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08 反對強迫失蹤籲當局立即簽署《保護所有人免遭強迫失蹤國際公約》。靳才偉遭傳喚。新疆加強維穩,刀具未系鎖鏈多人被拘留。

上海公民近日上街舉牌反對強迫失蹤 呼籲當局立即簽署《保護所有人免遭強迫失蹤國際公 … 繼續閱讀 →...

上海公民近日上街舉牌反對強迫失蹤 呼籲當局立即簽署《保護所有人免遭強迫失蹤國際公約》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10/blog-post_8.html

上海當局為十九大維穩,不擇手段把維權人士強迫失蹤,關黑監獄等。上海被強迫失蹤的人數在不斷增加,據不完全統計,目前,上海已有14人被強迫失蹤、3人被關黑監獄、2人被刑事拘留。上海公民近日上街舉牌反對強迫失蹤,她們籲請中共當局立即簽署《保護所有人免遭強迫失蹤國際公約》。

8月5日,黃浦區孫紅箏被警察帶到上海市公安局黃浦分局南京東路派出所,後又送南京東路社區衛生服務中心,失蹤至今;

8月24日,蘇同勇失蹤至今;

8月25日上午約10:55,趙玲娣被三名不明身份的男子強行帶走後失蹤。家屬多次到上海市閔行區政府信訪辦、七寶鎮鎮政府信訪辦反映趙玲娣失蹤情況和到上海市公安局閔行分局新鎮派出所報失蹤案,新鎮派出所警察以「政府行為,不構成失蹤」為由填寫「陳述筆錄」後再無下文。趙玲娣失蹤至今已45天,仍無任何一個部門向其家屬告知趙玲娣的下落;

8月28日,法律工作者顧國平被關設立在上海市金山區干巷鎮紅光路4200號上海駿馬園馬術俱樂部的黑監獄,至今未獲釋;

9月1日,虹口區鄔玉萍(被強拆戶)被上海市虹口區信訪辦工作人員攔截帶走後,至今下落不明;

9月4日,閔行區張雄明在廈門遭到廈門警方攔截,移交上海警方帶回上海後至今失蹤;

9月18日上午10時許,浦東新區申琴芳(被強拆戶)遭綁架,至今失蹤;

9月18日上午10時許,浦東新區衛佩芳(被強拆戶)遭綁架,至今失蹤;

9月19日,浦東新區謝金華(被強拆戶)外出看病遭綁架,至今失蹤;

9月21日,浦東新區沈金寶(被政府扣留退休養老金)去北京控告上海市政府的途中,在上海虹橋火車站被警察攔截交給上海市公安局浦東分局梅園新村派出所帶到梅園新村派出所關押一天一夜。次日下午被浦東新區陸家嘴街道派黑保安用面包車送往上海市崇明區橫沙島黑監獄關押;

9月28日下午4時許,浦東新區韓素芳(被強拆戶)的兒媳被穿警察制服卻沒有出具任何法律文書的人綁架到上海市公安局浦東分局高東派出所。韓素芳的丈夫和親家公當天到派出所問詢親人下落,遭到警察毆打,第二天倆人都被刑事拘留。韓素芳在家也被帶走後下落不明;

9月28日,虹口區馬春英被在北京被上海市政府駐京辦工作人員帶上1461列車強制送回上海,至今失蹤;

9月30日晚上7:30分,周勤、鄭麗華二人被截回上海後失蹤;

10月1日上午約8:30分,虹口區毛海秀在居住地遭曲陽街道指派的人綁架,至今失蹤;

10月3日,普陀區王永鳳在蘇州火車站旁邊的路口被上海市普陀區長壽街道工作人員和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長壽路派出所警察(警號029866)帶回上海後失蹤;

普陀區解慶國因在2017年9月5日廈門金磚峰會期間去廈門旅遊,被上海地方政府接回,一直關押在青浦凱博度假村的黑監獄。10月6日,由於長時間的關押失去人身自由,心情壓抑及生活上被歧視的解慶國忍無可忍掀翻了黑監獄裡的桌子,當天被青浦警察帶走。次日,解慶國被普陀區政府工作人員從青浦警署接回,繼續關押在青浦凱博度假村裡的黑監獄裡。

河南靳才偉遭傳喚 維權人士岳三上京看病被截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017/1009/16513.html

本網獲悉,河南省安陽市網絡異見人士靳才偉,今天中午11時被安陽市公安局殷商分局派出所警察從家中帶走,直到下午將近4點才將他釋放。

據靳才偉說,今天上門傳喚他的有三男一女四位警察國保,一位著裝警察。他們進門先控制了靳才偉的手機,並抄走了他的電腦。到派出所後,警察將他手機中安裝的翻牆軟件及電報、WhatsApp等聊天軟件統統刪除,並將他的手機一鍵還原。「他們把我幾年保存的私人照片還有其他我喜歡的東西全部都刪除了」靳才偉心疼又氣憤地說。

靳才偉表示,我進去他們就問我:「你和共產黨有多大仇恨啊?你天天在網上罵黨和政府」,並且還就郭文貴爆料的事爭論了半天。最後他們要求我第一、十九大期間不讓在網上亂講話批評黨和政府,第二、不讓轉發郭文貴的視頻;第三、不讓轉發傳播翻牆軟件;第四、不允許與網上某些網友聯繫。靳才偉看到警察拿了一張表格,表格中有幾個名字,其中有兩個是聊過天但並未沒見過面,現在記不清楚這兩個網友的名字了。

反腐維權聯盟馬波講述十九大維穩新動向:賣訪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10/blog-post_70.html

反腐維權聯盟馬波女士自中秋節上午8點鐘左右在北京房山,曾試圖營救被截的哈爾濱市訪民王豔萍,反被截回佳木斯市向陽區非法限制在似家旅店,被收取人員二十四小時輪流看管。馬波女士說:為了維穩而限制我和胖胖的人身自由,就是十九大賣訪特色。

據瞭解,中共中央十九大前,北京房山區長陽鎮長的西營村、高嶺村、及組織散亂雜「村民」冒充保安隊,這些人無著裝無任何手續挨家挨戶查搜訪民,以辦居住證為由查看身份證,然而用手機給訪民拍照後,再用這些照片與地方截訪人員聯絡,如地方截訪人員從照片做認出是自己的穩控對象,就聯合北京公安及這些所謂的保安隊,對目標實施截訪。這些由訪民租住地村民組成的所謂保安,其行為就是賣訪,就跟當年計畫生育時期出現的「小腳偵緝隊」一樣,所不同的是可以通過「賣訪」牟利。

中國維權動態週刊總第538期(2017年10月3日-9日)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10/5382017103-9.html

【編者按】「十九大」前,風聲鶴唳草木皆兵,廣東民主人士徐琳、江西劉四仿因為合作歌曲而被警方帶走關押,江西民主人士楊霆劍被刑事拘留,廣州拈花時評群主張廣紅遭警方非法扣押。進入公眾視野的侵犯人權案例已經不一而足,那些在重壓之下而選擇沉默者更是多如牛毛。八天的雙節長假,並不能阻止侵權者的腳步,相反,隨著五年一次黨代會日期的日益臨近,各地警方和截訪者比平時更為忙碌。不過,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成都市民在中秋佳節前到看守所為酒案「四君子」送東西,上海公民為坐牢受難的良心犯寄明信片。「滄海橫流方顯英雄本色」,讓我們為那些堅持為應有權利而抗爭的人士致敬!

新疆地方大力反恐 刀具未掛鎖鏈被拘遭質疑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yf-10082017103049.html

新疆和靜縣日前發佈通報稱,地方派出所巡查發現有三名商戶未在刀具上掛上鎖鏈,「依法」對其處以行政拘留5至14天的處罰。有律師質疑當地警方濫用警權的嫌疑。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和靜縣公安局官方微信賬號「平安和靜」日前發佈通報稱:近日巴潤哈爾莫墩派出所利用巴扎日對市場管制刀具規範使用集中開展專項檢查。在對市場內9家生肉經銷攤販進行刀具打碼、掛鏈上鎖等情況進行細緻檢查中發現:李某、劉某、艾某三人均存在刀具打碼但未掛鏈上鎖的違法行為,民警依法按照《反恐怖主義法》九十一條第一款對以上違法人分別處以1人行政拘留14天、2人行政拘留5天的處罰。

通報最後還說:民警要求轄區群眾認清當前維穩嚴峻形勢,認真履行維穩職責,切實做到提高警惕警鐘長鳴。

重慶律師張庭源接受本台採訪時質疑地方警方存在濫用警權的嫌疑:「行政處罰我覺得有濫用警權的嫌疑。因為按照《反恐怖主義法》,應該要造成嚴重後果才給予行政處罰。有可能是他們地方特殊情況,地方政府有規章,有這樣的要求。這個我覺得都可以理解,沒問題的。但是我沒有掛這個鎖鏈,但是沒有造成嚴重後果,你就不應該行政處罰我,並且是剝奪自由的很嚴厲的處罰,這個顯然是執法不恰當。」

中國《反恐怖主義法》第九十一條規定:拒不配合有關部門開展反恐怖主義安全防範、情報信息、調查、應對處置工作的,由主管部門處二千元以下罰款;造成嚴重後果的,處五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可以並處一萬元以下罰款。

近期新疆加大反恐力度,本台此前報導:中國當局在新疆各大城市紛紛舉行「反恐維穩誓師大會」,基層鄉村更出現武警荷槍實彈下的所謂「自首大會」,會議的主講者包括鄉領導、村委幹部和駐村工作人員,明確要求「隱藏的不法分子」主動坦白問題,鼓勵檢舉揭發,並現場發放《坦白自首書》和《舉報涉恐涉暴信息清單》。

維權人士孫東生認為,新疆地方派出所拘留未在刀具上掛鎖鏈的民眾是為了恐嚇他人:「怕老百姓抱起來團,及時地做一些恐嚇、威脅行為,保證他們的權力再保持幾年。他們就是給被人在看,你們要不聽話,就給你拘留。這不就是一種恐嚇行為?你縣裡有什麼權力製造法律把人給行拘?」

新疆加強維穩 刀具未系鎖鏈多人被拘留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xinjiang-detain-10082017093836.html

新疆和靜縣警方發佈的消息指,為加強治安重點的管控,3名在街市的從業員,因未為刀具鎖上鐵鏈而分別被派出所拘留。而本台記者在採訪時候發現,至少另有2人受到處罰。據新疆和靜縣公安局在週四(5日)所發佈的通報指出,和靜縣巴潤哈爾莫敦派出所是對當地的市場進行專項檢查的時候,以刀具未鎖上鐵鏈為由,分別拘留3個人,其中2人拘留5天,另1人拘留14天。當地市民對本台記者證實,官方強制要為刀具打碼和實名管控的做法,並指從買刀開始,就要輸入了二維碼。

記者:所有的菜刀、斧頭必須要套上鏈子是吧?居民:對呀。記者: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呀?居民:幾個月了吧。記者:是每個人必須那麼做嗎?居民:對,買刀的時候,就會做登記的。每個刀上都有二維碼呀。記者:它上面需要打身份證和名字嗎?居民:當然。記者:這是哪個部門在管這個事情?居民:公安局呀。記者:這是硬性的規定嗎?還是臨時的?居民:不是臨時的呀。

另1位縣城飯店的從業員表示,他們被要求帶著刀具和身份證,到查汗通古村的警務室去打碼。當地派出所在村警務室設立專門打碼的地方,負責對城區所有的刀具打上使用者的姓名和身份證號碼。

本台記者向巴潤哈爾莫敦派出所求證此事,派出所警察指情況屬實。而今次被拘留的3個人,是因為在公共場合使用刀具做生意,雖然他們已經打碼了,但沒有按通知要鎖上鐵鏈。

他說:剁肉的要打碼,切菜的看刀具的長、寬。就看你在哪個地方用了。就比如說那個市場裡頭必須要掛鏈,酒店的廚房裡打碼,不用掛鏈了。但不能拿出去。他們(被拘留者)是因為這樣子的,他是在肉攤,公共場合,第1次我們管區民警給他通知要打碼,然後通知了,打碼了,但沒有掛鏈。這個不掛鏈對社會帶來很大的危險。就在那市場裡頭,漢族人裡頭,還有維族人,還有其他的民族。他是在公共場合,必須要掛鏈上鎖。

當被問及是否還有別的處罰時,警察指還會被罰款,他透露週六(7日)有2人被處罰,但其後他覺得說得太多,立即改口表示不能說。他說:有,罰款。你可以看看反恐法第91條。處罰了,昨天(週六)2個……這個我不方便透露,不能說。

近年來,官方除了在當地駐紮重兵針對維族人維穩,還不斷 出台社會管控的措施,其中包括汽車和農業機器都要裝上定位系統、生活和工作用刀具要實名打碼,在公開場合使用的刀具更必須上鎖等。當地警方還對流動人口,特別是維族人實行嚴格的管控,對違法者處以嚴厲懲罰。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