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11  明經國殺官案16日開庭。李昱函揭警方酷刑。黃琦受虐病情堪憂。陳劍雄及袁兵仍在押。高智晟被當地公安控制。唐吉田赴港治病遭攔截。

江西贛州農民明經國反強拆鋤殺官員案將於11月16日開庭 [維權網] http:/ … 繼續閱讀 →...

江西贛州農民明經國反強拆鋤殺官員案將於11月16日開庭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11/1116.html

江西反強拆的農民明經國涉嫌故意殺人案將於2017年11月16日在贛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第五審判庭開庭。明經國是江西贛州南康鄉6旬農民。2017年3月17日上午,該鄉人大主席卓宇和村幹部多人再次來到村民明經國家,強拆明經國祖屋,遭反抗。卓宇被明經國用鐮鏟擊傷,因傷勢過重送醫後死亡。3月18日上午,明經國被捕,後被刑事拘留,後又被以「故意殺人罪」批捕。

此案在大陸引起強烈關注,網友紛紛為其聲援。明經國的辯護人郭蓮輝律師、劉文華律師曾發公告稱:他們將恪盡職守、嚴肅認真地履行律師職責,堅定不移地維護明經國的合法權益。我們追求的是明經國合法權益的最大化,不追求輿論關注最大化,更不追求律師利益最大化。力求通過我們的辯護工作,幫助實現習近平主席提出的「要努力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義」的目標。

梁一鳴取保獲釋 赤壁陳劍雄、袁兵遭批捕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hc-11122017131714.html

湖北赤壁的民運人士梁一鳴日前取保獲釋,但是和她一起到公安局抗議政府高壓政策的陳劍雄、袁兵卻遭到批捕。湖北維權人士指出,當地公安利用恐嚇手段對付維權人士違法,他呼籲國際社會關注陳劍雄和袁兵的處境。總部設在中國湖北的民間組織《民生觀察》星期天發佈的消息說,於2017年10月3日被湖北赤壁警方刑事拘留的陳劍雄、袁兵已經被逮捕,梁一鳴取保候審獲釋。

11月11號下午梁一鳴告訴民生觀察網人權觀察員,10月3日她和陳劍雄、袁兵三人一起被帶到赤壁市公安局,次日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羈押在赤壁市看守所。刑拘將近四十天後,梁一鳴從赤壁看守所被取保候審獲釋,並收到赤壁市檢察院發出的「不予批准逮捕通知書」,同時由戶籍地廣東趕來的警察貼身陪同,被強制遣送回廣東老家。和廣東警察一起前去赤壁接人還有梁一鳴弟弟。

湖北維權人士姚立法是赤壁三君子的朋友,他對本台記者說,梁一鳴、陳劍雄和袁兵都是長期從事民運活動的湖北人士,「他們都是湖北赤壁人,主要是想推動中國的民主、憲政和改善人權狀況,他們曾經因為在廣州街頭的舉牌活動而遭到判刑。」

姚立法告訴本台記者,聽到陳劍雄和袁兵又被批捕,他心裡很難過,因為他們都剛出獄不久,陳劍雄此前被判刑關押三年,今年一月出獄。袁兵被判刑四年,今年五月刑滿獲釋。姚立法說,「梁一鳴、陳劍雄和袁兵這次被抓是因為在十九大召開前,當局對他們進行嚴密監視,他們忍受不了,跑到公安局舉牌抗議。我曾打電話跟他們說,這樣做不合算。」

剛剛獲釋的梁一鳴對《民生觀察》記者說,被抓後,她被當局指控教唆嚴均均在今年六月初敏感日期間舉牌,並將照片發到網絡上,涉嫌「尋釁滋事」。據梁一鳴透露,她被刑拘關進看守所後,突然患上多種疾病,如哮喘、急性腸炎、心臟間歇等,需要天天吃藥。總共花了2400塊錢治病,出來時還倒欠看守所錢。此外,陳劍雄與袁兵已被檢察院批捕,罪名仍是涉嫌「尋釁滋事」,陳劍雄在看守所已經生病,似乎還挺嚴重,目前病情不明,梁一鳴很為他擔心。

姚立法呼籲國際社會關注陳劍雄和袁兵的處境,「我認為當地公安在十九大前夕對他們進行嚴密監視非法,導致他們舉牌抗議。現在公安又將陳劍雄和袁兵批捕,更違反了中國的有關法律。」

姚立法告訴本台記者, 陳劍雄和袁兵長期參與民運維權活動,多次舉行街頭活動以及聲援被抓的良心犯,屢次遭到關押判刑,但是他們無所畏懼,勇敢地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他呼籲當地政府盡快釋放他們。

梁一鳴取保獲釋 赤壁陳劍雄、袁兵遭批捕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017/1111/16638.html

本網獲悉,於2017年10月3日被湖北赤壁警方刑事拘留的陳劍雄、袁兵已經被逮捕,梁一鳴取保候審獲釋。今天下午梁一鳴告訴本網人權觀察員,10月3日她和陳劍雄、袁兵三人一起被帶到赤壁市公安局,次日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羈押在赤壁市看守所。刑拘將近四十天後,今天梁一鳴從赤壁看守所被取保候審獲釋,並收到赤壁市檢察院發出的「不予批准逮捕通知書」,同時由戶籍地廣東趕來的警察貼身陪同,被強制遣送回廣東老家。和廣東警察一起前去赤壁接人還有梁一鳴弟弟。

梁一鳴說,被抓後,她被當局指控教唆嚴均均在今年六月初敏感日期間舉牌,並將照片發到網絡上,涉嫌「尋釁滋事」。據梁一鳴透露,她被刑拘關進看守所後,突然患上多種疾病,如哮喘、急性腸炎、心臟間歇等,需要天天吃藥。朋友送進去的生活費加上她在看守所做工掙的700塊錢,總共花了2400塊錢治病,出來時還倒欠看守所錢。此外,陳劍雄與袁兵已被檢察院批捕,罪名仍是涉嫌「尋釁滋事」,陳劍雄在看守所已經生病,似乎還挺嚴重,目前病情不明,梁一鳴很為他擔心。

據瞭解,陳劍雄本名陳進新,和袁兵一樣是赤壁人,二人長期參與民運維權活動,多次舉行街頭活動以及聲援被抓的良心犯,曾多次遭到關押判刑,都是非常勇敢的一線抗爭人士。梁一鳴是陳劍雄的女朋友,今年六月份因為收留朋友,被趕出佛山,店舖強行關閉,後隨陳劍雄一起到赤壁居住。

值得注意的是,陳劍雄和袁兵都剛出獄不久,陳劍雄此前被判刑關押三年,今年元月出獄。袁兵此前被判刑四年,今年五月刑滿獲釋,到這次被抓時出獄尚不足五個月時間。關於陳劍雄、袁兵二人被批准逮捕的消息,家屬表示,目前暫未收到赤壁當局發出的通知書。另外,陳劍雄、袁兵的案件還沒有律師跟進,自刑拘以來他們也一直沒有會見律師的記錄。因此,梁一鳴所述陳劍雄患病一事暫未有進一步的消息傳出,要等到律師會見後才知具體情況的細節。根據本網瞭解到的情況,已知目前有朋友正在聯絡和安排律師盡快跟進會見。

梁一鳴獲釋 陳劍雄(陳進新)袁兵仍遭羈押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11/blog-post_60.html

2017年11月11日,本網獲悉:因十九大維穩,被湖北赤壁警方抓捕民主人士袁兵、陳劍雄(陳進新)、梁一鳴三人中,梁一鳴獲釋,陳劍雄(陳進新)袁兵仍遭羈押。據悉:梁一鳴已經釋放出來,由警方貼身陪同,與陳劍雄家人簡單交流幾句後,便離開陳劍雄家。估計將被送回廣東老家,目前看來,她身體狀況正常。據介紹,陳劍雄在看守所已經生病,病情不明。

2017年11月2日,下午,袁兵、陳劍雄、梁一鳴被警方分別帶走,警方還出動警力數人前往兩人家中進行搜查。三人被抓捕的原因與前兩天他們前往公安局及信訪局討要說法有關。而三人信訪問題產生則是因為不堪當地維穩系統最近嚴重騷擾所致。袁兵和陳劍雄都是廣東民主活動的積極參與者,梁一鳴是陳劍雄女友。因為積極參與街頭民主活動,袁兵和陳劍雄等人均曾被當局判刑,兩人於去年年底和今年上半年袁兵陸續釋放出來。沒料想,出獄不久,在沒有參加所謂敏感行動的情況下,赤壁當局又下以重手拘捕。

對仍遭羈押的陳劍雄(陳進新)、袁兵本網將持續關注。

李昱函律師家屬致謝信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11/blog-post_16.html

今天(2017年11月10日)在大家的不斷努力和爭取下終於見到了被關押了一個多月的李昱函律師。 感謝王宗躍律師,不遠千里,不辭辛苦。從貴州輾轉來到瀋陽,為求得一見做盡了努力,但是在這凜冽的寒冬中始終沒有盼來會見之門的開啟!只得寒心而歸!

感謝,王秋實律師及709家屬李文足、王峭嶺,不辭辛勞,往返數次一直不斷的為能會見努力著,工作著,辛勞奔波著。感謝藺其磊律師!在百忙之中,放下其他案件和手頭諸多工作。來到瀋陽,在同王秋實律師不斷的努力下,歷盡困苦衝破重重阻礙,最終不負眾望,得以會見。得知李昱函律師身體並無大礙,我的心裡多少得到了一些寬慰,一顆懸著的心終於可以略微的放一放了。

感謝各位通過電話,微信,短信及其他方式留名的和未留名的朋友們的關注,關心,支持,慰問和各種幫助!人還沒有放出來,我們還需要努力!

在此,再次衷心的謝謝各位!也希望各位,能夠繼續給予關注,支持和幫助。為李昱函律師能夠早日脫離魔掌,離開牢籠重見陽光努力,為捍衛民權為正義奮鬥!

李昱函律師家屬:李永生 2017年11月10日

李昱函律師案件情況記錄 [參與網]

https://canyuwang.blogspot.com/2017/11/blog-post_90.html?m=1

2017年11月10日8:30分,我們和昨天從蘇州趕到瀋陽的李昱函律師的弟弟李永生一起到了瀋陽市第一看守所,看守所辦事口遞交了會見手續該民警片刻後說「已經有律師了」將手續遞出來讓等一下,稍後來了一位像是負責人的民警我講了一下情況,後就辦理了會見手續。約半個小時我們見到了拄著枴杖慢慢走進會見室的李昱函律師大姐,一個多月的關押使她的面部明顯的比以前的她蒼白,精神狀態尚可。她氣憤又悲痛的詳細地講述了事情的經過:

2017年10月8日,瀋陽市公安局和平分局(以下簡稱「和平分局」)的人打電話約她次日14時到分局談解決她的事情。她就退掉了次日15時去北京的火車票。次日即10月9日(她的60歲生日)13時許,和平分局的李思強打車接她到了分局接待大廳對面的公交站就下車走了,過來四五個人強行粗暴的將她一背包奪走戴上後背拷帶進一輛面包車車裡,現在手臂還有淤青痕跡。帶到北市派出所後,她要求看這些人的證件被拒絕,背拷也不打開,去洗手間幾個男的竟要求進去看著她。

其中的一個人要她手機密碼不成就惱怒的讓人拖拽著已經渾身發顫的她來回在三個房間拖來拖去的,這個人(後來知道他叫魏琦,還有一個叫李遷的,其他人就不知道名字了)說「多折騰她幾趟,你死了也有正當理由你有病啊」,她說大概拖了有近20分鐘,是否中間換人拖了她有點神志迷糊就不知道了。魏琪讓她在扣押清單上籤字時她說還有四千多元錢沒寫上,她剛在清單上要寫明這個情況時,被魏琦抓走清單撕掉了說「你是拒絕簽字吧」

李昱函律師還講到:她患有房顫心律失常、冠心病、甲亢、瀰漫性胃炎等病,她包裡的診斷證明都有,在派出所裡她感覺這次就活不成了,直到近23點,他們讓兩名高大的女警架著到醫院來回檢查,並架進了瀋陽市第一看守所的整個過程中一直是渾身顫抖著的我,被背拷的手腕到現在還疼痛了。

李昱函律師說:進了看守所後監管支隊長和管教對她還可以,把她寫的委託書給了辦案單位,進看守所一週只能吃阿司匹林她要求後經看守所協調辦案單位才給吃了治其他病的藥物,也沒讓她幹活,只是號房的人開始幾天剋扣了她的兩個饅頭。

李昱函律師對換了人來提訊她的警察要法律文書,「你們要告訴我以什麼罪名抓的我啊」,但警察說不清楚法律文書的事情。我們聽著李昱函律師的講述,也很憤怒啊,面對一個60多歲的渾身是病的女律師, 這哪裡是在辦案啊!

下午我們趕到瀋陽市和平區檢察院,經聯繫說讓我們提交書面材料,我們要求約見當面陳述。該院偵查監督科的魏副科長和案管中心的關檢察官接待了我們,聽取了我們陳述的四點「依法不應該批准逮捕李昱函律師」的法律意見,並向兩位檢察官講述了此前律師要求會見李昱函律師被不安排會見的情況,以及上午我們會見李昱函律師後中午直到來檢察院期間收到了相關部門多次針對我們會見李昱函律師的問詢電話,希望檢察院能夠依法做出「不予批准逮捕」的決定書,以維護法律的尊嚴。

我們期待李昱函律師大姐早日獲得原本就屬於她的自由,雖然自由是相對的。

藺其磊律師

李昱函揭警方酷刑 黃琦受虐病情堪憂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lawyer-11112017093543.html

扣押在瀋陽第一看守所的709案辯護律師李昱函,披露自己受到瀋陽警方施加酷刑,前去會見的維權律師藺其磊,指責警方對李昱函打壓報復。而近日到四川綿陽看守所,探望“六四天網”創辦人黃琦的維權律師隋牧青,證實重病的黃琦受虐及遭囚犯毆打,隋牧青擔心黃琦會步彭明、劉曉波及楊天水的後塵。藺其磊受709案辯護律師李昱函家屬的委託,周五(10日)到瀋陽第一看守所會見李昱函,而之前維權律師王秋實、王宗躍曾先後要求會見被拒。藺其磊向本台表示,李昱函面色蒼白,但精神尚算可以,她披露警方對其誘捕、施用酷刑和不人道對待的情況。

藺其磊指出,瀋陽和平分局人員訛稱要解決問題,在上月9日將李昱函誘騙到分局門外,再押入1輛客貨車載走。在查問期間李昱函拒絕交出手機密碼,警察對她使用暴力和作出死亡威脅,令身患多種疾病的李昱函幾乎昏迷,當晚她被押送到瀋陽第一看守所。

在看守所的第1個星期,李昱函無法得到有效治療和藥物,並且捱餓,後來看守所請示辦案單位後,待遇有所改善。藺其磊說:她在10月9號,(被)瀋陽公安局和平分局的民警騙到和平分局,被4、5個穿便衣的人強行帶到北市街派出所,故意對她折騰。她患病、渾身發顫卻不讓她吃藥;幾個人強行拖拽她,在3個房間強行拖拽達20多分鐘。在看守所的前1個星期,她只能吃阿斯匹靈,其他病的專用藥一直不讓她吃。李昱函律師講述這些被折磨、被刑訊逼供的情況,我們都感到非常氣憤。

藺其磊周五趕至瀋陽市和平區檢察院,向檢方陳述「依法不予逮捕」的法律意見,其中包括警方誘捕及使用酷刑逼供。瀋陽和平分局是李昱函多年控告違法犯罪的對象,和平分局辦案抓捕李昱函,有打擊報復之嫌。

藺其磊說:李昱函律師被羈押已經30多天,拘留通知書李昱函律師根本都不知道,一直跟他們要都沒有給,所謂的「尋釁滋事」行為,沒有任何的事實依據。要求檢察院拒絕和平分局報批逮捕李昱函律師的手續。

另1位維權律師隋牧青周五對外通報“六四天網”負責人黃琦的近況,早前爆出黃琦在看守所受到虐待及遭犯人毆打。隋牧青與黃琦的母親,在周一(6日)到綿陽看守所會見黃琦時,他確認受到虐待;而被毆打的原因,是黃琦多次向檢察院投訴受到不公對待,2名打他的犯人疑受官方操控。隋牧青就此向處理黃琦案的檢察官和1位國保負責人投訴。

隋牧青對本台表示,身患重病的黃琦健康狀況令人擔憂,他不希望黃琦步去世的民主人士彭明、劉曉波、楊天水的後塵。隋牧青說:黃琦所患的「新月體」型腎炎是1種不治之症,還有腦水腫等等,這樣的情況下他也關押將近1年了。在這樣的環境條件下,我們可以想見,他即使不審不判,如果再多關押1、2年,我很懷疑黃琦會步劉曉波、楊天水、彭明他們的後塵,我希望黃琦能活著走出看守所或監獄。

在與黃琦會面的當日,隋牧青與黃琦的母親獲邀到成都的美國領事館,講述黃琦案的最新進展。記者無國界、國際特赦等人權機構,曾多次敦促中共當局,盡快釋放重病的黃琦。

被當局以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機密罪逮捕的天網負責人黃琦 因向檢察院投訴遭毆打 健康狀況依然堪憂 [權利運動]

https://www.hrcchina.org/2017/11/blog-post_23.html

2017年11月6日,遭當局以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機密罪逮捕的天網負責人黃琦其辯護律師隋牧青在綿陽市看守所與其會見後得知,兩名毆打黃琦者是:受賄二千餘萬元的綿陽市前國土局局長張立和毆打訪民至重傷的前維穩人員苗家滋,毆打黃琦系因黃琦多次向檢察院投訴遭受不公待遇。隋牧青律師表示黃琦精神狀態不錯,但健康狀況依然堪憂,看守所低劣的生活環境與飲食醫藥條件,遠無法滿足一個伴有多種重疾的絕症患者治病養病的基本需求。

下附隋牧青律師:人道,能否成為超越政治的底線——黃琦案之行通報

「好好的,沒事」 高智晟家鄉維穩官證實高智晟被當地公安控制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ql-11112017085525.html

至今失蹤三個月的中國維權律師高智晟終於有了下落。高智晟家鄉陝西省榆林市佳縣佳蘆鎮政府的維穩辦主任,11月11日星期六對本台記者表示,高智晟現在佳縣公安控制中,並稱他人「好好的,沒事」。這是高智晟失蹤以來首次有中國官員證實其下落。本台還獲得一段高智晟被失蹤前的錄音,其中披露他在新疆沙雅監獄三年服刑期間僅獲兩次放風,而在另一處羈押的25個月中完全沒有放風。

人權律師高智晟自2014年8月出獄後被當局軟禁在陝西榆林佳縣佳蘆鎮的老家,不准外出。今年8月13日,高智晟突然失蹤,與外界失去聯繫。在外界關注下,榆林市公安局對高智晟的哥哥稱其弟弟人在北京,但未提供有力證據。事件引發外界各種猜測。本週六(11月11日),自由亞洲電台記者致電榆林佳縣佳蘆鎮政府值班室查詢高智晟的下落,接聽電話的一位工作人員稱,高智晟由該鎮政府維穩辦一薛姓主任負責。她說:「這個具體我也不清楚,應該是我們這兒的維穩辦在負責,我給你說(手機)號,你問一下這個人,姓薛」。

本台記者於是致電佳蘆鎮政府維穩辦主任薛先生,他告訴記者,高智晟現在「好好的,沒事」。

記者:高智晟現在警察手裡,還是在你們手裡?薛主任:高智晟,記得還在村裡面,人在這裡吧,對。記者:沒有去北京?他沒有去北京嗎?薛主任:他沒有(去),他到他的朋友地方串了一下。記者:他什麼時候去他朋友那裡的?薛主任:我也不知道,不是我們看管的,是他們佳縣(公安)。但是人家(高智晟)現在都好好的,沒事,什麼事也沒有,沒啥事。

8月13日,高智晟在該鎮小石板橋村的窯洞住所失蹤,其後榆林市佳縣公安局向高智晟的親屬稱,高智晟被帶到北京。為了尋找高智晟,中國維權律師張磊和燕文薪受其親屬委託,於11月8日到榆林市公安局和佳縣公安局查詢高智晟的人身及法律狀況,但被告知「未辦理該案」及「不知情」。在榆林市公安局法制支隊,兩位律師還被公安人員趕出大門。

佳蘆鎮政府維穩辦主任薛先生說,佳縣公安跟他們打過招呼,說人好好的。記者:佳縣公安看著他,也不跟你們打招呼?薛主任:他(公安)對我們說「他沒事」。好啦,我現在有事。

在高智晟律師關注組負責人哎烏提供給本台的一段錄音中,53歲的高智晟自述了自己被羈押的情況:「我後來看外界關注郭飛雄的文字當中,談到郭飛雄大概幾百天沒有放風。這個是我(被羈押)8年中的全部待遇,8年裡面沒有給我放一分鐘風。我在沙雅監獄還好,其實在沙雅監獄三年之內,我還走出禁閉室,走出監獄大樓兩趟」。

高智晟在錄音中還稱,他被羈押在另外一處的25個月中完全沒有放風。他被囚禁在四處一片漆黑的地方,窗戶外的光線被遮擋,感覺自己身處漫無邊際的黑暗中。

對於高智晟家鄉的維穩辦主任稱高智晟「好好的,沒事」,哎烏表示,這等於是承認高智晟在他們手中:「鑑於高律師在以前多次被秘密關押中落下了很多後遺症,比如沒有牙齒只能吃流質,還有腰椎間盤突出。所以現在處於秘密關押下,肯定也不會給他放風,也不會給他治病」。

高智晟關注組在此呼籲海內外華人及國際社會關注高智晟,同時敦促高智晟家鄉的維穩官員和警方善待高智晟並給他提供醫療。

高智晟律師曾代理多起維權案件,包括基督徒及法輪功學員案件,其後被吊銷律師執照及秘密羈押,還遭酷刑。2007年他被當局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3年、緩刑5年。在緩刑期間,高智晟又被送入新疆沙雅監獄三年;2014年8月7日刑滿後遭家鄉公安軟禁至今。

高智晟「失蹤」情節撲朔迷離 老家維穩辦主任稱他人「好好的」 [對華援助協會]

http://www.chinaaid.net/2017/11/blog-post_12.html

(陝西-11月11日)失蹤三個月的中國維權律師高智晟似有了下落消息。高智晟家鄉鎮政府維穩辦主任11月11日在回答自由亞洲電台記者的採訪時模糊表示,高智晟現在佳縣公安的控制中,稱他人「好好的,沒事」。這是高智晟「失聯」以來首次有中國官員證實其下落。

高智晟律師自2014年8月出獄後被當局軟禁在陝西榆林佳縣佳蘆鎮老家,不准外出。今年8月13日,高智晟在該鎮小石板橋村的窯洞住所突然失蹤,事後獲悉高智晟有意「出去走走」,他的兩位朋友幫他出謀劃策秘密協助他出逃。兩人分頭行動,邵重國負責去陝西接高律師,李發旺則安排山西介休一處比較隱蔽的私人住所。邵原定12日晚到達陝西,由於路況不明,13日晨間邵和高順利擺脫監控出逃到山西。

對於高智晟的逃離行動外界毫無所知,要求當局對他的「失蹤」給出解釋,公安部及地方公安局未必及時監控到高的出逃與下落。直到8月底,也就是高出逃二周後,公安部門才正式捕捉到重要信息,將協助高出逃的邵重國抓捕。9月初,陝西警方出動幾百警力在可疑的地方挨村挨戶的搜,以尋找高智晟的下落。

中國公安部及陝西警察抓捕另一位營救者李發旺,此前跟蹤了他10多天,李誓死拒認事實。但警方掌握到8月12日李乘坐在出租車的前排,被「天眼」(一種監控設備)拍到照片,出租車車牌被拍到,司機被找到。9月3日,李發旺看到高智晟也被抓了,高智晟向他打招呼:「老李」,李未來得及表示歉意,兩人就被分開。

外界對於這些內情毫無所知,仍在焦急等待高的下落信息,要求當局給交代。9月6日,榆林市公安人員對高智晟的大哥說,高智晟關押在北京,但未提供證據,並說19大結束就讓他回家。

家屬委託代理律師張磊和燕文新在10月去北京公安部門查詢,公安部門既沒有確認也不否認這個案件。11月8日,張磊和燕文薪律師到陝西榆林市公安局和佳縣公安局繼續查詢高智晟的人身及法律狀況,該局辦公室主任、李副局長、法制大隊長表示,該局沒有作為法律上的辦案單位辦理高智晟的案件;佳縣公安國保一內勤人員也表示不知情,並說是不是一個案件還都不確定。

之後他們又到了法制支隊準備問詢有無對高智晟採取法律強制措施的手續,被兩個穿特勤制服的門衛推出去。兩位律師其後到佳縣小石板橋村探望高智晟的兄長,他坦言「法律對我們這一家人不起(保護)作用。

三天過後(11月11日),高智晟家鄉維穩辦主任對自由亞洲電台稱他「好好的,沒事」,高智晟還在村裡,沒有到北京去,只是到他朋友那裡「串了一下」。至於到哪個朋友哪兒,則說不清楚,稱高智晟是佳縣公安局管的。

高智晟關注組成員哎烏表示,高律師多次被秘密關押落下疾病後遺症,因為在囚禁期間,牙病不讓醫,掉牙後只能吃流質,並患有腰椎間盤突出症。現再次被秘密關押,肯定不讓「放風」,也不會給他治病。艾嗚說:我們擔心這一次的秘密武裝關押,會像以前一樣施酷刑,不給他治病也是一種軟性酷刑。我們比較擔心他像楊天水、劉曉波(故意延誤治療,錯過最佳治療時間)這樣的遭遇。

陝西佳縣公安局9月份曾說高智晟被公安部帶走人在北京,但家屬委派的律師10月去北京查問無果;11月8日到佳縣公安局查詢仍沒有得到清晰的回覆結果;3日後的11月11日佳縣的佳蘆鎮維穩辦主日則稱高在本地串客,「好好的」。佳縣公安的模糊回答無法令外界信服,高智晟究竟在北京或在陝西?是串客去(如何證明)還是被禁閉(被哪個部門軟禁,軟禁在哪)?中國政府何以這種不負責任的態度對待公民其法律基礎是什麼?這是所有具歷史責任感的人所要尋求答案的,作為權力機構及其人員都必須作出歷史交代。

參與營救高智晟逃脫陝北窯洞的維權人士邵重國已被當局關押77天;李發旺在被捕審問期間企圖自殺,後因身患嚴重的糖尿病及併發症於10月26日被取保候審。高智晟的一位支持者和尚釋大成最近再度被關押,累計關押了139天。

高智晟,基督徒,寫作者,律師,曾代理多起維權案件,其後被吊銷律師執照,及秘密羈押。2007年被當局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3年、緩刑5年。在緩刑期間被送入新疆沙雅監獄三年;2014年8月7日刑滿後遭陝西公安軟禁在老家農村。累計12年的「地獄之旅」,頻繁被綁架、秘密關押、酷刑、監禁,留下身體的病痛,與家人的長期分離,所幸精神沒有崩潰潰,意志沒有被摧殘,依然蓬勃樂觀。

上海黑監獄案例之八: 上海維權人士謝金華揭露黑監獄酷刑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11/blog-post_45.html

上海維權人士謝金華在中共19大期間被關黑監獄44天遭酷刑被打傷。治療數天後仍未痊癒,近日她強忍身體疼痛上街舉牌揭露黑監獄。2017年9月19日早上6時許,謝金華在浦東3路公交車上欲去凌空路乘地鐵2號線到仁濟東院去打吊針時(而謝金華的丈夫當時也在住院治療),被上海市浦東新區祝橋鎮政府僱傭的一幫社會閒雜人員挷架到一輛車上,送到上海市浦東涵郵精選酒店(地址:下鹽公路3979號)非法關押。當時,謝金華肚子痛要求治療,而祝橋鎮政府指派的綁匪們不但不把謝金華送醫院治療,反而暴力毒打她。謝金華在19大期間被關黑監獄的44天裡受盡精神和身體的雙重折磨。祝橋鎮政府指派的綁匪們不讓開門呼吸新鮮空氣、小便也有人看守、洗澡也有人看守、如果不讓他們進洗手間,他們就叫人把謝金華推倒在床上用被子和枕頭握住頭喘不過氣來,還乘機毒打,而且他們說:「打死你這老大婆又怎麼樣,你告不到我們的,我們的後台就是祝橋鎮政府叫我們這樣做的。困為我們是流氓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困為祝橋鎮政府裡的領導有什麼事,他們都叫我們去的。」這是謝金華今年第二次被關黑監獄遭酷刑,第一次是今年兩會期間同樣的遭遇。

2017年3月5曰,謝金華去北京向全國兩會提議。3月7日被上海市政府駐京辦帶回上海後,被上海市浦東新區祝橋鎮政府僱傭黑保安把謝金華從府村路500號強行帶上車,送到祝橋鎮東海農場的錦悅之星酒店109房間(地址:鹽朝公路1560號)非法關押,把她的手機、銀行卡、現金等物品全部搶走。謝金華要求歸還物品,被祝橋鎮政府僱傭的黑保安惡狠狠的毒打,一邊打一邊說:「打死你,你也取不到證據。你要知道我們是政府叫我們來的,就是來教訓你們的」。謝金華被關在黑監獄裡不讓說話,不讓做任何事。黑保安不擇手段把謝金華掐喉嚨打耳光,把她的腰也損壞。

謝金華10多年維權,至今未討到一個說法,卻多次遭到祝橋鎮政府的打壓和迫害。3月15日兩會結束,他們又一次在房間裡把她打耳光等迫害,7~8個人把她按倒在地上,然後再帶到房間裡繼續打。3月15日,7~8人把謝金華抬到浦東新區祝橋鎮東港一居委門口扔下走了。謝金華在被關黑監獄時,撥打「110」報警求助,警察說:「這是政府的事,我們不管。」謝說:「我被他們打傷了,你們為什麼不管?」謝金華被黑監獄獲釋後後去派出所報案,也是不受理,說:「政府的事我們不管。」無奈之下撥打「12345」,至今無果。

謝金華原是上海市浦東新區機場鎮濱海三村張家宅20號農民。2005年謝金華家的387個平方米的農村宅基地私房被強制用191平方米滲漏的安置房置換。賴以生存的15畝農田也被強徵,至今未得到一分錢的補償。為維護自身的合法權益,謝金華不斷向各級政府信訪部門反映自己的冤情,遭打擊報復2次關黑監獄、7次行政拘留、3次刑事拘留、1次獲刑8個月。

謝金華希望自己有機會能去香港、台灣、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控告中國惡劣的人權狀況、到美國國會參加聽證一定當場揭穿中國自稱「人權比美國好五倍」的國際謊言。

唐吉田律師赴港治病在深圳羅湖海關被攔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7/1111/16623.html

本網獲悉,著名人權律師唐吉田今天上午準備從深圳赴港治病,在羅湖海關遭到攔截,被以「出境可能危害國家安全為由」禁止出境。據知情人士透露,唐吉田律師3年前在建三江代理案件時,遭到暴力毆打,肋骨都被打骨折,被酷刑關押後發現腰椎結核,他當時在大陸準備進行手術但因相關部門干擾,手術被迫取消,病灶一直拖到現在。

11月11日上午,唐吉田律師從深圳出發,打算去香港治病,10點鐘左右,他在深圳過關時被羅湖海關攔截,被海關警察扣押,由警號044338徐警官帶隊 ,由警號046367、042341的2位警官看管,將唐吉田律師控制在海關辦公場所。半個多小時後,羅湖海關工作人員口頭告知唐吉田律師:北京市公安局以出境後有可能「危害國家安全」為由,禁止他出境。截止發稿,唐吉田律師已從深圳羅湖海關出來,此次赴港治病計畫被迫取消。

唐吉田律師赴香港治病在深圳遭攔截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11/blog-post_32.html

今天上午10點唐吉田律師去香港治病在深圳遭攔截。唐吉田律師是3年前在建三江被酷刑關押後發現腰椎結核,他當時在大陸準備進行手術但因相關部門干擾,手術被迫取消,病灶一直拖到現在。今天唐吉田律師在深圳過關時被羅湖海關攔截,由警號044338 的徐警官帶隊 ,由警號 046367、042341的2位警官看管。半個多小時後,羅湖海關工作人員口頭告知唐吉田律師:北京市公安局局 以出境後有可能危害國家安全為由,禁止他出境!後唐吉田律師獲釋出來。

行政執法隊闖學校釀衝突4老師被打傷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conflict-11112017100243.html

湖南耒陽幾十名綜合行政執法人員,進入當地1間大型學校執法時,與師生發生激烈衝突,有4名老師被打傷;當地官方表示是校方阻撓正常執法,但校方指官方以食品安全為名執法,實際威脅到學生的基本食品安全。觀察人士指出,當地官方以執法名義收取巨額罰款,已導致多間民辦學校受到影響。今次衝突事件發生在周五(10日)下午5時許,耒陽市綜合行政執法局的幾十名執法人員,試圖進入當地1間名為正源學校的民辦學校的校園時,與學校的師生發生衝突,至少4名老師被打傷。

當地1位媒體人士透露,執法部門以學校食堂存在食品安全問題為由,進入校園執法,但實際的原因,可能是當地的地產公司動用官方力量,對學校打壓。他說:就是城管到那裡去執法啊,其實,說白了就是開發商跟學校有糾紛,有土地糾紛,然後就叫城管去查食堂,就說它食堂米粉有問題了。

不過校長羅湘雲明確否認,事件與開發商糾紛有關。他表示,執法人員因查封學校食堂的設備、還打人都是事實。他們目前正在檢查證據,準備在恰當的時候對外發布。

羅湘雲說:我們是有16,500個學生,早餐要吃米粉嘛。食堂裡的搾粉機嘛,執法局呢,不准搾粉了。它貼了封條以後,看我們沒有找他們,可能心裡也不舒服嘛,昨天(周五)就來了50、60個人,就到學校裡來拖設備走。我們有個老師啊,就說他們是土匪,他們就抓住這個老師打。我們學校黨支部書記就保護這個老師嘛,這邊就打這個黨支部書記嘛,另外1個老師又保護這個黨支部書記嘛,結果就揪住打。我們宣傳處的出來攝像嘛,對宣傳處攝像的又打了一頓嘛。

羅湘雲還稱,他們每學期120天,每個學生大約收費6,000元費用,包含學費、住宿、膳食及安全管理。因為大多數都是農村小孩,學校實行全封閉管理,所以家長寧願將子女交給他們,也不願意去免學費的公立學校。如果1萬多學生食物中毒,是災難性的後果,食堂自己加工一批米粉只需要10多分鐘,學校放心;校方亦被迫自設農場養豬給學生吃,是因為當地食品安全問題嚴重,根本不敢相信外面的食材。

羅湘雲說:我們為甚麼做米粉?因為媒體報道毒米粉,米粉裡加甚麼膠啊。我們12年 以前辦這個學校的時候,就是自己搾的米粉。不能說完全沒有利益的因素,我們收的費啊,就這麼一點錢,如果不精打細算的話,根本做不下去,但是最大的問題是安全,外面的東西,你看現在哪個東西是安全的?沒有想到他們(執法人員)會打人打得這樣凶。他們的目的他們自己說,我們只能看不見。

當地知情人士透露,該校是湖南省最大的民辦學校之一,由小學到高中有15,000多名學生。因涉及民辦學校背後的巨大利益,官方和執法部門一直想在其中「插一腳」。最近,當地執法局持續針對多間民辦學校處以巨額罰款,最高的1間被罰款200萬元。

耒陽市政府辦公室人士稱,今次只是正常執法遭到阻攔,但他並不了解詳細情況,事情還在調查。而耒陽市行政執法局的電話,則一直無人接聽。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