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12 香港《亞洲財經》社長郭辛在大陸被禁止出境後再度失聯。明經國案將開庭,謝長楨已被逮捕。馮小妹在京維權被帶回刑拘。關注人權律師被打壓。

香港《亞洲財經》社長郭辛在大陸被禁止出境後再度失聯 [維權網] http://w … 繼續閱讀 →...

香港《亞洲財經》社長郭辛在大陸被禁止出境後再度失聯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11/blog-post_39.html

2017年11月12日,本網獲悉:香港《亞洲財經》社長郭辛在大陸被禁止出境後再度失聯,目前生死不明。郭辛,香港人曾經是《亞洲財經》雜誌的社長,在2016年被騙回大陸後遭限制出境。在大陸被限制出境期間,郭辛調查湖南省基礎建設投資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彭旭峰外逃事件,及其彭旭峰和現任河南省省長陳潤兒之間的關係。在2017年3月曾經被非法拘禁5天。後郭辛在中共十九大前再次失去聯絡,知道現在仍然沒有任何消息,律師也無法跟進。

以下是郭辛好友提供郭辛失蹤案的背景材料:(以下說法仍有待證實)

2017年3月25日,湖南省基礎建設投資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彭旭峰從長沙經上海逃往美國。通常情況下,國企老總的護照必須上交,出國必須經過審批。彭旭峰在大筆轉移資金一億五千萬(可查證),妻兒全部移民後仍然可以拿到護照經由上海直接飛往美國,他的護照由誰提供?美國簽證又是如何得到?

在調查彭外逃事件的過程中,香港《亞洲財經》社長郭辛發現一個戲劇性的重大線索──彭旭峰與海外情報機構有聯繫,後證實彭為海外情報機構人員。其後郭又發現彭旭峰與現河南省長陳潤兒有密切聯繫,陳潤兒曾經歷任長沙市委書記和黑龍江省委副書記。據法媒報導,彭旭峰與陳潤兒的妻弟、現任湖南省檢察院政治部副主任彭志敏不僅是親戚關係,更是利益共同體,故此,彭志敏為彭旭峰的成功出逃提供了必要的幫助,並協助彭旭峰先後向境外轉移了一億五千萬美元贓款,其中有一億美元是為陳潤兒代持。

陳潤兒發現郭辛在調查此事後,狗急跳牆,為了保住自己的秘密,動用曾經主持工作的行政系統,採取誘騙綁架等非法手段,將港人郭辛從香港騙回大陸並以調查案件為由,扣押其證件,限制其離開大陸。

而具體實施者正是陳潤兒的妻弟、現湖南省檢察院政治部副主任彭志敏。據查,自2010年起,已有多家媒體報導,陳彭構成集團,相互勾結,保護彼此,採取各種手段,對報導者進行報復和打壓。郭辛掌握了大量陳彭集團相互勾結的證據,向有關部門反應,遭到了陳的多次迫害。

在2017年3月1日,郭辛曾被長沙市檢察院誘騙到長沙,限制其自由,而在長沙訊問他的卻是黑龍江省公安廳副廳長孫耀武等7人。非法拘禁5天后,郭被釋放,雖然不能離開大陸,但是可以有行動的自由。其後在和多位朋友的聊天中,他自己曾講述了部分被關押和調查的過程,並提到詢問者曾經透露自2014年底,時任黑龍江省委副書記的陳潤兒批示黑龍江省公安廳在香港秘密跟蹤郭辛,監視其起居行事,長達三年之久。

繼3月的綁架後,9月12日郭辛再次失蹤,多位朋友表示無法聯絡到他,直至今日,長沙市檢察院以郭案尚在調查期間為由,不允許郭與律師及家屬見面,也不透露郭辛的去向和被何部門調查。

自2016年11月15日起,香港永久居民郭辛被長沙市檢查院扣留回鄉證等,至今已接近一年,長沙市檢查院一直在尋找罪名起訴郭辛,但是難以找到他的違法證據。最近有消息稱,陳彭集團正在考慮編造一個「洗錢」的罪名來搆陷郭辛。

江西明經國案將開庭 案件令官方調整強拆方式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trial-11122017093039.html

江西贛州老村民明經國抗拆殺官案,將於周四(16日)在贛州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起訴罪名依然是故意殺人。不過在案件發生後,當地官方已調整強拆方式,並補償給被拆戶以減低壓力。明經國的兒子明幫偉周日(12日)對本台記者表示,已經收到贛州中院將於本月16日開庭的通知,而罪名沒有改變,仍然是故意殺人。案件原本在上月31日一審,但因為律師申請改期而到了現在。目前並沒聽說父親有被虐待,但除了律師會見,家人一直沒能會見。

明幫偉說:他是11月16號一審開庭,前天(周五)律師收到(通知)的。當時(原定)開庭的時間,因為那個時候律師臨時有事,律師申請到了現在;一直是那個檢察院指控的那個故意殺人罪。現在因為我們一直見不到,不知道他是甚麼情況。律師見過,他們都是會見了好幾次,然後這次開庭之前,明天或者後天嘛,律師就會過來會見。至於虐待之類的,之前在看守所律師會見的時候好像說沒有,最近不知道受到(虐待)沒有。

明幫偉透露,案發後他們受到官方的壓力,但現在官方沒有騷擾家人。而強拆的房子目前還在,但他認為官方會有別的方式來拆房。

明幫偉說:事發那個時候(騷擾)就有,最近沒有。因為我們現在事情還沒有完,目前沒有接到通知,沒有說一定要拆。他們會採取其他的措施,採用另外的方式搞甚麼東西,就要把你的老房子給拆掉。明幫偉指出,當地村民比較同情他父親的遭遇。官方則採取上門施加壓力,不讓村民就事件說話。

本台記者致電明經國的代表律師劉文華,但他表示不方便接受外媒的採訪。

劉文華說:你是哪裡的記者啊?不接受外媒的採訪,不好意思,因為你知道不太方便。謝謝關注。

據當地村民透露,明經國抗拆殺死帶隊強拆的十八塘副鄉長卓宇之後,當地政府力推的拆除「空心房」運動亦作出調整。在案發前,當地官方是要求無條件強拆,也不給予任何補償;但明經國案件後,官方怕村民們效仿,停止暴力強拆,而且採取免費為村民修補房屋、粉飾外牆,以換取村民同意拆除舊屋。

本台記者致電贛州市中級法院的多個電話,但沒人接聽。

62歲的明經國,是江西贛州南康區十八塘鄉村民,今年3月17日,鄉人大主席卓宇帶人強拆祖屋時,明經國暴力抵抗,以鐮鏟傷害了卓宇,其後他不治。到翌日,逃入山區的明經國被當地警方抓獲。

湖南謝長楨已被逮捕 長沙公民存錢聲援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9/2017/1113/16648.html

本網獲悉,前段時間因涉嫌「尋釁滋事」被長沙市岳麓區公安分局刑事拘留的長沙退伍老兵、維權人士謝長楨已遭岳麓區檢察院批准逮捕。據悉,謝長楨的辯護人羅立志律師在謝案刑拘期限(37天)屆滿後一直未收到岳麓警方的通知,在四處打探消息以及向辦案單位查問後得到消息,謝長楨已於幾日前被岳麓區檢察院批准逮捕(具體日期要等到家屬收到《逮捕通知書》才知),時間距離其刑拘37天限期超過二十天。謝長楨這次的逮捕罪名和刑拘時罪名相同,為「尋釁滋事罪」。

本網人權觀察員聯繫了謝長楨妻子王女士,她表示對丈夫被逮捕的消息並不感到意外,在刑拘期限屆滿後還未見到丈夫就已經預感不妙,經過半個月多的時間丈夫還未獲釋,基本已經不抱僥倖了。這次對謝長楨用無中生有的罪名進行政治迫害,其實就是對謝長楨一直以來依法維權活動的打擊報復。王女士同時感謝大家對老謝的關注。

據本網瞭解到的情況,長沙公民在謝長楨被捕後的兩個月內,除了舉牌要求無條件釋放謝長楨外,還陸續分批前往長沙一看為謝長楨存錢以示聲援。最近才獲有限自由亦是謝長楨好友的「709」案謝陽律師也於上個星期去到一看為老謝存錢,同時表示,如果自己不是因為牽涉「709」案的話,他肯定是這次謝長楨案的辯護人。

無錫訪民馮小妹在京維權被帶回刑拘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9/2017/1112/16647.html

本網獲悉,本月9日在京維權的無錫訪民馮小妹被抓後,已被帶回無錫,遭當地警方刑事拘留。11月9日本網曾報導,無錫訪民馮小妹於當日在京上訪時被控制,馮小妹是江蘇無錫濱湖區雪浪街道石塘社區拆遷受害者,在天安門廣場被帶到天安門分局,後有不明身份人員要把她從天安門分局帶走。馮小妹因為不認識這些人,拒絕跟他們離開。但不久之後,馮小妹電話便無人接聽,失去聯繫。直至昨天,馮小妹家屬才收到當地公安開據的刑事拘留通知書,馮小妹涉嫌「尋釁滋事罪」被刑事拘留,羈押在無錫市第二看守所。

今天上午,無錫維權人士許海鳳告訴本網人權觀察員,馮小妹是11月9日下午三點多被帶到天安門分局,刑拘通知書落款時間是11月9號下午6點鐘,也就是說無錫警方還沒去北京帶回馮小妹就已經決定將她刑事拘留,許海鳳認為這是當地政府對馮小妹的打擊報復,想起到殺一儆百的作用。

據許海鳳介紹,馮小妹家住江蘇無錫濱湖區雪浪街道石塘社區,幾年前家中房屋被當地政府僱傭黑社會人員非法強拆,家人也被多次毆打受傷,馮小妹租住處曾被驅趕,生活用品遭打砸破壞,後來買了一個集裝箱居住,但幾十萬元財物被當地維穩系統搶走不予歸還。前不久,馮小妹住處去了很多朋友吃飯,晚上發現路被堵了,朋友開的車都出不去,當地政府種種惡行促使馮小妹被迫進京上訪討說法,此時正逢美國總統訪華的「敏感時期」,無錫當地政府出於報復,將馮小妹抓回刑事拘留。

中國人權律師擬赴港治病遭邊檢攔截 [美國之音]

https://www.voachinese.com/a/Chinese-rights-lawyer-denied-leaving-for-medical-treatment-20171112/4111549.html

近年來屢遭當局嚴厲打壓的中國維權律師代表人物之一的唐吉田,11月11日準備經深圳羅湖海關去香港檢查和治療近年的傷殘病,但是被以“出境後有可能危害國家安全”理由攔截,引起外界的關注。

據網上消息,因代理人權案件及參與眾多維權活動而遭當局2010年吊銷律師執業證的唐吉田,星期六在深圳羅湖海關遭攔截,被帶到問訊室,半個多小時後,被口頭告知:北京市公安局以出境後有可能危害國家安全為由,禁止他出境。隨後,唐吉田獲釋自行離開。

據唐吉田朋友講述,唐吉田赴港是為了治療腰椎結核病,而此病要追溯到2011年2月的“茉莉花事件”時期。曾有報導表示,“被失踪”的唐吉田遭受到剝奪睡眠、食物不足,長時固定姿勢、罰站、罰坐、毆打、辱罵等酷刑,更長時間關押在開有冷氣的陰冷房間,導致他患上肺結核,直到咳血,短短一個月體重從130多斤降到不足100斤。在生命垂危下,他被警方送回吉林,並長期受到嚴控。

唐吉田2013年10月因前往黑龍江雞西市幫助被強迫拘禁在“學習班”的法輪功學員,遭當地拘留,再次經歷折磨,病情惡化。2014年3月,唐吉田在黑龍江建三江再次因代理法輪功案件被拘留,期間遭受酷刑,10根肋骨被打斷。在關押期間沒有得到任何救治,令唐吉田的傷病越來越嚴重。

國內手術受阻撓

唐吉田獲釋後去北京幾家大醫院治療,但因醫院受到施壓和恐嚇,致使他的傷病無法得到有效治療,不斷惡化,結核已擴散至第一、二脊椎,已形成2個大空洞,如有意外,可造成終身癱瘓。就在北京軍區總醫院最後正常收治唐吉田,即將手術的前幾天,醫院住院區突然來了2個頭戴鋼盔荷槍實彈的特警每天巡邏,隨後醫生告知唐吉田他的病已經好了,不用手術也不用住院了。唐吉田被迫出院。

2016年9月2日晚,唐吉田在北京高碑店被一輛機動三輪車撞傷,胯骨骨折和手臂多處受傷,警方至今也沒有查到肇事者。在腰椎結核病情日益嚴重,在國內無法得到有效治療的情況下,唐吉田準備赴港求醫,卻被禁止出境。

免受干擾看病

唐吉田星期天中午對美國之音表示,由於他的個人情況,在國內手術遭到干擾,才想去香港全面檢查和醫治,但計劃目前只能擱置,而在國內由於腰椎結核部位關鍵,因此要採取手術還需要謹慎從事。

他說:“這個脊椎結核呢當年是準備在北京軍區總醫院做手術,他們開始是答應,後來可能是受到某些干擾,然後就勸我出院。但是醫生講呢,這個部位藥很難作用到,畢竟在骨腔裡,還是希望我通過手術的方式去解決。所以就想到香港找一些朋友做一些全面的檢查,但是他們不讓過,那這個計劃就只能擱置了。也是一個特殊部位吧,要盡量想的周全一點,要慎重行事吧。”

外界對唐吉田在羅湖海關被攔截非常關注,也希望中國當局能本著人道主義允許唐吉田自由地選擇在國內或者境外治療多年來積累的疾病,免受沒有必要的干擾。也有人權律師表示,海關以所謂“出境後危害國家安全”為由攔截維權人士,是濫用職權,因為按照中國的出入境管理法,只有國務院級別的機構下達所謂的“危害國家安全”罪,同時有實際的證據證明“危害國家安全”,才能夠攔截,而遭到過攔截的維權律師、異見和維權人士等等都沒有這些罪名和行為。

中國維權動態週刊總第543期(2017年11月6日-12日)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11/5432017116-12.html

【編者按】近日,江蘇著名政治犯楊天水因為腦瘤辭世,楊天水是不到一年的時間內第三位獄中傳出噩耗的政治犯,另兩位是2016年11月暴亡獄中的民主人士彭明和四個月前去世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政治犯連續不斷在獄中死去和患上絕症,令外界對大陸政治犯的處境更加擔憂。正在此時,傳出四川維權人士黃琦在看守所挨打的消息,黃琦作為矢志不渝的維權人士,會不會赴楊天水等人的後塵不得而知。不過,令人欣慰的是,楊天水辭世過後,上海十多位公民上街舉牌悼念。不管當局如何評價這些坐牢坐到死亡的政治犯,歷史最終都會為其正名。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