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20 王宇、包龍軍:思念李昱函。江天勇案將宣判。謝陽申請會見謝長禎遭拒。李貴生說雲南教案。高智晟被國保羈押。新疆人在泰國逃獄。

王宇、包龍軍:思念李昱函大姐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 … 繼續閱讀 →...

王宇、包龍軍:思念李昱函大姐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11/blog-post_72.html

709事件」兩名主要涉案律師包龍軍(右)、王宇(中)與維權律師李昱函(左)合照。

李昱函大姐被瀋陽市檢察機關批捕了,是2017年11月7日的消息。是她在被瀋陽警方羈押了整整37天之後,也就是刑事訴訟法對警方羈押期限最長限制的最後一天,等來的檢察院批捕決定書。

聽到這個消息,我不知道怎樣形容自己的心情,是震驚,還是憤怒?說不清楚。據說批捕的罪名還是那個「尋釁滋事」。但是,尋釁滋事罪的動機本是行為人為了滿足「耍威風」、「取樂」等不正常的精神刺激或其他不健康的心理需要,進行的流氓滋事行為。原就是由流氓罪演化而來的。對於六十多歲、又是一名資深律師的李昱函大姐來說,扯得簡直有點遠;再一想,大姐難道是有幸中了兩高新創設的那個什麼「編造虛假信息」而「嚴重擾亂社會秩序」的「尋釁滋事」?但近一時間裡,沒有聽說過哪個地方的社會秩序曾被某一「虛假」信息嚴重擾亂啊?尤其沒有聽說李昱函律師曾參與其中啊?我們所瞭解的,倒是瀋陽警方為了十九大維穩,採用欺騙的方式,對李昱函大姐實施了誘騙式抓捕。

可讓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就是瀋陽警方怎麼能採用這樣一個下三濫的罪名指控一名品格優秀且有口皆碑的律師?而檢察機關竟然還予以批捕了呢?用這樣一個罪名對付一位較為知名的人權律師,簡直是匪夷所思。

我也深知,這國的司法,已腐爛如斯,敗壞到了常人無法想像的地步,用魯迅先生的話說,就是「不憚以最壞的惡意來推測」了。

但還是讓我深感震驚和憤怒,震驚於瀋陽當局的肆無忌憚,憤怒於瀋陽警方的有恃無恐。

李昱函大姐之所以被瀋陽當局所嫉恨,起因是李昱函大姐曾舉報過瀋陽一黑社會頭目,遂遭到其保護傘瀋陽市和平公安分局的打壓、報復。堅韌不屈的李昱函大姐沒有被嚇到,竟至走上了上訪抗爭的道路。也因此,她一直被瀋陽當局以「上訪戶」維穩對待。每到兩會、黨代會等重大時日,她總會遭到瀋陽地方當局的抓捕、看押,「敏感」時期一過,也就沒事了。似乎,這已成了家常便飯。但這一次,在刑拘後,繼而被批捕,頗讓人感到有些出乎意料。人們紛紛推測,難道這是繼709後對律師打壓的繼續?

和李昱函大姐相識,竟是源於一條信息。

記得那是14年的事,忘了是哪個微信朋友圈裡發出的一條關於北京李昱函律師於兩會期間在北京劉家窯附近被瀋陽維穩辦人員攔截控制的消息。當時還去探望,以致相識。其後才知,我們竟然都在一個辦公區域內辦公(李昱函大姐所在的敦信律師事務所和我所在的鋒銳所於一間辦公樓內辦公)。過後,李昱函大姐竟然買了一個大西瓜跑到我家來探望我。讓一個年歲比我長的老大姐大老遠拎著一個大西瓜來看望,我真的很不好意思。我不過是在她遇難時看望了她並表示了一下鼓勵,她卻唸唸不忘,「你是幫過我的人」,她總是這樣說。後來,我們一家三口在15年竟被抓捕,第一批勇敢的站出來為我們辯護的人裡,就有李昱函大姐。所以,到現在我都在想,「你幫過我」這句話,論到底是該我說呢!

大姐和文東海律師勇闖內蒙古來看望我一家時,還時不時提起這話題,竟至讓我汗顏。

那是在16年8月,我們一家被帶回內蒙烏蘭浩特市由公安實施「保護性監管」,和外界缺少聯繫,也少有信息瞭解。直到2017年5月,李昱函大姐通過種種方式,終於聯繫上了我們,並與文東海律師衝破重重障礙來到烏蘭浩特市看望我們一家,我們方始與外界有了接觸,終止了與世隔絕的日子。我們還瞭解到,在我夫婦被抓捕的那段時間裡,是李昱函大姐一直在安慰我們的老人,關心我們的孩子,又是探望又是捐款,真情實意,讓我一家永生難忘!特別是她在代理我的案件時,數十次到天津要求會見,和文東海律師多次發出法律質詢函,控告舉報天津警方的違法行徑,使當局十分忌憚。這些,經歷了709劫難的人怎會忘記?

文弱的李昱函大姐常年一副病怏怏的樣子,說話慢聲細語,做起事來卻執著、堅韌,如在武漢越戰老兵高漢成聚眾擾亂社會秩序案中,她不顧年高體弱,多次奔赴武漢,向各個部門反映高漢成案的情況;在貴州胡自由信仰案中,她依舊不顧自己患病在身,堅持在偏遠的貴州黔西南調查、取證、會見,我當時給她打電話,勸她休息,她說:「是啊,我真的感覺要垮了,真受不了了,可胡自由還沒有自由呢,我怎麼能休息啊!」多麼善良的大姐!

此次,我聽說李昱函大姐在瀋陽警方欺騙下被刑拘後,不但受到了虐待,還不給患有心律失常、房顫、冠心病等多種疾病的大姐服藥,讓我真的在感情上受不了了。她的辯護律師藺其磊律師說:「(李昱函律師)被帶到北市派出所後,她要求看這些人的證件被拒絕,背銬也不打開,去洗手間幾個男的竟要求進去看著她(這簡直流氓到了極點),其中的一個人要她手機密碼不成就惱怒的讓人拽著已經渾身發顫的她來回在房間裡拖來拖去,這個人(後來知道其叫魏琦)說,多折騰她幾趟,死了也有正當理由,她有病啊。這樣大概拖了她近二十分鐘。」……「(李昱函)被抓後只給阿司匹林,到後來才給其他藥吃。」這些讓人震驚的描述,勾勒出一幅殘忍的圖畫,畫面中,一群毫無人性的禽獸在戲耍著一個女人、一個母親!這讓我們深深為大姐的安危擔起心來,也讓我們對瀋陽警方的行徑出離憤怒。

這是怎樣一個世界啊,善良正直的人為何總是運途坎坷而淒涼?這世道還有希望嗎?

文弱的李昱函大姐被搆陷以「尋釁滋事」名義抓捕了,同樣書生意氣的文東海律師也被當地司法局施以處罰,昨天又驚聞河北盧廷閣律師在四川會理法院被法警毆打,一件件,一樁樁,讓人壓抑,讓人絕望。

但是,我依稀記起來魯迅先生那句話:在這微茫的希望中,真的猛士,將更奮然而前行。

最高檢拒受理律師包龍軍兒子護照被廢除申訴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gf1-11202017104521.html

中國「709」事件兩名主要涉案律師包龍軍和王宇的兒子包卓軒,被指「可能危害國家安全」而遭禁止出境後,包龍軍到最高人民檢察院舉報,但被拒絕受理。有中國法律界人士以「株連」形容包卓軒出境受阻事件。律師包龍軍和王宇上週五(11月17日)前往最高人民檢察院舉報中心,舉報天津機場邊防檢查站人員阻止他倆的兒子包卓軒出境。由於人數有限制,舉報中心只允許包龍軍一人進入。工作人員從包龍軍手上接到舉報材料後,聲稱此事不歸檢察院管轄而拒絕接收,要求他先到公安部投訴。

據瞭解,包龍軍即時回應說,檢察院作為法律監督機關,其職能就是對瀆職侵權行為實施監督。他當場質疑工作人員拒收材料的理據,而工作人員沒有再加以說明,只表示包的個案已登記。

本台週一致電包龍軍,但電話一直未能打通。

曾出任包龍軍代理律師的黃漢中認為,最高檢拒絕受理是意料之中。

黃漢中:在中國這樣一個司法不獨立的情況下,他推托說是「各司其責」,但是每個司法人員內心裡面都有一個統一標準,而這個標準並不是法例,而是黨的利益。不受理是意料之中的事。所以,包龍軍王宇他們這種情況,就我們律師商討的結論,就是多渠道、包括向最高檢投訴,包括向法院提起訴訟,包括向有關的所謂的政法領導機關反映投訴,多種方式並舉,求得社會的關注,這種情況下才能讓違法的部門能有所畏懼。

包卓軒上週一從天津濱海國際機場準備乘坐飛往日本東京的飛機,卻被天津海關攔截。海關人員以包卓軒出境後有可能危害國家安全為由,聲稱護照作廢,並將護照剪掉兩個角。海關聲稱是接到內蒙國保的命令。黃漢中說,包卓軒的遭遇可以用2個字形容。

黃漢中:這就是一種典型的「株連」,即使在中國法律上,「株連」也是不能容許、不能容忍的。他(包卓軒)作為一個成年公民,他有旅行和繼續升學的自由,任何人對他這種自由設置障礙,都是對公民權利的損害。

受709案影響,包卓軒已先後3次被拒絕出境。熟悉包龍軍一家的異議人士野靖春對包卓軒的身心健康表示憂慮。

野靖春:我們這兒也有一個熟悉的大夫,他自己開的私人診所,(包卓軒)在他那兒進行過調理,他兒子肯定有憂鬱症,可能不是特別嚴重,再這樣發展下去就難說了。他剛出事時是16歲,現在剛剛18歲,已遭受過3次重大打擊。這次雖然沒有遭受暴力,但是當著孩子的面把他的護照剪掉了。你對孩子下這樣的手,就真是太過分了。

謝陽律師赴長沙市第一看守所申請會見謝長禎遭拒 [權利運動]

https://www.hrcchina.org/2017/11/blog-post_20.html

2017年11月20日下午,709大抓捕事件中取保獲釋的謝陽律師攜帶全部手續赴長沙市第一看守所申請會見被控涉嫌尋釁滋事罪遭逮捕被羈押在此的退伍維權人士謝長禎,看守所以謝陽的律師證未年檢為由拒絕會見,但又無法出示律師證未年檢就不能安排會見的法律依據。隨後,謝陽去駐所檢察室控告,檢察室負責人聯繫到長沙市司法局,司法局一位人士答覆有相關規定,但忘記具體是哪條哪款,需要查詢才知道,但目前人在外地無法查詢。駐所檢察室負責人以此為由答覆謝陽,等長沙市司法局的答覆後再做答覆。謝陽律師表示今次申請會見遭拒,過幾天會再去。

謝長禎於2017年9月15日被長沙市公安局岳麓分局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羈押在長沙市監所管理支隊第一看守所。謝長禎的哥哥謝長發因為參與組建中國民主黨並擔任湖南省負責人,2008年被長沙當局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十三年有期徒刑,目前在湖南沅江赤山監獄服刑。謝長禎的另一位哥哥謝長敏因為房屋被強拆問題,委託謝長禎做公民代理,謝長禎為此赴北京維權遭遇兩次行政拘留。謝長禎曾於2014年10月在岳麓山上和朋友舉牌聲援香港佔中運動,被行政拘留十天。

受「709」案波及 維權律師江天勇案即將宣判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1-11202017104330.html

因受「709」案波及而被捕的中國維權律師江天勇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案將於11月21日在湖南長沙市中級法院開庭宣判。20日下午,江天勇的父親在地方當局人員的陪同下抵達長沙,江天勇的妻子則再次呼籲當局無罪釋放她的丈夫。

江天勇的妻子金變玲日前在推特上發佈消息說,江天勇的父親日前接到官派律師楊傑林的電話,告知其江天勇案會在11月21日上午9點半在長沙法院開庭。\

江天勇的父親江良厚20日下午告訴記者,他目前已經在地方當局的陪同下抵達長沙,準備旁聽翌日的庭審:「我已經到長沙了,我現在在酒店了,當地部門的一起過來了。」記者:「他們陪同您一起過來的?」江良厚:「對。」記者:「陪同您的有幾個人?」江良厚:「兩個人。」記者:「現在他們還在您身邊是嗎?」江良厚:「對。」

江天勇妻子金變玲20日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家屬至今沒有收到開庭通知書,對於丈夫被關押這一年來的身體健康狀況非常擔心。她呼籲當局無罪釋放江天勇:「我沒有收到通知書,只是聽他爸爸說了,現在確認21號早上9點半開庭宣判。江天勇本身是無罪的,我希望他無罪釋放。他也吃了不少苦,這一年我心裡也是苦熬著,希望他不再呆在裡面,最起碼能夠到他父母身邊。他呆在裡面我真的害怕。」

金變玲表示,丈夫已被關押整整一週年,這一年裡她聘請的律師始終無法會見到江天勇本人。金變玲說,江天勇是為了營救709案中的被捕律師才被抓捕,她不知道法院最終會如何判決,但只要是有罪判決,都不會接受。

去年11月,江天勇前往長沙,希望協助被捕律師謝陽而被當局抓捕。今年8月22日,江天勇被控「煽顛」一案在長沙市中級法院開庭審理,公訴方把江天勇自2009年以來發佈的言論,以及其聲援周世鋒、張凱、謝陽等人的行動作為「罪證」。法庭上,江天勇承認策劃「謝陽遭受酷刑」一事,並且當庭表示認罪、悔罪。不過,家屬質疑庭審系當局自編自導自演的一齣戲。

709大抓捕 江天勇的父親接官派律師通知開庭 江天勇案疑將宣判 網友號召大家前往長沙中院圍觀 [權利運動]

https://www.hrcchina.org/2017/11/709_20.html

2017年11月19日,709大抓捕事件中被控顛覆國家政權罪的江天勇的父親接到官派律師楊傑林的電話(號碼:18607311960),被告知江天勇案將於後天(11月21日)上午9:00在長沙法院開庭,江父問對方為何沒有開庭通知,對方竟然傲慢的以一句」你愛來不來,反正通知你了「答覆。因為江天勇案已於2017年8月22日在湖南省長沙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過,彼時法庭宣佈擇日宣判,相信此次通知家屬開庭的消息應是案件將被宣判。

按照中國法律,庭審消息應該提前三天公示和通知家屬,此次江天勇案開庭卻沒有按照法律規定提前三天公示和通知江天勇家屬,程序上已經違法。因為江天勇案前次是在長沙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估計此次開庭宣判仍然在長沙市中級人民法院,消息傳出後,有網友號召大家前往長沙中院現場圍觀聲援江天勇。

另據可靠消息稱,江天勇的父親在當地(河南羅山縣)國保的陪同下已經於11月20日下午到達長沙,疑將參加次日長沙中院的江天勇案宣判。

據公開資料顯示:江天勇,1971年出生於河南羅山縣,資深人權律師。2001年取得律師資格證書。2004年11月在北京高博隆華律師事務所供職。2005年受託代理陳光誠案。此後還參與了高智晟案、陝北油田案、廣州太石村案、艾滋感染者維權案、乙肝攜帶者維權案、浙江東陽特大環保案、新疆法制報記者海萊特上訴案(家屬迫於官方壓力放棄委託)、四川藏區普布澤仁活佛案、甘肅拉撲楞寺久美案等宗教信仰案。2009年7月遭北京市司法局註銷律師執業證。其後繼續堅持以公民身份參與人權維護工作。

江天勇「煽顛」案即將宣判 聲援人士任銘遭恐嚇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7/1121/16671.html

本網獲悉,備受關注的江天勇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案,將於11月21日上午在長沙市中級法院開庭宣判。然而,就在開庭前夕,湖南籍民主人士任銘及其家人就遭到多名警察的阻擾與恐嚇。今晚19時許,任銘先生發出消息稱:本人今天傍晚時分到長沙赴宴,可還在路上時卻突然接到80歲高齡的老母親從株洲家裡打來電話,說是有2個株洲警察上家裡來找我,其中只有一戶籍民警是熟面孔。母親在在電話裡顯得十分的不安和驚恐,這顯然是被4個警察的突然登門給驚嚇到了。對此,我略微安慰母親後即撥通了戶籍民警的電話詢問緣由,結果得悉,警方此次如此陣仗的找上我的家門,是與明天長沙市中院宣判著名人權律師江天勇有關,當局告知希望我不要出現在長沙。中國古代土匪還有社會弱勢群體不搶的底線,而當下大陸政權竟然明目張膽的恐嚇我年高80歲的老母親,這種比黑社會還不如的流氓行為無異於將法律的底線完全洞穿了,他們更是用這種無恥行為將當今最高領導人「依法治國」的宣告直接解讀為戲言。

據瞭解,湖南籍民主人士任銘,因為多年參與各地的民主維權活動而被警方列為「重點維穩對象」。2010年間,在深圳工作的任銘,因為刻制反映抗日題材的紀錄片《一寸山河一寸血》光盤傳給朋友,光盤裡面附有法論功的《九評》、《江澤民其人》電子書而被人告發。2010年5月12日,被福田區法院以「利用邪教破壞法律實施罪」判刑三年。2015年6、4學運敏感期間,又被警方非法帶走「旅遊」維穩。

高智晟失蹤百日 陝西佳縣刑警隊稱 高律師被國保羈押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ql2-11202017104210.html

中國人權律師高智晟與外界失去聯繫已經一百多天。陝西省佳縣公安局刑警隊11月20日接受本台記者電話查詢時說,高智晟被該縣國保羈押。而該縣看守所人員表示,該所被羈押者中沒有高智晟。有高智晟關注者呼籲當局公佈高智晟下落。自由亞洲電台曾率先報導失蹤三個月的維權律師高智晟,其家鄉陝西省榆林市佳縣佳蘆鎮政府維穩辦主任證實,高智晟現在佳縣公安控制中,並稱他人「好好的,沒事」。這是高智晟失蹤以來,首次有官員證實其下落。本週一(11月20日)是高智晟與外界失去聯繫整整一百天。本台記者致電佳縣刑警隊,詢問高智晟案究竟由哪一個部門負責?接聽電話的刑警隊人員稱,高智晟由縣國保羈押。

記者:您好,問一下,高智晟現在情況怎麼樣?刑警隊:啊,對。啊呀,那個不清楚,不是我們管。我們刑警隊不負責。記者:他在哪個地方?刑警隊:國保。記者:是不是在國保哪裡?刑警隊:嗯、嗯。記者:現在他在哪裡,知道嗎?對方聽後,立即掛斷電話。

高智晟自2014年8月出獄後,被軟禁在陝西榆林佳縣佳蘆鎮的老家,不准外出。今年8月13日,高智晟從該鎮小石板橋村的窯洞住所突然失去了與外界的聯繫。其後,在海外人權組織及熱心人士的關注下,榆林市公安局對高智晟的哥哥稱,其弟弟人在北京,但未提供證明。

本月11日,佳蘆鎮政府維穩辦主任薛先生接受本台記者電話詢問時稱,高智晟在佳縣公安,還稱高智晟現在「好好的,沒事」。本台記者也致電佳縣看守所辦公室,查詢高智晟的下落。接聽電話的一名管教幹部稱,高智晟的名字未在該所羈押人員名單中。他說:「高智晟?(我們這)沒有這麼一個人。」記者:他也沒有住進來過?管教人員:沒有,沒見過。記者:他會不會以代號住在你們這裡?

管教人員:那我就不知道了。

為了尋找高智晟,中國維權律師張磊和燕文薪受其親屬委託於11月8日先後到榆林市公安局和佳縣公安局查詢高智晟的下落及法律狀況,但被告知「未辦理該案」及「不知情」。在榆林市公安局法制支隊,兩位律師還被公安人員趕出大門。

高智晟關注組負責人哎烏(本名:吳玉華)本週一對記者說,自從高智晟被其家鄉公安控制以來,關注組和網民曾多次致電佳縣公安局,但均不獲回覆。對方甚至拒接聽電話:「今天是高律師失蹤第一百天。我呼籲關注高律師的所有網友更多的在網上轉我們的帖子,打電話到佳縣公安局詢問高律師的下落」。

56歲的高智晟律師曾代理多起維權案件,包括基督徒及法輪功學員案件,並針對當局鎮壓法輪功,前後發表過三封公開信。其後被吊銷律師執照及秘密羈押,還遭酷刑。2007年他被當局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3年、緩刑5年。在緩刑期間,高智晟又被送入新疆沙雅監獄三年;2014年8月7日刑滿後遭家鄉公安軟禁至今。

舊金山華人為楊天水舉行追思禮拜 贊黑暗中國之光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ck-11202017104854.html

中國民主黨人、異議作家、著名良心犯楊天水在中國監獄中遭受長期折磨罹患腦瘤於11月7日逝世。美國舊金山灣區華人週日為他舉行追思禮拜,指出楊天水等為結束中共暴政而獻身的民運人士,是上帝賜給黑暗中國的光。追思禮拜由舊金山「華人基督徒公義團契」、「人道中國」組織、「中國民主教育基金會」聯合舉辦。

「華人基督徒公義團契」創辦人劉貽牧師發表布道演說,他表示:「面對楊天水弟兄悲涼的離世,甚至連他的遺體也被中共當局控制而不知所蹤,我向上帝發出呼籲:聖潔真實的主啊,你什麼時候可以審判殘暴的中共政權,結束壓制在中國人民頭上的暴政呢?我沒有答案,我無從知曉上帝安排的時間,但我知道,終結中共的暴政,需要有更多仁人志士的付出,甚至是付出血的代價!」\

劉貽牧師說:「感謝上帝,祂沒有拋棄中國,祂依然興起了一批不懼怕中共,甚至甘願付出生命的人。曹順利是這樣付出的,彭明是這樣付出的,劉曉波是這樣付出的,楊天水也是這樣付出的,還有更多的我們知道名字的,或者不知道名字的義士都付出了生命的代價。如今在中國大陸的土地上,還有很多勇士,不畏中共的強權和恐嚇,依然堅持真理,他們是上帝賜給黑暗中國的光。」\

「中國民主教育基金會」會長方政、「人道中國」主席葛洵在追思禮拜上發言。楊天水病危保外就醫後,「人道中國」為拯救楊天水的生命立即開展籌款活動,但由於中共阻撓,籌得的款項無法送達楊天水家人手中。葛洵說:「中共政權已經到了非常瘋狂的地步,在天還沒有亮的時候,是最黑暗的。我們要關注這些受迫害的人,使他們的家人能夠得到安慰,使他們能夠得到真正的幫助。這是『人道中國』的使命。」

楊天水的大學校友和楊天水的朋友,在追思禮拜上回憶了楊天水的高尚人格和獻身精神。楊天水的摯友、89民運學生領袖趙昕表示,楊天水在《登山與民運》 等文章中清楚的體認民主事業的艱巨性,趙昕說:「他寫道:民運是一場艱難的登山,它注定要遇到比登山還要艱難的困境。但是我們每個人,都必須是義無返顧的登山者,必須利用任何能夠利用的外部助力,征服任何阻礙和困難,朝著自己即定的目標奔去,堅定而不移!於是,他不避艱險,迎難而上,並在大陸民運人士中較早大力介入維權運動。」

訪民李學惠嘲弄習近平被扣兩月首獲准見律師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petitioner-11202017084002.html

北京訪民李學惠,因為拍短片嘲弄習近平,然後在網上轉發,而被當局控告“尋釁滋事罪”。關押兩個月後首次與代表律師會見,律師認為案件並不樂觀,當局必定將李學惠判刑。還押於北京石景山區看守所兩個月的李學惠,其代表律師馬剛權週一(20日)對本台表示,他近日到看守所會見李學惠,他雖然多次被警方提審,但他亦堅持不認罪,他認為自己並沒有散佈侮辱國家領導人的視頻,所以並沒有觸犯“尋釁滋事”罪,他明言即使受到當局的打壓,亦會堅持到底。

記者問︰總共提審了多少次?馬剛權說︰10多次 !10多次 ! 也就是基本圍着這些問題(拍攝視頻的問題),提審過程中,這個有那個警察說話比較粗魯,有辱罵這個李學惠的這個語言,他堅持不認罪,他堅持這是一個行為藝術,他說就把這個視頻包括文章一對一的發給這個網友,但是網友他們上傳到網上,他說我不知道了,我本人也從來沒有在朋友圈或者微信圈裡面,把這些視頻或者文章放在網上面。

他表示,李學惠是無罪的,但他仍對案件不樂觀,因為同類型案件的被告,往往都會被當局判監。馬剛權指,李學惠上訪多年亦沒有結果,只是以激進的方式表達訴求,他現正等候警方將案件移送到檢察院後,才申請閱卷,再想辦法為其辯護。

馬剛權說︰現在看來因為他已經被逮捕了,因為按照我們國家法律規定也就說,偵查機關因為你通過現有的證據認為你已經構成犯罪了,提請檢察院批准逮捕,然後檢察院逮捕了,說明你也就是構成犯罪了,肯定就不太樂觀嘛,百分之九十以上這個案件就往上面會就由法院來判,所以這案子育定不太樂觀嘛,輕判和重判還不好說。

與李學惠一樣因侮辱領導人被捕的山東網民王江峰因在聊天群發帖,戲稱習近平為“習包子”等,被招遠市法院以“尋釁滋事罪”判刑兩年。其代表律師祝聖武認為,李學惠跟王江峰情況相似,所以當局一定會重判他。

祝聖武說︰這個李學惠他是視頻的原創者嗎?李學惠肯定會被判刑,如果他是轉發可能會好一點,但是應該對他逮捕主要的考慮就是因為他是原創的,我覺得可能不會比王江峰輕,就是要打擊一些那個敢於表達自己政治見解的這些人。

北京80歲的訪民王秀英以拍視頻的形式上訪,視頻中王秀英拿一支疑似鐘錘的東西,口裏念著關於上訪的內容,連續敲打墻上的一幅畫像,畫中的人赤身裸體,面部貼上習近平的頭像。而李學惠負責拍攝及把視頻上載到網上。

視頻發出後兩天後,即9月20日,王秀英及其女兒王鳳仙被當局帶走失蹤,而李學惠現正被關押於看守所,而王秀英母女就被當局控制。

黎雄兵律師:會理縣公檢法公然撒謊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11/blog-post_95.html

因為手機電腦被會理縣法院無故扣押,新買手機、補卡今天才基本恢復通信。看到信息,2017年11月19日上午11時25分,四川會理縣法院官方微博轉發了該縣公安局的一條「警情通報」,間接回應11月17日盧廷閣律師在該縣法院開庭遭法警毆打入院救治一事。隨後11時48分,網易、澎湃等網絡媒體跟進轉發了該通報。這組信息使得不少網民信以為真,雖然會理縣公安局自己的官方微博並未發佈這則通報,但仍然對事件中三名律師的聲譽構成了詆毀,影響極壞。

我是警情通報中的「黎某」,當天擬出庭參與訴訟的三名辯護律師之一,是事件的見證和親歷者。對於警情通報,我想說的是,會理公檢法哪怕將法庭監控視頻任意截取公佈其中一分鐘時長部分的對律師最為不利的監控視頻來證實通報中對律師的指責,我都認可你們的公正立場和面對事實的誠懇態度。而你們不敢公佈!

首先,需要強調的一個事實是,從上午9時許我們三位律師進入法庭落坐辯護席準備開庭,到後來審判員邱雲、審判長楊繼蘭陸續進入法庭,直至邱楊法官以及書記員、公訴人等取消開庭先行走出法庭和律師最後離開法庭,整個過程法庭的錄像設備是開啟狀態。針對警情通報內容的真假,可以調閱法庭監控錄像進行分辨和質證。真誠希望,會理法院全程公開或者選擇性公開對我們三律師不利的任何片段,而不是信口開河。

通報稱,公安機關提取了監控視頻和對在場人員進行了詢問調查。而事實是,我作為報警人,我的同行熊冬梅律師作為事件的親歷者見證人,均被公安出警處警人員排除在事件的調查詢問申辯程序之外,更沒能被允許陪同警察查看監控視頻,也被禁止進入法警辦公室陪護和照料被法警毆打的盧廷閣律師。事發並報警近三個小時後的中午時分,盧律師被送往醫院救治送進重症監護室緊急處置,我和熊冬梅律師不僅被阻攔無法前往醫院陪護,而且突然被十多名法警強制帶入法警辦公室進行人身搜查,並未說明實施搜查的任何理由,儘管我們一直要求送達搜查文書但均遭拒絕。最後,除了交還錢包、鑰匙等私人物品,其它電腦、手機、U盤、案件文書、法律法規以及本次開庭的參考資料等均被扣押。至今,沒有歸還。我們只得重新補辦手機卡,購置新的手機,借用電腦進行工作。

通報中,關於律師「拒絕關閉手機」「在法庭用手機拍攝」的表述完全虛假。當天的庭審根本就未曾開始,被告人沒有到庭,書記員也沒有宣佈庭審紀律,女性審判長楊繼蘭法官甚至根本就不回答我們關於合議庭成員身份姓名的詢問,最後是在對我們的搜查扣押清單上她被我們要求籤字時,才得知她的名字。邱雲法官臨時決定取消庭審,是因為我們拒絕按照他的突然指令將電腦和公文包交給法警,完全無關也根本還沒有提到旁聽人員辯護律師「關閉手機」的問題。

通報中,關於審判人員依據刑事訴訟法和法庭規則告知律師不得錄音錄像,與事實不符。事實是,邱雲法官在其他合議庭成員尚未到庭時,即獨自要求我們將公文包和電腦交給法警,不得帶入法庭。我們表示異議後,邱雲法官的回應是「我說了算!」,態度極為粗暴,而不是通報中的法官依據刑事訴訟法和法庭規則要求律師「不得錄音錄像」。

通報中,關於無證據證實法警毆打盧廷閣。我只想說兩個字,呵呵。長期以來,那些沒殺人沒強姦的無辜公民,被以殺人罪強姦罪判處死刑有期徒刑的案件,從來都是「沒有證據證實存在刑訊逼供」。不管國民信不信,反正你們信!

最後說明一點,我的這份申辯文字標題之所以把會理縣檢察院也帶上了,是因為事發當天你們的兩名檢察員全程在法庭內坐在公訴席上,自己也帶了公文包放在桌面上,你們負有對法官行為對庭審活動的法定監督職責,但是你們目睹邱雲法官無理要求我們不得攜帶公文包的行為視而不見。而且,遭遇法官的濫權我們當庭向你們提出了請求進行檢察監督,你們怠於履行職責。我們很失望,很遺憾,很生氣!

真不想多費口舌,一個有監控視頻的場所掌握視頻的一方故意混淆視聽,是對公民知情權監督權的蔑視和傲慢。我為中國的法治感到深度悲哀……

黎雄兵律師  2017年11月20日

雲南教案 刑辯律師李貴生以案說法  [對華援助協會]

http://www.chinaaid.net/2017/11/blog-post_20.html

(雲南-11月19日)雲南省公安廳、公安部在2016年對該省的一批基督教家庭教會的傳道人和信徒進行全面打壓,受到影響的傳道人和信徒達二百人,確切遭刑拘的有26人。雲南這次統一取締家庭教會基督徒的行動最初由臨滄市國保支隊發起,臨滄的秘密警察在2016年工作中發現有信徒在臨滄一帶聚會,市、縣公安局於3月15日成立「YN3.15」調查組,「三班僕人派」邪教專案組(3.15專案)。臨滄公安局上報省公安廳、公安部,將之列為督辦案件,於2016年10月21日統一開展收網行動。

目前被拘傳的傳道人和信徒已獲律師代理。貴州李貴生律師是其中辯護律師之一。李貴生律師熟悉宗教案件。在今年年初在雲南另一個「昆明教案」中擔任辯護人,經過答辯,被指涉及邪教罪名的昆明巿8名召會基督徒,其中被逮捕4名,春節前夕取保獲釋,連同早前獲取保的4人,全部獲釋放。當局也把召會(有時將他們污名為「呼喊派」)列為邪教組織,海外召會澄清過事實,但無法避免召會信徒的被抓。

對華援助協會關切到中國公安部門多次以「邪教」名義打壓家庭教會信徒,早在2006年曾曝光多名家庭教會基督徒被酷刑折磨的案例。這些基督徒被中國公安部門冠以「三班僕人派」邪教組織,終以謀殺「東方閃電」(現改名為全能神教)信徒被判處死刑。

由於中國政府對部分家庭教會信仰團體採取高壓政策,使得許多被控的案例內幕被掩蓋。究竟有無「東方閃電」信徒被殺,如果真有此事,這些人是不是這些所謂的「三班僕人派」信徒殺害?在當局鎮壓「東方閃電」信徒時,酷刑是普遍使用的,失手把他們折磨致死,之後栽贓給被鎖定「三班僕人派」信徒?這些推測給案情留下懸疑。

後來的事實,涉事信徒在酷刑折磨後被執行死刑,已「死無對證」。介於公安部門對宗教人士的侵害,人權紀錄劣跡斑斑,無法使人信服其司法執法的公正。這些案件將永遠成謎。

為了案例的客觀和公正,福音派家庭教會多名領袖曾對後被處死的同工給予信仰和人格擔保,佐證他們屬福音派信仰,為教會擴展付出沉重代價。而他們莫名其妙的被指控為「三班僕人派」。在2006年前後,國內其他地區亦出現教會領袖遭受迫害案例。

對華援助協會對中國宗教迫害的事實保持高度的警惕和憂慮,深度關切雲南案件的進展,督促國際社會對中國當局壟斷司法話語權,草率的對宗教組織的「正邪」界定都必須給予普遍的質疑。

附:李貴生律師以案說法

雲南邪教案?三

這是2016年雲南省公安廳統一指揮督辦專案。被留置訊問、拘留、逮捕、詢問的估計二百多,信徒被認定為邪教組織「三班僕人派」,被以犯「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起訴到各地法院的約四十人,遍及昆明、楚雄、大理、雲縣、鳳慶、雙江、保山、西雙版納、昭通、玉溪等市縣。婦女多、文化程度低、沒有固定職業和收入、活動在農村,是案件特點之一。

通過閱卷、會見當事人、與家屬交談、走訪相關人員,存在著普遍的疑問是:這是宗教迫害還是打擊犯罪?我們作為辯護律師,本著「話不說不清,理不辯不明」最樸素的道理,認為有下列問題應該弄明白:

1、什麼是邪教、正教?2、誰有權力(權力來源)認定邪教、正教?3、認定的程序、標準是什麼?4、「三班僕人派」的概念和特徵?5、涉案人員信的、傳播的是否是耶穌基督的道?敬拜上帝還是神話了個人?6、涉案人員使用的是否是全世界的基督徒都使用的聖經?和其他廣泛使用的護教書籍?7、他們唱的讚美詩歌是不是基督徒尤其是中國的基督徒們,在不論是政府認可的教堂裡,或者是政府不認可的家庭教會場所唱的?8、他們向誰禱告、禱告什麼?9、雲南省公安廳國保總隊認定哪些是「邪教組織」宣傳品?10、認定的理由、依據、程序、標準?11、具體認定人員的名字、學歷、文化背景?這些基本的問題不搞清楚,無法對幾十個公民定罪。

雲南邪教案?四

雲縣位於大理、普洱、臨滄3個州市的交界處,境內海拔高度在2000米以上的山脈有44座,其中海拔在2500米以上的有28座,人口約五十萬,境內有漢族、彝族、白族、傣族、拉祜族、布朗族、回族、傈僳族和苗族等23個民族,少數民族約佔50%。雖地處偏遠,但其歷史悠久,可追溯到公元一世紀以前,雲縣屬傣族先民建立的聯盟國家「勐達光」(漢譯哀牢國),公元69年,「勐達光」歸附漢朝。雲縣設縣是民國2年,即1913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成立後,1950年成立雲縣政府。

在這樣的地方傳道,沒有點柏格理的精神,恐怕難以堅持下來。

我的當事人梁某,一個三十歲、留著三口百惠式的髮型,笑容比三口更燦爛,出生成長於四川農村的女子,高一輟學離家外出打工,說話輕言細語,普通話說得比某幾個著名的律師好很多。

她被雲縣檢察院指控於2015年–2016年間,與鞠某紅一道,跨省至雲南省多地州市秘密聚會,傳經布道、發展信徒,且擴大到未成年人。在鄉鎮農村建接待點和聚會點,建立邪教宣傳品印刷店,組織個別信教大學生到昆明出省參加培訓。

而小梁告訴我,十二歲時奶奶教她信耶穌,媽媽也信耶穌,沒有教堂,就在家裡禱告。成年後受洗,喜歡唱歌,從網上下載一些基督教歌曲來跟著唱,其中有小敏的歌(小敏是河南平頂山一信仰基督的農村女子,不會音律的她,吟唱出許多讚美詩歌,傳遍華人基督徒,著名的有「中國的早晨五點鐘」)。唱讚美詩歌,是任何基督徒宗教活動必須的內容。她說,去年10月21日統一大抓捕前,從未聽說過「三班僕人」,不知道自己為何涉嫌犯罪了,被提審時,問過同是三十歲的公訴科長,也未得到讓她明白的答案。警察說應當去「三一」教堂敬拜讚美上帝,於是,她認為自己錯在「信耶穌,沒有去教堂」。我會見她時,她也問我,怎麼就犯罪了?出於職業要求,我說還未閱讀案卷,不能回答。前幾天給她寫了一封信,告訴她,閱完捲了,我認為她沒犯罪。小梁說,在看守所裡遇到各種犯罪的人,尤其毒品犯罪很多,如果信耶穌的多了,犯罪就會少。這話也是台灣傳奇牧師呂代豪在大陸各地講道時常講的一句話。

小梁說,同監室一位在押人員,患肺結核,管教說吃豆奶不好,於是她自己捨不得吃,卻花了10塊錢買了三瓶純牛奶送那位同倉,這是她每個月預算的五分之一。我很驚訝,這樣的人,怎麼會和犯罪連在一起?

月底要開庭審理了,小梁和鞠某紅等五女一男將站在被告席上。會由一個不知是否讀過《聖經》以及《荒漠甘泉》、《天路歷程》等書籍、不知是否懂得什麼叫宗教信仰自由(估計不懂)、不知是否瞭解基督教徒怎麼樣敬拜讚美上帝、不知是否瞭解基督教在中國傳播的歷史的檢察官起訴她們犯罪,也會由以上四個「不知是否」的法官組成的合議庭以及法官背後的權力者決定她們是否有罪。

這種事,想想很無奈,苦笑。

中國叫停梵蒂岡旅遊圖向教廷施壓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catholic-11202017070611.html

中梵關係一向若即若離,國家旅遊局日前突然向旅行社發出內部封殺令,禁止以梵蒂岡、帕勞等地作為旅遊目的地。

學者指中國難以經濟手段逼教廷就範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vatican-relation-11202017082552.html

中國當局突然要求旅行社停止辦理民眾到梵蒂岡旅遊,有獲梵蒂岡教廷任命的主教認為,中梵多年就主教任命的問題僵持不下,雙方多年仍未達成共識。

對習過度吹捧換來嘲諷 急忙煞車卻換湯不換藥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xi-11202017083235.html

全國掀起宣傳習近平思想及十九大精神的擦鞋風氣。但貴州省近日突叫停傳媒神化領導人,並要求學校及任何地方撤下懸掛領導人頭像。

李洪升冤案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50/2017/1120/16670.html

山東乳山市公安局經偵大隊長王紹春為了幫助歹徒逃脫法律制裁,利用職務之便綁架山東公檢法及各級政府乃至最高法等公權力部門為其洗地!李洪升因上訪舉報威海乳山市現經偵大隊長王紹春和警察夏曉東違法辦案,在2016年5月20日被以尋釁滋事罪判刑四年,至12月,二審改判為3年9個月,此案完全是誣陷迫害。源自2010年6月2日李洪升夫妻在自家店內被4名歹徒尋釁毆打後報案,妻子被打得住院四十多天。乳山市商業街派出所非但不處理報警案件,時任派出所長的王紹春反而為歹徒偽造報案登記表,篡改報案事實,幫歹徒製造鼻骨骨折鑑定文書,逼迫李洪升向歹徒認罪並賠償1.8萬元。李洪升不服,被以故意傷害罪無辜關押7個月,乳山法院隨即判刑7個月。

出獄後李洪升便申訴至威海中院,中院重新委託鑑定,結果無骨折,但中院為了掩蓋王紹春的罪行及下級法院的枉法裁判,利用一審的違法鑑定維持有罪判決。李洪升因此走上上訪維權的道路。在山東省高法申訴期間,高法法官安海濤利用下級法院提供的偽證駁回李洪升的申訴,李洪升一家被逼在高法門外拉橫幅穿狀衣喊冤,被再次判刑。

李洪升及家人沒有到最高法申訴的情況下竟然收到山東省高法轉交的最高法出具的不予審判通知書。祖國母親被這群腐敗分子如此踐踏,情何以堪!

十九大被非法拘禁的上海訪民張茵要求當局落實全面依法治國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11/blog-post_37.html

上海浦東新區高行鎮被強拆的維權訪民張茵,因中共十九大遭到暴力截訪與非法拘禁,其兒子整日整夜擔心母親生死存亡而精神出現異常,造成嚴重焦慮症。十九大結束後獲釋的張茵,希望習近平的全面依法治國能夠改變上海的無法治、無人權現狀。

2005年,上海浦東新區高行鎮「人民」政府以舊城改造為幌子實施動遷運動。據瞭解,動遷沒有完備的拆遷許可要件,如沒有明確的建設項目、建設項目選址意見書、無建設項目用地預審報告批覆等。在動遷過程中,政府僱傭大量的黑社會人員對被拆遷居民實施暴力逼遷,任何對拆遷行為有異議的都遭到黑社會人員的入室暴力,棍棒「侍侯」,砸爛門窗等,拆遷基地籠罩在一片恐怖的地獄之中。陶家巷64號張茵拒絕非法逼遷,其弟弟也在家門口被政府僱傭的黑社會人員打斷手腳,張茵被逼澆汽油自焚抗爭,被抓捕關押在拘留所中,一人重傷、一人失去人身自由,加上政府也用「水漫金山」的方式逼迫,張茵的娘家人被迫在所謂的「協議」上籤字。

張茵從拘留所獲釋後,認為「協議」不公平,侵害了自己的住房權利,加上娘家人的簽字也不具有法律效力,就開始了信訪維權。在維權過程中,自己被強迫動遷的地塊也建設開放成型,原來的所謂公共利益的舊城改造,實際上建造的都是高檔商品房與別墅,「利為民所謀」的政府大大地賺了個盆滿缽滿。

僧人洛桑晉巴獲釋後健康堪憂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dz-11202017103940.html

青海稱多縣賽康寺僧人洛桑晉巴刑滿出獄時,被警方秘密送回家,目前其身體狀況令人堪憂。本台日前獲得青海玉樹州稱多縣賽康寺僧人洛桑晉巴如何被當局釋放以及他目前的身體狀況等方面的最新消息。當地一位消息人士向本台表示,中國當局在洛桑晉巴出獄當日,禁止家人和親友去監獄接他,之後派警察在夜裡把他送到家,目的是防止家鄉藏人為他隆重舉行歡迎儀式,但是當地藏人陸續到他家表達歡迎和支持,讓當局防不勝防。

消息人士說:「洛桑晉巴的家人和親友在得知他即將出獄的消息之後,都準備好前去監獄門口迎接他出獄,但是一批政府人員來到他的家 ,聲稱不准任何人到監獄迎接他,並要求家屬拿出洛桑晉巴本人的戶口本和身份證,之後帶這些證件離開了。上月3號夜裡9點到10點之間,僧人洛桑晉巴被一批警察秘密送回家中,當晚他的同寺同班僧人、親友和鄉村藏人等陸續到他家給他敬獻哈達、送果實飲料表達了歡迎、問候和支持,特別是從第二天開始,到洛桑晉巴家的鄉村民眾絡繹不絕。當局的制止和阻撓,反而招來更多的藏人特來拜訪他,以示支持和聲援,這讓當局防不勝防。」

本台早前報導,青海稱多縣賽康寺僧人洛桑晉巴與同寺四名僧人被指控與2012年6月20號當地兩名藏人自焚的事件有關,於當年9月1號被當局拘捕後,均失蹤長達三個月,之後洛桑晉巴因在被關押期間受到酷刑折磨,導致傷勢嚴重,被警方短暫釋放,但在2013年2月23號,他再度從賽康寺被當局強行拘捕,同年3月遭判五年徒刑,其餘被捕的四名僧人中,次成格桑以「故意殺人罪」的指控罪名被判十年徒刑、僧人索南西熱和索南英尼各被判兩年徒刑,而當地知名歌手洛洛被判六年徒刑。

2014年5月底傳出,僧人洛桑晉巴在獄中健康狀況惡化,他被捕前就已患有肝病和腎病,但因牢房和飲食條件很差,加上沒有得到醫治,而使病情惡化,家人探監時試圖給他送藥送食物,卻被獄警制止。

消息人士表示,洛桑晉巴目前身體狀況令人堪憂,家屬和親友希望他早日能去醫院檢查。「洛桑晉巴因久病不癒,現在變得體弱消瘦,雖然臉色沒有多大的變化,但必須大聲說話才可交流,這似乎是在獄中長期遭虐待受創傷而導致的。家人和親友非常擔心他的健康狀況,都希望他早日能去醫院檢查,並得到及時治療,但因每天拜訪他的人不斷,暫時尚未看醫。目前他住在位於牧區的家中,其行動自由是否受當局監視或限制,還有待進一步瞭解。」

據介紹,洛桑晉巴現年35歲,是稱多縣扎朵鎮格新村人,自幼進入賽康寺為僧,他的父親名叫當傑,母親名叫白瑪措。

目前被判刑十年的賽康寺僧人次成格桑和被判刑六年的稱多縣知名歌手洛洛仍在獄中服刑。

藏人作家加羊吉披露著作遭中共當局非法收繳情況 [西藏之聲]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7/11/201711202101.shtml

西藏境內知名女作家加羊吉,近日在社交媒體上發文,透露中共政府在西藏各地書店收繳她與丈夫所著書籍的情況。設立於印北達蘭薩拉的西藏人權與民主促進中心在其官網發文,指出西藏境內知名女作家加羊吉與丈夫拉姆嘉兩人出版的多部書籍,遭中共政府強制沒收。

西藏人權與民主促進中心整理了加羊吉所寫的兩條貼文,時間分別為今年9月30日與11月17日。加羊吉寫道,9月28日拉薩一家書店告訴他們有人預定她與丈夫拉姆嘉的書籍《限制權利與維權》、《權利與安全》各100本,兩天後有六七人前去強行將200本書拿走,另收繳了他們的其他幾本著作,造成數千元人民幣損失。

而在11月16日,中共當局在西寧市一家書店倉庫中強行收繳兩人的書籍共1040本,另外從西寧其他書店中沒收數十本。當局給出的理由是,《權利與安全》這本書籍沒有同時使用漢語書名。

加羊吉在貼文最後指出,他們並不為書籍被沒收造成的財物損失感到可惜,而是對當局此舉感到非常難過與無奈:「在過去近10年來,永無休止的恐嚇,擾亂我的精神安寧,讓我身心疲憊,同時給我的孩子們無盡的傷害,當局通過限制生計來騷擾我的目的是什麼? 為什麼? 這片土地原本是我的故土,我卻像是一個逃亡中的犯人。」

20名維吾爾難民挖洞逃出泰國拘留所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nu-11202017101925.html

泰國移民當局星期一透露,被關押在泰國與馬來西亞交界處一家泰國拘留所的25名維吾爾難民,通過他們此前挖掘的通道逃走,後來其中5人被當局抓獲。路透社11月20日的報導說,據泰國移民當局星期一透露的信息,這25名被關押在泰國南部宋卡省一拘留所的維吾爾人,用毯子製作的梯子,通過用破碎瓷磚挖掘通道,最終戲劇性地逃出關押他們的囚室。但這25人中有5人後來被泰國當局抓獲,其餘20人仍然在逃。

兼管這家拘留所的宋卡省一位警官對路透社表示,逃亡者當時利用大雨掩蓋了他們的聲音。這位警官還表示,當局已在邊界一帶設立了檢查哨卡。

總部在德國的「世界維吾爾大會」發言人迪裡夏提就此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表示,他們十分擔心那20名在逃維吾爾人的命運,並呼籲泰國當局若抓獲了他們,允許他們前往選擇的目的地:「這些人的命運應該引起國際社會的關注。同時,我們呼籲泰國政府,若抓獲了他們,允許這些人前往他們認為是安全的目的地。」

路透社的報導說,這20名維吾爾難民是2014年偷越到泰國境內的200名維吾爾人的最後一批人。這組人大多自稱是土耳其公民,並要求泰國當局允許他們前往土耳其,但其中100多人於2015年7月被泰國政府強迫遣返中國。

泰國當局的這一舉動當時引發了國際社會的譴責。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公署一位官員當時表示,該署對泰國當局的遣返行動感到「震驚」,並稱泰國政府的這一做法可被定性為 「將受害者重新遣送到迫害者手中。」

國際人權組織擔心,這些被遣返的維吾爾人在中國將面臨中國當局的酷刑虐待。

「世界維吾爾大會」的迪裡夏提表示,當時被泰國當局遣返回中國的那些維吾爾人迄今下落不明。

害怕被遣返中國 二十名維吾爾人在泰國逃獄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thai-uyghurs-11202017111312.html

泰國南部一拘留所週一(20日)發生25名維吾爾族非法移民集體逃獄事件,其中5人被抓獲,其餘20人下落不明,泰國當局在邊境加強檢查追捕,泰國媒體報道,越獄者害怕被遣送至中國。路透社引述邊境官員的消息,指25名維吾爾人首先利用損毀的地磚,在牆上挖洞,然後用毛毯綁成一條繩梯爬出牢房。其中5個人被捉拿,其餘20人成功逃脫。

警方相信當時大雨聲幫助了他們掩蓋逃脫時造出的巨大噪音,加上被挖穿的牆洞是在洗手間裡,沒有安裝監視錄像鏡頭。當監獄人員從錄像機看到他們逃出中心時,為時已晚。大約30名警察和士兵展開追捕,但大雨沖走逃犯走過的痕跡,增加了搜捕的困難,現時當局在邊境各處設立檢查站。

該20名人士是2014年被扣留的200多名維吾爾人中的最後一批。這批被捕的維吾爾人自稱為土耳其公民,要求被送往土耳其,但其中百多人在2015年7月時被當局強制遣返中國,此舉引發了國際社會的譴責,有維權組織擔心被拘留者會在中國遭受酷刑。

國際組織批公安擁大數據資料庫 侵犯人權如虎添翼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police-11202017074804.html

中國警方年中開始使用自行開發的大數據系統“警務雲”搜集民眾逾百項數據資料,國際人權組織呼籲停止使用,批評中國當局用此系統監控跟踪受針對的人士,嚴重侵犯隱私。有大陸維權人士指出,個人難以抗衡國家的侵權行為,希望國際社會繼續關注。總部設在美國的人權觀察,研究員王松蓮週一(20日)向本台表示,自大陸在各民生領域強制性推行實名制後,民眾的身份證經常被要求在使用公共服務、甚至在私人公司服務上被查閱。此外,警方早已掌握民眾的個人私隱的數據,包括節育方法,這些敏感私人信息,再加上各政府部門的信息,包括衛生部門的民眾患病資料,都會收集在“警務雲”內,該系統可以知道每個人很多的信息,包括你何時去過何處、住在哪裡、跟誰關係密切等,該組織最關注是“警務雲”其中一作用是監控7類重點人物,包括異見人士、訪民及少數民族,以攔截其活動。\

王松蓮說︰一個重要的功用是監控他們、跟踪他們去哪裡或未來將去什麼地方,去攔截他們未來可能會採取的維權行動。整個“警務雲”不僅侵犯所有人的隠私權,亦包括尤其中國政府認為政治上威脅他們的這類人。\

她強調,大陸沒有法例有效保護個人私隠不受政府侵犯,如果政府或警方要你的資料,你是沒有任何保障,即使資料在私人機構,警方可以網絡安全法向該企業取得,該組織覺得此舉很危險,在缺乏完善個人隠私情況下,可以令中國在大數據系統下,嚴重侵犯個人隠私。

江蘇異見人士吳世民指出,他們去維權或上訪時,警方什麼數據都有,他們買車票時便被攔截,因為政府的電腦系統互相聯繫,他們一訂旅館便會知道,所以十九大之前,警方到他家找到他。他認為很難跟當局抗衡,只能掌握它的規律用方法避開。

數百訪民北京遊行受阻 多人被控制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2-11202017104356.html

一批在京訪民本月中旬向公安部門申請於11月20日進行遊行,而行動發起者日前被當局帶往山西,一些參與的訪民也遭到警方控制。不過,20日上午,仍有兩三百名訪民前往遊行集合點,當局則派出大批警力戒備,訪民們或被驅散或被送去了派出所。

今年11月13日,數十名北京訪民前往市公安局治安總隊遞交遊行申請,申請於11月20日上午進行遊行,要求全面落實十九大報告,依法治國。

行動發起人劉敬儒向本台表示,北京警方並未在法定期限日前將是否許可的書面通知遞交給負責人,而是通過各種恐嚇、談話的方式試圖破壞遊行活動。

湖南桃江校園結核病疫情通報要省裡批准? 伍凡:非常荒謬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huanjing/yl-11202017102002.html

湖南省衛計委日前通報桃江縣第二起校園結核病疫情。此前,桃江縣第四中學已有數十名學生感染肺結核。學校和當地政府此前是否隱瞞疫情,引發輿論關注。湖南省衛計委11月20日通報稱,今年10月12日,桃江縣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發現桃江縣職業中專學校1例肺結核確診病例,截至2017年11月19日,共發現該校8例肺結核確診病例。目前,所有患病學生已休學,並接受治療和管理。

這是湖南省衛計委近期通報的桃江縣第二起校園結核病疫情。此前,湖南省衛計委11月17日通報稱, 截至11月16日,桃江縣第四中學已發現肺結核確診病例29例,疑似病例5例,另有38名學生預防性服藥,共計72名學生因肺結核接受治療。

網易新聞《知道》此前曾報導,桃江四中高三的一個班級在今年8月爆發肺結核疫情,校長為不影響學生準備高考,不同意放假,聲言「不死人,不放假」。不過,《新京報》11月19日報導說,桃江四中校長否認自己曾說過這樣的話,稱學校8月從縣疾控中心得知疫情後,就對所有學生、教師和部分家長展開了檢查,並沒有隱瞞。

據《新京報》報導,桃江縣疾控中心7月26日發現有桃江四中的學生確診感染了肺結核後,當時並沒有公佈疫情的數據。桃江縣疾控中心主任助理曾勝達對此解釋說,縣疾控中心只能是發現實例以後報縣政府,縣政府宣佈,把這個定為重大疫情,但具體的數字,縣裡面,包括市裡面都不能對外公佈,對外公佈一定要經過省政府同意,由省裡對外通報疫情。

美國中文網刊《中國事務》主編伍凡對此評論說,「到了上報了,還不准公佈。可見學校的系統和治療的系統非常官僚,都希望保官位,不希望本單位出事。這種病要到省一級才能公佈,非常荒謬。」

中國大陸新一輪下崗潮 90年代末以來最大規模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jingmao/hc-11202017102057.html

有外國媒體預計,中國大陸各地今年底將有180萬煤礦和鋼鐵工人下崗,這是1990年代末以來最大規模裁員潮。有分析認為,由於中國大陸這次裁員的鋼鐵和煤炭企業基本上都是國有企業,政府出資安撫這些失業工人。\

據英國《金融時報》中文網11月17日報導,中國當局在縮減國企規模推動製造業升級。截至今年底,中國各地將有180萬名煤礦和鋼鐵廠工人下崗,為1990年代末以來最大裁員潮。報導舉例說,許永安是中國安徽鋼城馬鞍山市約一萬名下崗工人中的一員。下崗失業後,許永安每天都在他的寓所外支起桌子和其他退休工人打麻將,半空的啤酒瓶在他們身邊擺成一圈。兩年前當得知公司計畫裁人時,許永安接受了公司的提前退休福利計畫:每月領取4000元人民幣,可領35年。他對自己的退休生活比較滿意。\

深圳現代社會觀察研究所負責人劉開明對此表示,中國大陸煤炭和鋼鐵等製造業產能過剩,大量裁員是必然趨勢,而私營企業下崗個人的待遇並不好,「很多民營企業的退休金才一千多。即使在深圳,有些企業的退休金也只有每月兩千多塊。在安徽馬鞍山的下崗工人每月有四千塊的退休金很不錯。」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