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28 內蒙王興舉案開審庭上遭毆打。福州大抓捕案11冤民堅稱無罪。關注謝長楨、徐世珍、徐玉清、王秀英、王鳳仙、李學惠、丁靈杰等被捕維權公民。

內蒙多倫農民王興舉法庭上再爆遭毆打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 … 繼續閱讀 →...

內蒙多倫農民王興舉法庭上再爆遭毆打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ql1-09282017104344.html

王興舉上訪案開庭當天,被告人家屬與律師在開庭前合影。

內蒙古多倫縣農民王興舉因到北京上訪,被控「尋釁滋事罪」案9月28日在多倫縣法院一審第二次開庭。法官宣佈擇日宣判。被告人在庭上再次披露,在被關押期間遭到政府唆使的十多人圍毆。代理律師要求控方出示其當事人到北京中南海上訪,涉嫌擾亂社會秩序的視頻證據。但控方無法提供。67歲的王興舉一家三口因不滿土地遭到強徵到北京上訪,而先後被以「尋釁滋事罪」起訴。該案於9月28日上午9點30分,在多倫縣法院開庭。王興舉的女兒王鳳華在庭審結束後,對自由亞洲電台記者稱,其父親在看守所再度遭到毆打,但這一次不是警察,而是當局指使的在押人員:「我的父親在剛開庭的時候就說了,再一次在看守所受到十六、七個人毆打。看守所裡的人致使這些人做的。最近我父親又關了二十多天禁閉室,剛出來三天。我看到我父親的脖子等處,全身是傷。我們要求驗傷,法院拒絕。上次我們申請精神鑑定,法院也不給做鑑定」。

三個月前,王興舉案第一次開庭時,就當庭投訴遭到獄警搧耳光、往嘴巴上粘膠條等虐待,並向法官展示全身的傷痕。但遭到控方阻撓。代理律師曾向法官提出驗傷要求,但法官孫志明叫律師「向有關部門反映」,拒絕受理律師的要求。

2014年,王興舉家的土地被當地政府強佔。去年,王的女兒王鳳雲和女婿張樹豐到北京上訪,後被多倫縣公安局逮捕。王興舉不甘女兒和女婿兩人被拘留,到北京上訪,最終自己也被逮捕。今年早些時候,王鳳雲被法院判刑兩年半,張樹豐案尚未宣判。

王興舉委託的辯護人方慶律師對記者說,當局指控其當事人到北京中南海上訪,卻拿不出證據。他說:「現在控方主要證據就是三項,第一就是北京警方的訓誡書,然後是(北京)府右街派出所三次訓誡書;還有公安局兩次行政處罰拘留兩次;另外還有一個是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出示的工作說明,這個工作說明就很客觀,並沒有說王興舉擾亂中南海秩序」。

方慶律師說,北京市公安局出具的證據中,並不認為其當事人擾亂了中南海秩序,只是把他交給了多倫縣截訪人員。方律師表示,公民有上訪的自由,多倫縣警方也沒有出具王興舉在北京中南海上訪,所造成擾亂社會治安的視頻證據。因此,對王興舉的指控,不能成立。他認為,這是多倫縣當局報復上訪人的典型案例。

庭前會議第二天 「福州大抓捕」11冤民堅稱無罪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017/0928/16465.html

今天(9月28日)上午9點半,「福州大抓捕」一案庭前會議第二天,在福建省福清法院繼續閉門召開。著名的維權律師王國芳、紀中久、黃志強、林洪湳、劉培福、葛文秀準時到庭參加。與昨天一樣,法院嚴禁所有當事人(嫌疑人)家屬和來聲援圍觀的其他福州冤民進入法庭旁聽。下午4點50分庭前會議結束,當葛文秀律師剛邁出法院大門,就被眾多堅守在此,嚴重關切本案當事人境況的唐兆星、林應強等冤民圍住,問詢有關今天庭前會議情況。據葛律介紹,今天庭前會議的議題與昨天相比,增加了法庭質證,包括允許11位當事人對法庭播放的他們舉牌喊冤叫屈的視頻進行質證、陳述、或說明原因。

依照視頻播放進度,辯護人依法據理答辯和所涉當事人輪番辨認陳述。11位當事人不畏強權當庭踴躍質證,聲淚俱下地控訴政府不法,官員懶政、不作為,及濫用公權打壓迫害他們的不法行為,致使他們走投無路下,才會去舉牌喊冤叫屈。

鑑於昨天庭前會議從上午一直連續開到下午6點半,11位當事人的午餐,僅有兩個饅頭配冷水。押解回看守所後,已過了就餐時間,都沒有吃晚飯和梳洗。

多個當事人當庭向法官強烈反映,要求提供基本的餐食。法官接受他們的要求,今天午餐及下午會議結束後的晚餐,為他們提供快餐食品,吃後才回押看守所。

今天的庭前會議,針對大多數當事人當庭聲淚俱下的陳述,法官,檢察官,法警等人的態度出現了戲劇性的轉變,至少從表面上看得出來,他們不會再把這11位當事人看成是「犯罪嫌疑人」,而是抱著同情的眼光在看待。

在質證過程中,律師們的答辯辭讓指控檢察官啞口無言,即:11位當事人大同小異都是被逼才去舉牌喊冤的,他們是強拆、黑司法、或社會不公現象的受害者,他們的目的是讓政府有關部門解決其具體問題,而且持續時間短,基本上都是快閃。他們的行為,沒有造成社會危害性,根本不符合「尋釁滋事」罪的犯罪特徵。

11位當事人都堅稱自己無罪,沒有所謂的「犯罪」事實和動機。加上之前多位當事人(除林炳興,廖俊,嚴心聲三人)都被取保候審過,律師們經與法官溝通後,準備為所有11位當事人再次申請變更強制措施,即取保候審。可令人難以置信的是吳宏福等人當即表示反對,聲言之前的取保候審就是強制的,不是他的本意,是公安荒唐維穩管控他們的手段,想抓就抓。

今天的庭前會議審案氛圍,初顯人性化。大家都希望本案能依法審理,排除權力干預,選擇性執法,非法證據。與此同時,今天前往福清法院聲援圍觀的福建維權人士和冤民有唐兆星、謝小珍、林娟、陸祚鈺、何宗旺、莊磊、張麗芳、李瑞財、吳霊香、嚴煜昭、陳小輝、林應強、張金姬、伍梅英、蔡勤、張華、陸惠平、雷宗霖爸爸、李良玉等人。

按照計畫,明天將是「福州大抓捕」一案原定庭前會議的最後一天。

福州大抓捕案通報:庭前會議9月27日閉門召開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9/927.html

今天(2017年9月27日)早上10點,福州大抓捕一案原定為期三天的庭前會議在福建省福清法院閉門召開,法院只允許王國芳律師、紀中久律師、黃志強律師、林洪湳律師、劉培福律師與會,所有當事人(嫌疑人)家屬和其他聞訊過來聲援圍觀的30多位福州冤民都被禁止進入法庭旁聽。據劉培福律師介紹,今天的庭前會議從上午10點一直開到下午6點半,議題主要是法官在法庭上播放了八盤記錄當事人在福建省高院等處舉牌喊冤叫屈的現場視頻,讓到庭的11位當事人辨認陳述。讓劉培福律師忍俊不禁的是他代理的當事人熊鳳蓮,在法庭上用順口溜泣血控訴冤情「公安犯罪我坐牢……」,引發包括法官,律師在內所有人的哄堂大笑。

據瞭解,今天的庭前會議剛開始時,維權律師針對法院拒絕當事人家屬和群眾旁聽的做法,嚴正指出這違反了刑事訴訟法的有關規定,程序明顯有瑕疵。但法官以這是庭前會議,需要保密為由拒絕。各維權律師表示,明天的庭前會議還會為家屬當庭依法爭取法律賦予的權利。

被取保候審的女冤民石立琴今天也參加了庭前會議,由於她的辯護人葛文秀律師,因事今天無法到庭與會。法官要石立琴放棄委託葛律,由法庭幫她指定律師,當庭遭到石立琴嚴詞拒絕。

林善忠的妻子陳小輝在安檢門前被法警禁止入內,她氣憤地控訴說:他老公今年3月初,去晉安公安分局遠洋派出所找所長,沒想到一去不復返。她多方打聽,報警,無人告訴她老公的下落。直至前3天,她收到福清法院的傳票,才知道林善忠身陷囹圄。

今天前往福清法院聲援圍觀的福建維權人士和冤民有唐兆星、謝小珍、林娟、張秀屏(姐姐、兒子、女兒)、陸祚鈺、何宗旺、莊磊、張麗芳、李瑞財、、林賽英、嚴煜昭、梁百端、陳小輝、林應強、陳氣、張金姬、羅麗萍、伍梅英、蔡勤、張華等30多人,大多數人冒著38度的高溫,堅守到華燈初上,直到庭前會議結束才離去。

庭前會議預定開三天,明後兩天,還將繼續。敬請各界高度關注!

長沙當局希望律師勸說刑拘中的謝長楨妥協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9/2017/0929/16466.html

近日,長沙羅立志律師在接受家屬委託後會見了因幫助哥哥維權而被以「尋釁滋事罪」刑拘的長沙退伍老兵、維權人士謝長楨,謝長楨明確表示在沒有合理賠償的情況下不會低頭妥協。據悉,謝長楨在9月14日被長沙岳麓區平塘派出所刑事拘留後,羅立志律師在家屬的委託之下成為謝長楨的辯護人,並於上週去到長沙市第一看守所會見了謝長楨。

據羅立志律師講述,其在接受家屬委託兩個小時後,長沙市有關部門致電與其溝通,大致意思是希望羅律師能夠在會見謝長楨時勸喻其能夠與政府妥協,接受政府提出的關於其哥哥謝長敏被強拆房屋的賠償方案,不再為此事上京信訪,並暗示如果妥協可以取保釋放。羅律師在會見時將有關部門的意思傳達給了謝長楨,謝長楨一口拒絕並表示,政府不給合理的賠償絕不妥協,即使坐牢亦在所不惜。

據瞭解,謝長楨被拘後,已經先後有數十位公民朋友前去長沙一看為他存錢,以表支持。

謝長楨好友、維權人士李先生告訴本網,按照目前已知的情況來看,謝長楨被拘一事,純粹是當局利用公權力為強拆惡行保駕護航並惡意打擊報復維權行為人的惡劣行徑,這種赤裸裸的黑權執法已經淪為搶劫的有力武器,非常符合「依法治國(民)」的口號。李先生表示,很讚賞老謝不畏強權的精神,這與大家熟知的生活中的老謝性情基本一致,熟悉老謝的朋友們都很支持他。

3訪民泡製習近平裸照惹禍 被拘逾周情況不明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petitioner-09282017101330.html

北京3名訪民,因為拍短片嘲弄習近平及燒黨旗,被當局拘留超過一個星期,至今沒有任何消息。有維權人士指出,訪民申訴多年問題不獲解決,才以激進的方式抗議。北京維權人士周曉山周四(28日)對本台表示,被扣留的北京訪民王秀英、其女兒王鳳仙及李學惠,都是他的朋友。他只知道3人於上周三(20日)被警方闖進家中帶走,現在亦不知道情況。警方又沒有說明抓他們的原因,他估計是與他們於上周一(18日)製作的視頻,並上載到網上有關。

記者問︰這個圖片是這個男子沒有穿衣服的,貼上習近平的頭像,就是在打這樣子的,是不是有這個視頻發出來的?

周曉山說︰學惠之前跟我說過,就是兩件事情,他這個想法都跟我說過,讓王秀英打(習近平頭像)的老二,(還有)那就燒黨旗,抓捕就因為他們燒黨旗,李學惠搞的一個燒黨旗為上訪,有這麼一個(活動),然後拍視頻,拍視頻發就抓了。

他表示,3人在發放視頻之前,已經提醒過他們,上載這些視頻,後果是很嚴重的,而他們被抓之後,曾經到過他們家中了解情況,但3人的家人都表示沒有收到警方發出的拘留通知書,所以現在亦不知道他們的情況。周曉山尤其擔心80多歲王秀英的身體情況。

記者問︰他們這樣做的目的是什麼呢?

周曉山說︰還是因為上訪嘛,也是種行為藝術吧,現在沒有任何辦法,你說想去幫他,我沒有任何的辦法,包括想在網上給他們轉個貼,都不可能,我什麼東西都發不出去,以前還可以打聽到他關在什麼地方,現在就跟本沒有任何辦法,王秀英老人她就已經快不行了,她女兒也很明確的跟我說,應該沒有幾個月了。

周曉山指,3人上訪多年亦解決不了問題,在沒有辦法之下,才會發這些激進的視頻來宣洩情緒及希望引起當局的注意。而3人的部份家人已經不想理會他們,所以即使維權人士有心幫助他們及為他們聘請律師,都不能成事。

而網上有指,709律師大抓捕案件中,被判緩刑的北京維權人士翟岩民,亦因為牽涉在本案中,其後於本周一(25日)被拘捕。她的妻子劉二敏表示,翟岩民已經放出來了,在關押期間受了坐老虎凳的酷刑,由於她現在河南老家,只能通電話與在北京的丈夫溝通,丈夫疑在壓力下,亦不敢向他透露太多,怕再被當局抓走虐待。

劉二敏說︰肯定是有什麼原因,他不敢不方便跟我說,你剛才說的視頻什麼的,悖可能是(這個原因被抓)。

據維權網站民生觀察報道指,上周一(18日)80歲的王秀英以拍視頻的形式上訪,視頻中王秀英拿一支疑似鐘錘的東西,口裏念著關於上訪的內容,連續敲打墻上的一幅畫像,畫中的人赤身裸體,面部貼上習近平的頭像。而李學惠負責指攝及把視頻上載到社交平台。

視頻發出後兩天後,即9月20日,王秀英及其女兒王鳳仙被當局帶走失蹤,之後李學惠也被帶走失蹤。目前,家屬尚未收到任何警方的通知文件。

成都王怡牧師夫婦被傳喚 湖北教會兩母女被拘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ehui/yf2-09282017104738.html

成都家庭教會「秋雨之福」的牧師王怡和他的妻子蔣蓉,日前被當局以「尋釁滋事」之名傳喚數小時。該教會一信徒向本台表示,該教會內還有數人被當局約談。此外,湖北咸寧「錫安之家」教會的領袖徐世珍及其女兒徐玉清也於近日被拘。

成都秋雨之福家庭教會是當地規模最大的家庭教會。王怡牧師和他的妻子蔣蓉,9月26日下午被警察以「尋釁滋事」的名義傳喚至派出所,至當晚7點左右回家。

一名秋雨之福的信徒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當局是針對教會給王怡牧師套上口袋罪來施壓,教會中另有幾名信徒近期也都被當局約談過:「給他弄了一個口袋罪,就是尋釁滋事,因為王怡是一個真正的改革派,他們一直都是盯著的。有一些朋友都有被談話,談話就是施加壓力,大概可能有五六個。」

上述信徒表示,平時週日聚會時當局也會派人來監視他們。不過即使遭到來自當局的壓迫,他們不會恐懼,更不會因此屈服。

今年8月,王怡牧師也曾被成都市青羊區宗教事務局官員登門約談30分鐘。對方官員指王怡帶領的秋雨之福教會未到有關部門登記,聚會場所也未註冊,要求信徒立即停止聚會。不過王怡拒絕讓步。

成都秋雨之福教會成立於2005年4月,由王怡、蔣蓉夫婦創辦,原名「秋雨之福團契」。2008年9月3日,該教會不服成都市宗教局所做的行政決定以及行政復議決定,依法提出行政訴訟,成為中國以家庭教會名義起訴宗教局的第一案。

此外,湖北咸寧市咸安區錫安之家的教會領袖徐世珍以及女兒徐玉清近期遭到當局拘留。

一名當地信徒向本台表示:「22號晚上,宗教局的跟派出所的去她們家找她們,把她們帶走了。」

據美國基督教組織「對華援助協會」的報導,徐世珍和女兒近一個月來經常帶領教會在各個公共廣場、公園內以唱歌跳舞、打快板、講見證等方式傳播福音,受到當地相關部門的干擾。今年9月13日,徐世珍母女以及幾名信徒在嫦娥廣場聚會時,其中三人被以「非法聚會」為由帶去派出所傳喚多個小時。

十九大前加強維穩 兩民間網站編輯受壓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editor-09282017090251.html

臨近十九大會議,大陸維權網站均被加強監控。「玫瑰中國」主編伍立娟近日被上崗;「民生觀察」編輯丁靈杰上週失踪,家屬至今沒收到拘留通知文件。

在「玫瑰中國」網站當編輯的民間組織「中國人權觀察」主席徐秦週四(28日)表示,網站主編伍立娟在湖北潛江的住所,被國保派人24小時上崗,可能為十九大維穩,她已經多天被上崗。至於她本人,則被24小時網絡定位監控,暫時行動自由。

她又指,該網站亦受到干預,本月發現有3篇註冊文稿及秦永敏部份文章,被當局刪除,此外,他們發到博訊的709案文章也被刪除。

徐秦說︰我們玫瑰中國網站伍立娟,她沒有被帶走,但被24小時站崗。我自己無事,但我被打壓得非常嚴重,我被24小時監控,但是是網絡監控。

記者曾致電伍立娟,電話一直沒人接聽。

玫瑰中國是大陸民間維權網站,由湖北異見人士秦永敏創立,主張人權、多元共存等。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editor-09282017090251.html/china-editor2.jpg/@@images/b9f38e22-b36a-4bdd-80f5-b465383d2bc8.jpeg

另外,維權網站民生觀察編輯丁靈杰,自上週五(22日)在山東淄博被失踪後,至今數天沒有消息。徐秦又指,丁靈杰旅遊至山東,並租住一地方,房東發現她失踪,翌日其女兒報警,丁靈杰失踪,她所住的房間凌亂,電腦、手提箱不見了,當地派出所調查後透露,是北京石景山區公安局帶走。她曾致電石景山公安分局,公安著她向山東警方查詢,他們互相推搪,至今沒法得知丁靈杰下落。

丁靈杰弟丁靈欣亦指,家屬未收到派出所任何通知,不知道其姐下落,暫時沒有向有關部門查詢,估計是十九大維穩所致。他又指,其姐長期在北京上訪,最後一次通電話在7月份,他不知道其姐到山東旅遊。

丁靈欣說︰我給她聯繫不上,擔心肯定擔心,但是到目前為止,並沒有收到公安局或派出所的通知,她超過24小時,但是派出所並沒有給我通知。

民生觀察前編輯石玉林,近日亦被監控。知情人士指,石玉林已離開宜昌到外地,當地國保仍要求不要接受媒體採訪,或與網友見面等。他們知道丁靈杰被維穩,己經聯繫不上。

知情人士說︰現在在外地,在仙橋這邊,他們這邊國保說,宜昌國保要求他不准交友,也不准接受外媒採訪,對他提出要求。

民生觀察創辦人劉飛躍於2016年11月,被隋州巿公安局刑拘,同年12月被以涉嫌煽顛罪逮捕,今年8月,案件移送隋州巿檢察院新增涉嫌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而丁靈杰是該網站訪民之聲編輯。

女訪民逃泰尋庇護 宿願未圓客死異鄉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thai-refugee-09282017103519.html

身患癌症的遼寧女訪民郝威,去年到泰國尋求政治庇護,在未等待到第三國接收,周三(27日)因器官衰竭病逝。有滯泰的中國難民,對郝威的離世表示哀痛,同時亦對何時能前往第三國自由生活,感到渺茫。患上末期淋巴癌的遼寧女訪民郝威,周三(27日)下午4時多在泰國的醫院病逝。她的女兒郝夢於周四(28日)向本台反映,母親因器官衰竭病逝,由於她在早前的病情已經十分嚴重,失去了說話的能力,因而未能留下任何遺言便離開了人世。

郝夢又說,聯合國難民署雖然給予家屬一筆款項處理母親的喪事,但是為了母親的治療,她們已經欠下很多的債務,遠遠超出這些款項。加上在泰國又遇上了語言等多方面的問題,因而喪事如何辦,她也不清楚。

郝夢說︰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錢這方面,因為太多,所以我們現在都在想辦法,其實現在的醫藥費全都是欠的。現在我也是遇到一些麻煩,例如安葬方面的問題。然後會在一很小的問題上浪費一些時間,例如翻譯。

曾披露馬三家勞教所遭遇 滯泰難民郝威去世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1-09282017104653.html

曾披露在瀋陽馬三家女子勞教所遭遇的遼寧訪民郝威因罹患淋巴癌,日前在泰國去世。郝威的好友劉冰向本台表示,她的離世讓其他滯泰難民感到難過及恐懼。於2016年10月10日抵達泰國的遼寧訪民郝威,今年9月27日在泰國病逝。郝威的朋友劉冰28日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郝威在離開馬三家勞教所時已被查出患有淋巴癌,在泰國治療至今,仍然敵不過病魔而撒手人寰,她的女兒無力支付母親住院期間的費用,希望泰國有關部門能伸出援手:「今天跟他們的官員談,她母親的醫療費用、搶救費用是不是能讓這裡的慈善機構、難民機構提供幫助,可以還清帳單,因為無能為力償還了。她是淋巴癌,到泰國的時候癌症已經是晚期了,因為她在國內剛剛從馬三家勞教所出來就檢查到她有癌症,她也不想留在國內治療,因為共產黨的壓力,然後她就到泰國來。」

郝威曾因上訪在2012年被警察以「毀壞財物」的名義送入馬三家勞教所近一年,她披露在勞教所內每天至少工作九個小時,還經常遭到管教毆打。劉冰說,她自己也曾得過登革熱,而郝威的去世讓他們這些朝不保夕的滯泰難民感到恐懼:「大家都感到恐懼,泰國政府也不會體諒我們任何東西,抓到你就送到移民監,然後遣返中國。之前姜野飛就遇到這種情況,回國之後共產黨還會繼續迫害你,還會繼續把你關起來。」

目前滯留泰國的中國難民約有200人,他們都因為遭到中共當局的迫害被迫背井離鄉,但在陌生的國土上處境十分艱難。

滯泰中國難民哎烏向本台表示,難民沒有身份,無法正常打工,因此生活困窘:「困境是我們所有人共同的困難困境,我們每個人都會遇到這個情況。就我所知,有三個難民曾經得過登革熱,沒有得到什麼幫助,就是自己在家休息、恢復。因為泰國不是難民公約簽署國,所以在法律上是不保護難民的,難民在這裡不可以找工作,在這裡的難民沒有任何保障。」

劉冰呼籲國際社會關注郝威的遭遇,也希望外界關注他們這群生活在泰國的中國難民。

律師祝聖武吊銷執照不服 發千字文討伐當局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xl2-09282017104604.html

中國第一個因「言論違法」而被司法當局吊銷執業證的律師祝聖武發佈自白書,表達對處罰不服並指責山東司法局打擊報復。山東招遠的維權人士王江峰因在網絡上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戲稱為「包子」,而被以「尋釁滋事」罪判處有期徒刑兩年。判決後,王的代理律師祝聖武公佈了辯護詞。隨後,山東省司法廳指其通過微博發表危害國家安全、影射社會主義制度言論。9月21日,山東省司法廳正式吊銷了祝聖武的律師執業證。祝聖武日前發表一份自白書,其中批評山東省司法廳在程序上存在嚴重問題、威脅言論自由。他又指,哪怕他的自白辯解會導致自己鋃鐺入獄,他也要繼續堅持。

祝聖武星期四接受本台採訪時稱,「誅心」是當局打壓的常用手段,被吊證後他仍會從事相關工作:「我只不過做了該做的事,對結果我早就不在乎了。中國有一錯再錯的傳統,如果他們犯了一個錯,肯定不會承認錯誤的,再錯也會把這個錯誤堅持下去的。」

記者:「吊銷執照之後你有什麼出路嘛?」祝聖武:「暫時沒有想,還有些積蓄。目前的情況畢竟不是毛澤東時代,找個工作吧,我要是為錢的話未必比現在收入低。」

祝聖武在自白書中寫道,我為王江峰案寫的辯護詞在學術界造成的影響,導致了招遠法院不得不在王江峰案判決後的第三天,就暗示要改判或者再審該案,並最終在判決生效後第二天提起再審。這大概就是地方官對我如此恨之入骨的原因。

祝聖武告訴本台,他堅持認為王江峰案是徹底的錯判:「王江峰的案子是唯一的一個以尋釁滋事罪判刑的,其他地方的處理都是治安拘留或取保候審,但是他們就不會把這個錯誤改正。我的事情也是這樣子。」

轉發祝聖武自白書的一名律師對本台表示,當局目的是製造白色恐怖:「都是荒謬的罪名。是言論自由的事,談不上所謂對的國家的攻擊。要製造一種恐懼,所有的人噤若寒蟬,你們都不要說話,(一副)『我是流氓我怕誰』的腔調。」

比雷洋更敏感?武漢大學生失蹤事件遭刪文家長被警告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xl1-09282017104520.html

湖北武漢近年陸續傳出大學生失蹤事件,在當地大學生和外地家長中引發猜測,各種質疑、解讀紛至沓來。日前還有網民和家長表示,部分消息被刪除或屏蔽。與此同時, 新華社星期四報導說,武漢警方表示僅有三人失蹤,所謂幾十人失蹤事件只不過是謠言。2013年到2016年,多名在武漢上大學的男生失蹤,逐漸引起了輿論的關注。奇怪的是,失蹤者大多是學習成績優良的在校男生,身高通常接近180公分。對於學生家長來說,孩子活不見人死不見屍,無論如何難以接受。

2015年11月,正在莫斯科大學留學的武漢大學生林飛陽,搭乘南航班機從莫斯科飛往武漢,但在武漢下飛機卻消失在漢口的鬧市區,從此失蹤。

林飛陽的爸爸告訴記者,武漢警方對此堅決不予立案,對當局的搪塞感到不解和憤怒:「只要政府有人說要找,就一定能找得到,沒有公權力提供相關線索,沒法深找。」

肖鵬飛,湖北荊門人,武漢科技大學生物工程專業4年級學生,擔任學習部部長,一等獎獎學金獲得者,已報考了研究生。

2014年12月31日跨年夜,他獨自從學校後門出來,步行十幾分鐘來到江灘公園,然後從此人間蒸發。

肖鵬飛的父親告訴本台,武漢大街小巷遍佈攝像頭,但警方指入夜天太黑看不到:「攝像頭看到我小孩從學校出去,到江邊呆了一會,天黑了就看不到東西了。」

最近這些年,到底有多少武漢的大學生失蹤,並沒有官方數字。武漢警方認為,失蹤者都是正常的成年人,有權利主導自己的行動,除非有綁架或謀殺方面的明顯證據,否則警方難以人口失蹤立案。

「造神」運動再起? 貴州貧困學童唱「中國出了個習大大」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zhengzhi/ql2-09282017104424.html

中共「十九大」前夕,當局強化北京治安,展開大規模造神宣傳。上海浦東新區有官方背景的基督教兩會舉辦「迎國慶、頌祖國」感恩活動。在貧困山區,小學生在沒有課桌的破舊教室中,被要求高唱「中國出了個習大大」。隨著中共「十九大」會議臨近,中國各地政府正開足馬力,組織基層黨員干部展開向中央「表忠心」的活動。各省市政府紛紛發起以「迎接中共十九大召開」為題的研討會等,相關活動名目繁多,不勝枚舉。9月21日,北京體育學院學校召開了黨的十九大維穩安保動員部署專題會議,傳達了首都高校系統維穩安保工作會議的精神。會議稱,做好十九大維穩安保工作,是中央交給北京市的重大政治任務,必須保持昂揚精神狀態,高標準落實維穩安保各項措施,努力實現「大事不出,小事也不出」的目標。

另一方面,上海浦東新區基督教兩會舉行文藝演出,大唱所謂愛黨歌曲,如《走向復興》、《我愛我的祖國》等。另有佛教寺院僧侶在舞台上唱「喜迎黨的十九大勝利召開」的歌曲,現場圖片中,一僧侶在引導眾僧引頸高歌。河南報業集團掛出「迎接十九大馬克思主義新聞觀專題培訓班」的橫幅。

在貴州貧困山區,一批小學生在老師的帶領下,學唱「中國出了個習大大」。在這段視頻中,該小學校舍既沒有課桌,窗戶也沒有玻璃,校舍天花板殘缺不齊,搖搖欲墜,而唱歌的數十名學生,面無笑容,只是公式化的背誦這首歌曲。

電影撤檔、警力增強 十九大前中國加大維穩力度[美國之音]

https://www.voachinese.com/a/news-china-increases-security-20170928/4048090.html

中共十九大將在10月18日召開。據路透社報導,中國政府加強維穩措施,包括向北京增派警力、限制少數民族邊疆地區遊客人數、加強文化審查等。路透社援引消息人士報導稱中國政府從其他省份向北京調遣了幾千名警察,並從9月初開始取消了北京所有警察的休假。維穩措施不僅限於北京。一些旅行社表示,赴西藏旅遊也受到限制。一名中國國際旅行社的工作人員表示,政府要求禁止外國遊客在10月18到10月28日到西藏旅遊。另有三家旅行社表示,禁令將在10月底解除。

此外,近期有一些電影和電視節目遭到撤檔或停播。

著名導演馮小剛原定於9月30日上映的作品《芳華》日前突遭撤檔,馮小剛在發佈會上未說明原因。外界猜測撤檔可能是由於《芳華》一片涉及1979年中越戰爭的內容,官方擔心會引起關於中越戰爭的討論。

鳳凰衛視著名談話類節目《鏘鏘三人行》日前亦遭停播。《鏘鏘三人行》始播於1998年,截至2017年9月12日宣佈停播時已播出過5000期節目。由騰訊視頻和黑龍江衛視聯合製作的文化類節目《見字如面》第二季也在播出一集後被要求全網下架。《見字如面》邀請明星朗讀名人書信,主題包括生死抉擇、讀書成長等,並不涉及時政內容。

環保也是政府在十九大前的任務之一。除了一些污染企業被要求暫時停產或搬遷外,北京一些小飯館也被關閉。一些居民表示,政府這樣做是為了防止火災和減少污染。《北京日報》星期三報導稱,北京市委書記蔡奇要求北京投入「120%」的精力確保十九大順利召開。

重慶教師多年調查土改真相,十九大前突遭開除 [紐約時報]

https://cn.nytimes.com/china/20170929/cc29-tansong/

新學期開始,原重慶師範大學涉外商貿學院副教授譚松正式辦理了離校手續,從此告別站了多年的講台。9月9日教師節前夕,他在自己的微信公眾號上發布了7月初寫好的一篇文章,關於當天他得知自己被學校解聘的心情,那一天,他突然接到一個輔導員的電話,說他被開除了,讓他去辦手續。譚松曾經多次因從事紅色歷史調查研究而出事,對自己今年被開除並不感到意外。「其實,我不應對學校有絲毫怨言,相反,我應當感謝學校——直到現在才開除我。」

在10月召開十九大的前幾個月,中共整肅高校教師之風再起,譚松是繼北京師範大學副教授史傑鵬之後,又一位因言論不當而被解職的大學教師。在重慶師範大學教西方文化的譚松認為,自己被開除,不僅是因為他在課堂上牽扯到歷史與新聞的講話偏離了「正確路線」,背離如今日益嚴格的黨性原則,更與自己近年對於1950年代川東土改所進行的調查研究有關。

譚松1955年出生於重慶,1957年,他的父親、當時任重慶團市委宣傳部長的譚顯殷到北京參加共青團第三次全國代表大會,在四川代表會上,他說:「這次會缺乏民主。」之後,譚顯殷被打成右派,下放到四川東部的一個小縣長壽縣的長壽湖勞改。當時這裡是重慶市的勞改基地,先後接納了上千名下放幹部和上千名出身不好的學生。

譚松1980年代在重慶建築高等專科學校教書,1990年代先後擔任《渝州世界》報主編、《重慶與世界》雜誌主編、《中華手工》雜誌主編。2000年,他在擔任《重慶與世界》雜誌主編時做了一期抗戰陪都專輯,全面肯定抗戰的中心是重慶而不是延安,這與中國共產黨所強調的抗戰中心和領導者有所不同,這導致了他被迫辭職。

譚松業餘時間從事歷史研究,先後進行過重慶大轟炸、地主劉文彩等歷史事件的調查。從2001年起,他花了三年多的時間進行長壽湖右派調查,完成了50萬字的《長壽湖》。此書2011年才在美國出版。還未完成時,2002年7月2日,中共當局指控譚松「收集社會黑暗面」,將他以「顛覆國家政權罪」抓捕,關押了32天,此後被取保候審一年。

嚴控網絡言論 微博聘千名業餘網管員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microblog-09282017090742.html

當局再進一步管控網絡言論,在北京市網信辦的主導下,新浪微博周三(27日)公開招募1,000名業餘網絡監督員,專責舉報違法信息,新浪微博又設立獎勵制度鼓勵舉報。有維權人士批評,當局以利誘的方式鼓勵民眾參與,這樣只會造成大規模的“濫舉報”。

微博指為了加強清除網絡上違法信息,周三(27日)公開招募1,000名業餘監督員,負責舉報微博上涉黃、違法及有害信息。而對監督員考核的標準是,每月有效舉報不少於200條,合格的監督員每月可獲200元人民幣補貼,每月舉報數量最多的10名監督員,將獲手機或筆記本電腦等獎勵。

經常於微博反映社會問題的廣州維權人士區伯(區少坤)周四(28日)對本台表示,現在十九大臨近,當局必定大力維穩,想盡辦法大量封鎖民眾發出不利政府的消息。他明言不怕當局的打壓,但就擔心政府以物質獎勵的方式吸引民眾舉報,這樣民眾就會“漁翁撒網”式濫舉報,令到很多無辜的市民受害。

區伯說︰如果對於我個人我就不怕,因為我所說的都是事實,(這麼多)風風雨雨都走過來了,都10多年了,有什麼事情沒試過呢?記者問︰這個舉報是有獎勵的,你是怎樣看的?區伯說︰這樣只會加劇這些人為了利益,不擇手段,變得是他們造謠、誹謗,這樣來橫加於這個被舉報人,這是不對的,公民監督,舉報壞人壞事,一個公民責任。

他表示,當局用這種互相監督的手法去管控民眾,原本是好事的,可以打擊網絡罪行,但若果當局以此控制民眾的言論自由,這樣就會令到民眾反感,長此下去,老百姓一定會群起反抗。

區伯說︰封殺言論各方面,這個社會矛盾就好像壓力煲一樣,你塞着它的氣孔,不讓它排氣,這樣就沒有聲音了,環境是很平靜的,但一定壓力的情況下,個壓力煲就會爆炸,這就是物理現象,社會環境亦與物理現象(一樣),是好現實的一個現象。

廣東網民賈榀表示,微博其實一直有自動系統監察民眾發出的訊息,亦會對發違法信息的用戶發出警告。但當局為了以更精密的手法去控制民眾,唯有花錢聘請民眾監督。他批評當局這樣做,簡直造成社會恐慌。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