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06  李昱函獄中慘狀令人流淚。關注子肅被長期關押。多國公使高度關注被扣近2年半的王全璋。張鐵志被拒入境香港。新疆民族將接受封閉式學習。

李昱函律師在看守所再受虐待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 … 繼續閱讀 →...

李昱函律師在看守所再受虐待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lawyer-12062017084841.html

為709案當事人王宇辯護的律師李昱函,涉嫌“尋釁滋事罪”仍被關押於看守所。她向律師透露再次受到虐待,看守所人員指示獄友將她的食物放在厠所地上,更在食物上撒尿。她現在身體狀況非常差,連走路也有困難。

維權律師李昱函現時關押於瀋陽市看守所兩個多月,她的代表律師李柏光在網上發佈消息,指週一(4日)上午到看守所探望李昱函,指其再次受到虐待。李昱函的弟弟李永生週三向本台證實,姐姐確實在看守所受到虐待,他週一與李柏光一起到看守所探望姐姐而得知情況。他指,姐姐現在已經60多歲,她被虐待後,現在雙腿已經沒有力,走路亦感到困難。他怕李昱函在關押期間,受不了虐待,所以得悉姐姐的情況,立即向有關部門投訴,但是都沒有結果。

記者問︰就是你姐姐在這個看守所這個食物水果,有人在上面拉尿這樣子,是不是有這個情況?

李永生說︰這個情況是事實的,他們這個獄警在虐待,他們肯定是在虐待!我們投訴了,投訴了當然也不起作用,這些事情嘛,上面應該知道的,指示(犯人虐待李昱函)做這種事情。本來她們(當局)比較反感比較討厭她(李昱函)嘛,就是為了報復一下嘛。

他表示,姐姐一直患有心臟病、糜爛性胃炎及腦震盪等等。李永生現在亦經常為她送藥,希望她病情不要再惡化。他指,代表案件的律師李柏光,近日亦受到當局的警告,不要再代理本案,他擔心律師會受不住壓力而退出代理案件,這樣是對姐姐非常不利的。

李永生說︰被公安廳被北京一些律協打電話,威脅這個李律師他們就是不要管那麼多事,不要做她的代理人之類的,就接到了北京律協的電話及短訊。

李昱函的朋友律師王秋實表示,李昱函多年來代理維權案件,只是為人民發聲,現在當局卻打壓她,而她的身體一向不好,再加上受到虐待,恐怕她有生命危險,他促請當局盡快釋放她。

王秋實說︰李昱函這個案件本身來講的話,那肯定不構成犯罪,這就是瀋陽警方對她的打擊報復,所以如果說這個瀋陽警方,還有這個道德也好,良知也好,那怕他稍為聰明些的話,也應當盡快把李昱函釋放。你這樣的話,確實容易造成更大的這種這個後果。

律師李昱函一直走在709律師大抓捕案件最前線,進行強烈抗爭,並為律師王宇辯護,因而被當局列為重點管控對象。而瀋陽市公安局因為李昱函早年的舉報行動, 一直對她痛恨有加,經常借機打擊報復。

李柏光律師:關於會見被關押的709王宇辯護人李昱函情況通報 ——獄中慘狀令人流淚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12/blog-post_6.html

2017年12月4日上午在瀋陽市第一看守所見到了李昱函大姐。那些魔鬼並不打她,而是採取精神折磨的方法,僱傭號子裡面的犯人對她進行各種折磨。舉個例子:把她買的水果放在廁所地板上,不給她吃,故意在她買的水果蔬菜上拉尿。看守所警察僱傭女牢頭和女犯人,天天折磨她,不給她溫水洗澡,讓她洗冰冷的涼水;別人一餐給兩個饅頭,李大姐只給一個;李大姐重病發作了,不給藥吃,後來家人買了,才給吃,重病發作的時候李大姐叫醫生,管教不理,女管教還大罵:你快點死去吧,你死得越快越好;我們遲早要打死你這個老太婆!女牢頭和犯人天天用各種精神、心理的折磨手段摧殘李大姐意志,希望她早死!

李大姐目前身上患有如下七種病:心律失常的陣發性快速房顫;冠心病;不穩定性心絞痛;甲亢;糜爛性胃炎;頭外傷腦震盪(長期維權被打的);腦梗。

見到我的第一句話就是:我真的以為再也見不到你們了,我真擔心會被他們迫害死掉!接著就用戴著手考拷的雙手握住我的手,大哭不已!見到這場景,弄得我都流淚。這想起我自己13年前在福建福安也是這麼寒冷的冬天被抓進去關押一個月,天天晚上強迫我脫光衣服,強行用冰冷的水澆灌我。而李大姐的北方這時是零下十幾度的冰天雪地啊!

李昱函大姐用家人給她存的錢從看守所的食堂買了幾個西紅柿和幾根黃瓜,被同監室的女犯放在廁所地板上過夜,不讓吃,第二天李大姐想拿去洗了吃,發現都被淋了尿液,臭烘烘的難聞的尿騷味道。

同監室一個澳洲籍的女華人因涉嫌故意傷害罪被羈押在李昱函那個號子裡,女牢頭命令這個澳洲女華人每天辱罵李昱函,採用各種人身攻擊語言,目的是讓李大姐精神崩潰!一個自由社會的人在看守所也成了奴隸!制度的力量是如此強大!

國際特赦再發緊急聲明關注在押維權律師受虐 [美國之音]

https://www.voachinese.com/a/news-chinese-female-attorney-abused-in-detention-center-20171206/4151566.html

國際人權組織國際特赦12月6日再次發布緊急行動聲明,對被瀋陽警方拘捕的北京維權律師李昱函繼續在瀋陽看守所遭受虐待,身體狀況惡劣感到憂慮,敦促中國當局立即無條件釋放李昱函,確保她在關押期間不受酷刑虐待,在要求或有需要時獲得醫護,對李昱函遭受人身虐待的指控進行及時、徹底及公正的調查,並將責任人繩之以法。

國際特赦星期三發布的緊急行動聲明,是對現年60多歲、身體多病的李昱函繼續在瀋陽第一看守所遭受虐待情況的最新回應。據維權網上李昱函辯護律師李柏光星期三發表的通報,李柏光在12月4日“國家憲法日”當天到看守所會見李昱函時獲知,看守所警察並不打她,而是採取精神折磨法,唆使女犯對她折磨,包括把她買的水果放在廁所地上,不讓她吃,並故意在她買的水果蔬菜上撒尿。

李柏光律師的通報還說,天天對她的折磨還有,不給她溫水洗澡,只用冰冷的涼水;別人一餐兩個饅頭,她只給一個;重病發作了,不給藥吃,家人買後才給吃,重病發作時叫醫生,管教不理,還大罵:你快點死去吧,你死得越快越好;遲早要打死你這個老太婆。

李柏光透露,李昱函見到他的第一句話就是,“我真的以為再也見不到你們了,我真擔心會被他們迫害死掉”。李柏光錶示,李昱函患有心律失常的陣發性快速房顫、冠心病、心絞痛、甲亢、腦梗等7種疾病,目前走路都很困難。

此前,李昱函的另一位律師藺其磊11月30日會見後透露,李昱函自11月15日被批捕後,境況變得更加惡劣。一天晚上,她被提訊回來後剛用溫水洗澡,身上抹了肥皂,溫水盆就被人倒掉,女管教讓人用一盆冷水倒在李昱函身上沖肥皂,致使她渾身發抖至凌晨3 、4點,按鈴叫醫生後昏迷,醒來後聽同房人說醫生沒來,管教諷刺說,“大夫沒來你也沒死啊”。過後幾天,辦案人王雲飛才帶人送李昱函去醫院診查。李昱函穿得單薄很冷,要水喝和飯吃都不給。送回看守所時王雲飛態度粗暴,猛將她推搡到門內。

記者星期三致電李柏光律師,兩個手機都無人接聽。藺其磊律師對美國之音表示,外界的確需要關注李昱函在看守所的慘況,但作為律師,他們受到壓力不讓接受外媒採訪,不便多談李昱函的情況。

藺其磊說:“我們很氣憤這個事兒嘛。我們律師到時候要提出控告什麼的。我們因為辦理李昱函的案件,律師都受到很大的壓力,不讓接受外媒採訪,不讓聯署。這不是前一段幾十個律師給她聯署嘛,都受到很大壓力。隨後我們要控告它。就是不讓接受外媒採訪,還是老一套嘛。不過,這個時候也為了能更好地往前辦,先辦著走。反正我們消息都發出來了。”

記者星期三下午致電瀋陽第一看守所的幾個電話,都無人接聽。瀋陽和平分局一位值班的警員告訴記者不了解情況,紀檢的一位警員耐心聽完記者的詢問,簡單問記者從哪裡得到的消息等,稱如果採訪需要聯繫宣傳部門。

李昱函律師在看守所遭受非人道的虐待和折磨,引發網友的強烈關注,要求當局立即釋放李昱函,以保證她得到有效而人道的治療。

李昱函今年10月9日被瀋陽和平分局帶走,在中共十九大之後仍未獲釋,隨後傳出被“尋滋”刑拘的消息。近百位律師和公民幾天內在社媒上聯署,質疑有關當局利用十九大維穩,假公濟私,有意打擊報復多年來曾舉報和平分局的李昱函,要求瀋陽警方盡快釋放。

北京維權律師藺其磊11月10日上午成功會見拄著拐杖的李昱函,獲悉她曾被戴背銬,粗暴對待,並因拒絕說出手機密碼,被在三個房間內長時間拖拽,手腕仍有淤青。有男警在她如廁時要求觀看。同時,李昱函一直沒有被告知所涉罪名,親屬也沒有收到刑拘通知書。

隨後,李昱函家人11月16日領取正式逮捕通知書,指李昱函15日被以涉嫌“尋釁滋事”這一被外界批評為“口袋罪”的名義被執行逮捕,關押在瀋陽市第一看守所。

李昱函被抓事件引發外界強烈反應,國際人權組織國際特赦11月3日第一次發布緊急行動聲明,擔憂李昱函的健康狀況及遭受酷刑虐待的風險,呼籲中國政府立即釋放她。其他人權組織也對李昱函案件表示嚴重關注。

李昱函1991年開始在遼寧執業,2006年,在代理一起訴訟過程中被人綁架,獲釋後懷疑被尋仇,曾認為瀋陽公安局和平分局瀆職銷毀證據。此後,李昱函表示曾多次遭當局蓄意報復,2009年為逃避迫害轉到北京,也開始為自己維權,並多年來代理過多起敏感案件,曾是709大抓捕案第一個被拘捕的北京維權律師王宇的辯護律師。

律師近50次要求會見被關押兩年五個月的王全璋又遇阻礙 [律師權益關注網]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7/12/201712061026.shtml

2017年12月4日上午,律師藺其磊和程海去天津第一看守所要求會見被關押的709王全璋,又遇到阻礙。藺其磊和程海律師上午到達天津市第一看守所後,要求會見王全璋,武警進去匯報,然後就是一直等待。律師們多次催問執勤的武警,武警回答正在協調。一直到中午,裡面也沒有答覆。

離開前,程海律師將材料放在窗口拍照,三名武警把他攔住要求刪掉才能走。經過一番爭執後,他們二人才離開看守所。

2015年7月10日以後,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和其他親屬就再也沒有與王全璋聯繫上。2017年2月14日,王全璋被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起訴到天津市二中院,至今已經有近10個月了。

自王全璋被抓捕後,親屬委託的律師余文生(後因故不能代理)、程海、藺其磊先後約50次前往要求會見王全璋,卻被各種藉口拒絕。即使王全璋案到了檢察院、法院之後,天津公檢法仍然非法阻礙律師會見王全璋,剝奪王全璋的辯護權利。

目前,在709系列案中,王全璋是唯一一個沒有開庭審理的,外界估計王全璋沒有認罪,也不認可官派律師代理他的案件,導致案件無法繼續,只能超期羈押,即使有高級法院、最高法院的批准延長手續,也是中共司法系統在玩弄法律,形式雖然合法,但是其實質是在踐踏人權,違反法治精神。

王全璋被關兩年多無法見律師 李昱函看守所被虐情況未改善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2-12062017104151.html

709案中被捕的維權律師王全璋至今被關押已近兩年半,其代理律師日前再前往看守所申請會見,被拒絕。此外,李昱函律師在看守所持續遭到不人道待遇,國際人權組織「國際特赦」日前發出緊急呼籲,要求中國政府立即釋放李昱函。王全璋的代理律師藺其磊和程海12月4日前往天津第一看守所要求會見王全璋,但再次無果。藺其磊向本台表示,看守所使用耍無賴的方式,他們被晾在一邊,連答覆也沒有:「我們去在武警門崗那兒,他一直讓等,就是耍賴了,沒有消息。就說下班了你願意走就走,你願意等還等,就是不讓見。」

2015年7月,王全璋被當局拘留,後被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批准逮捕。今年2月案件起訴至法院,至今沒有開庭。在王全璋被捕後,家屬聘請的律師先後約50次申請會見當事人,但沒有一次成功。今年9月,程海律師申請會見時被警方搶奪手機,褲子也被撕爛。

李文足參加歐盟國際人權日活動 多國公使高度關注王全璋 [對華援助協會]

http://www.chinaaid.net/2017/12/blog-post_33.html

(北京-12月6日)維權律師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於12月6日受邀在京參加歐盟舉行的國際人權日活動。李文足女士向歐美駐華使館美國公使、德國大使、瑞士公使、歐盟大使介紹了王全璋律師的情況。

出席這次活動的還有中國的人權人士,維權律師家屬、余文生律師、王俏嶺女士等人,他們齊聚一堂高呼:「全璋回家,全璋回家,全璋回家」。

王全璋常年代理敏感案件,維護弱勢群體利益,多以維護言論自由和健全法治為主要領域。2015年7月10日失蹤至今兩年五個月,家屬聘請的律師始終無法會見到王全璋。這是709案中唯一的涉案人員不獲律師會見。看守所也拒絕其家人給王全璋寄存零用錢及衣物。

12月4日,辯護律師藺其磊和程海到天津市第一看守所要求會見王全璋律師遭拒,藺其磊這樣說:「我們去在武警門崗那兒,他一直讓等,就是耍賴了,沒有消息。就說下班了你願意走就走,你願意等就等,就是不讓見。」

頗具諷刺的,是12月4日被中國政府定為「憲法日」,而中國政府是破壞法律的模板。當局以此粗暴方式對王全璋及其家人進行精神折磨,以作為對王全璋拒不認罪、不配合的懲罰。

中國當局違背國際人權宣言條約,各國大使、公使表示繼續高度關注王全璋、吳淦及709案的辯護人李昱函律師,但近年來,中國政府對國際社會要求釋放良心人士的呼聲,越來越不耐煩,表現出驚人的傲慢。一般認為,這與中國的自我評估過於樂觀所致。

陳以軒律師:709的2017年 [師權益關注網]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7/12/201712061015.shtml

對於參與冤案我還是很謹慎選擇的,當然最重要的還是選擇當事人及其家屬,因為很多家屬那種對公權力的卑躬屈膝與對律師的那種心安理得成鮮明對比讓人太受不了,而且有些家屬還會爆出這樣那樣的金句「你好好幹好我家的案子幹好了你就出名了」、「你們不是維權律師嗎?還要收交通食宿費啊」、「我們家現在很窮的,真的,等這個案子有好結果我們不會虧待你們的」‧‧‧‧‧‧,所以有時看到這樣的當事人,無論多冤我都有一種迅速逃離的感覺。與這麼一些人扯這麼久我為什麼不用這些時間回家帶帶崽陪陪家人?我為什麼不用這些時間在家看看書學習學習?我為什麼不去用這些時間去打打高爾夫鍛鍊鍛鍊身體呢,何況我真的很忙‧‧‧‧‧‧但是有時我也會毅然決定參與一些案件,一方面是受同行那種個案推動法治及人權的熱情感染,一方面有時會被當事人家屬那種執著、勇敢與善良感動。這個品質並不是每個人都有,他同樣是鑄就這個國家文明進步不可或缺的力量。

執著、勇敢與善良太稀缺又太可貴,絕大部分人總是不能擁有一絲或者更多,甚至我們的這個民族。709年過去了整整兩年多了,由開始的蕭殺氣氛到後來的奮起反彈,然後到現在的麻木與冷淡就是明證,我寫這個文章時候止,就剩王全璋家屬及其它幾個女人還在不斷尋找與控告,雖然堅韌讓人心生尊敬,但是網絡上還是有些許微微掙扎的無力感。

我認識王全璋是在2014年3月21日,湖南湘西中級人民法院一個打黑案開庭,全璋與其他一個律師在網上呼籲需要同行去聲援,我就急急忙忙趕了過去。因為非法證據排除的問題,主審法官(該院時任刑庭庭長)習慣了走過場那種庭審,律師提出來主審法官無視及不知所措,然後律師與主審法官起了衝突,幾個法警把王全璋律師、游飛翥律師、王甫律師架走趕出了法庭,形勢很不妙,法庭完全沒有按照劇本演下去,旁聽席下面本來安排的媒體本來的新聞稿都可能用不上了,政協委員、人大代表這種群眾演員也不止所措,最後審判長滿臉血紅慌亂之中敲了法槌中止了庭審。我還沒來得及提反對及要求,庭審結束了,我也意猶未盡,當然,我當時膽子也小,輪到我發言之時我也不一定敢如同全璋、飛翥、王甫那樣大聲喊「反對」,那時候我還處在感覺被法院趕出去是一種恥辱的辯護律師階段,總還認為既然強姦如果不可避免,為何不閉目享受。庭審中止後,過段時間檢察院又撤回起訴了,準備偵察律師提出的非法證據排除證據,不管怎麼樣,這是一次進步,法治推動的進步,在湖南西部的邊遠地方。

這是我第一次見全璋,也是第一次旁觀他的庭審。法庭出來之後,我們就與家屬商量訴訟策略。大家全國各地急急忙忙過來參與這個案件,毫無疑問都是對全璋的口碑與信任而來的,後來我們得知,全璋這個人善良也是到家了,當事人能願花十萬元行賄看守所所長讓他兒子待遇改善,卻只願意給全璋律師費兩萬元。我們甚至認為全璋有些愚蠢,或許有人認為全璋是想賺這兩萬元律師費,其實不然,全璋案子在兩萬元以上的案源太多了。他是單純信任當事人家屬的說辭。

有時我想一想,這些當事人的樣本也差不多是我們國人的基本成色與法治觀念重要組成部分,或許有的人說,你們不能要求民眾,畢竟人進了廁所想幹拉屎的事情也是正常不過的事,體制使然嘛。然而我總會想起溫相在2014年人大會的呼籲:需要民眾覺醒。

也是因為這次的認識,全璋告訴我四川成都有個信仰案件需要合作,我與他開始了真正一次案件代理合作。這也是我第一次接觸信仰群體。這個群體的人是善良的,善良是從眼睛裡就可以看出來的。但是他們又被當局各種非法手段整怕了,眼神裡游離了恐懼與不安。

這個案件我與全璋都付出了很多時間與精力。全璋出差辦理案件的設備齊全,連投影儀都在包廂裡有,而且很仔細與專業,他不是一個慷激昂的律師,有時甚至有些不善言辭與木訥。但是那一次在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的庭審中,經過出示證據與法庭陳述,合議庭中一個女審判員及女書記員在庭上都完全控制不住的流淚了,這麼多年律師的庭審我也只有這麼一次經歷。而且這是一個信仰案件,在當局的輿論宣傳裡這個信仰邪惡已經深入人心,我想女法官哭出來也是政治不正確,但是完全不可控的流,不斷的搽拭及掩蓋,庭審結束,四川省監獄管理局的工作人員也真誠的表達了歉意。即使如此之多的真誠表現,最後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沒有支持我們的訴訟請求,決定書甚至連合議庭成員的名字也沒有署。邪惡的政治正確優於良心與事實。

然後就是2015年7月9日前後,盛傳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被當局一鍋端,當時還在全璋電話瞭解他的安全狀況,他有一些焦慮,但主要還是以往的沉靜,簡單聊了幾句掛斷了電話。然後就是聽說他被抓了起來,直到現在2017年12月都沒有音訊,家屬一直尋找與抗爭。

2017年,我三十七歲,我兒子兩歲,我換了座駕,我一如既往的向前‧‧‧‧‧‧但是他馬上就要過去,2018年,我馬上三十八了,我兒子即將三歲,我希望我兒子活在一個自由、安全、人權、法治、免於恐懼的國度,我為之努力奮鬥;2018年,我希望全璋能回家過年。

子肅大姐(微信名扶仁):子肅到底還要關多久?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12/blog-post_69.html

子肅作為一個中共普通黨員,寫了一封致十九大的個人公開信,因言獲罪!在2017年4月29日被國安帶走,6月14日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的罪名逮捕,羈押在四川省第二看守所。他年事已高,體弱多病,並患有嚴重的低血糖症,家人及律師為此兩次申請取保候審均被駁回而關押至今。先是國安偵察起訴一月,再交檢察院一個月,又退補偵一個月,又再交檢察院一個月,若法院立案審查還有三個月。然後……實際看守所與檢察院就在同一棟樓裡。請問有多少材料需要如此反覆折騰,有什麼新的材料嗎?!而且每次都是在法定期限內的最後一天。

難道這些就是依法治國嗎?

難道不是在借法治之名對年過花甲的老人子肅行侵犯人權搞政治迫害之實嗎?

儘管剝奪子肅自由和人權到法律允許的最後一刻,並不知道體弱多病且特別是有嚴重低血糖症患者子肅還要被這樣折騰多久。

再有,不同意他取保候審又是為哪般?

台灣獨派呼籲蔡英文對大陸施壓要求釋放李明哲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gangtai/hx-12062017103912.html

在台灣,十多名獨派人士頭戴李明哲面具,赴民進黨抗議蔡英文在李明哲遭中國大陸判刑五年後,反應軟弱,呼籲應祭出禁陸生、陸配、陸官員赴台等政策手段,向對岸施壓要求放人。民進黨回應,無法接受李明哲被判刑,但台灣是法治國家,保障陸生、陸配權益政策不變。「大家看到今天李明哲這個面具是黑白的,之所以是黑白的,就是我們知道,至少接下來的五年,李明哲的生活、人生是黑白的,他在牢裡不見天日。」

台灣NGO工作者、前民進黨黨工李明哲,在網路發表推動中國大陸自由民主言論,遭陸方法院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五年。獨派團體6號聚集在民進黨中央黨部前抗議,痛批蔡英文只發聲明譴責,太軟弱!

「我們都是李明哲,蔡總統,硬起來!」

獨派人士認為,蔡政府可祭出非常多政治手段,再結合美國、歐盟、日本等民主國家,對中國大陸施壓要求釋放李明哲。

台灣國辦公室主任陳峻涵說:「我們可以立即終止我們對中國(大陸) ECFA(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的優惠關稅,我們可以立即暫停我們對中國(大陸)新娘的身份證的取得,我們可以立即停止中國(大陸)官員來台,我們甚至可以取消中國(大陸)留學生健保的優惠 。」

新台灣黨創黨主席黃玉炎也質疑台灣政府為何不設法交涉放人?「對中國(大陸)好像一點力道都沒有,對中國(大陸)就是百依百順。」

黃玉炎痛批蔡英文「維持現狀」政策的結果,害台灣人在對岸被關、被打壓。他提到自己一九九九年就被陸方視為主張分離主義的激烈分子,被列黑名單,至今禁止入境。

曾參與佔領運動台灣作家被香港拒絕入境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htm/hk-immigration-12062017073133.html

香港佔領運動期間,曾撰文批評政府及到佔領區演講的台灣作家和時事評論人張鐵志,星期三(6日)被香港拒絕入境出席交流活動。曾有同樣經驗的台灣政治人物對事件感憤怒,批評是將大陸模式搬到香港,香港民主派議員就認為,張鐵志被拒入境肯定是政治原因;但建制派就認為不需要過份揣測。香港入境處到截稿前未有回應。

張鐵志原定星期三到香港出席城市文化會議,但透過推特公布抵達香港機場後被拒入境,他被遣返台北後再在網上發文,指自己過去多次來港,都是用香港身份證入境,但星期三抵達香港過關時,被指身份證已經過期,他在機場上網申請香港簽證,但不成功。他詢問入境處人員,對方只表示不是每個人申請都成功。

對於被拒入境他非常遺憾,指自己對香港有很深情感,妻子的家人亦在香港,過去他亦一直關注台灣和香港文化交流,不能到香港十分難過。

曾被拒入境香港的台灣太陽花學運領袖陳為廷,接受本台訪問時表示,對事件感憤怒,反映港府對台灣人士入境進一步收緊,將中國大陸的一套搬到香港。

陳為廷說︰過去禁止我們政治人進入香港,香港政府還有理由說,我們要進去進行一些政治或社會行動,但是像張鐵志,本身已經長期在香港進行交流,像是象徵香港對台灣人士的進一步限制,應該不是說接近中國大陸的做法,而是基本上是跟中國大陸保持一致,我自己本身上次在入境的時候,第一線處理我安檢的官員,也講得非常清楚,說其實他們香港的官員也都無能為力,這些都是政治因素。

台灣陸委會副主委邱垂正,接受傳媒訪問時就表示,正向港府了解,張鐵志被拒入境的原因。對於台灣人士屢次被拒絕入境,台方已多次向港府表達不滿與抗議,希望港府能夠改善,以包容、正面態度看待民間交流活動,以免損害台灣人對香港的觀感,甚至影響雙方關係。

台灣知名文化人張鐵志為何不能入境香港? [BBC]

http://www.bbc.com/zhongwen/trad/chinese-news-42251825

張鐵志期望台灣和香港之間,有更多自由而正常的交流。

台灣文化傳媒人張鐵志表示,他5日從台灣飛抵香港時未能入境,被告知手持的香港居民身份證過期,網上申請「港簽」(即入境登記通知書)被拒,結果「眼睜睜看老婆」去香港,自己折返台灣,他對事件表示”非常遺憾”。

台灣陸委會表達抗議。香港入境處表示不評論個別個案。

張鐵志曾任《號外》總編輯、《彭博商業周刊中文版》總主筆,現為中華文化總會副秘書長,也是《金融時報》中文網專欄作家。

他稱今次是以個人身份,到香港出席文化論壇,但未能入境。

他在社交網站稱自己嘗試用香港居民身份證過關,但不成功,並被告知身份證過期,之後他在機場網上申請「港簽」,也不成功。

他稱,香港入境處職員當時取了他的證件去查詢,然後用「意味深長」的表情說,「不是每個人申請都成功」。

張鐵志對事件表示「非常遺憾」,稱不能去香港「十分讓人難過」,期望台灣和香港之間,有更多自由而正常的交流。

台灣媒體引述陸委會副主委邱垂正表示,對於台方人士屢遭拒絶入境,台灣政府已多次向港府表達不滿與抗議,並促對方能夠改善,希望港府以包容、正面態度看待民間交流活動,以免損及我民眾對香港觀感,甚至影響雙方過往累積關係。

持中國大陸臨時護照赴俄令台男失戶籍 事主批條例過嚴

外國護照保護不了肖建華們

「不是每個人申請都成功」

張鐵志的太太是香港人,他可以以受養人簽證方式來香港。他亦曾在香港工作,過往或以工作簽證方式申請到香港。暫時不清楚他是以甚麼形式申請香港居民身份證。

張鐵志稱自己當時嘗試使用香港居民身份證入境,但被說是已經過期。

香港居民身份證有別於香港永久性居民身份證,或受逗留期限約束。

其中一個可以協助台灣居民入境香港的是由中國公安部出入境管理局簽發的「台胞證」(台灣居民來往大陸通行證)。不過據香港《明報》報導,張鐵志沒有帶「台胞證」。

另外的方法則是在網上申請「入境登記通知書」(或稱:港簽)。

如果透過網上登記,台灣居民會即時獲悉結果,並需要把一份入境登記通知書列印在A4紙上,在香港入境時出示。

但張鐵志表示,嘗試在網上登記也不成功。

據張鐵志所言,當時是入境處職員叫他在網上申請有關文件,但不成功。職員表示:「不是每個人申請都成功」。

《香港01》報導,張鐵志不亂猜「網上港簽」不獲批的原因,短期內未打算到香港。

BBC中文向香港入境處查詢為何張鐵志無法透過網上申請相關文件,入境處表示不評論個案。入境處表示,在審理任何入境申請時,會根據香港法例及現行入境政策,考慮所有與申請相關的因素和情況,以決定是否批准個別人士的申請。

香港旅發局建議台灣旅客是在「赴港前」申請有關證件。

據香港旅發局網站的資料,如果申請人未能在網上完成預辦入境登記,則要向香港入境事務處申請入境許可證。若身在台灣,則可以透過特許航空公司的辦事處或代辦旅行社代為提交申請。

香港過往曾拒絶台灣民進黨立法委員及社運領袖入境。近期英國保守黨人權委員會副主席羅傑斯(Benedict Rogers)同樣被拒入境,引起風波。

新疆數十萬少數民族將接受封閉式學習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12/blog-post_34.html

新疆喀什、和田以及伊犁、昌吉等地的公安部門近期展開新一次所謂嚴打行動之際,更在部署將數以十萬計的維吾爾族、哈薩克族穆斯林送入所謂的去極端化學習中心、政治教育中心,進行長達兩年的學習。在新疆首府烏魯木齊市,公安在維吾爾族和哈薩克族聚集區的少數民族家庭設置所謂「溫控器」,用以監控室內聲音等動態。少數民族感嘆道「在家也被監控」。

中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公安廳正在部署新一波打擊少數民族行動。在首府烏魯木齊市南部維吾爾族及哈薩克族人聚集區,公安通過暖氣供應公司,強制在少數民族家庭安裝所謂的溫度控制系統,以檢測他們在屋內的言行。居住於天山區裕鑫佳苑小區的一位哈薩克族穆斯林稱,供暖公司上門安裝「溫度測量系統」時,聲稱是為了「隨時掌握室內溫度」,調整供暖熱度,節省能源。但該穆斯林稱,來人將形同一部手機的溫度測量儀固定在客廳中央,上面顯示室內溫度及接受信號。供暖公司的員工還特別叮囑用戶,要保持溫度測量儀處於24小時工作狀態,不得拔除電源線。該名人士稱,對當局懷有恐懼感的少數民族懷疑,無緣無故送上門的是一部全方位探測儀器。

不過,裕鑫佳苑小區一位漢族人李先生稱,他只是聽說供暖公司會給部分家庭安裝所謂的溫控儀,但沒有通知他。也無人去他家安裝。他說:「有時候,供暖公司會有人上門測量室內溫度」。

據烏魯木齊一位哈薩克族人披露,當局向各基層政府下達指令,要求提供一份需要接受封閉式教育的名單,受教育者以維吾爾族和哈薩克族穆斯林為主,其中有50萬哈薩克族穆斯林將被強制送入封閉式政治學習中心,接受長達一至兩年的政治學習,內容包括接受愛國主義教育等。據稱,這些所謂的政治學習中心名目繁多,如,去極端化培訓中心、職業技能培訓中心以及「野阿訇」集中教育中心等。

據旅居埃及的一位哈薩克族人稱,新疆公安已得知有眾多少數民族聞訊後,打算離開中國。卻苦於護照被當地公安控制。在伊犁哈薩克自治州,當地哈薩克族人稱,警察將扣留的護照「出售」給被扣者,或向被羈押者家屬索取七至十萬元現金。一位要求匿名的哈薩克族人稱,「他們按被抓人罪名的級別,從封閉式政治學習中心、社會主義學院、職業技能培訓中心放回家。公安向每一位家屬私下收取7萬元到十萬元不等」。

在烏魯木齊,有少數民族為盡快出國,從公安手中贖回一本被扣留的護照或哈薩克斯坦國綠卡,需要給對方3萬元人民幣。在伊寧、昌吉等地為2萬元。一位穆斯林稱,當他們贖回護照後,必須再花錢買通所在的社區(或村)幹部、縣公安局警察,支付另一筆費用,以換取在出境申請書上蓋章,並承諾在規定時間內返回新疆。

零八憲章九周年香港舉行“哀悼劉曉波!還劉霞自由”遊行 [法廣]

http://rfi.my/21ky.T

香港支聯會將於本周五(12月8日)《零八憲章》發表九周年,發起“哀悼劉曉波!還劉霞自由!”遊行,呼籲市民參與。2010年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劉曉波,與同300多個大陸學者本來計畫在2008年12月10日聯合國通過《世界人權宣言》60周年聯署發表《零八憲章》,提出司法獨立、人權保障、言論自由和宗教自由等主張。但劉曉波於12月8日被帶走,參與聯署人士均被扣查和問話。劉曉波更於2009年12月25日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重判11年徒刑。今年7月因罹患癌症病死獄中。

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在其面書專頁上發布舉辦遊行的聲明。聲明指出,劉曉波遺孀劉霞自劉曉波獲頒諾貝爾和平獎後,一直遭當局非法軟禁,以致患上抑鬱症。劉曉波逝世至今已4個多月,當局對劉霞的嚴密監控並未因劉曉波身故而停止,劉霞仍然未能自由與外界接觸,她的精神及身體狀況令人十分擔憂。

通告指出,劉霞本無罪,只因她是劉曉波的妻子,便被非法剝奪人權,遭不人道對待。我們強烈促請中國政府立即停止監控劉霞,並尊重和保障她的人身自由,還她公民應有的基本權利。

支聯會表示,1989年大陸六四民運至今,每年都會於各區收集市民的祝福語和簽名,然後代寄給內地系獄的異見人士及六四受難者家屬。今年更特別關注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遺孀劉霞,自11月11日展開活動至今近一個月,已收集了逾2000張市民慰問劉霞的聖誕卡。

支聯會誠邀各友好團體及人士出席12月8日往中聯辦行動,委託中國政府協助轉交香港市民給劉霞的聖誕卡,同時聯署附件聲明。

這次遊行12時中午開始,從港島西區警署外集合,然後遊行到中聯辦。市民並且可以在支聯會攤位簽名(https://hka8964.wordpress.com/2017/11/09/2017tmcxmas),或在支聯會網頁(http://bit.ly/2cy0b4D),向劉霞、天安門母親及獄中良心犯致送聖誕卡和心意卡。支聯會將收集到的聖誕卡及電子賀卡,於12月21日(星期四)下午1時在中環滙豐銀行總行外集合,遊行到郵政總局寄出,表達香港市民對他們的支持和祝福。

童養媳14歲產女求助無門 重慶司法局禁止律師接案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gf1-12062017104220.html

現年29歲的重慶市婦女馬泮豔控訴自己在少年時期被拐賣、性侵與虐待,導致她14歲便懷孕生產。但當地政府回應說她沒有證據。馬泮豔向律師求助,而重慶市司法局通知律師不能代理此案。

江蘇「二胎」計生訪民上訪遭刑拘 妻猝死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ql2-12062017104049.html

江蘇東台市東台鎮的「計生訪民」馮秀琴,因丈夫試圖到北京上訪被刑事拘留,她狀告當地警方枉法抓人並四處奔波營救丈夫。本週二,焦慮與疲憊至極的馮秀琴在家中猝死。她的女兒告訴本台,父母當年符合政策生了二胎,但因無錢送禮,遭到地方官員的刁難和迫害,二人從此走上上訪之路。

東台市東台鎮訪民馮秀琴的女兒陳菲星期三告訴自由亞洲電台,其父母親多年前生育二胎,因為沒有向地方官員送禮而備受刁難,他們上訪已經多年:「上訪的原因是因為我的父親是被人家隔代抱養的,當時符合國家生養二胎的政策,但是因為沒有送禮給當地政府,所以他們不想給我們辦理(准生證)。我母親就去找他們,我們當地的婦女主任毆打她,然後把我母親關進拘留所四個月」。

陳菲說,她母親因懷孕獲釋後生下她的弟弟,但遭到當地官員罰款,又因拿不出錢被地方官員抄家。她說:「我母親就開始上訪。2009年被他們以莫須有的罪名勞教一年,導致脊骨斷了。2011年在北京又被我們當地政府截訪的人找黑社會毆打,導致她小腦萎縮」。

10月13日中共「十九大」召開前夕,馮秀琴的丈夫陳春桃因試圖到北京上訪,被當地官員以「涉嫌敲詐勒索罪」刑事拘留。陳菲說,當地官員曾要求她的父親寫下保證書才肯放人,而母親去世與之前到北京上訪時被當地信訪局局長楊海青雇黑幫毆打致傷,長期頭疼不癒有關:「他們又把我父親騙到當地看守所,我母親也被抓起來,關在我們鹽城市看守所10天。我父親到現在還沒有出來。我母親昨天上午離世,醫院說是猝死,其實就是因為她白天、夜裡都在為我父親擔心」。

本台記者週三致電東台鎮一位維穩辦官員,但電話無人接聽。

死者馮秀琴的侄子對記者說:「我小姨因為她老公坐冤獄,自己心裡負擔比較重,晚上睡不著覺,造成身體過度勞累,就死亡了」。 馮秀琴的女婿朱東聯對記者說:「因為我老丈人被關進看守所,我們這邊的領導一直在欺騙我岳母,跟她說我老丈人快回來了,可是一直沒放回來」。

馮秀琴的女兒表示,當地政府官官相護,為保住烏紗帽對上訪人打擊報復。她呼籲外界關注。

計生受害人維權十七年黯然病逝 十九大維穩丈夫仍被拘押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arrest-12062017063020.html

因遭計生迫害而維權達十七年的江蘇省訪民馮秀琴,週二(5日)在家中突然去世。其丈夫因十九大維穩至今仍被扣留。其家人週三前往當地政府,要求釋放其丈夫回家辦理後事,但再遭警方打壓,三名親屬被抓。

馮秀琴於週二早上八點過後突然發病,在急救車到來之前,就已經離世。而在此前,她剛剛經歷了中共十九大會議的維穩,被強制從北京押解回江蘇省東台市老家,並一直被拘押到會議結束。而她的丈夫陳春桃幾乎同期被抓,官方以敲詐勒索政府的名義將其拘押,至今仍沒能獲釋。

江蘇鹽城東台市訪民馮秀琴昨日含冤離世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017/1206/16728.html

本網獲悉,江蘇省鹽城東台市訪民馮秀琴昨天早上含冤去世,她的丈夫至今仍被羈押在看守所。今天下午,本網人權觀察員聯繫上馮秀琴女兒陳菲。據陳菲透露,母親馮秀琴昨天早上去世。今年「十九大」期間,馮秀琴在北京被截訪回東台市,被行政拘留十天,拘留到「十九大」結束才放回家。獲釋後,馮秀琴日夜為被刑拘的丈夫奔波,終至積勞成疾,含冤離世。

陳菲表示,她父母因為她弟弟的事,從2004年開始進行計畫生育維權,多次去北京上訪,因此長期遭受地方政府打擊迫害。2011年馮秀琴因為去北京上訪,還曾被東台市政府僱傭黑社會人員毆打導致受傷。2017年10月13日,馮秀琴丈夫被以涉嫌「敲詐政府罪」刑事拘留,至今仍被羈押在東台市看守所,到昨天馮秀琴去世,當地政府都不允許她丈夫回家。

陳菲對於母親的含冤離世感到十分悲痛,她說:「好好的一個家庭,死的死,抓的抓,這都是當地政府幹的好事。」與此同時,陳菲希望外界能夠關注她們一家的悲慘遭遇,聯繫電話:13236104996。

中國祭出這一厲法!人權惡化到不可想像 [德國之聲]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7/12/201712070624.shtml

本週三,中國國務院公佈反間諜法細則。細則除了對境外組織、代理人、敵對組織、間諜器材等內容做出定義,還認定「分裂國家、破壞國家統一」等行為也屬於「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據路透社報導,5年來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引入了一連串的有關國家安全的立法,從領土內外防禦各種威脅。但是人權組織和外國政府批評中國的安全法為中國共產黨提供機會,對那些挑戰中共和呼喚政治改革的積極分子和異見人士進行打壓。

2014年11月,中華人民共和國反間諜法經全國人大常委會會議通過。國家主席習近平簽署第16號主席令予以公佈。這部法將間諜組織招募人員等6類行為確定為間諜行為,首次對具體間諜行為進行法律認定。反間諜法自公佈之日起施行。1993年2月22日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安全法》同時廢止。

兩年前,新華社曾發表一篇文章稱,專家呼籲盡快出台反間諜法實施細則。文章中指出,「《反間諜法》要在反間諜工作中發揮作用,還需要通過制定實施細則進一步細化相關內容「,「例如,對於『專用間諜器材『,在細則中或者要給出明確規定,或者要明確國家安全機關根據什麼法律法規及通過什麼程序來認定「。

在今天公佈的細則中對「專用間諜器材「做出明確定義。「專用間諜器材「包括暗藏式竊聽,竊照器材;突髮式收發報機,一次性密碼本,密寫工具;用於獲取情報的電子監聽,截收器材;其他專用間諜器材,專用間諜器材的確認由國安主管部門負責。

細則中還規定,被認為危害國家安全人士,國安部門可以在一定時期禁止入境;對背叛祖國,危害國家安全的疑犯通緝,追捕;執行反間諜任務時,對發現身份不明,有危害國安行為的嫌疑人員,可以檢查其隨帶物品。

另外,對於違反反間諜法的境外個人,國安主管部門可以決定限期離境或者驅逐出境,並決定其不得入境的期限。被驅逐出境的境外個人,自被驅逐出境之日起10年內不得入境。

入罪範圍擴大中國公佈反間諜法細則 [美國之音]

https://www.voachinese.com/a/news-china-counter-espionage-law-20171206/4151589.html

中國星期三公佈了其反間諜法的實施細則,在很多領域極大地擴大了入罪範圍。中國在2014年通過《反間諜法》後在中國國內外一直廣受批評,認為有關間諜行為的定義含糊其辭、模糊至極、給當局留下無限操作空間。如該法中的所謂“間諜行為以外的其他危害國家安全行為” 這一概念曾倍受詬病。

對此,中國國務院星期三公佈的實施細則明確了《反間諜法》第39條中所謂的“以外”行為都包括哪些內容,甚至明確寫明“文字”也可以入罪。該細則說, “捏造、歪曲事實,發表、散佈危害國家安全的文字或者信息,或者製作、傳播、出版危害國家安全的音像製品或者其他出版物的”。

此外,破壞國家統一、外籍人未經當局許可會見中國國內的人等都會被認定觸犯間諜罪。針對反間諜法25條所稱“專用間諜器材”,實施細則認定了有以下具體幾類:突發式收發報機、一次性密碼本、密寫工具、電子監聽、截收器材。

該細則在做出了一些具體認定、省去了“以外”的同時,保留下了同樣令人不安的“其他”。如“其他專用間諜器材”、“其他出版物”、“其他相應證件”、“其他危害國家安全行為”等同樣含​​糊不清的定罪條件,使當局可以用間諜罪的罪名治罪任何人。

專訪劉士輝律師:國內艱難維權 在美國沒了往日的恐懼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7/12/201712061034.shtml

劉士輝律師外面不強悍,他被抓、被打,家庭生活被打亂,但其多年維權經歷透出內心的堅毅。劉士輝律師今年來到美國學習,在紐約期間接受專訪,談了其維權經歷和相關看法。

天主教在中國為何停滯不前 (上) [紐約時報]

https://cn.nytimes.com/china/20171206/catholicism-losing-ground-in-china-part1

隨著梵蒂岡和北京展開建交談判,天主教似乎在中國看到了一絲光明的未來。但本文作者發現,天主教會在這裡面臨的最大挑戰,恐怕並非來自當局對它的打壓。

天主教在中國為何停滯不前(下)

https://cn.nytimes.com/china/20171207/catholicism-losing-ground-in-china-part2

毛時代,因為農民被禁錮在土地上,一些農村地區的天主教信仰反而變得強大。隨著年輕人紛紛進城,天主教似乎跟老人一起留在原地。一些教徒希望以質樸的方式傳播福音。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