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07  雲南邪教案多名基督徒被判刑4年。關注徐琳、甄江華、譚秀萍等被捕失蹤維權人士。宋會春舉報非法拘禁,丁菊英揭露黑監獄。

雲南「邪教案」多名基督徒被判刑4年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 … 繼續閱讀 →...

雲南「邪教案」多名基督徒被判刑4年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ehui/ql-10072017143137.html

中國雲南臨滄、楚雄、大理等地二十多名基督徒,被以「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起訴。其中昭通已有李淑東、李梅花等至少三人被判刑4年。被告人不服判決,已經提出上訴。另外,被雲南大理公安羈押了約一年的湖南籍基督徒涂焱案,因控方證據不足,一週前案件被退回檢察院。雲南臨滄、昭通、大理、楚雄等地20多名基督徒去年遭警方逮捕後以「組織、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被起訴。兩個月前,昭通市昭陽區法院判決李淑東、李梅花及彭正花共三人有期徒刑四年。被告人不服判決,已提出上訴。

判決書指李淑東、李梅花及彭正花系邪教「三班僕人派」組織成員,傳播邪教思想,發展邪教組織成員,2016年8月下旬召集40多人進行家庭培訓,發放講義及儲存該邪教組織高層講話內容的內存卡。8月24日,又展開邪教活動並邀請「三班僕人派」在雲南的負責人鞠殿紅(另案處理)兩次到場,給邪教組織成員講課。經雲南省公安廳認定,李淑東所持有的筆記本、儲存卡中的電子文件等為「三班僕人派」邪教宣傳品。

法院認為,被告人李淑東、李梅花及彭正花組織信徒非法集會從事邪教活動,製作、傳播邪教宣傳品,破壞國家法律、行政法規的實施、擾亂社會秩序危害社會的行為,已構成組織、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上述三名被告被判刑四年並處罰金5000元。

不過,判決書並無具體列明哪一些證據屬於「三班僕人派」的宣傳品。代理該上訴案的肖雲陽律師對本台記者稱,三名上訴人均是基督徒而非官方說稱的「三班僕人派」。她們已經向法院提出上訴,目前進入二審程序:「昭通法院判刑3個,現在她們已經提出了上訴,但是二審法官的態度很糟糕」。

去年 5 月 4 日,雲南省公安廳在省政法委的要求下,展開以打擊邪教組織為名的專項行動,其中重點打擊邪教組織「三班僕人派」並成立專案組。在其後的六個月內,警方在臨滄、楚雄、昭通、大理、保山及西雙版納等地展開了大規模抓捕行動。基督教家庭教會信徒鞠殿紅、劉巍、涂焱、蘇敏等20多人被以 「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逮捕。今年7月,案件被起訴至法院。

肖律師說,被分案處理的鞠殿紅案仍在檢察院,而劉巍案已移送法院:「劉巍案已經到法院了,好像有七、八個人。鞠殿紅案還沒有到法院,還在檢察院。他們(檢察官)上次聽取了我們的辯護意見,我們要求不起訴。該案有一個特點,就是被抓的都是傳道人」。

肖律師還說,從控方提交的證據來看,並沒有直接證據證明被告人是「三班僕人派」,公安也沒有從被捕者住處或聚會點,搜出「三班僕人派」資料。

另外,去年10月下旬被大理市公安局逮捕的基督徒涂焱的案件,今年7月10日由檢察院移送法院進入審理階段,但近期被法院退回檢察院,做補償偵查。涂焱的姐姐涂葵10月6日晚間對本台記者說:「我今天打電話給律師查詢,律師說,她(涂焱)的案子從法院又退回到檢察院。她這個案子從檢察院退回公安局都已有兩、三次,現在檢察院又遞交法院,法院又覺得證據不足又退回檢察院了。所以我妹妹在裡面關了約一年了。從法院退檢察院這還是第一次」。

大理市檢察院對涂焱的起訴案卷多達12本,2400頁,指其涉嫌參加邪教組織「三班僕人派」。但涂焱向律師明確表示,她信仰基督教,從未參加任何邪教組織。此外,警方當時抓捕的5人中,有3人獲得「取保候審」。但涂焱與蘇敏(另案處理)兩人的案件被移交法院審理。

徐琳預計會被抓捕 錄製視頻予本台發佈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arrest-10072017090808.html

廣東網絡作曲家徐琳及合作的維權人士劉四仿,在上星期(9月26日)被抓,徐琳的家人被警方跟蹤監視,並多次約談威脅。徐琳因為長期批評政府,預計可能會被抓捕,他事先錄製視頻,委託本台在被捕之後發佈。徐琳在709事件發生之後,已經做好被抓的準備。他在事先委託本台發佈的視頻中表示,由於大批維權律師和公民被捕,他做好隨時被抓的準備,並且表達3個心願:他如果被抓,不必要請律師、不需要為其舉牌和呼籲,大家要將精力放在營救其他被捕人士身上;他強調自己不會在獄中自殺、不會襲警,也不會向政府認錯;他希望聯合國派駐人權觀察機構到中國。

本台記者週六(7日)聯絡到徐琳的妻子王女士,她指徐琳和劉四仿被刑拘後,至今沒有新的消息。但她在早前被監控跟蹤後,週五(6日)被長期負責監視徐琳的姓祝國保約談,要她為徐琳做些事。她得知警方仍在審問徐琳,她擔心丈夫遭到刑訊逼供。

王女士說:他(國保)要我去勸他(徐琳),那我說我怎麼去勸?我人都沒見到,不准家屬見面。我就想送點衣服、或者存點錢給他。他(國保)就說,哎呀,衣服都不必要送,他就說直接打招呼給加床被子。

王女士還透露,辦理徐琳案的廣州南沙警方威脅她不准接受採訪、不能發聲;並且限制他們自己找的律師介入。

王女士說:從徐琳被帶走,他們(當局人員)的行為,對我就是恐嚇的態度,叫我不要接受外面記者的採訪。難道不在家要我說他在家?並且被帶走了,我不能吭聲嗎?他們限制別人,不准廣州這邊的律師介入,早就打了預防針了。

而據劉四仿的妻子盧女士稱,劉四仿目前沒有更多的消息,律師還沒有確定。她因為孩子的安全受到壓力,暫時不想多說甚麼。

盧女士說:這不是在放假嗎,在放假,也沒有甚麼其他很重要的消息。他律師不也是被旅遊了嘛,現在還沒有確定。唯一知道的也就是收到了拘留通知書。最重要的是,為了孩子的安全,我現在1個人帶著孩子,我也不想多說甚麼,現在暫時就是這樣子。

另外,有消息指徐琳和劉四仿被抓,有可能是在十九大之前和郭文貴海外爆料的背景下,他們創作的《推特黨之歌》導致當局報復,但是這個說法沒得到官方的證實。

本台記者致電廣州市南沙公安分局,希望瞭解徐琳和劉四仿被抓的原因,分局的警察表示,他們並非辦案單位,不清楚詳情。

徐琳原籍湖南、而劉四仿原籍四川,但近年2人都一直在廣州生活,長期參與維權活動,併合作創作了很多維權音樂作品,因此多次遭受打壓。

不准會見甄江華 任全牛律師收到書面答覆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7/1007/16509.html

日前,珠海八零後人權捍衛者甄江華的代理律師河南鄭州軌道律師事務所律師任全牛收到珠海市公安局作出的關於申請會見甄江華的不予會見答覆。從任全牛律師收到的珠海警方的答覆函中可以見到,珠海當局認為甄江華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屬於「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案件」,會見可能有礙偵查或洩露國家機密,根據《刑事訴訟法》有關規定,決定不准予申請人(任全牛律師)會見犯罪嫌疑人甄江華。

據公開消息顯示,9月初,甄江華被抓捕後,任全牛律師即擔任了甄案的代理律師,期間,該案兩名代理律師曾兩次去到珠海市第一看守所要求會見甄江華不果。在看守所工作人員表示需要與辦案單位接洽後找到珠海市公安局國保支隊七大隊,對方要求律師必須按照公安局規定填寫會見申請表格,遞交後又稱申請不符合要求,並多次催促軌道律師事務所主任對甄案要按照「五類」案件來處理,代理律師必須前往律師事務所所在地的區、市、省三級司法部門備案,在任全牛律師按照珠海市警方的要求將會見申請表格郵寄過去之後,卻收到寥寥幾句的《不准予會見決定書》。

有知情人評論稱,珠海警方的做法很符合當局這幾年慣用的打壓手法,即先抓人,再用所謂的審訊來拼湊所謂的證據。甄江華面臨的是高大上的「煽顛罪」,自然需要更多且有份量的「罪證」,那麼從以往的經驗來看,甄江華被刑訊逼供已經在所難免。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講,警方不准律師會見當事人已經存在令人合理猜測的可能性。

湖北維權人士譚秀萍再遭綁架後失蹤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10/blog-post_96.html

2017年10月7日,本網從維權人士邢鑑獲悉:湖北維權人士譚秀萍昨再遭綁架後失蹤。2017年10月6日上午,湖北維權人士譚秀萍被村民兵連長從朋友家中接走前往棗陽市環城街道辦事處見辦事處一把手殷書記,該書記稱下午將為其解決上訪事宜。下午14:40分,譚和朋友走在街道突然一輛私家車牌號為鄂F2C578駛來,從車上下來六個蒙面人強行將其綁架至車上,揚長而去。隨後,譚的朋友和兒子前往環城街道辦事處報警,該所警員拒絕出警營救。昨日,譚秀萍電聯邢鑑稱:家門口有兩名不明身份男子在監控她,上前詢問對方說是便衣警員。

2017年春節譚秀萍與在京訪民一起聚會,並被拍攝成視頻在網絡傳播,今年兩會期間,當地黑警與北京警方勾結將其抓捕回棗陽後送進拘留所非法拘留一週,隨後被失蹤近半年。釋放不到兩個月又被綁架失蹤。

黑車受僱於駐京辦押送公民,鄭州宋會春向交通局舉報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10/blog-post_87.html

2017年10月6日,家住河南省鄭州市中原區須水鎮宋村大街的宋會春通過郵寄分別向鄭州市交通運輸局、北京市交通運輸局提交了《舉報信》,舉報依維柯(車牌號:京EJ3655號)車主和深藍色商務車(牌號;京QR0D62)車主受僱於河南省駐京辦,非法限制宋會春人身自由,強行將其押送到鄭州市建設路西流湖派出所。

2017年8月30日10點許,宋會春在北戴河海邊遊玩時,當地警察以查詢為由,將其移交給秦皇島市公安局北戴河分局中海灘派出所警察。中午12點50分,該派出所警察將宋會春轉移到新疆石河子市人民政府駐秦皇島辦事處;下午6點多,又將宋會春移交河南省人民政府駐北京辦事處工作人員處理。宋會春被折騰得筋疲力盡。

一輛依維柯(車牌號:京EJ3655號)車主受河南省人民政府駐北京辦事處工作人員僱傭,竟然強行將宋會春塞進該車,非法運行至香荷服務站,又將宋會春像轉送貨物一樣轉交另一輛車深藍色商務車(牌號為京QR0D62)。該車上的看押人員對宋會春很粗暴,甚至不准其去衛生間。次日,上午9點多,宋會春被押送到鄭州市建設路西流湖派出所,由早已在此待命的鄭州市中原區西流湖街道辦事處工作人員繼續限制宋會春的人身自由。

宋會春不堪路途顛簸和精神折磨的痛苦,暈倒在派出所。宋會春的親友得知後,打120求救。120救護車將宋會春送醫院搶救。

為此,宋會春出院後向鄭州市交通運輸局、北京市交通運輸局舉報,請求依法查處上述車主非法運營行為,賠償宋會春的精神損失並支付精神撫慰金。

同時,宋會春向河南省人民政府提起行政復議申請,請求依法確認河南省人民政府駐北京辦事處、鄭州市中原區建設路西流湖派出所、鄭州市中原區西流湖街道辦事處限制宋會春人身自由的行為違法。

上海黑監獄案例之6: 上海維權人士丁菊英揭露黑監獄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10/6.html

上海維權人士丁菊英原擁有位於上海市浦東新區唐鎮鄉大豐村倪家宅44號建築面積1000平方米左右的私宅,1999年簽協承包30年期限的土地2.3畝,家裡還養了7頭奶牛。

2002年8月,政府允許開發商在丁菊英全家賴以生存的土地上建造「白金漢宮」別墅,有關部門人員未經丁菊英簽協,就迫不及待地強拆了丁菊英家的房子。

丁菊英走上血淚控告維權路,被20多次拘留,數十次關黑監獄。

以下是丁菊英被關黑監獄的部分記錄:

2016年3月份全國兩會期間,被關押在上海市崇明區橫沙島海灘天使度假村;

2016年11月份,第三屆世界互聯網大會在浙江烏鎮召開期間,被關押在上海市崇明區橫沙島海灘天使度假村;

10月份中共中央黨代表期間,被關押在上海市崇明區橫沙島海灘天使度假村;

2017年3月份全國兩會期間,被關押在上海市崇明區橫沙島海灘天使度假村;

2017年6月29日,香港回歸20週年期間,被關押在上海市崇明區橫沙島海灘天使度假村;

今年廈門金磚峰會期間,8月23日凌晨4時許,丁菊英在住處被強制送往上海市崇明區橫沙島海灘天使度假村關押十多天。

丁菊英說自己另外還有好多次被關黑監獄的具體日期記不清楚了,基本上都被關在上海市崇明區橫沙島海灘天使度假村。

丁菊英上街舉牌吶喊:砸爛黑監獄!還我房子!還我人權!

《中國精神健康與人權》月刊(總第六十二期)[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51/diliushierqi/2017/1008/16512.html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