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04   陳劍雄、袁兵已被刑拘,梁一鳴下落不明。十九大維穩嵇書龍、彭佩玉等多名維權公民被拘留。中秋節要求釋放坐牢受難的良心犯。

赤壁陳劍雄、袁兵已被刑拘 梁一鳴至今下落不明 [民生觀察] http://www … 繼續閱讀 →...

赤壁陳劍雄、袁兵已被刑拘 梁一鳴至今下落不明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7/1005/16481.html

前天(10月2日)下午被赤壁公安局國保大隊帶走調查的赤壁籍異見人士陳劍雄和袁兵二人已證實被關押在赤壁看守所,而一同被帶至赤壁公安局的陳劍雄女友梁一鳴目前情況不明,處於失聯狀態。

據悉,今天(10月4日)上午,陳劍雄姐姐首先去到轄區派出所詢問弟弟的消息,所方告知,陳劍雄昨日(10月3日)的確在赤壁公安局治安大隊接受審訊而今日已送去看守所關押,家屬有事需要前去看守所交涉。隨後,陳劍雄姐姐去到赤壁市看守所,在詢問窗口已確認陳劍雄和袁兵二人羈押該所。陳姐要求幫二人存錢存衣物,工作人員表示,節假日存錢窗口無人值班,無法存錢存物,要等到假期結束後上班才可以。

據本網瞭解到的情況,目前陳、袁兩人所牽涉罪名為「尋釁滋事罪」,不過家屬尚未收到警方發出的拘留通知書,由於目前是雙節長假期的原因,當前亦未有律師跟進此案。

另外,前日下午隨同陳劍雄一起被帶走的其女友梁一鳴,目前情況不明,至今處於失聯狀態。原於佛山開店經營食品行業的梁一鳴,在6月初「六四」期間收留深圳大抓捕之一王軍身懷六甲的妻子嚴均均,因嚴舉牌涉及「六四」內容,引來佛山警方報復性勒令停業、房東驅趕等手段,導致梁一鳴損失二十萬,多年經營成果一夜化為烏有,警方並將陳劍雄和梁一鳴強制押回陳劍雄老家湖北赤壁。二人回到赤壁後遭到當局嚴密監控,維穩人員曾一度進駐陳家,令人無法忍受。

湖北赤壁三維權人士被抓, 只因要求停止騷擾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1-10042017103015.html

中共十九大召開前,再有湖北赤壁的袁兵、陳劍雄、梁一鳴等三名維權人士遭到當局抓捕,目前已知袁兵及陳劍雄被刑事拘留,或將關押至十九大結束。因十九大維穩,多名維權人士、敏感人士被約談、上崗。

湖北赤壁的維權人士袁兵、陳劍雄及梁一鳴,10月2日相繼被公安局傳喚。關注他們情況的袁小華10月4日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已經聯絡到袁兵和陳劍雄的家屬,確認兩人已經被刑拘:「(陳劍雄姐姐)通過袁兵妻子瞭解到他們都送到看守所去了,她今天又去派出所、公安局找,最後得知的消息是前天在治安隊,昨天已經送到看守所,已經確定被刑事拘留了。陳劍雄姐姐今天想給他送衣服、送錢,恰好是中秋節他們放假就沒辦法,估計要到9號。袁兵他妻子就告訴我,他們說要關他一個月。」

袁小華說,三人被抓的原因相信是因為他們此前找到國保大隊,要求他們停止威脅、恐嚇家屬:「按我們的估計,就是因為他們前兩天找到公安局國保大隊那裡,跟他們有一些爭執。國保他們有時候自己會出面,有時候通過地方維穩機構出面,要挾他、恐嚇他,甚至找到家屬,像袁兵,他們就找到了學校,跟學校老師說跟他兒子去講,讓他注意了。有點被威脅、恐嚇的性質在裡面,所以他們很憤怒就跑過去。」

十九大召開前,被抓捕的維權人士除了湖北的袁兵三人外,還有徐琳、劉四仿等。維權人士王法展告訴記者,他幾天前被警方電話約談,要求他十九大期間減少在網上發言,他認為當局過於緊張:「十九大地方政府維穩,因為地方政府怕擔責任,如果出什麼事,上面會找地方政府。好多人要麼被約談,要麼被關起來。我在老家,早一段時間上海的(國保)給我打電話,說十九大了,少說點。風聲鶴唳,其實我們到不緊張,是他們緊張。」

除此之外,還有不少所謂的「敏感人士」被當局上崗,河北資深媒體人朱欣欣告訴記者,大約半個月前他開始被上崗,只要出門就有人貼身跟隨監控。北京異見人士查建國、湖北維權人士伍立娟等也都有同樣的遭遇。

中共十九大維穩,蘇北環保衛士嵇書龍中秋節前遭截失自由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10/blog-post_4.html

2017年10月2日晚上九點多,河北女訪民衛躍鳳帶著三名北京豐台區公安分局雲崗派出所的警察(其中一個警號為041047),到江蘇省阜寧縣環保衛士嵇書龍的租住地,稱衛躍鳳盜竊了人家菜地的蔬菜,要找嵇書龍核實情況,就將嵇書龍女士帶到派出所後交給了阜寧截訪人員。據嵇書龍女士在雲岡派出所發出的信息,雲岡派出所警察接到110報警說衛躍鳳偷人家的菜完全是一個局,因為自己雖然認識衛躍鳳,但衛躍鳳說她與自己住在一起完全是撒謊,有可能是被收買後幫助截訪的,雲崗派出所顯然也是出於維穩而協助地方的非法截訪。

更詭異的是,在今天「十一、中秋長假」期間的上午10點左右,北京東城區公安分局永外派出所一個女警察,突然打電話給嵇書龍的愛人郝志全,就2012年嵇書龍在長途車上被盜竊一萬元案件,約嵇書龍明天到派出所再核實一下情況。郝志全告訴這位女警,嵇書龍已經被截訪,可以向阜寧縣公安局聯繫。

改革開放進入到二十一世紀,作為經濟依舊落後的蘇北阜寧地區,其地方政府官員也是心急如焚,為了所謂的招商引資的政績,從蘇南引進被勒令關停的嚴重污染環境的有毒企業,繼而動用各種違法手段,強行徵用農民耕地,成立所謂的奧洋經濟開發區,導致村民癌症率急劇上升。為了抵制地方官員引進嚴重污染環境的毒企業,及非法強徵農民耕地,嵇書龍開始帶領村民一次次到北京信訪,請求中央對地方政府這種不可持續的發展予以制止。然而得到的結果是一次次的暴力截訪,一次次的暴力侵害,及一次次的非法拘留。

中共十八大後,維穩沙皇被以腐敗與不守作者規矩而拿下,進入一個讓民間浮想聯翩為反腐時代。然而,象嵇書龍這樣對國家利益、民族利益有貢獻的環保人士,其維護環境安全的行為非但沒有得到肯定與尊重,反而被地方當局以「妨害公務罪」投入監獄,差一點就命喪監獄中。

出獄後的嵇書龍女士重返北京,繼續為自己遭遇的不公進行申訴,同時也繼續就被盜竊一案向具有管轄權的北京公安追案。今年是十九大維穩季,經常性接到莫名其妙電話的嵇書龍女士,也是非常謹慎,平時靠分撿垃圾獲得一點微薄收入維持基本生活。在今年「兩會」期間,嵇書龍女士就預感到地方當局會對自己下手,經歷了九死一生的監牢折磨,故預先還錄製了自己從事環境保護及遭遇打擊報復的視頻,以防不測。

環保衛士嵇書龍被截已經超過48小時,其在阜寧的家人和在北京的愛人郝志全,均沒有收到任何書面或口頭的通知。很明顯,嵇書龍被在京訪民出賣、被非法截回失聯,是地方借「十九大」維穩,與北京公安配合的「傑作」。問題是,動用非法手段針對一位與十九大沒有任何影響的環保人士,能夠給中共的十九大帶來正面加分?

十九大維穩 彭佩玉在湖南老家被關黑監獄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017/1004/16480.html

今天下午,知名異見人士朱承志去到彭佩玉老家慰問家屬,並到鄉政府交涉,要求釋放非法關押的彭佩玉。據悉,今天(10月4日)下午,朱承志去到彭佩玉位於湖南邵東縣流澤鄉的老家,看望慰問彭佩玉的母親和妻兒,並致送多位朋友委託帶去的中秋節慰問金。隨後,朱承志又去到流澤鄉鄉政府,找到值班工作人員,瞭解彭佩玉目前的狀況,得知彭佩玉自節前從外地被維穩人員帶回老家後一直被非法關押在黑監獄。朱承志除了嚴正譴責鄉政府限制彭佩玉人身自由的行為非法之外,並要求要會見彭佩玉。值班的工作人員表示,一定就此事向上級匯報,並稱等過了雙節假期後會見彭佩玉估計不會有困難。

據公開消息顯示,彭佩玉多年以來一直因為所住村莊附近採石場揚灰、爆破、擾民等村民安全和環保等問題向多部門反映情況,以及多次前往北京尋求信訪解決問題,但一直收效幾無,反而屢屢遭到當地政府部門的維穩打壓。

上海公民為坐牢受難的良心犯、政治犯寄明信片 並上街舉牌「反對迫害,釋放政治犯」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10/blog-post_50.html

中秋節前夕,上海公民為追求真正的民主自由而被坐牢受難的良心犯、政治犯寄了明信片,並上街舉牌「反對迫害,釋放政治犯」。有30多名上海公民聯名的寫著:「自由萬歲!良心無罪!我們愛您!」的明信片已寄往各地良心犯、政治犯。上海公民呼籲中共當局停止迫害、立即釋放王炳章、伊利哈木、景春、趙海通、劉賢斌、謝長發、唐荊陵、袁朝陽(袁新亭)、戈覺平(奔博)、黃文勳、李必豐、李鐵、張少傑、趙勇、郭泉、古利米拉-艾明、丁漢忠、朱玉芳、陳衛、范寶琳、丹增曲卡、貢卻才培、齊崇懷、陳西、劉萍、謝福林、王登朝、陸建華、趙楓生、買買提江-阿布都拉、吳淦(屠夫)、王全璋、胡石根、周世峰、江天勇、謝豐夏(謝文飛)、王默、尹旭安、陳樹慶、曹海波、林斌、張榮平(張聖雨)、呂耿松、咸洪蓬、張蘭英、鞏進軍、劉飛躍、黃琦、陳雲飛、紀世尊、許有臣、丁德元、王晶、單利華、甄江華、丁靈傑、徐琳、劉四仿等400多名中國政治犯、良心犯。

中共召開19大 異議人士被「度假」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ql1-10042017104225.html

中國大陸民間的貴州人權研討會十多名成員,已接到到當地公安通知,將於本週末帶他們離開貴陽,強制旅遊,至中國「十九大」結束。在北京,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的政治秘書鮑彤及獨立媒體人高瑜,也接到「旅遊」的通知,但具體時間未定。另外,浙江異議人士鄒巍稱,他也將被旅遊。

中共十九大召開前夕,貴州人權研討會的申有連、李任科、廖雙元夫婦等十多名成員,將於本週末被貴陽市公安局國保強制旅遊近一個月。當地一位要求匿名的異議人士,10月4日對自由亞洲電台披露,目前他們的人身自由受到比平時更嚴厲的限制,並都接到了要「外出度假」的通知:「本來在國慶節前就要被帶走的,後來不知怎麼搞的,說要在5、6日,要把我們帶走,說住在山莊,控制我們。這一次我們被帶走以後,肯定要到十九大(18日召開)結束,10月底回來。還有李任科、莫建剛、黃燕明、申有連等十多個人」。

12年前成立的貴州人權研討會,致力於追求中國社會實現自由民主與法治,呼籲當局平反六四,釋放異議人士,而長期受到當地公安的壓力。每逢中國全國政協及人大會議期間、六四週年日或國際人權日等,官方重大會議或紀念日,該研討會成員被當局限制自由。

十九大倒計時北京持續維穩 多人看管一訪民滴水不漏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gf2-10042017104704.html

距離中共十九大揭幕還有2個星期,北京持續維穩。有訪民表示,近日寓所被幾十人長時間監視,國家信訪局的網上投訴系統也無法正常運作。十九大前夕北京當局對訪民的防範到底有多嚴密?房山區訪民劉惠珍對此有深切體會。她週三(4日)向自由亞洲電台表示,從大約1個星期前開始,她留意到住處附近有幾十人在不同路口守著,聲稱在輪流值班。

劉惠珍:  每天是25個人到30個人吧,人家不說是針對我的。同一時間分4個地方,從早上7點到下午5點。服裝就是普通穿的衣裳,帶個紅袖章,前兩天一個人發個紅帽子,上面寫著「志願者」。燈照著我窗戶是晚上,有2個外地人經常在我住的周邊轉的,晚上用燈照。因為我是被強拆的,還一直沒有簽訂協議。我借住在朋友家,周圍都沒有人。現在這值班人是都在我周圍值班。害怕吧,天天擔驚受怕。

劉惠珍和不少身在北京的訪民留意到,自週日(1日)起國家信訪局的網上投訴系統一直無法正常運作,主要是顯示出問題,另外想註冊用戶也註冊不了。

鄭州百爐屯村再遭強拆 戶主受重傷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gf1-10042017104621.html

上月發生暴力拆遷,釀成2人傷亡的河南省鄭州市百爐屯村,本週一再發生強拆事件。數百手持武器的人員當晚採取突擊行動,暴力拆房,戶主被毆打受重傷。大批身份不明、手持伸縮棍和盾牌等各種武器的人士,週一(2日)晚上到百爐屯村採取清拆行動,目標是村民徐德海和鄰居的相連房屋。

徐德海的兒子向自由亞洲電台表示,共有兩三百人在現場採取行動。

徐德海兒子: 黑壓壓的全是人,估計有兩三百人。出去就已經發現有違法犯罪份子闖入我家院子裡對我父母實施暴力行為,發生了糾纏毆打。我母親給他們拖到外面大街上,他們僱傭的這些人拿警用的防暴盾,把我們的手機給沒收了,然後圍起來。父親之前已被他們用「甩鞭」給身上多次敲傷。

徐德海由於反抗被毆打,頭、肩,和耳朵等多處嚴重受傷,需要動手術。

徐德海兒子:  父親被他們用「甩鞭」給身上多次敲傷。肩膀有骨折,頭部多處受傷。左耳傷得比較嚴重。簡單拍了一下照就到醫院就診了。我二伯額頭輕微受傷。另一鄰居的無名指也輕微骨折。不知道什麼清況,他們(人員)就突然撒走了,迅速消失了。

雖然徐家多次致電警方,但公安卻沒有第一時間到場,到出現的時候有關人員已逃離現場,清拆行動也完成了一半以上。

同一條村上月也曾發生暴力拆遷,村民曹春生反抗期間釀成1人死亡1人受傷。長期關注鄭州市強拆問題的崔晟認為,悲劇一再發生和當局著重經濟利益有關。

城管暴力執法傷人 當局道歉及拘涉事官員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hawker-10042017103217.html

雲南省大理市周二(3日)發生城管暴力執法事件,數十名城管疑商戶違規擺放貨物的問題,群毆兩名商戶,其中一人更被打致骨折。當局周三發通告指,已向受害商戶道歉,並將涉事的5名城管行政拘留。對於城管打人事件,大理市古城保護管理局周三(4日)發公告指,管理局的領導人已到醫院探望被打傷的商戶,並且對城管打人進行道歉。而部份涉事的城管人員已被停職,其中5人更分別處以10至15日的行政拘留,事件仍在調查當中。

附近1間餐廳的員工對本台表示,周二早上,1間售賣紀念品的商戶將物品擺放在商店以外的道路上,有城管到場要求商戶將貨物搬回店內,雙方期間發生爭執,於是便互相推撞,繼而發生衝突,後來共數十名城管毆打數名商戶,導致雙方都有人受傷,其中有2名商戶受傷,但估計2人沒有大礙。

西方國家難民收容額爆滿 滯泰大陸難民感嘆何處是家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thai-refugee-10042017084737.html

近年來國際難民不斷湧現,西方國家的難民收容額早已額滿見遺,滯留在泰國的大陸異見人士,已接獲聯合國難民署通知,著他們自行找第三國安置。在中秋佳節,這批來自中國的政治難民,深感月圓人缺,思親與無助交織一片。流亡泰國約2年的21歲河南訪民邢鑒表示,今年中秋節,特別想念父親及在獄中的親友,人在泰國感到無能為力。父親在獄中受酷刑及虐待,精神狀態不佳,他很難過。其姐及祖母、外祖母仍在服刑,目前家中剩下母親獨自過節。他又指,父母都想他回家,但他一回中國便會被抓,他感到幾乎沒有機會跟家人團聚,他很希望有第三國安置,開展未來的人生。

邢鑒說:留在泰國沒有出路,我現在很年青,如果說能獲得安置的話,我想繼續的讀書,然後進行自我創業。自從父親他去年在監獄裡,他已經被視作死亡時候,他現在腦子很混沌,整個家庭的壓力全在我身上。

邢鑒早前到聯合國難民署法律援助中心查詢,職員說接收國今年名額剩很少,讓難民自行尋找。對難民來說很難找到國家收容,還是透過聯合國渠道較好,但現在對安置感到渺茫。

2015年10月26日,邢鑒到泰國的聯合國難民署申請難民身份,去年中秋節獲批准正式成為難民。邢鑒父母自2002年為兒子車禍維權,2012年父親邢望力被指敲詐勒索罪判刑兩年,母親徐金翠被指妨礙公務罪判刑兩年半,其後家人繼續上訪。直至2015年,邢鑒一家先後判刑,其姐邢梅、70歲祖母邢家英及外婆何譯英,被以尋釁滋事罪判刑3年6個月。今年8月26日,其父邢望力,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判刑4年6個月。

另外, 北京訪民張淑鳳約兩年前携女兒到泰國申請庇護,2人雖然獲批難民,但難以獲得安置,而殘疾丈夫張德利獨自留在北京備受監控,一家人團聚無期。

仍在養傷的張淑鳳指,8月初在聯合國難民署外抗議被泰國警察打傷,至今仍未痊癒,沒錢醫病。週三是中秋節,她們沒有節日的感覺,其實在中國也沒過中秋,因為家境貧困,從來沒有過節。

至於中秋節願望,她表示,希望聯合國難民署儘快安置到第三國,如果自己找國家安置,根本沒錢做擔保。兩母女在泰國逾期居留,沒法找工作,她的身體也不好,在這裡生活艱難。她又指, 她與女兒逃到泰國後,丈夫的低保褔利被當局取消,原本靠家庭津貼也可生活,但今年一家人的6千元,被信訪局官員取消了。

張淑鳳說:我沒有逃到泰國來,我在國內我們都沒有過節,一向中秋節我們從來沒有過,這些節日對那些貪官來說都是他們過,我們這些冤民還過什麼節。

2002年12月,張淑鳳女兒上小學遲到被老師毆打,丈夫到學校理論,老師持鐵棍把丈夫毆打致殘,他們上訪遭到非法拘禁,她曾被勞教兩次。其後2013年房屋被暴力強拆,他們再次上訪,她及丈夫被多次拘留。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