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04 雲南教案開庭紀實。王全璋入獄近2年5個月仍未能會見律師。李小玲訴訟利遭剝奪。李延香案不起訴意見。范木根减刑九个月。高智晟失蹤逾百日。

雲南YN3.15系列教案 雲縣法院開庭紀實 [對華援助協會] http://ww … 繼續閱讀 →...

雲南YN3.15系列教案 雲縣法院開庭紀實 [對華援助協會]

http://www.chinaaid.net/2017/12/yn315.html

背景:這是2016年雲南省公安廳統一指揮督辦的專案,由於臨滄警方於3月15日先立案,其他地方後立案,所以叫YN3.15三班僕人派邪教組織專案。全省被留置訊問、拘留、逮捕、詢問的大約有二百多人,被以犯「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起訴到各地法院的大約四十人,遍及昆明、楚雄、大理、臨滄、保山、西雙版納、昭通、玉溪等地。 信徒以婦女多、文化程度低、沒有固定職業和收入為特點,活動大部分在農村。

雲縣法院審理的六人,1、鞠殿紅,女,漢族,初中文化,1971年出生,吉林省臨江市人。2、梁  琴,女,漢族,初中文化,1987年出生,四川蓬安縣人。3、張紅豔,女,漢族,小學文化,1983年出生,雲南省雲縣茶房鄉人。4、字會梅,女,漢族,初中文化,1978年出生,雲南省雲縣茶房鄉人。5、楊順祥,男,漢族,大專文化,1988年出生,四川省鹽邊縣人。6、張紹彩,女,漢族,初中文化,1975年出生,雲南省雲縣大朝山西鎮人。

起訴書指控以鞠殿紅及其助手梁琴為首的邪教骨幹分子於2015年至2016年期間,至雲南省多地州市秘密聚會、傳經布道和發展信徒,繼續鼓吹、宣揚世界末日論,培養組織骨幹,在鄉村建接待家庭和聚會家庭,在城區街道設立交通站,為秘密傳教布道聚會創造條件和提供便利,重建「三班僕人派」組織體系。在楚雄建立邪教宣傳品印刷點,在未成年人中發展信徒,組織個別大學生赴昆明到外省參加邪教培訓。

疑問:案件涉及這麼多人以及他們的家庭,範圍遍及大半個雲南省。真相到底如何?自接受委託後,被告人和他們的親屬以及關心此案的人,不斷問及下面的問題:1、什麼是邪教、正教?2、誰有權力(權力來源)認定邪教、正教?3、認定的程序、標準是什麼?4、「三班僕人派」的概念和特徵?5、涉案人員信的、傳播的是否是耶穌基督的道?敬拜上帝還是神話了個人?6、涉案人員使用的是否是全世界的基督徒都使用的聖經?和其他廣泛使用的宣傳基督教書籍?7、他們唱的讚美詩歌是不是基督徒尤其是中國的基督徒們,不論是政府認可的教堂裡,或者是政府不認可的家庭教會場所唱的?8、他們向誰禱告、禱告什麼?9、雲南省公安廳國保總隊認定哪些是「三班僕人派邪教組織」宣傳品?10、認定的理由、依據、程序、標準?11、具體認定人員的名字、學歷、文化背景?這些問題?不經過公開開庭,由公訴方出示證據一一證明,並根據法律規定一一說明,我們也是不知道的。

但我們覺得有責任回答被告人和他們的親屬以及關心此案的人,因為我們是辯護律師,是專業人員。因著案件的背景,帶著以上的疑問,我們參加了11月30日在臨滄市雲縣法院的庭審。也因著要回應社會的對案件的關心,寫下這篇紀實,算是給當下和歷史的交代。

一、【警戒和安檢】從11月30日往前推算,雲縣法院刑庭的黃偉庭長電話通知各位辯護人,開庭時間大約在月底,具體時間另行通知。二十四日,確定了11月30日上午8:30分在法院可以容納100多人的法庭開庭審理鞠殿紅、梁琴等六人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一案。此時,距她們被抓失去自由已429天。這四百多個日日夜夜不知她們是如何熬過來的。

8:30分,來自貴州貴陽的蕭雲陽律師、李貴生律師、廣東廣州的聞宇律師、雲南昆明的曾義律師、福建廈門的楊暉律師準時到達雲縣法院。法院周圍道路被交警封鎖,壁壘森嚴,好幾輛警車,幾十位身著制服的不知是特警還是臨時聘用人員,一字排開,審理這類案子,不管被審的是男是女,是老是少,人多人少,主事的人通常都會這樣安排,需要透著威懾。這威懾,主要給外邊的人看的,也給受審的被告人看的,也有預防群體事件發生作用,見多也就脫敏消懼了。走近法院鐵柵欄門,好多身穿法院制服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面部十分嚴肅。一旁還停放一輛救護車,醫生、護士一應俱全,似乎這裡審理一件了不得的恐怖主義案件。李貴生律師可能見多了,加上看到好幾個被告人的親屬被阻攔不得進法院旁聽,心中反感,大聲說道:這些都是善良的人,用得著如此興師動眾嗎!?這是浪費資源啊!

我們來到安檢門,警察準備對我們進行安檢,遭到我們的抵制和抗議,因為最高法院規定不得對律師安檢,法院不能公然違法,如果一定堅持對律師進行安檢,我們拒絕參加今天的庭審。警察向法院的領導請示,說律師們拒絕安檢,不配合工作,估計領導覺得安不安檢是個小事,開庭時間快到了,不想在這事上費工夫,遂讓我們進入法院一間空著的法庭等候,我們穿上律師袍。一會兒,一女工作人員告知辯護人依被告人順序進入法庭。

二、【旁聽和迴避】進入法庭,一眼看上去,感覺旁聽席坐滿了人。按庭前會議上的說法,每個被告人可以發二張旁聽票,六個被告人,十二位家屬可以旁聽。但是,大多數家屬沒得進入法庭,旁聽的不知道是些什麼人。刑訴法規定公開審理的案件,公民有權旁聽,但法院不想讓誰旁聽,總能想到辦法把其擋在法庭之外,比如發旁聽證,找人佔座等等。

我們坐到辯護席上,看到公訴席上已經坐了四位年輕的檢察官,看來他們提前入席。桌子上為每位律師準備了電腦(估計是租的),不能使用自己的電腦,說是防止錄像錄音,這也是對辯護律師的不信任。擔任審判長的法院副院長羅曙光,敲法槌宣佈開庭。被告人鞠殿紅、梁琴、張紅豔、字會梅、楊順祥、張紹彩依次被帶入法庭。

三、庭審開始。羅審判長告知被告人、辯護人權利。我們首先申請審判長、審判員、書記員迴避,理由是本案涉及宗教信仰問題,不相信有神佛,對基督教義和基督教傳播、儀式不瞭解的人,來判斷正教邪教,來起訴審判信仰神佛的人,極其滑稽。被審理的被告人是相信有神的人,審判案件的是無神論者,不能保證公正的審理案件,請求迴避。我們知道申請會被駁回,但為了公開表明我們的態度,留下歷史的印記,也得行使迴避權。不出所料,羅審判長沒有經過合議直接駁回了我們的申請,並不得申請復議。

接著,李貴生律師提出,今天庭審法庭可容納一百多人,原定允許每位被告人的兩名家屬旁聽,但有的被告人家屬一個也沒有進入法庭,法庭沒有保證家屬旁聽的權利,請法庭給一個說法,羅審判長未答覆,卻要求公訴人宣讀起訴書。辯護人舉手要求發言,得到同意後,提出申請公訴人迴避,理由是:1、起訴書註明的檢察院是楊永祥,今天卻有四位出庭,不知道是名字,直接影響辯護人的迴避權的行使。2、公訴方的人員是無神論者,公訴有神論者犯罪,也有失公正的嫌疑,羅審判長讓公訴方回答,年輕的公訴人楊永祥回答說,開庭前已向法庭提供了出庭人員名單。辯護人回答根本沒有看到這個名單。羅審判長不顧刑事訴訟法三十條「檢察人員的迴避由檢察院檢察長決定的規定」,又一次當機立斷的決定駁回我們的迴避申請。我們認為檢察員的迴避,法院沒有權利作出,審判長之舉違反刑事訴訟法的規定,表示不服。但羅審判長不顧辯方的反對,聲稱如果認為法庭違法,庭審後可以向有關部門反映,強行推進庭審,公訴人宣讀了起訴書。按照刑事訴訟制度的設計,法庭上都得聽審判長指揮,但如果審判長公開不遵守法律怎麼辦?

【訊問和發問】這是刑訴制度設計的重要一環,在法庭上,面對控辯審三方及背後的旁聽人員,而不是之前僅僅面對偵查人員,回答訊問發問,對法庭發現案件事實,公眾瞭解案件真相極為重要。首先對鞠殿紅進行單獨訊問、發問,其他被告人被帶離法庭。

鞠殿紅普通話說得好,不瘟不火,口齒清楚,感覺頭腦冷靜,首先對起訴書的指控提出異議,認為起訴書指控其為邪教,她不同意,不懂何為「三班僕人派」,也不懂什麼為邪教。認為自己是個基督徒,信仰的是耶穌基督,傳講的也是耶穌基督,自己的行為沒有違背《聖經》的教導和原則,沒有對他人、對社會造成任何傷害,所做的事按照聖經,教導他人行善、做好事,傳講耶穌基督對人類的救恩。對起訴書指控的事實和罪名予以否認。

其次對梁琴進行單獨訊問發問。梁琴普通話說的也好,聲音輕柔,吐字清晰。堅決不同意起訴書的指控,表示不知道什麼是邪教,不知道什麼是「三班僕人派」,自己信仰的是耶穌基督,是基督徒,是一個善良的人,沒有傷害過他人和社會。李貴生律師是她的辯護人,為了試探她對聖經的瞭解,問她會不會吟誦主禱文。梁琴開始背誦《主禱文》:「我們在天上的父,願人都尊你的名為聖。願你的國降臨,願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被公訴人舉手反對,說是辯護人誘導,於是審判長制止,不允許梁琴背誦。又問她是否會背誦《使徒信經》,梁琴回答說會,開始背誦:「我信上帝,全能的父,創造天地的主,……」又被羅審判長大聲打斷,李貴生律師對審判長說,主禱文、使徒信經,是全世界的基督徒都會的,敬拜上帝時都會吟誦,我讓她吟誦是想從一個側面瞭解她的信仰情況,也是想讓法庭瞭解,為何不讓她吟誦?法庭不該這樣。

張紅豔、字會梅、楊順祥、張紹彩均表示信仰的是耶穌基督,自己是基督徒,不是邪教,直到坐在法庭上也不知道何為三班僕人派,何為邪教。

出現一個有趣的情況,法官為字會梅是否認罪?說話聲音很小的她,回答說認罪。臨時趕來為其辯護沒有時間會見的雲南昆明律師曾義,不愧經驗豐富老道。在發問時說,我得告訴你,認罪和有罪不是一回事,是否有罪得看證據。李貴生律師特別問道,你讀過起訴書嗎?回答沒有,問為何沒讀過,回答不認得字,問是否知道什麼是「三班僕人派」、什麼是邪教,你懂不懂?她回答不懂。在回答完所有辯護人發文後,黃偉法官問她,是否願意脫離邪教組織?字會梅說,我沒有參加邪教組織。從這一節看,辯護律師的專業素養、敬業精神、執業經驗是多麼的重要。

總結辯護人的發問和當事人的回答。當事人認為,他們只信仰耶穌基督,沒有神化過任何人。也沒有侵害、傷害過任何人。讀的是《聖經》,始終遵守《聖經》的教導,從未騙取他人錢財,竭盡全力救助需要的人,勸人心存愛心,善意。參加聚會的弟兄姊妹平等相待,從沒有控制過他人,更沒有使用過任何暴力,全都不認可控方的指控。

訊問和發問,主要是發問花時約三個小時。

【舉證、質證】這是刑事訴訟制度最重要的環節。證據證明案件事實,從而判斷罪與非罪。刑事訴訟法和最高檢的刑事訴訟規則、最高法的司法解釋都作了很詳細的規定,這些規定,如果得到嚴格遵守,冤假錯案是難以產生的。比如對定罪量刑有重大影響的證人出庭,鑑定人出庭作證,有專門知識的人(俗稱專家證人)出庭作證,公訴人辯護人出示物證讓當事人辨認,對未到庭的證人的證言筆錄、鑑定人的鑑定意見當庭宣讀,辯護人有權申請通知新的證人到庭調取新物證,對定罪量刑有關的事實、證據都應當進行調查辯論等等。本案,所有被告人都認為自己無罪,所有辯護人都作無罪辯護。公訴方本應拿出確鑿的證據證明犯罪事實,用嚴密的邏輯、紮實的法律知識闡述犯罪的構成。主持庭審的該院分管刑事的副院長,老法官,應該嚴格遵守刑事訴訟法及司法解釋的規定,善用庭審指揮權,主持控辨雙方把事說清把理辨明,便於法院查清事實依法裁判。然而,本次開庭,感覺更像走過場。在11月10日的庭前會議上,為了提高庭審效率,辯方就提出了八點意見:

一、要求公開開庭。打擊邪教,公開開庭,讓廣大群眾旁聽,受教育。接受公開開庭,這是被告人的權利。參與旁聽是公民的權利,只要提供身份證,就應該得到旁聽;

二、第一次補充偵查報告書中顯示,公安向檢察院提供了「三班僕人派」為邪教的認定問題的保密卷(二)共45頁,案卷裡沒有,要求控方提供給法院供辯方閱卷;

三、要求控方提供所有扣押被用作物證書證的證據原件,在法庭上出示,尤其是被認定為邪教組織宣傳品的物品,便於辯方辨別是否正當的護教物品;

四、要求開庭時播放展示音像製品內容,尤其是被認定為邪教組織宣傳品的音像製品,讓辯方聽和看是否屬於基督徒敬拜讚美正常使用的;

五、要求雲南省公安廳國保總隊鑑定(認定)人出庭,接受控辯審三方的提問;

六、控方公開對定罪量刑有重大影響的證人名單;

七、控方提供公安機關審訊被告人的同步錄音錄像;

八、先要求下列證人出庭,待根據控方提供證人證言情況再決定是否要求其他證人出庭:

1、曹文躍,男,住址:雲縣大寨鎮新民村委會龍塘組

2、付秋歌,女,電話:15770275231

3、張正華,男,住址:雲縣幸福鎮干坡村委會慢品組

4、李自華,男,住址:鳳慶縣郭大寨鎮松林村大平掌小組

5、朱志強,男,電話:18214529318住址:雲縣愛華鎮德勝村東門外組

6、李 紅,女,電話:18724934132住址:鳳慶縣營盤鎮秀塘村

這些意見,如果事前做好準備,對於法庭依法高效查清案件事實非常重要,然而,除了控方提供了公安機關審訊被告人的同步錄音錄像外,其他沒有依法回應。

審判長宣佈舉證了,律師們發現控方是歸納式「舉證」, 不宣讀證人所作的筆錄內容,而是按照自己的目的說出一段要證明的內容,然後說要證明的內容在什麼什麼證據裡,一長串,且說得非常快,請法庭組織質證吧。被告人聽不到證人是誰、說了什麼,根本無法自我辯護。我們常把這樣的舉證叫做不想讓人知道真相「舉證」,既是對被告人自我辯護權漠視,也是對辯護律師的藐視,更重要的是在玩法律。這引起辯護律師的強烈反對!紛紛要求公訴方舉證的方式應該一證一質,尤其對定罪量刑的關鍵證據需要一證一質。公訴方應該當庭宣讀證人的筆錄,先由被告人質證,再由辯護人質證,否則,因為被告人從未看過證人的筆錄,不可能質證,從而剝奪了被告人質證的權利,違反程序法的規定。在辯護人的堅持下,審判長同意對定罪量刑的證言單獨質證,但公訴方不願意宣讀證言。控方首先歸納性的「舉出」李萬洪的證言,這時控方認為最牛的定罪證據,說李萬洪是為鞠殿紅開車的,供述她是三班僕人派使女。

辯方質證的意見為:

1、全部案卷只有李萬洪僅有一份證言證明鞠殿紅是三班僕人派的使女,承認自己是三班僕人派,並陳述了有僕人、使女、守望、同工、柱石組織架構的存在。該份證言與其他證言不能相互印證,且相互矛盾,在多次證言中,李萬洪陳述了其從小跟從母親信耶穌,認為自己是名基督徒,沒有證據證明他們的家庭聚會存在僕人、使女、守望、同工、柱石,在檢察院的退查案卷中,也要求公安機關查清組織架構中「守望」是否存在,公安機關也查無所證。該證言系孤證,前後矛盾,不能作為定案的依據。

2、從內容來看,李萬洪的證言實際上講的是天主教與新教(基督教)的區別,與三班僕人派沒有任何關聯性,從組織架構來看,由於沒有守望一級的組織架構,該家庭聚會的組織架構與基督教的組織架構沒有什麼不同,不具有違法性。該證言不能證明公訴方指控被告人系公安部2000年在一份秘密文件中描述的「邪教組織三班僕人派」。

曹秋香的證言及其他證言只能證明,他們的信仰是基督教,讀的是《聖經》,雖然和梁琴有接觸,不具有違法性,鞠殿紅的傳教行為不存在違法性,更不具有犯罪行為。證人證言陳述鞠殿紅、梁琴等人參加過聚會,基督徒的宗教生活就是要聚會,在聚會中禱告、讀經、敬拜上帝。這些證言不能達到公訴方想證明的公安部2000年在一份秘密文件中描述的「邪教組織三班僕人派」的目的。

公訴方向法庭舉證的從楊智電腦中打印文本,公訴方以此用來證明,被告人傳道具有隱蔽性,是在對抗公安機關的偵查,從而具有違法性。

辯方認為:1、出示的打印文本,未經第三方確認,也沒有得到楊智本人的確認,辯方對打印文本的來源及合法性不予認可。2、隱蔽性不具有違法性,從內容來看,均為一些規範性的規定,可以養成良好的習慣,不具有違法性,宗教信仰自由的原則,包括公開信仰和秘密信仰,隱蔽性不具有違法性。

公訴方僅出示了物證的照片,未向法庭出示實物,辯方強烈要求出示實物,辯方以不易搬運拒絕。辯方認為,實物為書籍和U盤,不存在不易搬運的情形,公訴方不出示實物違反刑訴法的規定。

公訴方出示雲南省公安廳防範和處理邪教犯罪工作處做出的《關於認定雲縣鞠殿紅涉案物品進行認定情況的批覆》和《關於認定雲縣梁琴涉案物品進行認定情況的批覆》,認定《牧者之道》、《房角石》、《天父的心》、《靈修日課》、《得人漁夫》、《天路歷程》、《荒漠甘泉》、《禱告出來的力量》等書籍以及《主啊你最美》、《主啊我虧欠了你》、《十誡》、《中國的早晨五點鐘》、《這一生最美的祝福》等音頻、視頻為邪教三班僕人派宣傳品。

辯方認為:1、該認定不具有刑事訴訟法作為證據的形式要件,既不符合鑑定意見的構成要件,也不屬於專家意見。該認定不具有合法性。

2、公訴方認為雲南省公安廳的認定系書證,故不需要鑑定意見的構成要件。辯方認為,書證是指記載內容和反映的思想來證明案件的真實情況的書面材料。雲南省公安廳的認定是下級公安機關要求其對物品的鑑定,根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於辦理組織、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五條:「對涉案物品是否屬於邪教宣傳品難以確定的,可以委託地市級以上公安機關出具認定意見。」 根據該條規定,首先前提是無法認定,然後才是委託地市級公安機關做出認定意見,該認定意見顯然屬於鑑定意見的範疇,故公訴方出示的認定書不具有合法性。

3、從內容來看該認定不具有客觀性,《牧者之道》、《房角石》、《天父的心》、《靈修日課》、《得人漁夫》、《天路歷程》、《荒漠甘泉》、《禱告出來的力量》在中國屬於正規出版物,可以任意購買,該書籍均為世界名著和基督徒書籍的著作,這些書籍,中國基督教愛國委員會及中國基督教協會出版。《主啊你最美》、《主啊我虧欠了你》、《《中國的早晨五點鐘》、《這一生最美的祝福》歌曲為小敏作詞作曲在中國及世界基督徒廣為傳唱。

按照雲南省公安廳的認定可以得出一個結論:全世界的基督徒都在閱讀邪教組織「三班僕人派」宣傳品,涉嫌邪教犯罪。李貴生律師當庭提出申請有專門知識的人出庭作證的要求,並提供了著名牧師王怡、著名宗教學者張志鵬的名單。羅審判長問公訴方的意見,公訴人楊永祥認為兩高的司法解釋賦予了公安機關對是否邪教宣傳品唯一的認定權,不需要專家出庭。曾義律師反駁說,司法解釋並未這樣規定,公訴人曲義理解。十五條規定的是「對涉案物品是否屬於邪教宣傳品難以確定的,可以委託地市級以上公安機關出具認定意見」。既然政府認可的的中國基督教兩會都能出版的書籍,其權威遠高過公安部門,上網就可以得出的結論,根本無需委託雲南省公安廳認定。辯方不回應。儘管辯方的申請合理合法,控方的意見毫無道理,但羅審判長還是支持了控方。

辯方無奈無語!

公訴方出示多名證人證言證明鞠殿紅、梁琴到雲南各地傳教和聚會,同時出示照片證明扣押的物品經雲南省公安廳認定三班僕人宣傳品。辯方認為,鞠殿紅作為基督徒傳道人,到雲南多地傳道不具有違法性,作為一名基督徒其職責就是要傳神的福音,將福音傳遍每一個角落。辯護人注意到公訴方出示的PPT中,有和合本的《聖經》,雲南省公安廳將該《聖經》也認定為邪教宣傳品,多麼的荒唐和無知!《遊子吟》系科學家馮秉承的著作,在雲南省基督教兩會有出售,也被認定為邪教宣傳品,令人嘀笑皆非。基督徒相互搬運物品的行為系幫助行為,不屬於犯罪的範疇。

舉證階段,辯方也向法庭提交了李貴生律師在雲南省教會購買的由中國基督教愛國委員會及基督教協會出版發行的《天路歷程》、《荒漠甘泉》、《靈修日課》,用以證明雲南省公安廳認定意見的錯誤,聞宇律師向法庭提交了在互聯網上下載的25頁書證,用以證明《牧者之道》、《房角石》、《天父的心》、《靈修日課》、《得人漁夫》、《天路歷程》、《荒漠甘泉》、《禱告出來的力量》等書籍均為正規出版物,證明雲南省公安廳認定意見的錯誤和荒唐。

公訴方卻以辯方出示的證據與公安機關收繳的內容不一致,網上下載的屬於複印件無法質證進行回應,而鞠殿紅梁琴等被告人說被公安機關扣押的就是這是些書。於是李貴生律師大聲質問公訴人楊永祥,扣押並拿去雲南省公安廳認定的是不是這些書?公訴人不再回應,說明其先前是胡說。而原件就在控方手中,依法應該向法庭出示物證讓被告人辨認,但其不出示,卻說律師舉出的是複印件。作為代表國家出庭支持公訴的的檢察官,當庭撒謊,不應該呀!李貴生律師大聲斥責公訴方故意不依法舉證,隱瞞事實真相,導致庭審不能發現案件事實。譏諷公訴人考過司法資格了嗎?

【法庭辯論】法庭調查結束了,我們不知道法官全面瞭解案件事實了嗎?公訴方能否回答那十一個疑問?令我們非常遺憾,三十歲的年輕公訴人一個都沒有回答,泛泛而談,認為秘密傳教、跨境傳教,進行反偵察培訓。並教育式的說,雖然過去了許多的歲月,邪教組織的名稱會變,但不變的邪教的本質,但邪教的本質是什麼呢?他沒有說,估計也說不出來。

辯方均不同的角度為被告人做了無罪辯護:

鞠殿紅的辯護人蕭雲陽律師認為:1、指控的證據與不符合「三班僕人派邪教」的特徵,並應用公安部1999年165號文件和百度百科對三班僕人派邪教認定的特徵與本案指控的證據證明的特徵進行比對,完全不能得出鞠殿紅、梁琴的家庭聚會具有「三班僕人派」邪教的特徵。

2、指控的組織架構也不具有「三班僕人派」的特徵,根據公安部的認定三班僕人派為大僕人、小僕人、使女、守望、同工、柱石。公訴方證據指向只有使女、同工。缺少大僕人、小僕人、守望、柱石。而世界上的基督教均有組織形式,僕人、使女、柱石、同工在《聖經》中均能找到對應的稱呼。三班僕人的大僕人徐文庫、小僕人李毛興已經被判處死刑槍決。使女在現代基督教會中是對女傳道人的稱呼,使女在聖經中就是卑女,不具有特殊的權利,鞠殿紅、梁琴就是普通傳道人,沒有為自己收斂錢財、謀取任何利益,生活十分清貧,都只是為了履行基督徒傳福音的職責。公訴方沒有任何證據證明存在三班僕人派的組織架構。基督教的歷史證明,基督教存在組織性,故不能因為教會存在組織性認定為違法性,基督教的組織性是為了完成對神的敬拜、讚美。

3、秘密傳道是宗教信仰的應有之意。

4、跨省傳道是基督教的特徵之一,是踐行傳道人的職責,如按公訴方的觀點,就沒有今天的基督教,基督教從西亞以色列之地傳遍全球就是傳道的結果。

5、雲南省公安廳對涉案邪教宣傳品的認定是工作人員濫用職權的瀆職行為。

6、向未成年人傳道不具有違法性,每一個公民均有在未成年時信仰宗教的自由,我們如果認可信仰共產主義是信仰,我國對要求從小樹立共產主義信念。故從小信仰基督教,建立神要求的愛,愛人如己,愛自己的仇敵,培養忍耐、寬容、不嫉妒、不自誇,養成一顆謙卑的心,用上帝的十誡要求自己,完全符合共產主義的道德標準,何罪之有!

梁琴的辯護人李貴生律師認為:1、對公訴方大跌眼鏡,本來認為公訴方能夠拿出令人信服的證據,大失所望。庭審發現的事實,可以得出本案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冤案、錯案的結論。公訴方不敢把證據拿到法庭上來,把真相掩蓋起來。公訴方沒有證據證明被告人散佈任何迷信,也未將徐文庫奉為神明、沒有任何神話個人的行為。

2、沒有證據證明有「邪教組織」的存在。實際上公安部秘密文件所描述的所謂「三班僕人派邪教組織」特徵,即1)冒用基督教的名義建立,2)神化、鼓吹首要分子,3)散佈迷信邪說蠱惑、矇騙他人,4)發展、控制成員,5)危害社會的非法組織。

3、被告人沒有騙取他人錢財、擾亂社會秩序或其他的犯罪行為。

4、雲南省公安廳將《天路歷程》、《荒漠甘泉》、《靈修日課》、《遊子吟》、《認識真理》、《愛的呼喚》、《死海古卷》、《除了罪惡別無所謂除了神別無所慕》、等書籍,以及《主啊,你最美》、《你是被主揀選的人》、《登上靈程的高峰》、《太 7.兩條道路》、《凡是交給主》、《人的生命只有一次》、《讚美詩歌唱不完》、《今生跟隨主耶穌》、《功成十架》、《主啊我虧欠了你》、《回報主恩》、《黎明之光》、《彼前4章》、《來8:1-17》、《變成主形象》、《靈命操練》、《得勝者》等資料認定為邪教宣傳品是極其荒謬可笑的行為。

5、鞠殿紅、梁琴跨境傳道不具有非法性,是傳道人的合法行為。

6、本案程序存在程序違法的情形,在沒有報案人的情形下違法立案,存在非法監聽公民,侵害公民權利的行為。

7、定罪證據不足二次退偵,依法因當不起訴,這是控方明知無罪而起訴,本身就是犯罪行為。

8、公道自在人間,本案公開必然被社會所評價。

9、如果六人的行為被認定為邪教犯罪,等於宣告了基督教都是邪教,在中國宗教史上會留下迫害宗教信仰的污點記錄。

10、公訴人在關鍵問題上採取沉默和迴避的態度,足以說明問題。

張紅豔的辯護人聞宇律師以好樹結好果子、壞樹結壞果子開始了辯護。他認為從本案證據看,沒有任何證據證明當事人做過壞事、沒有行騙,都是非常良善之人。如果因雲南省公安廳認定的邪教讀物定罪,這些讀物,他也讀過,他向法庭自首。並請求判決所有的被告人無罪。

字會梅的辯護人曾義則從雲南省公安廳認定的違法性展開辯護,認為沒有邪教組織的存在,被告人相互不認識,不具有共同犯罪的特徵。

張紹彩的辯護人楊暉律師首先請求法庭判決六被告人無罪,還其清白。被告人的行為均符合《聖經》的原則。根據兩高的司法解釋,其行為均不符合邪教組織的構成要件。

庭審結束了,鞠殿紅、梁琴、張紅豔、字會梅、楊順祥、張紹彩進行了最後陳述,他們說信仰自由無罪,堅信自己無罪,全無懼色,表示自己的行為無愧於社會,他們庭審的表現極其出色,如果是真正公開開庭,一定會得到讚美之聲。

從上午8:30分至晚上8點左右,中午休息一個小時的庭審終於結束了,我們等待雲縣法院的判決,不期待奇蹟的出現,但我們相信,一切都不會逃脫上帝的審判。

蕭雲陽、李貴生、聞宇、楊暉

2017年11月30日

709王全璋律師入獄近2年5個月仍未能會見律師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12/70925.html

709王全璋律師入獄近2年5個月仍未能會見律師。今天其代理律師藺其磊和程海要求會見王全璋律師,天津市第一看守所稱還在協調。據藺其磊律師介紹:「2017年12月4日上午和程海律師到天津市第一看守所要求會見王全璋律師,武警進去匯報,還在等待中。現在已經11:20了,催問武警值班崗,武警說還正在協調,讓繼續等,有其他事情也可以去辦。天津市第一看守所又在搞什麼拒絕理由啊?」

入獄近2年5個月,竟然沒有獲得過一次律師會見,王全璋律師是目前709案中唯一的。當局一直在以此方式對王全璋及其家人進行精神上的折磨,同時,也是對王全璋律師拒不認罪不配合的瘋狂懲罰,這種嚴重的執法犯法、粗暴踐踏人權的行徑,充斥在709系列案的全過程。

獄中維權人士李小玲民事訴訟權利竟遭剝奪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12/blog-post_95.html

廣東獄中維權人士李小玲民事訴訟權利竟遭剝奪。據陳進學律師介紹:「2017年12月4日上午,我代理李小玲訴珠海市公安局、珠海市公安局香洲分局政府信息公開行政訴訟案到珠海市金灣區法院立案,該院立案庭開會研究後回覆:關於李小玲這個人的案件,我們一律不立案,也不收材料。」

李小玲是2017年8月8日被珠海警方刑拘,罪名涉嫌尋釁滋事。目前案件已經移送珠海市香洲區檢察院起訴。其在獄中情況極其糟糕。律師此前會見她時,李小玲再說:「這是珠海警方對我控告他們的打擊報復」,再加上她的身體狀況特別是幾近失明的眼睛一直得不到治療,代理律師向珠海市公安局香洲分局提出了「取保候審申請書」,並依法向珠海市香洲區檢察院提出了「偵查監督申請書」,希冀最明確的法律規定和最基本的人性底線,能給李小玲女士帶來護佑。但都未果。

宋玉生律師:山東平度李延香涉嫌尋釁滋事案不起訴意見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12/blog-post_14.html

尊敬的傅豔君檢察官:

作為涉嫌尋釁滋事案李延香的辯護人,我通過會見李延香和查閱本案案卷,辯護人認為平度市人民檢察院應當作出不起訴決定,原因如下:

平度市公安局將此案移送審查起訴違反了一事不再理原則。

一事不再理原則是近現代刑事訴訟法普遍將其作為保障被告人、犯罪嫌疑人人權的一項訴訟權利。一事不再理原則,就是對判決、裁定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案件的被告人,不得再次起訴和審理。《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14條第7項規定,任何人依一國法律及刑事程序經終局判決判定有罪或無罪開釋者,不得就同一罪名再予審判或判刑。因此一事不再理原則是現代刑事訴訟普遍應遵循的國際準則。

國家權力的行使不應以損害公民的個人權利作為代價,同時應兼顧程序的經濟性。一事不再理原則通過對國家權力的合理限制,來達到保障人權的目的,實現訴訟經濟價值。隨著現代社會文明的不斷發展,人權意識已逐漸加強,每個公民的權利都應該得到社會的尊重和維護,被告人也不例外。在刑事訴訟中,國家與被告人之間是一場力量懸殊的較量,被告人處於極為不利的地位,國家權力可能會被濫用。因此,不能允許擁有無窮資源和強大權力的政府對一個已被指控的罪行再度試圖使該被告人受定罪,否則必將使其陷入精神上的窘迫、時間、精力、金錢上的耗費以及人格上的嚴重折磨,使其處於持續的憂慮與危險之中。這樣,即使是無辜者也極有可能被定罪。在一個由強大的國家司法機關發動的訴訟程序終結後,即使被告人被判無罪,他的名譽、精神、時間、金錢上的損失也是無法估量的,此時若國家可再次對其進行起訴和審判,被告人的自由、人格尊嚴將再次受到打擊,個人將無情地被政府貶抑為國家權力的客體,程序公平與正義將蕩然無存。為了防止權力者濫用權力,就必須對權力進行限制,一事不再理原則求法院的裁判發生法律效力後,不得對同一案件的被告人再次起訴和審判,即國家對同一被告人的同一犯罪事實只應擁有一個刑事追訴權,只有一次追訴機會。無論結果如何,則該追訴權即告耗盡。嗣後,不得就同一被告人的同一犯罪事實再次追訴。

本案中,平度市公安局所謂的「查明的事實」包括:

1.2015年5月21日同張衛紅等人到黑龍江哈爾濱火車站、慶安火車站等公共場所,通過舉「我訪民向我開槍」「我是乘客向我開槍」等標語、散發傳單等方式,惡意炒作慶安火車站民警依法履職事件、混淆社會輿論,嚴重擾亂社會秩序,被慶安縣公安局行政拘留十日。

2015 年6 月15 日,犯罪嫌疑人李延香受他人組織夥同張衛紅等十餘人採用「圍觀」、舉橫幅等手段,聲援徐永和案,圍堵濰坊市中級人民法院,6 月16 日因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被濰坊市公安局濰城分局刑事拘留。

2016 年1 月4 日,犯罪嫌疑人李延香在北京中南海周邊非正常上訪(被訓誡1 次),1月5 日被平度市公安局以擾亂公共秩序行政拘留十日。

2016 年2 月12 日,犯罪嫌疑人李延香在北京中南海周邊非正常上訪(被訓誡7 次),3 月13 日被平度市公安局以擾亂公共場所秩序行政拘留十日。

以上所謂的「查明的事實」均表明李延香已經受到了相應的處罰,如今,平度市公安局再次將以上所謂的「查明的事實」移送審查起訴的行為嚴重違反了一事不再理原則,是濫用國家權力對公民權利的打壓。如果這種濫用權力是正確的,那麼公安機關對一個因涉嫌某罪被判處死刑並已經被執行死刑的人,再次對其曾因涉嫌該罪而立案偵查並移送審查起訴是正當的了?此邏輯豈不荒唐!?

人民檢察院肩負依法對刑事訴訟實行法律監督,正確應用法律,保障無罪的人不受刑事追究,保護公民的人身權利的職能,平度市人民檢察院應當依據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三條的規定作出不起訴決定。

以上辯護意見望得到重視和採納,李延香的合法權益望能夠得到切實的尊重和保護。謝謝!

辯護人:宋玉生  2017.11.27

范木根减刑九个月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017/1204/16722.html

蘇州因反抗逼遷用刀自衛時錯手捅死兩名拆遷人員的范木根獲得減刑九個月。本網從北京知名律師劉曉原處獲悉,蘇州范木根獲得減刑九個月。據悉,劉曉原律師是在最高法院網站有關「減刑、假釋、暫予監外執行公示」欄搜索「范木根是否被減刑的信息」時搜索到無錫市中院在2017年10月30日作出的刑事裁定書,裁定書顯示範木根獲得減刑九個月。不過范木根的這份減刑裁定書是12月1日才上網公示。從裁定書中得知,范木根是在2015年12月30日被送至位於江蘇省無錫宜興市的丁山監獄服刑的。

據公開消息,2014年12月3日,蘇州村民范木根因為房屋遭遇暴力逼遷,當時妻兒以及以及均被毆打並受傷的情況下憤然自衛,期間錯手捅死兩名上門逼遷並行兇的拆遷人員,當場被捕刑拘。其後,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接受家屬委託,指派劉曉原和王宇兩位律師擔任范木根的辯護人,最終,范木根被蘇州市中級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八年。

高智晟失蹤逾百日音訊仍杳 支持者李發旺病情惡化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dissident-12042017082049.html

因涉北京律師高智晟事件,早前獲取保候審的山西公民李發旺,糖尿病情惡化,由於經濟拮据沒錢入院治療,延誤醫治或需要截肢保命。此外,高智晟被失蹤逾100天,仍然下落不明。

患嚴重糖尿病的李發旺週一(4日)表示,取保個多月,身體不太好,現時右眼大量出血及右腿不良於行,比之前更嚴重,都是糖尿病引致。醫生建議他住院治療,但沒有錢入院,醫生透露若拖延治療或要截肢。他又指,關押個多月期間,沒法注射胰島素,右眼開始出血,但看守所沒有讓他足夠治療。目前每天仍要到派出所簽字報到。

李發旺說︰醫生讓住院,可是我經濟不行,不敢住院,沒法報銷我看不起病。(關押期間)他們替我體檢過一次,佳縣醫院檢查到我眼出血,都不讓我看,就買了眼藥水讓我點便算了。

至於高智晟律師情況,他表示,二人是同一天被警方抓走,高律師在第二輛車上,他在第四輛車上,他被送往佳縣,高律師被送往榆林。10月6日,李發旺被變更措施為監視居住,期間被十名國保看管,他聽說高律師原本秘密關押改為公開看管,他推斷高律師應該是被送到北京。

高智晟關注組的艾嗚指,高律師被失蹤逾110天,沒任何消息,也沒見過他本人。至於高侓師身在何處有不同說法,她認為不能盡信因為未經證實。至於被批捕的山西公民邵重國,家屬沒有與外界聯繫,可能當局施壓,代表律師也不準會見,沒法得知他的關押情況。她又指,二人均情況未明,不清楚會否受到酷刑,對此感到擔憂。

艾嗚說︰包括家屬也好、律師也好,見不到他人,現在沒有一個人見到高律師,所以這些說法是未經證實,而且他們今天一個說法,明天一個說法,一會說也在北京,一會又說他在什麼(陝北),都是共產黨官員自己說,而且變來變去,這些說法怎麼可信。

記者致電榆林巿公安局,電話沒人接聽,而佳縣看守所,電話沒法打通。

高智晟律師於今年8月13日在陝北住處失蹤,而山西公民邵重國及李發旺,因協助高智晟到山西被抓,二人被刑拘在陝西榆林巿佳縣看守所。二人於10月6日被批捕,但李發旺於10月26日獲取保候審。此外,有八人先後被傳喚,包括高智晟的兄長高智義及西安朋友楊海、網友河蟹、飛龍等人,另有兩名網友被警告。

現年53歲的高智晟,10年前被吊銷律師執照,翌年因「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刑3年,緩刑5年。2011年底緩刑期滿前,北京中級人民法院再裁決,指他在緩刑期間多次違規,重新監禁3年。2014年8月7日刑滿,從新疆沙雅監獄釋放後,高智晟被押返陝北老家居住,仍受到嚴密的監控。

因赴岳陽圍觀李明哲案開庭宣判 湖南兩公民遭警方處罰 [權利運動]

https://www.hrcchina.org/2017/12/blog-post_4.html

權利運動編輯員獲悉,2017年12月4日,湖南株洲公民陳思明(電話:13762338117)被文姓警察叫到轄區派出所,直到晚上八點多才離開派出所,並被警察給出一個訓誡處罰,原因是其於數天前的11月28日到達岳陽市中級人民法院現場圍觀台灣籍公民李明哲「顛覆國家政權案」開庭宣判,陳思明要求對訓誡書進行拍照但不獲警察准許。陳思明認為自己是一個人權維護者,如果不奮起聲援李明哲,會良心不安。

另外,湖南長沙公民周再強於李明哲案開庭宣判當天前往岳陽圍觀聲援,次日中午遭長沙警方帶去荷花園派出所做筆錄,到11月30日下午三點才獲准離開派出所,被非法留置達27小時,期間滴水未進,其自述全靠信念支撐。

附:陳思明離開派出所後補述其赴岳陽圍觀李明哲案開庭宣判的詳細經過。

剛剛從派出所出來。因為11月28號李明哲案宣判而圍觀岳陽「法院」一事,警察給我一份訓誡書。我拒絕接受。(我要把所謂訓誡書拍照,警察不肯)

事情還是要從11月27號中午11點鐘說起。警察給我打電話,要我11月28號李明哲案宣判當天不要去岳陽,並且27號晚指導員要請我喝酒。我沒答應也沒有拒絕。中午一點鐘他又打電話問:老陳,你明天到底去不去岳陽?請給一句實話。我回答他一個字:去。之後,他再打電話我就不接。

剛才警察告訴我,說他們公安掌握了我的行蹤,27號那天在株洲市跟著我追了一下午直到晚上9點20他們接到上級通知說陳思明已離開株洲才收工。我聽後不由得放聲大笑。那真叫一個痛快!

事情是這樣的。我是剛剛才知道27號警察追了我一下午沒追到。感謝主!那天我知道坐火車直接去岳陽是不可能的,所以想坐城際列車先到長沙再轉岳陽。我買了車票在候車室坐了一陣子,口渴,就出站買水。在返回候車室時突然看見三個警察從車站廣場另外一個方向走向候車室。兩個便衣一個穿制服。專門負責維穩我的文警官著便衣。我急忙招來一輛的士,消失在忙忙夜色之中。無奈之下,我只好騎摩托車從株洲到了長沙。於11月28號早上順利到達岳陽中院。

我是一個人權維護者,如果不奮起聲援李明哲,我會良心不安。這是我對警察說過的一句話。此刻我感慨頗多,千言萬語一句話:感謝上帝!

2017年12月4日

陳劍雄女友梁一鳴自述其在赤壁看守所羈押期間遭遇被迫吃藥經歷 [權利運動]

https://www.hrcchina.org/2017/12/blog-post_3.html

權利運動編輯員獲悉,2017年12月3日,被湖北赤壁警方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37天的梁一鳴(陳劍雄女友)取保獲釋後首次披露其在羈押期間遭遇強迫吃藥的經歷。梁一鳴於2017年10月2日在其男友陳劍雄(實名:陳進新)家中與陳劍雄一起被赤壁警方以「解決訴求」約談為由騙至公安局後直接以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2017年11月11日取保獲釋離開赤壁看守所回到廣東老家。目前梁一鳴男友陳劍雄及另一位同案袁奉初(實名:袁兵)在刑事拘留期滿後遭赤壁警方逮捕。以下是梁一鳴自述其在赤壁看守所被羈押期間遭遇被迫吃藥的經歷:

據法理上說,我被送達(赤壁)看守所該是2017年10月3日14點之前,但事實我正式被押送到看守所時已經是傍晚近18點,因為從10月2日中午13時至10月3日16時,在公安局審訊室直落26個多小時不曾進食,我本來血糖偏低加上疲勞,心臟供血不足,所以臉色已近乎死人色相!

看守所交接的王姓所長交接登記時問了幾個問題,其中包括有沒有什麼病症,我說我有白血後遺症哮喘、心臟病!王所長看了下我說「我也覺得你心臟有問題!」然後對送押的楊姓國保說「這個我們不接收!」

楊姓國保說「這個25日提走,只關到19大結束而已!」

當天下午就開始降溫下雨,氣溫只有12度,我只穿著單衣,冷得牙關打架,因此也受了風寒,氣管早就發燒哮喘!

粵地人都有天天洗澡的習慣,我更是一個怪癖的愚人,同倉雖是同性,但卻很難於眾目之下脫衣洗澡,故此得等到所有同倉都睡著了才去洗澡!心情更是百感交集,我真的沒犯任何法律法規卻將我刑拘,心裡想使點小聰明,就算不成功我也能嚇唬一下看守所!

於是我就幾盆冷水從腦袋淋下,一小時後哮喘即發作,值班的同倉見狀給值勤警官做了幾次通報,然後警官帶著駐所醫生過來把了脈、聽了肺、開了三粒藥!

藥丸上雖然沒字,但我的常識告訴我一粒是「茶鹼麻黃鹼」,其他兩粒是」阿莫西林「!

當時我只嚥下了兩粒「阿莫西林」,第三天我手上已經有四粒「複方茶鹼麻黃鹼」,我在空腹的情況下一次把四粒有嗎啡成分的藥嚥下,大概十五分鐘左右,我手腳都無法控制的顫抖,整個人軟癱地上失去知覺!

王所長跟負責倉(監室)的宋姓警官還有其他的副所長都來了!醫生說這個女的心臟衰歇,驟停,隨時有生命危險不適宜關押!

看守所管理還是跟班長說照顧一下她,不要逼她做任何事!

我冒險耍這點小聰明就只賺了點不用幹活的特權!可是從那開始惡夢來了,由醫生每天早晚的送水送藥到倉(監室),而且要看著我確定嚥下了才走,我問醫生給我吃的是什麼藥,他不說!

直至一週後消費卡賬單到倉,我攜帶的五百元被扣了三百多元藥費,我生氣了,我拒絕再吃藥!醫生說「小梁,我不會害你,這藥不是每個人都能開的,是治你心臟疲勞的!」

我說「我嗅到的就是丹參片的味,如果我吃丹參片同時不護肝,我會死在慢性肝癌!」

醫生說「哈,你還真懂一點啊?但這藥你必須得吃!」

之後凡醫生送藥來就由班長與其他人禁固著逼我吃藥,後來我覺得反抗也沒意義了,直至11月份一日兩劑變成一日一劑!我只好每天用肚臍呼吸冷風製造腹瀉,穴位拍打儘量把藥毒性排出,但卻造成了十二指腸炎!

梁一鳴自述於2017年12月3日

內蒙古翁牛特旗牧民聲援被捕者 杭錦旗牧民羊群被搶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ql1-12042017110143.html

內蒙古自治區多地十多名蒙古族牧民12月2日到翁牛特旗政府請願,要求釋放因抗議大型養豬場進駐翁牛特草原被批捕的鶯歌和滿良倆姐妹。在杭錦旗,牧民烏日古木拉的父母為反抗禁止放牧與搗亂者發生衝突。

上週六(12月2日)內蒙古興安盟等多地牧民赴翁牛特旗政府抗議,要求當局釋放數月前被當地警方刑事拘留的牧民鶯歌和滿良。蒙古族維權人士新娜本週日(12月3日)對自由亞洲電台記者說,鶯歌和滿良因為聲援翁牛特旗牧民抗議中糧集團在當地建大型生豬養殖場被刑事拘留,現被檢察院批捕。但家屬至今未接到通知書:「幾個地方的人來聲援翁牛特旗大型養殖場被抓的。現在鶯歌和滿良姐倆都(沒放),拘留通知書、逮捕通知書都沒拿到。還有杭錦旗的烏日古木拉前一陣她的官司都贏了,但是(杭錦旗)摩林河種畜場又去鬧」。

本週日(12月3日)上午,杭錦旗摩林河種畜場多個外來人士,前往當地蒙古族牧民烏日古木拉家搶奪羊只,並毆打牧民。維權牧民提供的現場視頻顯示:十多人在驅趕羊群,雙方發生激烈衝突,牧民被推倒在地。烏日古木拉當天告訴本台記者,摩林河種畜場的漢族工人上門,告知其家人翌日不准放羊。此前他們找過杭錦旗農牧局局長劉永喜,但對方稱「不管」。後又找旗黨委書記,對方回答說「地是他的」。她透露,家裡的上百頭羊遭到搶劫:「我剛才打了一架,我們雙方起了激烈衝突。唉……牧民的日子太難過了。就這個糾紛問題,沒人給解決,沒處去伸冤」。

烏日古木拉續稱,杭錦旗政府無法無天,在她家不知情的情況下,草場早已變成政府的土地,牧民只剩下一處房屋和一群羊:「2015年7月份,杭錦旗政府給了摩林河種畜場頒發了一個國有土地使用權證。然而鄂爾多斯中級法院和內蒙古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撤銷了他們(摩林河種畜場)國有土地使用權證。2017年9月份,他們又在國有土地使用權證撤銷以後,杭錦旗農牧局通過不動產登記中心,又辦了一個不動產權證書。所以這個糾紛一直在繼續」。

上週三(11月29日),摩林河種畜場十幾名工人,再次來烏日古木拉的鄰居李金蓮家,堵死了水井,並威逼他們放棄草場和禁止放羊。

內蒙古杭錦旗牧民被打 羊群被搶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mongolia-protest-12042017130118.html

內蒙古杭錦旗牧民週六(2日)發佈視頻,抗議草場被非法侵佔。牧民指,理論期間遭多名外來人士推撞毆打,兩百多隻羊被驅趕搶掠。總部在紐約的南蒙古人權信息中心發佈了牧民提供的幾段視頻,其中一段視頻可見,約十名相信來自鄂爾多斯市杭錦旗「摩林河種畜場」的漢族工人,與一班蒙古族牧民爭論,期間雙方發生肢體衝突。蒙古族牧民烏日古木拉(Urgumal音譯)和其他牧民首先與一班工人對駡,期後相方發生推撞。混亂中聽到有人稱「不要打、不要打」,而正在拍攝的手機畫面之後被遮擋。烏古瑪聲稱自己、妹妹和父親被「摩林河種畜場」的工人襲擊。

新疆警方秘設「紅黑點」檔案 6次拒參加升國旗儀式可被拘捕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ql2-12042017113937.html

新疆各級警方為完成維穩指標自定抓人方案。有少數民族人士向本台記者披露,新疆警方對哈薩克族和維吾爾族列出抓人評級:不參加升旗儀式的會被記1個「黑點」,累計3個「黑點」為1個「紅點」,超過2個「紅點」的將被抓捕。自今年11月,新疆精河縣已有約500人被捕,包括哈薩克族、維吾爾族及回族的穆斯林。

一位逃離新疆,目前抵達沙特阿拉伯的新疆少數民族穆斯林本週日(12月3日)晚間對自由亞洲電台記者爆料稱,新疆多個州的公安部門為抓捕少數民族穆斯林完成抓人指標,自定了一個「6級抓人方案」。比如,少數民族穆斯林不參加升旗儀式1次,會被記錄1個「黑點」,「黑點」累計到3個,將受到監控,不能離開自己所在的區縣,不能申請出國護照。這位穆斯林還披露,少數民族公務員倘若達到3個「黑點」,將被扣工資一至三級。累計到3個「黑點」後,將「升級」為帶警告的「紅點」。而被確定為「紅點」的少數民族隨時面臨被捕,當達到2個「紅點」即6次不參加官方要求的升旗儀式,警方會立即抓人,送到所謂政治學習中心或培訓中心接受封閉式教育。

這位知情者引述一名警察的話說,上述規定內容屬於公安局內部「土政策」,級別較低的公安人員無法看到相關內容。本台記者無發核實所謂的土政策,週一(12月4日)致電精河縣公安局,但始終無人接聽。

不過,阿勒泰地區哈巴河縣一位不願具名的哈薩克族人證實,當地的少數民族人士如果不參加升旗儀式和不唱國歌,將面臨扣分等嚴重後果:「參加升旗儀式,每一個村,每一個鄉都有。國家幹部必須參加,一般的農民、牧民也要參加,不參加就扣分,他(被扣分)的地要被拿掉(沒收)」。

另一位要求匿名的哈薩克族人則對本台披露,精河縣公安局在今年11月份展開大規模抓捕行動,拘捕了500多名穆斯林,其中哈族243人,維吾爾族189人,其餘是回族。因當地監獄容納不下,當局正在擴建監獄,目前已動工興建的監獄,至少有兩處。

據哈巴河縣一位村民說,當地政府官員還強行要求年邁和年幼的少數民族學唱國歌:”那些老人要唱國歌,還有唱文化大革命的時候毛澤東的歌,一個是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現在新疆就是文化大革命的狀態」。

他說,當地一位民族歌手被要求創作歌頌習近平的歌曲。哈薩克族人提供給本台的一段視頻中,一名哈族老人正在學唱中國國歌,有人在現場拍攝。另一位哈薩克族人學唱藏族歌曲《在北京的金山上》,一名男子為其伴奏。

另外,額敏縣一哈薩克族男子阿斯別克.阿孜爾別克,於2013年6月3日,從哈國回中國新疆時,在吉木乃口岸被捕。當局指其參加宗教活動,後被判刑4年。一位旅居海外的哈薩克族婦女稱,已持有哈國綠卡的阿斯別克:「原本在今年6月刑滿出獄,但至今未放」。

針對新疆警方大規模抓捕哈薩克人,哈薩克斯坦國會議員阿雜提.撇爾瓦協夫(Azat Pervashev),上週六(12月1日)在北京舉行的世界各國政黨代表大會上,將一封信交給中國國家副主席李源潮,並要求轉交給國家主席習近平。該信是在新疆無緣無故被判刑的112名哈薩克族人的家屬向中國提出有關申訴及請願。

中國憲法日維權人士申請示威遊行體現憲法權利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law-12042017082442.html

週一(4日)為中國憲法日35週年,河南維權人士施平以維護憲法權利,計畫申請在本月12日示威遊行,抗議被剝奪執業律師權。另外,中聯辦主任王志民在憲法日前夕撰文,強調憲法與基本法的不可分割關係。來自河南鄭州的維權人士施平表示,他在國家憲法日行使憲法賦予的權利,這個很正當。據中國憲法第35條明確規定,公民有集會、結社、遊行及言論的權利。同時,當局在90年出台「集會遊行示威法」,這部法律把集會遊行示威備案,要先向公安機關申請,所以他依法申請。他補充,週一已填妥申請示威遊行的表格,由於在外地出差,但申請表必須當面提交,稍後返回鄭州辦理。

至於申請示威遊行原因,施平指出,2015年他通過國家司法考試,翌年4月向戶籍所在地二里崗公安分局申請無犯罪紀錄證明,因為「律師法」規定,律師實習要遞交「無犯罪紀錄證明」,他向公安機關申請,起初是完全拒絶。施平強調,他沒有被法院判決過,應該是無罪,不明為何不批該份「無犯罪紀錄證明」。其後他向鄭州巿公安局申請行政覆議,他們寫了一份證明,但不等於「無犯罪紀錄證明」。他解釋,檢察機關因證據不足讓他取保候審,而他被解除取保已經兩年多。他認為警方濫用權力繼續偵查他的案件,去年12月,他起訴警方濫用權力,案件二審還未有結果,因此申請示威表達訴求。

施平說︰我兩年多沒有工作機會,我的勞動權、財產權受到嚴重的傷害,我主張一下,向全社會表達一下這種權利訴求,而且是憲法賦予這種權利,我覺得是非常正當的。

施平(網名石玉)曾是新華社所屬「國家財經週刊」調查記者。2011年因以私人身份到山東臨沂探望維權人士陳光誠而被撤職,其後積極參與維權活動。2014年5月27日被鄭州公安局二里崗公安分局被刑拘,其後檢察機關以「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為由不予批捕。2014年7月2日,獲得取保候審,一年後獲解除。

此外,大陸各地在國家憲法日有相關宣傳活動,由中宣部、司法部及全國普法辦負責。近年,各地訪民會到北京央視欲參加憲法日宣傳活動,但被當局驅趕。

在香港,中聯辦主任王志民在國家憲法日前夕撰文,指國家憲法與「基本法」屬「母法」與「子法」關係,屬於一體不可分割。他指出,在一國兩制下,港澳與內地有不同法律制度,但三地只能擁有一部憲法,國家恢復對香港行使主權,首先恢復憲法對香港的效力和中央全面的管治權,要保證一國兩制行穩致遠,就必須維護憲法至上的權威。

「法制宣傳日」在京訪民呼籲法治被送久敬莊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gf2-12042017103129.html

12月4日是中國的國家憲法日暨全國法制宣傳日。當天,在京訪民爭相前往國家信訪局等部門上訪,人數超出以往。當局則加強戒備,北京各大地鐵站、路口都有警察把守盤查,另有數百名訪民前往中央電視台表達訴求,不少人被警察送去了久敬莊。

今年12月4日是中國第十七個全國法制宣傳日,也是第四個國家憲法日。當天上午,大批在京訪民湧向了國家信訪局,一名訪民接受本台記者採訪時表示,這一天的人數比過往都要多了不少,大家希望在法制宣傳日這一天,信訪局也能依法解決訪民問題:「今天國家信訪局、幾個部門都是人非常多,比起往日多,人摞人,四五點鐘(在信訪局)排的人,到11點鐘都沒能進去。和今天法制日有關,今天地鐵站裡頭到處是廣播,說今天是憲法日,全國普法,我們也相信法律,希望法制日各個部門可能都會重視一下吧。」

這名訪民說,當天還有數百名訪民前往中央電視台反映訴求,呼籲法治,不過他們都被現場的警察送去了久敬莊。她還告訴記者,今年前往央視的人數不如往年多,因為不少人都被地方「解決了」:「幾百個人是有的,今年去的人比起往年少了很多。我們認為的原因是現在(地方政府)是解決人,也就是把人用各種手段關押,所以他們無法來到這裡。到了這裡,警察把我們送到久敬莊,裡面非常冷清。那邊(中央電視台外)停了好多大巴,裡面都是空的。」

成年孩子憲法日發問習近平:憲法賦予我們的權利能在我們農村孩子身上落實嗎?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12/blog-post_4.html

2017年12月4日,今天是「12/4憲法宣傳日」三週年的日子,河南洛陽訪民胡大料之女李莎莎,代表姊妹五人,就父母上訪維權遭受的各種傷害,及她(他)的義務教育權利,向習近平發問:憲法賦予我們的權利能在我們農村孩子身上落實嗎?人權捍衛著蔡志國也在今天舉牌,聲援這些未成年孩子的發問。

河南省洛陽市豐李鎮的李三虎、胡大料夫婦倆,已經駐京上訪維權超過20年。多年前,李三虎在鄉政府上班時,因到醫院看望鄉長沒帶禮品,而被鄉長以莫須有的理由開除。之後,李三虎在給妻子胡大料爭取土地權益時,被鎮政府官員打傷,該兩起事件至今仍然沒有得到依法妥善處理。

清華學生調研北京驅逐行動遭警全程秘密監控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expel-12042017071217.html

北京清華大學15名學生,就當局驅逐外來勞工的行動,週日(3日)前往朝陽區皮村進行民間調研工作。但本台記者獲悉,學生整個調研計畫,由籌備到最後離開現場,都遭警方嚴密監控。而當事學生明確表示,正常的學術行為遭如此對待感到吃驚,但目前校方除告誡學生要注意安全外,並無更明確的態度。

清華大學15名學生原計畫在週日(3日)前往朝陽區皮村進行社會調查,與當地NGO組織「工人之家」舉行座談,與當地居民和外來工人交流。而調研的目的,是希望瞭解在此次清理低端產業和人口的行動中,政府有否採取了暴力驅逐、有沒有安置措施、公益求助途徑以及被清理後的出路等問題。

據當晚流出的警方內部通報顯示,該校學生的這次學術之旅,從在微信討論階段,就已被警方嚴密監控。而他們早上前往朝陽區皮村,一直到下午三點離開,更是被當地警方的警務支援大隊嚴密監視,將全部過程上報。

而在警方上報的文件上,還詳細列出了15名學生所在的專業和班級、以及他們的手機號碼。據人民大學校友魯難表示,此事最先在北大校友群裡曝光,他曾試圖聯絡這些學生,為他們提供學術研究的建議,但包括學術調研組織者張文豪在內的幾名主要人員,都無法聯繫上。而聯繫上的人,則不願意多說。魯難同時強調,此次北京方面的驅逐行動嚴重違法,在巨大的輿論壓力下,近期可能會有所收斂。魯說︰我跟他那邊的人打電話,他那個發起人的電話打不進去,另外兩個人不接電話。打電話也是想跟他們瞭解一下看有沒有這回事。我覺得警方現在應該還是在監控。這兩天他們可能會有所收斂,因為現在這個形勢,我個人認為對他們是非常不利的。它這個是非常具體的違反了行政強製法,尤其是行政強制法43、44條完全是為他們量身定做的。它這一次事實俱在,肆無忌憚打砸的這些視頻、證據統統都在,根本就不容抵賴的,根本不需要等到他來認定事實。本台記者也逐一撥打參加社調的學生的電話,但大多數人都不接聽電話。其中一位參加調研的女生證實,他們和校方已知道學生的行動受到監視。而作為正常的學術調研,全程遭警方秘密監視而他們卻絲毫不覺,讓她感到驚悚。

她說︰我們當天去的時候,事實上是沒有遇到警察,直到我們晚上回來的時候才知道,我們小組群裡面有一個同學發過來的。我覺得挺驚訝的。我們當時去的時候,並沒有看到警察,也沒有看到什麼便衣,回來的時候他們就知道我們什麼時候去、什麼時候回來。還是有點驚悚的感覺吧。家長應該不知道,然後老師應該知道。學校最主要就是要我們保護自己的安全吧,輔導員晚上打電話給我說過,就是以後做調查要注意自己安全啥的。

政府干預太多 中國調查記者進退兩難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meiti/hc-12042017121051.html

有最新調查報告顯示,與6年前比較,目前中國大陸調查記者因受到外部內部行政控制施壓,職業認同感下降,從業人數銳減。有分析認為,中國當局對媒體管控越來越嚴格,記者和媒體難以對突發事件或社會問題進行調查報導。

據台灣中央社12月4號報導,中國《現代傳播》2017年第11期發表的「新媒體環境下中國調查記者行業生態變化報告」顯示,這項調查是與6年前的相關報告做對比發現:首先,中國大陸傳統媒體調查記者從業人數減少幅度達57.5%。在2011年首次調研的74家傳統媒體機構中有30家媒體已經沒有主要從事一線調查報導的記者,新媒體機構新增調查記者數量有限,整個調查報導行業面臨人才流失和隊伍萎縮的嚴峻考驗。

江蘇無錫的民間環保人士吳立紅就此表示,和10年前相比,中國大陸媒體對環保問題的深度調查報導越來越少,「以前無論是《南方週末》這些商業媒體還是《人民日報》等官方喉舌的記者,對環境污染問題還能做一些深入報導。但是最近幾年,由於政府管控越來越多,一些敢於深入調查的記者不斷受到打壓和搆陷。作為環保人士,我看到一些記者不但不說真話,而且說謊話。」

報導說,在總體特徵上,當前中國大陸調查記者群體主要集中在澎湃新聞、財新傳媒、新京報、界面新聞、北京青年報、南方週末、南方都市報、大河報、中國青年報等,這9家媒體聚集了40%的調查記者。而瞭望東方週刊、財經國家週刊、南都週刊等原來擁有較多調查記者的新聞雜誌,如今已基本沒有主要從事調查報導的記者。從地域看,上海報業集團旗下的新媒體機構比較重視調查報導。

在西安的原陝西電視台記者馬曉明對本台記者表示,目前中國大陸的突發事件發生後,很少有官方媒體記者進行深入調查,比如北京的紅黃藍幼兒園虐童醜聞和驅趕低端人口事件。他說:「調查記者都是跟著政府唱同一個調子,不敢作任何獨立的調查。」

這項調查報告還顯示,在工作滿意度上,中國大陸調查記者自我評估的工作滿意度並未顯著下降,而新入行和新媒體機構調查記者的工作滿意度比較高。

馬曉明對此表示,中國大陸調查記者目前處於進退兩難境地,「(他們)如果不跟著政府的指揮棒轉,就會丟掉飯碗。但是,不實事求是又違背記者的天職和自己的良心。」

調查還顯示,中國大陸調查記者的職業忠誠度普遍較低,還伴隨高度的職業不確定性,有高達36.8%的調查記者不確定未來還會從事多久的調查報導;有43.6%的調查記者明確表示,5年內不再從事調查報導。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