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14明經國案庭前會議通報。康素萍被捕。蔡瑛起訴律協《通報》不實侵權。徐秦被綁架後遭軟禁。e租寶案部分受害者自殺亡。

劉文華律師:明經國案庭前會議通報 [博訊] http://boxun.com/n … 繼續閱讀 →...

劉文華律師:明經國案庭前會議通報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7/10/201710161035.shtml

2017年10月13日下午三點,本人作為明經國的辯護人如期參加了庭前會議。庭前會議中,我依法提出了公訴人迴避申請,證人出庭作證申請,鑑定人出庭申請,非法證據排除申請,收集、調取證據申請,並對所有申請做了論證。同時,我懇切要求審判長在正式開庭時充分保障辯護人的辯護權利,並安排大法庭滿足人民群眾旁聽本案的需求。審判長表示會依法充分保障。

同時我指出:庭前會議上處理的程序問題,只是初步的,一切要以明經國本人參加的正式庭審為準。庭前會議上沒有提的問題,正式庭審中還可以提。提過的,也可以變更。同時期盼本案成為庭審實質化的標竿,經得起歷史檢驗。

庭前會議在肖建國法官的指揮下依法開展,各司其職,有序進行。肖建國法官親切,專業,文質彬彬,充分保障了辯護人的權利。對於尊重辯護人的法官,我們要用加倍的尊重回報他!

感謝您一路關注!庭前會議只是剛剛開始,一切盡在正式庭審。

特此通報。

通報人:劉文華   2017.10.13晚

康素萍已於20171014夜晚11點被抓捕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7/10/201710150815.shtml

據康素萍父母透露,康素萍已於20171014夜晚11點被從西安小寨派出所轉往看守所。在被推上警車之際,康素萍向其父母大喊道,她是被判為刑事拘留。其父母請求各界呼籲相助。

湖南蔡瑛律師起訴雲南律協《通報》不實侵權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10/blog-post_14.html

民事訴狀

原告蔡瑛,男,漢族,湖南大相正行律師事務所律師,住所地湖南省長沙市開福區雙擁路長城萬富匯1115室。

被告雲南省律師協會,住所地雲南省昆明市西山區西昌路26號雲南省司法廳二樓,聯繫電話0871-64189092。

法定代表人萬立,職務會長。

案由:名譽權糾紛

訴訟請求:1、判令被告立即停止侵權,刪除公眾號文《雲南省律師協會關於王理乾律師、王龍得律師違規行為查處情況通報》; 2、判令被告在其公眾號刊登向原告賠禮道歉的聲明,聲明文稿應事先經原告審核; 3、判令被告賠償原告名譽、精神損失9999元,賠償原告因此侵權訴訟開支的各項費用20000元(暫定); 4、判令被告承擔本案訴訟費用。

事實與理由:

2017年9月18日,雲南律師王理乾、王龍得,因2014年一起涉案金額為23元的公益訴訟,被雲南律協取消會員資格。

9月19日,被告雲南律協在其公眾號刊登《雲南省律師協會關於王理乾律師、王龍得律師違規行為查處情況通報》,稱「在聽證已經進行到舉證階段時,又因質疑調查人員和聽證人員的身份提出迴避申請,聽證庭休庭合議駁回其迴避申請後,王理乾、王龍得律師及其代理人哄鬧、擾亂聽證秩序,導致聽證無法正常進行」。

原告就是上述通報提到的「代理人」之一,但是,原告從未實施過「哄鬧、擾亂聽證秩序,導致聽證無法正常進行」的行為,以上通報內容與客觀事實嚴重不符。

原告作為王理乾、王龍得的聽證代理人,要求聽證庭依法查明聽證相對方(調查組成員)身份的合法性、申請聽證庭成員迴避、對聽證庭決定提出異議,是行使和履行代理人權利義務,不是「哄鬧、擾亂聽證秩序。時至中午下班時間,五位代理人(包括原告)提出「休庭吃飯」,也是合理要求。更何況,聽證會絕不可能因為代理人要求休庭吃個飯就無法正常進行。

事實上,通報所稱的「聽證無法正常進行」,是被告雲南律協和聽證庭主持人張鐵城故意製造事端,藉機所為。

因為,在聽證會開始的第一個階段,原告等代理人就明確指出該案存在極為明顯的錯誤和違法,尤其是昆明市五華區法院認定的王理乾、王龍得律師「冒用他人名義介入訴訟」的違規事實,根本不存在。被告為阻止代理人提出的筆跡鑑定、證人出庭等申請程序 ,故意找茬終止聽證會,將呼之慾出的真相扼殺在聽證會第一個階段。

簡而言之,被告組織的所謂聽證,並非如法律規定是給予當事人一個申辯、陳述的平台,其實只是個「表演」。無論違規事實成立與否,被告早就決定「取消王理乾、王龍得律師的會員資格」。故此,被告看到真相可能會在聽證會上被揭露,示意聽證庭主持人張鐵城故意製造糾紛,終止了聽證程序。

原告系執業二十餘年的專業律師,處理過大量的維權、公益乃至敏感案件,始終恪守律師執業規則和操守,尊重法律遵守紀律尊重值得尊重的對手,誰知此次擔任王理乾、王龍得律師聽證代理人,卻無端遭遇被告的通報詆毀。

原告認為,被告作為一省級律師協會,應是律師權利最天然的維護者,應將「維護律師合法權益」放在首位,被告的行為,明顯背離律師協會的基本宗旨和正確立場,嚴重侵犯原告職業聲譽、個人尊嚴,也徹底令原告不齒。原告必然對此追究到底!

綜上,特提起訴訟,請判如上請。

此致

雲南省昆明市西山區人民法院

具狀人:蔡瑛 2017年10月13日

徐秦: 為了19大順利召開,我等被犧牲了自由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10/19_14.html

我於昨天(2017年10月13日)晚上21:00左右來到崑山南站準備乘高鐵到南京,再到合肥。結果在南站進站口江蘇省崑山市警察的協助下被綁架江蘇省高郵市國保、維穩辦、信訪辦等在未出具任何手續的情況下合夥綁架於火車站警務室至第二天凌晨1:30左右。後被強制送回高郵老家。

期間問我如果回崑山兒子家,崑山市國保將派警察每天上門查崗,並要我兒子擔保我每天在崗,我表示拒絕。如果我有罪就抓我,不許騷擾我的家人,他們不同意。故,我暫且被送回了家。

他們理直氣壯地稱為了19大的勝利召開,我們執行省的命令,你必須匯報你每天的行蹤……

下圖是昨天在江蘇崑山南火車站21:00時劫持我的綁匪。今晨6:30剛把我強制送回家,目前在我樓下佈崗。

江蘇民間人權觀察員徐秦被綁架後遭軟禁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ql-10142017125734.html

中國獨立人權觀察員徐秦,本週六凌晨,在江蘇崑山火車站遭國保綁架後又被近十名維穩人員軟禁在家。徐秦稱,當局阻撓她到廣州聲援維權歌曲創作者徐琳和劉四仿。另外,重慶維權人士蔣祖成到當地公安分局向督察投訴治安幹警侵權,反被戴上手銬腳鐐羈押24小時。中共十九大召開前夕,中國眾多異議人士、維權人士遭到當局軟禁甚至拘留。中國獨立人權觀察員徐秦,於本週五(10月13日)晚在江蘇崑山火車南站準備乘坐高鐵前往南京,但在進站口遭到當地國保、維穩辦及信訪辦人員綁架。患有殘疾的徐秦週六對自由亞洲電台記者說,綁架者在未向她出示任何法律手續的情況下,將她帶到火車站警務室,至翌日凌晨又強行把她送回家。她說,公安怕他去廣州聲援不久前被刑事拘留的音樂製作人徐琳和劉四仿:「我說你們要把我抓起來,先把手續給我。我沒有犯罪,你們現在就不能綁架我。他們這名多人對付一個弱女子,我還是個殘疾人。後來把我送回家才告訴我,懷疑我去廣州。我一個弱女子能把徐琳和劉四仿從監獄裡撈出來,我說你們太恐懼了吧」。

目前,在徐秦家的樓下有近十名保安員看守她,不准其外出。徐秦說:「現在我家門口有八、九個這些亂七八糟的人在站崗。什麼維穩辦的,信訪辦的亂七八糟的人,又罵人,還說見我一次打一次。就這麼荒唐」。

兩週前,歌曲作者徐琳被當地國保拘留,同日歌曲演唱者劉四仿也被捕,後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據稱,他們倆經常創作維權歌曲,如《一人一票》、《正義律師之歌》、《站在正義這一邊》等。據代理律師張磊披露,劉四仿遭連續28小時提審後身體疲憊,但仍堅持認為自己錄製、演唱視頻歌曲的行為是行使公民言論自由權利,不構成犯罪

另外,重慶維權人士蔣祖成9月28日在重慶江北國際機場安檢口遭到當地公安攔截,不准其前往北京。蔣祖成本週六(14日)對本台記者說,他就當時九龍坡區分局治安支隊周(鄒)姓副支隊長搶走他機票和身份證一事,要求分局督察責令周支隊歸還身份證,賠償誤機損失費:「我去機場要上北京反映問題。我在安檢口把機票和身份證遞上去的時候,公安一下子就搶走了。他當時沒有出示證件,但我知道他是九龍坡區公安分局治安支隊姓周的支隊長」。

蔣祖成週四到重慶市公安局九龍坡區分局向督察投訴,要求周支隊歸還身份證,賠償誤機損失費。不料,在分局信訪接待室被一群不明身份的人強行搜身,並搶走手機等物品,隨後又被銬上手銬、腳鐐羈押24個小時。

侯美德十九大出不了瀋陽,只因為妻子勞工權益遭案枉法裁判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10/blog-post_71.html

瀋陽市沈北新區的侯美德於昨天(10月13日)中午到瀋陽北站,持瀋陽到遼陽的車票準備乘車,突然被兩個未穿警服,未出示工作證件,自稱是沈北公安分局的一個姓喬、一個姓劉的人攔截,並將侯美德車票搶走,聲言跟他們走一趟。這是侯美德繼10月9日在瀋陽北站遭攔截後,再次被非法攔截不許出瀋陽。

侯美德之所以連瀋陽市都出不了,原因是其妻子馮俊賢追索勞動報酬屢遭「人民」法院枉法裁判,現在又逢中共十九大敏感時期的維穩有關。馮俊賢在遼寧田牌製衣有限公司工作已經達10年以上,但該用人單位一直拒不為馮俊賢辦理與繳納社會保險。社會保險也屬於勞動報酬的一種,用人單位拒不按照法律規定為勞動者辦理與繳納社會保險,勞資雙方遂發生的糾紛。

e租寶案至今仍迴避官方責任 部分受害者自殺亡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e-financing-10142017102644.html

大陸網絡融資平台「e租寶」案件在庭審結束5個半月之後,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已經宣判,鈺誠控股集團老闆及高管共26人入獄及罰款;有觀察人士認為,在維穩壓力之下,司法機關對官方和官媒在事件中的責任,至今仍避而不談。

北京市第一中院今年4月連續2日完成對「e租寶」案件的庭審,但一直拖延至上月才宣判。儘管法院的通報,指庭審和宣判都是公開進行,但關注事件的媒體和受害人都未能參與旁聽。

受害人和輿論界一直關注的,包括《新華社》、《人民日報》、《中央電視台》在內的官媒,以及多個為「e租寶」站台部委的責任,則未有提及。而北京市第一中院的官網上,已經無法檢索到「e租寶」案件的庭審及宣判等訊息。

本台記者聯絡得「e租寶」案1名姓李受害人,他指至今為止,官方除了對他們的維權進行嚴厲的打壓,並沒有提到賠償的問題,而據他所知,至少已有2名受害者自殺身亡。

李先生說:按比例(退還款項)就是個說法,沒實施啊,它說是11月份。官方也沒甚麼通知。去上訪就打壓,各地維穩啊,全國各地打招呼啦。到底這個錢到哪去了?有多少錢?這個平台剩餘多少股金?都沒說法。有些人自殺了、死掉了。江西有1個、湖南衡陽1個,有幾個自殺。

據觀察人士潘先生指出,今次判決重點在集資責任人,但對官方責任避而不談的做法,在他意料之中。原因是官方擔心事件背後的權力因素一旦公開,可能會再次面臨近百萬受害人的維權壓力。

他說:就是丟車保帥。用腳都會想出來他們會這樣幹的。這個所有的大案子都不是空穴來風,背後沒有那些大官的影子的話,絕對做不出來。就算是在內部悄悄的做了一些甚麼處理,但是也不敢拿出來說啊。然後剩下來就是誰幹的這個事情、誰來背鍋啊。全關進牢裡去,他背後那些人不就安全了嘛,他們對受害人也有個交代了。那個郭(文貴)一直說要曝(揭發)這個事情嘛,但是到現在也不曾見他曝出來。

本台記者致電北京市第一中院,但法院電話無人接聽。

隸屬於鈺誠集團的「e租寶」互聯網金融平台在2014年成立,在包括央視在內的官媒鼓吹下,高息融資業務在短短1年半時間,席捲全國大部分省市,涉及90多萬人,融資金額高達580億元人民幣,其後崩盤。在2015年底,公司負責人丁寧及25名高管被抓。

法院的判決,對鈺誠國際控股集團以集資詐騙罪,判處罰款超過18億元;對安徽鈺誠控股集團以集資詐騙罪判處罰款1億元。而「e租寶」董事長丁寧數罪並罰,包括走私貴重金屬罪,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沒收個人財產50萬元及罰款1億元;另1主犯丁甸亦以集資詐騙罪判無期徒刑,罰款7,000萬元。其餘集團總裁張敏等24名高管,分別被判處入獄3年至15年,並且要罰款。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