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11  明经国杀官案16日开庭。李昱函揭警方酷刑。黄琦受虐病情堪忧。陈剑雄及袁兵仍在押。高智晟被当地公安控制。唐吉田赴港治病遭拦截。

江西赣州农民明经国反强拆锄杀官员案将于11月16日开庭 [维权网] http:/ … 继续阅读 →...

江西赣州农民明经国反强拆锄杀官员案将于11月16日开庭 [维权网]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11/1116.html

江西反强拆的农民明经国涉嫌故意杀人案将于2017年11月16日在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五审判庭开庭。明经国是江西赣州南康乡6旬农民。2017年3月17日上午,该乡人大主席卓宇和村干部多人再次来到村民明经国家,强拆明经国祖屋,遭反抗。卓宇被明经国用镰铲击伤,因伤势过重送医后死亡。3月18日上午,明经国被捕,后被刑事拘留,后又被以「故意杀人罪」批捕。

此案在大陆引起强烈关注,网友纷纷为其声援。明经国的辩护人郭莲辉律师、刘文华律师曾发公告称:他们将恪尽职守、严肃认真地履行律师职责,坚定不移地维护明经国的合法权益。我们追求的是明经国合法权益的最大化,不追求舆论关注最大化,更不追求律师利益最大化。力求通过我们的辩护工作,帮助实现习近平主席提出的「要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的目标。

梁一鸣取保获释 赤壁陈剑雄、袁兵遭批捕 [自由亚洲电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hc-11122017131714.html

湖北赤壁的民运人士梁一鸣日前取保获释,但是和她一起到公安局抗议政府高压政策的陈剑雄、袁兵却遭到批捕。湖北维权人士指出,当地公安利用恐吓手段对付维权人士违法,他呼吁国际社会关注陈剑雄和袁兵的处境。总部设在中国湖北的民间组织《民生观察》星期天发布的消息说,于2017年10月3日被湖北赤壁警方刑事拘留的陈剑雄、袁兵已经被逮捕,梁一鸣取保候审获释。

11月11号下午梁一鸣告诉民生观察网人权观察员,10月3日她和陈剑雄、袁兵三人一起被带到赤壁市公安局,次日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羁押在赤壁市看守所。刑拘将近四十天后,梁一鸣从赤壁看守所被取保候审获释,并收到赤壁市检察院发出的「不予批准逮捕通知书」,同时由户籍地广东赶来的警察贴身陪同,被强制遣送回广东老家。和广东警察一起前去赤壁接人还有梁一鸣弟弟。

湖北维权人士姚立法是赤壁三君子的朋友,他对本台记者说,梁一鸣、陈剑雄和袁兵都是长期从事民运活动的湖北人士,「他们都是湖北赤壁人,主要是想推动中国的民主、宪政和改善人权状况,他们曾经因为在广州街头的举牌活动而遭到判刑。」

姚立法告诉本台记者,听到陈剑雄和袁兵又被批捕,他心里很难过,因为他们都刚出狱不久,陈剑雄此前被判刑关押三年,今年一月出狱。袁兵被判刑四年,今年五月刑满获释。姚立法说,「梁一鸣、陈剑雄和袁兵这次被抓是因为在十九大召开前,当局对他们进行严密监视,他们忍受不了,跑到公安局举牌抗议。我曾打电话跟他们说,这样做不合算。」

刚刚获释的梁一鸣对《民生观察》记者说,被抓后,她被当局指控教唆严均均在今年六月初敏感日期间举牌,并将照片发到网络上,涉嫌「寻衅滋事」。据梁一鸣透露,她被刑拘关进看守所后,突然患上多种疾病,如哮喘、急性肠炎、心脏间歇等,需要天天吃药。总共花了2400块钱治病,出来时还倒欠看守所钱。此外,陈剑雄与袁兵已被检察院批捕,罪名仍是涉嫌「寻衅滋事」,陈剑雄在看守所已经生病,似乎还挺严重,目前病情不明,梁一鸣很为他担心。

姚立法呼吁国际社会关注陈剑雄和袁兵的处境,「我认为当地公安在十九大前夕对他们进行严密监视非法,导致他们举牌抗议。现在公安又将陈剑雄和袁兵批捕,更违反了中国的有关法律。」

姚立法告诉本台记者, 陈剑雄和袁兵长期参与民运维权活动,多次举行街头活动以及声援被抓的良心犯,屡次遭到关押判刑,但是他们无所畏惧,勇敢地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他呼吁当地政府尽快释放他们。

梁一鸣取保获释 赤壁陈剑雄、袁兵遭批捕 [民生观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017/1111/16638.html

本网获悉,于2017年10月3日被湖北赤壁警方刑事拘留的陈剑雄、袁兵已经被逮捕,梁一鸣取保候审获释。今天下午梁一鸣告诉本网人权观察员,10月3日她和陈剑雄、袁兵三人一起被带到赤壁市公安局,次日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羁押在赤壁市看守所。刑拘将近四十天后,今天梁一鸣从赤壁看守所被取保候审获释,并收到赤壁市检察院发出的「不予批准逮捕通知书」,同时由户籍地广东赶来的警察贴身陪同,被强制遣送回广东老家。和广东警察一起前去赤壁接人还有梁一鸣弟弟。

梁一鸣说,被抓后,她被当局指控教唆严均均在今年六月初敏感日期间举牌,并将照片发到网络上,涉嫌「寻衅滋事」。据梁一鸣透露,她被刑拘关进看守所后,突然患上多种疾病,如哮喘、急性肠炎、心脏间歇等,需要天天吃药。朋友送进去的生活费加上她在看守所做工挣的700块钱,总共花了2400块钱治病,出来时还倒欠看守所钱。此外,陈剑雄与袁兵已被检察院批捕,罪名仍是涉嫌「寻衅滋事」,陈剑雄在看守所已经生病,似乎还挺严重,目前病情不明,梁一鸣很为他担心。

据了解,陈剑雄本名陈进新,和袁兵一样是赤壁人,二人长期参与民运维权活动,多次举行街头活动以及声援被抓的良心犯,曾多次遭到关押判刑,都是非常勇敢的一线抗争人士。梁一鸣是陈剑雄的女朋友,今年六月份因为收留朋友,被赶出佛山,店舖强行关闭,后随陈剑雄一起到赤壁居住。

值得注意的是,陈剑雄和袁兵都刚出狱不久,陈剑雄此前被判刑关押三年,今年元月出狱。袁兵此前被判刑四年,今年五月刑满获释,到这次被抓时出狱尚不足五个月时间。关于陈剑雄、袁兵二人被批准逮捕的消息,家属表示,目前暂未收到赤壁当局发出的通知书。另外,陈剑雄、袁兵的案件还没有律师跟进,自刑拘以来他们也一直没有会见律师的记录。因此,梁一鸣所述陈剑雄患病一事暂未有进一步的消息传出,要等到律师会见后才知具体情况的细节。根据本网了解到的情况,已知目前有朋友正在联络和安排律师尽快跟进会见。

梁一鸣获释 陈剑雄(陈进新)袁兵仍遭羁押 [维权网]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11/blog-post_60.html

2017年11月11日,本网获悉:因十九大维稳,被湖北赤壁警方抓捕民主人士袁兵、陈剑雄(陈进新)、梁一鸣三人中,梁一鸣获释,陈剑雄(陈进新)袁兵仍遭羁押。据悉:梁一鸣已经释放出来,由警方贴身陪同,与陈剑雄家人简单交流几句后,便离开陈剑雄家。估计将被送回广东老家,目前看来,她身体状况正常。据介绍,陈剑雄在看守所已经生病,病情不明。

2017年11月2日,下午,袁兵、陈剑雄、梁一鸣被警方分别带走,警方还出动警力数人前往两人家中进行搜查。三人被抓捕的原因与前两天他们前往公安局及信访局讨要说法有关。而三人信访问题产生则是因为不堪当地维稳系统最近严重骚扰所致。袁兵和陈剑雄都是广东民主活动的积极参与者,梁一鸣是陈剑雄女友。因为积极参与街头民主活动,袁兵和陈剑雄等人均曾被当局判刑,两人于去年年底和今年上半年袁兵陆续释放出来。没料想,出狱不久,在没有参加所谓敏感行动的情况下,赤壁当局又下以重手拘捕。

对仍遭羁押的陈剑雄(陈进新)、袁兵本网将持续关注。

李昱函律师家属致谢信 [维权网]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11/blog-post_16.html

今天(2017年11月10日)在大家的不断努力和争取下终于见到了被关押了一个多月的李昱函律师。 感谢王宗跃律师,不远千里,不辞辛苦。从贵州辗转来到沈阳,为求得一见做尽了努力,但是在这凛冽的寒冬中始终没有盼来会见之门的开启!只得寒心而归!

感谢,王秋实律师及709家属李文足、王峭岭,不辞辛劳,往返数次一直不断的为能会见努力着,工作著,辛劳奔波著。感谢蔺其磊律师!在百忙之中,放下其他案件和手头诸多工作。来到沈阳,在同王秋实律师不断的努力下,历尽困苦冲破重重阻碍,最终不负众望,得以会见。得知李昱函律师身体并无大碍,我的心里多少得到了一些宽慰,一颗悬著的心终于可以略微的放一放了。

感谢各位通过电话,微信,短信及其他方式留名的和未留名的朋友们的关注,关心,支持,慰问和各种帮助!人还没有放出来,我们还需要努力!

在此,再次衷心的谢谢各位!也希望各位,能够继续给予关注,支持和帮助。为李昱函律师能够早日脱离魔掌,离开牢笼重见阳光努力,为捍卫民权为正义奋斗!

李昱函律师家属:李永生 2017年11月10日

李昱函律师案件情况记录 [参与网]

https://canyuwang.blogspot.com/2017/11/blog-post_90.html?m=1

2017年11月10日8:30分,我们和昨天从苏州赶到沈阳的李昱函律师的弟弟李永生一起到了沈阳市第一看守所,看守所办事口递交了会见手续该民警片刻后说「已经有律师了」将手续递出来让等一下,稍后来了一位像是负责人的民警我讲了一下情况,后就办理了会见手续。约半个小时我们见到了拄著枴杖慢慢走进会见室的李昱函律师大姐,一个多月的关押使她的面部明显的比以前的她苍白,精神状态尚可。她气愤又悲痛的详细地讲述了事情的经过:

2017年10月8日,沈阳市公安局和平分局(以下简称「和平分局」)的人打电话约她次日14时到分局谈解决她的事情。她就退掉了次日15时去北京的火车票。次日即10月9日(她的60岁生日)13时许,和平分局的李思强打车接她到了分局接待大厅对面的公交站就下车走了,过来四五个人强行粗暴的将她一背包夺走戴上后背拷带进一辆面包车车里,现在手臂还有淤青痕迹。带到北市派出所后,她要求看这些人的证件被拒绝,背拷也不打开,去洗手间几个男的竟要求进去看着她。

其中的一个人要她手机密码不成就恼怒的让人拖拽著已经浑身发颤的她来回在三个房间拖来拖去的,这个人(后来知道他叫魏琦,还有一个叫李迁的,其他人就不知道名字了)说「多折腾她几趟,你死了也有正当理由你有病啊」,她说大概拖了有近20分钟,是否中间换人拖了她有点神志迷糊就不知道了。魏琪让她在扣押清单上签字时她说还有四千多元钱没写上,她刚在清单上要写明这个情况时,被魏琦抓走清单撕掉了说「你是拒绝签字吧」

李昱函律师还讲到:她患有房颤心律失常、冠心病、甲亢、弥漫性胃炎等病,她包里的诊断证明都有,在派出所里她感觉这次就活不成了,直到近23点,他们让两名高大的女警架著到医院来回检查,并架进了沈阳市第一看守所的整个过程中一直是浑身颤抖著的我,被背拷的手腕到现在还疼痛了。

李昱函律师说:进了看守所后监管支队长和管教对她还可以,把她写的委托书给了办案单位,进看守所一周只能吃阿司匹林她要求后经看守所协调办案单位才给吃了治其他病的药物,也没让她干活,只是号房的人开始几天克扣了她的两个馒头。

李昱函律师对换了人来提讯她的警察要法律文书,「你们要告诉我以什么罪名抓的我啊」,但警察说不清楚法律文书的事情。我们听着李昱函律师的讲述,也很愤怒啊,面对一个60多岁的浑身是病的女律师, 这哪里是在办案啊!

下午我们赶到沈阳市和平区检察院,经联系说让我们提交书面材料,我们要求约见当面陈述。该院侦查监督科的魏副科长和案管中心的关检察官接待了我们,听取了我们陈述的四点「依法不应该批准逮捕李昱函律师」的法律意见,并向两位检察官讲述了此前律师要求会见李昱函律师被不安排会见的情况,以及上午我们会见李昱函律师后中午直到来检察院期间收到了相关部门多次针对我们会见李昱函律师的问询电话,希望检察院能够依法做出「不予批准逮捕」的决定书,以维护法律的尊严。

我们期待李昱函律师大姐早日获得原本就属于她的自由,虽然自由是相对的。

蔺其磊律师

李昱函揭警方酷刑 黄琦受虐病情堪忧 [自由亚洲电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lawyer-11112017093543.html

扣押在沈阳第一看守所的709案辩护律师李昱函,披露自己受到沈阳警方施加酷刑,前去会见的维权律师蔺其磊,指责警方对李昱函打压报复。而近日到四川绵阳看守所,探望“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的维权律师隋牧青,证实重病的黄琦受虐及遭囚犯殴打,隋牧青担心黄琦会步彭明、刘晓波及杨天水的后尘。蔺其磊受709案辩护律师李昱函家属的委托,周五(10日)到沈阳第一看守所会见李昱函,而之前维权律师王秋实、王宗跃曾先后要求会见被拒。蔺其磊向本台表示,李昱函面色苍白,但精神尚算可以,她披露警方对其诱捕、施用酷刑和不人道对待的情况。

蔺其磊指出,沈阳和平分局人员讹称要解决问题,在上月9日将李昱函诱骗到分局门外,再押入1辆客货车载走。在查问期间李昱函拒绝交出手机密码,警察对她使用暴力和作出死亡威胁,令身患多种疾病的李昱函几乎昏迷,当晚她被押送到沈阳第一看守所。

在看守所的第1个星期,李昱函无法得到有效治疗和药物,并且挨饿,后来看守所请示办案单位后,待遇有所改善。蔺其磊说:她在10月9号,(被)沈阳公安局和平分局的民警骗到和平分局,被4、5个穿便衣的人强行带到北市街派出所,故意对她折腾。她患病、浑身发颤却不让她吃药;几个人强行拖拽她,在3个房间强行拖拽达20多分钟。在看守所的前1个星期,她只能吃阿斯匹灵,其他病的专用药一直不让她吃。李昱函律师讲述这些被折磨、被刑讯逼供的情况,我们都感到非常气愤。

蔺其磊周五赶至沈阳市和平区检察院,向检方陈述「依法不予逮捕」的法律意见,其中包括警方诱捕及使用酷刑逼供。沈阳和平分局是李昱函多年控告违法犯罪的对象,和平分局办案抓捕李昱函,有打击报复之嫌。

蔺其磊说:李昱函律师被羁押已经30多天,拘留通知书李昱函律师根本都不知道,一直跟他们要都没有给,所谓的「寻衅滋事」行为,没有任何的事实依据。要求检察院拒绝和平分局报批逮捕李昱函律师的手续。

另1位维权律师隋牧青周五对外通报“六四天网”负责人黄琦的近况,早前爆出黄琦在看守所受到虐待及遭犯人殴打。隋牧青与黄琦的母亲,在周一(6日)到绵阳看守所会见黄琦时,他确认受到虐待;而被殴打的原因,是黄琦多次向检察院投诉受到不公对待,2名打他的犯人疑受官方操控。隋牧青就此向处理黄琦案的检察官和1位国保负责人投诉。

隋牧青对本台表示,身患重病的黄琦健康状况令人担忧,他不希望黄琦步去世的民主人士彭明、刘晓波、杨天水的后尘。隋牧青说:黄琦所患的「新月体」型肾炎是1种不治之症,还有脑水肿等等,这样的情况下他也关押将近1年了。在这样的环境条件下,我们可以想见,他即使不审不判,如果再多关押1、2年,我很怀疑黄琦会步刘晓波、杨天水、彭明他们的后尘,我希望黄琦能活着走出看守所或监狱。

在与黄琦会面的当日,隋牧青与黄琦的母亲获邀到成都的美国领事馆,讲述黄琦案的最新进展。记者无国界、国际特赦等人权机构,曾多次敦促中共当局,尽快释放重病的黄琦。

被当局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机密罪逮捕的天网负责人黄琦 因向检察院投诉遭殴打 健康状况依然堪忧 [权利运动]

https://www.hrcchina.org/2017/11/blog-post_23.html

2017年11月6日,遭当局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机密罪逮捕的天网负责人黄琦其辩护律师隋牧青在绵阳市看守所与其会见后得知,两名殴打黄琦者是:受贿二千余万元的绵阳市前国土局局长张立和殴打访民至重伤的前维稳人员苗家滋,殴打黄琦系因黄琦多次向检察院投诉遭受不公待遇。隋牧青律师表示黄琦精神状态不错,但健康状况依然堪忧,看守所低劣的生活环境与饮食医药条件,远无法满足一个伴有多种重疾的绝症患者治病养病的基本需求。

下附隋牧青律师:人道,能否成为超越政治的底线——黄琦案之行通报

「好好的,没事」 高智晟家乡维稳官证实高智晟被当地公安控制 [自由亚洲电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ql-11112017085525.html

至今失踪三个月的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终于有了下落。高智晟家乡陕西省榆林市佳县佳芦镇政府的维稳办主任,11月11日星期六对本台记者表示,高智晟现在佳县公安控制中,并称他人「好好的,没事」。这是高智晟失踪以来首次有中国官员证实其下落。本台还获得一段高智晟被失踪前的录音,其中披露他在新疆沙雅监狱三年服刑期间仅获两次放风,而在另一处羁押的25个月中完全没有放风。

人权律师高智晟自2014年8月出狱后被当局软禁在陕西榆林佳县佳芦镇的老家,不准外出。今年8月13日,高智晟突然失踪,与外界失去联系。在外界关注下,榆林市公安局对高智晟的哥哥称其弟弟人在北京,但未提供有力证据。事件引发外界各种猜测。本周六(11月11日),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致电榆林佳县佳芦镇政府值班室查询高智晟的下落,接听电话的一位工作人员称,高智晟由该镇政府维稳办一薛姓主任负责。她说:「这个具体我也不清楚,应该是我们这儿的维稳办在负责,我给你说(手机)号,你问一下这个人,姓薛」。

本台记者于是致电佳芦镇政府维稳办主任薛先生,他告诉记者,高智晟现在「好好的,没事」。

记者:高智晟现在警察手里,还是在你们手里?薛主任:高智晟,记得还在村里面,人在这里吧,对。记者:没有去北京?他没有去北京吗?薛主任:他没有(去),他到他的朋友地方串了一下。记者:他什么时候去他朋友那里的?薛主任:我也不知道,不是我们看管的,是他们佳县(公安)。但是人家(高智晟)现在都好好的,没事,什么事也没有,没啥事。

8月13日,高智晟在该镇小石板桥村的窑洞住所失踪,其后榆林市佳县公安局向高智晟的亲属称,高智晟被带到北京。为了寻找高智晟,中国维权律师张磊和燕文薪受其亲属委托,于11月8日到榆林市公安局和佳县公安局查询高智晟的人身及法律状况,但被告知「未办理该案」及「不知情」。在榆林市公安局法制支队,两位律师还被公安人员赶出大门。

佳芦镇政府维稳办主任薛先生说,佳县公安跟他们打过招呼,说人好好的。记者:佳县公安看着他,也不跟你们打招呼?薛主任:他(公安)对我们说「他没事」。好啦,我现在有事。

在高智晟律师关注组负责人哎乌提供给本台的一段录音中,53岁的高智晟自述了自己被羁押的情况:「我后来看外界关注郭飞雄的文字当中,谈到郭飞雄大概几百天没有放风。这个是我(被羁押)8年中的全部待遇,8年里面没有给我放一分钟风。我在沙雅监狱还好,其实在沙雅监狱三年之内,我还走出禁闭室,走出监狱大楼两趟」。

高智晟在录音中还称,他被羁押在另外一处的25个月中完全没有放风。他被囚禁在四处一片漆黑的地方,窗户外的光线被遮挡,感觉自己身处漫无边际的黑暗中。

对于高智晟家乡的维稳办主任称高智晟「好好的,没事」,哎乌表示,这等于是承认高智晟在他们手中:「鉴于高律师在以前多次被秘密关押中落下了很多后遗症,比如没有牙齿只能吃流质,还有腰椎间盘突出。所以现在处于秘密关押下,肯定也不会给他放风,也不会给他治病」。

高智晟关注组在此呼吁海内外华人及国际社会关注高智晟,同时敦促高智晟家乡的维稳官员和警方善待高智晟并给他提供医疗。

高智晟律师曾代理多起维权案件,包括基督徒及法轮功学员案件,其后被吊销律师执照及秘密羁押,还遭酷刑。2007年他被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3年、缓刑5年。在缓刑期间,高智晟又被送入新疆沙雅监狱三年;2014年8月7日刑满后遭家乡公安软禁至今。

高智晟「失踪」情节扑朔迷离 老家维稳办主任称他人「好好的」 [对华援助协会]

http://www.chinaaid.net/2017/11/blog-post_12.html

(陕西-11月11日)失踪三个月的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似有了下落消息。高智晟家乡镇政府维稳办主任11月11日在回答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的采访时模糊表示,高智晟现在佳县公安的控制中,称他人「好好的,没事」。这是高智晟「失联」以来首次有中国官员证实其下落。

高智晟律师自2014年8月出狱后被当局软禁在陕西榆林佳县佳芦镇老家,不准外出。今年8月13日,高智晟在该镇小石板桥村的窑洞住所突然失踪,事后获悉高智晟有意「出去走走」,他的两位朋友帮他出谋划策秘密协助他出逃。两人分头行动,邵重国负责去陕西接高律师,李发旺则安排山西介休一处比较隐蔽的私人住所。邵原定12日晚到达陕西,由于路况不明,13日晨间邵和高顺利摆脱监控出逃到山西。

对于高智晟的逃离行动外界毫无所知,要求当局对他的「失踪」给出解释,公安部及地方公安局未必及时监控到高的出逃与下落。直到8月底,也就是高出逃二周后,公安部门才正式捕捉到重要信息,将协助高出逃的邵重国抓捕。9月初,陕西警方出动几百警力在可疑的地方挨村挨户的搜,以寻找高智晟的下落。

中国公安部及陕西警察抓捕另一位营救者李发旺,此前跟踪了他10多天,李誓死拒认事实。但警方掌握到8月12日李乘坐在出租车的前排,被「天眼」(一种监控设备)拍到照片,出租车车牌被拍到,司机被找到。9月3日,李发旺看到高智晟也被抓了,高智晟向他打招呼:「老李」,李未来得及表示歉意,两人就被分开。

外界对于这些内情毫无所知,仍在焦急等待高的下落信息,要求当局给交代。9月6日,榆林市公安人员对高智晟的大哥说,高智晟关押在北京,但未提供证据,并说19大结束就让他回家。

家属委托代理律师张磊和燕文新在10月去北京公安部门查询,公安部门既没有确认也不否认这个案件。11月8日,张磊和燕文薪律师到陕西榆林市公安局和佳县公安局继续查询高智晟的人身及法律状况,该局办公室主任、李副局长、法制大队长表示,该局没有作为法律上的办案单位办理高智晟的案件;佳县公安国保一内勤人员也表示不知情,并说是不是一个案件还都不确定。

之后他们又到了法制支队准备问询有无对高智晟采取法律强制措施的手续,被两个穿特勤制服的门卫推出去。两位律师其后到佳县小石板桥村探望高智晟的兄长,他坦言「法律对我们这一家人不起(保护)作用。

三天过后(11月11日),高智晟家乡维稳办主任对自由亚洲电台称他「好好的,没事」,高智晟还在村里,没有到北京去,只是到他朋友那里「串了一下」。至于到哪个朋友哪儿,则说不清楚,称高智晟是佳县公安局管的。

高智晟关注组成员哎乌表示,高律师多次被秘密关押落下疾病后遗症,因为在囚禁期间,牙病不让医,掉牙后只能吃流质,并患有腰椎间盘突出症。现再次被秘密关押,肯定不让「放风」,也不会给他治病。艾呜说:我们担心这一次的秘密武装关押,会像以前一样施酷刑,不给他治病也是一种软性酷刑。我们比较担心他像杨天水、刘晓波(故意延误治疗,错过最佳治疗时间)这样的遭遇。

陕西佳县公安局9月份曾说高智晟被公安部带走人在北京,但家属委派的律师10月去北京查问无果;11月8日到佳县公安局查询仍没有得到清晰的回复结果;3日后的11月11日佳县的佳芦镇维稳办主日则称高在本地串客,「好好的」。佳县公安的模糊回答无法令外界信服,高智晟究竟在北京或在陕西?是串客去(如何证明)还是被禁闭(被哪个部门软禁,软禁在哪)?中国政府何以这种不负责任的态度对待公民其法律基础是什么?这是所有具历史责任感的人所要寻求答案的,作为权力机构及其人员都必须作出历史交代。

参与营救高智晟逃脱陕北窑洞的维权人士邵重国已被当局关押77天;李发旺在被捕审问期间企图自杀,后因身患严重的糖尿病及并发症于10月26日被取保候审。高智晟的一位支持者和尚释大成最近再度被关押,累计关押了139天。

高智晟,基督徒,写作者,律师,曾代理多起维权案件,其后被吊销律师执照,及秘密羁押。2007年被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3年、缓刑5年。在缓刑期间被送入新疆沙雅监狱三年;2014年8月7日刑满后遭陕西公安软禁在老家农村。累计12年的「地狱之旅」,频繁被绑架、秘密关押、酷刑、监禁,留下身体的病痛,与家人的长期分离,所幸精神没有崩溃溃,意志没有被摧残,依然蓬勃乐观。

上海黑监狱案例之八: 上海维权人士谢金华揭露黑监狱酷刑 [维权网]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11/blog-post_45.html

上海维权人士谢金华在中共19大期间被关黑监狱44天遭酷刑被打伤。治疗数天后仍未痊愈,近日她强忍身体疼痛上街举牌揭露黑监狱。2017年9月19日早上6时许,谢金华在浦东3路公交车上欲去凌空路乘地铁2号线到仁济东院去打吊针时(而谢金华的丈夫当时也在住院治疗),被上海市浦东新区祝桥镇政府雇佣的一帮社会闲杂人员挷架到一辆车上,送到上海市浦东涵邮精选酒店(地址:下盐公路3979号)非法关押。当时,谢金华肚子痛要求治疗,而祝桥镇政府指派的绑匪们不但不把谢金华送医院治疗,反而暴力毒打她。谢金华在19大期间被关黑监狱的44天里受尽精神和身体的双重折磨。祝桥镇政府指派的绑匪们不让开门呼吸新鲜空气、小便也有人看守、洗澡也有人看守、如果不让他们进洗手间,他们就叫人把谢金华推倒在床上用被子和枕头握住头喘不过气来,还乘机毒打,而且他们说:「打死你这老大婆又怎么样,你告不到我们的,我们的后台就是祝桥镇政府叫我们这样做的。困为我们是流氓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困为祝桥镇政府里的领导有什么事,他们都叫我们去的。」这是谢金华今年第二次被关黑监狱遭酷刑,第一次是今年两会期间同样的遭遇。

2017年3月5曰,谢金华去北京向全国两会提议。3月7日被上海市政府驻京办带回上海后,被上海市浦东新区祝桥镇政府雇佣黑保安把谢金华从府村路500号强行带上车,送到祝桥镇东海农场的锦悦之星酒店109房间(地址:盐朝公路1560号)非法关押,把她的手机、银行卡、现金等物品全部抢走。谢金华要求归还物品,被祝桥镇政府雇佣的黑保安恶狠狠的毒打,一边打一边说:「打死你,你也取不到证据。你要知道我们是政府叫我们来的,就是来教训你们的」。谢金华被关在黑监狱里不让说话,不让做任何事。黑保安不择手段把谢金华掐喉咙打耳光,把她的腰也损坏。

谢金华10多年维权,至今未讨到一个说法,却多次遭到祝桥镇政府的打压和迫害。3月15日两会结束,他们又一次在房间里把她打耳光等迫害,7~8个人把她按倒在地上,然后再带到房间里继续打。3月15日,7~8人把谢金华抬到浦东新区祝桥镇东港一居委门口扔下走了。谢金华在被关黑监狱时,拨打「110」报警求助,警察说:「这是政府的事,我们不管。」谢说:「我被他们打伤了,你们为什么不管?」谢金华被黑监狱获释后后去派出所报案,也是不受理,说:「政府的事我们不管。」无奈之下拨打「12345」,至今无果。

谢金华原是上海市浦东新区机场镇滨海三村张家宅20号农民。2005年谢金华家的387个平方米的农村宅基地私房被强制用191平方米渗漏的安置房置换。赖以生存的15亩农田也被强征,至今未得到一分钱的补偿。为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谢金华不断向各级政府信访部门反映自己的冤情,遭打击报复2次关黑监狱、7次行政拘留、3次刑事拘留、1次获刑8个月。

谢金华希望自己有机会能去香港、台湾、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控告中国恶劣的人权状况、到美国国会参加听证一定当场揭穿中国自称「人权比美国好五倍」的国际谎言。

唐吉田律师赴港治病在深圳罗湖海关被拦 [民生观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7/1111/16623.html

本网获悉,著名人权律师唐吉田今天上午准备从深圳赴港治病,在罗湖海关遭到拦截,被以「出境可能危害国家安全为由」禁止出境。据知情人士透露,唐吉田律师3年前在建三江代理案件时,遭到暴力殴打,肋骨都被打骨折,被酷刑关押后发现腰椎结核,他当时在大陆准备进行手术但因相关部门干扰,手术被迫取消,病灶一直拖到现在。

11月11日上午,唐吉田律师从深圳出发,打算去香港治病,10点钟左右,他在深圳过关时被罗湖海关拦截,被海关警察扣押,由警号044338徐警官带队 ,由警号046367、042341的2位警官看管,将唐吉田律师控制在海关办公场所。半个多小时后,罗湖海关工作人员口头告知唐吉田律师:北京市公安局以出境后有可能「危害国家安全」为由,禁止他出境。截止发稿,唐吉田律师已从深圳罗湖海关出来,此次赴港治病计画被迫取消。

唐吉田律师赴香港治病在深圳遭拦截 [维权网]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11/blog-post_32.html

今天上午10点唐吉田律师去香港治病在深圳遭拦截。唐吉田律师是3年前在建三江被酷刑关押后发现腰椎结核,他当时在大陆准备进行手术但因相关部门干扰,手术被迫取消,病灶一直拖到现在。今天唐吉田律师在深圳过关时被罗湖海关拦截,由警号044338 的徐警官带队 ,由警号 046367、042341的2位警官看管。半个多小时后,罗湖海关工作人员口头告知唐吉田律师:北京市公安局局 以出境后有可能危害国家安全为由,禁止他出境!后唐吉田律师获释出来。

行政执法队闯学校酿冲突4老师被打伤 [自由亚洲电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conflict-11112017100243.html

湖南耒阳几十名综合行政执法人员,进入当地1间大型学校执法时,与师生发生激烈冲突,有4名老师被打伤;当地官方表示是校方阻挠正常执法,但校方指官方以食品安全为名执法,实际威胁到学生的基本食品安全。观察人士指出,当地官方以执法名义收取巨额罚款,已导致多间民办学校受到影响。今次冲突事件发生在周五(10日)下午5时许,耒阳市综合行政执法局的几十名执法人员,试图进入当地1间名为正源学校的民办学校的校园时,与学校的师生发生冲突,至少4名老师被打伤。

当地1位媒体人士透露,执法部门以学校食堂存在食品安全问题为由,进入校园执法,但实际的原因,可能是当地的地产公司动用官方力量,对学校打压。他说:就是城管到那里去执法啊,其实,说白了就是开发商跟学校有纠纷,有土地纠纷,然后就叫城管去查食堂,就说它食堂米粉有问题了。

不过校长罗湘云明确否认,事件与开发商纠纷有关。他表示,执法人员因查封学校食堂的设备、还打人都是事实。他们目前正在检查证据,准备在恰当的时候对外发布。

罗湘云说:我们是有16,500个学生,早餐要吃米粉嘛。食堂里的搾粉机嘛,执法局呢,不准搾粉了。它贴了封条以后,看我们没有找他们,可能心里也不舒服嘛,昨天(周五)就来了50、60个人,就到学校里来拖设备走。我们有个老师啊,就说他们是土匪,他们就抓住这个老师打。我们学校党支部书记就保护这个老师嘛,这边就打这个党支部书记嘛,另外1个老师又保护这个党支部书记嘛,结果就揪住打。我们宣传处的出来摄像嘛,对宣传处摄像的又打了一顿嘛。

罗湘云还称,他们每学期120天,每个学生大约收费6,000元费用,包含学费、住宿、膳食及安全管理。因为大多数都是农村小孩,学校实行全封闭管理,所以家长宁愿将子女交给他们,也不愿意去免学费的公立学校。如果1万多学生食物中毒,是灾难性的后果,食堂自己加工一批米粉只需要10多分钟,学校放心;校方亦被迫自设农场养猪给学生吃,是因为当地食品安全问题严重,根本不敢相信外面的食材。

罗湘云说:我们为甚么做米粉?因为媒体报道毒米粉,米粉里加甚么胶啊。我们12年 以前办这个学校的时候,就是自己搾的米粉。不能说完全没有利益的因素,我们收的费啊,就这么一点钱,如果不精打细算的话,根本做不下去,但是最大的问题是安全,外面的东西,你看现在哪个东西是安全的?没有想到他们(执法人员)会打人打得这样凶。他们的目的他们自己说,我们只能看不见。

当地知情人士透露,该校是湖南省最大的民办学校之一,由小学到高中有15,000多名学生。因涉及民办学校背后的巨大利益,官方和执法部门一直想在其中「插一脚」。最近,当地执法局持续针对多间民办学校处以巨额罚款,最高的1间被罚款200万元。

耒阳市政府办公室人士称,今次只是正常执法遭到阻拦,但他并不了解详细情况,事情还在调查。而耒阳市行政执法局的电话,则一直无人接听。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