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09 劉霞形容自己孤單要瘋了。張先玲夫婿王范地病逝。華湧逃離北京。安徽老師維權遭暴力驅散。孫根連12日二審。羅蘭青、徐佩玲、陳建芳獲釋。

被一審判刑1年7個月的江蘇泰州訪民孫根連二審將於12月12日開庭 [維權網] h … 繼續閱讀 →...

被一審判刑1年7個月的江蘇泰州訪民孫根連二審將於12月12日開庭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12/171212.html

被以「攜帶危險物品危害公安安全罪」一審判刑1年7個月的江蘇泰州訪民孫根連女士二審將於2017年12月12日開庭。孫根連:女,江蘇省泰州市人,維權訪民。僅因一次尿頻尿急去醫院看病,竟被錯誤切除子宮,造成醫療事故,但院方拒絕賠償,遂被迫上訪維權,但卻遭到地方官員「官官相護」的瘋狂報復與迫害。在遭遇了一系列被截訪遣返、非法拘禁、關黑監獄,面壁、捆綁、不讓吃飯睡覺及毒打被迫等虐待折磨之後,2016年10月25日,孫根連女士在北京天安門廣場東側安檢門附近,用酒精點燃自己的衣服。隨後,2016年10月26日被泰州市姜堰區公安局刑拘,後被當地檢察院以涉嫌「尋釁滋事罪」起訴。

2017年9月21日其案在泰州市法院受審。因其行為不構成尋釁滋事,所以該法院竟更換罪名,將其以「攜帶危險物品危害公安安全罪」判刑1年7個月。其不服,提起上訴,並堅稱法院的判決完全是欲加之罪,自己的上訪行為,完全符合法律規定,她的上訪行為只不過是為了揭露當地政府對她喪心病狂的迫害。目前被關押在泰州市看守所。

孫根連案二審定於12月12日九時在江蘇泰州市中級法院二號庭公開審理。浙江左契律師事務所紀中久律師接受委託擔任辯護人。

在看守所,孫根連訴說了她被當地維穩人員關黑監獄及經受了殘忍的毆打和虐待的經歷。維穩把多少守法公民逼成所謂罪犯。根據孫根連女士的意見,結合案情細節,辯護人在二審將對其作無罪辯護。

「孫根連案」二審開庭在即 律師將作無罪辯護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7/1209/16763.html

本網獲悉,一審被控以「攜帶危險物品危害公共安全罪」獲刑一年零七個月的江蘇泰州維權人士孫根連,其二審上訴將於12月12日上午九點在泰州市中級法院二號庭公開審理。該案辯護人浙江左契律師事務所紀中久律師表示,根據當事人孫根連的意見,結合案情細節,律師將對案件作無罪辯護。

湖北羅蘭青探訪強拆老人被抓進刑警大隊關押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017/1209/16774.html

本網獲悉,湖北大冶市訪民羅蘭青,因近日探訪襄陽市樊城區遭強拆的聶姓老人,被抓進了襄陽市刑警大隊關押。據知情人沈水消息稱,湖北大冶市訪民羅蘭青因自己的維權經歷開始關注其他訪民的遭遇。2016年間,羅蘭青開始關注湖北襄陽樊城區居民聶雪麗家遭強拆事件。近一年來,羅蘭青一直為聶家的事情在網上發聲。

近日,羅蘭青得知聶家的兩位老人被強拆後,現住在四下透風寒氣逼人的窩棚之中。為此,羅蘭青前往聶家所在地襄陽市樊城區進行實地調查與慰問。到達襄陽後,羅蘭青一直住在襄陽樊城漢江路青年創業城主題賓館內。12月7日晚上9點,一群警察突然闖進他所在的賓館房間裡將他抓捕,並且搶走了他的手機。

今晚,羅蘭青的家人撥打了湖北襄陽0710-110的報警電話報警,警方查詢後答覆羅的家人說:「羅蘭青在襄陽市刑警大隊裡」。到目前,距離羅蘭青被抓已經過去3天了,但襄陽市刑警大隊還沒有書面通知其家屬他究竟涉嫌何種違法犯罪。

劉霞形容自己孤單要瘋了 沒權力說話像屍體躺著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liu-12092017083212.html

在《零八憲章》發表9週年的日子,已故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和遺孀劉霞的好友、旅德詩人廖亦武,在社交網貼出劉霞的親筆信手稿,這封信是數日前劉霞寫給2009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赫塔米勒(Herta Mueller)。

劉霞在信中形容自己不能離開、自言自語,孤單和要瘋了;劉霞又指自己沒有權力說話,像植物一樣活著、像屍體一樣躺著。

廖亦武呼籲外界和國際社會關注劉霞的情況,希望中國政府基於人道,依法釋放沒任何犯罪記錄的劉霞。

北京畫家華湧「只因幹了記者應該干而不敢幹的活」而匆匆逃亡在祖國的大地上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12/blog-post_56.html

因持續在現場採訪拍攝北京當局驅趕所謂「低端人口」的現實情況,北京畫家華湧遭遇警方搜捕,不得不開始流亡。一個畫家只因幹了記者應該干而不敢幹的活,而匆匆逃亡在祖國的大地上。此事在網絡媒體上引起了巨大的反響,網民紛紛聲援呼籲一起保護華湧先生。

2017年12月7日,警察多次想把在北京新建村維權現場採訪拍攝的藝術家華湧帶走。而新建村村民們團團把華湧圍住,把他保護起來。華湧感激地向村民們道謝說:「華湧謝謝大家!」村民們掌聲雷動,為華湧的勇敢鼓掌。華湧隨後在村民護送下離開。但大批警察昨晚到通州搜捕華湧,華湧隨後逃亡的路上。

華湧12月8日,在逃亡路途中發出了公開信,其中寫道:「……當窮人的燈都熄滅了,富人的天也肯定會黑下去;雪崩時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我希望在自由國度裡朋友們關心非自由國度裡正在煎熬的人們,更希望非自由國度裡的人民勇敢的站起來,去爭取做人的權利和尊嚴,讓世界和平、和諧、自由、美好。華湧在逃亡中匆匆。2017.12.8 」

華湧,男,出生於遼寧營口市,創作攝影作品《拉布楞寺》、油畫作品《老人》等藝術作品。有網友評論說:「華湧,北京排低端第一個跑現場採訪,幹了記者應該干而不敢幹的活,華湧令記者們羞愧… 多麼有骨氣的藝術家!」

報導北京大興火災遭搜捕 藝術家華湧逃離北京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ql-12092017121555.html

北京宋莊藝術家華湧,因關注北京大批外來人口遭驅趕並將相關視頻發到網上,而遭到公安當局搜捕。12月8日晚間,逃亡中的華湧通過一段視頻呼籲14億同胞敢於站出來說真話,捍衛公民權利和做人的權利。他還呼籲在自由國度的朋友關心身處非自由環境下的人們。

行為藝術家華湧持續關注兩週前發生在北京大興區的一場大火導致官方強制驅逐北京的外來人口。華湧通過視頻記錄了大興新建村民眾的困境,引起外界普遍關注。本週四(12月7日)晚,當地派出所公安進入新建村以及華湧家展開搜捕,但在村民的幫助下他最終逃離了北京。本週五,華湧在一段報平安視頻中稱,警察昨晚上到通州抓捕他, 在朋友的幫助下已經逃離北京:「在村民的幫助下,我安全撤離了大興區,後來回到我的駐地。昨天晚上,大興警察又到通州來抓我,在朋友們幫助下我又順利的撤離了北京。目前我暫時安全」。

華湧說,他把拍攝到的視頻給網民分享,讓他們瞭解新建村外來人口的生活困境是被侵害了公民的基本權利。他也希望中國14億同胞敢於站出來說真話,捍衛公民的權利,做人的權利。而在前一天上午,大興區新建村100多位村民再度走上街頭,他們堵路抗議政府的驅趕行動導致他們無處棲身。抗議者遭到警察暴力對待,雙方發生推撞。

週五晚間,華湧在新錄製的一段視頻中,希望在自由國度裡的朋友們關心在非自由國度裡受煎熬的人們。他說:「我要向全世界熱愛自由和和平的人們呼籲關注中國和其他非自由國家,關注因言獲罪的人,要求中國政府和其他獨裁政府釋放政治犯和(停止)對追求自由的人的迫害。我目前在自己的國家裡流亡,東躲西藏,但我不想離開我的祖國」。華湧說,即使他被抓或入獄也會面對強權,爭取公民的基本權利。本台記者週六致電曾多次傳喚華湧的通州區國保人員賈立軍,但無人接聽。

現年48歲的華湧是宋莊藝術家,他曾因為紀念六四、到天安門廣場表演行為藝術,被當局勞教及軟禁。在中共「十九大」會議期間,華湧被軟禁在家約兩週。

關注華湧的網民張先生週六對本台記者說:「華湧是一個勇敢的人,是一個有正義感的人。目前中國的法治環境日益惡化,他們(官方)為了維穩任何事都做得出來。華湧因為報導北京市政府驅趕『低端人口』,被他們打擊。現在華湧在逃亡過程中,現在良心人士都要遭到迫害」。張先生說,如果當局想全力抓捕,相信華湧很難逃脫。

青海弱女子張志梅控告省人大代表貪污補償款被判刑兩年出獄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12/blog-post_42.html

已經在公眾視野中消失已久的青海省西寧市城西區彭家寨鎮漢莊村女村民張志梅,因舉報省人大代表、村主任談生忠貪污徵地拆遷補償款數千萬被「人民」法院以尋釁滋事罪判刑兩年,終於第二個憲法宣傳日當日獲得自由。

2007年開始,地方政府以「海湖新區」建設的名義在張志梅所在的彭家寨鎮漢莊村實施徵地拆遷,根據政府與張志梅家簽訂的房屋拆遷安置補償協議,其中協議載明的依據法律是西寧市政府的寧政【2006】111文件,而簽訂的補償價格是每平米280元人民幣。當張志梅等村民找到寧政【2006】111號《西寧市農村集體土地拆遷補償安置辦法》後,發現政府文件確定的補償價應該是490元每平米,這樣就出現了一個問題,全村300多戶村民的房屋補償款被侵吞了數千萬人民幣,這些補償款哪裡去了?為此,全村1200多村民聯名向政府舉報,要求對負責拆遷安置補償的省人大代表、村主任談生忠及村幹部進行調查。漢莊村1200多村民舉報中還要求對村財務進行審查,包括修路、魚塘、水電等數百萬補償款的去向。

在以張志梅為村民代表的堅持不懈信訪、舉報下,西寧市城西區紀委於2013年4月10日作出開除青海省人大代表、漢莊村村主任談生忠黨籍處分的決定,雖然該處分決定認定談生忠挪用大額集體資金,但鑑於其行為未造成嚴重後果,在調查中認錯態度好,未移送司法機關追究其刑事責任。近億的村民房屋拆遷補償款和數百萬集體財產被挪用,況且開除談生忠黨籍並沒有追回被挪用的房屋拆遷補償款和集體財產,怎麼能不追究刑事責任?張志梅受村民委託,繼續進京信訪。

2015年12月4日第二個憲法宣傳日,張志梅在北京馬家樓被地方駐京辦的接訪人員接出,交給帶有黑社會性質的劫訪人員押回西寧,一路上遭到暴力侵害,第二天抵達西寧後,被送到城西公安分局,先是行政拘留10天,後以「涉嫌尋釁滋事罪」轉刑事拘留、批捕,最後判刑兩年。

西寧市公檢法以「尋釁滋事罪」對張志梅刑拘、批捕、判刑的依據是,張志梅於「憲法宣傳日」在北京馬家樓借訪友張妍妍的手機,在馬家樓拍攝內容為「西寧市一個弱女子為失地農民討公道」的視頻,上傳到優酷網和騰訊網,達點擊率超過3萬,屬於在網路上編造、散佈虛假信息、起鬨鬧事,損害政府形象的犯罪事實,按照《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關於辦理利用信息網絡實施誹謗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五條第二款情形,應當以「尋釁滋事罪」定罪處罰。

就西寧公檢法對自己的指控與適用法律,張志梅認為認定事實不清,適用法律錯誤,首先自己在視頻中的言論完全是事實,省人大代表談生忠也因為挪用集體財產而被開除了黨籍,只不過處罰是隔靴搔癢而已,政府的形象是靠依法行政建立的,而不是靠塗脂抹粉的歌功頌德,其次,自己已近50歲的年紀,年幼時又因貧困只有小學三年級學歷,根本不知道什麼是優酷網,更不懂在網絡上上傳視頻。

對張志梅的辯護、申訴意見,二審西寧市中級法院維持了一審的枉法裁判,在第四個「憲法宣傳日」出冤獄前,西寧市中級法院又駁回了張志梅的申訴。

張志梅向本網表示,自己將繼續伸冤,我和我們村民要知道這些被省人大代表挪用的巨額補償款究竟去了哪裡?司法為什麼不敢追究談生忠的刑事責任?相信中國總會有走向法治的那一天,司法總會有還自己公正的那一天。

因旁聽上海丁德元案庭審鼓掌遭拘留的徐佩玲、陳建芳今獲釋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12/blog-post_16.html

2017年11月24日,因為陳建芳和徐佩玲在浦東法院二法庭公開審理丁德元妨礙公務案時有鼓掌行為並且是當地活躍的維權公民,所以被以擾亂法庭秩序選擇性執法。均被君留15天。

今天早上天還沒亮,拘留所的廣播天就叫大家起來,徐佩玲被直接送回家,而陳建芳由社區的警察直接把陳建芳帶到派出所做筆錄。折騰了一天,直到傍晚回家。

陳建芳到家後,因沒有手機無法在微信朋友圈裡親自向大家表達感謝,遂托朋友轉達對大家關注的感謝。

安徽數百老師維權遭警方暴力驅散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teacher-12092017100328.html

因不滿政府扣起獎金,安徽多個地方週六(9日)發生教師維權事件,其中蕪湖市南陵縣數百名老師,到當地政府抗議時遭警方以辣椒水和暴力鎮壓,多名老師被帶走,但當地官方人員否認有老師被抓,並指有領導人接訪。

蕪湖市1位老師對本台記者表示,數百名老師在週六(9日)上午,到當地政府抗議,但一直沒有得到答覆。到中午時分,官方調派大派警察開始對老師動武,並噴辣椒水將老師們驅散。

他說:今天(週六)上午,大概3、4百人到我們政府門口啊,現在關鍵是沒有答覆啊,後來搞到12點左右的時候,警察動手了,噴辣椒水,把幾個老師拖走了,大部分被驅散了。

這位老師還說,目前官方的藉口是財政上沒甚麼錢,1個縣的老師大約有3,000人,官方想將這一筆開支撇掉。

他說:財政這個收入恐怕也不是特別好,沒甚麼錢,所以呢,老師這一塊就像把它砍掉,不發了。1個縣老師3,000人左右吧,1個縣的都沒發。

另1位姓王的維權老師亦對本台指出,文件規定老師的工資,不得低於當地的公務員,但現在當地公務員的獎金都發了,但教師的就被政府尅扣。當地的房價、物價都很高,每月3,000左右的薪水,可以說已經使老師生活困難。

他說:是政府拖欠教師工資,上面中央要求這個補發的那個應該是教師考核的錢嘛。教師法不是規定老師的工資,不得低於公務員嘛,所以現在公務員的各項考核的錢都發了,老師的他(政府)就不發。我們現在基本工資不高的,2千多、3千塊錢左右吧。蕪湖的房價每平米1萬到1萬5左右,所以,這幾年老師的怨氣很大。

本台記者致電南陵縣政府,該政府人員在回應本台記者時稱,根據他收到的報告,老師們已被帶到信訪部門,當地領導向他們作出解釋,他否認有老師被抓。

他說:這個現在他們人已經在接訪了,被引導到信訪部門進行接訪。抓了幾個老師啊?我這個通報上沒有顯示有甚麼老師被抓起來了。縣領導和相關部門的主要負責人已經到現場開展瞭解釋工作,這就是我收到的報告。

但在問及有多少老師的獎金被拖欠,他指並不知情。而蕪湖市教育局的電話,則一直沒人接聽。

另外,本台記者得悉,安徽淮南市的數百名編制外教師,週六上午亦因為薪酬問題向當地政府抗議,要求獲得和編制內教師同等的待遇,但他們同樣被官方強力維穩。而淮南市政府在週六下午回應本台記者查詢時表示,老師們已經離開,市政府門前已沒有老師聚集。不過,政府人員對其他問題則拒絕回答。

親人接連過世 維權人士衛小兵卻被禁止探望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017/1209/16762.html

本網獲悉,因在廣州參與「海祭劉曉波」而被取保候審遣返還鄉的四川蘆山維權人士衛小兵(網名:十三億、孤家寡哥),近期向本地國保楊隊長要求去探望女兒及他過世姐姐的兒子,遭蘆山國保大隊楊隊長拒絕。

據公開消息顯示,衛小兵因參與「廣州海祭劉曉波」而遭到抓捕,被廣州當局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拘一個月。在他取保候審之後,便被廣州國保強行遣返至老家四川蘆山,從此便在當地遭到嚴密控制,不允許擅自離開,無論到哪裡都要向國保打報告申請。否則,國保聲稱要將衛小兵送「學習班」或收監進行恐嚇。衛小兵因生意及家人都在廣州,現被困在四川不能離開,而且住在廣州的母親也被當局的恐嚇。

昨天(12月8日),衛小兵在Twitter發帖稱:「父親慘死在雅安市河北派出所門外長椅子上,雨城區刑警隊鑑定自然死亡,身旁有個敵敵畏(劇毒農藥)瓶子。此前蘆山國保楊隊長不許我探望我父親(說是領導不批准我離開本縣)。而前一天父親打電話讓我去看他,我說公安局不要我離開本縣,父親不信說要去找政府理論。萬能的上帝,你能告訴我父親怎麼死的麼?」

據悉,衛小兵的姐姐今年夏季不幸因病去世,而在11月3日,他的父親又離奇死在雅安市雨城區河北派出所對面的長椅上。短短幾個月來,接連失去至親,加之生存的艱難,當局又各種限制與恐嚇,這些對衛小兵的精神和經濟兩個方面都造成了極大的打擊和損失。

衛小兵抗議當局長期禁止他與親人見面,並表示有關方面要對他父親的死負最大責任。他說,父親週四還跟他通過電話,當時並沒有說感到身體不適,並且又是在離派出所近在咫尺的地方死亡。他感到父親的死充滿疑點,這是他心中永遠都揮之不去的痛,並會堅持查出真相,還逝去父親一個公道。

張先玲夫婿王范地病逝 未能為「六四」問責感遺憾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mother-12092017103909.html

「天安門母親」發起人之一張先玲的丈夫王范地,在週五(8日)病逝,終年84歲。

張先玲對本台證實丈夫是因心臟衰竭離世,他在病中對「六四屠殺」真相未明、政府拒絕問責及賠償死難者家屬,表示深切的遺憾,他彌留之際希望「天安門母親」永不放棄,堅持追究真相和問責。

「天安門母親」對王范地病逝表示沉痛哀悼,強調不會忘記王范地的遺志,希望張先玲節哀順變。

張先玲和王范地的兒子王楠,在1989年「六四屠殺」中遭槍殺,當時只是年僅19歲。

張先玲和王范地在年前,將王楠遇難時被子彈射穿的頭盔,捐給香港的「六四紀念館」,成為中共當年屠殺的重要證據之一。

王范地是中國音樂學院教授、知名琵琶演奏家和教育家;而張先玲是「天安門母親」的骨幹成員。

「天安門母親」的徐玨、蔣培坤等多位重要成員,近年因病或年老而離世,亦有一些成員含冤自殺,但中共在「六四」問題上仍未見政治解凍的跡象。

《中國精神健康與人權》月刊(總第六十四期)[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51/diliushisiqi/2017/1209/16772.html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