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26 李玉鳳獄中遭虐待。盛大軍取保獲釋。關注徐世珍、徐玉清、王怡、蔣蓉等宗教人士被拘留。新疆特警檢查站打死維族農民被判7年。

河南維權人士李玉鳳獄中遭虐待 望外界關注 [民生觀察] http://www.m … 繼續閱讀 →...

河南維權人士李玉鳳獄中遭虐待 望外界關注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7/0927/16460.html

今天(9月26日),河南焦作維權人士李玉鳳的妹妹李白鳳到鄭州女子監獄看望姐姐,但見面不足三分鐘便被強行終止。本網人權觀察員詢問是什麼原因獄警中斷了會見,李白鳳說「因一開始通話獄警就問姐姐什麼罪入獄的,姐姐回覆說是為共產黨幹部贖罪進來的。因姐姐不肯認焦作兩級腐敗法官給她定的尋釁滋事罪,所以獄警連問三次,姐姐都不改口,氣極敗壞的獄警強行終止了通話。」下午四點半,李白鳳無奈從會見室出來,去找檢察院駐監獄的檢察官,但兩個辦公室都沒有人。李白鳳說,這次見面姐姐李玉鳳,發現她的右下臂有擦傷,問怎麼弄的,她說說因幹活累的手臂疼,為了緩解疼痛搓的。

據悉,李玉鳳在鄭州女子監獄裡從早上八點開始幹活一直幹到下午六點。深秋十月,北方的天氣早晚已有寒氣,直到現在李玉鳳女士還穿著半袖夏裝。「因姐姐身體不好,怕冷,但因監獄不給秋裝,所以只能凍著。」李白鳳擔憂地說,現在不知道該怎麼辦才能改善姐姐李玉鳳在獄中的惡劣狀況,希望外界能夠關注並為李玉鳳呼籲,希望鄭州女子監獄能夠保障在押人員法定基本人權。

被以「尋釁滋事」拘捕的盛大軍取保獲釋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017/0927/16459.html

本網從胡貴雲律師處獲悉,早前被以「尋釁滋事」拘捕並羈押北京朝陽看守所的北京維權人士盛大軍(@東方金狼)已於下午獲准以取保候審方式釋放,現已回家休息。據悉,盛大軍好友兼辯護人胡貴雲律師在朝陽看守所一直未能成功會見,昨日上午,曾去到朝看要求會見,卻被告知查無此人,連家屬存錢存物都得到同樣的答覆。據胡貴雲律師講述,今日上午,收到家屬電話稱警方致電要求家屬前去看守所辦理取保候審手續。律師分別於十一點多鐘和一點半鐘致電家屬,詢問具體情況,收到家屬回覆稱「正在辦理相關手續」,其後,盛大軍用家屬的電話致電胡貴雲律師告知自己已被釋放的消息,手機暫時尚未歸還,並感謝朋友的關注,接下來需要休息幾天調理身體。胡貴雲律師表示,作為好友聯繫辯護人,但願當事人能夠受到執法者的公正對待。後於微信朋友圈留言稱「時光如水,總是無言;你若安好,便是晴天」,為好友的釋放祝禱。

北京維權人士盛大軍被扣逾10日 禁見律師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gf1-09262017105351.html

在北京市,因涉嫌「尋釁滋事」而被刑事拘留的維權人士盛大軍,被拘押10天仍未獲准見律師。盛大軍的律師和部份朋友表示,無法理解他為何被當局關押,但不排除與中共十九大即將召開有關。律師胡貴雲週一(25日)在盛大軍的家屬和多名維權人士陪同下,再度到北京市朝陽區看守所,要求會見當事人。她說,看守所職員最初表示,根本沒有接收盛大軍。胡貴雲出示數日前收到的刑事拘留通知書後,職員說,要向盛大軍核實。

胡貴雲: 「因為我的委託書是盛大軍本人給我簽的,他們就說要核實一下委託書,是不是他本人簽的。後來他們告訴我說,盛大軍說,沒有給我簽這樣的一份委託書。」

9月15日遭刑拘的北京盛大軍現仍不知關押何處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9/915_26.html

9月15日遭刑拘的北京盛大軍仍不知關押何處,律師前往北京市朝陽區看守所要求會見,竟然被告知「查無此人」。昨天(9月25日)北京律師胡貴雲當天在家屬和多名維權公民陪同下,前往北京市朝陽區看守所要求會見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名羈押的維權人士盛大軍,卻被告知「查無此人」。家屬當天下午,又持警方出具的《刑事拘留通知書》前往看守所準備給盛大軍存錢存物,但再次被告知「查無此人」。盛大軍於9月15日,在家中被警方帶走。家屬第二天接到北京小關派出所通知,盛大軍因涉嫌「尋釁滋事罪」已被刑事拘留,羈押於朝陽區看守所內。盛大軍90年代畢業於清華大學。近年來活躍於微博和微信,關注人權、憲政,聲援良心犯。也經常在網絡發表對時政的看法。

北京翟岩民被公安抄家 每天強制到司法局學習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9/2017/0926/16458.html

本網獲悉,北京維權人士翟岩民失聯24小時後回家,家中被警方查抄,電腦等電子產品被搜走,從明日起每天需要前去司法局上課學習法律知識。據悉,昨日(9月25日)早上八點多,翟岩民將外出旅遊的夫人送至火車站後離開,其夫人劉二敏於十一點致電時發現翟已關機,不知去向。今日早上,劉二敏從夜班後回家的兒子口中得知,家中曾被搜過,並且家中台式電腦以及筆記本電腦等多樣電子產品不翼而飛。

今天中午十二點,翟岩民回家後通過家人的電話告訴朋友稱,其被帶走後,在派出所審訊室被鎖在鐵凳上度過24小時,只能在上廁所時才被准許離開鐵凳,警方並未詢問太多東西,只是將其控制。其手機暫時被扣押,警方並且告知從明日起翟岩民必需每天前去參加石景山區司法局組織的法律知識學習,直至十九大會議結束為止。

十九大臨近當局緊張 翟岩民失聯逾24小時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1-09262017105219.html

在中國大陸,709涉案維權人士翟岩民日前失聯已超逾24小時,他的住所也被查抄。有分析認為,近期多名維權人士被控制或與中共十九大即將召開有關。另有維權人士被當局要求,十九大之前不得前往北京。翟岩民的妻子劉二敏9月26日向本台表示,前一天上午,丈夫把她送上回老家的火車後就宣告失聯,目前手機關機,不知道人在何處:

「昨天他把我送到火車上可能人就失蹤了,一直關機。我告訴他我已經上車了,他回我一句:那你照顧好自己。我說行,他就把電話掛了。大概一個小時後,街道的打他手機就關機了。街道的找我讓我給他打一下試試,我一打也關機,一直到現在,還是關機。「

北京維權人士翟岩民失聯 家中台式電腦、筆記本電腦均「不翼而飛」[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9/blog-post_67.html

北京維權人士翟岩民失聯,家中台式電腦、筆記本電腦均「不翼而飛」。據姜建軍2017年9月26日10點消息:「昨天上午8點40,翟岩民送夫人上了火車以後,還通了電話。11點左右翟就關機,一直關機。翟夫人就給孩子打電話問孩子你爸在不在家,結果孩子上夜班,早上回家的,回家以後,發現家裡亂七八糟的,家裡電腦和筆記本電腦都沒有了。翟岩民也處在失聯中,又被炒家了,翟岩民夫人問我這次是不是嚴重啊?怎麼又炒家啊?關注翟岩民,目前快24小時了。」

翟岩民突被警方傳喚及受虐待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dissident-09262017074550.html

涉709案被判緩刑的北京公民翟岩民,週一(25日)被警方帶至派出所傳喚,期間受到虐待,並抄走家中物品未歸還,他在周二已獲釋。翟岩民妻子劉二敏週二(26日)表示,週一早上,丈夫送她坐火車離開北京,其後11時失聯,直至兒子通宵工作完返家,發現家中凌亂,警方曾經抄家,抄走手提電腦、手機及平板電腦等物品,丈夫不知所踪,直至週二中午,國保致電告知,其丈夫在司法所。其後她聯繫上丈夫,獲告之警方上門出示傳喚證,要求他到派出所,關押他在審訊室受到酷刑,他被迫坐在老虎凳上24小時,警察並沒有問話或筆錄,週二下午2時多獲釋,但抄走的物品尚未歸還。

劉二敏說︰用傳喚證把他傳喚走的,把他弄到老虎凳上,給他換上囚服。他不審訊、不問,不問他為什麼,也不因為什麼,直接坐在老虎凳上。這一次是最嚴重,沒有理由,他不給你說理由。

她又指,丈夫在緩刑期間,曾被傳喚過2、3次,以前談完話便返家,這次最嚴重。丈夫剛獲釋的6個月,被要求戴上監控手帶,然後每天要電話報到,並要親自到司法所報到,至今都需要,不清楚何時結束。

涉山東濰坊案的河北維權人士張皖荷,一度與翟岩民涉及同案。她表示,臨近十九大,北京當局或覺得翟岩民沒按照他們的要求,所以採取懲罰性措施。她又指,各地維權人士近期也被嚴密監控,上週,她與丈夫劉星被國保要求10月底之前,不能離開河北邢台,她聽說各地的維權人士被約談、騷擾,不能離開當地,這種情況很普遍。

張皖荷說︰3天2天便查崗,國保就問你在幹什麼,你在不在家,要求我拍照片,拍劉星的照片,拍家的照片給他看。各個地方都有這個情況,有被騷擾或怎麼樣,這個情況非常嚴重,被約談、被喝茶。

劉敏傑在北京被抓家屬苦尋無訊息,喉舌居然神通廣大進行抹黑與恐嚇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9/blog-post_873.html

2017年9月26日,本網昨日剛發佈河北定州劉敏傑在北京遭公安以黑頭套加手銬腳鐐綁架失蹤,其家人到公安詢問無結果的信息,作為地方黨委喉舌的定州日報就先於劉敏傑的家人,在網上以「我市依法批准逮捕一人……以後千萬別幹這事!」為標題,披露了劉敏傑被定州市檢察院迅速以涉嫌「尋釁滋事罪」批捕的信息,以此達到在中共十九大前對信訪冤民進行恐嚇目的。

在定州日報網絡「微關注」的報導中,稱「近日,記者從市公安局獲悉,我市非法上訪人員劉某傑涉嫌尋釁滋事罪被依法批准逮捕。經查,劉某傑以對已生效的法院判決不公為由多次到北京非法上訪,嚴重擾亂社會秩序,其行為已構成犯罪。在反覆教育勸說無效的情況下,市公安局及時收集固定證據,迅速查明案情,依法果斷採取措施,於9月20日將劉某傑抓獲歸案。根據《刑法》第293條之規定,9月21日,市公安局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將多次進京非法上訪的子位鎮村民劉某傑依法刑事拘留,9月23日,劉某傑被市檢察院批准逮捕。目前,案件正在進一步審理當中。

河北定州子位鎮訪民劉敏傑,是因其退伍軍人的兒子劉強在烏魯木齊經商,於2006年8月16日被搶劫殺害後,最高法院在核准搶劫殺人犯死刑時,無中生有稱罪犯有較好認罪態度而改判,首犯沒有得到應有懲罰,劉敏傑不服而上訪替兒伸冤。上訪十年的劉敏傑的遭遇,曾在今年引起了巡視組的重視,巡視組的人還專門與劉敏傑進行溝通,瞭解了相關案情。

2017年9月20日上午11時許,劉敏傑到位於正義路的郵政所寄完信,在正義路街心公園廁所旁看手機時,被突然趕到的最高法院的兩名法警控制,並讓劉敏傑按其丘隊長指令到最高法院去一趟,因遭劉敏傑拒絕他們還報了警,接警的北京公安出警後,將劉敏傑帶到東交民巷派出所。

湖北咸寧教會領袖母女倆參加聚會被拘 [對華援助協會]

http://www.chinaaid.net/2017/09/blog-post_48.html

湖北省咸寧市錫安之家教會信徒,因在該市廣場等地聚會傳福音,9月22日被當地警方已從非法聚會,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等理由拘留。據基督徒稱,目前,被捕者徐世珍牧師和她的女兒徐玉清情況不明。咸寧市咸安區基督教錫安之家教會領袖徐世珍與女兒徐玉清,近期在當地公開傳福音,屢遭宗教局壓制,要求他們停止宗教活動。據一位牧師9月24日晚對記者披露,錫安之家教會因在廣場等處到處傳揚福音,受到當地宗教局的多次逼迫,9月22晚上教會的徐牧師和她的女兒徐玉清,以及徐玉清三歲的兒子徐守望被宗教局和派出所的人員帶走,24日上午教會弟兄姐妹到當地派出所領回了小孩子,徐牧師和徐玉清已經被拘留,關押在看守所。

9月25日,一位要求匿名的家庭教會牧師對記者講述了事情的經過。他說,22日晚上,咸寧市咸安區宗教局人員和當地派出所登門,抓走徐世珍與女兒徐玉清:「9月22日,公安部門和宗教局人員到他們的家,把徐世珍牧師和徐玉清姐妹,已經徐玉清姐妹的孩子,3歲大的孩子一起帶到了公安局派出所,之後就手機關機。一直到24日上午,他們的家人到派出所去詢問時,公安就說徐牧師和徐玉清,已經關押在別的地方,但孩子還在派出所,目前還不知道他們是被行政拘留,還是刑事拘留」。

記者對次致電永安派出所,但始終無人接聽。記者轉向咸安區宗教局辦公室找負責該案的楊海軍副局長接電話,接聽電話的官員稱,不知道楊海軍的電話。一位不願具名的牧師稱, 「錫安之家教會的徐世珍牧師和她的女兒,帶領他們教會的最近一個月左右,經常在各個廣場、公園傳揚福音。比如她們唱歌跳舞、打快板,講見證,傳福音布道,受到當地的宗教、國保公安部門的干擾」。

信仰基督教38年的徐世珍,曾經是當地紅橋教堂的牧師。2012年4月,她召集信徒們自籌資金興建的教堂被三自教會藉故佔據,教會物品還遭到官方人員打砸。從此,紅橋教堂淪為三自教會的聚會場所。在此情況下,徐世珍另創教會,開闢新的聚會場所,但持續受到騷擾。

王怡牧師夫婦被以「尋釁滋事」罪傳喚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priest-09262017095744.html

成都家庭教會牧師王怡及其妻子周二遭傳喚,不久前他擬前往香港參加宗教會議時遭禁行。海外牧師指當局意在關閉王怡所在的家庭教會。十九大前在宗教界強力維穩,一邊在「三自教會」大肆推行「愛國教育」進行統戰。一面連續出擊和施壓家庭教會。四川成都「秋雨之福」家庭教會牧師王怡周二被警察以「尋釁滋事」之名帶走傳喚,警察欲一同帶走王怡妻子蔣蓉,因沒有傳喚手續暫未執行;至下午3時多,警察補辦傳喚手續後,亦將蔣蓉帶走。秋雨之福家庭教會同工向本台透露了相關情況。「秋雨之福」同工︰是臨時被帶走了,我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師母、他妻子也被帶走了,他們回去補手續,手續補了就把她帶走了,他們說是「尋釁滋事」。

9月12日,王怡擬從成都機場乘機到香港參加一個宗教會議遭禁止出境,海關人員給出的理由是「出境有可能危害國家安全」,國保亦稱是奉上級指令對其實施旅行限制。

此前王怡數次遭其所在地的民族宗教事務局官員和國保約談,其求其停止每週的聚會,目前「秋雨之福」家庭教會的基督徒已逾千人。

美國華人牧師劉貽指中共當局頻頻對王怡進行施壓,意在關閉其所主持的家庭教會。

隨著十九大的臨近,全國多地省市政府開始對家庭教會進行專項治理。

本台從江西一位黃牧師處獲悉,目前中國政府針對基督教的打壓,在拆十字架運動後再升級,政府開始對上饒、弋陽等不發達地區的教堂進行強拆。

黃牧師︰我們的教堂被拆了,還把我們鄉下的教堂拆掉了,太猖狂了,同工也這樣講啊,叫低調一點,被抓起來就麻煩了。要是為十九大,他們更應該以和諧為主啊,我也不知道明天的道路如何?

旅居德國的台灣牧師成世光也認為,當局目前對包括基督教在內的宗教是組合維穩方式,一方面重創家庭教會,一面在「三自教會」大肆推行「愛國教育」。

成世光︰緊縮是一定的,不僅是共產黨,所有的集權政府都很怕有組織的活動,特別是基督教的信仰是一個普世信仰,任何一個獨裁政權會覺得這當然是一個威脅。會抓這麼多人、禁止家庭教會和外面有聯繫,然後「三自教會」裡面搞一些政治宣傳,我們不要上這個當,不會去替共產黨說好話。

就在「秋雨之福」的王怡牧師被抓之際,浦東新區基督教兩會正在緊張籌備「迎國慶、頌祖國」感恩匯演;浙山常山縣宗教界的「愛國教育培訓班」剛剛結束。

成都秋雨之福教會王怡牧師及夫人蔣蓉被警方從家中帶走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9/blog-post_448.html

成都秋雨之福教會王怡牧師及夫人蔣蓉被警方從家中帶走,目前情況不明。2017年9月26日下午14:30左右,王怡牧師被成都警方以「尋釁滋事」之名義傳喚,被從家中帶走。警方意欲將其夫人蔣蓉女士一同帶走,但因未提前辦好傳喚手續未執行。但三點多的時候,蔣蓉女士電話已經打不通,同工上門發現家中無人。估計蔣蓉師母也已經被帶走。警方估計已經補齊傳喚手續將她帶走。同工已經安排接牧師的孩子回家。

關於王理乾王龍得律師「聽證會」事件相關法律問題的聯合聲明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9/blog-post_189.html

2017年9月8日上午雲南省律協紀律(獎懲)委員會在雲南省司法廳17樓會議室對王理乾、王龍得所謂「虛假訴訟」案舉行的聽證會事件引發了社會民眾的廣泛關注和強烈反響,我們通過多種渠道對此事件有了較為全面的瞭解,現就此事件的相關法律問題發表以下聯合聲明,請相關部門及領導明鑑:

余文生律師妻子許豔: 余文生律師執業受阻事件情況通報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9/blog-post_452.html

余文生申請個人律師事務所核名預核准,27天至這周未期滿,不知道核名又會怎麼樣?我受余文生律師委託辦理余文生申請成立個人律師事務所相關事宜。因北京市司法局網上余文生無法申請核名預核准。9月2日,我已EMS方式郵寄了余文生申請成立個人律師事務所所核名預核准的材料給北京市司法局。9月7日我收到司法局電話,司法局是9月4日收到的,說可能因為網站原因,讓我下周再試一下網上申請,但至今網上仍然無法申請。

核名預核准審核期限是27天內答覆,北京市司法局從收到我材料9月4至9月30日正好27天,也就是十一放假前期限滿,如果北京市司法局沒有答覆等於是行政機關又一次不依法辦事了。

桂林市民辦和代課教師維權代表20多人到該市教育局上訪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9/20.html

2017年9月25日,廣西壯族自治區桂林市被辭退的原民辦和代課教師維權代表潘積康等20多人,集體到該市教育局上訪維權。因為9月18日,廣西壯族自治區200多位(其中60多位為桂林市的)被辭退原民辦和代課教師,到該自治區教育廳上訪時,潘積康老師得到的教育廳桂教信訪轉字[2017]016號——信訪事項轉送單上寫著,「桂林市教育局:桂林市潘積康等人上訪反映原民辦代課教師養老保險、醫療保險等問題,請按照《信訪條例》的有關規定,予以處理。」

據參與了昨天上訪的維權老師代表對維權網信息員介紹,雖然我們知道到市教育局上訪解決不了我們的問題,但我們還是要爭取當局解決我們的問題。

昨天上午11點鐘,桂林市教育局局長查軍才等3人,接待了桂林市的全州、興安、靈川、荔浦、永福5縣和臨桂區的民辦和代課教師維權代表潘積康等20多人。

潘積康老師等維權代表的上訪訴求是,按政策解決養老保險、辭退補償和醫療保險。查軍才的答覆是,對潘老師等代表的訴求,會跟市政府、人社、勞動、財政等部門商討怎樣解決,並要求潘老師們回各自所在的區縣教育局去反映。

中國智能身份證恐淪為全民監控利器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gf2-09262017105500.html

中國當局聲稱,在發展「網絡電子身份標識」(eID)技術取得成果,有望取代傳統身份證。不過有網民質疑,隨著這一技術的應用,中國當局會擴大利用科技監控民眾的一舉一動,而不會顧及民眾的個人隱私。

中國公安部近日展示「網絡電子身份標識」(eID)技術的最新研發成果,計畫未來在銀行卡及手機卡,載入特殊的智能晶片。持有人進行網上交易時,網站可以在線遠程識別eID的真偽和有效性,而據說不用保存用戶保人資料。以降低信息被盜用的風險,有助保障個人隱私。

香港資訊科技商會榮譽會長方保僑表示,eID並不是新科技,功能類似RFID射頻技術。

全國設2000萬監控鏡頭 國民隱私受威脅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monitor-09262017095245.html

中國官媒近日披露,國內2000萬個監控鏡頭的最新系統,能準確識別行人年齡、性別、穿著等。甚至可區分機動車、非機動車和行人,而且準確識別機動車非機動車的種類。有市民批評政府提升系統,只為監控民眾,方便政府對人民進一步的打壓。

對於大陸官媒未來網近日披露,中國研發了新的監控系統,上海居民馬亞蓮周二(26日)對本台表示,現在國內有2000萬個監控鏡頭,這是很強的保安措施,她批評當局加強監控系統的功能性,根本就是監控民眾。

馬亞蓮說︰中國現在不是一個法治為會,所以老百姓很擔心自己的私人生活受到了監控,網絡技術的發達,如果是用在好的方面,最好不過的,但是如果被她們用來打壓老百姓的工具,用來監控民眾言論自由的工具,那麼就會成為一個很不好的方面,而且就我目前看來,打擊罪犯和監控民眾,這兩者相比較,比例更大是用來監控民眾。

她表示,當局現在研發了新的監控系統,只是為她們收集更多的證據去控告老百姓,馬亞蓮認為,日後老百姓一定會更容易被當局定罪。

WhatsApp再次失靈 「十九大」前監控升級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zhengzhi/xl2-09262017105126.html

自上週日開始,國際社交媒體「臉書」旗下的即時通訊軟件Whatsapp在中國大陸再遭屏蔽。這是繼今年7月Whatsapp被封鎖部分功能以來,第三次遭中國當局屏蔽。有分析認為,中共「十九大」來臨之際,當局維穩風聲鶴唳,進一步箝制網絡言論強化審查。

中國國內雖然微信獨大,但也有不少人以WhatsApp聯絡海外客戶,而注重隱私安全的人群也使用WhatsApp。但中國網民紛紛表示,自上週末起WhatsApp全面封鎖文字訊息,即使通過虛擬私人網絡VPN「翻牆」也未能傳送和接收資料。有網民吐槽:「WhatsApp又掛了,宛如世界末日!」

據《紐約時報》報導,臉書未就事件作出回應。但公司發言人表示,有意進軍大陸,並正在瞭解當地市場。而臉書本身和其旗下的Instagram早已被封鎖。

記者請身在中國大陸的WhatsApp用戶余先生嘗試使用語音通話進行採訪,但顯示信號時斷時續。余先生表示,WhatsApp 已經不再單純是朋友之間溝通的工具,不少人會用於公司內部通訊或和客戶洽談業務等重要的事情上,屏蔽後對他們的工作造成很大影響:「我發文字的時候也發不出去,有些看不了。群裡很多人抱怨,包括維權群體和商業群體。我現在給你打電話就是翻牆打的,翻起來也比較費勁。」

WhatsApp的用戶在全球超過十億人。大陸用戶今年7月起就已經發現WhatsApp的部分功能不能使用,包括視頻通話和傳送檔案。8月18日WhatsApp再次失靈,必須用VPN翻牆或用境外SIM卡開啟漫遊才能使用。而本次是三個月來的第三次大規模屏蔽,連翻牆發文字也不能倖免。

新疆喀什特警檢查站打死維族農民被判7年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ql2-09262017104949.html

去年五月,新疆伽師縣特警鄭興統在當地一檢查站踢死一位維吾爾族農民,後被判7年有期徒刑。不過,當局以賠償被害人家屬48萬元了事,撤銷附帶民事訴訟並且不得對外披露案情。當地有民眾向本台披露,這筆賠償金出自維穩經費,而更多維族人被打死後則無處討公道。南疆的喀什地區伽師縣特警大隊隊長鄭興統去年5月,在當地公安檢查站毆打一名維吾爾族農民吾卜禮喀斯木.木馬提致死一案,同年12月,伽師縣法院做出宣判。被告人鄭興統被判刑7年。

判決書稱,去年5月28日晚,被害人吾卜禮喀斯木駕駛三輪車行駛至伽師縣公安檢查站時,因三輪車後半部分的鋼筋將檢查站欄杆刮蹭,此時正在打電話的警察鄭興統將被害人蹬倒在地,又踢了被害人左側大腿,打了被害人幾個耳光。後看被害人沒有反應,鄭興統叫保安將被害人抬到檢查站審訊室內;後不見好轉將被害人送往衛生院救治,但救治無效死亡。法院認為,被告人鄭興統的行為觸犯了《刑法》,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7年。

中國「裁判文書網」上載的該案全文稱,死者吾卜禮喀斯木的妻子、兒子及父母5人向法院提出附帶民事訴訟,狀告伽師縣公安局法定代表人周武。法院受理該案後,在訴訟過程中原告人帕某等5人「同意並接受了被告人的賠償款」,而向法院申請撤回起訴。

9月25日在美國社交媒體推特上,有網民引述知情人士披露,當地政府給了死者家屬48萬元「封口費」。26日,當地一位要求匿名的知情者對自由亞洲電台記者證實,地方政府已從網上刪除法院判決書,而且封鎖消息:「法院判他(鄭興統)7年,賠償48萬多元人民幣。但是這個賠償理論上應該刑事案件附帶民事案件,由他個人賠償給受害者。但是這48萬是政法委出的,實際上是維穩費。另外,活活打死人只判7年,這明顯和相關法律不符」。

本台記者就此致電伽師縣法院辦公室和公安局,但電話均無人接聽。總部在德國的「世界維吾爾人代表大會」發言人迪裡夏提26日接受本台記者採訪時稱,這起案件是一個典型的警察暴力執法致人死亡案件。他相信新疆還有更多未被曝光的類似案件:「中國在當地將維吾爾人鎖定為反恐及鎮壓對象,縱容當地執法人員過度使用武力或暴力執法。法律也成為鎮壓的工具,導致當地暴力執法成為普遍現象」。迪裡夏提表示,如果新疆維吾爾人稍有反抗就會被當成恐怖分子,而當場射殺。

新疆巴州維族在荷槍實彈下 舉行「自首大會」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xl1-09262017105037.html

近日,中國當局在強化針對新疆穆斯林控制、各大城市紛紛舉行「反恐維穩誓師大會」的同時,基層鄉村更出現武警荷槍實彈下的所謂「自首大會」。當地政府人員向本台表示,「自首大會」涉密,上層指示消息不得外洩。

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尉犁縣墩闊坦鄉瓊庫勒村村民日前向記者曝光,該縣正在各村廣泛舉行「揭蓋子挖幕後 自首坦白揭批大會」。會場外有荷槍實彈的特警監視,以威懾民眾。村民指,會議的主講者包括鄉領導、村委幹部和駐村工作人員,明確要求「隱藏的不法分子」主動坦白問題,鼓勵檢舉揭發,並現場發放了《坦白自首書》和《舉報涉恐涉暴信息清單》。

內蒙古退休教師自治區政府追討福利待遇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ql1-09262017104906.html

內蒙古鄂倫春旗五名退休教師的代表,不滿數年前被當局強制退休,9月20日起連續5日在自治區政府所在地呼和浩特上訪維權。內蒙古自治區呼倫貝爾市鄂倫春旗五名退休教師代表,9月20及24日,到自治區信訪局及人社廳表達訴求,還向自治區政府主席布小林寫信,要求落實應有的福利待遇。

鄂倫春旗克一河小學的教師代表黃梅梅,26日對自由亞洲電台記者說:「我們五位被強制退休的人員,這是第四次來到呼和浩特上訪,因為我們所反映的問題一直沒有得到解決。其實這些事情本不應該發生的,就是鄂倫春旗人社局不作為所造成的。我們這次到呼和浩特見到人事廳主要領導,人事廳領導聽了我們的申訴,立即和當地相關部門進行溝通。但願這次我們的問題能得到圓滿的解決」。

五位退休教師,25日在寫給內蒙古自治區主席布小林和紀委書記劉奇凡的信中,稱她們在各自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工作已30多年,且都有國家頒發的資格證書和和職稱證書,屬專業技術人員並享受國家優惠待遇。但從2010至2013年期間,先後被強制退休。其後看到政府相關文件,她們才發現自己「被退休」是地方官員違規操作所造成。

十九大會議期間外國人禁訪西藏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tibet-09262017092736.html

十九大下月召開,會議期間西藏將成為外國人禁地,當局已停止向外國人發出“入藏證”,當地的旅行社及酒店亦已接獲通知,禁止接待外國人。有藏人組織認為當局為了會議順利進行,不想西藏人民被打壓的消息,在這段時間在國際社會流傳,所以將西藏列為禁地。

中共十九大訂於下月18日至24日在北京舉行,西藏多間旅行社及酒店近日都收到公安局及當地政府部門的通知,要求他們期間禁止接待外國遊客。西藏一間旅行社周二(26日)向本台確認,近日收到當局禁止接待外國遊客的通知,至於何時解除禁令,就要另行通知,但來自香港及國內其他省市的遊客則不受影響。

職員說︰我們這邊的話,旅遊局跟公安廳那邊都有通知的,上個月就開始通知了,我們這邊的話,不僅是所有的旅行社,包括酒店的都有接到這個通知說,就是外賓的話在10月18號開始,是不能進藏旅遊的,就是上面發下來的一個文件,反正我們這邊接到的通知就是這樣子,所以說具體是什麼原因我們也不知道,這應該是跟那個十九會(十九大)那個應該有關係,具體我們這些旅行社的人也不知道。

她表示,於西藏旅行的外國旅客,必須於下月17日,十九大舉行前離開,她指影響生意都沒有辦法,總之當局每逢舉行大型活動時,都會遇到同樣情況。當地一間酒店的職員接受本台查詢時,表示酒店內仍有房間,但就表明不接待外國人入住。

中國女權運動:她們還能走多遠? [BBC]

http://www.bbc.com/zhongwen/trad/chinese-news-41406010

在中國年輕人當中,女權運動正在興起。但是這場運動遇到越來越多的反彈和打壓。今年2月,來自世界各地的女性舉行抗議活動,支持女性的權益。但是,中國的女性卻得不到這樣的機會。

中共即將於10月召開十九大,當局對異見人士開展全面打壓。北京繼續加強控制互聯網,並對女權的公開討論進行嚴厲審查。

今年6月,警方要求女權活動人士搬離廣州。這些女權活動人士對BBC說,這是警方第四次跟蹤她們,並強迫她們搬離。

到了9月,因組織反性騷擾活動而被拘留的中國”女權五姐妹”(Feminist Five)中的一位被禁止離境10年。

武嶸嶸表示,她戶口所在地山西省出入境主管部門拒絶給她辦理換發港澳通行證。主管部門對此給出的理由,是她涉及未結案件。

在國際輿論壓力下,當局取消了這一禁令。武嶸嶸已拿到相關旅行證件,獲准出境前往香港攻讀法學碩士學位。但是她拒絶接受記者採訪,表示最近一些事件對她造成很大壓力。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