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16 旅法藝術家胡嘉岷繪紀念劉曉波壁畫被帶走。羅蘭青被抓其父發聲明。華湧發布北京驅逐低端人口被抓。沉痛悼念李蘇濱律師。冉崇碧在押拒認罪。

深圳展覽繪紀念劉曉波壁畫 旅法藝術家胡嘉岷被帶走 [自由亞洲電台] http:/ … 繼續閱讀 →...

深圳展覽繪紀念劉曉波壁畫 旅法藝術家胡嘉岷被帶走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paint-12162017101205.html

旅法藝術家胡嘉岷與妻子Marine繪製的壁畫《時差》,在深圳1個展覽展出,胡嘉岷承認這幅作品是要紀念劉曉波,最後他與妻子同被有關人員帶走。綜合香港和海外媒體以及網上周六(16日)的報道,深圳南頭古城舉行的深港城市建築雙城雙年展在周五(15日)開幕,胡嘉岷與妻子正合繪1幅壁畫《時差》,主辦單位介紹指壁畫是表現他遊走於東西文化的經驗。

這幅3D壁畫立體感強烈,包涵的政治寓意更巨大。

作品畫了1間房,房內放了1張藍色的空凳,後面圍起鐵欄,與外面風景隔絕,而房門口有1隻狗張望,牆上則有閉路電視監控。

有現場人士認為,情境與當年頒發和平獎予劉曉波時擺放的空凳一樣,而胡嘉岷當時承認作品是紀念劉曉波。

劉曉波的好友野渡表示,作品的作者胡嘉岷夫婦已被警方帶走,作品當時還未完成。而至周五深夜,「自由劉曉波工作组」在社交網貼出現場相片,顯示作品已被圍封。‏

有報道指胡嘉岷在周五晚間曾對外發消息指「人沒事」,但之後再沒有回覆訊息。

野渡讚揚胡嘉岷了不起,在中共全面封殺紀念劉曉波活動下,仍能對外展示莫大勇氣。

湖北大冶羅蘭青成「逃犯」被抓 其父發聲明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9/2017/1217/16816.html

本網獲悉,湖北大冶市訪民羅蘭青,因近日探訪襄陽市樊城區遭強拆聶姓老人,於12月7日被襄陽市刑警大隊以其是「網上追逃」對象為由抓走,之後交由大冶市警方押送到大冶看守所關押。12月13日,羅蘭青家屬為他聘請的律師前往大冶市看守所去依法會見,但被看守所方面以各種理由阻止。

日前,羅蘭青的父親羅兆義表示,湖北黃石大冶羅蘭青涉嫌「損壞商業信譽、商品聲譽」一案,為避免非法勢力惡意介入及干擾,嚴正聲明:一,拒絕大冶司法各方安排任何法律援助律師會見及辯護。二,我老羅家有能力聘請正直、勇敢,能維護羅蘭青合法權益的律師。三,我全家對大冶看守所非法拒絕律師會見的行為保留依法控告、舉報的權利。

據關注此事的網民「雲南煙雲」消息,湖北大冶市訪民羅蘭青因自己的維權經歷開始關注其他訪民的遭遇。2016年間,羅蘭青開始關注湖北襄陽樊城區居民聶雪麗家遭強拆事件。近一年來,羅蘭青一直為聶家的事情在網上發聲。近日,羅蘭青得知聶家的兩位老人被強拆後,現住在四下透風寒氣逼人的窩棚之中。為此,羅蘭青前往聶家所在地襄陽市樊城區進行實地調查與慰問。到達襄陽後,羅蘭青一直住在襄陽樊城漢江路青年創業城主題賓館內。12月7日晚上9點,一群警察突然闖進他所在的賓館房間裡將他抓捕,並且搶走了他的手機。事後得知,羅蘭青被襄陽市刑警大隊以其是「網上追逃」對象為由抓走,之後交由大冶市警方押送到大冶看守所關押。

此次,羅蘭青被刑警大隊以「網上追逃」對象為由抓走,其主要原因是羅蘭青多次舉報湖北黃石大冶市知名企業「中國勁酒」有問題,而湖北大冶警方就以羅蘭青涉嫌「損壞商業信譽、商品聲譽」為由將他列為「網上追逃」對象,並且在12月7日,羅蘭青探訪襄陽市樊城區遭強拆聶姓老人之際將他抓捕。

另據網民「微看雲南」消息稱,目前羅蘭青案的代理律師是楊柱律師,他曾在雲南幫助過許多弱勢群體維權,比如雲南省昭通市巧家縣錢仁鳳投毒案,楊柱律師力挽狂瀾終為錢仁鳳女士沉冤昭雪。

「只因幹了記者應該干而不敢幹的活」 的北京畫家華湧在天津朋友家中遭抓捕[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12/blog-post_20.html

昨天晚上,「只因幹了記者應該干而不敢幹的活」 的北京畫家華湧在天津朋友家中遭抓捕。華湧先生遭抓捕,激起了廣大民眾的強烈不滿,聲援華湧、關注華湧的公民運動正在大陸展開。華湧已在天津友人李先生家中被抓。被抓前臨危不懼,連拍很多個視頻上傳到推特,談笑風生,與北京市局警察周旋了一個多小時。他理了頭髮,剃了鬍子,原來是一個看上去才三十多歲的陽光燦爛、英俊瀟灑的哥們!他給女兒唱了生日快樂歌,告訴她自己所做的一切,是為了不讓孩子們活得像爸爸和爺爺一樣憋屈。

北京市局在天津抓捕了流浪畫家華湧,原因是自媒體時代華湧用攝像記錄了北京大興區發生大火之後,又發生的驅趕十幾萬人的強拆,畫面在網絡播放,被稱為「北京市的排華事件」。當局會給華湧栽上各種罪名,但是他記錄的畫面會成為抹不掉的歷史,對他的迫害只能坐實「以警治國」「以黑治國」「以謊言治國」的罪惡。

因持續在現場採訪拍攝北京當局驅趕所謂「低端人口」的現實情況,北京畫家華湧遭遇警方搜捕,不得不開始流亡。一個畫家只因幹了記者應該干而不敢幹的活,而匆匆逃亡在祖國的大地上。此事在網絡媒體上引起了巨大的反響,網民紛紛聲援呼籲一起保護華湧先生。

華湧,男,出生於遼寧營口市,創作攝影作品《拉布楞寺》、油畫作品《老人》等藝術作品。有網友評論說:「華湧,北京排低端第一個跑現場採訪,幹了記者應該干而不敢幹的活,華湧令記者們羞愧… 多麼有骨氣的藝術家!」

本網將持續關注華湧先生的境況。

發布北京驅逐低端人口 藝術家華湧天津被抓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artist-12162017103928.html

北京宋莊藝術家華湧,因持續發布北京大興區驅逐低端人口的消息,一直被警方追捕,在逃亡1星期後,華湧周五(15日)晚在天津被警方抓走。而之前協助他發布消息的大興西紅門鎮新建村的5位村民,早前已經被抓。據華湧在被抓前緊急發布的視頻,他躲在天津1個朋友的家,正在做飯時,有天津口音的警察正在砸門。他表示,他沒有做錯甚麼,只是因為熱愛自己的祖國和人民而必須堅持說真話,並且已經做好坐牢的準備。

華湧1位朋友證實他被抓的消息,並指大家都在關注他的下落,但至今為止都不知道他被關押在哪裡。

他說:肯定帶走了。昨天(周五)晚上10點多,被帶走的時候可能快12點了,僵持了前後大約1個小時。現在我們都在打聽,各方面都在打聽,現在沒有消息,然後不知道是在天津還是在北京。

宋莊另1位藝術家對本台記者指出,華湧逃離北京後,先後去了河北和天津,最後可能被警方用手機定位找到了,目前沒辦法聯繫華湧。

他說:他是上周,在宋莊聽說警察要抓他,他就跑了。他的那個視頻裡頭說是從通州跑到河北,又從河北跑到天津,待在1個朋友家裡頭。因為現在這個手機定位是很準的,前後左右能定在5米範圍,上下能夠定在2層樓的範圍。即使手機關著,也是能到定位找到你的。昨天晚上有警察砸門,應該已經被帶走了吧。被警察帶走了,那基本上是不太可能聯繫得到的。

這位藝術家還表示,華湧在本月7日,最後1次發布關於大火之後的大興區西紅門鎮新建村的情況,並在5個村民的保護下離開,在幾天前這5位村民已經被抓。

本台記者致電大興公安分局治安支隊,支隊的1位警察表示,有關案件不是他們在辦理。

他說:這個我們不知道,我們這兒是治安支隊,你問問刑偵啊甚麼的有可能,我們這兒不辦這案子。

本台記者再次致電大興刑偵支隊,但支隊的人員回覆他並不清楚,建議向預審大隊查詢。但撥打刑偵支隊提供的預審大隊電話,對方指已經沒有預審大隊這個機構。

宋莊畫家華湧原籍遼寧營口,在2011年後,他因關注人權,特別是創作關於「六四」的行為藝術,一直受到官方打壓,多次遭拘留或勞教。今年「六四」和中共十九大期間,他都被官方軟禁。

今年11月18日的北京大興區西紅門鎮公寓大火,北京暴力驅逐外來的低收入群體,華湧開始在西紅門鎮現場發布有關消息,引起國內外的廣泛關注。

冉崇碧在羈押中拒絕認罪 被長期戴鐐關禁閉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7/1216/16813.html

本網從何偉律師處獲悉,因涉嫌「尋釁滋事罪」被羈押長達九個月的重慶維權訪民冉崇碧,因在羈押期間不認罪不妥協不服軟,以及經常違反看守所內部管理制度而長期被罰戴鐐銬和關禁閉。而冉崇碧的案子可能將於近期開庭審理,但具體時間官方尚未公佈。

據悉,何偉律師於昨日上午去到重慶萬州區看守所會見冉崇碧,得知其身體狀況良好,精神狀態卻不太理想,情緒比較激動。據律師介紹,冉崇碧被羈押以來,一直不肯妥協和服軟,並經常違反看守所內部管理制度,故長期被罰戴鐐銬以及關禁閉。律師還提到,由於冉崇碧在看守所內表現不好,所方還限制其購物,令其無法購買想要的生活用品和食物。當日所見冉崇碧的穿著,除紅色囚服外,上衣全是破洞,下身直接穿了幾條秋褲,亦見破洞,真的可以用「衣衫襤褸」來形容這位維權女俠。

由於冉崇碧被羈押以來一直精神欠佳,情緒牴觸嚴重,何偉律師經多方斡旋和努力交涉之下,萬州區檢察院在再三斟酌和研究後,特例允許冉崇碧的未成年女兒鄒冉前去會見。何偉律師表示,冉崇碧見到女兒後很高興,叮囑女兒要好好學習,並對自己被抓後北京的朋友們幫助安頓照顧女兒表示感謝和安慰。何偉律師透露,萬州區檢方已計畫安排在近期對冉崇碧的案件進行開庭審理,但具體的時間尚未公佈。律師表示,將對該案作無罪辯護,儘量為當事人爭取最大限度的權益。

據公開消息顯示,冉崇碧走上上訪維權之路是因為2008年其在廣東東莞做菜販期間,其年僅五歲的女兒被人強姦,而法院當時僅僅判決強姦犯有期徒刑兩年,冉崇碧不服判決,多年來一直上訪維權,並積極關注其它社會事件,參與多起維權活動,曾多次被行政拘留以及刑事拘留。今年「兩會」前的2月21日晚,冉崇碧在暫住地北京大興區黃村鎮立垡村被黃村派出所民警查驗身份證後帶走,後移交給重慶萬州區警方帶回重慶以「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羈押於萬州區看守所。

李蘇濱律師昨在河南逝世 明可前往弔唁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9/2017/1217/16815.html

本網獲悉,曾以起訴河南省司法廳違法收取律師管理費而獲譽「中國律師第一狀」的李蘇濱律師,在被刁難無法正常執業長達十五年之後,於2017年12月14日22時因患肝癌逝世,享年62歲。

律界脊樑——沉痛悼念李蘇濱律師 [永川 中國法律文書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12/blog-post_90.html

李蘇濱,轉業軍人,中共黨員,出生於1955年。

1991年,他36歲時,開始從業律師職業。

1995年8月,他40歲時,被洛陽市老城區檢察院以「私自收費、涉嫌貪污」將其批捕關押。隨即移送西工區檢察院辦理。

1996年12月25日,該院認為李蘇濱不構成貪污罪,撤銷了案件,但同時認定李蘇濱違反了《律師暫行條例》,屬私自代理、私自收費,遂決定沒收其非法所得63810元。這一年,他41歲。他不服西工區檢察院的撤案決定和沒收決定,逐級申訴、並申請國家賠償,一直申訴到最高人民檢察院。

2001年2月27日,最高檢作出高檢複決[2001]第2號決定書:維持西工區檢察院撤案決定書中撤銷李蘇濱貪污一案的意見,撤銷其沒收非法所得意見;撤銷西工區檢察院沒收決定書;收繳的款項依法移交洛陽市司法局處理。此後,李蘇濱一直在申請國家賠償。

2001年這一年,他46歲。身為律師的他,發現司法局在每年律師年檢時,律師要向司法局交1500-2000元的註冊費。按全國幾十萬律師人數計算,這是個天文數字。於是他天真地「拿起法律的武器」,向自己職業的主管機關河南洛陽司法局開戰了,他狀告司法局違法收取律師年審註冊費。

2002年3月,洛陽市西工區法院對該按公開審理。一月後的4月28日,在一個洛陽全市數百人的律師大會上,洛陽市司法局與市律協一起,宣佈對他的律師執業證2002年暫緩註冊。理由是舊事重提到1995年李蘇濱「私自接案」、「私自收費」。接著,市律師懲戒委員會有關人員找李蘇濱談話,調查他1995年「私自接案」、「私自收費」的問題。在律所主任的勸阻下,他撤訴了。可是,他的律師執業證當年最終沒能註冊。因為司法局不要他的註冊費了。可是,幾乎在同時,一名叫李午汜的洛陽律師接力上陣。李蘇濱撤訴之後,李午汜隨即向洛陽市西工區法院提起了同樣的行政訴訟。同年12月,法院判決李午汜勝訴。

在互聯網並不如今天一樣發達的2002年,洛陽「二李」,名動天下。

2002年,他(李蘇濱)的另外一項收穫是,他1995年的「私自收費」、涉嫌貪污一案申請國家賠償成功。當然,他又跌進了另外一個陷阱,2002年度河南省司法廳「暫緩」註冊他的律師執業證。

2003年,48歲的他,將河南省司法廳告上法庭。2003年他勝訴了,鄭州金水區法院判決確認:河南省司法廳未給原告辦理2002年度的律師職業證註冊手續違法。

2004年,他49歲。這一年,他向河南省司法廳申請行政賠償。在法定期限內未得到答覆後,又向法院提起行政賠償訴訟。請求法院判決司法廳未給他註冊的一年的律師收入損失。然而一審敗訴。在法定的上訴期內,他也曾想過以屈服來換取註冊通過、保住飯碗。然而在發現對方的盛氣凌人根本無意妥協後,他鋌而走險提起上訴。

河南省鄭州市中級法院撤銷一審判決、判決他勝訴、賠償他工資損失1萬4千餘元。然而,贏了官司的他,輸了飯碗。司法廳就是不給他放行註冊律師執業證。年近50歲的他,借助於志同道合的同行,棲身於京城某律所,以律所的行政主管人員、非律師身份做些公益類案件,奔波於各地。

2007年,已經沒有律師身份的他,52歲。可是,他還是沒有學會和法院搞好關係。在北京太平家園系列案件將近20場官司中,曾數次以法官違反公平公正原則、涉嫌與原告官商勾結為由,當庭要求北京昌平法院法官迴避。還舉報昌平法院對複印案卷的收費亂收費。最後招致法院給律協投訴他棲身的某律所,司法行政機關給予他棲身的律所停業6個月的行政處罰。

北京是交管局實行多年的小排量汽車不許上長安街的規定,於2013年遭到了他的狙擊。他開了一輛不知道從哪找來的小排量車開上了長安街,結果當然遭到交警攔截。警察給他開罰單後,他就拿著這個證據直接將北京市交管局告上法庭。後卻隨著交管局自動宣佈解除小排量限制。讓本應該再次揚名的他,當了一回無名英雄。這一年,英雄垂暮,他已58歲。

此後的幾年裡,他借助於互聯網,一直關注社會熱點法治事件、吶喊、抨擊…

2017年12月15日,他生命的鐘停止擺動了,太累了。認識他的時候大約快五十歲的人了,應該是沉穩、老練的律師了。但讓我十分吃驚的,他還保持著二十歲年輕人的衝勁,至今我仍不明白為什麼,但這不影響我們之間的合作,甚至我好像和他有點臭味相投。

李蘇濱和億通律師事務所在中國現階段的律師界應該算是響噹噹的品牌,不信你可以搜索試一下,被屏蔽的概率有多大我不太清楚。

合作一段時間以後,他曾經給我一張光盤,是中央台阿丘主持的社會經緯節目,共三期。可能是連播三個週末的節目吧,反正我是拿到光盤一口氣看完的。節目主要情節是:

河南律師李蘇濱發現,司法局在每年律師資格審查時,每個律師要交1500-2500元的註冊費,依各省情況不同繳費數額不同,但基本範圍是這個,沒有免交的,按全國幾十萬律師算,這個可能是個天文數字。而律師作為合法經營者,已經向國家工商部門繳稅了,再收這個註冊費於法無據。於是可愛的李蘇濱律師就向他的上級主管部門—河南司法局開戰了。要知道,敢和自己的主管部門,尤其是主管法律的部門叫板,是要有多大的勇氣的,弄不好這一輩子的前途就葬送了,可能會被永遠逐出律師界。

據說聽到李蘇濱起訴河南司法局的消息,全國向他發來支持信的有幾千名律師,要知道律師自己打官司也需要請律師的,我想是不是和醫生不能治自己的病是一個道理,總之,結論是他在全國沒請到律師願意為他出庭。最後一個素不相識的人看到這個消息主動找他聯繫,承諾代理他出庭,而這個人卻根本不是律師,並且他們是在開庭前才在法庭外面見的第一面。這就是當代的中國人,中國的醬缸文化太好了。每個人都想保自己,但最終每個人都沒有保護好自己。用俺們那疙瘩的土話形容:「別人咬倒他來吃肉」,可能算是比較貼切吧。

阿丘做這種節目得心應手,低沉的聲音配合內容極佳。

李蘇濱最後打贏了官司,為全國幾十萬律師挽回了每年2000元損失,代價僅僅是從此自己再也沒有律師註冊證了。

李蘇濱發現北京是交管局實行多年的小排量汽車不許上長安街的規定不合法,於是開了一輛不知道從哪找來的小排量車,忽忽悠悠地就開上了長安街,結果當然遭到攔截。要不說律師就是和別人不一樣,警察給他開罰單的時候,用的是選擇題答案,但沒有開「小排量上長安街」的這項選擇,於是警察選了一個答案:「其它」。律師此刻發揮法律威力,不同意這種選法,要求他在上面自添了一項:「駕駛小排量上長安街」。隨後就憑著這個證據直接將北京市交管局告上法庭,事先他層告訴我們,後來我在報紙上也看到了這條消息。惟一可惜的是,這麼好的題材,卻隨著交管局自動宣佈解除小排量限制變得黯然失色,否則真會成為一個社會亮點。不知道是交管局早有打算,只不過借李律師的坡下個驢,還是怕他了,總之一場熱鬧沒看成。我想可能是前者。

都說學法律的大學生不好找工作,全國每年畢業生出一個李蘇濱,三十多年高考積攢下來也有三十多個李蘇濱了。等積攢到六十個甚至一百個的時候,我想中國法律一定會有天翻地覆的變化。

可惜的是,李蘇濱律師沒有等到司法行政系統清除周永康、吳愛英的餘毒給他恢復執業資格。當年反對司法行政機關收取律師管理費的抗爭是絕大多數律師的共同意志,也獲得了成功,同行們受益但李蘇濱律師付出了沉重的代價。

在全面推進依法治國的今天,許多年輕律師聽我們回顧當年既向稅務局交稅又向司法廳(局)交收入的10%管理費的故事都感到不可思議。但那日子,有點怪異卻是真實的。

如果是今天,誰打一場行政訴訟告司法行政機關,以張軍部長、熊副部長等各位司法行政機關領導一定是會正常對待的。

歷史總是往前走,我希望同仁們相互尊重,珍惜時光,保重身體!

附:參加李蘇濱律師告別儀式的通知

常伯陽律師:明天2017年12月17號上午6:30從桐柏路建設路綠城數碼大廈樓下出發去洛陽參加李蘇濱律師的遺體告別儀式,鄭州要去的朋友電話聯繫常伯陽律師18837183338或者石玉13598070847(注:明天不限行的朋友儘量開車)。

中國人權律師李蘇濱病故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ql1-12162017083921.html

中國人權律師李蘇濱本週四(12月14日)晚在河南洛陽一家醫院病故,終年62歲。李蘇濱的妻子華女士週六接受本台專訪時說,丈夫一個月前才檢查出肝癌,但已屬晚期。李蘇濱生前曾代理多起重要維權案件,並因起訴河南省司法廳違法收取律師管理費而獲「中國律師第一狀」的讚譽。

著名人權律師李蘇濱於週四晚上十點許去世,他的妻子華女士本週六接受自由亞洲電台電話採訪時表示對丈夫去世感到悲痛萬分。她告訴記者,李蘇濱去世的當天頭腦非常清醒:「那一天,他比較亢奮。但頭一天一直昏睡,我們還說他一直睡覺,不吃不喝,看著他睡得可香了。起來以後他說,啊呀,這一覺睡得真舒服,比吃藥打針舒服多了。然後第二天(14日)一天都亢奮,拿著手機不停地跟朋友們聯繫。他就說,如果你們想來看我,今天務必都要來,要不然我就見不到你們了」。

華女士介紹,李蘇濱在2006年罹患慢性淋巴白血病,服藥兩年導致肝硬化,一月前才檢查出是肝癌,但已到晚期。此前他並未將住院的消息告訴朋友,很多人不知李蘇濱已病重入院。很多律師得知此消息後立即動身前往洛陽。華女士說:「北京的一些律師知道這個消息後就要往這邊趕,洛陽的一些律師朋友當天下午都陸續來看他。他(李蘇濱)有一種感覺,就一定要當天見到他們。晚上九點左右,他吐了很多血,衣服上、枕頭上全是血。就把他拉到重症監護室,他們救了20分鐘,沒救過來」。

華女士還說,李蘇濱臨終前曾要求,在對他搶救過程中不進行創傷性治療,讓他盡快的離去。

62歲的李蘇濱曾代理過很多人權案件,也為律師群體爭取合法權益。比如河南省司法廳常年向律師收取2500元年審註冊費,李蘇濱就此起訴司法廳,指其違法收取管理費,其後當局降低了收費,他也因此被譽為「中國律師第一狀」。不過,李蘇濱因代理法輪功等案件屢遭打壓,律師執業證被停發,導致他無法執業。

北京律師程海本週五上午趕到洛陽向李蘇濱遺體告別。他說,前一天(週四)和李蘇濱律師通過電話,李要他通知幾位北京律師火速去看他,還稱晚了見不上面了。但程海在途中得知李蘇濱因胃大出血,搶救無效去世。他週六對本台記者說,李蘇濱律師生前做了很多對社會進步有意義的事:「陳光誠的案件,我們都一起參加了;還有楊佳的案件,當時我們受到楊佳的父親委託;還做了大量的謝陽的案子;法輪功的案件做無罪辯護,我們都合作過。另外還有告北京市公安局不讓外地戶口遷入以及要求(外地人)辦暫住證等違法事項,我們參與了訴訟」。

李蘇濱的遺體將於本週一在洛陽殯儀館火化,屆時將有李蘇濱生前好友、律師及同學參加。

四川維權人士衛小兵因上網發帖被傳喚警告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017/1216/16814.html

本網獲悉,四川維權人士衛小兵因為在網上發貼披露父親的離奇死亡,而遭到警察的傳喚警告。今天下午,四川維權人士衛小兵告訴本網觀察員,上午十一點左右,四川雅安市蘆陽警方來到他家將他傳喚到蘆陽派出所,警方的傳喚並未依法出具傳喚證,因此他拒絕配合,但警察卻「死纏爛打」的糾纏不休。最後,警察甚至還滋擾鄰居,無奈之下他只好跟警察去了派出所。到了派出所後,警察指責他不該在網上發帖披露其父的離奇死亡,並聲稱是敏感案件,不能在網上發帖。對此,衛小兵予以反駁,他稱公民在網上發帖是基本的公民權利,只要不是惡意的歪曲事實,編造謠言,任何事情都可以上網發帖。他反詰:「有哪一條法律規定了什麼是『敏感』案件且不能發帖的?再說『法無禁止皆自由!』」。於是,雙方的對話演變成僵局,警察將衛小兵滯留在派出所長達6個小時。最後,警方警告他「不得再在網上發帖你父親的死亡事件」之後才將他釋放。

衛小兵告訴本網,他因今年參與「廣州海祭劉曉波」而遭警方抓捕,被廣州當局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拘了一個月。在他取保候審之後,便被廣州國保強行遣返至老家四川蘆山,從此便在當地遭到嚴密控制,不允許擅自離開,無論到哪裡都要向國保打報告申請。否則,國保聲稱要將衛小兵送「學習班」或收監進行恐嚇。衛小兵因生意及家人都在廣州,現被困在四川不能離開,而且住在廣州的母親也被當局的恐嚇。

12月初,衛小兵在的父親慘死在雅安市河北派出所門外長椅子上,雨城區刑警隊鑑定為自然死亡,但其父死亡時身旁卻有一瓶敵敵畏(劇毒農藥)的瓶子。此前,蘆山國保楊隊長不許他探望父親(說是領導不批准他離開本縣)。而前一天父親打電話讓衛小兵去看他,衛小兵表示說公安局不要他離開本縣,父親不信並表示要去找政府理論,之後就發生了衛父離奇死在派出所門外長椅子上的悲劇。

衛小兵抗議當局長期非法禁止他與親人見面的做法,並表示有關方面要對他父親的死負最大責任。他說,父親不久前還跟他通過電話,當時並沒有說感到身體不適,並且又是在離派出所近在咫尺的地方死亡。他感到父親的死充滿疑點,這是他心中永遠都揮之不去的痛,並會堅持查出真相,還逝去父親一個公道。衛小兵電話:13828942488。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