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21  關注秦永敏及709大抓捕至今仍在囚的7人。李愛傑視頻會見張海濤被忽悠。伍立娟、梁慶輝。閆春鳳、秦蘭英和秀才江湖失聯。

藺其磊律師:秦永敏先生案件進展通報 [維權網] http://wqw2010.b … 繼續閱讀 →...

藺其磊律師:秦永敏先生案件進展通報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10/blog-post_69.html

2017年10月20日上午,我和劉正清律師趕到武漢市第二看守所,會見了秦永敏先生,他依然精神爽朗,先講了他所居住的房屋即將遭拆遷態度。又著重講述了他書寫的近14萬字的「自辯詞」的框架結構、條目內容和突出明確的政治抱負,平靜堅定的表達:我無非做了言論、出版、結社三件事,這些都是我國憲法規定的一個公民最基本的權利,卻至今被抓48次,共計坐牢被關26年,對此我無怨無悔,出去以後我還是會做這些事情,繼續為中國的人權事業鋪路搭橋。談到他的妻子趙素利女士和他一起被武漢警方非法關押三個月後,他被刑事拘留而趙素利卻至今生死不明,秦永敏先生表示非常憤慨,要求法院盡快開庭的同時一定要求趙素利出庭作證。我們還就一些其他的事情進行了溝通探討。

聯國促華釋放「709」維權律師 港團體促設違權懲罰機制 [法廣]

http://rfi.my/1r78.T

中國政府大舉抓捕維權律師的「709事件」,至今仍有7人被扣或被囚,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一個工作組的調查報告指出,中國指胡石根、周世鋒及謝陽等三名在「709事件」中被捕的維權律師自願認罪的說法不實,且違反公平審訊權利及國際慣例,要求中國政府半年內釋放他們及作出賠償。

但事隔約兩個月,中國未見採取任何行動,香港的維權律師關注組認為,事件對中國的理事會成員身分是一個諷刺,並促請聯合國及國際社會訂定違反人權的制裁及懲罰機制。

上述內部報告由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屬下的任意拘禁問題工作組作出,已於8月呈交理事會。報告確認三人是因為從事人權工作而被捕,並指中國當局拒絕讓他們接觸律師、把他們單獨囚禁以及未將羈押地點通知家屬的做法及法規不符國際常規,破壞人權,促請中國政府立即釋放三人,並予以賠償或彌補。

報告提及的三人中,胡石根和周世鋒律師被裁定顛覆國家政權罪名成立,分別判囚7年6個月)和7年,放棄上訴;而律師謝陽今年5月承認「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等候判刑。

不過,人權理事會收到報告至今已有兩個月,作為理事會成員的中國至今未見有反應和行動。香港的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總幹事陳潔文向本台表示,若中國不落實工作組「意見」,顯示中國作為聯合國會員、人權理事會成員及多個聯合國人權公約的締約國,在加強其於聯合國及各個人權機制的影響力的同時,並未亦似乎不打算遵行其承諾及履行其捍衛人權的國家責任,這極須國際社會嚴重關注。

她促請國際社會就此發出一致的聲音,顯示捍衛普世價值的決心,並在中國的人權理事會任期於2019年屆滿時,更加慎重考慮中國的成員資格。

她又指出,中國過往已有不落實聯合國人權機制建議的前科,聯合國和國際社會實應考慮對違反人權的締約國訂定製裁及懲罰機制。

根據關注組資料,2015年的「709」 大抓捕,有321名律師及相關維權人士受影響,事隔兩年,仍有7人被扣或被囚,除報告提及的三人,尚有江天勇和吳淦等待判決、王全璋等待審訊,以及王芳和尹旭安等候上訴。陳潔文相信,聯合國相關人權機制會持續關注。

李愛傑期待「視頻會見」張海濤 結果發現是忽悠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9/2017/1022/16555.html

本網獲悉,現正在新疆阿克蘇沙雅監獄服刑的河南籍政治犯張海濤的妻子李愛傑,今天去河南省南陽市司法局問詢關於新疆沙雅監獄管理局人員承諾李愛傑能夠「視頻會見張海濤」事宜,結果跑遍整個南陽司法局大樓問遍了相關司法工作人,結果他們全部懵圈兒不知所云,每個人都不知道「視頻會見」是個什麼新玩意兒。讓李愛傑發現:「新疆沙雅監獄都是忽悠人的」。

李愛傑說:「本來今天我是滿懷信心地來到南陽市司法局,問詢關於張海濤視頻會見事宜。我在心中盤算著先問清楚,然後我和姐姐就帶著小曼德拉在網絡中和海濤視頻會見,一路中還不斷想像著小曼德拉見到爸爸是一個什麼情景呢。」接著,李愛傑向本網人權觀察員講述了她到南陽市司法局問詢「視頻會見」張海濤的全過程。

據悉,李愛傑跑遍了整棟大樓,問詢了幾個辦公室,卻無一人知道「視頻會見」這種新奇玩意兒。最後有人指點,她敲開了信訪接待室的門,這位信訪辦的主任說:「你說的我們還沒聽說過、沒有先例,而且我們和新疆監獄沒有業務往來。最重要的是根本就沒有建立視頻會見系統,怎麼會見?」

後來李愛傑拿起手機撥通了新疆沙雅監獄的電話告訴他們:「我現在已經來到了當地司法局,請問怎麼進行視頻會見?」,接電話的工作人員說:「你給獄政科打電話,她們來安排會見。」李愛傑說不知道獄政科的電話,他說他也不知道。於是李愛傑一下子急了:「當時你們說當地(張海濤戶口所在地)司法局安排會見,現在又說獄政科(新疆沙雅監獄)安排會見,到底還讓不讓會見?」爭執中,我聽到這個工作人員喚另一個工作人員來給我解釋,然後聽到他說:「我問下獄政科的電話,你等會打過來!」

等了一會之後,李愛傑又打過去,這個工作人員告訴她:「這個電話是卡子上的電話,接見不接見的事情我們不管,以後這樣的事情,就打我們獄政科的電話。」接著他把獄政科的電話號碼說給李愛傑,她一聽這個號碼是非常熟悉的:「我知道這個號碼,但是以前總是打不通的!」李愛傑再三確認這個號碼可以打通,才放心的掛斷了電話。

接著,李愛傑撥通了獄政科的電話,接電話的女工作人員告訴她:「從9月份開始吧,因為現在是監管、安保期間,上級領導指示全疆停止所有親屬會見,如果你要問我什麼時候會見的話,只能聽從上面的安排,他們通知我們可以會見了,我們就可以恢復這個會見工作。我問了什麼叫安保時期,她說現在不是特殊時期嗎,19大呀以及各方面的安保維穩期間,你方便的話給我留個電話,等恢復會見,我就通知你。」

然後,李愛傑又問了「視頻會見」的事情,她說這個「視頻會見」只是在新疆區域,還沒開通到內地那一塊。接著又問到關於律師會見的問題,她說有個特殊的相關程序,她幫我查一下。過了5分鐘,李愛傑又打過去,她說:「條款上說,可以律師會見,但是還沒找到程序,因為要看條款、看規定,我們不能亂說。」接著她給李愛傑念了三種律師可以會見的情形,然後李愛傑問如果符合律師會見的條件,是不是隨時可以會見,她表示現在這個特殊時期肯定是不允許會見的。最後李愛傑問了獄政科上班、下班的時間,以便有什麼問題可以隨時諮詢,她說可以。

最後,李愛傑無限感慨而惆悵地自言自語道:「小曼德拉,你什麼時候才能見到你的爸爸 ?張海濤,你什麼時候才可以見到你的兒子?你現在可以被放風了嗎?你能見到陽光了嗎?」

然而,這一切現在無人能給她答案。

維權人士、玫瑰網站編輯伍立娟 19大前被失聯至今未歸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7/10/201710212225.shtml

伍立娟於2017年10月13日在被潛江市政府大批維穩人員24小時上崗狀態中與朋友失去電話失聯。10月14日她的親友登門看望,證實伍立娟確實不在屋裡。朋友又到原來敏感期經常非法羈押伍立娟的江漢油田總醫院五七院區尋找,也無果。敬請當地親友前往潛江市政府相關單位查找。謝謝!

    附:

    (1)伍立娟的電話:13707227753

    (2)潛江市公安局電話:0728-6432888

    (3)潛江市公安局局長劉斌電話:13997962666

    (4)潛江市廣華辦事處五七文化路鑽南一區派出所電話:0728 6575691

    中國獨立人權觀察 徐秦     2017年10月21日

梁慶輝被抓 閆春鳳、秦蘭英和秀才江湖三人失聯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7/1022/16554.html

本網獲悉,梁慶輝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拘捕;閆春鳳、秦蘭英在北京被地方截訪人員截走;秀才江湖吳斌下午被帶走後手機一直關機,無法聯絡。據知情人透露,梁慶輝的兒子說,昨天(10月20日)他的父親梁慶輝被警方從家中帶走調查,今日下午,警方帶同搜查證前去梁慶輝家中搜查,查抄大量個人物品以及手機電腦等電子產品,並於當晚向家屬送達拘捕手續,顯示梁慶輝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拘捕。本網目前尚未聯絡到家屬,故暫時未有進一步消息。

而在北京的維權人士閆春鳳與秦蘭英,今天在去某郵局辦理業務途中,被老家地方截訪人員抓走。其中閆春鳳是在北京房山區長陽環島東被吉林車牌的警車在沒有出示任何證件的情況下帶走。據閆春鳳丈夫透露,閆春鳳被吉林延邊維穩人員截訪後帶回老家;秦蘭英則在房山區良鄉被山東截訪人員找到並帶走,同樣被帶回戶口所在地。目前二人手機已關機,於外界失去聯繫。

另外,據廣州知名異見人士王愛忠透露,知名網友@秀才江湖(姓名:吳斌)的母親於傍晚致電告知,吳斌於下午兩點被浙江長興縣公安局國保人員帶走問話,至今未返回,電話也已關機,暫時未知具體情況。本網人權觀察員曾於晚上嘗試聯絡吳斌不果。

支聯會辦百日祭追思會 悼念劉曉波促釋劉霞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htm/hk-mourn-10212017104626.html

已故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逝世約百天的日子,香港支聯會特別舉行百日祭追思會,主席何俊仁表示,追思會除為了悼念劉曉波外,亦要求大陸當局盡快釋放劉霞,以及其他因悼念劉曉波而被打壓的維權人士。周五(20日)是劉曉波逝世100天,支聯會周六(21日)晚在尖沙咀文化中心廣場旁,舉行劉曉波百日祭追思會及悼念展覽,介紹劉曉波的生平、著作,以及其遺孀劉霞失去自由的現況。

大會懸掛“悼念劉曉波”和“釋放劉霞”等橫額,以及劉曉波在囚期間,代表無法出席領取諾貝爾和平獎的紙製空凳。

大約200個市民到場出席追思會,他們手持蠟燭,默哀1分鐘悼念劉曉波。有參加的市民對本台表示,不理解大陸當局為何仍然要軟禁劉霞。

王小姐說:我之前都有聽過他(劉曉波)的事迹,他的理念是非常好的。其實禍不及家人,他已經被你(大陸當局)逼害了,你應該放過他的家人、他的妻子。

對於不少人因悼念劉曉波而被當局打壓,另1市民廖小姐認為,只要有更多人關注事件,劉曉波才不會“被”遺忘。

廖小姐說:我會希望多些人關注,你自己首先要來,只要人多,才會引起關注。我們有祈禱會,會為劉霞祈禱。還有,就是我覺得就算我們希望釋放劉霞,也不能遺忘了劉曉波這件事,其實劉霞就是因為劉曉波才會這樣,就算劉曉波不在世上也好。

亦有不少大陸遊客途經時,駐足閲讀展板,其中1位朱先生認為,劉曉波的逝世令人感到惋惜。

朱先生說:正好看到今天剛好是百日,還是挺感慨的、挺難過的。當時2010年他拿到諾貝爾和平獎的時候,未能過去就是1個遺憾。現在劉曉波先生已經過世了,還是希望能夠盡早能把她(劉霞)釋放出來。

支聯會主席何俊仁接受本台訪問時,指劉曉波的精神會長存在人民的心裡,又希望劉霞能夠早日獲得自由。

何俊仁說:一方面是悼念劉曉波,另一方面是想告訴中共當權者,縱使劉曉波逝世,但他的精神和思想仍然是深入民間,仍然是鼓舞著很多人,很多無論是獄中還是民間奮鬥的人。當然,我們相信很多人絕對不會忘記,劉霞直至今天還是失去自由,我們是會不斷繼續爭取劉霞早日得到釋放和自由。

追思會現場提供心意卡予市民寫下心聲,何俊仁希望能夠早日將這些心意卡送到劉霞手上。

祝聖武律師:從長沙「被接回」濟南的情況通報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5/2017/1022/16553.html

我於今天(10月20日)中午回到濟南,特通報一下被「接回」濟南的相關情況。我於12號離家前往上海,去拜會馮正虎等朋友。因為意外的原因,被誤傳在上海灘「失蹤」,引發圈內廣泛的關注,也引發外媒的很多關注。上週日我手機恢復正常,得知官方在焦急的找尋我的下落,居委會負責人去我家裡詢問我的行蹤。我向官方說明了行蹤。國保方面開始一天兩三個電話核實我的行蹤,並希望我到長沙後第一時間告訴他。本週一我從上海去杭州,拜會了和我一樣因為言論被處罰的吳有水律師,順便從杭州乘飛機去長沙(這趟航班只需兩百多元)。

週一(16號)晚上我到達長沙。我到長沙的目的是處理我父母的一些急迫的事情,當然也期望能夠順道拜見長沙的朋友。我預計在長沙逗留8天左右(事情很複雜,需要那麼長的時間)。

週二(17號)上午,我正在忙事情,國保給我電話,說他到長沙了,問我在哪。我真是嚇了一跳,因為做夢都沒有想到我的正常的出行會導致他們坐著飛機來「照顧」我,更沒想到這一天來的這麼快。我和他們說明了情況。他問我住哪,說希望住一塊。我說我住的40元一晚的小旅館,非常簡單,有點臭,不用登記身份證(不是調侃,我住的確實這麼便宜)。他就和我協商住處,定下了賓館。我有些緊張,不知道會有什麼狀況發生。我老婆開玩笑說一定不能自己掏住宿費。

我辦完事情後回到賓館,敲門沒有反應。正準備打電話給國保,對面的門打開了,裡邊的人喊我名字。

我吃驚的發現,他們來了三個人,一個國保、一個轄區派出所公安、一個社區居委會工作員。我吃驚是因為我確實想不到他們維穩措施的級別這麼高。他們三個人都慈眉善目,很客氣。他們不但管我的住宿,而且管我吃飯,每天吃大餐。

他們說明了來意,就是要求我跟他們回濟南,共產黨開會期間呆在家裡並且每天到居委會報到。我和他們說明我在長沙是要處理我父母的一些急迫的事情,沒有辦法立即走。我沒有明確抗議他們干涉我的私人旅行和侵犯我的人身自由,而是說俏皮話暗示這種抗議。他們三個人就決定在長沙等我。

他們三個人都還好溝通,也願意聊一些有關的話題,我們在一起還不算悶。當然,他們總是很謹慎的讓自己觀點符合共產黨中央的政策。我們談論公安人員的工作壓力,我說現在無論知識分子還是老百姓,對公安的評價都很低,不論對錯都罵公安。他們說工作壓力確實很大,很多工作老百姓不理解,民間的負面評價確實嚴重的影響了公安的情緒和工作。國保說思考問題、有思想是好的,中國人有思想的自由,我大笑說你別騙我啊,我就是因為讀書太多、想問題太多而出事的。

按理來講,這樣被貼身監控,應該是非常恐懼的事情,比如擔心被在房間內設置錄音錄像監控設備,擔心被搜查行李。但我還算平心靜氣的接受了這樣的「待遇」。我覺得就算監控升級也無非就是蹲監獄而已。

考慮到官方千里迢迢來「照顧」我,我只好放棄拜訪長沙的朋友。我於是抓緊處理長沙的事情,縮短行程。昨天(19號)晚上,我們確定了今天回濟南的行程。他們安排了機票。

今天中午到濟南後,文東派出所的警車到機場接我們。我第一次享受警車接機的「待遇」。不知道這樣的待遇是否會成為「新常態」。

祝聖武 2017年10月20日

盧廷閣律師:2017年10月19日晚警察到家騷擾事件記錄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10/20171019.html

當晚,我正與朋友在外面吃飯聊天,我愛人打電話,說家裡來了三個警察(後來核實有一名年輕協警,三人名字核實後公佈),說是因為網上轉發貼子的事找我,看我在哪兒?能不能馬上回來?然後警察接過手機與我通話,說他們是趙陵鋪派出所的,是新華分局國保安排下來找我談話,問我是否轉發了余文生律師的兩個帖子?還給我簡單讀了一下,大致是要求習下台的公開信和余被國保限制自由過程的兩個帖子。我沒有直接回答他們的問題,而是首先提出他們的違法之處。

我說:你們為這事兒,半夜到我家,已是騷擾,有沒有出示證件及相關文書?以前我對你們派出所已說過,再找我,要出示相關手續文書,否則我不會再配合,強行傳我的話,我會報警,甚至會起訴你們。如果非要找我,那明天再說,如果拿著手續文書,可到我單位來談,否則,免談。

他們說:我們有證件,你回來了,不就知道我們是否有手續和文書了嗎?

我說:這麼晚了我不會與你們談的,明天再說。

他們說:是上面安排下來的,我們也是執行公務。

我說:上面安排你偷東西,你就偷啊?你們半夜到人家裡,找人談話,已是騷擾了,是違法的。

他們說:我們是執行公務,是合法的,上面也不會安排我們偷東西啊?我們怎麼不到別人家呢?

我說:照你這麼說,小偷也會說怎麼不偷別人家,而只偷你家呢?

至於帖子的事,我說:我記不清了,可能有也可能沒有。但我強調:余律師和我很熟悉,他的事情我很關注甚至轉發,難道有錯嗎?違法嗎?

電話上看來無法談成,他們也預感到我不會見他們,然後就走了。

我吃完飯回家,聽我愛人說:他們有點氣急敗壞,尤其是那個年輕的協警,在與我未談成後,反過來指著我愛人因為共享單車倒閉不能退款,而將一輛單車留置在家,說成是盜竊和非法扣押他人車輛兩項「罪名」來嚇唬她。我愛人說:自己的押金被扣不能退,單車公司是詐騙,我正好向你報案。他卻說:這事他們不管。一幅地痞無賴嘴臉。

今天,我到單位,看他們是否聯繫?是否直接過來?但直到晚上8點半也一直沒有聯繫,問家裡,也沒有來人。

看樣子也可能就是應付一下上面而已吧?5月15日那次,趙陵鋪鎮政府來家裡三個人,也是說要找我談話,最後也因沒有見到我而不了了之了。

這些基層的警察對上面那些下三爛的所謂任務,其實也很反感。正經事兒不干,淨幹些見不人的勾當。納稅人養活了他們,他們反過來卻騷擾納稅人,養之何用?

盧廷閣記於2017年10月20日晚

鎮江馬玉鳳十九大開幕日遭暴力截訪傷勢嚴重住院治療仍監控中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10/blog-post_55.html

江蘇省鎮江市被強拆冤民馬玉鳳,在中共十九大當天被從地方維穩人員從久敬莊接回,在派出所交接時突遭黑社會襲擊受傷,派出所見馬玉鳳傷勢嚴重,沒有給做筆錄就直接送其暫住的家中,卻安排黑社會人員實施穩控。無奈,馬玉鳳只能自己撥打120救治,目前正在鎮江市第一人民醫院急救室。

徐秦:「民主、法治、公平、正義」中共19大開幕式最絢麗的曇花?──上海陳建芳應邀參加國際人權會議被邊控、抄家佐證之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10/19_21.html

上海著名人權活動家陳建芳女士於2017年10月15日上、下午兩次於不同地點準備出境時均被攔截邊控。後經瞭解,陳建芳女士是接到愛爾蘭國際人權論壇邀請涵,準備前往愛爾蘭時,先後在杭州國際機場和深圳皇崗口岸被邊控。

陳建芳: 我15日上午在杭州市蕭山國際機場被邊檢攔截下來,被關押約2個多小時,被扣理登機牌後釋放我。15日下午4點多鐘我趕到深圳皇崗口岸過關又被攔截下來。

17日,她無奈地回到上海自己的家,發出她在杭州機場被邊控後舉牌抗議的照片:「為何剝奪我處境權 依法治國成為空話」。

18日上午,陳建芳被當地警察及便衣強行破門帶走,並抄走了她的手機和電腦。審訊恐嚇歷時14小時,未提供任何食物。當晚10:17才被趕出派出所,但扣押的手機、電腦未歸還。所有官方行為均未提供合法手續。

一位知情者說:昨天上午八點左右陳建芳聽到外面有人敲門,她在家裡朝外面看到有警車,陳拒絕開門。後,浦東新區航頭派出所的警察帶著穿便依(七、八個人)破門而入,強行將陳建芳帶走。

到了派出所裡他們逼迫陳建芳說出是誰通知陳建芳到愛爾蘭去參加國際人權論壇的?要陳建芳寫保證書今後不要為別人維權,陳建芳表示:堅持捍衛人權不屈服。警察就又以要搞掉她女兒、老公的工作,叫她的家人沒有生活來源來要挾陳建芳,她依然堅持捍衛人權。

陳建芳早上八點多被抓派出所裡一天,警察不給陳建芳飯吃,一直關到晩上10點多將陳建芳被趕出派出所。

目前陳建芳暫時安全。

新疆19大代表言必稱擁護習核心 阿勒泰地區哈薩克人不敢說話 穆斯林葬禮人數受限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ql2-10212017134237.html

中共十九大新疆代表團在北京討論十九大報告,發言者滿口言必稱「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新時代共產黨」,更有代表提出「用習近平思想武裝頭腦」。而在新疆阿勒泰地區,有哈薩克族人士向本台反映,當地近乎戒嚴狀態,人們不敢說話,微信聊天群裡也無人敢發聲。阿勒泰地區哈巴河縣政府更出台新規定,限制出席葬禮最多不超過15人。

在北京出席中共十九大的新疆代表團於10月19日和20日連續兩天舉行全體會議,討論習近平所作的十九大報告以及中共黨章修正案。據天山網報導,代表們圍繞習近平總書記在報告中提出的一系列重要思想、重要觀點、重大判斷、重大舉措展開了熱烈討論。大家表示,黨的十九大報告是當前和今後一個時期,黨和國家事業的總設計、總定向、總指引,為新時代中國共產黨人立起了新的歷史坐標,為馬克思主義注入了新的真理力量,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提供了新的戰略指引。

在個人發言中,報導稱李鵬新代表說,習近平的報告高舉偉大旗幟,閃耀真理光芒,面向世界和未來,吹響了決戰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衝鋒號,描繪了社會主義現代化的宏偉藍圖,昭示了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光明前景,是一篇馬克思主義的綱領性文獻。

徐海榮代表更將十九大報告形容為共產黨的「政治宣言」,通篇閃耀著馬克思主義真理光芒,要堅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引,譜寫好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新疆篇章。馬學軍代表說,要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武裝頭腦,牢固樹立共產主義遠大理想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共同理想。

新疆阿勒泰地區一位哈薩克族人21日對記者說,十九大開幕以來當地到處是武警,各村建立巡邏隊,村民不敢說話:「新疆特別嚴,戒嚴狀態,每一個村莊、每一條街道都有警察。現在好多人說話也不方便,嘴巴被堵住了」。

這位不願具名的哈薩克族人稱,該民族的微信聊天群也無人敢發聲:「以前我們聊天,現在(19大)大會開始以後不能發信息,不能說話,好多規定。在這個群裡面一個人也不說話,所有現在我從這些群裡退出來了」。

哈巴河縣一位哈薩克族人對記者披露,該縣政府最近下達通知,參加穆斯林葬禮的人數最多以15人為限,穆斯林不得在葬禮上唸經文,而且要盡快完成葬禮。一位哈薩克族人說:「不允許那麼多人參加葬禮,唸經儀式、語言、宗教等各方面限制越來越嚴了。以前參加葬禮一百個人、二百個人都可以,現在限制了,不能去那麼多人。最多十來個人,幾種地方不能唸經」。

這些哈薩克人稱,不少族人因在微信群發言或參加宗教儀式,被公安帶走後遭法院判刑。而法院拒絕被告人家屬自行委託律師,也不准旁聽審判。即使判決生效後,大部分家屬仍拿不到判決書。有在海外的新疆哈薩克人稱,中共十九大所宣稱的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只是第二次文革,所謂中國夢的新疆篇章不過是建立在鎮壓少數民族之上的民族迫害。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