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13  明經國殺強拆官員案舉行庭前會議。 高智晟人間蒸發。李發旺、徐琳、劉四仿遭刑拘。新疆維穩文革復辟︰背不出陳全國語錄,七幹部受罰。

鐮刀殺強拆官員 江西明經國案舉行庭前會議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 … 繼續閱讀 →...

鐮刀殺強拆官員 江西明經國案舉行庭前會議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gf1-10132017102335.html

在江西省贛州今年3月發生的一樁強拆命案中,農民明經國被控殺死強拆官員。本週五,贛州市法院召開庭前會議。明經國的兒子希望即使父親被判死刑,也將是緩期。他還表示,父親絕不是故意殺人而是被逼的。曾代理此案的律師表示,明經國能否保住性命,法庭對引發命案的強拆事實的認定,至為關鍵。明經國的律師劉文華週五下午到贛州市中級法院出席庭前會議。明經國今年4月被檢察院批准逮捕後,罪名從原來的「故意傷害」改為「故意殺人」,意味著他一旦罪成會被判死刑。不過他的兒子明幫偉在會議後援引劉文華說,他相信即使明經國被判處死刑,也會緩期執行。

明幫偉:  他說死刑絕對不可能立即執行。如果死刑再緩期,就要看你在(監獄)裡的表現,可能會改為無期(徒刑)。我認為他不是故意殺人的,他是被逼的才造成案件的發生,肯定不是故意(殺人)。

曾出任明經國代理律師的郭蓮輝週五接受自由亞洲電台訪問,他指出根據明經國的陳述,他連續多次以鐮鏟襲擊死者,因此案件定性為「故意殺人」是恰當的,但到底應判死刑還是死緩,還有斟酌餘地。

郭蓮輝:要保住(明經國)這條命,是否能認定為「強拆」是非常關鍵的事實。當時房子並沒有完全拆掉,但這個行為已實施了,如果他(明幫偉)的兒子不加制止,房子是否被強拆了呢? 如果能認定強拆,對方就存在重大過錯。根據我的看法,判處死刑緩期2年執行,這種判決會比較客觀公正一點。

官方今年年初變更明經國的罪名,引發民間的廣泛不滿,民間輿論更把明經國譽為反抗強拆的英雄。江西省維權人士宋寧生表示,過去半年當地警方一直壓制被告家屬的言論和行動,還設法勸退介入此案的人權律師,目的就是為了淡化當地政府強拆的事實,達到震懾維權村民的目的。如果明經國被判死刑,肯定會引起民眾反彈。

宋寧生: 他(當局)也不管你有理沒理,殺雞儆猴,只要敢於直面反抗他們,就格殺勿論。有些事情物極必反,不是每個人都能忍受苟且下去的。

高智晟如人間蒸發 公安拒透露其下落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gao-10132017074141.html

北京維權律師高智晟被失踪兩個月,家屬委託代表律師到北京巿公安局尋找下落,警方以沒有家屬通知文件拒絶查詢。此外,疑因關注高智成情況被刑拘的山西省公民李發旺,本週刑拘期滿未獲釋,家屬未收到逮捕通知文件。

高智晟被帶到北京後一直情況未明,2名代表律師燕薪及張磊週四(12日)到北京巿公安局遞交委託手續及會見材料,並了解案情,但此行沒有成果。

張磊律師週五(13日)表示,他們根據家屬的信息,在北京巿公安局的查詢沒有結果,目前不知道高智晟是否在北京。現在沒辦法判斷他關押何處,家屬沒有收到任何法律文件,警方也沒法確定案件。他又指,陝西公安告訴高智晟親屬他被帶到北京,律師只能循這個線索追查,他沒法用法律概念來介定高智晟現在的狀態,下一步行動正在考慮當中。

張磊說︰因為他家屬說當地公安告訴他,北京的公安把人帶過來,所以我們只能根據他們家屬己經了解到的信息,進行相應的尋找。從北京巿公安局我們沒法了解到,他是否在北京的信息。

律師在通報指,北京巿公安局辦公室人員向他們提供了北京巿監所管理總隊法制部門的電話,他們致電該部門,對方指沒有家屬通知書,沒法確定是否在監所羁押,也不可以查詢。

高智晟關注組的艾嗚指,高智晟的代表律師沒法查詢到消息,可能因為中共召開十九大,加重打壓良心犯。她又指,高智晟失踪2個月未有消息,與大九大維穩措施有關。由於沒有高律師任何信息,也沒有人見過他,擔憂其安危及有否受酷刑,她再次呼籲國際社會及人權組織關注。

艾嗚說︰我覺得有兩個原因,第一個是十九大維穩,國內普遍對良心犯打壓加重。另一個原因是高智晟律師是中共頭號政治犯,特別敏感,基於這兩個原因,律師找不到他。

此外,山西公民李發旺自9月2日在山西家中被警方抓走,其後轉至陝西榆林巿佳縣看守所刑拘,至今超過37天,他仍未獲釋。李發旺妻子指,律師好像受壓,逾20天沒跟家屬聯繫,不知道丈夫是否被逮捕。家屬僅收到警方的拘留證,指他涉嫌尋釁滋事罪刑拘,但沒收到逮捕文件。有維權朋友分析,丈夫或在十九大會議結束後才釋放。她對丈夫的健康狀況擔憂,因為他患有嚴重糖尿病,並有心臟病及眼部做手術沒多久。

李妻說︰沒打聽到,他們不跟我說,他好像(關押)有40天,上個月2日(被抓)。因為律師沒聯繫,把律師也扣住,一直不讓他跟我們接觸。我沒問過,他們都告訴我反正過了十九大,他們維權的這麼說,一直讓我等。

另一山西公民邵重國自8月28日被警方抓走後,其後證實與李發旺被刑拘在佳縣看守所。李發旺妻子又指,邵重國妻子週四致電給她,家屬向國保多次交涉,仍未拿到刑拘通知書,也沒有逮捕文件,她期待十九大結束後丈夫會釋放。

高智晟關注組早前公布指,高智晟律師8月13日在陝北住處失蹤後,先後已有8人被傳喚,包括他的兄長高智義及西安朋友楊海、網友河蟹、飛龍等人,另有2名網友被警告。

現年53歲的高智晟,10年前被吊銷律師執照,翌年因“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刑3年,緩刑5年。2011年底緩刑期滿前,北京中級人民法院再裁決,指他在緩刑期間多次違規,重新監禁3年。2014年8月7日刑滿,從新疆沙雅監獄釋放後,高智晟被押返陝北老家居住,仍受到嚴密的監控。

徐琳劉四仿案通報:兩人均遭刑拘 羈押在廣州市南沙區看守所 今律師會見劉四仿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10/blog-post_25.html

於2017年9月26日,分別在湖南和江西被抓捕的民主人士徐琳、劉四仿目前獲知均遭刑拘,並都被關押在廣州市南沙區看守所。今劉四仿的代理律師張磊律師會見了劉四仿。張磊律師說:10月13日上午,張磊律師在廣州市南沙區看守所會見了被以「尋釁滋事」之名關押的劉四仿一個半小時左右。除了最近被連續近二十八個小時提審無法睡眠略感疲憊之外,劉四仿情況正常,也很平靜坦然,他認為自己所錄製、演唱的歌曲視頻作品是正常的行使言論自由權利,不可能是「尋釁滋事」。

徐琳是9月26號在湖南老家照顧患病父親被當地國保帶走調查,同時四點多,徐琳位於廣州南沙的住所被搜查,抄走電腦、手機、書籍、筆記本等個人物品。

同時,劉四仿在江西宜春被帶走。

徐琳和劉四仿相繼被抓走,徐琳家被抄,二人被抓的罪名竟然是「尋釁滋事」。近年徐琳和劉四仿合作,製作出品了許多以自由人權法治為內容的膾炙人口影響頗大的歌曲,如《正義律師之歌》等,廣受熱愛自由的朋友們歡迎,因而成為有關部門的眼中釘肉中刺。

河南息縣公安局長劉洋非法軟禁徐金翠 並搶奪其手機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10/blog-post_0.html

2017年10月10日下午,河南息縣公安局局長劉洋看到邢鑑在網上勸誡其脫離息縣縣委書記金平、副縣長李學超等黑社會團夥,舉報前任息縣公安局長鄭磊(現任信陽市溮河區公安局長)任職期間賭博、賣淫嫖娼、毒品氾濫等問題,要求其立即停止侵犯人權進行打黑行動,劉大拍非但不聽,甚至變本加厲將被軟禁的邢鑑母親徐金翠的手機。據悉,10月10日晚20:40分左右,劉洋命令息縣淮河派出所副所長王立軍蹭著夜黑風高帶領兩名警員前往軟禁徐金翠的黑賓館內強行將徐金翠的手機收走並且警告徐金翠不得與邢鑑通話,意圖再次將徐金翠以涉嫌「尋釁滋事」送進息縣看守所製造邢望力被上吊自殺事件。

徐金翠失聯,邢鑑多次給劉洋打電話均被掛斷,向息縣110報警,一女接警員得知是政府維穩限制人身自由後裝聾作啞稱聽不到聲音,隨即掛斷電話。

2015年5月,邢望力因與當地訪民網上請求中紀委、公安部等部門徹查息縣訪民馮國輝離奇死亡一案被捕,隨後以「尋釁滋事罪」判刑四年六個月,次日傳出邢上吊自殺,獄警稱:「邢望力頭蒙被子用紙繩子上吊自殺。」醫院診斷為頭顱骨粉碎性骨折;類似於李旺陽事件再現,引起網友關注。《自由亞洲電台》、《美國之音》、《南華早報》、《蘋果日報》、《HKFP》、《大紀元時報》、《新唐人電視台》等近千家中英文媒體相繼報導。

邢鑑在泰要求息縣公安局公開邢望力被上吊自殺前後一週監控視頻,公安局長劉洋拒絕回應,在邢望力身體、意志尚未恢復的情況下送進河南省第四監獄羈押。

不但製造了邢望力被自殺、孕婦縣府維權被打早產、息縣訪民陸其宣欲進京維權被警員打成二級輕傷等事件,息縣公安局長劉洋現在仍繼續為息縣縣委書記金平、副縣長李學超等人充當打手,如此終將淪為歷史罪人受後代子孫的唾棄。

十九大前律師出行受阻 公民舉牌籲依憲治國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1-10132017101832.html

中共十九大召開前,維權律師也成為當局的維穩對象。北京律師劉曉原、余文生均被警方「維穩」。此外,一些各地公民在十九大前上街舉牌,呼籲依憲治國。距離十九大召開還有不足一週,當局的維穩力度也達到了空前嚴厲的程度。北京律師劉曉原日前在推特上留言說,他從老家乘坐長途車前往南昌,途中接到地方警方電話,稱北京警方來電,要他呆在老家不能外出,因為北京馬上召開十九大了。劉曉原質疑十九大隻是在北京召開,為何其他省市也不能去?對方說,北京警方要求他什麼地方都不要去,只能呆在老家。

劉曉原13日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由於警方的「緊迫盯人」,他已被迫返回老家,並認為警方的做法十分荒唐:「我現在返回去,回老家。老家的公安昨天又跟過來了,但是是上面佈置的,公安部一層層往下壓。我記得2012年開十八大我也是不能正常執業,2011、2012不能通過年檢。沒想到五年以後現在十九大了,2016、2017也不能正常執業。我就很奇怪,(即使)他北京開會,作為一個北京律師我回北京也很正常。我說你把律師也作為一個維穩對象,這是很荒唐的。」

另一名北京律師余文生也遭到了當局的維穩。10月12日晚,兩名國保到余文生家和余文生談話一個半小時,要求余文生不要對外發聲,而余文生則表示會在法律範圍內維權、發聲。

此外,十九大前一些各地公民走上街頭,打出「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的橫幅,呼籲當局依憲治國。

參與舉牌的廣東維權人士袁小華向本台表示,他認為,他們有必要發出自己的聲音,說出自己的態度:「我感覺這個也很好,所以也參與了。十九大你也知道現在是在風口上,氣氛非常緊張。在這種嚴厲的高壓狀態之下,有些人越是在這種緊張、特殊時期,越是要發出自己的聲音,也讓這種聲音傳達到民間、傳達到社會,乃至傳達到開會的那群人(那裡)。」

袁小華說,在舉牌後已有心理準備可能會被警察約談甚至被拘捕,不過並不感到擔憂,因為他認為有必要通過這樣的方式把自己的聲音傳達到社會,讓參與十九大的代表瞭解他們的訴求。

接待海外宣教士的同工被捕 [對華援助協會]

http://www.chinaaid.net/2017/10/blog-post_13.html

今年四月,兩位中國家庭教會宣教士在巴基斯坦奎達(کویت)地區被恐怖份子綁架殺害。受事件牽連,十一位年輕宣教士在事發後即返回中國,但差傳所屬的浙江溫州市家庭教會「區會」,多位負責同工受地方公安人員盤問,並受到嚴密監控,承受巨大壓力。這使得慰問殉道者家屬事宜遲遲未能如期進行,直至七月「區會」代表才成行,向殉道者李欣恆及孟麗思家屬撫卹慰問。兩位宣教士的家境貧寒,李欣恆教士的母親身體欠佳,需醫療照顧。不同地區的牧者和信徒陸續前往湖南和湖北看望殉道者家屬。

近日有消息稱:事件的調查並沒結束,該家庭教會「區會」負責宣教學院接待事項的一位同工,因幫助海內外宣教士訂購往返航班機票事宜而被捕,目前關押在看守所。另有消息稱,二位殉道者的遺體可能在九月已被發現,中國安全部門曾聯繫家屬,要求配合檢驗毛髮、血樣檢測,可能DNA檢測有關,以核對身份。對華援助協會將密切觀察追蹤該事件。

洛陽又發生強拆民房案件,劉鐵生夫婦將提起行政訴訟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com.au/2017/10/blog-post_86.html

2017年10月10日,洛陽市澗西區淺井頭城中村改造指揮部(簡稱指揮部)組織了百十人的強拆隊伍趁劉鐵生和妻子劉會芳不在家之機,在沒有任何合法手續的情況下,開著鏟車將該劉鐵生夫婦位於澗西區淺井頭南新區9排12號(原工農鄉淺井頭村)的房屋拆除。該房屋佔地100.3平方米,建築面積達645平方米。

十九大期間 會場周邊禁開窗絕煙火拒出戶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security-10132017095121.html

十九大會議於下周三(18日)召開,北京街頭到處都出現大批警察巡邏,在會議場地附近的民居,被當局禁止打開窗戶,部份地區更嚴禁輸送快遞。北京市公安局發通告指,禁止於會議期間,在會場附近進行航拍活動。

十九大會議將於北京京西賓館召開,現在全國也進入維穩狀態。北京維權人士野靖環周五(13日)對本台表示,現在街上幾乎每個角落都有警察巡邏,氣氛非常緊張,警察加緊截查可疑的民眾,查看他們的身份證。而北京平日擠塞的馬路,現在也變得暢通。

野靖環說︰可以說吧,就是大大小小的馬路上,那警察都很多很多,有交通警察,有那個派出所的警察都有,很多警察,然後還有那個什麼的志願者之類的,到處都是,這幾天北京的交通特別通暢,特別好,沒有堵車,你知道為什麼嘛?因為交通警察都上馬路了,原來交通警察,原來在北京的大馬路上,你幾乎看不見交通警察,這個地方堵車了,交通警察很長時間都不來,現在到處都看見交通警察。

北京女權人士葉海燕表示,除了北京街道上到處都有警察巡邏之外,近日就連外地送到北京的快遞也受到嚴格限制,所有送到北京的快遞,都要拆開檢查,仔細查看包裹內有沒有危險物品,有些不合資格的包裹,就要暫時由當局保管,待十九大過後,才送到目的地。

葉海燕說︰維權力度比往年來說嚴重了很多,到北京的快遞會很麻煩,(大多數的)東西不能夠進北京,估計是這樣。能夠運輸的,檢查會非常嚴格,你比如像順豐快遞,這些快遞,可能她(當局)要求檢查非常嚴格,有些地方是完全不能送進來,可能等會議結束之後才可以繼續運。

中國互聯網政策矛盾 既大力發展又瘋狂封殺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internet-10132017092138.html

中國自十八大以來,重視互聯網發展,並以網絡平台宣傳政策,但另一方面對互聯網的社會功能不斷加強監控。臨近十九大會議,不少境外網絡媒介被封鎖,大批微信群被關閉。大陸網民批評當局政策存在矛盾,互聯網在有寬鬆自由的環境下才能發展。

自十八大以後的5年,中國一方面重視互聯網發展,除在2014年2月,成立由國家主席習近平任組長的“中央網絡安全與信息化領導小組”外,在浙江烏鎮舉行的“第一屆世界互聯網大會”亦由習近平主持開幕。但另一方面卻加強對互聯網管控的政策,網信辦接連推出窒息互聯網發展的政策。

其實,中國善用新媒體宣傳國家政策,本月一日,新華社推出了「點亮中國紅,為共和國慶生!」及「你的相冊裏就少一張這樣的照片」兩個網頁設計,宣傳愛國熱情。《人民日報》上月底也在微博發起「我愛你中國 唱出我們的愛」活動,號召網民上傳自己演唱《我愛你中國》的演唱片段。這個活動將持續至中共十九大召開。在宣傳十九大上,除了通過電視、報章等傳統媒介外,官方今年也加了網絡元素,開通新聞中心網站及微信公眾號。並對新聞發布會進行現場直播;用戶還可以在網站上查詢十九大代表名單,了解中國共產黨的基礎知識。

湖南公民歐彪峰認為,當局利用新的網絡平台,佔據輿論主導,通過鋪天蓋地宣傳方式控制輿論。政府一方面要發展互聯網,另一方面壓制異見聲音,這是專制統治新的方式。他又指,當局的聲音要得到主導作用,但不是以互聯網自由為導向,因為民眾要通過網絡接收資訊,如果官方消息佔據整個空間,會帶來適得其反的效果,給很多人產生被誤導的感覺。

歐彪峰說︰如果真的互聯網真的要發展的話,應當朝自由的方向走,不應該對異見人士的批評聲音進行管控、壓制及打壓。

中國監控探頭識別人臉 網絡監控收集網民數據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meiti/ql2-10132017101022.html

中國當局在中共十九大前啟用的人臉識別監控系統能通過遍佈街道及商場的攝像頭,捕捉路人面部信息以監控公眾行為。一位曾觸過該系統的人告訴本台記者,當局能通過攝像頭鎖定目標人物,啟動自動追蹤功能。此外,當局還通過網絡大數據收集網民個人信息,分析判斷其「危害程度」。繼兩週前,媒體曝光中國最新實時監控系統可識別行人步態、準確行人年齡、性別等之後,有媒體人爆料中國多家公司成功研發的智能人臉布控系統,而且在中共十九大前,已在中國主要城市啟用。他介紹說,該系統可進行數據庫人臉比對識別,去年至今,已在十多個城市投入使用及測試。其中在重慶市試點一個月內,該市警方籍此拘捕40餘名嫌疑人。

據接觸過中國天網監控系統的王先生10月13日對自由亞洲電台記者介紹,人臉識別系統已成為天網監控系統的一部分,它通過攝像探頭蒐集人臉,存入數據庫。如果發現目標,立即啟動跟蹤功能。

他說:「它不僅能識別車輛,行人的年齡與外貌特徵,並且還能自動跟蹤你。比如說,每一個階段、每一個探頭都能自動跟蹤你。只要你在天網所在的一個城市的範圍出現,那個探頭立即就鎖定你,自動跟蹤你。這個相當厲害」的。

中國的中央電視台曾經報導,全國已有兩位多萬個擁有監控功能的攝像鏡頭,並具備對人的檢測識別功能;如今加入人臉識別,可令其監控能力大大增強。王先生說,其中一批由上海及杭州生產的攝像頭,分辨率高達數千萬像素:「這些探頭基本上是上海產的,是全世界最先進的,還有杭州的」。

除此之外,本台記者獲得的一份網絡監管部門的內部數據材料顯示,當局通過蒐集網民留言、個人收入等資料,分析其身份、職業、經濟狀況。比如,網民在微博發表政治敏感性言論45次,微信朋友圈轉發256次,微信好友數378人,國內旅行2次。另一網民在微博發表政治敏感性話題235次,平均月收入兩萬五千元等等。通過以上兩人的個人資料,大致描繪其行為特質,判斷該網民「很活躍」,具有一定經濟基礎和輿論影響力,屬於「需要重點注意的人群」。

傘運期間藐視法庭案 黃之峰等多人被判有罪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gangtai/cp1-10132017102849.html

香港律政司前年初獲高院批出許可,起訴一批2014年在旺角佔領區清場期間涉違反禁制令者刑事藐視法庭,其中包括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學聯前副秘書長岑敖暉在內的20名被告。其中9人維持不認罪。法官星期五裁定9人罪成,押後處理20人的判刑。

早前已認罪等候判刑的岑敖暉星期五下午到金鐘高等法院旁聽,他表示已有心理準備將面臨監禁。

學聯前副秘書長岑敖暉:我們都大概有個譜就是今次就算要監禁,刑期也比不上8月初那兩次重。所以擔心又不會太厲害。基本功夫也會做足,例如物資或書本安排,這是一些很平常的事。

他對裁決表示失望,重申案件本是政治事件,不應由法庭解決,只有政府面對民眾訴求時感到害怕和軟弱,才用骯髒手段將法庭推上政治爭端;又批評特首林鄭月娥上任以來,包括在施政報告當中,都沒回應青年人的訴求,反而一步步將那些為香港打拚的青年人推向深淵,根本毫不關心青年人死活或港人福祉,只關心習近平的想法和能否執行北京的意旨,相信林鄭任內會愈來愈多政治檢控。

法官原本會聽取9名不認責答辯人的求情,但辯方表示希望向各答辯人索取更多求情資料,最終決定押後聽取求情和判刑。

案中9名不認罪被告包括黃浩銘、朱佩欣、郭陽煜、趙志深、陳寶瑩、關兆宏、熊卓倫、馮啟禧及麥盈湘。另外11名被告黃之鋒、岑敖暉、周蘊瑩、朱緯圇、張啟康、蔡達誠、司徒子朗、張啟昕、馬寶鈞、黃麗蘊及楊浩華則已認罪。

文革復辟︰背不出陳全國語錄 七幹部受罰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xinjiang-official-10132017083743.html

新疆自治區七名維穩官員,因未能背誦書記陳全國的語錄而受到嚴厲處分。有評論指出,中國官方日趨收緊意識形態的管控,泛文革現象又捲土重來。據新疆阿勒泰地區的官方通報指示,在本月7日當局透過視頻,對喀納斯景區維穩指揮中心進行查崗,當天值班的景區管委會副主任高長江、紀委書記齊仁波、政治部主任劉琦、景區公安局副局長王德,未能背誦出新疆書記陳全國提出的「四句話」同「四件事」的具體內容。

阿勒泰地區行政署決定對事件作出處分行動,景區管委會書記鄭洪全和管委會主任韓寶宏被停職審查、副主任高長江撤職降為科員、王德和劉琦被處黨內嚴重警告。此外,景區政法委書記吳新生和公安局長也因領導責任被處分。當地官方還將此事通報全地區各單位,並特別強調要對陳全國的「四句話、四件事」牢記於心。

據當地媒體人透露,這「四句話」和「四件事」,是陳全國在上月29日和本月2日的維穩工作會議上提出的政治口號,並被作為陳全國的施政重點,要大力推廣。

媒體人同時表示,這讓人想起了文革時期,不能背誦毛澤東語錄即遭處罰的做法。但現在大家對空洞的政治口號都不感興趣,也沒有人會願意去記。

本台記者致電大力鼓吹陳全國語錄的新疆日報查證,接電話的工作人員被問到是否知道「四句話」和「四件事」的內容時,她先問了旁邊的人,然後才不確定的回應。她說︰陳全國書記提了四句話?哪四句話?我看一下哈。使命光榮、責任重大、功在當今、利在後人。這四句話?你們是哪裡啊?打我們主任電話吧。

本台記者再致電新疆日報劉主任的電話,但他也未能答出陳全國「四句話、四件事」的的內容。

旅居美國的北京前大學教授喬木表示,像這次性質處罰,過去還是比較少見。但目前從中央到地方都在鼓吹緊跟、看齊,並以此進行某種權力測試,在中國目前的政治氣氛下,對這種做法不感意外。政府需要的就是一種寒蟬效應。而新疆更為特殊,做起來也就會更嚴重。喬木教授還表示,現在官方的這種泛文革現象,在程度上沒當年文革期間的做法嚴重,但就性質來說,是一樣的。

他說︰這個用我的話說叫泛文革。比如說個人崇拜,還有一些形式上的,兩學一做學習啊,甚至官方推出的新婚之夜抄黨章啊,跟當年新婚之夜背毛主席語錄啊,牆上掛毛主席像(一樣)……中國現在就是程度上和過去還有點區別,但性質完全一樣。

新疆全面停用維、哈文字輔選教材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ql1-10132017100200.html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教育廳近日發文,要求全疆學校停止選用維吾爾語、哈薩克族語輔助教材,停止將教材翻譯成少數民族文字。10月10日,伊寧縣教育局向各鄉鎮中小學發出通知,要求封存維族哈族兩個民族《語文》的所有教輔資料。13日,該縣教育局一負責人接受本台記者查詢時說,將立即出台限制少數民族《語文》教材的最新通知。

新疆政府將限制使用少數民族文字教材的範圍擴大至整個自治區,將禁止轄區內所有學校維吾爾族、哈薩克族《語文》輔助教材使用本民族語言,現使用中的輔助讀物一律封存,同時要求少數民族從幼兒時期,接受漢語教育,並用漢語說「國旗」,唱「國歌」。新疆南部居民提供的一段視頻中,一名年僅五歲的維吾爾族兒童,在一位漢族老師的引導下,學說漢語「國旗」、「國徽」等。

10月10日,伊犁哈薩克自治州伊寧縣教育局轉發自治區教育廳《關於少數民族文字教材教輔選用有關工作的通知》(見圖),稱凡是自治區維吾爾文和哈薩克文《語文》的所有教輔資料停止使用,學校現有的一律封存;國家統編教材《道德與法治》、《歷史》教材少教民族文字翻譯工作尚未全部完成,也停止使用;相關學科少教民族文字教材輔助資料停止使用。該《通知》要求,各學校不得違規選用教輔資料,發現的問題及時上報。

伊寧縣教育局負責人羅丹,13日接受本台記者查詢時稱,縣教育局根據自治區政府教育廳的要求轉發上述通知,並稱將立即發出補充通知,公佈更具體的限制範圍:「維吾爾文和哈薩克文《語文》的所有教輔資料停止使用。我們馬上還會發一個通知,你等一會關注吧,今天還會發一個通知就是關於教材方面」。

記者:主要是什麼?回答:等我們發了通知,你看吧。羅丹還說,新措施是根據自治區教育廳的最新要求:「這個是最準確的自治區政府發文,這個發文沒有提到(少數民族)教材。我們等一會發再一個通知,那個通知上有關教材的相關通知」。

新疆自治區教育廳早在2014年就出台限制少數民族語言授課的相關政策。今年9月,和田地區教育局要求各校在新學年實行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學,即漢語教學,並禁止在教育系統內、校園內使用只有維吾爾語言的文字、標語和圖片。直到最近,當局更決定停用少數民族《語文》輔助教材,一律使用漢文。

一位少數民族對本台記者說,中國民族區域自治法曾列明尊重少數民族的語言、文字及風俗習慣,但是當局用了數年時間,將少數民族學校併入漢族學校。他說:「現在數學、物理、化學,數理化都是漢語。語文科還是維吾爾文、哈薩克文,但慢慢的哈薩克文、維吾爾文就沒有了,就教漢語了。民族自治法規定的,現在都不執行」。

這位不願具名的少數民族稱,當局正在試圖將少數民族同化,最終消滅(他們的)民族文化。

新疆維穩 多地快遞停運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yf2-10132017102025.html

十九大前,新疆再添維穩措施,多地快遞停運,物流中心關閉。有快遞公司職員表示,暫不清楚何時能夠恢復正常。繼所有刀具必須打上身份證碼之後,新疆的快遞業務也因為中共的十九大而大受影響。日前有消息指,新疆郵政速遞物流公司在十九大期間將關閉所有物流園和物流市場,所有貨運車輛全疆禁行。

新疆烏魯木齊一家快遞公司的職員向本台證實,除部分地區外,新疆多地的快遞網點均已被政府要求封門歇業:「我們下面有的網點異常,有的是好的。就是有的網點正常的,有的網點被封門了。如果正常的話是可以發(快遞)的,如果現在不正常的話他那邊是不發不了的。因為現在我們這邊新疆維穩,然後再加上十九大,好多網點都是政府要求封門的。」

記者:「有哪些是正常的?」對方:「烏魯木齊市是好的。」另一家快遞公司的職員表示,目前他們暫不清楚何時快遞服務才會全面恢復正常。記者:」烏魯木齊這兒是不受影響的是嗎?」對方:「對,是的。和田也可以,縣城不行。」記者:「市區這些都沒有問題?」對方:「這也不一定。」記者:「不能發的這些地方要到什麼時候恢復正常?」對方:「恢復的時間我們都沒有接到通知。」

此前,北京也已停止進京快遞服務,據稱要到10月底才會恢復正常。另有網絡消息指,河南鄭州多家物流公司停止運送液體物品。另外於10月15日至26日期間,所有物流公司都會停止收發貨品。

而在新疆,除了快遞停運外,同時出台了多項維穩措施,包括要求居民家中用的刀具打上身份證碼;舉行名為「反恐維穩誓師大會」、實為「自首坦白大會」的會議;採取五戶聯保等。

有公民近日赴疆旅遊後寫下遊記,指新疆的各類安保措施極其嚴密,警察隨處可見。有網民也感嘆:在新疆幾日,最大感受覺得每年新疆的財政支出至少有10%-20%在維穩吧。

楊建利:我的中國護照在哪裡?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ck-10132017112020.html

旅居美國的著名中國政治異議人士、民運與人權組織「公民力量」創辦人楊建利,原本10月8日應邀到捷克布拉格的一個國際論壇上發表演講,但因早前中國大使館拒絕為他的中國護照延期並且沒收了他的中國護照,而未能成行。楊建利曾表示,他準備打一場官司,要求中國政府回答:我的中國護照在哪裡?

89六四後,許多流亡美國獲得綠卡卻沒有加入美國籍的中國政治異議人士,都有護照的困擾:他們有的沒有中國護照;有的曾有一本中國護照,過期後不能延期,或者被中國使領館沒收。楊建利屬於後者。他不久前在舊金山的一場民運人士集會上,講述了他的中國護照的故事。

楊建利1986年來美國留學,就讀舊金山灣區的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因參加抗議中共六四屠殺的活動,而失去了中國護照。他說:「91年護照已經過期了,那時我就到中國領館去申請護照,我有兩次被拒的經歷。換句話說,在那個時候,我的回國的權力已經被剝奪了。」

2002年,中國東北地區發生工潮,楊建利決定回國考察並借此宣示自己有回國的權力,於是他借朋友的的護照回到中國。正要離開中國時,在雲南被捕,被判刑5年。楊建利說:「還剩下一年坐滿我的刑期的時候,美國政府和中國政府協調,給我提前釋放。我就想,我回來以後,我護照也沒拿到,你強迫我回到美國,我說我不干,到了國際機場我要談判。我說,我作為公民,你釋放我以後,我有權選擇呆在中國還是現在離開中國,我必須有這個自由。他們說不行,你要想離開監獄,就得離開中國;你要想呆在中國就呆在監獄。一共談了三四輪,我的條件也在往後退:我說你可以今天讓我走,但是你必須給我個承諾,我是中國公民,我有任何時候回到中國的權力。他們不同意,就又把我放回監獄裡去,所以我就坐滿了五年的牢。也是在美國政府的壓力下,我拿到護照,是10年的,我回到美國。我的護照今年6月4日過期。」

楊建利在護照過期之前,便向中國駐美國大使館申請延期,如果獲准,那麼就不會有前往布拉格出席國際論壇而不能成行這樣的事情了。楊建利說:「在年初的時候申請過一次,不給我;我4月份的時候再去申請,他們要我寫對政治避難的看法,我當時寫:『六四屠殺是罪行,總有一天要平反』。他們看了以後,把我的護照也收走了。」楊建利說:「現在我沒有護照了,我準備打一場官司,就是我的中國護照在那裡?」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