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19 江天勇案料21日開庭宣判,妻強調不接受有罪判決。劉霞已做子宮肌瘤手術抑鬱症嚴重,外界籲允其出國。盧廷閣律師自述17日法院被打經過。

709江天勇律師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案一審11月21日在長沙中院再次開庭 估計要宣判 … 繼續閱讀 →...

709江天勇律師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案一審11月21日在長沙中院再次開庭 估計要宣判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11/7091121.html

709江天勇律師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案一審11月21日在長沙中院再次開庭,估計要宣判。據江天勇律師妻子金變玲消息:正值江天勇被關押一週年之際,今天突然得到消息:官派律師楊傑林通知江爸,江天勇11月21日上午9點半在長沙法院開庭,問為啥沒有開庭通知,楊傑林竟然說:你愛來不來,反正通知你了。我在給楊傑林打電話確認,不接我電話。請大家前去長沙中級法院圍觀。此案曾在2017年8月22日上午在長沙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過,當時未當庭宣判當時法庭周圍被當局嚴密控制,圍觀公民無法旁聽。許多民主、維權人士遭控制。法庭進入最後陳述階段,雖然被告人江天勇當庭表示認罪、悔罪。但輿論普遍認為這是在當局壓力下的結果。法庭最後宣佈將擇期宣判。

對此所謂公開審判,民眾不禁要問幾個為什麼:被抓那麼久為什麼不允許家人聘請的律師會見?為什麼指定官派律師?為什麼不允許旁聽?為什麼封路?更惡劣的是為什麼強抓江天勇律師的老父老母和妹妹到長沙去「被旁聽庭審」?有種在廣場上公開審判,電視直播。只有獨裁國家才有顛覆罪,民主國家是換屆選舉。

而媒體人笑蜀就江天勇案有如下的評論:

長沙檢察院今天那份公訴書,相當部分是意識形態宣言書,因而是對法律的公然羞辱。尤其荒謬的是,竟把祖國跟意識形態扯到一起,然後宣稱每個公民都有維護祖國的義務。這就不只是對法律的羞辱,更是對我的祖國的羞辱。我的祖國是文化和歷史的祖國,是生我養我的土地和我的父老鄉親,任何意識形態跟我的祖國沒有半點關係,我愛我的祖國,但我愛的只是我心目中的祖國,不是任何意識形態的所謂祖國,我對我的祖國有責任和義務,但我對任何意識形態沒有半點責任和義務。就此而言,長沙市檢察院那份公訴書是一份可恥的公訴書。

江天勇先前曾發如下聲明:

能為我擋風雨的差不多都進去了,該輪到我了…現聲明如下:

1、我絕不會自殺,只能是被自殺;

2、我已委託有律師,不會不請律師,堅決拒絕官方指定律師;

3、我是血肉之軀,不那麼堅強,我在非自由狀態下的放棄、悔過、承諾都是無效的。

對江天勇律師案的進展,本網將持續關注。

江天勇案料周二宣判 妻強調不接受有罪判決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lawyer-11192017104922.html

709案被捕律師江天勇家人接到官派律師通知,江天勇案將於周二(21日)在長沙中院再開庭,預料將會作出宣判。當天正是江天勇被捕1周年的日子,江天勇的妻子表示,絕不會接受任何官方的有罪判決;而維權律師指,當前收緊對律師的打壓形勢,難預測判決結果。江天勇的父親江良厚,在周日(19日)接到官派律師楊傑林的電話通知,指江天勇案將於周二(21日)上午9時半,在長沙中院開庭,預計法庭屆時將就案件宣判。江天勇的妻子金變玲向本台講述相關情況,指堅信丈夫無罪。

金變玲說:官派律師楊傑林態度極其惡劣,竟然說你(江良厚)愛來不來,反正通知你了這種無賴的言語。在8月22日他們就導演了江天勇「被認罪」的庭審,現在他們又選擇在江天勇被抓1周年之際進行審判,他們是別有用心,我不接受他們對江天勇任何有罪的判決,因為江天勇是無罪的,我請求大家前去圍觀。

本台多次撥打楊傑林的手機都沒人接聽,而長沙中級法院的官網,亦未有江天勇案開庭消息。按照相關法律規定,需提前3天公示。

接到開庭消息通知後,江天勇父母立即向長期監控他們的國保,提出去長沙旁聽庭審要求,目前正與國保交涉之中。

維權律師馬連順接受本台訪問時表示,從當局對江天勇指控罪名的不斷變化,從早前被以涉嫌「非法持有國家機密」、涉嫌「為境外提供國家機密」罪名正式逮捕;到後來控涉嫌煽顛罪,直至最後庭審時罪名再加重為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法律背後一直是政治之手的操控,在十九大後,中國法治環境更加惡劣,因此很難預測即將到來的庭審結果。

馬連順說:上次他(江天勇)認罪態度那麼好,有的沒的都認了,又是電視(認罪)又是甚麼的,這應該不會重判,也像謝燕益說的那樣會做無罪化處理。但是現在律師完全沒有預見性了,他們怎麼做,他們依的甚麼法,權力在他們那兒。謝陽案的結果還不錯,但是現在江天勇這時候的形勢比那時候還惡劣。

現年46歲的維權律師江天勇,曾參與艾滋病感染事件、山西黑磚窯案件、北京律師直選、宗教信仰受迫害者維權案,2009年被北京市司法局吊銷律師執業證。在2011年中國「茉莉花」運動中,遭國保抓捕並遭受嚴重酷刑;之後再因參與黑監獄圍觀行動和聲援陳光誠,受到國保暴力毆打,以致8根肋骨骨折及左耳失聰。

在709大抓捕事件後,江天勇與709案家屬一起積極營救被捕律師;2016年11月21日,江天勇到長沙探訪709案律師謝陽的妻子陳桂秋,以及到看守所了解謝陽受酷刑的情況後,在返京時被國保秘密抓捕;期間傳出江天勇受酷刑致雙腳受傷消息。

江天勇案在8月22日一審開庭,他在法庭上宣讀1份「認罪聲明」,外界普遍認為是江天勇在酷刑下被迫認罪。

江天勇被捕後,國際社會給予極大關注。聯合國人權高級專員、美國國會、德國外交部及德國駐華使館、歐盟駐華代表處等多次發表聲明,敦促中國政府依法無罪釋放江天勇。

江天勇案即將宣判 南京王健為拘留十五天申請時國家賠償已受理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7/1120/16668.html

本網獲悉,被抓剛好一年的江天勇案即將開庭宣判;南京王健以曾被拘留十五天向公安機關提出國家賠償,已獲受理。今日下午,江天勇妻子金變玲於Twitter發佈消息稱,江天勇被關押一週年之際,該案傳出消息,將於本月(11月)21日上午九點半鐘在長沙市中級法院開庭宣判。

據悉,江天勇案的「官派」律師楊傑林於日前致電兩天勇父親,向通知宣判時間。江父問及「為何沒有開庭通知(書面通知)」時,楊傑林以『你愛來不來,反正通知你了……』。金變玲在得知此消息後即刻致電楊傑林律師,以求證確認,但電話無人接聽。據公開消息顯示,江天勇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一案於8月22日上午在長沙市中級法院首次開庭審理,法院沒有當庭宣判,在開庭三個月後宣佈即將宣判。金變玲認為,官派律師應該是在接到官方的指令而通知家屬,否則官派律師絕無可能通知家屬。

另外,南京維權人士王健早前因拍攝含有《憲法》條文的視頻後,被南京市公安局江寧區分局行政拘留十五天,期滿釋放後,王健隨即向江寧區分局以「拘留超期5小時57分鐘」為由申請提出國家賠償。由於超期的五六小時內實際是王健被警方無理限制自由,因此王健提出五萬元的精神索償。日前,江寧區公安分局向王健郵寄了受理通知書,(圖一二三)

有關情況本網將會繼續關注和報導。

劉霞已做子宮肌瘤手術抑鬱症嚴重 外界籲儘早允其出國[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11192017115903.html

仍在當局嚴密監控之下的劉曉波的遺孀劉霞日前被傳抑鬱症嚴重。瞭解情況的維權人士胡佳向本台表示,劉霞一個月前做了子宮肌瘤手術,另一方面現在重度依賴藥物,擔心她可能會尋短見,呼籲中國當局儘早允許劉霞出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於今年7月13日因肝癌逝世後,他的遺孀劉霞至今仍在當局的嚴密監控之中。

日前有消息傳出,劉霞做了手術,且抑鬱症的情況十分嚴重。劉霞的好友,北京維權人士胡佳11月19日向本台表示,劉霞一個月前做了子宮肌瘤手術,她幾年來一直遭到軟禁,對她的精神及身體狀況都是非常大的摧殘,目前劉霞重度依賴藥物,很擔心她會尋短見:「在一個多月之內做了一次子宮肌瘤的手術,女性如果長期處於恐懼、壓抑,非常容易得乳腺癌和婦科的腫瘤。可以想見一個人長期在封閉、孤獨的家獄之中,而且在過去的兩年多,先後失去了父親、母親和摯愛的丈夫,如果哪天聽到劉霞用自殺的方式了斷,我一點都不會驚奇。以前去找她的時候,她用的最多的詞就是絕望、崩潰。她長期依賴藥物,才能夠安定精神。」

胡佳說,目前對於改善劉霞健康的最好的方法是允許她出國:「能夠打破這個魔咒的唯一方法就是她離開這個國家,去德國或者美國。最近我也和有關的外交官接觸過,都是說要向政法委系統啟動在今年8月9月中斷的類似於談判,因為這是現在唯一的道路讓劉霞脫離苦海。」

今年11月中旬,香港支聯會發起「愛心寄劉霞」的活動,一連多天在多個地區設立街站,邀請市民在聖誕卡上籤名,以支持、祝福劉霞。

支聯會主席何俊仁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他們將挑選一些聖誕卡,在12月的聖誕節前寄給劉霞。何俊仁說,劉霞被國保嚴密監控,還被「搬來搬去」,他們非常擔心她的健康,希望中國當局能儘早還她自由:「我們現在非常擔心她的健康,她不單是做了手術,我們最擔心的是她長期、嚴重的抑鬱症。在她丈夫在的時候,她已經長期受到打擾,她常常都有自殺的傾向。現在她的丈夫去世,她完全沒有自由,沒法和她的親友一同生活,還被國保搬來搬去,完全不像一個人。強烈呼籲讓她出國求醫,她需要好好治療,希望中國政府馬上還她自由。」

盧廷閣律師自述2017年11月17日在會理法院被打經過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11/20171117.html

2017年11月17日上午,我與黎雄兵律師、熊冬梅律師來到四川省涼山州會理縣法院開庭,來到法庭後,男法官邱雲進來就很不友好的要求我們將背包放到庭外,因為包裡有開庭的案卷資料等,被我們拒絕。之後他又強行要求我們將電腦和手機等所有電子設備交出封存,因為從來沒有遇到過如此過分的要求,況且我們還要用電腦,於是我們要求提供交出封存的法律依據,他面帶怒氣的說:我說的就是規定。但他始終拿不出相應的法律依據,哪怕是他們內部的規定,女審判長楊繼蘭也幫腔說:這是他們合議過的。我們認為即使合議也不能違法剝奪辯護律師的訴訟權利,我們拒絕交出。相持不下,最後邱去一氣之下走出法庭,說這庭不開了,接著審判長、另一審判員、二位公訴人及書記員陸續離開法庭,最後旁聽人員也走了,被告人則自始沒有見到。為此我們向書記員提出強烈抗議,這樣違法的要求及隨意的不開庭,勢必會給我們造成很大的損失,我們要求法院給予賠償,書記員根本不予理睬,直接走人。

之後法警就催我們離開,因其中的三名法警曾欲強行收走我們的電腦和手機,所以在與法警一塊離開的樓道里,我們與法警聊了幾句,我的意思是:你們法警也要有自己是非對錯的判斷,不能說法官讓你幹什麼你們就干什麼,因為他的要求是明顯違法的。起初他們不說話或說你們不要給我說這些,說也沒用,就催著讓我們走,在走到二樓到一樓的樓梯時,我看到一名凶惡的法警嚴厲警告走在前面的黎律師住嘴,黎律師可能還和他理論,那個警察就開始動手抓住黎律師的胳膊,另一法警也在推搡他,走到一樓樓道的時候,氣氛變得緊張,兩個法警架住黎律師,要將控制到前面的辦公室裡,於是我馬上拿出手機,準備錄像取證。因為根據我們的經驗,一旦黎律師人身受到傷害,法院的監控就可能會莫名其妙的沒打開或壞掉,留不下音像證據,為了防範,我們要自己取證。我剛打開手機準備錄像,就聽到旁聽有個女法警說:這個人在錄像。前面的法警一聽,就丟下黎律師向我衝過來,圍住我強搶了我的手機。接著那個凶惡的法警就強行抓住我的胳膊,另一兩個法警在另一邊推搡我,要將我控制到辦公室,其中一個辦公室門沒打開,就把我又強拉到另一辦公室門前,一打開門就把我推進來,緊接著就是一拳,正打到我右太陽穴上,我沒有任何防備,一個趔趄差點倒在地下,多虧扶住了牆邊一米多高的櫃子上,我就抱住頭靠住櫃子,當時就覺得頭暈目眩,兩個法警把我強行按在沙發上,還要打,但很快進來很多人,他們沒有再動手,我靠坐在沙發上,無法動彈。過了一會兒,打我的那個法警不知是聽誰提醒了一下,他就戴上了執法記錄儀,站在我面前對準我錄像,我睜大眼暖著他說:我到這裡來是辦案不是來挨打的,你今天打了我,這就是我們的私人恩怨,這事沒完,我一定要找你了結,我已經看清你了,我會永遠記住你的,無論你走到哪兒。他就站在那裡不動也不說話。等了一會兒,他就把記錄儀衝著我放在那個櫃子上走了,後來再也沒有出現過。

辦公室裡四五個法警看著我,我多次要他們報警,他們置之不理,其中一個老年法警,還說:我們可沒看見有人打你啊!後來黎律師來看我,我讓他馬上報警。過了很長時間,來了一個自稱是警察的男子,要看我的身份證,我要他出示證件,他說:穿著警服就是警察,不用出示證件。他拒不出示,後來才看清是個協警,我說你沒有執法資格,讓警察來處理。過了一會兒,來了兩個警察,出示了證件,分別是李祥、寧德祥,名字很熟悉,原來是我們辯護案件的偵查人員,我要求他們迴避,他們就走了。又過了很長時間,來了一名警察,出示證件,叫胡啟平,自稱是派出所所長,我才向他講簡單講了下經過,我要求他馬上安排我到醫院檢查,因為我一直感覺頭暈目眩,心臟也不好受,被打的部位劇烈疼痛,摸著像是腫了。但胡所長並不理睬,就這樣等著,儘管我多次要求,都無濟於事。

過了一會兒,審判長楊繼蘭帶著人拿著攝像機要給我發開庭通知,我說我頭暈得很,怎麼能處理這事兒,他們照樣不予理睬,還要求我簽字,被我拒絕,他們就扔下一張紙走了。

又過了一會兒,楊繼蘭又帶人帶攝像機來,強行對我搜身、搜包,強行拿走了我一些東西,因為當時我仍然頭暈不止,幾乎是在身志不清的情況下被法警架起來搜的身,我同樣拒絕簽字,他們同樣扔下一張紙就又走了。

一直到下午1點多鐘,胡所長和法院的人才安排警車拉我去縣醫院檢查,量了血壓、血糖,做了心電圖和腦CT,我要求作腦電圖,急診科醫生(趙軍)說沒這設備,最後醫生診斷說:就是血壓特別高190/140,心率過速,要吃藥並進行重症監護。於是躺在床上,吸上氧氣,戴上監護設備。

等略微好轉一點兒後,胡所長找來了一個穿便衣的人,提著電腦要給我做筆錄。我問這人是誰,他出示證件,叫文達明,我說這不也是我辯護案件的偵查人員嗎?也應當迴避啊?不過我說,至少你胡所長不是,也勉強可以。由於文達明打字特別慢,我提議手寫。這期間,又過來一個警察,出示證件,叫周亮,是和胡一個派出所的,叫果園派出所,胡解釋說:派出所就兩三個在編警察,所以遇到案件要由公安局安排抽調人員。

大約(下午)5點45分做完筆錄,這期間,我多次要求他們轉告法院,要求要回被法院收走的手機電腦等,因為我還要用。胡所長說:給轉告了好幾次,沒回覆。我要他們聯繫黎律師和熊律師不看我,他也說:已經法院說了,沒回覆。他們自己也沒有兩個律師的聯繫方式,我更無法聯繫。最後,他們說:他們只是辦案,剩下的事你找法院去,就走人了。法院跟來看守我的法警,也不知什麼時候走了,把我一個人丟在急診室裡,喊了醫生護士幾次,他們也不理我,甚至躲著我。沒辦法,天已黑了,我只得摘下監護設備,自行走出了醫院。

期間,有一幕讓我感覺痛快過癮,那就是兩個法警架著我,對我搜身的時候,,連法官帶法警一圈人(約有10多個)圍著我,我大聲譴責他們:我是納稅人,是我在養活著你們,我是你們的衣食父母,你們怎麼能這樣對待你們的衣食父母?!我們養活你們是為了讓你們打我嗎?讓你們想方設法制裁我們嗎?既然你們是法官,你就應當公正執法,如果你公正,你還怕什麼?你們作做了什麼虧心事這麼害怕?你們怕我們會錄音錄像,你們既然是公開審判,自己還有那麼多錄像設備,還怕別人錄嗎?可見你們是多麼的心虛!你們倒底做了什麼虧心事?你們還是人民法院嗎?還是人民警察嗎?還是人民法官嗎?你們配用「人民」這兩個字嗎?你們還在大廳裡擺著「公開正義”的大字,你們有嗎?你們懷疑我們會錄像,我們還懷疑你們貪污受賄呢?你們可以搜我們,我們對你們怎麼辦?你們是法官嗎?是警察嗎?你們在為誰服務?他們一個個像木樁一樣立在那裡,沒有一個人說話,那怕是哼一聲!痛快!!此時此刻,面對這些穿著制服的所謂法官和法警,我分明感受到了正義的力量,在正義面前我感覺到他們心虛害怕的要命,他們的內心在瑟瑟發抖!!

其實我還說了很多,由於馬上要接著出差,一時想不起來了,回頭再補。記不起來,是不是被那個法警打的緣故?我還要繼續檢查下身體。呵呵!

當事人盧廷閣 記錄於2017年11月 18曰晚  修改於11月19日上午

中國維權動態週刊總第544期(2017年11月13日-19日)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11/54420171113-19.html

【編者按】「風能進,雨能進,國王不能進」,私人房屋不容侵犯,這是中國的傳統觀念,也是西方自由世界通行的規則。江西贛州農民明經國用鋤頭結束了未經法院批准而對其房屋實施強拆者的生命,按照常理,他可以不用承擔任何法律責任,然而,他卻被關押至今,法院不允許明經國案委託律師出庭,這是對「依法治國」的極大諷刺。備受關注的廣州民主人士徐琳等人案件如今有了進展,徐琳獲得律師會見,可此案的走向仍然不容樂觀,當局既然抓了他們,就不會輕易放手。一人被打入另冊,便會株連九族,「709」案包龍軍、王宇律師的兒子包卓軒試圖正常出境時,被以「危害國家安全」為由攔截,盧廷閣律師在法院開庭遭法警毆打入院救治。縱觀近些年的律師遭遇,不難看出維權的艱辛,律師連自己的人權都無法保障,更不用說一般的公民了。

北京公寓大火19死8傷 疑涉煤改氣供暖致慘劇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fire-11192017103844.html

京市大興區1座公寓發生大火,至今導致19人死、8人受傷,目前起火原因不明。除官方發出通稿之外,禁止媒體報道,並嚴格管控網上言論。有分析認為,因當地供暖由煤改氣引發連鎖問題。據官媒發布的通稿指出,今次西紅門鎮新建村1間公寓的大火,發生於周六(18日)傍晚6時許,消防部門調派14個中隊的34輛消防車到現場撲救。北京市委書記蔡奇,北京市委副書記、代市長陳吉寧,亦到場指揮搶救。通報又指,相關的責任人已被採取強制措施,但沒有提及大火起因。

多位媒體人士周日(19日)透露,大火發生後官方實施輿論管控,除財新傳媒有少許採訪報道外,其餘的媒體都只能轉發新華社的通稿和照片。而曾經出現在網上的一些現場視頻和相片都被查刪。

有前線記者表示,今次起火的聚福緣公寓,是1座三層(包括地下室)樓房,並已改造為公寓,出租給附近服裝廠的工人。事發前,一共住著大約300戶。由於當地治安狀況不佳,樓房的門窗都裝上防盜網。而3個出口有1個鎖住,導致疏散緩慢造成重大傷亡。

1位知情人士認為,大火是涉及官方治理霧霾嚴禁民眾燃煤炭取暖的問題,強推煤改氣,但當地供暖部門至今未能解決燃氣管道問題。工人在用電取暖時,電路故障引發大火,而煤改氣是中央下令。

他說:因為那邊供暖煤改氣,知道吧?燒煤改成燒天然氣,導致有些地方管道沒鋪好,沒供上暖。沒供上暖呢,那裡的工人就自採暖,有可能是電暖氣,把這個線路老化過載、起火。有可能是這個原因,沒有辦法報,就為了治霧霾嘛,就把那些沒供暖的地方全部改成燃氣供暖,煤改氣,也是中央下的任務。

但當地官方至今沒有回應這個說法。

在大火後,北京市委書記指示,要排查隱患,並要進一步關閉村鎮工業大院。而長期關注事件的人士指出,意味著官方力推的驅逐北京低端人口的行動會再次加速。他說:你想那個三環路的房現在(月租)7、8千塊錢啊,誰租得起啊你想一想?所以公寓是他們唯一的選擇。就這樣的公寓,北京挺多的。這樣的事故事件發生以後啊,肯定給共產黨1個非常充足的藉口,對這種公寓下手。我覺得這個肯定會引來新的一輪的對這種公寓的查封啊。還是想把人趕走。

本台記者致電大興區政府,但有關人員拒絕接受採訪。大興位於北京市南部,有大量城中村和民間的工業大院,使當地成為服裝的生產和銷售的集散地之一。但因為缺乏基本保障,從業人員的生活條件差劣。2011年,當地曾發生類似大火,導致17名服裝廠工人死亡。

小學翻新後逾百學生不適 校長已被免職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student-11192017100347.html

浙江杭州1間小學近日有超過100名學生,出現頭暈、嘔吐、流鼻血和皮疹等症狀,有家長懷疑可能與學校在暑假期間的裝修有關,校方委託第三方作出檢測,報告指學校所有課室的檢測結果都合格,但多間辦公室的甲醛超標;小學校長現時已被免職。

大陸媒體周六(18日)報道,出事的義蓬第一小學位於杭州蕭山區,早前已有數名老師因身體不適請假,亦有不少家長來接孩子看病。

根據義蓬街道黨工委委員辦事處副主任指出,學校的裝修工程由6月份開始,主要是教學樓外牆髹漆,教室和辦公室裝修,並翻新運動場;工程8月底結束後校方曾邀請專家評估,結果是可以投入使用。

而浙江省教育廳的文件規定,新竣工經驗收合格的合成材料運動場地,需要2個月以上的空置時間。

但校方上月已開放運動場供學生體育訓練,而1位家長日前在微博表示,操場物料已全部剷除。

杭州英語培訓機構倒閉 200家長追討逾百萬學費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tutoring-11192017101040.html

內地很多家長望子成龍,都讓小孩參加補習班,浙江杭州「小紐約」英語培訓機構在毫無徵兆下近日倒閉,家長約140萬元人民幣學費未能追回,且揭發「小紐約」曾多次易手,由約200名家長組成的維權團合力討說法,已向警方及有關部門報案。

大陸媒體周六(18日)報道,有家長指因開辦「小紐約」的「新世界教育」課程質素不錯,花了約12,000萬元為孩子報讀學英語,課程到明年中才完成;但約1星期前,1位老師加到家長微信群,並告知「老闆周博資金鏈斷裂」,「小紐約」所有課程均停止,家長更發現「小紐約」多次易手,大為不滿。

內地傳媒報道,「新世界教育」去年5月成立「小紐約」,並委託「日櫻教育」管理;至今年5月「新世界教育」宣稱「戰略調整」,決定停止少兒英語項目,並將「小紐約」轉讓至「凡思教育」,及後「小紐約」先後被轉讓至「皓闊教育」、「弘美教育」,直到本月「弘美教育」因經營不善宣布停止營辦。

「弘美教育」負責人周博指自己並非騙子,當初看到「新世界教育」旗下「小紐約」因虧損想轉讓,先後委託「凡思教育」及「皓闊教育」代為收購;周博本身經營的另1間培訓機構亦出現經營困難,他在無可奈何才將「小紐約」關門。

他向家長表明目前沒能力退還學費,希望給他時間,願意作出補償。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