更與攻擊國家政權和憲法所確立的國家制度風馬牛不相及。

三、客體方面

國家政權是一個宏觀架構,且僅指向中央政權的實體統治。地方政權機關、地方司法機關、具體的行政或司法官員均不等同於國家政權。質疑、批評、檢舉、控告地方政權機關、地方司法機關或具體的官員個人,並不構成對國家政權的侵害。

四、社會危害性

上訴人所發表的全部言論,以及參與十二起案事件的行為,並不具有刑法上構成犯罪所必須的社會危害性。不但不具有任何社會危害性,而且其啟發了人們的公民意識和權利意識,有效地監督了地方國家機關和司法機關的工作,促成了冤案的平反,功莫大焉!

五、關於顛覆國家政權罪本身

1、何謂國家政權?

國家政權的含義分廣義和狹義兩種。廣義的國家政權體現為一種國家層面的政治主權,即在一定的領土內所擁有的對外和對內的主權。其涵蓋國家的一切權力,包括立法權、行政權、司法權三大分支,這個意義上的政權是主權的具體化。狹義的國家政權即國家權力結構中的中央或聯邦行政權分支。

2、誰能顛覆人民主權?

現代文明國家都是人民主權的國家。中國現行《憲法》第二條亦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切權力屬於人民」,此點足以表明中國的國家政權亦需建立在人民主權的基礎之上。既然主權歸於人民,人民當然有權顛覆政權,唯手段可分和平選舉、非暴力革命、暴力革命數種。放眼世界各國的政治實踐,唯聞獨裁專制者長期把持政權,實質上顛覆了人民主權,而從未聞有文明國家的平民因謀顛覆政權而獲罪。若主權不歸民有,人民顛覆政權以使主權復歸,乃是天經地義。

3、國家政權不等於政黨政權

在實行選舉政治和政黨政治的國家,狹義的國家政權通常由一個或幾個政黨持有,故有執政黨及多黨聯合執政等概念。國家政權歸屬何黨,應在競爭性自由選舉中由人民通過選票做出決定,而非將國家政權偷換為某個政黨政權,以為政權乃某黨專屬,而不容他人置喙或他黨染指。縱他人對某個政黨政權持有異議,或謀圖顛覆之,亦是民主政治中的應有權利,與顛覆國家政權無涉。

4、社會(主義)制度與國家政權

採用何種社會制度,是與意識形態相關的範疇,亦是政黨政綱的範疇。任何政黨,都無權將自己所主張的意識形態和社會制度與國家政權予以綁定,視其為萬世不易的圭臬。政綱能否獲得民眾接受與支持,當由萬民公選公決之。因此,是否反對或者哪怕是意圖推翻社會主義制度,不應作為顛覆國家政權罪的構成要件,該罪名的條文中也不應出現與社會主義制度有關的內容。

5、只有暴力顛覆才可能構成犯罪

通覽憲政民主國家的立法實踐可知,只有採用極其嚴重的暴力手段以謀顛覆政權或政府,才可能構成犯罪;而採用和平方式和手段,即使以顛覆政權或政府為目的,也與犯罪無涉。甚至在政治學基本理論中,在面對一個獨裁專制政權時,人民有權暴力推翻之,而具有天然的道義正當性。中共建政的歷史或可為此做一個註腳?!

綜上,上訴人認為,無論是基於人之為人的自然權利,還是基於基本的法學和政治學常識,二審法院都應改判上訴人無罪,並可建議全國人大修改《刑法》,縮限第一百零五條顛覆國家政權罪的適用範圍,或直接廢止該罪。

此致

天津市高級人民法院

上訴人:吳淦

辯護人:葛永喜、燕薪

2017年1月4日

吳淦案上訴狀提出「人民有權顛覆政權」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appeal-01082018090257.html

涉709案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重判八年的公民吳淦,其辯護律師周一(8日)向天津高級法院提交的上訴狀,要求撤銷早前判決並改判吳淦無罪。上訴狀還提出「人民有權顛覆政權」。評論人士指該文本具有標本意義,是時候提出撤銷慣常構陷異見人士的顛覆罪名。吳淦的兩位辯護律師燕薪、葛永喜在上訴狀中,要求撤銷對吳淦的判決、改判無罪,並要求法院建議全國人大修改《刑法》,縮限該法第105條「顛覆國家政權罪」的適用範圍或直接廢止該罪。他們在上訴書闡明,雖然上訴人在庭審中當庭承認其有顛覆國家政權的思想並願為此努力,但思想並不構成犯罪;而客觀上吳淦的行為,無論社交媒體言論、文章,或是接受外媒採訪和音頻講座,其參與十二起案事件的圍觀行動及通過行為藝術表達,均是在行使公民的憲法權利。其言論和行為,不具有任何社會危害性,而是啟發了人們的公民意識和權利意識,有效監督地方國家機關的司法機關的工作,促成了冤案的平反。

上訴書還用較大篇幅論證國家政權不等於政黨政權及人民顛覆政權特別是專制獨裁政權是應有權利。上訴書認為,中國現成《憲法》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切權力屬於人民」,既然主權歸於人民,人民當然有權顛覆政權。

吳淦友人王荔蕻在接受本台採訪時指出,為吳淦在維權過程中,漸漸發現社會不公的根源性問題,從而成為一個有立場的政治反對者,其所做的一切皆為公民的合法權利。王荔蕻︰屠夫(吳淦網名)他實際上是一個政治反對者,他是從最開始替最弱勢的民眾維權,然後認識到所有問題都是制度造成的,所以他開始以一個政治反對者來做這些事情,把他判了一個顛覆國家政權是非常可笑的,就像上訴狀說的,既然你《憲法》說一切權利歸於人民,那麼你這個政權、你這個政府也好,沒有為人民服務,你去欺壓人民,人民當然有權利顛覆你了;屠夫是行使一個人的正常權利,他是沒有罪的。

國際特赦組織中國研究員潘嘉偉認為,上訴狀有標本意義,對於中共當局對異見人士慣常使用「顛覆國家政權罪」「煽顛」罪名有一個釐清,是時候提出撤銷該罪名了。

潘嘉偉︰兩位律師寫的上訴狀非常好,因為它裡面特別提到「顛覆國家政權罪」這個罪名的說法,確實要撤銷像這樣一些罪名。吳淦案是非常典型使用這樣罪名打壓維權人士的案件,如果這個罪名沒有取消只會有更加多的人士將來會被用同樣的罪名起訴;正好是很好的機會,透過這個上訴要撤銷這樣一個很有問題、定義模糊而且很寬的一個罪名。

網名為「屠夫」的維權人士吳淦,近年活躍在維權活動。2015年5月20日在江西高院前聲援不被允許閱卷的維權律師時遭拘,後被正式逮捕並被控「顛覆國家政權罪」。2017年8月14日,吳淦在一審庭審時當庭承認有「顛覆國家政權」思想;2017年12月26日,天津中院一審判罪吳淦顛覆罪成,並判處其有期徒刑八年。

湖北維權人士愛嘉探望良心犯王喻平的家人[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9/2018/0109/16915.html

本網獲悉,今天湖北武漢維權人士愛嘉(網名)來到湖北監利縣,探訪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有期徒刑11年的民主人士王喻平的家人。據愛嘉(女)消息稱,近年來她從朋友處聽說,湖北省監利縣有一位英雄的母親,她的兒子王喻平(網名:王一鳴)因追求民主憲政被荊州市中級法院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有期徒刑11年,剝奪政治權利3年。現在,這位英雄的母親孤獨一人靠拾荒度日,今天特意來看望她。

今天上午8:30許,愛嘉女士從武漢出發,預計2、3個小時即可到達的村子,卻艱難曲折的找到下午三點多才找到。見到王喻平的母親後愛嘉發現,王母雖73歲,但看上去還是挺精神的,並且她的普通話說的還不錯,可以讓外地人聽得懂。愛嘉到達時,老人正在為村裡的一位親戚烙餅,親戚說這位老人不容易,照顧一下她的生意,請她烙餅支付一點勞務費以資謀生。

晚飯後,愛嘉和王喻平的母親聊天,老人向愛嘉介紹說,王喻平弟兄姊妹四個,王喻平排行老大,1964年出生,至今未婚。王喻平十分孝順,在他最後一次入獄前,他已有心理準備,提前把家裡的事物全部安頓好,如:房子已經請人撿漏;買了電熱毯取暖器給母親冬日備用;生活必需品基本都買齊了,還給母親買了一部手機;銀行卡里也給母親存了些錢……總之,老母親一說起她的大兒子,總有說不完的話。

臨別之際,為了表達關注網友們的一份心意,也為了讓老人能照顧好自己,生活上不那麼拮据,愛嘉告訴老人:「以後每個月都會有網友給您匯款五百元,您老人家要照顧好自己的身體,安心的等待你大兒子出獄。」老人表達了感激之意,並且說她知道王喻平所做的事都是對的,王喻平入獄前也經常會跟她講自己所做的都是推動社會進步的事。但是,老母親認為王喻平的力量太小,兒子好好的身體因為追求社會正義而遭受折磨,這可是苦了他了。老母親還說,王喻平以前在浙江做廠長的時候,每個月的工資約一萬五,有好幾個女孩子追求他,但他都以「不會那麼早結婚」為由,拒絕人了人家。原本,她的兒子王喻平是可以過上很好的生活的,但是現在卻落成這個樣子,她十分痛心。臨走時,老人叮囑愛嘉說,一定要替她感謝所有關心王喻平的朋友們。

「毒疫苗」受害家長馬建國進京上訪遭綁架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018/0109/16916.html

本網獲悉,2018年1月6日,山東省濱州市疫苗致殘受害家長馬建國,與多名疫苗致殘受害家長來到北京衛計委門前為疫苗致殘兒童呼籲立法,卻被當地政府派來的維穩截訪人員綁架毆打。馬建國介紹說,他家住山東省濱州市陽信縣商店鎮馬騰肖村。2008年11月14號,他們夫婦響應國家免疫計畫的號召,為身體健康的兒子馬晉鵬(孩子當時四個半月)在陽信縣商店鎮小桑園區防疫站接種了國家一類疫苗百白破疫苗、口服脊灰糖丸疫苗。但是,5天之後,孩子就開始發燒不止,第7天被迫住院治療。時至今日,孩子的疾病仍未治癒,不但如此,孩子的身體還發生了一系列的異常反應,如:源性損傷、肌萎縮、語言、肢體多重一級傷殘(殘疾證37162220080707091871)。現在,孩子已經10歲了,可他的生活仍不能自理,並且至今沒有任何相關部門就疫苗受害問題出來擔責。在這十年的時間裡,他們一家人去過濟南、河北、北京多家醫院救治,可病情仍不見任何好轉。如今,孩子骨瘦如柴,脊柱手腳變形,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目前,這可憐的孩子雖然頭腦聰慧,但為了做康復訓練,卻無法去學校正常上課。

因在武漢舉牌聲援秦永敏 王建今被傳喚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8/0108/16914.html

本網獲悉,曾於去年(2017年)12月28日前往武漢聲援翌日開庭的秦永敏案的南京維權人士王健於今日受到警方傳喚並做筆錄,對其前往武漢聲援和舉牌進行詳細詢問,並就其曾經向南京市公安局提出的國家賠償而遭到回覆不予賠償一事詢問有何打算,以及就其接待外地來寧朋友的細節。

王健告訴本網人權觀察員,今天上午十點左右,他在家接到南京江寧區國保的電話,對方稱有事需要向他核實。不久,國保開車前來接王健,將他帶至江寧區東山鎮派出所的社區警務室。首先,國保詢問他在元旦前的12月28日,前往武漢聲援秦永敏「顛覆國家政權」一案開庭的參與情況,問他何時到達武漢、和什麼人見面、做了什麼等事,以及他在黃鶴樓以及首義廣場的舉牌的情況。王健表示,12月28日下午在武漢舉牌的四張照片並未公開發布,原因是因為原定12月29日上午開庭的秦永敏案被取消,因此四張聲援照片還未來得及公開,國保卻已瞭如指掌,對此事進行調查。

王健稱,他向南京市公安局提出的賠償一事,因為賠償申請被南京市公安局駁回,亦於近期已收到書面回覆文書(圖五六七)。國保就此事詢問其今後有何打算時,王健表示會繼續起訴南京市公安局來捍衛自己的合法權益。國保並未多言,轉而詢問近段時間有外地朋友來到南京時接待的事情,詳細詢問人數:具體人名、住宿聚餐等細節,暗示加明示要求他今後不要參與此類活動,並威脅他(如果不老實)會被收拾。

王健告訴本網,本來因為秦永敏案開庭取消,這幾張舉牌聲援的照片暫時不會公開,但今日國保傳喚做筆錄的行為令其感到憤怒,為了表達捍衛言論自由的態度,已將這些照片公開分享在Twitter和Facebook賬號的主頁。

山東李寧為母申冤案再遇阻 蓬萊法院拒絕律師閱卷  [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2-01082018103206.html

山東龍口訪民李淑蓮因上訪被毆打致死一案在發生八年多後,山東當局於去年9月重啟該案。但日前李淑蓮的女兒李寧聘請的代理律師前往蓬萊法院要求閱卷時,受到阻撓。1月8日,李寧前往法院討說法,遭到法警辱罵。2009年,李淑蓮因店舖被封赴京上訪;在被帶回龍口後,遭非法拘禁一個月,於同年10月2日死亡,身上有毆打和電擊傷痕。當局稱,她是上吊自殺。李淑蓮的女兒李寧於是開始為母伸冤。但涉案的三名官員始終沒有被審判,三名涉案的保安則被秘密宣判。去年9月,北京《財新網》報導,三名官員的罪名由「故意傷害」變更為「非法拘禁」,案件實現異地管轄。

去年12月29日,李寧與其聘請的代理律師前往蓬萊法院,要求對保安趙焜等人抗訴再審案進行閱卷,但遭到拒絕。今年1月8日,李寧再到法院找審監庭庭長,溝通閱卷問題,但卻遭到法警辱罵。李寧當天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因為我們知道三保安的案子已經移到蓬萊法院,我們就安排律師在年前去閱卷,結果審監庭的庭長就說讓我們所有的被害人親屬回去商量出一到兩名律師,這樣才能允許接手續,拿這個來要挾我們。結果那天律師也沒閱到卷。因為律師的權益保障不了,我只能替律師維護律師權益,(今天)早晨剛到那裡(法院)的時候就被法警羞辱了一頓,罵了一頓。」

李寧說,她要求見法院領導,但對方避不接待,她偶然遇到了一名副院長,但沒說幾句話,對方就匆匆離去,她與小姨等了很久對方都沒有回來。下午,她們一起來到蓬萊市檢察院,要求檢察院監督蓬萊法院不作為,要求保障律師閱卷權利。

鄭州富士康員工跳12樓身亡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ql2-01082018103007.html

中國河南鄭州市富士康工廠一名工人1月6日下班後從宿舍樓12層跳下身亡。當地警方證實了此事,並表示死者家屬已到警局配合調查。中國《中青網》引述富士康一員工透露,他於1月6日晚間6時多回到宿舍,就聽說對面有人喊著說:「(有人)要跳樓」。之後便有人從12樓跳下。據說是因為沒有拿到中介公司的「返費」。當地記者致電富士康鄭州廠區,業者表示,不清楚是否有員工跳樓,並拒絕回答任何問題。鄭港派出所警方則表示,1月6日確實有一名富士康員工跳樓身亡,目前死者家屬已到派出所配合調查。

在網民爆料的視頻中,一名男子倒在雪地裡,兩名警察正在現場勘查。本台記者就此致電鄭州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但電話始終無人接聽。於是記者轉向富士康鄭州工廠查詢,接聽電話的工作人員稱,她不清楚哪一個部門在處理此事:「我不太清楚」。

總部在美國的非政府組織「中國勞工觀察」說,蘋果手機在中國大陸代工廠富士康的一名工人李明1月6日跳樓自殺。31歲的死者李明在富士康只工作了兩個月,住在工廠宿舍。中國勞工觀察還說,他們已經跟李明的父親談過話,但是仍然不清楚李明為什麼跳樓自殺。

這起命案令人聯想到2010年及2011年間富士康發生的一系列(員工)自殺事件。外界質疑工廠條件惡劣造成工人自殺。據媒體報導,在2010年,該公司面臨逼迫工人忍受血汗工廠條件的指控。當年富士康發生了一系列自殺。隨後,富士康在深圳的一些工廠大樓外面安裝了安全網,試圖阻止自殺。2012年1月,富士康武漢工廠150名工人站在工廠頂樓,抗議惡劣的工作條件,威脅要自殺。他們抗議公司要轉移600名工人到一家條件惡劣的新工廠。

長沙千餘社保工作人員集體維權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hc-01082018103701.html

湖南長沙市千餘名政府街道辦的勞保和低保員工在市政府前集體維權,抗議被邊緣化身份不明,收入低工作重沒福利待遇等。有評論認為,長沙政府應該給這些基層政府員工應有的工資和勞動保障待遇。

據中國民生觀察網1月8日的消息,星期一到長沙市政府參加集體維權的千餘人是長沙市街道辦事處勞動社會保障和最低生活保障的事業編制人員。俗稱「兩保」人員。他們陳情說,2002年9月,長沙市政府依據中發〔2002〕12號文件決定在街道設立事業性質的勞動社會保障和最低生活保障管理服務站;城內五區街道管理服務站按3-5名事業編制標準招聘員工。長沙市劉曉明副市長2002年11月組織聯合招聘領導小組。他們這些兩保應考人員經考核後,被錄用並被分派到各街道管理服務站事業編制崗位。但他們多年來被邊緣化,收入低工作重無福利。

本台記者打電話到長沙市市長熱線電話,查證當地千人維權示威的消息,值班人員說,「市政府正在登記這些工作人員具體工作地點和年限,等待核實後會進行處理。」

民生觀察網的消息說,10多年來,這些雙保人員在街道管理服務站的事業編崗位上默默無聞地工作,履行市編委核定的工作職責,承擔了由市、區勞動社會保障和最低生活保障、住房保障等政府主管部門延伸到街道一級政府派出機構的勞動社會保障和住房保障工作。但是卻得不到相應的待遇。

西藏江達縣村民抗議強拆強遷遭打壓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dz-01082018103454.html

西藏昌都市江達縣麥東村村民抗議當局強令搬遷並拆房而遭毆打受重傷,其中多人被拘禁數月,近期均以低補償被強遷到面積極小、質量極差的「集中居住區」,再令他們怨聲載道。一位有關消息人士日前向本台表示,位於西藏自治區昌都市江達縣江達鎮麥東村(原屬同普鄉)的藏人居民在去年中旬被當局強令搬遷,當時數戶房屋被強制拆除,引起民眾集體抗議而遭警方暴力鎮壓,其中多人受重傷被送醫,之後數十人被拘禁長達數個月。

消息人士說:「江達縣政府以推進『城鎮化』為藉口開展所謂的『易地搬遷安置點項目』,去年6月強令位於縣城附近的麥東村約30戶村民搬遷,由於村民一致拒絕,當局則動用推土機強行拆除其中部分村民的住房,於是全村民眾展開和平示威,抗議當局的不法行為。當時在場聚集的警察向示威人群投擲催淚彈,並對他們進行暴力毆打,導致很多人受重傷,被送往醫院急救。之後,當地50多位村民被警方拘押,其中包括一位叫卓瑪的村民和另一位嬰兒的母親。他們在被審問期間,還遭到不同程度的虐待。」

消息人士表示,被捕村民陸續獲得釋放,但仍遭遇被強制搬遷的命運。「這批被捕的村民在遭關押的數個月之後,陸續被釋放回家。之後當局以低補償的方式,強行讓全村居民搬遷到政府統一建蓋的『集中居住區』。去年11月,當局按照每戶家庭人口的數量,不由分說地分配了房屋。」

疑農地收益遭侵吞 東莞麻湧鎮村民包圍派出所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gf1-01082018103311.html

廣東東莞麻湧鎮新基村村民不滿當地村委會隱瞞租地收益,連日上街遊行示威。在剛剛過去的週日(1月7日),警方帶走一名維權村民,結果觸發大批村民包圍派出所抗議。週日的視頻顯示大批村民衝擊麻湧鎮新基村派出所閘門,情緒激動。公安阻止示威者接近,雙方發生推撞。據瞭解,新基村大批村民從上週五開始在村委大樓外聚集,有村民向村委跪拜,希望當局詳細交代租地事件的真相,並叫停新的租地項目。週日一名參與維權的村民被警方以擾亂治安秩序為由帶到派出所扣留,觸發新一輪示威。公安拒絕放人後,村民包圍派出所抗議,直到週一凌晨情況才逐漸緩和。

麻湧鎮居民李小姐表示,新基村村委會多年來把農地對外分租,近日相關租約到期,村民才發現村委多年來隱瞞租地收益。李小姐: 過去10多年新基村村委把至少300畝農地出租給不同企業,近日有關租約到期需要重新簽約,村民發現村委會這些年至少獲利八億元,村民卻未能獲得一分一毫。我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相信是有人侵吞了款項。

新基村村委會也被指和企業簽訂新租約時,作價太低,居民陳小姐質疑涉及官商勾結。陳小姐:「村委會、鎮政府和市政府串通在一起,矇騙村民的金錢,法律條文都由少數的村領導掌控,村民的法律意識薄弱,也怕惹上麻煩,這次我估計是在簽訂新租約過程中,有代表漏了口風,才讓村民獲悉真相。村民這次是眾口一心,要求村委會交待過去的收入去向」。

投訴:內蒙古科左中旗來呼上訪村民代表的舉報信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tw/2018/01/blog-post_60.html

內蒙古信訪局:你好!

我叫白明知,是通遼市科左中旗代力吉鎮西五井子嘎查的村民,今年29歲。

內蒙古紀委去年開展的集中整治「雁過拔毛」式腐敗的專項行動主要是針對基層腐敗,這也說明上級部門對各地基層的腐敗已有一定認識。今天我想用事實向你們反映我村幹部在國家補貼、扶貧款項、施工徵地、賣地分地、以權謀私等方面的不正之風。我曾就我們村幹部的腐敗問題多次找當地相關部門反映過,從2016年至2017年先後七次向上反映問題,但都無果。故新年伊始,特來首府呼和浩上訪告狀,希望我反映的問題能引起關注,對我的幾點訴求能引起重視!

1、 國家補貼問題

我們村近幾屆村幹部都不同程度地在國家補貼款上存在問題。

1,劉金鎖當村支書時 2007至2008年上級發給我村的網圍欄補貼款共計53萬元,但分給村民時不到16萬,餘款去向不明;

2,2008年劉金鎖當村支書時強行扣除村民的糧食直補款,每人扣156元,我村共有1064人口,此筆款項數目也不少,扣除理由也不說明;

3,2008年金銀全當會計時,把上級部門發放的草場補貼款以個人名義辦了卡,把全村人的草場補貼劃在自己名下,上面到底撥給了多少款村民們都不清楚 也沒人得到過草場補貼;

4,2016年始國家給農民發放糧食補貼款,村支書金銀全和村長安布日古德把村裡的機動田外賣後 其中的糧食保險和玉米差價補貼款去向不明。

2、扶貧款項問題

扶貧款的發放問題是基層腐敗的重點問題。

1,2007年劉金鎖當村支書時,上級扶貧單位表示出錢給貧困戶分羊,村幹部親自到科右中旗抓回480頭山羊,春天以240元的價格買回 直到秋天才分給貧困戶,這期間還把480只山羊的羊絨賣了錢 僅羊的差價就獲利二十餘萬;

2,2008年初旗盟倆級幹部來村扶貧時表示,二年給村子打機井扶貧款30萬元,到六月份時劉金鎖卻開會宣佈上面下撥了五萬元扶貧款,並說嘎查將統一給每戶買尿素倆袋,但後來所說的扶貧款承諾都沒兌現;

3,2015年上級本來給養殖戶村民撥青儲窖專項資金 每戶6000元,但村長安布日古德還向近五十戶養殖戶每戶收800元,共計4萬多元,其實蓋一個青儲窖的實際成本只有3000多元;

4,2017年國家下撥給我村18戶貧困戶的精準扶貧款為每戶二萬,村支書金銀全和村長安布日古德強行從原村支書劉金鎖處購回牛發給每戶二頭價值遠遠低於價格,事後還讓18名貧困戶給會計安連剛打了1.7萬元的欠條。

3、施工徵地問題

近年來施工佔地徵地是一筆巨款 而這筆款項大多是賬目不清。

1,2008年中國國電龍源(通遼)風力發電有限公司敖日木風場來西五井子村徵地面積約100畝,但徵地補貼村民至今不清楚,且劉金鎖還把村北的一塊坨子地賣給了電廠用於鋪路,賣地款項也不清楚;

2,2009年風電廠佔用村民土地,丈量時劉金鎖、金銀全及張五柱等村幹部親自丈量並虛報畝數從中獲利頗豐;

3,村幹部在丈量風電廠佔用村子草場面積修路及立電線杆時 數據造假從中獲利巨大。

4、賣地分地問題

自土地承包後嘎查原來留下的機動地,由於監管缺失更是基層幹部隨意支配的「香餑餑」。

1,2009年劉金鎖當政時把村裡唯一的300畝林地賣給了外地人,具體款項也不清楚;

2,2009年秋,金銀全當上村支書後,把集體所有的550畝土地逐年外賣,知情人估算約有幾十萬元錢款,賬目仍然不清;

3,201年金銀全、張五柱和安連剛等村幹部,在給村民新增人口分地時,給自己的親信多分地且村幹部每人都多分了幾十畝地。

5、以權謀私問題:

沒有監管的權力必然導致以權謀私。

1,2014年春,為了落實「三到村 三到戶」扶貧項目,在村裡修了倆條水泥路 ,村支書金銀全居然把路修到了自家親戚的門口 而村子的中心路段只修了一半,夏天雨季街道一片汪洋村民無法行走;

2,2016年搞「十個全覆蓋」工程時,時任村長安布日古德又開始修路,但仍然未修村子的中心地段,又把路修到了自己家門口。

總之,我村基層幹部的腐敗可以說已到了全方位的嚴重腐敗地步,在所有涉及村民的切身利益問題上都深深介入,嚴重損害了黨的形象更激化了干群關係,所以基層反腐勢在必行!如若不從機制上著手解決問題 腐敗只能是前赴後繼,比如 我村的安布日古德當村長前也曾多年上訪告狀反對基層腐敗,但2015年當上村長後也與其他貪腐幹部同流合污並苛刻對待村民。

我們的訴求如下:

1、懇請上級部門派調查組下來 考察我們的舉報是否屬實?若無虛言請嚴肅處理我們所舉報的上述村幹部並追究其法律責任!還老百姓以公道!

2、在徹查基層腐敗的基礎上 把村幹部剋扣的國家補貼 扶貧資金 徵地賣地款等 合理的補發給村民,讓老百姓真正享受到黨和國家給老百姓的優惠政策!

習近平主席在十九大報告中指出:「增進民生福祉是發展的根本目的,必須多謀民生之力 多解民生之憂」!我們殷切希望把中央的親民精神落實到實際工作中!

此致

通遼市科左中旗代力吉鎮西五井子嘎查村民代表:白明知(13647217777)

2018年1 月8 日

逾八十年老校遷徙 家長拒當開荒牛連日抗議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school-01082018081205.html

吉林省白山市最大的人參市場撫松縣,因為當局有意把縣政府機關遷移,近日更計劃把縣內唯一的重點中學搬遷,引發當地逾千民眾連續上街抗議。當局於周一(8日)口頭答應不搬遷中學後,亦未能釋除民眾的憂慮,更計劃周二(9日)全城商戶停業,促請當局作出承諾。因為要把縣城內唯一的重點中學「撫松縣第一中學」遷走,引發撫松鎮民眾連續數天上街抗議。民眾張女士於周一(8日)向本台記者反映,估計逾千人自發上街抗議當局的遷校決定,大家都是反對當局漠視民眾利益。張女士說︰撫松鎮是一個好多年的老縣城,因為萬達房地產的項目,就把縣城搬到那邊去了,就是為了這個原因。商戶就不希望搬,還希望留在撫松縣,更不希望撫松一中搬走。這個是多年的老校區,為甚麼要搬走?搬走了對撫松縣沒有甚麼好處,縣城都搬走了,只剩下一個撫松鎮,不就是變成空城了嗎?

張女士反映,撫松縣政府為了配合萬達房地產在新城鎮開發的樓盤項目,毀掉大面積的樹林。可是樓盤落成後,銷售情況卻不如理想,於是在未經咨詢和公告情況下,當局私下把公安局、城建局、電力局、工商局、稅務局、衛生局、教育局、財政局等八大局搬到偏遠地方。然而最近再決定把撫松鎮上唯一的中學亦遷往新城鎮,更要所有學生實行寄宿制進行管理,因而惹來撫松百姓不滿。周六(6日)開始已經有民眾自發上街抗議,當時大批警察到場戒備。不排除由於參與的民眾越來越多,當局擔心會引發更大規模的集會,因而縣長才口頭答應不搬遷中學。

西安一天主教堂遭強拆三百教友請願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ehui/ql1-01082018102918.html

西安市鄠邑區石井鎮一座天主教堂10天前被當局以「違章建築」為由強行拆除。約300名教友到區政府前拉橫幅抗議,高呼「還我教堂」;並表示,修建教會的手續合法完備。此外,新疆伊犁霍城一基督教家庭教會在聖誕節聚會後被警方以非法集會罪名查封。

西安市鄠邑區政府民宗局、公安局等多個部門去年12月27日下午出動數十人及挖掘機,強行拆除位於石井鎮澇峪紙房村的一座天主教堂。據當地教友稱,政府指該教堂沒有合法手續,屬於違章建築。但遭到教會強烈抗議。教徒出示的各種證明材料顯示,當年他們興建該教堂的手續一應俱全,不存在官方所說的「違法」等問題。

當地教區主教吳欽敬接受自由亞洲電台記者查詢時稱,政府指教堂是非法建築:「是天主教堂,他(政府人員)說是非法,現在慢慢在解決,慢慢在商談。因為我已經託付給神父了,讓神父去處理這件事情,我沒有繼續介入。謝謝你,我現在不方便說」。

吳欽敬稍後發聲明稱,當局已登門道歉,並正在協商中。他在聲明中稱,天主堂被強拆,自己作為教區主教,負有嚴重失職和過失,感到歉意和愧疚。聲明還稱,事發後,當地「黨、政領導聯繫他們,表示關心和支持。澇峪景區書記和相關人員也來了教區總堂登門道歉」。教區又開會商議,並成立項目小組協商和處理此事。

本台記者12月8日致電當地鎮政府辦公室,接聽電話的工作人員稱,被拆除的教堂由澇峪景區負責,與他們無關:「澇峪那邊有景區的管理局統一管的,咱們是石井鎮,是人家在管。我也是剛過來,你可以打電話問一下景區管理局」。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