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06  11名維族和哈族涉「恐與極端宗教」被刑拘。黃琦:強迫我認罪,你們只能得到一具屍體。關注丁靈傑、劉敏傑、李昱函、李小玲、黃曉敏等案。

11名維族和哈族涉「恐與極端宗教」被刑拘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 … 繼續閱讀 →...

11名維族和哈族涉「恐與極端宗教」被刑拘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ql1-11062017094231.html

新疆互聯網信息辦公室本週日公佈,今年8月以來,查處15起網上傳播違法信息案例,涉案者包括9名維吾爾族人、4漢族人、1名哈薩克族人、1名回族人。當局指他們利用互聯網等平台宣揚、存儲、傳播涉暴力恐怖、宗教極端、民族分裂以及虛假謠言信息等內容的文字、圖片、音視頻,其中11人已被警方刑事拘留。不過新疆當地的人士估計,實際被查處人數遠不止公佈的數字。

新疆新聞在線網站本週日(11月5日)報導,近日,新疆互聯網信息辦公室、自治區公安廳根據舉報線索,依法依規查處並曝光第八批共15起網上傳播違法信息典型案例。經查,相關涉案人員利用互聯網等平台宣揚、存儲、傳播涉暴力恐怖、宗教極端、民族分裂以及虛假謠言信息等內容的文字、圖片、音視頻,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反恐怖主義法》《中華人民共和國網絡安全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等法律法規,公安機關已將有關人員依法依規查處。

當局公佈的15起「典型案例」中,9名涉案者為維吾爾族,4名漢族,1名哈薩克族,1名回族,其中11人被刑事拘留。被刑拘的包括:現年50歲的阿克蘇市網民吐某,被指通過手機多媒體卡存儲並傳播暴恐音視頻。喀什地區網民依某非法持有暴恐音視頻, 32歲的博州網民艾某使用移動存儲介質存儲多部暴恐音視頻。還有烏魯木齊網民帕某手機內存有大量暴恐音視頻文件,以及博州網民哈薩克族拜某在微信群中被指傳播宣揚宗教極端主義的有害音頻,另有一名22歲的回族冶某,被指通過QQ空間傳播宣揚宗教極端主義的圖片。

被捕者中年齡最小的19歲維吾爾族女網民阿某,被指通過QQ空間,傳播宣揚宗教極端主義的圖片。另有漢族李某、賈某、楊某,分別被指在微信群、QQ群散佈大量「政治謠言」,被當地警方處以行政拘留。

自由亞洲電台記者本週一,致電新疆互聯網舉報中心查詢如何界定「傳播涉暴力恐怖視頻」。接聽電話的一位工作人員對記者說:「我們這邊網上違法信息和不良信息包括,在網上傳播的不良視頻和宗教極端,政治類謠言等」。

該工作人員稱,他們只接受舉報,至於是否構成違法違規,由公安機關界定。

總部在德國的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發言人迪裡夏提對本台記者表示,雖然中國在當地已有效的壓制了網絡自由,但是針對維吾爾人的敵意並沒有改變。他說:「所謂傳播違法信息,是中國擔憂維吾爾人利用互聯網表達不滿,當局在當地加強互聯網的監控,實際上是阻止維吾爾人獲取更多被官方壟斷的信息。我擔憂當地會有更多的人遭到中國政府拘留」。

當地一位少數民族人士對記者說,新疆當局公佈的只是今年8月以來的被捕者部分信息,有更多的被捕者情況未見公佈。

黃琦:強迫我認罪,你們只能得到一具屍體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ql2-11062017094421.html

間六四天網創辦人黃琦,於上週六及本週一兩度會見代理律師時披露,自己在看守所囚室內遭到在押人員毆打,導致腿部受傷。另外,看守所人員還拒絕向黃琦提供衛生紙等生活必需品。黃琦通過律師表示,他曾明確告訴提審人員,他拒絕承認對他的指控;如果想要他認罪,他們只能得到一具屍體。

被四川省綿陽市檢察院羈押近一年的黃琦,繼被綿陽市看守所體罰之後,近期又遭到同囚室的犯罪嫌疑人毆打。黃琦在羈押期間,除了不能使用其個人在看守所的生活費賬戶,甚至沒有衛生紙等生活必需品。本週一(11月6日),黃琦的其中一位律師隋牧青見到了黃琦。他說,毆打黃琦的是同一囚室的兩名前政府人員:「毆打他的人一個是前綿陽市國土局的一個局長,叫張立(音),他涉受賄兩千萬元,被抓進去的。另一個叫苗家滋,是一個維穩人員,因為把訪民打成重傷被抓進去的」。

隋牧青律師說,當天他見到了綿陽市公安局國保大隊的辦案人員和檢察官,並反映了黃琦不能使用看守所賬戶中的存款,以及看守所管教人員拒絕提供衛生紙。檢察官表示會就此展開調查,並承諾會恢復黃琦的賬戶。

上週六(3日),黃琦案的代理律師李靜林曾到看守所與黃琦會面約三個小時。李律師說,黃琦精神狀態尚好,浮腫有所消退。黃琦向他展示了左小腿內側的一大片瘀青,並揭發看守所管監室的警察楊茂榮暗中唆使同監室人員,在10月24號至26號期間,多次毆打他。楊茂榮曾經在監室裡面對黃琦大喊:「我就不相信收拾不了你」。李律師說,黃琦向看守所領導報警:「看守所的領導、中隊長、大隊長等都去見了黃琦,他們看了黃琦被打的監控視頻,但是他們對打人者,沒有做處理」。

54歲的黃琦被捕與去年4月6日「六四天網」發出一條「四川省公安廳定下打擊天網黃琦方案」的報導有關。該文稱,2016年3月中旬,綿陽官員透露「六四天網」是國外網、反動網,專門把中國的醜事發到國外去,讓外國人看笑話。省委書記王東明己下命令,指示綿陽公安收拾黃琦等。去年底,黃琦被以涉嫌 「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刑事拘留,其後被檢察院批捕,黃琦案曾經歷多次退偵。

黃琦對律師表示,當局要他承認犯罪事實,但被拒絕。李靜林說,黃琦對審訊人員稱,如果強迫他認罪,最終只能得到一具屍體:「他(黃琦)說根本就沒有那個事實,不是認不認罪的問題,連事實都沒有。他說你們如果強迫我認罪,你們能夠得到的只是一具屍體」。

黃琦的母親說,黃琦被羈押已超過341天,他患有激進型腎小球腎炎、腎功能衰竭、腦水腫等多種疾病,但在看守所沒得到任何治療。而家人送去棉被、棉衣毛衣、秋衣秋褲等數十次,黃琦只收到三次。

徐秦:任全牛律師再次進京要求會見民生觀察記者丁靈傑遭拒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11/blog-post_89.html

2017年11月6日下午,上海公民程玉蘭陪同任全牛律師、丁靈傑家屬一同到北京市石景山區看守所尋找丁靈傑的下落。看守所工作人員這次到是沒有否認丁靈傑目前被羈押在該看守所裡。任全牛律師要求依法會見丁靈傑,但看守所人員以律師出示的手續不全為由拒絕會見。任全律師表示:待手續齊全時擇日再去會見丁靈傑。

於是他們先協助家屬幫丁靈傑存上了生活費。令人氣憤的是,看守所再次拒絕了家屬親自給當事人存禦寒衣物,理由改成裡面有衣服。為什麼要強調理由是「改成」?因為這次已是家屬和朋友、律師第三次給丁靈傑女士送衣物了,通過郵寄和直接送達看守所接待窗口的方法均被拒收了。前兩次的理由分別是:衣物不能郵寄,必須親自送到看守所窗口檢察;律師無權代理家屬給被羈押的當事人存錢存衣物,需家屬親自來到窗口送檢。

本人對石景山區看守所警察涉嫌故意刁難律師,非法限制被羈押公民獲取法律援助和家屬、朋友存錢、送寒衣,表示強烈的抗議!

本人權觀察員認為石景山區看守所的官派作風已經涉嫌企圖顛覆19大習近平先生再次提出的「民主、法治、公平、正義」的中國夢,是對被羈押人員身心健康權的嚴重侵犯!

中國獨立人權觀察員徐秦

2017年11月6日

宋再民探望被捕的刁繼軍 為丁靈傑存錢遭拒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7/1107/16608.html

北京宋再民、華義兄弟以及楊佔強同去石景山看守所,給因李學惠同案被捕的刁繼軍兄弟存生活費。事前,刁繼軍的妹妹已經和警方聯繫好,便很順利為其存上錢。宋再民又要求給同案被捕的丁靈傑也存上五百元生活費,結果看守所卻以「非直系親屬不能存錢」為由拒絕。刁繼軍(網名:墨者鉅子)是於9月24號凌晨一時左右被警察帶走。來實施加捕的人員有,兩位自稱為石景山分局的兩名著裝警察(警號分別為044058 和044336)和五位便衣。 七人於深夜闖入刁繼軍工作單位居住地,出示了傳喚證和搜查證,刁繼軍被帶上車號為京K.P1616的小型別克車帶走。傳喚證上罪名是「涉嫌幫助他人照相……」丁靈傑亦是於9月22日在山東被跨省抓捕,關押於北京石景山看守所。

李小玲、黃曉敏在押待遇欠佳 情況令人關注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prisoner-11062017082142.html

被控「尋釁滋事」刑拘的廣東維權人士李小玲,在羈押期間懷疑因看守所環境差,導致其眼疾無法得到改善外,上周五(3日)與律師會見時表示腹部疼痛,隨即律師為其申請取保被拒。有朋友擔心,李小玲的卵巢囊腫病情惡化。此外,四川維權人士黃曉敏因拒絕妥協,而遭到看守所方刻意刁難,家屬擔心其身體的健康會受到影響。

李小玲的代理律師葛文秀在網上撰文,表示上周五(3日)他到過珠海看守所會見了李小玲,對方稱除了做過手術的眼睛得不到有效的治療,以致情況得不到改善外,右腹部疼痛越來越重。於是律師為其申請取保候審,卻遭到拒絕。

李小玲的朋友周先生於周一(6日)向本台反映,李小玲被捕前曾證實患有卵巢囊腫,並在醫生建議下準備安排入院做一個詳細的檢查,再決定是否需要做手術切除。現在除了眼睛的問題得不到有效的治療外,朋友更擔心她卵巢囊腫的病情加重。

周先生呼籲,珠海當局立即釋放李小玲,讓其獲得及時治療。周先生說︰看守所內的環境差和心情影響下,導致李小玲的右腹愈來愈痛。左眼肯定無法痊癒了,即使讓她醫治話,視力都不會改善了。但現在除了眼睛外,腹部這樣痛的話,我們真的很擔心。

李小玲另一名代理律師藺其磊表示,估計當局有意要判李小玲刑,因而若不是緊急情況,都不會答應取保的申請。藺其磊說︰咱們認為這個病很重,但是當局做過一個鑑定,如果不是到危及到生命的階段,當局都不會同意取保。而且這次當局想追究李小玲的刑事責任,更不會同意取保放人。當然我們會堅持再提出申請。

原是番禺區軍屬的李小玲,為小兒子在2009年遭綁票殺害案件,一直上訪尋求幫助而成為警方監控對象。後來她在維權喊冤過中,也參與了不少活動宣揚民主,從冤民的身份,搖身一變成為維權人士。

在今年六四28周年紀念日期間,李小玲因在北京天安門舉牌進行「六四光明行」的行動,而被控「涉嫌尋釁滋事」拘捕。涉及事件中的周莉、李學惠、泉健虎、趙春紅、卜永柱、梁燕葵、趙欣等7人也遭刑拘,罪名同樣是尋釁滋事,及後除了李小玲之外,其他人獲得取保。

此外,「涉嫌尋釁滋事」刑拘的四川維權人士黃曉敏,目前羈押在成都看守所。家人周日(5日)由一名與黃曉敏關押在同一看守所,並已經得到自由的朋友帶來消息稱,黃曉敏因為不合作,而被看守所方面刁難,包括不允許其他羈押人士與他交流。在這種情況下,加重了黃曉敏胃病和高血壓。

黃曉敏的大哥黃敏清斥責當局的不仁道行為,指出兩個構陷的弟弟都被關押著,家屬十分擔心他們的健康狀況。黃敏清說︰對於這兩個弟弟的身體,我認為(他們在關押著)都不會很好。而且特別是在這種(刻意刁難)情況下,一個政府就可以決定一個人命運,這是法治嗎?

5月中被失蹤的黃曉敏,其後被證實遭到刑拘。此前他曾經附議並聲援前雲南黨校老師子肅,公開呼籲十九大實行黨內直選。外界認為,黃曉敏被拘捕,是與此事有關。

李小玲申請取保候審遭拒 黃曉敏被要求永不返回出生地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gf1-11062017094933.html

廣東異議人士李小玲被以「尋釁滋事」罪批捕後,病情惡化,但珠海警方拒絕讓她取保候審。與此同時,被刑拘的四川維權人士黃曉敏的健康狀況也堪憂。有消息說當局要求他承諾不再返回出生地新疆,作為釋放條件。律師葛文秀上週五(11月3日)到珠海市第一看守所會見了李小玲。另一律師藺其磊援引葛文秀表示,患有嚴重眼疾與卵巢囊腫的的李小玲病情加重,另外公安當局還以書面駁回了取保候審申請。

藺其磊:她眼睛需要接受手術後治療,身上還有其他疾病。我想過10天半個月再去會見她一下。我們原先提交的取保候審, 公安機關就駁回了。藺其磊相信,種種跡象顯示珠海警方不會輕易放過李小玲。

藺其磊:如果珠海警方不願意在這事情上大作文章的話, 會讓她出來的,但是根據現在這個情況看,珠海警方非得追究她刑事責任。因為李小玲起訴珠海市公安局, 去到法院立案,然後被刁難,然後報警,報警以後她的眼睛耽誤治療,(警察)不讓她走,她是報案人(卻)不讓她走。

同樣以「尋釁滋事」罪被刑拘的四川維權人士黃曉敏,健康也傳出惡化。他妹妹黃小芹援引來自看守所的消息說, 患有胃病與高血壓的黃曉敏被單獨囚禁,當局曾表示可以釋放他,條件是希望他不要返回出生地新疆,但黃曉敏拒絕。

黃小芹: 我說不可能讓黃曉敏出來,因為他二哥還關在新疆牢裡,作為兄弟之情,你說我們家老三怎麼可能不去新疆去過問一下這件事情呢? 所以從我的想法來說,我認為現在不可能放黃曉敏出來。 我不知道一個家庭有什麼能力跟國家來抗衡。

黃曉敏生於新疆喀什市。他與哥哥退休法官黃雲敏一直被當局視為重點打壓對象。

劉敏傑案今日再開庭前會議,本週五將正式公開開庭審理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11/blog-post_17.html

河北定州劉敏傑被「尋釁滋事罪」一案今天上午再次舉行庭前會議,上一次庭前會議中辯護律師提出的管轄權異議被駁回,劉敏傑今天提起的合議庭成員迴避申請也遭駁回。下午,定州市法院通知劉敏傑的辯護律師,本案將於11月10日(即本週五)上午九時在定州市法院公開開庭審理。劉敏傑因兒子劉強從部隊退伍後做生意被搶劫殺害一案,認為最高法院未公開開庭審理而直接改判,至主凶杜朋未受到應有的懲罰,屬於認定事實錯誤、違反法定程序而在北京上訪維權十餘年。其間,劉敏傑申訴的冤案沒有得到糾正,卻被屬地和北京等司法機關以莫須有的罪名勞教、拘留多次,還被接訪官員打斷幾根肋骨。劉敏傑因多次被毒打,患上神經性脊髓炎,眼睛也幾近失明。

近年來,由於劉敏傑在北京最高檢、最高法、國家信訪局,全國人大信訪接待處及中央領導、巡視組寄信揭露最高法院的辦案黑幕,而引起相關領導們的重視,中紀委的領導還曾專門找其瞭解情況。然而中紀委的關注並沒有改變劉敏傑的命運,反而遭到最高法院的打擊報復,最高法院的法警多次毆打劉敏傑(由報警記錄、被打診斷書、證人證言等佐證),關小黑屋虐待,串通地方公檢法還以各種方式截訪等。

2017年9月20日11時許,劉敏傑到正義路郵局寄完信,在正義路街心公園廁所旁停下查看手機信息時,被跟蹤而至的最高法院的法警限制,因劉敏傑不從他們,最高法院的法警還惡人先告狀報了110,隨後被東交民巷派出所民警帶走。次日下午兩點30分左右,被定州警方帶回,22日、23日相繼以郵寄的方式將刑事拘留證和逮捕通知書寄給劉敏傑的女兒劉霞。隨後劉敏傑的女兒到公安局詢問情況,得知要在10天內開庭(中間有8天小長假)的消息。10月9日律師閱卷時,被告知10月16日上午9時在定州法院開庭。檢方的起訴意見書以劉敏傑涉嫌「尋釁滋事罪」建議法院判刑5年。

定州市法院原定於10月16號的開庭審理,經媒體報導及社會各界等多方關注,臨時將開庭審理改為庭前會議。庭前會議時,辯護律師要求查看指控劉敏傑犯罪行為的光盤,但法院沒有播放,法官在庭前會議上問了一些劉敏傑的想法,劉敏傑要求給解決上訪反映的問題。

劉敏傑的女兒劉霞說:現在他們根本拿不出我父親有任何尋釁滋事的證據,不知道他們週五還會給我爸捏造什麼違法行為進行打擊迫害,希望社會各界正義人士繼續給予關注,救救我體弱多病的父親。拜謝!

王宗躍律師:未能會見李昱函小記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11/blog-post_55.html

今天(2017年11月6日)一早迎著凜冽的寒風到了瀋陽市第一看守所,在律師會見室等著工作人員上班後,我先作了會見登記再向工作人員遞交了委託書、律所函、律師證,工作人員問我好久委託的,我說是之前與我商量為防以後有什麼事被限制人身自由預先留給我的委託,工作人員沒說什麼又在電腦上作了登記,叫我到二號會見室等。

我在二號會見室備好紙筆,靜靜地期待見到李大姐,等了段時間都不見大姐出來,門開了,卻來了個警察,說不能會見,一是時間不對,二是委託時不可能會知道涉嫌尋釁滋事的罪名。我說你是公安人員嗎,公安人員不能干涉對尋釁滋事案的律師會見,李昱函為防不測,之前留給我委法無禁止即可以,涉嫌罪名是辦案警察告知親屬轉告我填寫上去的也並不違法。你們現在也可以馬上去找李昱函核實是否是她簽的委託,是否還同意我擔任她的律師不就可以了嗎,哪知他說他就是看守所的工作人員,堅持不同意會見,更不去找李大姐核實,沒有任何回轉餘地。

我隨即找檢察院住所檢察投訴,問到檢察室是在看守所裡面不能進去,就要求進去投訴,前面那警察就告訴我,這事已經給檢察室和當地司法局律管處聯繫過,之前與律所律師的委託是不行的,可以不讓會見。聽此言,感覺他們與檢察、律管等部門已有通氣,再堅持投訴控告也暫時不能解決問題,待出來與大姐親屬聯繫後再作安排。

出來後,本來計畫無論多久都等著大姐親屬寄來的委託書或親自前來辦理委託手續再去會見大姐,沒想到湊巧的是這時律所助理來電話說,雲南景洪法院快遞通知,已取消11月9日開庭的教案又恢復當日開庭,只好先回貴陽去雲南開完庭同時待拿到大姐親屬的委託手續後再來瀋陽了,好在前面多買的一張瀋陽聯乘機票未退,一年之內還可繼續使用。

以人為本,司法便民,法無禁止即可行,都已經進入會見室,卻不讓年已六旬的李大姐會見事前委託的律師並核實完善相關手續。這樣的看守所和與之聯繫過的相當部門,怎麼就沒想過怎樣才能讓被羈押無助的當事人充分行駛自己的辯護權呢?出來後天氣雖更晴朗,寒氣卻仍覺凜烈,只得寒心而歸了,但李大姐一日不出,維護其合法權利將一如繼續!

王宗躍律師謹記 2017.11.6

維權律師李昱函失聯1個月 逾80律師公民聯署要求放人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gf2-11062017095333.html

為中國「709」案當事人辯護的律師李昱函被以「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已接近1個月,至少80名維權律師與異議人士聯署呼籲,要求瀋陽警方盡快釋放李昱函,以及保障她的身體健康。聯署由維權律師群體發起,他們指出,律師李昱函一直沖在709案最前沿, 並進行了強烈抗爭,因而被當局列為重點管控律師。而瀋陽市公安局因為李昱函早年的舉報行動, 一直對她痛恨有加,經常尋機打擊報復。

參與聯署的律師尤其擔心李昱函患有嚴重心臟病,能否承受警察的酷刑虐待。他們呼籲警方盡快把她釋放,並保障她在羈押期間的身體健康。\

聯署獲得超過80名維權律師和異議人士響應,當中包括被永久吊銷律師執業證的祝聖武。祝聖武:李昱函畢竟是經常參與維權,大家也比較熟悉,瞭解她的人比較多。中國的「尋釁滋事」罪確實是一個政治化的罪名。如果以「尋釁滋事」罪處理律師的話,我們當然本能的認為這是冤案,我們希望官方能夠停止迫害律師。

律師王秋實上星期曾嘗試與李昱函會面,但未能成功。他譴責當局不人道對待這位資深律師。王秋實:李昱函大姐是一個年紀非常大的律師, 60多歲了,本身身體又不是特別好,加上她是一位女性,同時又結合她是(709案)王宇的辯護人,也為人權事業做出過很多的貢獻,再加上她本身長期被瀋陽當地的警方侵害打擊。特別你從人道主義的角度來講,她身體特別不好,因為每年都要住院,你再把她關到看守所裡,這是非常不人道的事情。

60歲的李昱函曾多次代理針對公權力違法及宗教打壓的案件,上月被瀋陽公安局和平分局公安帶走後,一直與外界失聯。

德國授獎給伊力哈木 人權獎網站持續遭黑客攻擊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germany-tohti-11062017074926.html

德國魏瑪市早前決定將本年度人權獎,授予被中國以「分裂國家罪」判處終身監禁的維吾爾族學者伊力哈木,其後魏瑪市政府官網的人權獎主頁,持續遭受黑客攻擊,當局已報警處理,目前尚未確定網絡攻擊來自何方。較早前,曾有自稱中國駐德使館官員,致電話給組委會提出抗議。但主辦方表示,不論發生任何情況皆無法更改頒獎決定。

德國魏瑪市政府官網中的「人權獎」主頁,上週五(3日)再遭黑客攻擊,關於中國維吾爾族學者伊力哈木獲得2017年度「魏瑪人權獎」,並將於今年12月10日「國際人權日」當天頒獎的消息全部消失。

本台記者週一(6日)在魏瑪市官方網站的搜索欄目內,輸入「伊力哈木」的英文名字,網站可以顯示「2017年度人權獎獲得者為中國民族學者伊力哈木」條目,但已無法打開。北京時間週五晚間該消息曾短暫顯示,但旋即再次受到攻擊。

本台向魏瑪市政府媒體部門查詢,負責人回覆表示,被黑網站是「魏瑪人權獎」的主頁,他們非常不願意看到此類事情發生。目前尚不能確定攻擊來自何方?已經報警進行刑事調查。負責人也透露,魏瑪市政府尚未受到中國官方直接施壓,但他們從一些渠道獲知,在魏瑪市政府確定伊力哈木獲獎消息後,中國在外交層面曾向德國提出抗議。他們強調無論發生何種情況,都無法改變將本年度人權獎授予伊力哈木,並在12月10日舉行頒獎活動的決定。

村民反抗拆墳徵地 警鳴槍鎮壓數十人傷或被抓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arrest-11062017060246.html

地方政府強拆村民祖墳收地,再引發嚴重的官民衝突事件。廣西桂平市西山鎮當局,週六(4日)調集大批警察進村鎮壓,除打傷10餘人外,並抓走數十名村民。官方事後嚴密封鎖消息,並對當地民眾的通訊進行監控。知情人士向本台透露,當地官方和地產企業於週六凌晨偷偷搗毀村民的祖墳,但被村民發現,立即進行圍堵抗議。隨後與前來鎮壓的警察發生流血衝突。當局調集了數百名警察包圍了村子,抓捕抗議的村民,並動用設備對當地村民的通訊進行了屏蔽。

村民傳出的消息稱,當地官方力推地產發展及旅遊項目,要徵用村民土地,在此次衝突中,白蘭村有10多名村民被打傷,被抓走了30多人,其中包括一位70多歲的老人。

本台記者取得的視頻顯示,警方在突擊村莊的時候,至少開了4槍。但此後,該村民的信息斷絕,並一直處於失聯狀態。本台記者也一直無法與其它村民取得聯繫。

轉發郭文貴爆料消息犯禁 兩網友遭追究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dissident-11062017062852.html

兩名懷疑轉發郭文貴爆料消息的人士持續受壓,湖南省佛教人士釋大成,早前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逮捕,上月底剛獲得取保候審;上週再次被警方傳喚,至今全無音訊,行蹤成謎。此外,河南網民靳才偉亦涉轉網帖被行拘。釋大成被關押4個多月後,上月28日獲得取保候審。其朋友陳玉華週一(6日)表示,釋大成取保候審幾天後,上週五(3日)他從手機發出短訊,指被邵陽縣公安局傳喚,其後沒有消息,估計他已被扣押。取保期間,釋大成也有在網上發帖,可能涉及這些事情。釋大成的家人被國保及公安威脅,不敢跟外界說話、電話也不敢接。

陳玉華說︰應該是重新收監,因為沒出來、沒有他(釋大成)的消息。但他那天去邵陽縣公安局時候,他就發那個訊息回來,如果說不是收監的話,那也肯定是非法拘禁。

上月底,釋大成獲釋後,數名朋友原本想約他聚會,他都不敢來。陳玉華曾到釋大成家中探望,他表示,釋大成的健康及精神狀況很好,他在看守所沒有不良待遇,但肯定受到威脅,嚇得膽子小了。釋大成關押期間被提審不多,主要涉及轉發郭文貴評論王歧山的網帖,他是當局的重點維穏對象。據知,釋大成獲釋前曾寫保證書。

記者致電釋大成妹妹,電話一直關機。就釋大成情況,邵陽縣公安局則指,不知道此事。釋大成前代表律師王樂指,自釋大成改用官派律師後,家屬沒有聯絡他,不清楚釋大成再次被傳喚的情況。不過,如果釋大成取保期間有違法行為,當局可以把他重新收監,但不清楚具體情況。王樂說︰從法律上講的話,如果說他取保之後,有違反當地公安機關的一些法律規定的話,還是可以把他重新收監。不清楚是什麼保證書,如果說是涉及本身相關案情,也不排除他的保證書是有法律效應。

釋大成(原名張文武)為湖南邵陽人,曾號召為李旺陽掃墓、聲援709案被捕律師等活動。今年5月中,他曾因轉發郭文貴爆料網帖被行政拘留10天。6月21日,釋大成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拘,邵陽縣警方曾傳喚其微信朋友圈的網友。

另外,河南網民靳才偉週六(4日)被安陽巿殷商公安分局,以涉嫌“網上傳播謠言罪”行政拘留。靳才偉一名朋友表示,有人聯繫到靳才偉家人,確認他被拘留5天,據家人透露,事件涉及他轉發郭文貴的網帖,警方口頭告知靳才偉被行拘。朋友說︰(警方)對他的家人是這樣說的,並且他的家人沒有收到官方任何書面性的通知書,只是聽官方口述了一下,因為在網上轉發郭文貴的東西。

記者致電安陽巿公安局殷商派出所,公安指,不清楚事件。網名“煙花”的靳才偉,十九大之前曾被傳喚,他的電腦及手機被警方抄走。朋友指,靳才偉被傳喚的消息被傳媒報道後,警方不高興,翌日再次傳喚他,要求他不要在網上提及傳喚的事情。她又指,靳才偉的微信多次被封鎖,他的手機被警方歸還後,所有軟件都沒有了,他沒法翻牆。

民主人士楊子立或因核實武漢公民記者王濤報導失蹤大學生情況而被失業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11/blog-post_83.html

昨日獲悉因報導武漢失蹤大學生案公民記者王濤剛剛獲釋,卻又傳來民主人士楊子立獲因核實武漢公民記者王濤報導失蹤大學生情況而被失業得消息。

在深圳打工,養家餬口,供孩子上學兩年多的民主人士楊子立最近又失業了。據瞭解,這是有關部門給楊子立就職的位於深圳寶安的一家技術公司施壓造成的,原因很可能是與楊子立核實武漢公民記者王濤報導武漢失蹤大學生情況有關。

楊子立,45歲,本科和研究生先後畢業於西安交通大學和北京大學。曾因「新青年學會」案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刑8年的楊子立,2009年3月刑滿出獄。後就職於郭玉閃創辦的傳知行做研究工作。2013年7月,傳知行被取締,郭玉閃、何正軍等人被刑拘之後,楊子立逃亡數月。從傳知行失業後,開過網店,但被干擾無法經營。2015年,舉家前往深圳,在這家技術公司任職,為養活失業的妻子和孩子,一直比較低調。

2017年9月,武漢王濤撰寫了一篇標題為《細思極恐!武漢30多名大學生為何神秘失蹤?》的文章,講述了30多人在武漢失蹤,其中,多數為大學生。該文章在網絡上曾經廣泛流傳。2017年9月28日,武漢警方對王濤做出行政拘留10日的處罰,認為其造謠。中國官方媒體新華社說:「經武漢警方初步調查,文中所說的32名失聯人員,僅有6人系武漢在讀學生,其中有1人已找到,有2人系春節後未到校報到,另有3人在長江邊失蹤。文中所說的林飛陽系從俄羅斯到武漢後失聯,警方已立案偵查。」

烏鎮將開第四屆互聯網大會 網民盼中國「拆牆」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meiti/yf1-11062017094604.html

中國將於12月3日至5日在浙江烏鎮召開第四屆互聯網大會,11月底至12月6日,烏鎮將再次處於全封閉的環境中。有網民認為,中國的「圍牆」越來越高,世界互聯網大會實質是「局域網大會」,應當予以抵制。世界互聯網大會組委會日前宣佈,由中國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聯合主辦的第四屆「世界互聯網大會‧烏鎮峰會」,將於2017年12月3日—5日在浙江省烏鎮舉行。此次大會將以「發展數字經濟 促進開放共享——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在全球範圍內邀請來自政府、國際組織、企業、技術社群和民間團體的互聯網領軍人物,圍繞數字經濟、前沿技術、互聯網與社會、網絡空間治理和交流合作等五個方面進行探討交流。\

此前的三屆「世界互聯網大會」,也都是在浙江烏鎮舉行。過去每次大會召開期間,當地都停止對外開放,不許車輛進入。此次大會也不例外。一名烏鎮的民宿老闆6日向本台表示,從本月末至12月6日,民宿都不接待客人。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