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25  劉飛躍案再次移送檢察院。姜家文從拘留所發出緊急呼籲。段春英姐妹尋母被抓捕。林寶英被關黑監獄。於雲峰獲釋。王磊閱卷受阻。

燕薪律師: 劉飛躍案通報(2017年10月25日)[維權網] http://wq … 繼續閱讀 →...

燕薪律師: 劉飛躍案通報(2017年10月25日)[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10/20171025.html

劉飛躍案二次補充偵查完畢,已再次移送檢察院。今天上午我在隨州市檢察院閱了三本補偵卷,並向辦案檢察官重申了劉不構成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和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的觀點,尤其是後者,我表示我已提交了非常詳盡的書面意見。下午我在隨州市看守所會見了劉飛躍,並與他交流了辯護思路。劉堅持自己無罪,其身體健康、精神狀況良好,唯牽掛家人尤其是兒子的學習和生活。

人權捍衛者姜家文從丹東市拘留所發出緊急呼籲:公安部一級拘留所內人權問題嚴重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10/blog-post_80.html

遼寧丹東的人權捍衛者姜家文於今天上午9點30分從拘留所內發出信息,稱自己在拘留所的基本人權得不到保障,求醫權利被剝奪,還不如同監室的吸毒人員,而丹東市拘留所屬於公安部的一級典範拘留所,但存在針對維權人士的嚴重人權問題。據瞭解,人權捍衛者姜家文是在中共十九大前夕被從北京秘密抓回去的。姜家文說:我被綁架到丹東後,就被投入了丹東市拘留所。在拘留所的牆壁上,寫著保證每天有1.2~1.5斤糧食,而實際上每天只有2兩饅頭,一小碗沒有一滴油的菜湯,及拘留所幹部警察吃剩的後重新大雜燴一下的葷菜,一套市場上不超過10元錢的劣質洗漱用品,拘留所居然要收30元人民幣,百分之三百以上的暴利,其他需要購買的物品也都是劣等貨,但價格幾乎就是奢侈品。我因為嚴重的冠心病和高血壓,要求給予治療,但因為我對拘留所賺取暴利提出批評,就被剝奪了治療的權利,生命健康隨時都有危險。

公安部一級典範拘留所,這種典範是踐踏人權的典範還是保障人權的典範?人權捍衛者姜家文先生今天所反映問題,似乎有了丹東市拘留所作為一級典範的真正作用。姜家文電話:18841527230.

福州林寶英被關黑監獄再度失蹤 精神病女兒無人照顧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017/1025/16561.html

民生人權觀察員剛剛獲悉,中共十九大召開期間失聯多日的福州鼓樓區訪民林寶英,今天(10月25日)終於有了消息。她趁跟隨維穩人員出來買菜之際,將事先寫好的兩張紙片趁其不備悄悄塞給路人,懇請路人撥打110報警向外界傳遞信息,救她出黑監獄。林寶英對捎信的人說:「我的女兒叫朱桂蘭,10月13日,我和女兒到北京上訪,被福州當局僱傭的黑保安從北京綁架回福州,他們搶走了我五千元錢,兩個背包,我的手機也被搶走,我無法與外界聯繫」。

據林寶英說,在被綁架期間,她被關押在福州市五一招待所017房間,三班輪流看守,每班五人,其女兒不知被關押在哪裡。因擔心身患精神疾病的女兒的安危,林寶英不惜割婉抗爭要求黑保安放自己出去尋找女兒,然而黑保安無動於衷。

民生觀察員多方求證得知,林寶英女兒現已獲自由,但林寶英卻再次失去消息。林寶英身患嚴重精神疾病的女兒,不斷哭嚎尋找她的媽媽,希望能夠得到外界的關注拯救她的母親。

本網獲悉,林寶英現已七十多歲,福建省福州市鼓樓區村民,因自家房屋被政府與開發商強拆而走上維權之路,現已上訪十年有餘未果,且不斷遭當地方政府打壓、管黑監獄。  林寶英電話:152-5910-4076

中共十九大今天已經「勝利」閉幕,但福州當局對民間的維控打壓卻仍沒有結束。民生觀察會繼續關注福州林寶英的消息。

段氏姐妹十九大進京尋母未果被以「涉嫌敲詐勒索政府罪」抓捕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10/blog-post_36.html

湖南郴州殘疾人段春英因為十九大進京尋找母親陳碧香,被社區書記羅曉金以報銷車旅費用,保證十九大結束放其媽媽回家為由,騙回郴州。昨天十九大結束,媽媽並沒有如社區書記所承諾的放回家,殘疾人段春英和大姐段世郴到郴州市北湖區公安分局打聽媽媽的消息,結果雙雙被以「涉嫌敲詐勒索政府罪」抓捕。

今年已經79歲的陳碧香老太,為了未成年兒子段建軍被當地公檢法冤殺一案,已經奔波伸冤了二十多年,案子得不到依法解決,卻多次被郴州市北湖區下湄橋街道辦及新橋社區書記羅曉金僱傭的黑社會人員的毆打、非法拘禁、及下毒,老人多處骨折。陳碧香老太於今年9月23日下午三點左右在北京458公交車上,被十幾位當地治安大隊的青年用中巴攔截公交車,從車上抓走,至今生死不明。陳碧香老太的殘疾女兒段春英,於今年10月14日孤身一人到北京報案。陳碧香的大女兒得知消息後,不放心小妹的安全,也隨後進京。

據陳碧香老太的二女兒段春鳳說,平時每年連殘疾人補助金都要剋扣的社區書記羅曉金,知道小妹進京尋找母親的消息後,就派人到北京截訪,未果,承諾報銷車旅費等費用共計1萬3千元,並於昨天打入回到家中的段春英的賬號。

由於段世郴、段春英姐妹倆及姐在十九大結束後未看到母親回家,就於昨天下午3點半到郴州市公安分局詢問,結果被以涉嫌「敲詐勒索政府罪」抓捕,揚言要判刑。段世郴的兒子今天打電話給真正廣州的二姨段春鳳,告知媽媽和小姨被公安抓捕關押看守所,北湖區公安分局說要判她倆刑。

上午十九大結束前書記打錢到殘疾人段春英賬戶上,下午公安局就以敲詐勒索政府罪抓人,這種公然的惡行,究竟是中共十九大還是地方官僚借中共十九大作的惡?段春鳳電話:15367245298.

桂民海「獲釋」:銅鑼灣書商行蹤仍然未明 [BBC]

http://www.bbc.com/zhongwen/trad/chinese-news-41745204

中國當局稱已經釋放此前被警方扣押的瑞典籍華人書商桂民海,但他的具體行蹤仍然未為外界所知。瑞典外交部表示已收到中方通知,指桂民海獲釋,正在核實。

但桂民海的家人聲稱,仍然未與他取得聯繫。桂民海是香港知名的銅鑼灣書店的書商之一,在出版關於中國國家領導人習近平私人生活傳聞的書籍後失蹤,於2015年在泰國度假期間被帶走,失聯數個星期後,中國宣佈已經對他實施扣押,原因是他涉嫌與一宗發生在2003年的致命交通事故有關。

「據我們了解,由於桂民海造成致命交通事故的刑期已滿,他已在10月17日獲釋,」路透社引述中國外交部的消息說。法新社則引述瑞典外交部發言人索菲婭·卡爾伯格(Sofia Karlberg)指,瑞典收到中國方面的消息,稱桂民海已獲釋。

但桂民海的女兒安吉拉·桂(Angela Gui)表示,未與桂民海取得聯繫,也未知他目前身在何處。

Angela在一份聲明中表示:「我本人、所有家人以及所有朋友都未收到任何聯繫。」

她在推特(Twitter)上發帖表示,雖然已被告知桂民海獲釋,但他仍然「不自由」。

瑞典外交部長瑪戈特·瓦爾斯特倫(Margot Wallstrom)則表示,她仍在試圖進一步核查更多事實。

美國筆會(PEN America)在一份聲明中稱,中國應該「證實而不僅是宣稱」桂民海已經獲得自由。「桂民海被非法扣押的多個月期間,我們曾呼籲給予他自由,然後我們仍會繼續這樣呼籲,」美國筆會的言論自由項目主管詹姆斯·塔格(James Tager)在一份聲明中說。

獨立中文作家筆會的聲明則「中國警方立即恢復桂民海完全的人身自由,並按照他的自由意志選擇居住地」。

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表示,桂民海獲釋的消息「必須審慎看待」,「他是否真的獲得了自由,仍有待觀望」。

2016年,桂民海曾以「桂敏海」為名在中國官方電視台上露面,在鏡頭前流著淚承認自己違反交通規則釀成事故。

同年的另一段訪問中,他也承認自己仍試圖將違反中國法律的書籍偷運至中國大陸。

香港書商「獲釋」後仍然下落不明

https://cn.nytimes.com/china/20171025/gui-minhai-hong-kong-bookseller/

香港一家出版社的共同所有人在中國遭關押兩年後,雖然中國當局聲稱他已於上週獲釋,但他女兒週二表示,迄今仍未得到他的消息。該書商名叫桂民海,是巨流傳媒(Mighty Current Media)及其位於香港銅鑼灣的書店的共同所有人,書店出售有關中國領導人消息來源不明、粗製濫造的暢銷八卦書籍。兩年前,桂民海和四位同事遭到神秘羈押,在半自治中國城市香港引發了關於法治,以及中國為了遏制批評者越界採取行動的問題。

桂民海是在中國出生的瑞典公民,於2015年10月17日從泰國的家中失蹤。2016年1月,他出現在中國國家電視台上,似乎是被迫供認十多年前在中國酒駕撞死人的事情。他表示自願回到中國接受法律制裁,但是他的支持者認為他之所以遭到綁架,是因為中國執政黨共產黨想要將一個麻煩端掉。

與該出版社有關的另外四名男子也被帶走,後來他們獲得釋放。其中李波在香港街頭失蹤,但他否認自己遭到綁架。另一位林榮基在去年獲釋後,說自己被長時間單獨監禁,並遭到了逼供。

桂民海的女兒安吉拉·桂(Angela Gui)週二在一份書面聲明中說,瑞典外交官表示,中國外交部告訴他們,桂民海將於10月17日獲釋。但當外交官當天趕到他被關押的地方時獲知,他已於午夜獲釋,她說。「他們也被告知,他可以『自由離開』,但他們不知道他在哪裡,」她寫道。

桂女士表示,自那之後,她和家人以及父親的好友一直沒有他的消息。她寫道,瑞典駐上海總領事館週一接到了一名自稱桂民海、說瑞典語的男子打的電話,表示將在一兩個月後申請護照,但是想先和生病的母親住一段時間。

「據我所知,我奶奶沒有生病,」桂女士寫道。「我爸爸也沒有和奶奶在一起。他在哪裡我不清楚。非常擔心父親是否安好。」

瑞典外交部發言人索菲亞·卡爾伯格(Sofia Karlberg)表示,「中國當局的消息說,桂民海已經在中國獲得釋放」,但是她不願意說該部門是什麼時候收到的消息,以及外交官是否與桂民海有過直接接觸。

作家團體國際筆會(PEN International)瑞典分會的主席伊麗莎白·阿斯布林克(Elisabeth Asbrink)表示懷疑桂民海是否真地獲得自由。她說:「如果這是真的,我們非常高興;但如果這是真的,情況就不正常。」她說,中國在人權問題上「完全不可靠」。

瑞典外交部長瑪戈特·瓦爾斯特倫(Margot Wallstrom)在Twitter上寫道,她的政府「仍然在處理」這件事,並且正在「尋求進一步的澄清」。

過去一週,中國共產黨在召開五年一次的黨代會,新一屆領導班子亮相。習近平主席的名字和思想在這次大會上被寫進黨章。

共產黨認為會議期間很敏感,直言不諱的批評者有時會被迫離開北京等大城市,直到會議結束。由於桂民海的兩年刑期在黨代會開始之前結束,當局可能想阻止他與外界聯絡。

「這週我睡前都會把手機放在枕頭上,盼著父親來電話報平安,」桂女士寫道。「我會繼續這樣,直到他打來電話。」

網上發帖轉帖被拘15天 黑龍江維權人士於雲峰獲釋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meiti/yf2-10252017101408.html

被以「尋釁滋事」為名行政拘留十五天的黑龍江維權人士於雲峰拘留期滿獲釋。他向本台表示,行拘與他在網上的言論及轉發網帖有關,當局稱其行為已經構成「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在拘留期間,他兩次被提審並威脅判刑。筆名「董孤直筆」的哈爾濱維權人士於雲峰於今年10月9日下午被哈爾濱市公安局香坊分局及健康路派出所的警方帶走,後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的名義行政拘留15天,於25日行拘期滿。

於雲峰的妻子李可人10月25日向本台表示,於雲峰於當天凌晨已被他的姐姐接走:「我早晨六點接到我朋友電話,他說可人你別去接於雲峰了,他已經出來了,是他姐姐和公安局一起去把他接出來的。他用他姐姐的手機給我朋友打的電話,說:你告訴我媳婦兒,在家等我,我可能過段時間能回來。」

本台記者25日聯繫上於雲峰時,他正在前往南京的火車上。於雲峰告訴記者,他被拘留與他在網上的言論以及聲援因創作歌曲而被刑事拘留的徐琳有關:「我跟他們講的很清楚,我說我在網絡上所寫的這些東西都是在我言論自由範疇之內,我是在履行憲法賦予我的職責。他們說我轉發了一個帖子,寫的是中國的很多官員他們的子女都已經移民海外,資產多少多少。他們說我是惡意誹謗造謠,已經構成了煽動顛覆國家政權。(被拘留前)我找到了徐琳老師的太太,準備為徐琳寫點東西,然後在網上發,還沒發出去就被抓了。」

於雲峰還告訴記者,他在被行拘期間兩次被提審,還威脅要把他判刑。他認為,當局不希望他繼續留在哈爾濱:「在十五天拘留期間提審了幾次,後來去拘留所的時候甚至威脅我要判我三年。釋放之後讓我跟我姐去南京。我姐訂了機票,他們老問機票是哪個航班的、哪天的、幾點的。出來之後我血壓也很高,就把機票退了,又買的火車票。」

於雲峰長期關注拆遷、網絡言論自由、政治改革等一系列問題,曾多次撰寫打油詩。2011年,因被指「用手機發反黨反社會主義短信,嚴重擾亂社會治安」,被判勞教兩年。今年3月,曾被警方以涉嫌誹謗毛澤東、誹謗政府為名行政拘留10天。

王磊律師閱卷受阻 被限制人身自由數小時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1-10252017101342.html

河南律師王磊日前在甘肅通渭縣辦理一宗為法輪功修煉者辯護的法院閱卷,但在準備拷貝光盤資料時被阻撓,並被限制自由四個多小時,後又被強制收回已經複製的兩本案卷和拍下的光盤照片。王磊指責法院的做法嚴重侵犯了律師合法權益。

河南律師王磊10月24日傍晚5點56分在微博上留言說:今天下午到甘肅通渭縣法院閱卷,補充書面兩本薄卷很容易,有六張光盤視聽資料我瀏覽一下提出拷貝,刑庭孫庭長一開始說沒條件, 後又推脫讓下次再來拷貝,我堅持,宋跑到院長辦公室請示快一個小時了。孫明確告訴需要請示院長。

王磊律師25日接受本台採訪時告訴記者,他辦理的是一起法輪功案,當事人被控破壞法律實施,由於六張光盤中有審訊時對當事人頭部遮擋的鏡頭,因此他堅持要求拷貝,結果被限制了四個多小時人身自由才獲准離開,期間,他已經複製的兩本案卷被收回,拍下的光盤照片也被強制刪除:「先看視頻光盤,一看,瀏覽了兩張我認為更有必要拷貝光盤。這個光盤的內容顯示審訊的過程中,鏡頭竟然有把我的當事人頭部遮擋,光露脖子以下的訊問。因為我在會見當事人的時候,(當事人)臉上被打青剛好相符合。我當場要求拷貝,等來的結果是孫庭長帶著兩個法官、帶著法警隊長把我叫到一個房間,好像要給我做筆錄,問的問題居然是污衊我律師證複印件有塗改的地方。」

王磊說,法院聲稱他的辯護手續不完備,這是非常荒唐的:「(我離開時法院)把我遞交的辯護手續退給我說,等到你的手續齊備了,再來閱卷。完全是非常無恥荒唐的。按照刑訴法的規定,律師證原件、委託書、律所公函就可以了。律師權益、法律各方面他們視同無物,非常非常猖狂,限制我的人身自由。第二個就是侵犯律師的人身權和辯護權,就是閱卷權。」

關注事件的河南維權人士孟曉東認為,法院有法不依讓人氣憤:「就是有法不依。自己定的法律,哪裡還按著法律走?律師閱卷本來就是律師應有的權利,律師本來就是在自己的職責範圍內做事。就算是法輪功案,律師又沒有洩漏案情。」

事件也引發不少律師同仁的關注,有律師表示,甘肅地方法院的做法與剛剛結束的十九大強調的全面依法治國背道而馳。也有律師在網上留言諷刺道:依法治國,更進一步。

姜立軍:緊急通報: 十九大閉幕,惡匪的子彈便急匆匆射向我家臥室,窗玻璃被洞穿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10/blog-post_93.html

2017年10月24日,十九大勝利閉幕的聲音剛落,惡匪的子彈便急匆匆射向我家臥室,窗玻璃被洞穿。今日(25日)上午,我在鐵嶺市國保領導陪同下,向所屬分局正式報案,警方耐心接警並詳細瞭解情況,稱一旦破案及時打電話通知我,並將受案回執給我。

我向國保領導反映自己懷疑的線索:

一、我一直在網上及向鐵嶺市檢察院實名舉報控告遼寧省關山子監獄司法警察索賄受賄、濫用職權、虐待被監管人、故意傷害等系列違法犯罪;遼寧省司法廳請鐵嶺警方傳話讓我昨天上午去面談,我在電話中稱他們傲慢任性,沒有接受他們的安排。

二、我曾經在網上及向遼寧省各級司法機關舉報控告瀋陽市公安局惡警三年前對我進行刑訊逼供,要求追究當事人刑事責任。

因此,有可能遭受上述兩股勢力某一方的凶惡報復,我懷疑他們使用了鋼珠槍或高壓氣槍。國保領導安慰我說:極有可能是一次意外,因為前幾天附近賓館門窗玻璃也被幾個孩子打壞,這次也有可能是彈弓打的。我說我也希望這是一次意外。感謝鐵嶺市國保兩位領導的全程安排與陪同,並親自開車把我送回家,感謝他們對我及家人的安慰。

本人再一次向那些黑暗中的惡勢力聲明:無論你們從哪裡向我開槍,我都知道那罪惡的子彈來自何方!有種,你們把刀槍直接對準我,看我是否眨一下眼睛。為了不使你們濫殺無辜,本人公開近照兩張。擔心你們找不到,特公開電話號碼13941068999,隨時恭候! ——但願這次射窗事件是個意外。

十九大曲終人散 監控行動仍在進行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congress-security-10252017101603.html

中共十九大已經結束,但是各地的維權人士及訪民,仍未獲得自由,形容這是當局前所未有對民眾作出這麼嚴厲的打壓,估計在十九大期間,全國有數萬人被控制。有維權人士擔心,當局日後會以“莫須有”的罪名,對他們判刑。全國不少訪民在十九大結束後仍被當局控制,未恢復自由。北京維權人士倪玉蘭對本台表示,她現在仍被國保控制在出租屋內,又指會議期間當局對維權人士及訪民的控制,可謂是有史以來最大的打壓,估計十九大開了一個先例,對異見人士進行大抓捕,日後政府必定對民眾的打壓愈來愈嚴重。

倪玉蘭說︰就是所有的上訪人和異議人士全部都被控制,而且今年就是跟往年都不一樣,以前開任何會,也沒有現在緊張到這個程度,我覺得數萬人吧,可以用數萬人然後被控制,因為有些外地訪民來北京,全部都被抓回,而且他們來抓就是本地的一個訪民,他都要10多20個人左右吧,非常非常的緊張,緊張的程度,讓人難以想像。

中國人權觀察秘書長徐秦表示,她現在亦是被國保跟蹤控制中,由於十九大期間多人被失蹤及拘留,她擔心日後有大批維權人士被當局以“莫須有”的罪名,將這些會議期間上訪的訪民及維權人士定罪。

徐秦說︰以前訪民是不會因為敏感(期間)把人拘留了,現在就是說這次拘留了不少,對異見人士這個敏感期一般都是被旅遊,被上崗,像這種就是說以刑拘的方式把人給關起來,或者是被強迫失蹤,也是很少的,這次就是說規模之大。

另外,長期舉報官員貪腐的遼寧維權人士姜立軍,周二(24日)下午家中房間的玻璃窗突然遭人用硬物射破,穿了一個洞。他已經報警了,警方認為是可能小孩以彈弓射向玻璃而這成損壞,但他認為不可能是小孩子造成的,有可能是被人以氣槍或其他槍械射擊而造成的,他擔心自己因為長期舉報官員貪腐,而遭到報復。

姜立軍說︰是很硬的這個東西,應該是鋼珠的,鐵或是鋼鐵之類才能造成的,對我們舉報的這些人,他們可能宥些人害怕,想打擊報復,他是個人行為,他不是說整個,當局對我採取這種措施。

記者問︰那你以後會不會被嚇怕,以後不舉報了?姜立軍說︰我是正常舉報及控告,如果怕他們這樣的話,我就不舉報了,都不會(不舉報)這樣。姜立軍表示,希望當局盡快查明真相,可以讓他安心生活。

中共新領導班子集體亮相 五家主要西媒被拒之門外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meiti/nu-10252017112326.html

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星期三對外介紹中共新領導班子時表示,歡迎外國媒體更多地瞭解中國。然而,在北京的五家主要西方媒體的記者當天卻沒有收到邀請。在北京的外國記者俱樂部認為,這顯然是中國政府在向媒體發出告誡,如果不「客觀」地對中國做正面報導,就不會得到採訪報導機會。法新社10月25日的報導說,沒有收到報導習近平星期三發佈會邀請的媒體單位是:美國《紐約時報》、英國《經濟學人》雜誌、英國《金融時報》、英國《衛報》和英國廣播公司。

習近平在講話中花費了很多篇幅來談媒體事宜。習近平說,「希望我們的媒體朋友們將繼續跟蹤中國的發展和進步,並從更多的方面瞭解和報導中國。他還說,中國歡迎「客觀」的媒體和「建設性」的建議。

在北京的「外國記者俱樂部」星期三發表推文聲明表示,上述媒體單位的記者被排除在外,使人只能認為,中國政府拒絕他們參加和報導習近平講話,是為了告誡媒體不要對中國進行負面報導。這種用採訪機會來告誡媒體不要對中國進行負面報導的做法,嚴重違反了新聞自由的原則。

在法國的新聞自由活動人士本傑明-伊斯邁爾表示同意北京外國記者俱樂部的看法。他說,大家都明白習近平所謂的「客觀」和「建設性」報導的意思是什麼,他在向外國媒體示意,不要對中國政府和他的政策做負面報導:「我們都很清楚,習近平要求媒體對中國做『客觀』和『建設性』報導的真正含義是什麼。他是在告誡外國媒體,最好不要對中國政府和他的政策做負面報導。習近平似乎認為,中國媒體對他的不斷稱讚才是客觀的和具有建設性的。」

法新社的報導說,習近平的上述講話是在一個沒有手機信號的大廳裡進行的。在場的記者有200多名,中國官方媒體記者受到優待,被安排在國家宣傳部官員周圍的最佳座位。中國由官媒中央電視台和新華社的有關報導稱,「習近平歡迎建設性建議」。

在美國紐約的中國學者、前中國媒體人謝選俊指出,中國政府拒絕讓五家西方主要媒體的記者報導習近平講話,是向世界各國媒體發出信號,如果對中國進行負面報導,將失去在中國進行採訪報導的機會:「我覺得這是一個爭奪話語權的策略手段,就是通過把這幾家主要西方媒體排除在外,來向外國媒體作出顏色看看。如果這些西方媒體識相和低頭的話,中國政府就會取消限制的。這是它通過這種調控來把輿論引導到中國政府喜歡的方向去。」

法新社的報導說,中國是新聞和網絡信息監控方面有著世界上最糟糕記錄的國家之一。發表批評中國政府報導的外國記者簽證可能被吊銷,而做負面報導的中國記者則可能被監禁。近幾年來,在中國的外國記者還時常遭到警察的騷擾,並很難獲準到西藏進行獨立報導。

致力於新聞自由的非政府組織「記者無國界」在其「2017年世界新聞自由指數」中把中國排在倒數第五名。

十字架下的悲歌——敘事、記憶與身份{(彼得漁) [對華援助協會]

http://www.chinaaid.net/2017/10/blog-post_25.html

摘要:本文以2014-2016年浙江地區政府以三改一拆名義拆除教堂和十字架的事件為論述背景,以在抗拆行動中的信眾個體的回憶作為生命敘事的文本素材,並通過對幾段個體敘事的編排和鋪陳,試圖捕捉在基督教中國化的強勢國家敘事下,作為權力被控者的信眾人士是如何回憶、敘述他們的過往事件,並在這樣的敘事中展現或者隱含著怎樣的情緒和意願,這種情緒、認知和回憶對於他們當下和未來的身份建構具有怎樣的可能性影響?本文寫作的宗旨,並不在於,對過去的宗教團體的抗拆行為,以及政府的執法行為做是非對錯的研判,而在於,試圖通過在信教個體在和執法部門之間衝突張力的互動關係中,捕捉他們的生命感受。本文也試圖借此個體生命敘事,進一步探究宗教不滿情緒的積壓對於威權社會(和諧社會建構)是否潛藏怎樣的摧解力? !

為了書寫流暢及論述連貫性,就不做單獨章節的理論框架,並將相關理論放置文章各自段落鋪敘之中。本文採用侯活士的敘事神學,以及劉小楓關於人民敘事和個體敘事的對比差異,指出,在國家敘事的強勢下,基督教群體以一種怎樣的敘事在記取和維續的他們的過往,這份記憶對於身份建構具有怎樣的意義?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