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26 李明哲妻李凈瑜周一赴湖南聽判。向天安門毛像潑墨的前武警孫兵病逝。居無錫的佩利遭到驅逐。寧波發生爆炸。虐童幼園4教師判監。

李明哲妻李凈瑜周一赴湖南聽判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 … 繼續閱讀 →...

李明哲妻李凈瑜周一赴湖南聽判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htm/tw-li-11262017093058.html

台灣NGO成員、民進黨前黨工李明哲,被大陸控以顛覆國家政權案,周二(28日)再開庭預期會作出宣判。李明哲救援大隊成員、台灣人權促進會秘書長邱伊翎周日(26日)表示,李明哲妻子李凈瑜周一(27日)下午將搭機前往湖南岳陽市聽判,由於通知得很晚,因簽證問題李明哲救援大隊無法隨行,由前立委王麗萍陪同李凈瑜。邱伊翎指李凈瑜堅信,李明哲所做的事情是無罪的;他批評中國口口聲聲說是法治國家,但李明哲案從逮捕、審判到宣判,都不符合法治國家的作為,呼籲大陸當局盡快釋放李明哲。

而陸委會周日下午表示,家屬中只有李妻李凈瑜表達赴大陸的意願,海基會將派2位高級專員陪同赴大陸。

陸委會副主委邱垂正周六(25日)呼籲,大陸「能作出符合普世價值及人權潮流之合理處置,妥適回應李明哲家屬及台灣各界案的關心與期待」,而大陸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表示,「任何利用案件進行政治操作、影響或詆譭大陸依法辦案、攻擊大陸政治和法律制度的企圖,都是徒勞的」。

李明哲今年3月19日由澳門進入大陸後遭限制人身自由,至今超過250天;9月11日李明哲在湖南省岳陽中院受審,他在庭上認罪悔罪。

中國向天安門毛像潑墨的前武警病逝 [美國之音]

https://www.voachinese.com/a/Chinese-rights-activist-died-from-cancer-20171126/4137068.html

幾年前因向北京天安門毛澤東畫像投擲墨水瓶而被判刑的湖北前退役武警孫兵11月25日病逝,終年44歲。據報導,孫兵在被囚禁期間,獄中環境惡劣,罹患肺癌,出獄時已是末期。最初在北京治療病情得到控制,但卻被地方國保遣返原籍湖北,導致病情迅速惡化。

據維權網等消息,1973年出生的孫兵是湖北襄陽人,曾在北京武警當兵,是維權訪民。孫兵2014年3月6日兩會期間,因維權向天安門毛像潑墨水,造成畫像污損,被北京警方刑拘,後被法院以“尋釁滋事罪”判刑1年2個月,服刑期間罹患肺癌,2015年5月釋放後,已發展為末期。

孫兵曾堅持在北京治療,病情最初得到控制,但今年8月,卻被湖北國保強行遣返原籍。經過一輪治療,但肺癌已擴散。數月前想辦理出入境手續,但遭當局告知不能離境,後想到北京治療,但未能成行。湖北襄陽多名維權人士曾幾次到醫院探望他。

孫兵2015年4月22日被判獲刑14個月後,毛左派曾在網上嗆聲,認為判刑太輕。在1989年民運六四事件之前發生的毛像潑墨事件中,3名湖南青年分別被判無期、20年和16年。

居住在無錫的四川成都異見人士佩利遭驅趕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017/1126/16692.html

本網獲悉,現居無錫打工的四川成都異見人士佩利(本名:程婉華)遭到驅逐。據瞭解,上週二(11月21日)上午,佩利在無錫曹張新村的租屋突然有人敲門,佩利打開門看到一老一少兩位女士,說是派出所和社區例行清查流動人口辦暫住證,他們讓佩利登記了一個表格後索要了她的手機號碼,並且還為佩利拍了照。不料,晚上房東回來就冷著面孔讓佩利三天內搬走,一不退還已繳納的租金,二不提供違約金;三不提供任何合理合法的逼遷理由,並威脅佩利:如果到時不搬,將砸爛門鎖並拋棄她的行李物品。

佩利說:「為什麼中午派出所上門登記晚上房東就以要賣房子為由趕我走?並且急不可待的限我三天時間找房子,三天我能找到合適的房子嗎?如果三天找不到房子,這天寒地冷的我怎麼辦?」她認為這次派出所上門後即被房東驅趕這事兒太巧合。

對此,本網人權觀察員聯繫了無錫的維權人士王譯女士,她表示:「派出所中午上門登記,晚上房東就限時讓佩利搬家,這樣極度巧合的事顯然不正常。我與華春輝在外租住房子也多次遇到這樣的情況,以前的就不追溯了,比如近幾年2013年在南京,2015年在西雙版納;2016年在廣州,我們都被房東驅趕多次,特別是去年在廣州,我們呆了兩個多月卻被迫搬了三次家,幾乎天天有房東上門驅趕,我都快崩潰了。」

王譯說:「其實,房東也是因為恐懼才趕我們走的,最後他們都承認是國保警察逼迫他們驅趕我們的。這也是中國大陸異見人士在外地生活,遭本地國保警察用卑鄙手段打壓驅逐的慣用伎倆。可以說已經屬於常態化了。」

據悉,佩利從本月21日至今努力與房東溝通失敗,今天她終於無奈搬出了之前一直比較滿意的、住了不到兩個月的「家」。對此,王譯女士非常氣憤,她說:「我感覺無錫當局是得知我和華春輝不在家的空隙趁此機會驅趕佩利的,如果我們在家他們驅趕佩利,我就會毫不含糊地讓佩利住到我家。現在我可以想像消瘦弱小的佩利,在大冬天拖著大包小包無助站在無錫街頭的悲涼與無奈。希望大家能夠關注佩利,在這個寒冷的季節給她溫暖,讓守望相助不要成一句空談。」

根據網絡公開資料,佩利(本名程婉華),四川成都異見人士,1970年生人,人權捍衛者,普世價值的推崇者;多年來一直堅持在網上線下為弱勢群體吶喊,現實中也多次到街頭圍觀聲援維權案件,多年來默默堅持為牆內政治犯家屬送飯。儘管她身材弱小,但她敢作敢當、敢說敢為且不計名利。為此她曾收到當局多次打壓驅趕及拘留。今年9月14日,她最近一次到天津街頭圍觀聲援屠夫,當天被天津當局抓捕扣押一天,後被四川成都當局押送回成都。

湖北黃岡市黃州區連續暴力強拆 多人被打傷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9/2017/1126/16693.html

本網獲悉,11月22日至25日,湖北省黃岡市黃州區堵城鎮西河村連續發生暴力強拆事件,導致多人受傷。據受害人胡瑞珍反映,2016年底至2017年上半年,黃州區堵城鎮政府和西河村政府先後派出工作人員口頭通知村民稱「因葉路洲河堤加寬加固,需要進行全體拆遷」,但截止目前,政府部門都未下發相關的正式文件,更沒有進行正式公示,僅僅由拆遷人員口頭上宣佈拆遷補償標準(平房300元/平方米,裝修好的樓房600元/平方米,一次性包干,重建房屋的宅基地,由各拆遷戶自行負責。)

對此,村民們進行多方瞭解,大家所得到的消息是:如果在堵城鎮其他村(如:堵城、蘆沖、龍王、禹王、白衣等地)進行重新安置的話,僅購買宅基地就需要花費約5—8萬元,因此該補償標準明顯偏低,對拆遷戶極不公平,且不符合國家2017年最新的農村拆遷補償標準(沒有宅基地補償費、周轉補償費、房屋拆遷安置費等費用),所以許多村民開始抵制此次拆遷。

至2017年11月22日下午,西河村突然來了五六十個陌生年輕人,他們開來了多輛挖掘機,在未與胡瑞強達成拆遷協議的情況下,開動挖掘機強行拆毀了胡瑞強家的房屋,而胡瑞強及其家人在阻止強拆之時,遭到了強拆人員的圍毆,胡瑞強的妻子受傷嚴重,其他親友也多人受輕傷。事後,胡家報警,但多次撥打110警方就是不出警,最後由其他村民一再報警,警察才緩緩來到現場,可是警察來了之後,就簡單的詢問了幾句便匆匆離開,不再管這件事了。無奈,村民們又撥打電話給鎮裡負責拆遷的領導,報告村裡有流氓打人,但是這位領導也不出面解決群眾的事情。見此情形,強拆人員就更加猖狂了,他們又開動挖掘機等設備,開始對村民們屋前屋後的果樹、菜地、廁所等財物進行破拆,這樣的非法強拆行動一直持續到傍晚才停止。最後,這群強拆人員還對村民們放出狠話說:「強拆已得到政府的默許,三天之內要把一百多戶村民的房子全部強拆完,誰敢阻止就打誰!」

11月24日上午,有多位村民來到西河村、堵城鎮政府上訪反映問題,但政府人員均答覆說,此事超出了他們的管理範疇,他們也無能為力。

昨天(11月25日)上午,數十名強拆人員再次帶著挖機來到村民胡瑞珍家,在胡家未與政府達成拆遷協議的情況下,開始強拆其房屋。胡家親友發現後,即刻出來阻止,但拆遷人員卻大打出手,數十人群毆黃家人及其他聲援村民。在群毆村民的過程中,有部分村民因不堪毆打,逃到了其他村民的家裡並且反鎖了房門以防不測,但強拆人員卻不依不饒一直追打,最後還強行破門而入痛毆這些村民。目前,村民陳美珍因傷勢嚴重,已送往醫院救治。

事後,村民們再次向鎮領導反映問題,要求地方政府按照國家政策,公開、公平、公正的徵地拆遷;要求政府和警方依法處理群毆村民的強拆人員,並且給予受傷人員合理治療、給予遭強拆村民合理補償。

中國維權動態 週刊總第545期(2017年11月20日-26日)[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11/54520171120-26.html

【編者按】備受海內外關注的維權律師江天勇案如今已經塵埃落定,判決結果是法院認定江天勇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名成立,獲刑兩年。此事再一次將大陸民間與官方撕裂,雙方觀點的對峙再度彰顯出「權力在官場,而道義在民間」的悲哀現實。江天勇得到了國際社會的官方聲援,聯合國專家強烈譴責大陸當局對他的監禁,而在大陸,上海公民無所畏懼地上街舉牌,強烈呼籲當局釋放全國政治犯。北京大興區的一場大火燒死近二十人,當局並未因此而檢討,而是委過於他們眼中的「低端人口」,對出租屋等弱勢群體居住地進行地毯式搜查,導致大批外來人口遭到驅趕,為此,知識界沒有沉默,向高層機構發出了譴責之聲,希望能扭轉這一局面。

督查全國幼園展開 紅黃藍機構吉林分校虐童4教師判監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child-abuse-11262017100618.html

北京紅黃藍幼兒園涉及虐童事件,涉事教師被捕、園長被免職,當局展開全國督查行動。大陸媒體周六(25日)報道,在甘肅、江西、天津等地,當局派人到幼稚園查核學校資格、教師證書、衛生情況,並檢查閉路電視有否拍攝不到的“死角”,要求學校保管好視頻。

大陸官媒央視揭發,紅黃藍幼兒園的吉林四平分校亦曾發生同類事件,涉及17名幼童,而涉案4名教師全以虐待被監護人起訴,被判監2年6個月至2年10個月。

事件的民事訴訟近日亦一審判決,所有受害兒童每人都得到3萬元人民幣的精神撫慰金。

報道指事發於2015年11月,有家長發現小孩睡覺時經常驚醒,身上多處有不明紅點,其後另有家長發現相似情況,疑似被針扎的痕跡,於是報警。

北京排查安全隱患 否認驅趕外來人口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investigate-11262017091803.html

北京大興區西紅門鎮公寓大火奪去19性命後,當局作出安全隱患排查行動,北京市政府否認是為了驅趕外來的基層人口。大陸媒體報道,當局周日(26日)凌晨通報今次專項行動的最新成果,指查出25,395處安全隱患。北京市安全生產委員會負責人表示,專項主要排查、清理、整治各項安全隱患,重點是「三合一」、「多合一」等重大消防隱患;該類建築和工業大廈,把倉儲、生產、居住等混為一體、人口密集;部分企業使用大量易燃材料改建或擴建員工宿舍,亦有工廠將廠房改成公寓出租,數百人住在狹小的廠房內,一旦發生火警容易導致重大傷亡。

更有人在村內的疏散通道起屋,阻擋消防車及救護車通道等,市委市政府已經發通知要求即時糾正。

負責人指專項行動展開1星期,查出北京全市消防系統有9,497處隱患場所,累計排查安全隱患多達25,395處,包括核心區、中心城區等,而最多的區查出4,000多處隱患。

對於網傳專項行動是驅趕外來基層人口的傳言,負責人批評說法不負責任,指行動目的是為了人民生命的安全,針對經營者只顧私利,無視安全法規、無視員工和租戶安全的違法行為。

北京否認清理「低端人口」 金馬獎獲獎導演提「低端人口」直播被掐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ehui/yf-11262017112801.html

北京大興火災後,當地政府大力整頓群租公寓等措施持續引發爭議,網上甚至出現「北京排華」的討論。日前,北京安委會否認「清理低端人口」的說法。另一方面,第54屆金馬獎最佳紀錄片《囚》的導演馬莉領獎時說自己代表「待處理的低端人口」後,大陸的直播被掐斷。

距離造成19人死亡的北京大興火災已經過去一週,北京當局為期40天的「安全隱患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專項行動」還在繼續。

直至11月26日,火災發生地附近仍是一片狼藉,被拆除的違章建築的廢墟堆滿一地,住在這些建築裡的外地租客大都已被「清理」走了。

北京政府一刀切式的整頓引發的爭議不斷發酵,有網民嘲諷道:2017年底,中國首都——北京,發生大規模排華事件。「北京排華」這一說法在網上獲得眾多響應。

北京安全生產委員會相關負責人25日接受官方新華社專訪時否認「清理低端人口」的說法,安委會稱,有關說法「是不負責任、毫無根據的」,這次專項行動的目的「就是為了人民生命的安全」。安委會強調,他們針對的,是存在安全隱患的違法建設和違法經營,是一些經營者只顧私利無視安全法規、無視員工和租戶安全的違法行為。

在大火後到現場實地走訪的藝術家華湧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安委會以「為人民生命安全」為藉口,可他們實際做的卻是讓普通百姓在寒冷的冬天過得更加艱難:「這次清理人口是以安全為說法,說是這麼說,其實明理人誰都能看出來(當局的意圖),現在在那住的當地居民是沒有取暖的,爐子也不能燒,現在是這種狀況。」

此外,第54屆金馬獎11月25日晚在台灣頒獎,記錄東北精神病院的大陸電影《囚》獲得了最佳紀錄片獎,導演馬莉在領獎時說自己也代表了「待處理的低端人口」,而在她說完這句話後不久,大陸直播金馬獎的網絡平台隨即就掐斷了直播。

對此,河北資深媒體人朱欣欣向本台表示:「當局這種做法可以說是惹了眾怒了,這位導演藉著頒獎的機會進行嘲諷,本來是無可厚非的。如果當局有一點點自信和胸懷的話,他應該允許別人有最基本的不滿的表達。」

浙江拆遷地區爆炸逾20死傷 破壞附近多個小區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blast-11262017094915.html

浙江寧波發生嚴重爆炸事件,附近多個小區受到破壞,至今有2人死、近20人受傷,但當局仍在調查事故原因。事發於寧波市江北區1處正在拆遷的地區,周日(27日)早上9時許發生爆炸,威力強大,冒起數十米高的白色煙霧,附近多個小區的房屋及汽車受到破壞。

從網上流傳的片段中見到,爆炸現場一片頹垣敗瓦,多座建築物倒塌,更有傷者倒臥在瓦礫上。而鄰近小區的屋苑和商舖受到波及,有店鋪大門被炸開,亦有停泊在附近的車輛被壓扁,更有部分居民的天花板塌下。有民眾指在事發一刻聽到巨大爆炸聲,而有住在1.5公里外的居民感受到震動。

1位不願透露姓名的當地居民,講述事發情況。

居民說:我正準備睡覺,然後突然聽到爆炸聲,往窗外一看,一陣像沙塵暴的那種灰直接衝到我們的臉上和房間,甚麽都看不見。然後(我)被震到地上,那個衝擊力太大。(走出去看)整個走廊就是門、紙盒等東西,整個就是一片狼藉。

又有居民對爆炸感到恐慌。

居民說:我們在家裡(聽到爆炸聲)很響,我們說怎麽回事,嚇到腿都軟了。

另1居民樂先生接受本台訪問時表示,由於現場一帶已經被封鎖,現時無法得知最新的情況。樂先生說:(現場情況)蠻嚴重的,炸的房子很多,受傷的人都送去醫院了。具體情況我怎麽知道呢。現場的人很少,知道的人,那些老百姓,他(警方)拉起警缐都不讓看。

有朋友居住事發地點附近的陶先生對本台指出,他從朋友口中得知,鄰近一帶都受到波及。陶先生說:它(事發現場)是1個拆遷的區域,拆遷的區域旁邊有1個工地,拆遷的房子對面是1個小區。波及是會波及的,但是波及不是很大,只是說房子的損毀還有旁邊停靠的車輛(損毀)會比較嚴重。

當地消防事後趕到現場展開救援,寧波急救中心亦調派多輛救護車運送傷者。而有關方面表示,現場是沒有人居住,但不排除有拾荒者流連,事故原因仍在調查。而當局在事發後先後召開2次記者會,江北區消防大隊教導員曹勤峰指現時仍未肯定事故原因。曹勤峰說:還在進行調查,目前沒有1個明確的指向。那麽截至目前為止,我們沒有發現新的人員被困。

網上有傳爆炸是因為施工時挖到煤氣管道造成,但當地燃氣供應商回應,現場並無燃氣管道,否認與爆炸有關。

事件引起網上熱議,多位網民在微博發表評論,其中網友“雲南煙雲”批評當局發布的通報,指通報連標點符號總共有260多字,單是領導的職務和名字就佔了51個字,而且沒有半個字提及江北爆炸事件的起因和經過。 與其說是情況通報,都不如說是表揚領導的稿。

寧波發生爆炸,導致兩人死亡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huanjing/hc-11262017142333.html

星期天,浙江寧波的一個拆遷小區內發生爆炸,導致兩人死亡,多人受傷。有分析指出,中國各地的拆遷小區存在多種安全隱患,寧波的爆炸對有關領導敲響了一個警鐘。法新社報導說,11月26日上午,浙江省寧波市江北區莊橋鎮的一個拆遷地塊突發爆炸,周邊多個居民小區受到影響。小區周邊的居民說,爆炸聲音很大,十公里以外都恩能夠聽得清清楚楚,他們估計是地下的油氣管道發生爆炸。本台記者打電話到寧波市人民政府瞭解最新情況,

記者:莊橋發生的爆炸是否是油氣管道引起的?值班官員:現在還在調查之中,沒有確認原因,市政府已經疏散事故現場周邊的民眾。

寧波市政府的值班官員告訴本台記者,爆炸已導致2人死亡,2人重傷,另有16名輕傷人員在醫院接受救治。目前,爆炸現場還沒發現被困人員,當地街道已啟用兩個避災臨時安置點,安置爆炸波及的附近居民和外來務工人員。他還告訴本台記者,爆炸發生的地方是一個正在拆遷的小區,住戶基本上已經搬走。

美國紐約美中科技文化交流協會負責人謝家葉對本台記者表示,一個星期前,北京大興區發生的大火也是在即將拆遷的小區,寧波的這次爆炸如果是燃氣管道爆炸,應該有大火。第一,拆遷小區安全隱患特別多,第二因為拆遷戶和地方政府的矛盾很多,地方政府對這些地方的各種消防措施不重視。

謝家葉博士說,地方政府為了趕走被拆遷戶,常常動用斷水斷電等粗暴手段,

「拆遷小區的消防等措施往往無人過問,有關部門也不會對消防部門追究責任。」寧波的這次爆炸給有關部門領導敲響了警鐘,不能對這一問題視而不見了。「據彭湃新聞的報導,一名參與現場救援的官方人士透露,爆炸事故發生後,寧波市公安局刑偵支隊及市消防支隊已分別抽調精幹人員組成了調查組進入現場調查取證,進一步核實這次事故的原因、造成的影響和損失等情況。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