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29  失蹤902天王全璋至今音信全無。秦永敏案延審家人追查趙素利下落。子肅倡直選被送法院起訴。雪努班丹遭審訊及軟禁。張廣紅、丁德元、楊秋雨被拘。

失蹤902天 709案律師王全璋至今音信全無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 … 繼續閱讀 →...

失蹤902天 709案律師王全璋至今音信全無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l-12292017115225.html

近日,中國當局針對維權律師和人權捍衛者的「709大抓捕」進行集中宣判。吳淦、謝陽被中國當局定罪後, 「709律師」王全璋至今音信全無,其境遇引發外界關注。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12月29日到最高法院試圖遞交控告書,遭法警阻攔。

709被捕律師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12月29日透過推特上傳當天在最高法院安檢門前遭阻攔的視頻,表示她和李和平律師妻子王峭嶺當天早上到最高法院遞交控告書,進入安檢區域後,先是被帶到另一處安檢通道,隨後自己被法警推到門外,和王峭嶺隔開。李文足沒有在推特上披露控告書的內容。不過,此前多家媒體曾報導,李文足的控告書涉及王全璋被司法機關迫害。

709律師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嶺當天在推特上質疑:「王全璋已經被中國公安失蹤902天了。距離一千零一夜,不足百天。難道中國的司法,真是一個童話?」

美國華盛頓民間組織「公民力量」創辦人楊建利12月29日接受本台記者電話採訪時指出,吳淦、謝陽近日被中國當局判罪後,至今音信全無的「709律師」王全璋,其境遇非常令人擔心。「『709』的迫害涉及的人數,直接是300多,連家屬再算上的話,可以說成千的人,幾千人是受害者。在眾多的受害者裡面,現在唯一還剩下王全璋沒有任何音信。大家都感覺很奇怪:到底發生了什麼?不知道王全璋在什麼地方,不知道他身體怎麼樣,甚至不知道他的死活。所以我們非常關注王全璋的情況,我們一定要設法知道王全璋的信息,同時給王全璋的太太李文足最大的支持。」

現年41歲的維權律師王全璋,曾代理多宗敏感案件,包括為法輪功學員出庭辯護。2015年8月他被警方帶走,直到2016年1月,天津市公安局才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正式逮捕了他,並把他羈押在天津市第二看守所。2017年2月14日,天津巿檢察院以涉嫌顛覆罪正式起訴王全璋。王全璋被捕至今,警方一直不許家屬和代理律師與他會面。

楊建利對此表示,「這是赤裸裸的違背自己的法律,赤裸裸的對這些和平維護權利的人士的迫害。」

709案王全璋音信全無800天妻子網上稱“生死不明”歐盟關注 [法廣]

http://rfi.my/26jc.T

中共在2015年發動的709維權律師大圍捕行動,被捕者釋放的釋放、判刑的判刑、上訴的仍等候上訴,但唯有王全璋律師一人,迄今超過800天音信全無,生死未卜,王妻李文足在推特留言稱:“709隻剩王全璋一人了,生死不明!”現年41歲的王全璋,受到2015年的709大圍捕波及,同年8月被帶走,今年2月天津警方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拘捕。與其他709律師遭遇不同的是,王全璋被抓至今,警方一直不准許他與家屬和律師見面,他亦是709案唯一外界不知生死的人。

歐盟周三發表聲明,重申對王全璋的聲援,也對他無法接觸家人或自行選擇律師表達關切。王全璋妻子李文足一直不遺餘力尋夫,她擔心王的身體狀況,甚至懷疑他是否還活在世上。李與其他維權律師妻子們結伴,多次到天津司法部門門前舉牌求見丈夫,曾遭警察威脅、騷擾,早前獲由民間組織“中國公民運動”頒發“傑出公民獎”。王全璋曾經代理敏感案件,包括為法輪功學員出庭辯護。

倡直選中共總書記 子肅案送法院起訴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prosecute-12292017062621.html

提倡直選中共黨總書記、被拘捕的雲南退休黨校教師子肅,被控「煽顛罪」案件已送到法院起訴。他的朋友認為,子肅只是提出本身意見,不應該判有罪,否則就是踐踏法律。因言入罪的雲南退休黨校教師子肅,他的律師冉彤週四(28日)接到四川省成都市檢察院通知,指子肅的案件已經起訴至法院。

冉彤對本台記者表示,原來子肅是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批准逮捕,不過檢察院方面卻通知是「顛覆國家政權罪」,他不清楚子肅是否已被更改罪名。由於檢察院方面是以郵寄方式將起訴材料送至法院,冉彤估計,有關的起訴書可能需時約一個月之後才能查閱,屆時才能瞭解子肅被控的真正罪名是甚麼。冉彤說︰檢察院口頭說是「顛覆罪」,但是我現在還沒看到具體的起訴書,需要等待,然後看這個起訴書是怎麼說的,再分析一下為甚麼會有這麼勉強的起訴。反正我個人認為,這個起訴實在太勉強了,不符合法律的標準。

子肅的姐姐子平向記者反映,前些年在大陸的貪污腐敗、錢權交易、假冒劣等情況泛起。一些有主見和有思想的人非常反感,他們說了一些過激的言論,就被定性為敵對勢力,子肅就是這樣被定性的人。

子平斥責,難道因言入罪是憲法允許的嗎?不能讓人有自己的看法、想法、說法嗎?她擔心,子肅最終會被判刑。子平說︰檢察院已經把他起訴到法院去了,然後法院(最終)應該是要宣判。現在通知了律師,開庭之後就會枉判。

子肅的朋友羅先生表示,子肅寫了兩封公開的建議信,作為一個黨員表達自己的觀點,並沒有任何反對黨或陰謀,純粹是出於愛國心。因此,羅先生認為當局應該立即釋放子肅。羅先生說︰子肅是很正派的人,是共產黨員。我認為他是真正站在黨的角度看問題,(提出的意見)是客觀的,是實事求是的。他只是向黨提出意見、向總書記提出意見,我認為如果在法律上判他有罪,是踐踏法律。

四川憲政學者李雙德認為,儘管子肅純粹是以言論表達,根本沒構成犯罪。但他不排除地方政府為了逃避錯誤拘捕的責任,會對子肅判處有罪。

李雙德說︰如果要是不認定子肅犯了罪,那麼根據國家賠償法,子肅就可以得到國家賠償。基於這種情況下,法院肯定會作出有罪的判決。因為要是法院作出有罪判決,就不存在為子肅作國家賠償這個問題了。

子肅原本是雲南省委黨校的經濟學教師,曾掛職任副縣長,因為長期批評當權者,多次遭到雲南當局的傳喚和警告,最終在2014年被逼提早退休。2015年12月,他返回家鄉成都之後,因為繼續以中共黨員的身份公開支持民主憲政,同時積極參與民間活動,在去年10月被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刑拘,約一個月後獲得取保候審。

今年4月,子肅公開呼籲十九大黨內直選,以中共中央前總書記胡耀邦長子胡德平,替換習近平出任黨書記,及後他遭到拘捕,罪名是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目前他被羈押於四川省成都市第二看守所。

各地公民齊聚武漢聲援秦永敏案情況通報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12/blog-post_886.html

被稱為「中國老牌政治犯」的秦永敏,被指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案,原定今日在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審,經辯護律師提出庭審過於倉促等理由,法院決定押後審理。秦永敏先生追求民主理想,三番四次被打壓及坐牢,人生中失去自由的時間長達25年。對於此次指控,連代表律師也感不樂觀。

維權公民徐知漢下午發信息14點介紹說:「秦永敏夫人趙素麗女士於2015年四月被武漢當局從家中帶離,兩年多來生死未卜杳無音信。今天,人權觀察徐琴、街運李彥軍等幾十位公民陪同河南洛陽趙素麗的姐姐來到武漢青山區關於趙淑麗女士失蹤進行報案,被執法公安人員扯掉自己警號,粗暴推攘。據李燕軍電話傳來的消息,我方所有公民已被控制,根據電話裡傳來的聲音判斷,對方執法非常粗暴,和李燕軍通話過程中電話被認為干涉掛斷。」隨後,維權公民朱小平又發佈情況介紹:「中國的曼德拉,世界上坐牢時間最長的政治犯秦永敏先生原定今天「開庭」被臨時取消。其夫人趙素利失蹤三年有餘。三年來,多方尋找杳無音訊。今天(2017年12月29日)上午11點,我和徐秦、黃雨章、李燕軍、孫東生、陳思明等十人還有趙素利的兩個姐姐、兒子一起來到武漢市公安局青山區分局要求瞭解趙素利的下落。

一開始警察還假模假樣地接待。等到下午13點一刻我們都走出分局,突然衝來20幾個不明身份的大漢將我們與趙素利的親人分開並硬將我們十人擠進一部面包車帶離至武漢高鐵站。(途中我拍照,被搶走手機),要我們拿錢去幫我們買票,我們都說沒錢,他們只好給我們買票。就這樣,黃雨章、陳思明、李燕軍被強行送離武漢。

黑保安駕駛員接到電話就開車,沿途徐秦大姐用手機發信息,被看到,保安把大姐按倒後搶走徐大姐手機,到漢口火車站,國保喊蕪湖的下車,我下了車,兩國保拿著公安證件,把我送上了車,等車開動,才離開。

這幫穿保安服的不明身份者都受一個中年男子的指揮。這位穿便服的中年男子帶我們進站和上車的過程中多次與車站人員交涉並出示公安的證件,這是我親眼所見。」

多位公民陪趙素利家屬在武漢尋人被強制遣返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9/2017/1229/16863.html

今天(12月29日),原本是中國民主黨人武漢秦永敏「顛覆國家政權案」開庭的日子,由於昨日武漢中級法院在庭前會議後宣佈該案將延期審理。因此,原定今日上午九點在武漢中院的開庭計畫取消。今日下午兩點,徐秦、孫東生等十幾名原本趕到武漢準備旁聽該案的公民陪同趙素利的兩位姐姐和兒子田思雨去到武漢市公安局青山區分局尋找失蹤已三年之久的秦永敏妻子趙素利。但眾人遭到暴力綁架,強制送至武漢高鐵站遣返,徐秦和孫東生等人還被不明身份人員毆打。

據悉,孫東生等十幾名維權人士是在12月27、28日趕到武漢準備旁聽該案的,在該案開庭取消後準備離開武漢時,聽聞趙素利的兩位姐姐和兒子準備前去武漢市青山公安分局尋找失蹤三年杳無音訊的趙素利,於是眾人決定陪同家屬一起去。

據身在現場的哈爾濱維權人士孫東生講述,大家在下午接近兩點鐘去到青山分局,由信訪部門民警接待,交談時間長達兩個小時,但始終無法獲知趙素利的下落,接待民警亦說不出所以然。大概下午四點鐘,接待室衝入十幾名警用著裝的不明身份人員,粗暴將家屬以及陪同的多位公民拖出接待室,強行塞進門口停放的普通牌照面包車裡面,期間,有多名公民的手機被搶,徐秦、孫東生等人被毆打。據現場未進入接待室的朋友透露,這十幾名不明身份人員在進入接待室之前,曾將警用服裝上的標示及編號扯去。

下午四點四十五分左右,被塞進面包車裡的十幾名外地公民被送至武漢高鐵站,由警方人員買票後送到高鐵上,民警在高鐵關門開動後才離開。據悉,被強制遣返的公民已經陸續回到家中,遭到毆打的孫東生腿部受傷,目前正在開往哈爾濱的火車上休息。同樣被毆打的徐秦由武漢國保押送回江蘇老家,一路上腰痛難忍,在火車行至湖北麻城時下車休息,準備明日上午再繼續行程。

家人及公民追查趙素利下落 遭黑保安強行遣返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3-12292017104911.html

中國民主人士秦永敏的妻子趙素利自2015年被關押至今,下落不明,她的家人和部分支持者12月29日前往武漢青山公安分局追查其下落。離開公安局後,一行人突然被黑保安強行押上車,送去高鐵站遣返回鄉。趙素利的兩個姐姐、兒子以及維權人士徐秦目前音訊全無。

秦永敏案件再度延審 十多支持者遭粗暴對待迫返家鄉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supporter-12292017072642.html

武漢異見人士秦永敏,被控「顛覆國家政權罪」的案件再次押後審訊,十多名支持他的維權人士,到武漢市的公安局表達訴求時被帶走及迫返家鄉,期間更受到警員的粗暴對待及恐嚇。來自湖南及廣西等多個地方的維權人士,週四(28日)及週五(29日)陸續抵達武漢市,準備到武漢市中級法院外圍觀,聲援秦永敏。已被關押兩年多的秦永敏,他的案件原定週五開審,因當中一些程序需要處理,所以押後聆訊。

隋牧青律師:再次會見「拈花時評」張廣紅通報——特色國家的大不敬罪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12/blog-post_80.html

今天(2017年12月29日)上午十時五十分到11時五十分,我在越秀區看守所再次會見了張廣紅。所方似乎很重視我,工作人員一再強調我不得攜帶手機入內。會見室內,律師與當事人之間,以牆相隔,牆上豎一排鐵欄杆,並罩一層鐵絲網,不僅視線模糊,文件簽字也不可能。這種違背相關規定的鐵絲網設置,除了法治廣東,似未聽聞。張廣紅入座囚椅需上鎖,張說其他囚徒會見律師,囚椅無需上鎖。雖然被控輕罪(侮辱罪),卻是重犯待遇。

張廣紅介紹了近期狀況:身體方面:1.前段時間張廣紅右腿生一牛瘡,面積大,腫脹厲害。先吃抗生素搽藥膏治療一段無效,昨日所醫為其割開膿包清理膿血後包紮處理。2.張雙眼高度近視,但因其眼鏡不合看守所規範被收走,被囚兩個多月來無眼鏡佩戴,行動非常不便。3.張患有結膜炎,需常涂眼藥水,而監倉內不許留存藥物,故只能強捱,眼睛一直很難受。

越秀區看守所不許存款,但可為其買、送物品。

張廣紅已收到通知,其案日前已移送越秀區檢察院審查起訴。

關於起訴,張對其僅因在封閉空間(WhatsApp群)轉發含有批評習近平主席言詞的文章而遭起訴,非常不解。

我向他解釋:

1.依照憲法,公民有批評權力人物的自由,他的行為當然不構成任何違法犯罪。

2.侮辱罪通常需受害人提起自訴,而由檢察院提起公訴的侮辱罪,是現代社會的大不敬罪。

3.大不敬罪是皇權社會維護皇家威儀的一項重罪,其罪名消失已久,但其精神一直留存於我國1949後的刑律之中,不僅保護元首、封疆大吏,還惠及芝麻綠豆小官。

4.大不敬罪、文字獄,這些皇權社會的垃圾制度,如今皆於此案還魂,應倍感榮幸。

會見結束時已近午休。我找到當值所領導簡單談了一下張廣紅的疾病醫療問題後離開。

隋牧青律師,2017.12.29

註:昨天下午我曾趕赴越秀區看守所,因未按照警方的非法規定到辦案單位備案,準備展開投訴控告乃至行政訴訟,未曾想,到看守所後才發現沒帶律師執業證,只好無功而返。

今天上午會見,手續辦理同第一次會見一樣順利,所方工作人員說張廣紅案已移送越秀區檢察院審查起訴,故無需再備案,否則會拒絕我會見。我指出他們要求律師到警方備案的規定無法律根據,非法無效。工作人員只是笑笑不予作答。

北京維權人士楊秋雨遭刑事拘留 十九大維穩拒合作或為導火線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gf2-12292017104647.html

曾因暴力反抗強拆而入獄的北京維權人士楊秋雨12月25日被警察帶走,目前被以「尋釁滋事」名義刑事拘留。熟悉楊秋雨的人士表示,楊秋雨再度被刑拘涉及他被指非法佔用房屋,但也不排除與他在中共十九大前後拒絕和當局合作有關。楊秋雨出事當晚剛好是聖誕夜。與他同屬一個基督教會的異議人士徐永海表示,十多名公安當晚來到楊秋雨的寓所,破門而入。徐永海:楊秋雨給我打電話,他說有警察敲他家的門,過了一會,估計有十多分鐘,他又來電,說警察把他家的家門給砸開了,以盤查的名義給他帶走了,過了一段時間他又給我來電話,說已經帶到派出所了,要給他刑事拘留。

楊秋雨十多年前曾因反抗強拆、「故意傷害罪」罪成判刑2年半,並曾多次接受勞教和刑事拘留,長期以來居無定所。徐永海說,近期楊秋雨再度成為當局針對的目標,指他非法佔用房屋。

徐永海:這麼多年就流落,後來沒辦法,他不得不住在他們單位的居委會,住了將近1年了,可能因為這件事給抓了,說他是「尋釁滋事」.但徐永海不排除好朋友這次被刑拘可能另有內情。徐永海:我想應該在十九大期間楊秋雨也不配合。比如說聯防警察跟著他,他到處亂跑,有時晚上不回家,弄得警察沒法跟著他,警察很痛苦。這個我能理解,他憑什麼要主動配合你,沒道理。

徐永海與北京另一異議人士倪玉蘭下週會到豐台區看守所看望楊秋雨。倪玉蘭指出,徐永海剛好在維權人士吳淦判刑的前一晚出事。倪玉蘭:26號吳淦的案子在天津要開庭宣判,他有去旁聽的想法,不知道他們是以這個名義在那天抓走他,還是究竟因為這個房子的問題,我覺得都是藉口吧。

據瞭解,楊秋雨的妻子王玉琴身患重病,日常生活無法自理。倪玉蘭擔心,如果楊秋雨被長期拘禁,誰來照顧王玉琴。

剛剛出獄4天的上海人權捍衛者丁德元又遭刑事拘留 罪名為「妨害公務案罪」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12/4_30.html

上海人權捍衛者丁德元於2017年12月27日18時50分被上海市公安局浦東分局編造了一個具有中國特色的法外罪名「妨害公務案罪」刑事拘留,關押於上海市浦東新區看守所。

丁德元【中國政治犯關注(CPPC編號:00601)】在此之前遭上海市浦東新區公安分局、檢察院、法院聯手政治迫害搆陷「妨礙公務罪」獲刑一年二個月,於2017年12月23日刑滿釋放,釋放僅4天半又被扔進看守所。

上海維權公民原定於2017年12月27日中午12時設宴為丁德元接風,有來自廣州、廣西、湖北等地的民主人士也到場參加宴會。時間到了中午12時,90多位上海維權公民已聚集到了約定的大酒店。丁德元未到場,後得知他被綁架到上海市公安局浦東分局合慶派出所去了。

據瞭解:2017年12月27日上午約9:30分,丁德元到上海市政府信訪辦窗口提交登記表之後到人民公園與朋友們交談。朋友們與丁德元約定到南京東路的一家大酒店共進午餐。

丁德元因被坐牢期間關在監室一年二個月缺乏活動,導致其出獄後腿腳痠痛行走艱難。因此他告訴朋友們說自己慢慢地先去大酒店。中午11:30分,丁德元走到人民廣場地鐵口,被一個曾見過面的特務(曾在一次訪民維權活動中拍下了該特務的照片)用背擋住丁德元,使他無法前行。另一位是上海市公安局浦東分局合慶派出所的姓名叫馮建平的警察(穿著便衣)。馮建平帶著特勤,其中一名特勤欲用拳頭毆打丁德元,但被馮建平勸住。丁德元責問馮建平:「你憑什麼抓我?要把我送到哪裡去?」馮建平說:「你不要怪我,是領導要我送你回家,我們所長想同你談談。」丁德元說:「我同你們所長並不相識,有什麼好談的?」說到此,丁德元的手機被搶。

瑪曲前政治犯雪努班丹遭審訊及軟禁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dz-12292017104435.html

瑪曲縣藏人雪努班丹於2017年10月23號在醫院(西藏人權與民主促進中心)

甘肅瑪曲縣藏人前政治犯雪努班丹(又寫:華爾旦)自2013年獲釋至今臥病不起及其女兒被拒入學的消息近日被外界關注後,當局以「對外透露消息」之名於星期三強制傳喚雪努班丹進行數小時審訊,並將其軟禁在家。

印度達蘭薩拉的西藏人權與民主促進中心研究員赤松多吉星期四向本台表示,西藏人權與民主促進中心方面於上星期一(12月18日)發佈新聞聲明,詳細透露甘肅甘南州瑪曲縣藏人雪努班丹(又寫:華爾旦)曾被指控帶頭示威於2012年6月遭捕獲刑,後在獄中受酷刑致病危於2013年7月被提前釋放,但至今仍臥病不起以及他的女兒也被當局拒絕入學的消息之後,多家媒體陸續進行了報導。根據最新消息,中國當局以此為由,強行傳喚病重的雪努班丹,對他進行長達九個小時的審訊後,將他軟禁在家中。

赤松多吉說:「本月27號上午10點鐘,瑪曲縣阿萬倉鄉派出所部分警察闖進雪努班丹的家,不顧他病重,把他強行帶往鄉派出所,聲稱甘南州和瑪曲縣的公安局人員要對他問話。之後他從當天上午10點到下午2點被鄉派出所警察審訊,再從下午2點到晚上7點被州和縣公安局人員審訊。而在這九個小時的審訊期間,具體對他問了什麼,暫不清楚,但是警方一口咬定他『對外透露不必要的細節情況,背後定存有政治目的。』當局還以『作進一步調查』為由,沒收了他的手機,並強令他留在自家住所,未經允許,不得外出。」

雪努班丹被捕入獄前(受訪人早前提供)

本台早前報導,甘肅甘南州瑪曲縣阿萬倉鄉牧區藏人雪努班丹曾被中國當局指控涉嫌帶頭煽動2008年瑪曲縣阿萬倉鄉連續三天發生的示威活動,於2012年6月18號下午約3點在當地一家茶館裡突然被全副武裝的公安人員強行帶往瑪曲縣城拘押,他的五名家人在兩天後也被警方傳喚。

西藏人權與民主促進中心於本月18號發佈的新聞聲明指出,雪努班丹於2012年6月被捕後遭判兩年零九個月有期徒刑,但是入獄後因為長時間遭受各種酷刑虐待,導致身患嚴重的心臟病,加上常常出現呼吸困難、視力模糊、聽覺衰退等症狀,使他的身體狀況每況愈下,當局為避免他死於獄中而被追究責任,於2013年7月24號將他提前釋放。但他出獄後被送醫接受兩次大手術,此後至今臥病不起,他八歲的女兒雖已到入學年齡,但因為他曾從事過政治活動,當局拒絕讓他女兒入學接受教育。

西藏人權與民主促進中心研究員赤松多吉透過本台向中國政府和國際社會發出了緊急呼籲。他說:「雪努班丹目前身體狀況極其糟糕,需要定期外出接受治療,而不適合處於軟禁狀態。他的家屬和親友擔心當局對他的這一做法只會加重他的病情,甚至會造成生命危險。因此,西藏人權與民主促進中心方面緊急呼籲中國政府停止對雪努班丹的軟禁,及時為他提供醫療服務,並讓他的女兒與其他同齡兒童一樣接受教育。另外我們也緊急呼籲國際社會向中國政府施加壓力,促使中方停止對雪努班丹的迫害、停止侵犯他的基本人權和人身自由、停止對藏人政治犯家屬進行區別對待並剝奪他們接受教育的權利。」

據介紹,雪努班丹是瑪曲縣阿萬倉鄉貢賽爾村,現年40歲,靠遊牧為生,其父親名叫貢才,母親名叫德慶,他和妻子次仁德吉育有一子兩女。

河南2律師遭公安逼問曾否加入「挺郭」群組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gf1-12292017104614.html

12月28日,河南省2名律師先後遭當地公安傳喚,要求澄清是否曾加入支持郭文貴爆料中共高層貪腐內幕的網絡群組。有評論認為,郭文貴爆料風波的政治影響已波及法律界,首當其衝的就是維權律師。週四下午,河南鄭州律師馬連順在當局要求下到公安分局接受問話,內容圍繞外逃的商人郭文貴。馬連順:他談的問題是,我加入了2個群,挺郭群,郭就是郭文貴。但是我確實沒有加入這個群。後來局長又親自給我談話,讓我要謹慎,現在形勢不對要注意,免得到時候受到打擊。我就給他看了我的手機,我的手機確實沒有這個群。顯然是從公安部或者國安部搞過來的一個名單,說是我參加了這2 個群,但是我不知道,而且也確實沒有參加。

馬連順認為,這次傳喚等同思想審查。馬連順:我接受他們的傳喚這是一種錯誤。他沒有正規的法律手續,他們在審查我的思想,主要是審查 我思想的來源。因此,我不應該配合他們。我感覺,這已經成了思想警察,他們不是一般意義上行為的警察,更不是維護社會公正的警察,更不是保護公民權利的警察。禍從口出,現在還禍從耳入,防不勝防。

同一天,河南另一位律師王亞中也被派出所傳喚。在接受問話時,王亞中同樣被問及有否加入支持郭文貴的群組。維權網站「民生觀察」報導,除了馬連順和王亞中,最少還有3名律師遭到當局傳喚。

藉「挺郭群」為由 國保全國約談及傳喚維權律師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lawyer-12292017074521.html

全國範圍週五(29日)有不少於五名維權律師遭到傳喚、約談,有律師透露警方查詢的內容為是否加入「挺郭群」。有維權律師認為,除顯示「挺郭有風險」外,當局今次主要目標依然指向維權律師群體,以藉口瓦解維權律師介入公共案件的積極性。709案辯護律師、河南律師馬連順,週四(28日)下午被鄭州公安局豐產路分局傳喚兩個小時。同時,鄭州國銀律師所律師王亞中、上海律師吳紹平、深圳律師魏水平及濟南律師馬兆鳴等,亦先後被當地國保、公安、司法局查問及談話。鄭州律師孟猛週四亦接國保約談電話,但他因事未能前去。

律師們一度懷疑是709最後一件案、王全璋案開庭訊號,但律師在被查問後很快釋疑,所涉的主要內容為他們是否加入「挺郭群」、是否觀看郭文貴視頻等。但奇怪的是,被查問律師大多並非在「挺郭群」中。

深圳律師魏水平向本台表示,週四下午當地國保通過司法局對他發出威脅和警告。

魏水平說︰國保打電話給區司法局,要我注意不要參與郭的群討論之類的,國保說是發現我在一些郭的群裡面,我覺得莫名其妙;後面我才瞭解到,原來它是全國範圍的一些問話,比如說有一些地方誰比較敏感啊,不管你有沒有參與他就會主動問,誣衊一下你,你是不是參與了郭的群之類的。

曾代理「鄭州十君子案」、「709李和平案」等敏感案件的馬連順,早前多次遭國保約談和恐嚇,他的執業和轉所亦受司法局刁難。

上海維權人士馮正虎揭露司法不公 遭頻繁傳喚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1-12292017104805.html

上海維權人士馮正虎自11月22日起,遭當局維穩人員貼身跟蹤,不得離開管轄區域,否則就被傳喚。一個月來,馮正虎共被傳喚10次。他向本台表示,當局維穩原因,主要是他連續公開四本文集,並且去信市委書記李強揭露司法不公。上海維權人士馮正虎今年11月22日遭到當局傳喚、抄家,至今沒有歸還扣押的物品。也是自22日起,當局對馮正虎展開了嚴厲的維穩。

馮正虎12月29日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一個多月來,他出行都有人員貼身跟隨。一旦他離開了他們的管轄範圍內,就會遭到傳喚,截至目前,他已被傳喚了10次:「從11月22號開始,被抄家傳喚,一套班子就住在我家門口。如果我出去,範圍在他們(管轄)裡面的,他們就貼身跟著你;如果這個地方你想去,他們不允許,他就不准你去。你一去,他就馬上傳喚你。我到現在已經被傳喚了10次了。」

江蘇南通運動式強拆 一戶主家人受驚嚇昏迷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2-12292017104845.html

江蘇南通港閘區及崇川區當局日前強拆多處民宅、工廠。一位遭強拆的居民家人被拆遷人員強行拖出房屋時受驚嚇昏迷,目前仍在醫院治療,精神狀況出現問題。有當地民眾表示,南通最近正在進行運動式強拆行動。江蘇南通港閘區居民達建兵的房屋在12月28日被強拆人員強行推倒,成為一片廢墟。達建兵的妻子則在強拆過程中受到驚嚇,一度昏迷。

達建兵29日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妻子目前仍在醫院住院治療,她的精神狀況出現問題,而他家的財產全部被壓在了廢墟之下:「從昨天開始,(我妻子)一直昏迷,到今天醒了之後就一直處於受驚嚇的狀態,一碰到人就往床底下躲。昨天我不在現場,但是我母親在現場,她告訴我一些事情,有五六個人壓在她(我妻子)身上,把她從家裡拖出來。我母親正在上廁所,褲子還沒系完,就被兩個人拖出來了。家裡所有的東西都壓在裡面,沒有拿出來,包括家裡所有的財產,現金、衣服、金銀首飾什麼的都在裡面。」

天安門月亮作者:不管六四死了多少人北京也不敢面對 [法廣]

http://rfi.my/26jQ.T

最近英國解封檔案,再次挑起1989年六四事件到底有多少中國人民被清場的解放軍殺害的爭論,檔案披露被殺害的數字高達萬人,立即引起環球時報英文版評論反駁,稱數字被西方誇大且毫無邏輯。不過當年曾經為BBC客串做北京臨時記者、後來撰寫天安門月亮一書的作者金培力(Philip J. Cunningham)在南華早報撰文指出,無論天安門事件死了多少人,它是中國政權所不敢面對的悲劇。

金培力在文章說,BBC本來特約他專門報道1989年5月蘇聯領袖戈爾巴喬夫訪華的新聞,但這次訪問很快淪為天安門和平示威的配角,他的薪金與他奔波的工作使他感到有點不划算,從5月中旬到6月4日清晨,他和BBC的電視攝影隊日以繼夜的在天安門廣場報道,目睹解放軍闖進北京下城,進入廣場距離學生豎起的民主女神不遠之處,然後就看到第一支裝甲軍車響起警報,登時情況混亂一片。

金培正說,身為一個現場的電視新聞製作成員和一個翻譯者,他所彙集的信息其實與解封的檔案所描繪的有點接近,因為BBC位於現場第一線,而且也將採訪的信息與英國外交官分享。金培正承認,一萬是一個令人吃驚的數字,需要以懷疑的眼光視之。在中國,萬並非是一個完全按照字面解釋的字眼,萬這個字也是用來形容很多的意思。

他說,由於中國當時正瀕臨內戰邊緣,這起碼是外交界內部傳出的估計,因此中國可能有反對當權集團的派系或許誇大了數字,又或許使用繪影繪聲的詞語。鄧小平政權其中最成功的政治宣傳之一,就是聲稱沒有一個人死在天安門廣場。此說後來更得到異見人士以及新聞記者的證實,甚至包括已故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和台灣來的民歌手侯德健。

但文章指出,這不等於沒有血腥的殺戮,只是發生的地點大多數在長安街和附近的小巷。由於“天安門”一詞乃西方記者慣常對整個事件發生地點所使用的縮寫,因此中國政府的反駁已有效地將辯論脫軌。天安門廣場“沒有死一個人”,就算技術上無訛,也是令人厭惡痛恨的,因為這對死在別處的人麻木不仁。

簡而言之,這場鎮壓是罪惡的,不必要的,而且是惡棍所為,是永遠對不了的大錯。就算北京刻意減低死傷數字,也是令人吃驚的。文章最後指出,有沒有可能真的死了一萬人?是有可能的。北京當局最有資格回答這個問題,但每一次當這個議題被提起時,它只會大吵大鬧的抗議,全面密封的審查以及荒誕的否認,其實是源於本身欠缺安全感、自大以及害怕真相被揭露而已。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