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17 唐荊陵住院半個多月獄中健康堪憂。海外中國基督徒籲釋放王炳章。關注劉飛躍、李昱函、丁德元、李學惠等案。盧廷閣開庭遭法警毆打。

著名政治犯唐荊陵10月份因中耳炎住院半個多月 獄中健康令人擔憂 [維權網] ht … 繼續閱讀 →...

著名政治犯唐荊陵10月份因中耳炎住院半個多月 獄中健康令人擔憂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11/10_17.html

著名政治犯唐荊陵10月份因中耳炎住院半個多月,其獄中健康令人擔憂。唐荊陵家屬通報了探望最新消息:「今天(11月16日)唐荊陵姐姐探監得知10月份唐荊陵因中耳炎住院半個多月,給家裡父親和姐姐寫的信不知何故一直未收到,姐姐通過監獄瞭解是由中山大學附屬醫院一位陳醫生會診,但未註明附屬哪個醫院,病歷無法複製。監獄和看守所關押引起多種疾病讓我們家屬擔心監獄條件引起唐荊陵及所有被關押人員身體和精神健康損害。」

王炳章新書 聖經博物館前發佈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us-wang-11172017141126.html

華盛頓的聖經博物館11月17日開幕,大陸在囚人士王炳章的家人與好友,為王炳章舉行新書發佈。王炳章的姐姐表示,是聖經與精神的修練,才使弟弟渡過15年的牢獄苦難。69歲的弟弟也想見證聖經博物館的開幕。王炳章的姐姐王金環週五來到華府,趁華府有新博物館落成、聖經博物館開幕,在門口為王炳章舉辦獄中祈禱與新書《神諭《聖經》憲法揭秘》發佈。王金環指,當局在判了王炳章無期徒刑後,弟弟一直被單獨關押。王炳章要求有一本聖經,經過長期的交涉和國際呼籲,弟弟得到了聖經及一些書刊,才熬過漫長永無止境的牢獄生活。王金環對本台說,王炳章新書的手稿由寄出的家書、字寫組成。新書由教會的弟兄姐妹用很大的精力加班加點印製出來。

王金環說︰王炳章通過對聖經的感悟,他想向在外面的朋友們表示,他原諒那些曾經傷害過他的人,包括那些特務,誘捕他,綁架他,詆毀他,攻擊他的那些人。王炳章先生也在獄中替他們祈禱。希望主耶穌能引導他們走向正路。

至於王炳章獄中身體狀況,王金環說,弟弟身體衰老得很快,侄女王天安、弟弟王炳武一直被大陸刁難,不獲發簽證;其他的家人最近可每月探望一次,每次探望時間都過得很快。

近年甚少在民運活動露面的嚴家其則激動地對本台說,今天來,就是希望我認識了快四十年的王滬寧能夠聽得到,王滬寧能夠直接對習近平講,能夠讓他(王炳章)在不遠的將來,在幾個月之後回到加拿大。回到他的親人身邊。

流亡海外中國基督徒和民運人士呼籲釋放王炳章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nu-11172017105243.html

在美國新修建的「聖經博物館」星期五開幕之際,華府地區一些中國基督徒和流亡海外的中國民運人士前來聚會,呼籲中國當局立即釋放被長期囚禁的民運人士王炳章。在美國首都華盛頓的聖經博物館於11月17日開幕之際,前來參加呼籲釋放王炳章的人士包括王炳章姐姐王金環,以及美國卡托研究所客座研究員夏業良、中國民主人士魏京生、89民運學生領袖王丹等。聚會者除了呼籲中國當局立即釋放王炳章以外,還推出了王炳章的新著《神諭聖經憲法揭秘》。

據介紹,身為基督徒的王炳章多年來在獄中努力研究《聖經》,力圖解析《聖經》與《易經》及中國歷史文化的玄機。他的夢想就是希望將他的研究成果《聖諭(聖經)憲法揭秘》一書,在聖經博物館開幕時公諸於眾。王炳章的新書力圖破解聖經、易經與憲政關係,力圖證明「聖經是正義與法制之源」。

今年是王炳章入獄單囚十五年週年。為此,他還準備了一篇《被綁架15週年的特別祈禱詞》。

美國卡托研究所客座研究員夏業良在聚會上講話時表示:「今天在聖經博物館開幕之日能為王炳章早日出獄進行呼籲非常激動。王炳章是海外民運第一人,也是我們第一歌鮮明的民主革命的旗幟。他為理念而被中共判處了無期徒刑,而在獄中這15年來他也一直很堅定。因此所有在海外的民主人士、中國的異議人士和為中國民主自由而奮鬥的人,都把王炳章看作是一個鮮明的旗幟。」

中國民主人士魏京生表示:「王炳章到現在還被關在監獄裡令人非常遺憾,他現在歲數也很大了,而且他所在監獄的條件非常的差。他已經遭受了很大的折磨,據說現在身體非常不好。我們一定要進一步的呼籲,並想辦法獲取他早日出獄。」

89民運學生領袖王丹講話時表示:「我們選在聖經博物館開幕這一天來介紹王炳章先生的書,是因為他在監獄裡以堅定的意志完成了這本書。我們希望全世界基督徒能夠感受到他在監獄中的受難,希望更多的基督徒為王炳章獲得自由進行呼籲。」

據介紹,現年70歲的王炳章出身於中國河北省。1979年,他留學加拿大麥吉爾大學醫學院攻讀博士學位。1982年,他獲得該大學醫學哲學博士學位,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後公費留學生在北美獲得博士學位的第一人。

同年,王炳章創辦海外民運刊物《中國之春》。1983年,王炳章創建海外第一個民運組織「中國民主團結聯盟」,並相繼擔任第一和第二屆主席。1989年2月,他潛入中國大陸推動籌組民主活動,但兩週後被中國當局逮捕並驅逐出境。

2002年6月27日,王炳章在越南邊境附近被綁架到一艘駛往中國的船隻上,並在駛入中國領土之際被公安逮捕。2003年2月,廣東省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以「為台灣從事間諜活動」和「在泰國領導恐怖組織」的罪名判處王炳章無期徒刑。

泰國皇家警察署2012年出函證明,王炳章從未在泰國從事過恐怖活動;2013年,台灣立法委員田秋瑾向中華民國國家安全局質詢此事,國安局公開表示,該局從未讓王炳章從事過情報活動。

王炳章目前正在廣東省韶關監獄服刑,一直都被單獨關押,迄今為止已中風多次。

民生觀察創始人劉飛躍被抓捕一週年 其妻子撰文感謝關注劉飛躍的朋友 [權利運動]

https://www.hrcchina.org/2017/11/blog-post_82.html

2017年11月17日,是民生觀察工作室創始人劉飛躍先生在湖北隨州家中被警察帶走一週年的日子,劉飛躍於2016年11月17日在家中被隨州警方帶走,隨後被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刑事拘留,2016年12月23日被隨州市公安局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批捕,被羈押在隨州市看守所已經整整一年。其妻子在這天思念夫君,感概萬千,特別撰文感謝在她困難時仍然給予幫助並關注劉飛躍的朋友。以下是劉飛躍妻子撰文:

時光流逝了一年,感謝關注劉飛躍的朋友

又是一年初冬時,季節變換了冷暖。天依舊下著雨,聽雨滴打在玻璃窗上,淒冷的雨便滲透心間,幾絲淒涼、諸多感慨湧上心頭。清晰記得,去年這一天這個點的我是多麼的無助,那一遍又一遍催命的電話鈴聲依舊回想在耳邊……至今想起還是不寒而慄,今天的我盡力地安頓好自己的靈魂,躲避著風雨流離,經營好孩子,經營好自己,經營好我這個家!等待他的歸來!在這薄涼的季節,我渴望能牽起他的手,一路同行。

我是不幸的,完整而又幸福的家變得殘缺,整整一年家裡再也沒有他的身影,還記得他剛離家時,我到家的第一件事總是向他經常坐的地方張望(這是多年養成的習慣),然而他的影子再也沒有像平時那樣出現在我的視線裡,每每這時總有幾多悲涼劃過心間,淒神寒骨。

然而我又是幸運的,遇上了很多熟悉和陌生的朋友,像歐彪峰、石玉林、丁靈傑、劉巍、高健、丁家喜,以及文東海、燕薪兩位辯護律師,還有很多打來電話關心或到達隨州來看我的不記得名字的朋友,每當聽到你們貼心的話便會熨燙著心靈,讓我冰涼的心頓覺湧上絲絲暖意,在此向你們發自肺腑的真誠地道聲「謝謝」!是你們的安慰鼓勵讓我熬過了這一年,今後無論怎樣,你們將永遠留在我的記憶裡,你們就是我生命中的貴人!我記住了你們的善良大義!或許生命中值得反覆讀的人不多,值得一生去讀的人更是少之又少。我跋山涉水一意孤行,只為與你們不早不晚地遇見。

真的很感謝這一路的遇見,讓我在風雨中礪煉!一路走來,對人情冷暖,也越發學會珍惜了……

有些人見與不見,都在心裡;有些情念與不念,都是溫暖。

劉飛躍妻子  2017年11月17日

「709案」代理律師李昱函已被正式批捕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11/709_17.html

「709案」代理律師李昱函已經於11月15日被瀋陽市和平區檢察院正式批捕,罪名是涉嫌尋釁滋事罪,目前被羈押在瀋陽市第一看守所。家屬已經收到了逮捕通知書。

據悉,李昱函律師在2017年10月9日被抓捕的。當天,她向弟弟發短信,說自己被瀋陽市公安局和平分局警察帶走。之後便下落不明。因失蹤多日,李昱函的家屬打電話給瀋陽信訪以尋找李律師的下落,工作人員隨後告知一位刑偵大隊劉姓警官的電話。該劉姓警官稱:李律師在裡面(看守所)寫了一份委託書,委託書現在在他手裡。律師經幾次努力才得以會見,李昱函控告遭到虐待。

李昱函,60歲,現北京執業律師,1990年考取律師資格,1991年開始在遼寧執業。2009年為逃避公安迫害從遼寧逃到北京,目前於北京市敦信律師事務個人所執業。李昱函患有心臟疾病,並曾多次受到公安的酷刑對待。

「他們剝光了我的衣服」——一名女人權律師在中國被秘密關押的遭遇 [博談網]

http://www.chinaaid.net/2017/11/blog-post_55.html

(博談網記者鄭皓然編譯報導)據《石英》(Quartz)11月15日報導,大約兩年半以前,中國當局對維權律師和維權人士進行了前所未有的鎮壓,單單是2015年7月9日那個週末,全國各地就有150多人被傳喚,盤問或逮捕。

臭名昭著的‌‌‌‌「709‌‌‌‌」(7月9日)鎮壓是中國人權最黑暗的時刻之一。根據駐香港的‌‌‌‌「中國人權律師關注組織‌‌‌‌」數據,截至今年10月,至少有321名律師、維權人士及其親屬成為這次全國性打壓的受害者,目前許多人仍在服刑、或被軟禁、或監視居住。

北京律師王宇是中國維權活動的領軍人物,她捍衛中國的女權主義者和弱勢群體的權利,在709鎮壓中被捕。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關押了一年,並於2016年8月保釋,隨後被迫在多家官媒公開懺悔–這是中共經常使用的一個抹黑對其批評者的伎倆。同月,‌‌‌‌「美國律師協會‌‌‌‌」(American Bar Association )向其頒發了該協會史上首個‌‌‌‌「國際人權獎‌‌‌‌」,王宇不能前往領獎。之後,王宇一直被軟禁在內蒙古,直到今年八月才與丈夫和兒子回到北京。

本週,王宇被關押頭幾個月(從2015年7月到9月)的消息,在一本名為‌‌‌‌「被消失人民共和國:中國強制失蹤制度的故事‌‌‌‌」‌‌{The People’s Republic of the Disappeared:Stories From Inside China‌『s System for Enforced Disappearances‌}的書中被披露了出來。該書是由中國‌‌‌‌「黑監獄‌‌‌‌」各種受害者所撰寫的文集,包括律師和異見人士。‌‌‌‌「中國變革‌‌‌‌」網站(China Change website)上發表了王宇故事的摘錄,講述了她所遭受的酷刑和虐待的故事。

根據王宇的丈夫在社交媒體的發帖,就在她的故事出版的幾乎同時,王的18歲的兒子再次被以國家安全為由禁止離開中國。

破門而入和綁架

在2015年7月9日凌晨4點左右,十幾個警察破門而入,闖進了王宇在北京的公寓,她被戴上手銬,被迫戴上黑頭罩,然後被拖進一輛面包車。王被轉移到一個秘密拘留中心,後來她才知道是在北京郊區的一個軍事基地內:

‌‌‌‌「後來,我感到我的頭罩更緊了。我喊道:‌「我要窒息了。給我點空氣!‌‌‌‌」身邊的一個女人調整了一下頭罩,我可以從(頭罩)邊上看到一小片天空,天正在放亮。‌‌‌‌」

被剝光衣服

在被關押的第一個月,王宇被關在有10個單人床的牢房裡,白天被迫呆在一個40釐米見方的方框裡。頭幾天,她被戴上了鐵銬和腳鐐,晚上則被綁在審訊椅子上不讓睡覺。不過,王宇寫道,她受到的‌‌‌‌「最殘忍的折磨‌‌‌‌」,則是在進牢房的第一天,在監視攝像頭面前被女警強迫剝光衣服: ‌‌‌‌「我給告知脫下所有衣服,站在屋子中間檢查,並讓我轉動身體三次。我沒有服從這個侮辱性的命令。但是那些年輕女警們根本不管。

她們衝過來,把我推倒在地,並剝光了我的衣服。我哭著,請求她們(不要這樣)。他們為什麼要這麼侮辱我?他們為什麼沒有同情心?他們為什麼要對像我一樣的弱女子這麼暴力?‌‌‌‌」

用兒子做要挾

她寫道,審訊人員經常用王宇的兒子做威脅,讓她開口。王宇對這種伎倆感到憤怒和沮喪,她寫道: ‌‌‌‌「大概因為他是我至親的人,我無法掩飾對他的擔憂。這洩漏給了他們一個可以利用的弱點。從第五天晚上那一刻開始,在之後的一年時間裡,他們經常提到我的兒子(相要挾)。在一年之後終於回到家的時候,我才知道他被軟禁了,被禁止出國留學,每天都有十幾個人監視他。

他年紀還那麼小。只有16歲,也成了這個政權的受害者。我的心碎了。一個用兒子來要挾其母親的政權無恥到了極點。‌‌‌‌」

後記

王宇很多次都想把她受到的關押和折磨寫出來,但是她感到那段經歷不堪回首。最終,她強迫自己去做,她寫道,否則‌‌‌‌」最終會漸漸淡忘。‌‌‌‌「她說,但是在將這些往事訴諸文字的過程中,她幾乎崩潰了: ‌‌‌‌「重溫這些經歷的時候比真正經歷那些事的時候還要艱難。我不知道為什麼。當我遭遇這些事情當時,我並不感到害怕。為了面對那一切,有時候甚至採取了‌‌‌‌「玩‌‌‌‌」的心態。在與劫持者和審訊者‌‌‌‌「鬥智鬥勇‌‌‌‌」的過程幾近有趣。但是,當我現在回想這些經歷時,我無法想像如何應對。有時候,假如想像一下如果這樣的事情再發生一次,我問自己:我還能應對嗎?或許,這就是‌‌‌‌「繼發性創傷‌‌‌‌」的含義吧。‌‌‌」

閱讀原文:They stripped me:A human rights lawyer on her year of secret detention in China

陳光誠呼籲關注中國監獄強迫勞動和販賣犯人問題[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l-11172017105120.html

流亡美國的中國人權活動人士陳光誠日前在英國出席國際反奴役販賣人口會議。他呼籲公眾關注中國監獄系統普遍存在的強迫勞動和販賣犯人問題。關注全球奴役和販賣人口問題的湯森路透基金會年度信託會議(Thomson Reuters Foundation’s annual Trust Conference)11月15日-16日在英國倫敦召開,流亡美國的中國人權活動人士陳光誠出席了該會,並發表演說,呼籲公眾關注中國的強迫墮胎、監獄系統普遍存在的強迫勞動和販賣犯人問題。

本台記者11月17日就此採訪了剛剛回到美國的陳光誠。陳光誠說,他在中國監獄和看守所期間,發現囚犯被強迫勞動,每天長達16小時,生產包括聖誕節用的綵燈、牛奶盒、塑料花、一次性餐筷等用品,有的還要生產消防車,產品銷往國內外市場。還有的監獄讓犯人挖煤。他說:「從外面看不出來,監獄裡邊一般分為兩個大區:生活區和廠區。生活區主要是犯人生活的地方,也是干很多活的地方,像包筷子、包手套、生產紡織品、織毛衣、制裙子,這些都是出口到西方的。這些都在生活區做。稍微需要場地的,比如冶煉,那就必須到廠區。像生產消防車、冶煉,一般是重刑犯人在廠區做。還有的監獄劃分為地下和地上兩個區,比如微山湖監獄,主要在地下生產,犯人在那兒的主要任務是挖煤,它的廠區就是在礦裡。」

陳光誠表示,如果犯人完不成分到的活兒,就會遭到獄方的懲罰,「完不成,如果比較輕的,就不給你飯吃。比較嚴重的,罰出去跑步,比如讓你連續跑10個小時。再嚴重的,就按消極怠工處理,直接可以送集訓隊。集訓隊是監獄裡特有的一個地方,被監獄裡的犯人稱為『監獄裡的集中營』。送到那,真就到了人間地獄了。」

陳光誠說,中國監獄系統還普遍存在著買賣犯人的現象。他在山東臨沂監獄服刑期間,臨沂監獄每年要賣好幾次犯人,一年要賣300-500名犯人到微山湖監獄去挖煤,「微山湖監獄需要大量的犯人到地下去給他挖煤,挖得越多,獄方的收入就越高,監獄的獄警和領導們會拿很多很多錢,非常非常富有。所以他們就會買大量的犯人去那邊挖煤。」

陳光誠舉例說,2008年7月,有一名原籍東北的犯人,早上吃飯的時候,突然被獄警點名出列,回到房間,被別的犯人看起來,才知道自己要被「轉監」到微山湖監獄。當天獄方派了好多犯人和獄警,嚴密看管被賣到微山湖監獄的犯人,不讓他們上廁所,也不讓他們睡覺。第二天一早,這些被賣的犯人由獄警和武警押往微山湖監獄。

陳光誠說,因為挖煤辛苦、危險又容易造成肺病,很多犯人不願挖煤,但也有犯人為轉到微山湖監獄挖煤而高興。因為當時臨沂監獄的犯人幹一個月的活,只能從獄方領到3塊5毛4分,獄方的免費飯菜吃不飽,幹活領到的錢也不足以加餐。而當時微山湖監獄的犯人能吃飽飯,每月挖煤還能領到30-80元。

現年46歲的中國盲人維權人士陳光誠,曾於2006年到2010年被關押在山東省沂南看守所和臨沂監獄,2012年他在友人協助下逃離軟禁,進入美國駐北京使館,後來到美國。目前陳光誠是美國智庫威瑟斯彭研究所(Witherspoon Institute)資深研究員。

上海人權捍衛者丁德元被搆陷「妨礙公務罪」案通報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11/blog-post_87.html

昨天,上海律和理律師事務所戴佩清律師又到上海市浦東新區看守所會見了被搆陷「妨礙公務罪」的上海人權捍衛者丁德元【中國政治犯關注(CPPC編號:00601)】。丁德元案曾經在2017年6月6日上午10:55分(原定10:30分)在上海市浦東新區法院惠南法庭開庭,當時在100多位公民旁聽見證下,公訴人問丁德元:「2016年10月24日你拿刀出去,使民警「輕微傷」認可嗎?」丁德元當庭怒責公訴人:「我為什麼要拿刀出去?起訴書上寫被告人丁德元拿刀出去,你們調查過沒有?我為什麼要拿刀出去?」審判長無法繼續開庭就立即宣佈庭審到此結束。丁德元被搆陷「妨礙公務罪」坐牢已一年多,將於2017年11月24日上午9:30分在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第二法庭繼續開庭(地址:上海市浦東新區丁香路611號。交通路線:地鐵2號線上海科技館站下2號或7號出口,或乘公交車815路到丁香路/合歡路站下)。

戴律師表示很失望,與上次開庭等到現在5個多月的結果竟然被剝奪了律師複製證據的權利。基督徒戴佩清律師向天父禱告:「我們都是可憐的孩子,要仰望父恩。願主預備,賜我智慧、勇氣和平安。奉主名求,阿門」。

近日,上海公民又上街舉牌聲援:「丁德元無罪」、「強烈抗議迫害丁德元」、「我們和丁德元站在一起」。

丁德元被搆陷入獄後,社會上已經覺醒或正在覺醒的公民紛紛以捐款的方式聲援丁援元。「丁德元關注組」近日收到旅日僑胞陳偉華人民幣50元(陳偉華是被上海當局打死至今10年零4個月17天仍無結果的陳小明的胞妹),現共計10567元,上次到浦東新區看守所在丁德元賬戶上存入3000元,目前「丁德元關注組」保留餘額7567元。等待丁德元光榮坐牢凱旋歸來的那一天向丁德元如數交賬。

據瞭解:丁德元年輕時在單位裡有突出貢獻而獲獎,上海市政府當時的政策是給該獎的獲得者一套房子。但是,獲獎者丁德元因未獲得房子,引發上訪,多次詢問市政府信訪接待員:「市政府有沒有這個政策?請給我一個說法」市政府信訪接待員無言以對。丁德元多次給市政府及中央各有關部門領導寄信,信件有去無回。多年來多次往返於上海和北京討說法無果。多年前在上海市政府上訪維權,被人民廣場派出所警察警號017299暴力毆打,造成兩根肋骨骨折(有X光片和診斷結論);並被前後兩次行政拘留,每逢黨國有什麼重大會議和活動,丁德元必遭監控、綁架、關黑監。

丁德元對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意識強烈,從不迴避政治問題。多年來,他自由寫作了幾十萬字的帖文,在博客和微信群等處廣為傳播。帖文對極權專制制度多有撻伐,不少篇章可以說入木三分。丁德元是從訪民群體中走出的意志堅定、認識清晰的反專制鬥士。丁德元的家成為上海同城聚餐的固定點以及外地朋友的留宿地,當局多次威脅和阻撓,丁德元立場堅定不動搖。

2016年10月24日是中共的十八屆六中全會開幕日,丁德元欲去市區把新華保險的一筆一萬多元的保費要辦理退保手續領回。穩控丁德元的10多人認為丁德元要去北京上訪,為了達到阻止其去北京上訪的目的,一名穿制服的黨國警察第一個施暴攔截,丁德元在正當防衛時,該警察受傷,經鑑定為「輕微傷」。按法律規定,「輕微傷」不構成刑事犯罪,沒有刑事責任。但丁德元仍被權大於法的黨國公檢法聯手迫害。

2016年11月7日,丁德元被上海市浦東新區檢察院張江地區檢察院批捕,隨後被上海市公安局浦東分局執行逮捕。之後,丁德元案被上海市浦東新區檢察院張江地區檢察院退回上海市浦東公安分局補充偵查。公檢部門企圖設想把在上海民運圈和訪民圈德高望重的丁德元通過「精神病鑑定」送進精神病醫院非法關押,剝奪其人身自由。後來公檢部門仍給丁德元做了精神病鑑定,經鑑定結論為正常。丁德元本身就沒有精神病,把正常人當作精神病人做精神病鑑定,這是極其惡劣的侵犯人權事件,這是對丁德元人格極大的侮辱。

北京獄中維權人士李學惠在石景山看守所獲見律師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11/blog-post_97.html

今天下午,人權律師馬鋼權律師到北京市石景山看守所順利會見了北京維權人士李學惠。據李學惠述說:2017年9月20日凌晨兩點,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區分局和八角派出所的民警一起到楊莊中區11號樓住處,向他出示了傳喚證、搜查證,從他家搜走並扣押了一部攝像機、一部照相機、一部平板電腦、一部筆記本電腦、一個光盤、一個移動硬盤、一個4T的大硬盤、三部手機,然後讓李學惠在扣押清單上籤了字。隨後,公安機關把李學惠帶到石景山區公安分局執法辦案中心進行訊問。當天中午,公安機關宣佈對李學惠刑事拘留,之後將其羈押於石景山區看守所。

10月19日,石景山區公安分局宣佈對李學惠執行逮捕。自從被羈押後,公安機關前後約提審了李學惠十多次。主要圍繞著王秀英老太太「敲鐘」的行為藝術視頻和「我燒黨旗為上訪」的文章是誰策劃並上傳到網上一事。李學惠承認此事是自己策劃的,並且一對一發給網友的,但自己並沒有直接上傳發佈到朋友圈和微信圈。對此,李學惠堅信自己只是表達一種行為藝術,不構成尋釁滋事罪。李學惠托代理律師傳話,感謝大家對他關心和關注!

李學惠表示特別感謝馬鋼權律師的鼎力相助!

黎雄兵:盧廷閣律師在法院開庭遭法警毆打入院救治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11/blog-post_43.html

2017年11月17日上午,盧廷閣、熊東梅、黎雄兵律師在(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會理縣法院開庭,法官邱雲要求律師將電腦、公文包等交給法警,不得帶入法庭。因律師的開庭文件、案卷均存放在計算機中,無法履行辯護職責,律師不同意將計算機交給法警,邱雲法官隨即宣佈取消開庭,合議庭法官、公訴人均離開法庭。隨後,三律師下樓離開法院。法警藉口律師走得慢,於是推搡黎律師,盧律師提出抗議要求法警文明履職並試圖拍攝法警的推撞行為,隨即被法警拖入辦公室,並遭到法警毆打。至中午12:30分,盧律師被法警送醫院檢查救治,目前仍無法取得聯繫。

目睹盧律師的遭遇,熊律師、黎律師向審判長楊繼雲、審判員邱雲提出抗議,要求制止糾正法警粗暴違法侵害律師權益的行為。邱雲法官惱羞成怒:「你們等閒著!一個一個來!⋯⋯」隨即,熊律師、黎律師被法警帶入辦公室,被強制搜查,扣押了辦公計算機、手機和U盤等所有隨身電子設備,黎律師公文包內的司法文書、法律法規等文件數據,均被扣押。

17:00,法警隊負責人葉隊長告知律師,扣押的計算機電子物品已送公安局網監部門鑑定,法院和公安部門將依據檢查鑑定結論,對律師採取進一步措施。

依法治國司法公正是基本原則,國家多次強調重申保障律師職業權利。希望大家密切關注會理縣正在發生的這起律師權益事件,關注辯護律師的執業安全和人身安全。

會理縣法院電話:+86-0834-5622562

黎雄兵 2017年11月17日17時

律師成高危行業 盧廷閣辦案遭法警圍毆受傷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lawyer-11172017083459.html

三位維權律師於周五(17日),在四川省會理縣代理一宗案件時,遭到法警的粗暴對待,其中盧廷閣被打傷送院,其餘兩位律師也遭扣查手機等隨身物品。外界及後無法與三位律師取得聯繫。網上紛紛譴責法警的野蠻行為。

本台記者在獲悉盧廷閣、熊東梅、黎雄兵三位律師,周五(17日)在四川辦案時遇到法警野蠻執法消息後,多次致電卻沒有人接聽電話。

首先把事件對外發佈的維權律師梁小軍向本台反映,熊東梅和黎雄兵在下午透過別人的手機聯絡上他,交代了在辦案時遭到法警的野蠻對待,並告之盧廷閣律師被送往醫院救治。可是及後他便無法再與對方取得聯繫,因而無法了解最新情況。

梁小軍說︰找不到他們,因為他們的手機和電腦全被沒收。盧廷閣律師可能還在醫院,大家都聯繫不上他們了。因是法警直接把盧廷閣律師送到醫院去,大家都比較擔心這一點,都不知道他的身體狀況怎麼樣。

世維大會就熱比婭親屬在新疆受迫害發表聲明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nu-11162017110115.html

一家在海外的維吾爾人組織星期四發表聲明表示,維吾爾人領袖熱比婭-卡德爾女士在新疆的近30名親屬近來受到中國當局的逮捕、拘留等。一些親屬目前下落不明。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11月16日發表聲明透露,根據該組織從維吾爾人領袖熱比婭-卡德爾女士直接獲得的信息,她在新疆的包括子女、兄弟姊妹、孫子孫女及其他近30名親屬,近期陸續遭受中國政府的殘酷迫害,包括被捕、拘留及被當局不明原因地帶走。其中一些人目前下落不明。

聲明說,此消息已引起國際媒體和人權團體的廣泛關注。世維會及多個歐洲人權團體都積極向中國國內有關方面進行查詢,但由於中國政府對信息的封鎖、當事人又無法聯繫,世維會沒能獲得有關的準確信息。世維會擔心,這些人可能在遭受酷刑和虐待。

熱比婭-卡德爾本人在美國國會10月26日舉行的一個有關聽證會上也曾就自己親屬在新疆的境遇作了證。「我兩天前聽說我的孩子們都被捉去了。我在新疆有5個孩子,他們這十幾年來一直在遭受中國當局的監控或監禁等,而最近我的孩子們都被抓去了。」

世維會的聲明說,自熱比婭-卡德爾女士2005年以保外就醫名義獲釋並流亡到美國以來,她的兒子阿里木-阿不都熱依木(Alim Abdyrayim)和阿不力克木-阿不都熱依木(Ablikim Abbdyrayim),都曾被中國政府以「涉嫌暴力抗法罪」刑事拘留;女兒茹仙古麗-阿不都熱依木 (Roshan Abdyrayim)也被置於監視居住。中國政府還曾以「漏稅」罪名關押阿里木,並對熱比婭女士的另一個兒子卡哈爾-阿不都熱依木(Kahar Abdyrayim )進行罰款。

聲明說,世維會呼籲歐盟以及歐洲各國政府負責人權事務的部門、外交部門,都關注熱比婭女士親屬所遭受的迫害急劇升級狀況。聲明還說,世維會嚴厲譴責中國政府對熱比婭女士親屬的迫害,要求中國政府具體明確地公佈真實情況,並立即釋放被關押的所有熱比婭親屬。與此同時,世維會要求中國當局允許熱比婭女士的所有親屬能與外界自由聯繫和通話。

據路透社11月14日的有關報導,國際人權組織「國際特赦」當天就中國當局近期來在新疆拘禁了熱比婭-卡德爾女士大約30名親屬發表了聲明。報導說,路透社無法獨立地核實國際特赦的有關信息,因為新疆目前處在當局的嚴密安全管制之下,因此在新疆做獨立報導非常困難。新疆政府宣傳部的一位官員拒絕置評,並說她沒有聽到此類報導。

熱比婭-卡德爾在新疆曾是一位政治犯。她於1999年被指控對外洩露國家機密,後來以保外就醫的名義獲釋並流亡到美國。她曾一度擔任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的主席。

世維會發言人迪裡夏提就熱比婭多名親屬被當局抓去一事表示:「我在此想呼籲國際社會,對中國政府施加真正的壓力,不僅僅是發表聲明,而是採取緊急措施,迫使中國政府提供明確的信息,並允許熱比婭的親屬與外界聯繫和通話。」

「國際特赦」在一份電子郵件聲明中表示,目前尚不清楚熱比婭女士的親人何時被當局帶走,但估計他們被監禁在類似「勞教所」的地方,並可能遭受刑訊逼供。

達賴喇嘛:只要中方同意就回西藏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dz-11172017112804.html

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星期五從達蘭薩拉啟程赴新德里和印度東部訪問,離開前在機場特別接見來自境內藏地的數十名朝佛藏人,並表示只要中國政府同意,就立馬回到西藏。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星期五(11月17日)從居住地印度喜馬偕爾邦達蘭薩拉啟程,將應邀對印度首都新德里、東部奧裡薩邦和西孟加拉邦展開為期一週的訪問。

在抵達達蘭薩拉附近的嘎戈機場時,達賴喇嘛特別接見來自境內藏地的約四十名朝佛藏人時,向他們表達了問候,還一一對他們進行摸頂加持,詢問他們的家鄉在哪裡。

當時這批境內藏人都哭著祈求達賴喇嘛返回西藏,還轉達家鄉藏人對他的思念。達賴喇嘛動容地安撫他們,並表示:「我永不會忘記你們,只要中國政府同意,我就立馬回到西藏。」根據藏人行政中央網站消息,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將於星期六(18日)在新德里薩爾萬公立學校(Salwan Public School)向數千師生以主題「普世責任與道德價值」發表演說,星期天(19日)將在微笑基金會(Smile Foundation)發表演說。

下星期二(21日),達賴喇嘛將從新德里乘機前往印度東部奧裡薩邦首府布巴尼斯瓦爾市(Bhubaneswar)展開訪問,在設於當地的卡林噶社會科學研究院(Kalinga Institute of Social Science)向上萬名師生發表演說。

十九大後廣東繼續驅趕騷擾維權人士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2-11172017105533.html

中共十九大後廣東當局繼續驅趕、騷擾維權人士。來自深圳和山東的維權人士王應國及辛巴日前前往廣州參加一個喪禮,但在一酒店住宿時被警方深夜騷擾,意圖讓他們儘早離開廣州。此外,原籍河南的維權人士賈榀在回到東莞後不久,再次被當地警方遣返回河南。

廣州維權人士梁頌基的母親近日逝世,來自各地的公民於11月16日前往廣州為老人送行。當晚,參與告別儀式的維權人士王應國及網民辛巴在廣州一家酒店內住宿時,被當地警方騷擾。

王應國告訴記者,警方騷擾他們的時間是17日凌晨12點至1點,目的是為了讓他們儘早離開廣州:「我們昨天晚上11點多才進酒店,12點多他就敲門,我說大半夜敲什麼門,就沒理他們。他們說是警察,蓮花派出所的,最後他說例行公事,(我們)也沒理他,他就強行把門打開,查身份證。辛巴就跟他們周旋了一下。」

湖南桃江72名學生染肺結核 校方隱瞞疫情應付高考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huanjing/ql2-11172017105433.html

湖南省益陽市桃江縣第四中學爆發肺結核疫情已持續兩個月。有大陸媒體報導,該校感染肺結核者已達72人。當局不許校方公佈患者人數。有學生家長批評當局不負責任,導致感染者劇增一倍多。有家長到省縣政府請願,被阻撓並被禁止進京上訪。

湖南省桃江縣第四中學出現群發性肺結核感染疫情。該縣疾控中心稱,通過篩查共發現30多例疑似病例,其中20多例最終被確診。桃江四中校長楊宇及涉事班主任接受大陸媒體採訪時,均聲稱是學生故意隱瞞病情,事前並不知道。據大陸媒體報導,這次肺結核病的源頭懷疑是該校364班的一名學生,其今年1月就已被確診患病,但一直帶病堅持上學,其後陸續有其他學生休學請假。直至8月份疫情爆發。

湖南中學爆發肺結核疫情 專家指是人為錯失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disease-11172017085930.html

有學界人士批評,湖南省桃江縣中學爆發肺結核疫情,是學校沒做好預防工作,兼且隱瞞疫情,導致疫情失控。湖北省教師姚立法指出,肺結核疫情爆發地點在桃江縣,當地是一個鄉鎮,他認為學校的衛生、通風方面肯定有問題,大部分農村學校,學生都是住校,宿舍及食堂都有衛生消毒的問題。另外,一般高中班學生很多,環境較為擠迫,容易傳染疾病。

此外,學校還有體檢的問題,一般鄉鎮學校都沒有進行每年定期的學生體檢,該學校肯定沒做好預防工作,校長及教師對家長亦隱瞞疫情,這是不該做的事情。他又指,據了解,學校本身沒有傳染病指引,或要求學生報告傳染病。很多農村學校沒有駐校醫生,家長一般知識水平不高,不懂處理,他認為學校要學生定期認真做體檢,才能及時發現,再配合足夠的預防措施。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