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08  楊天水爭取民主入獄22年保外就醫中病逝。關注彭明等政治犯持續死亡及正義記者齊崇懷屢受打壓被長期囚禁。要求釋放劉霞、高智晟等人。

中國知名政治犯楊天水保外就醫兩月後病逝 [美國之音] https://www.v … 繼續閱讀 →...

中國知名政治犯楊天水保外就醫兩月後病逝 [美國之音]

https://www.voachinese.com/a/news-chinese-rights-activist-died-soon-after-release-from-jail-20171108/4106137.html

在獄中服刑的中國著名民主人士、異議作家楊天水,在今年8月查出腦瘤病情嚴重,被當局保外就醫僅幾個月後,11月7日去世,終年56歲。楊天水先後兩次因政治信仰遭囚禁共達22年,今年12月23日本應刑滿出獄。自2009年起便有海外媒體不斷報導楊天水身患多種疾病,多次申請保外就醫都遭到拒絕。他身患重病以及病逝,引發外界廣泛關注。

據網上消息,楊天水保外就醫後一直照顧他的四姐楊桂香,星期二晚向楊天水友人披露他已經去世,但沒有說明具體時間等。目前楊桂香的手機顯示停機,楊天水外甥的手機也無人接聽。楊天水獲保外就醫時病情已經相當嚴重,後從江蘇轉到上海醫治。儘管外界和家人希望爭取讓楊天水赴海外就醫,但當局稱他仍是罪犯,不能出國。

楊天水是不到一年內,繼海外異見人士彭明和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之後,第三位死亡的獄中政治犯。加上幾年前在北京朝陽看守所關押期間患病死亡的北京知名維權人士曹順利,令外界對中國政治犯接連在獄中死去或得絕症感到關注,更加擔憂中國政治犯的獄中境況。

2008年曾授予楊天水自由寫作獎的美國筆會發表聲明,指楊天水的病逝和劉曉波一樣,是全球捍衛言論自由的又一沉重損失,再次提醒了外界有關中國政府的批評者所遭受的嚴峻對待。

筆會聲明表示,楊天水去世是中國當局人權記錄上的又一個黑點,並敦促星期三抵達北京訪問的美國總統川普,向中國領導人提及此事,並堅持要求中國政府給予政治犯獲取盡可能好的醫療和護理的自由。

中國人權活動家、歐盟薩哈羅夫人權獎得主胡佳星期三對美國之音表示,近些年的種種跡象顯示,中國的異見和維權人士不僅受到言論和表達自由上越來越嚴厲的封殺,也遭到被人身折磨,甚至物理消滅的危險,包括目前在四川綿陽看守所被關押的、身患多種嚴重疾病的六四天網的創辦人黃琦,得不到應有的飲食營養和治療,應當引起國際社會的嚴重關注。

他說:“言論自由不僅僅是說我要封你的號,禁止你的微博、你的微信,築高防火牆,不讓你發聲,不讓你獲知外面的信息,遠遠不僅僅是那些東西了。而是說,我可以把你發出這個聲音的那個人,禁錮在牢獄、禁錮在銅牆鐵壁裡面,然後我還能夠做到徹底的物理式的肉體消滅。”

胡佳表示,當局如此做的另一個更戰略性的目的是在異見和維權人士中散播恐怖的病毒,達到殺一儆百的效用,尤其是針對那些能夠對政權構成挑戰的人士。胡佳提醒說,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走了,楊天水走了,當局的下一個主要目標很可能就是曾在被關押期間和獄中遭受嚴酷身體摧殘的維權律師高智晟。高智晟出獄後的過去3年一直被軟禁在陝北老家,今年8月曾試圖重獲自由,但又被當局搜捕到並據信押到北京看守起來。

胡佳說:“在微信朋友圈、群組裡面有大量關於楊天水悲嘆、憤慨的譴責的聲音。這又讓我彷佛回到了劉曉波去世的那段。你像黃琦他們,其實一個個都在身體狀況處於那種崩潰邊緣的。就是在中國的牢獄裡面,一種慢性的處死,或者說叫隱性謀殺,這種形式的話是被有步驟地推進的。它想除掉一些特別重要的異見人士呀、維權者呀。這其實更重要的目的我覺得是什麼呢,製造恐怖,就達到殺一儆百的那種效果吧。”

楊天水是江蘇人,曾做過教師和公務員,是獨立筆會成員,1989年參與天安門民主運動,1990年成立“中華民主聯盟”,後被當局以“反革命宣傳煽動罪”重判10年;2000年5月出獄後,籌組中國民主黨蘇皖黨部。2005年12月因籌備民主黨“一大”被捕,2006年5月16日,被江蘇省鎮江市法院以“顛覆國家政權罪”重判12年。

兩度為爭取民主入獄 楊天水保外就醫中病逝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dissident-11082017061813.html

繼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後,再有在獄中病重的異見人士,於保外就醫期間死亡。因參與民主運動兩度入獄的江蘇作家楊天水,證實腦瘤病情惡化離世。知情人士指當局向其家屬施壓封鎖消息。楊天水今年8月證實患有腦瘤獲准保釋。當時病情已是危重狀態。

異見作家楊天水病逝的消息,先於週二(7日)晚間在社交媒體傳出。正在獄中服刑的楊天水,今年8月獲准保外就醫,但不足三個月便黯然離世。一週以前,親友曾曝光楊天水在醫院陷入深度昏迷,接受醫護人員搶救的照片,其後家人與外界聯繫的通道遭當局關閉,外界估計楊天水可能於數天前離世。

本台多次拔打楊天水姐姐的電話,始終處於關機狀態。

楊天水生前好友、重慶民主人士許萬平向本台證實,是從楊天水姐姐楊佳香處獲知死亡噩耗,但楊桂香並未告知病逝的具體時間和詳情便匆匆掛斷電話,許萬平認為楊天水家人已受到當局威脅和施壓。

許萬平︰昨天晚上我給他姐姐打去了電話,她只說了兩個字,就說「走了」,然後就沒有再說話。他家裡也不願意告訴,可能有關部門給他們施加了壓力,盡量不讓他們與外界有任何的聯繫。

今年8月13日,楊天水因患嚴重的腦瘤獲保外就醫,距刑期結束只有4個月,早前身患多種疾病的楊天水曾申請保外就醫遭拒。據楊天水友人透露,今年9月,楊天水的病情就已到危重狀態。海外多家機構和網友曾發起捐款救助行動,但轉款渠道亦遭當局封堵。

旅美維權律師滕彪在接受本台採訪時認為,近年不斷有在監獄服刑的民主人士遭非人道迫害及罹患重病死亡,顯示中共當局對政治犯的嚴重迫害。

滕彪︰被中共迫害致死的維權人士、異議人士,這個名單越來越長了。近些年中國的人權狀況在急劇惡化,當局在加緊倒行逆施的步伐,我們也非常擔心在未來的幾年裡,抗爭者、異議人士的境況會每況愈下,當局絕對會繼續抓人、關人、重判。國際社會的關注支持就顯得非常重要。

楊天水病逝消息引發民運人士集體悼念,有海外民主組織表示,將到所在地的中國使館前發起悼念和抗議行動。

終年56歲的楊天水,原名楊同彥,江蘇省人士,1982年畢業於北京師範大學歷史系。因參與「八九民運」及在1990年參與創建「中華民主聯盟」而第一次遭判監10年;刑滿獲釋後,楊天水繼續從事民主事業,籌建「中國民主黨蘇皖黨部」,於2005年12月再次被捕,其後被判刑12年。

中國異議人士楊天水病故 家屬失聯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ql1-11082017093256.html

兩個多月前從監獄獲保外就醫的中國異議人士楊天水(本名:楊同彥)因罹患惡性腦瘤不治,本週二(11月7日)晚間在上海一家醫院病故,終年56歲。楊天水的朋友稱,他們無法聯繫到楊家成員,相信已被當局控制。

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12年的楊天水,原本今年12月刑滿出獄。但在8月16日,楊天水突然被其所在的江蘇監獄釋放,批准其保外就醫,治療惡性腦瘤。兩天後,楊天水由家屬陪伴進入上海華山醫院救治。在經過手術後,楊天水的病情於上個月出現惡化,直到本週二夜間經醫院搶救無效病故。楊天水去世的消息首先是從海外的社交網站推特傳出。當晚,重慶異議人士許萬平發消息稱,「剛剛得到消息,中國著名民運人士楊天水先生已經逝世!楊天水四姐沒有告訴我逝世的具體時間」。其後,不少網民跟帖稱,楊先生兩次坐牢共22年。祝楊先生一路走好!一場八九,不知改變了多少人的命運,嗚呼哀哉!許萬平星期三告訴本台,楊天水的姐姐向他證實,楊天水去世的消息。

自由亞洲電台週三致電近期陪伴楊天水的姐姐楊桂香和侄子張遠,但始終無人接聽。

南京維權人士王健對本台記者說,他曾致電楊天水的姐姐和侄子,但無人接聽,他相信楊家成員已被公安控制,因此無法與外界聯絡:「他家裡人現在聯繫不上。他具體什麼時候(幾點)去世的,現在又是什麼狀況,一點消息來源也沒有。現在他家裡幾個人都不願意接聽電話。這一定是(被控制),沒有任何疑問」。

中國異議作家楊天水籍貫江蘇,曾因參加89民主運動、組建「中華民主聯盟」,而於1990年6月1日被當局拘捕判刑10年。2005年又因發表批評政府的文章,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刑拘;第二年被江蘇省鎮江市中級法院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12年。今年8月,楊天水在獄中查出腦瘤、後被保外就醫。在楊天水住院治療期間,海內外不少朋友為其募捐醫療費。

重慶異議學者張起表示,中共自1949年建政以來,對待無論是體制內還是民間反對派改採取的打壓方式可謂從不手軟:「他們用的方式都是政治性思維而並非人道主義的思維,他們對楊天水的殘忍、對劉曉波的殘忍、乃至於對他們內部被清洗者的殘忍,從來沒有改變過」。

楊天水是一年內中國第三位在獄中傳出不幸消息的著名政治犯,另兩人是去年11月在湖北監獄離奇死亡的政治犯彭明,以及今年於錦州監獄患肝癌病故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

楊天水先生傳昨日去世 家人或被控制 無法聯繫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11/blog-post_38.html

江蘇著名政治犯、民運人士、民主黨人楊天水先生去世時間傳出是昨日(11月7日),但其家人們估計均被當局強力控制,友人都已無法聯繫,因此無法確認具體時間。雖有消息稱楊天水人是昨晚去世的,但無法得到家屬證實。而遺體具體在何處,喪事如何辦理均也不得而知。

楊天水,江蘇人,中國民主黨蘇皖領導人之一,作家,著名持不同政見者,曾經因為參加89民主運動,後組建「中華民主聯盟」1990年6月1日被當局拘捕入獄10年。2005年12月24日,再次因言獲罪,被南京市江寧區警方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刑拘;2005年5月9日,被轉正式逮捕;2006年5月16日,被江蘇省鎮江市中級法院以「顛覆國家政權罪」重判12年,剝奪政治權利4年,刑期至2017年12月23日。2017年8月又傳出患腦瘤的噩耗。後獲保外就醫,然而病情嚴重,隨即去世,享年僅56歲。

國際人權組織對中國政治犯持續死亡表關注  [自由亞洲電台]

201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prisoner-11082017073844.html

中國政治犯獄中死亡或病重的案例近年不斷增加,各界人士對楊天水突然病逝表示哀痛。維權界指出,包括楊天水在內,過去一年內已有三位異見人士被迫害致死。流亡海外的異見人士擔心,政治犯的生存空間愈來愈窄;國際人權組織呼籲各界持續關注,冀能改善大陸的人權狀況。不少網友在得悉楊天水病逝的消息後,紛紛留言表達哀傷。有網友形容,楊天水是中國的驕傲,亦有人認為他為追求民主付出了太多,未完夢便離世感到十分可惜。

有網友更稱,一年之內,先後有彭明、劉曉波、楊天水三位著名民運人士被迫害致死。過去還有李旺陽、曹順利、力虹等等。反映出中國真實的人權狀況,便是只要你是民運人士、人權律師、宗教人士或是訪民,隨時都會面臨著被監控、被拘留、被失業、被驅趕、被判刑。

海外組織「民主中國陣線」主席秦晉對彭明、劉曉波、楊天水的離世感到惋惜,認為這些為了追求民主和人權而付出生命的人士,為整個中華民族樹立了典範。

秦晉說︰這樣一類的政治人物、民主人士,即使不判他們死刑,也讓他們離開這個世界,這種邪惡是以往沒有過的。他們以個人之力對付整個國家機器,我為他們過早受到迫害而去世感到非常悲哀。

他形容,中共迫害異見人士的做法,即使沒有真正使用死刑,也能做到殺雞儆猴的作用。他認為,大陸的人權狀況無法在短時間內得到改善,因而外界要持續為這些良心犯發聲。

秦晉說︰(大陸的人權狀況)沒有跡象可以改變,我雖然悲觀,但是我自己本人並不因為現狀嚴酷而停止自己追求。在這種情況下,海外人權組織能發揮的力量可能極小,只是把中共對人權的破害和倒退披露出來,從而讓外界知道而已。

網名「哎烏」的滯泰中國難民吳玉華指出,在服刑中的劉曉波、楊天水因為患上重病,在危及到生命時才獲准保外就醫,這也是中國大陸政治犯普遍面對的問題,就是患病也無法得到有效的治療,身體受到病魔的折磨。

哎烏說,據不少政治犯的家人或代理律師的透露,目前正在服刑或是遭到羈押的人士,因為受到酷刑或是關押環境惡劣而患病,有些情況更危及到生命,可是卻被拒絕取保。在這種不仁道的情況下,她擔心,大陸政治犯的生存空間愈來愈窄。

哎烏說︰我們知道有郭飛雄、黃琦、張海濤、黃琦等許多政治犯,在監獄裡患有疾病卻不允許保外就醫。還有高智晟律師現在是被秘密武裝關押,我有這種擔心,因為中國監獄和看守所的飲食衛生條件都極差,中國政治犯的生存狀況普遍很惡劣,患病得不到有效的醫治是很普遍的狀況,他們在裡面就是熬日子。

彭明原為中國航空航天部航空通用電氣集團總經理、北京城建集團董事長,因為在1998年籌建以獨立知識分子為主要成員的「中國發展聯合會」,而遭到當局打壓。2000年9月他逃亡到美國,並成立民運組織「中國聯邦發展委員會」。4年後,彭明在緬甸被誘捕,並綁架回中國。 2005年10月被控「涉嫌組織和領導恐怖組織罪」罪成,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關押在湖北咸寧監獄。

去年11月29日,彭明突然身亡,終年58歲。監獄方稱,彭明的死因是猝死。

在今年7月13日去世的劉曉波,於2008年因起草《零八憲章》被捕,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監11年。兩年後,他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今年6月,在遼寧錦州監獄服刑的劉曉波被確診為肝癌晚期,然後獲辦理保外就醫,送往瀋陽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治療。劉曉波於7月13日在瀋陽病故,兩天後他的遺體被火化,並在大連進行海葬。

至於被判刑12年的楊天水,原本在今年12月刑滿獲釋,但在8月時,監獄方突然通知家屬,稱楊天水患上腦瘤,要求家屬盡快辦理保外就醫。

中國正義記者屢受打壓 今年逾百人被拘或判刑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reporter-11082017081344.html

週三(8日)為中國記者節,新聞自由及記者權益再受關注。山東揭黑記者齊崇懷因揭露官員貪腐,反被判刑12年,忍受長達10年牢獄之苦後,去年獲得減刑,將於明年出獄。此外,大陸民間記者表示,仍受當局嚴重打壓。在山東監獄服刑長達10年的齊崇懷,明年6月將刑滿。

齊崇懷妻子焦霞週三(8日)表示,今年初曾去濟寧監獄探望,丈夫的健康狀況可以,並著她不用再去,每次來往路費不少,丈夫叮囑她把生活過好。她又指,丈夫從不打電話或寫信給家人,他不希望孩子留有不愉快記憶,他對年老母親亦有所虧欠。她又指,不想談及丈夫在獄中情況,不想有什麼影響,他獲減刑一年,再過幾個月便出獄,一家人想平淡生活。

焦霞說︰就是說我也沒有經常去看,現在不去了(探監),人在哪裡對於他好好的,也不想給他引起任何波瀾,幫不上他什麼忙,也不想引起任何的意外。

齊崇懷案件再加追兩罪共判刑12年,焦霞得知判決曾投河自殺。她表示,當時感到絶望,二名孩子僅6、7歲,一時接受不了判決,所以自殺,現在不想回憶這件事。目前子女已長大成人,她不知道如何熬過這10年。丈夫剛判刑時,國保曾監控她一段日子,其後已經沒有。

齊崇懷代表律師劉曉原指,齊崇懷會報道一些負面新聞,當地一名民眾替他提供新聞線索,該人後來在網上曝光滕州巿委政府的豪華辦公大樓而被抓,齊崇懷在網上呼籲也被捕,當時以報道負面新聞涉及金錢被判刑4年。2011年他快刑滿前,滕州當局追究他另一項敲詐勒索罪及職務侵佔罪,再次開庭審訊,他與王全章出任代表律師,法院判刑9年,加上之前的4年,兩罪併罰刑期12年。

他指出,齊崇懷被加追漏罪,因為當局怕他刑滿後申訴。此外,當時不只齊崇懷的負面報道涉及金錢,另有影響力的媒體記者也有同樣事情,但當局沒指控其他人,僅齊崇懷被判刑。

劉曉原說︰他(法院)的執法有點選擇性執法,如果你看過我的辯護意見,我就提到選擇性執法。還有,特別是後來這次判刑,有一點控制他、限制他,怕他出來還會為以前的4年判刑去申訴、喊冤或控告。

齊崇懷(又名齊崇准)曾任《中國安全生產報》山東記者站站長、《法制早報》事業發展部山東部主任、《法制週報》及《記者觀察》特約記者,從事新聞工作達14年,曾多次揭露滕州巿委腐敗現象及社會不公的報道。

前西安電視台記者馬曉明,現職民間記者。他表示,目前大陸的公民記者很危險,像六四天網負責人黃琦被關押、非新聞創辦人盧昱宇被判刑,他認為大陸談不上有新聞自由。大陸主要是新聞宣傳,事實的披露嚴密地操控在執政黨手裡,他們的報道談不上新聞,只能說是宣傳,主要的問題是掩蓋重大事件。

他又指,中國大陸有許多維權或民主人士,冒風險去披露社會事情,均受到嚴厲打壓。近年他本人也採訪社會不公義的事情,不收任何金錢,但他多次被抓、被毆打,也被拘留及勞改。他希望中國人能夠勇敢站出來,把社會很多侵害人權的事件向外界報道。

馬曉明說︰我也希望中共能夠尊重人民的新聞自由基本的權利,當然這種希望要實現很渺茫,它要實現必須要經過全社會人民的共同抗爭。

總部在巴黎的無國界記者組織發布2017年年度報告指,中國的新聞自由度排名176,在180個國家中倒數第5。逾100名記者和博客作者被拘留或判刑,包括監外執刑的北京資深記者高瑜、判刑4年的非新聞創辦人盧昱宇、李婷玉,及面臨起訴的維權網站“64天網”創辦人黃琦,他們均獲該組織頒發的新聞自由獎項。

709吳淦案審理期限又遭延長至明年1月31日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11/709131.html

709吳淦案審理又遭延長至明年1月31日。今天吳淦辯護律師燕文薪說:「上午接天津市第二中級法院電話,告知經天津高院批准,吳淦案的審限延長至2018年1月31日。」吳淦(網名超級低俗屠夫)被控涉嫌「顛覆國家政權」和「尋釁滋事」案曾在2017年8月14日上午在天津第二中級人民法院不公開審理。但因其拒絕配合認罪,至今未予宣判。吳淦系2015年5月20日被抓捕的,至今已經被羈押了近2年半的時間。其獄中曾遭酷刑。

張磊律師、燕薪律師:榆林佳縣尋找高智晟記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11/blog-post_75.html

為確定高智晟先生的人身及法律狀況,2017年11月8日上午,我們來到陝西省佳縣公安局瞭解情況,能找到的該局辦公室主任、李姓副局長、法制大隊長均告訴我們,該局沒有作為法律上的辦案單位辦理高智晟的案件。問及有無協助其他單位辦理,則均表示不知情。而佳縣公安局「國保」大隊則只有一位內勤人員在辦公室,其亦表示不知情。

下午,我們來到榆林市公安局,先是到了「國保」支隊,在該辦公室的一位像領導模樣的女警察告訴我們她不知道該國保支隊有辦理高智晟的案件。之後我們又來到榆林市公安局辦公室,辦公室主任告訴我們據他所知榆林市公安局並沒有辦理高智晟案件,並說是不是一個案件還都並不確定。之後我們又到同一樓層的法制支隊準備詢問一下有無對高智晟採取法律強制措施的手續,剛到門口準備開口詢問,突然跑來兩個穿特勤制服的人(其中一人是我們進大門時的門衛)把我們推開,要我們立即離開辦公大樓,一直把我們趕到了榆林市公安局的大門外。後來才知道大樓裡的什麼人批評了門衛不該放我們進去,所以門衛把我們趕出來了。在大門口給法制支隊打電話詢問,接電話的人問了高智晟的名字,過了一會兒後,告訴我們說他們法制支隊沒有這個人的案件。

上午離開佳縣之前,我們去離佳縣縣城五公里左右的小石板橋村看望了一下高律師的大哥,高大哥似乎是無意中的一句話給我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法律對我們這一家人不起(保護)作用。

法律如果不能保護每一個人,那麼它就誰也保護不了。法律如果保護不了高智晟的基本人權,那麼它就是假的、它就誰也保護不了。

張磊律師,燕薪律師  2017年11月8日,陝西榆林

VOA專訪胡佳:川普訪華應促劉霞重獲自由

https://www.voachinese.com/a/voa-interview-hu-jia-20171108/4106032.html

美國總統川普訪問中國前夕,著名中國社會活動家、薩哈羅夫思想自由獎獲得者胡佳告訴美國之音,由於川普訪華,他被看守在北京家中,直到川普走後才能離開家門。胡佳在訪談中呼籲川普總統和美國政府,利用這次訪問外交契機,要求中國政府釋放2010年以來一直處於軟禁狀態的劉曉波遺孀劉霞。

胡佳:這一次的話就是在個人駐地進行足不出戶的軟禁,這幾天我完全沒辦法出家門,包括我沒法出門買菜,他們(看守)會委送外賣上來,基本上就是家庭監獄的狀態吧。估計他們也考慮了,川普總統不是一個在人權方面特別注重的人,所以他們也並沒有在意。我被帶到異地去管控的一個重要原因是,他們擔心這期間,會有什麼外交官到這邊來訪,包括(發生)去劉霞家那種事,但是他們現在可能想川普總統做這件事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所以在家裡軟禁就可以。

你現在也上不了whatsApp 是不是?

胡佳:我翻不了牆,我的多個VPN相繼報銷,藍燈、MSN這些統統報銷,我甚至接觸不到能夠幫我維修,幫我重新調理電腦和手機的朋友,我自己在被遙控的情況下,(朋友)他們給我打電話,我的手機被管控過,不知道會不會被植入什麼東西,反正就是弄不通,所以您可以看到,我好久沒有發推特了,我好久沒有發推特不僅僅是因為我不能表達,也是(因)我無法獲聽外面的情況。所以這種情況下,只能說最低限度的推動跟外交系統的溝通。

現在劉霞的情況怎麼樣?

胡佳:中共在七月和八月,表述過劉霞的事情十九大之後再談,不受理不接納,不去探討這個問題。現在來講十九大已經過去了,利用川普訪問北京的這一個(機會),川普不提也就罷了,但這至少是一個契機。就像習近平訪問德國,在漢堡,(習近平)峰會上與默克爾總理會面,利用這個機會,比如美國大使館,或者比大使更高一級的官員,利用這些契機,跟中共接觸的這個契機,把這個案子重啟。關於劉霞的命運,關於接下去她和弟弟出國休養的這個問題,進行外交斡旋,否則劉霞自劉曉波去世以後,她流轉各地,無非就是劉輝在她身邊,圈上一群國保。她就在大理古城1號109院,(這)算是大理古城最好的客棧,但是金絲鳥籠,她依然是一個囚犯,絕對不像視頻中她講她自己閉關,休養,絕不像官方逼著她講的,然後發布的那樣。她要真正脫離苦海,只能離開這個國家。她要修養心性,修復心靈創傷以及身體疾患的話,只能離開這個國家才能實現。她精神狀態非常不好,她在依賴這些抗抑鬱的藥物,你會很明確的擔心兩個問題,一個是她會不會自殺,另一個在這種長期的心理壓力下服用這些藥物,她會不會出現身體新的病變,比如說癌症,乳腺癌之類的,這都是女性在精神壓力之下,常見的病症。這都是非常非常現實而迫切的問題。

胡佳:對劉霞的命運影響最大的當然是媒體的關注,國際人權組織的關注,然後是中國行動者的街頭表達,都是有一定效果的,但都是壓在駱駝身上的稻草,我們不知道實際性進展,但是我們知道這裡最重要的是外交斡旋,尤其是德國和美國的外交斡旋。既然中共說了十九大以後談,那麼我現在考慮讓這個程序怎麼重新啟動起來,(辦法)實際就是外交施壓的(手段)。對於這個獨裁者,對於這個流氓政府,你還得用很謙遜很委婉的方式進行斡旋,說讓這兩個人去外國修養,去調整一段時間。明明知道為什麼,雙方也都沒說破,怎麼啟動這個事情是我現在最關心的。否則她在大理、在南京,在武漢,在瀋陽,在中國任何地方,都是在自己的囚籠裡面。

不知道她是在北京還是離開,是嗎?

胡佳:不知道她回沒回來,反正我已經回來了。十九大我應該是最後回來的,官方維穩期到28號告一段落。然後我就差不多這個階段回來的,我不確定劉霞回沒回來,這種情況只能給她家打電話,但給她家打電話沒有人接的話,就是沒有回來,跟劉輝核實的話,劉輝沒有回應,所以我就不能確認。

胡佳:真的說句心裡話,從劉曉波過世以來,關於劉霞的行踪,我們都在探討,她到底在哪?包括我被軟禁期間為什麼去大理,我就是想去看看劉霞被軟禁的地方,但是現在這些都不重要,她在中國的任何地方,哪怕在南沙的曾母暗沙,都無所謂的,包括香港都無所謂的,只要中共統治的地方(都一樣)。(劉霞)只能離開這個國家,才能有命運的變革。她現在在哪都很相像,無論待在家裡還是在哪,她都會哭泣,或者猛烈的吸煙,這些東西對身體沒有任何好處。

你剛才說希望德國和美國施壓,川普總統來了,你對這個可能性抱持怎樣的看法?

胡佳:我對川普並不抱持好的看法,至少在人權、環保領域,他是個劣等生。他雖然是美國的民選總統,但是基於我過去17年的人權工作,經歷過小布什時代,奧巴馬時代,到今天的話,在人權方面表達最為匱乏的,甚至是Nothing的,就是川普。所以這一次他訪問北京,首先是一個契機,是美國的高層和中國的高層統治者,直接相互溝通協調的一個契機,當然他們會談朝鮮核問題,當然他們也會在反恐、經濟,貿易這些方面,但是我覺得在非正式場合,或者在私下場合,就像默克爾總理在動物園說的類似的話一樣,提及這個問題用不上他30秒時間,但是這種表達是非常重要的,或者他在推特上提及劉霞也是好的。

胡佳:而在這些方面,我只能說我在跟美國使館官員溝通。但是我還是肯定一點,這個契機不能放過,因為我確實也向駐華大使館表達了。因為中共本來就表達了十九大以後來啟動這個東西,川普來的這個太好的機會了。川普不做這個事情,那麼並不意味著駐華大使館的大使就做不了這個事情。反正,要重新建立中共的權力體系,權力再分配後的權力掌控者,去交涉劉霞命運問題,現在能救劉霞的最重要的就是外交。

人權組織敦促川普總統為中國人權狀況發聲

https://www.voachinese.com/a/news-china-trump-rights-20171107/4104917.html

美國國內外人權活動人士呼籲美國總統川普利用首次對中國的訪問談論中國日益惡化的人權狀況。

活動人士呼籲釋放已故諾貝爾獎獲得者劉曉波的遺孀劉霞和其他許多中國政治犯,其中包括四名正在等待審判或已被判決的維權律師。他們還呼籲釋放一名在中國被拘留超過230天的台灣維權人士。

他們警告說,如果不這樣做,只會讓維權人士面臨的局面更加惡化。自2013年習近平上台以來,中國持不同政見者和不同意見的空間迅速縮小。

人權條件惡化

中國人權觀察研究中心研究員王松蓮(Maya Wang)對美國之音表示:“在國際環境中,很少有領導人願意站出來維護人權,特別是在與中國有關的問題上,這使得中國政府在國內人權問題上變本加厲。

受到到維權人士關注的最新案件是李昱函律師的刑事拘留。據香港“中國人權律師關注組”報導,李昱函於上個月初失踪,到十月下旬被遼寧省瀋陽市公安局以“尋釁滋事罪”提出指控。

目前尚不清楚她是否可以聘請自己選擇的律師。她的家人也不准到監獄探訪。

中國人權律師關注組在一份書面聲明中說,瀋陽當局“對她常常舉報警察瀆職曾多次企圖報復。在我們看來,顯然濫權和瀆職構成案件的一部分。”

當局報復

現年60歲的李昱函患有高血壓、心髒病。但是儘管如此,她還是接連受理了一系列敏感案件,其中包括在兩年前開始的全國范圍內對中國律師進行大規模打擊的主要目標之一王宇律師。她還受理了其他宗教自由案件以及安徽一名被誣告的警察的案件。

維權人士認為,李昱函受理王宇案件是她被拘留的主要原因。

國際特赦組織的中國研究員潘嘉偉表示:“這可能與她代理鋒銳律師事務所的王宇案件有關,這可能是當局對她進行的報復。”他呼籲川普總統在內的國際社會對李昱函的案件以及中國的其他侵權案件發聲。

國際特赦組織和其他國際維權組織以及85名中國律師和公民集體呼籲立即釋放李昱函,同時對她的健康以及她可能遭受酷刑表示擔憂。

「福州大抓捕案」將於11月中旬開庭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017/1108/16613.html

本網獲悉,「福州大抓捕案」當事人代理律師之一林洪楠今天收到福清法院送達的《出庭通知書》,已確定林炳興,石立琴,江智安,廖俊,嚴興聲等11人「尋釁滋事」一案,於2017年11月14日—17日每日9:30至18時在福州福清市第一法庭開庭審理。

此前一個禮拜的11月1日,葛文秀律師、王國芳律師曾收到福清法院電話通知,擬定於11月14日-17日「福州大抓捕案」開庭。今天(11月7日)林洪楠律師已收到福清法院書面性通知,已確定2016年9月在杭州G20峰會期間被抓捕的林炳興、廖俊、嚴興聲、江智安、石立琴、賀清敏、吳宏福、張秀屏、熊鳳蓮、林善忠、卓道明11位維權人士將在此受審。

即將開庭的福州大抓捕案開庭時間發生變故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017/1109/16616.html

民生人權觀察員獲悉,昨天(11月7日)福清市法院下達的關於11月14日開庭審理「福州大抓捕案」遭流產。據悉,11月7日林洪楠、葛文秀、王國芳等律師均收到福清法院送達的《出庭通知書》:林炳興,石立琴,江智安,廖俊,嚴興聲等11人尋釁滋事一案,定於2017年11月14日—17日每日9:30至18時在本院第一法庭開庭審理。但今天(11月8日)黃志強律師等卻又收到0591-85160210電話,說合議庭成員兩位同時重病,開庭改期。

此前,紀中久等律師曾要求福清合議庭成員迴避,福清法院無一人迴避,而在「福州大抓捕案」即將開庭之際,兩名合議庭成員卻又雙雙病倒,實在令人匪夷所思」。

民生觀察會繼續關注「福州大抓捕案」林炳興,石立琴,江智安,廖俊等十一位維權人士的庭審狀況。

律師會見到公民記者丁靈傑 但辦案部門不明確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7/1109/16614.html

11月8日消息, 任全牛律師在北京市石景山區看守所會見到公民記者丁靈傑。據律師稱,丁靈傑在看守所內睡木板床很不適應,其他都可以。丁靈傑本人沒有收到拘留通知書和逮捕通知書。丁靈傑涉嫌的罪名是尋釁滋事罪。辦案部門不明確,辦案人員的身份不明確,因為參與調查的警察拒絕明示身份。

浙江環保維權人士陳法慶被刑事拘留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7/11/201711082335.shtml

中國浙江的民間環保人士陳法慶,近年因推動當地環保公益,遭到地方當局在生計上的不斷打壓。為阻止他在十九大期間進京上訪維權,陳法慶10月8日上午被當局以「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為由刑事拘留。

無錫市維權人士程茂娟無故被抓捕而後又被強迫取保候審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017/1109/16615.html

民生人權觀察員獲悉,在中共十九大即將閉幕之際,因病在北京租屋臥床休息而被無錫當局在病床上抓捕,並以「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的程茂娟最近被無錫當局釋放。程茂娟向本網講述了她如何在租屋生病臥床休息時被無錫當局抓捕,繼而從北京又帶回無錫當局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拘,而後又在沒有到拘留期限的情況下又被強制「取保候審」的全過程。本網人權觀察員也伺機對程茂娟進行了一次較全面的採訪。

程茂娟說:在十九大期間,她因患病租住在北京房山區的小屋內,於2017年10月23日中午11點許,九個人突然衝進她的租屋,不管不顧程茂娟在生病發燒和她的解釋,將她押上一輛車牌號為蘇B3211的警車,駛向精緻如家酒店門前,換了一輛車牌號為京E一D1510、17座白色依維柯。「當時我尿急,要求方便,被黑車打手推推搡搡,跌倒在車門前,被逼無奈,我實在控制不住當著幾十個眾人的面撒了尿。」這讓程茂娟感到了無限的屈辱與憤怒。

事後,他們把程茂娟推搡到車上後,她看到車裡還有訪民2名、押送的維穩人員5名,司機和5名打手。上車後程茂娟的手機被打手搶走。行駛大約十六小時後,即10月24日凌晨6點15分到達無錫市蠡園開發區派出所地下室,他們便開始對程茂娟進行訊問、做筆錄。「他們不顧事實真相,硬套我2O15年6月18日在法國大使館門前放炮」程茂娟邊說邊拿出一張蠡園開發區派出所擬定的筆錄草稿,內容如下:

律師彭永和遭打壓 發出「跳江公告」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gf2-11082017094259.html

維權律師彭永和自今年5月退出上海律師協會後,一直受到司法部門刁難,無法正常執業,週二(11月7日)更被派出所強制傳喚。他除了向外尋求法律幫助,更發出「跳江公告」,聲稱當局的連串打壓將會逼他走上絕路。數名公安週二來到彭永和位於上海浦東新區的家,在沒有法律文件的情況下,口頭傳喚他到派出所進行筆錄,並帶走他的手機及電腦,翻看記錄並拍照。彭永和接受本台採訪時估計,公安是針對他近期公開發表的文章而採取行動。

彭永和: 因為我曾經發過文說「法輪功(被稱為)是邪教組織,無法在法律上進行定義」。至於最高人民檢察院和最高法院也是無權進行解釋的,因為法律從來就沒有授權給它就這個法律本身的含義進行解釋。也就是從法律角度上來說,對法輪功是否屬於法律上的邪教組織,不能確定。

彭永和今年5月因為不滿上海律師協會受官方操控,宣佈退會。他星期三聲稱在司法局逼迫下,此後上海再沒有律師事務所敢聘用他。雖然派出所星期二當天就讓彭永和重獲自由,但彭永和在壓力下公開發出「跳江公告」,表示「除非律協與當局明年1月中旬之前回應他的要求,否則自己將走上絕路」。

彭永和向當局提出三項要求:一個是實現律協的諮詢和財務公開;另外一個,從法律的角度去釋放和停止迫害那些法輪功學員;第三,對無辜的訪民國家應該給予個說法。

祝聖武:公開聽證申請書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11/blog-post_98.html

中華人民共和國司法部:申請人祝聖武不服山東省司法廳做出的魯司罰決字(2017)第1號行政處罰決定書,已經向貴部申請復議,請求撤銷該具體行政行為,貴部已經受理。

申請人在《行政復議申請書》中列舉了魯司罰決字(2017)第1號存在的程序違法、事實依據不足、法律依據缺乏的事實。申請人還認為該行政處罰嚴重的迫害了言論自由,破壞了中國的律師制度,危害了中國的民主共和的國體,危害了國家安全。申請人根據事實和法律對這四個方面進行了詳細的、邏輯清晰的論證。

該處罰決定書的程序違法事實是非常明顯的。著名行政法學家何兵教授對本案評論:「行政處罰基本要求是,違法事實清楚。本處罰決定書,對違法事實根本沒有具體描述,沒有具體指明,何時所發的哪些微博違法……很難相信,這是一級司法廳作出的法律文書。」申請人現提交何兵教授的微博評論作為證據。

魯司罰決字(2017)第1號處罰決定書是中國歷史上第一個以言論違法為由吊銷律師證的處罰。該處罰決定書作出後,民間輿論沸騰、議論紛紛。國際社會高度關注本案,以本案作為觀察中國政治局勢的窗口。

鑑於本案案情重大、複雜,爭議極大,且申請人補充了相關證據,為確保本案在陽光下做出正確決定,避免猜疑,申請人依法申請貴部對本案的復議進行公開聽證。

同仁縣藏人被限購買汽油 理塘縣藏人一度被禁外出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dz-11082017105032.html

據一名青海藏人星期三向本台反映,中共上個月舉行十九期間,青海同仁縣當局為防止自焚事件發生,下令禁售汽油給一般藏人,導致民眾不滿情緒加劇;與此同時,四川理塘縣當局也禁止普通藏人離開縣城,並部署全副武裝的軍警在各處高度戒備。

中共十九大從上月18號到24號舉行期間,青海黃南州同仁縣當局下令各加油站禁售汽油給當地普通藏人,以防自焚事件再度發生。

同仁縣境內一位消息人士向本台表示:「在十九大期間,同仁縣藏人凡是開汽車或騎摩托車到當地加油站排隊加油時,工作人員拒絕出售汽油和柴油給他們,但對政府人員沒有任何限制。當局雖聲稱是為了安全考慮,但其實是為了防範自焚事件再度發生。」

消息人士表示,同仁縣當局的做法,導致地方藏人的不滿情緒加劇。「同仁縣普通藏人在平時購買散裝汽油或柴油時,經常會遇到一些困難,均被要求持身份證到所在派出所申請購油許可證明,之後攜帶派出所開具的證明,自備油桶到加油站購油。這次十九大舉行時,當局變本加厲,直接給加油站下令禁售汽油給藏人。民眾對此紛紛表達不滿,都強調同為公民,卻沒有人權與平等可言,並希望透過網絡將當局的做法披露出去,來引起關注。」

迄今在青海同仁縣有11名藏人進行自焚抗議,而在2012年11月中共十八大舉行期間的僅一個月之內,藏區多地自焚者達28人,其中同仁縣最多,有9人。

另外在十九大期間,四川甘孜州理塘縣當局也禁止普通藏人離開縣城,並部署全副武裝的軍警在各處高度戒備。

一位有關消息人士向本台表示:「現在理塘縣仍然處於當局的嚴控中,之前當地藏人的護照被沒收,如果要離開縣城,則被要求到政府有關部門辦理許可。但在十九大舉行期間,當局禁止藏人外出,還在整個縣城部署大批全副武裝的軍警時刻保持高度戒備狀態,並不時在街上列隊或乘坐裝甲車、警車、軍車進行巡邏,給民眾帶來恐慌。」

消息人士表示,當局在每年的敏感日對理塘縣的監控措施一向非常嚴格。

「每年的3月10號『西藏自由抗暴日』以及在藏地發生『自焚事件』時,當局向理塘縣增派軍警,並在縣城周邊搭起帳篷駐守,在各主要街道輪流巡邏,對僧俗藏人進行全天候監控。而在『達賴喇嘛尊者壽辰日』前夕和期間,當局對理塘縣的監控更是嚴上加嚴、緊上加緊。」

美國總統特朗普抵達中國 特習故宮開啟雙邊會談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junshiwaijiao/ql2-11082017093444.html

美國總統特朗普本11月8日星期三抵達北京,展開一連三天對中國的國事訪問。當天下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故宮博物院會見特朗普夫婦。美國駐華大使布蘭斯塔德稱,特朗普這次訪問會聚焦朝鮮及貿易問題。此外,北京709案涉案者的家屬及多名異議人士被當局軟禁或強制旅遊三天。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