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25  新疆阿訇別熱克汗因主持婚禮念尼卡判囚10年。盧昱宇上訴被駁回維持四年刑期。關注丁靈傑、卓玉楨、盛大軍、劉敏傑等被捕維權公民。

  新疆一穆斯林被拘 阿訇主持婚禮念尼卡判囚10年 [自由亞洲電台] … 繼續閱讀 →...

 

新疆一穆斯林被拘 阿訇主持婚禮念尼卡判囚10年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ql1-09252017102810.html

新疆伊犁額敏縣一名穆斯林朵蘭汗.塔列裡汗,今年4月被捕,他的家人多次到公安局查詢,但警方一直拒絕答覆。有當地哈薩克族人對本台記者表示,數年前朵蘭汗的兒子曾因從事宗教活動被捕,後獲釋。另外,該縣清真寺阿訇別熱克汗因按伊斯蘭傳統主持婚禮而被判刑10年。

伊犁哈薩克自治州塔城地區額敏縣公安,今年4月在「去極端化」行動中,拘捕了正在草場放羊的朵蘭汗.塔列裡汗。其家人多次向當地派出所和公安局查詢,要求警方解釋抓人的原因,但對方至今未作出任何回應。當地一位要求匿名的哈薩克族人9月25日對自由亞洲電台記者披露,當地政府和公安封鎖消息,同時警告被捕者親友,不得對外披露任何相關消息,更拒絕提供拘留朵蘭汗的通知書。

他用哈薩克語說:「父親姓名朵蘭汗.塔列裡汗,他兒子的名字熱克汗.朵蘭汗」。這位哈薩克族人稱,該縣公安局曾在2013年逮捕過此人,理由是非法從事宗教活動。該縣另一位在清真寺做主持的阿訇別熱克汗.朵蘭汗,曾於2014年12月8日被塔城地區法院判刑10年,現被羈押在昌吉州一用來囚禁政治犯的大監獄。

當地穆斯林稱,阿訇別熱克汗是額敏縣政府任命的阿訇,在清真寺工作已有6年。別熱克汗被當局指控的所謂犯罪事實主要是:未經許可,以伊斯蘭教傳統方式給一對哈薩克族新婚人念尼卡。而這對婚夫婦在婚禮的第二天,才正式登記領取結婚證。

按照新疆政府規定,穆斯林必須先領取結婚證,才可以在宗教場所舉辦婚禮。一位穆斯林告訴本台記者,穆斯林結婚時,邀請阿訇為新人念尼卡,是當地的宗教習俗,就像基督徒結婚,由牧師主持婚禮一樣。

本台記者致電額敏縣公安局辦公室,但電話無人接聽。新疆各地方政府為了阻止穆斯林從事「宗教活動」,今年早些時候還要求每戶少數民族家庭,必須有一人加入中國共產黨。這項計畫目前正在推廣之中。新疆一哈薩克族人對記者說,現在有愈來愈多的哈薩克族家庭,出現被強制入黨的情況。他說:「黨員干部一律不能去清真寺,每家每戶必須有一人黨員,特別是少數民族家庭。整個新疆地區,慢慢的都將實行」。

盧昱宇上訴被駁回 維持四年刑期原判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verdict-09252017080556.html

大陸維權信息平台“非新聞”創辦人盧昱宇,被指涉嫌尋釁滋事罪於本月中二審開庭,法院近日宣佈駁回上訴,維持4年刑期的一審原判。律師認為判決錯誤,未知當事人會否提出申訴。

盧昱宇的二審於本月13日在雲南省大理巿中級法院審訊,法院上週書面判決,代表律師王宗躍日前才收到判決書。

王宗躍律師週一(25日)表示,法院認為一審判決沒有錯誤,二審維持原判,但他認為該判決有錯,盧昱宇應該知道二審結果,未知他會否提出申訴,律師將再次到看守所會見他,到時會問他的決定。他又指,二審宣判後,法院把執行通知書送到看守所,他們才安排盧昱宇轉移監獄,將要等一段時間。

王宗躍說︰(法院)這個一審判決事實清楚、證據充份,程序沒有違法,因此維持原判。我們認為維持原判還是錯誤的,但是他本人是不是申訴,要由他本人來決定。

另一代表律師蕭雲陽亦指,雖然案件二審曾開庭審理,但這種狀況也不會改判。律師認為盧昱宇無罪,所以盧昱宇若要申訴,他們也願意再任其代表律師。蕭雲陽說︰我們本來認為他是無罪,我們作無罪辯護,無論改判還是維持原判,我們都認為是錯誤的。如果盧昱宇願意,我們願意為他做再審代理。

盧昱宇朋友指出,該判決不公平,但也沒有辦法。她又指,盧昱宇去年被抓後,曾與他在貴州的兄長聯繫,因為大家捐款給盧昱宇,自其兄受當局威脅後,再沒有跟外界接觸。而一同被捕的李婷玉獲釋返回廣東後,也跟外界斷絶聯絡,沒法得知她的情況。

朋友說︰盧昱宇最開始的時候,大家給他募捐,就用他哥哥的帳號,後來他哥哥被威脅,帳號也被封了,然後他哥哥跟外界也沒有聯繫。

去年6月15日,盧昱宇及李婷玉在雲南大理分別被警方抓捕,翌日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拘。同年7月被逮捕。今年6月23日,盧昱宇案件在大理巿法院一審開庭,8月3日被判刑4年,當庭表示上訴,分案處理的李婷玉於今年4月秘密審訊,其後獲取保候審。

盧昱宇及李婷玉共同管理博客(wickedonna.blogspot.com)及“非新聞”推特帳號,自2013年起整理發布中國各地民眾維權的群體事件,2人獲得無國界記者組織2016年度新聞自由獎。

民生觀察編輯丁靈傑被警帶走 家屬未收通知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1-09252017103111.html

中國「民生觀察」網站編輯丁靈傑日前被警方帶走,住所被查抄,家屬表示未收到來自官方的通知,不知道她人在何處。有分析認為,丁靈傑「失聯」或與「民生觀察」網站創辦人劉飛躍案有關。9月22日,在山東淄博親戚家中的丁靈傑被當局綁架。23日晚,親戚發現其住所被抄,家中一片狼藉,電腦、行李等物品丟失。

本台記者25日致電丁靈傑的弟弟丁靈欣,對方表示至今沒有接到過政府部門的電話,他也不清楚姐姐目前身在何處。

記者:「您現在有沒有您姐姐的下落?知道她到底在哪裡?」丁靈欣:「不知道。」記者:「不知道她被抓到哪裡去了?」丁靈欣:「不知道,政府(做)的,根本沒有通知家屬,我們也不知道。」丁靈欣表示,丁靈傑長期居住在京,據家屬所知,並沒有進行什麼違法活動。

發起成立「丁靈傑關注組」的維權人士徐秦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他們瞭解到,丁靈傑是被北京公安局石景山分局的警察帶走的,她曾致電石景山公安分局,對方聲稱需向當地派出所查詢,而山東淄博松齡路派出所的警察則表示,需請示領導,之後就再無回覆。徐秦認為,由於丁靈傑是「民生觀察」網站的編輯,她的失蹤或與劉飛躍案有關:「北京公安局的到山東去抓人的,而且她家裡抄了,抄家(意味著)性質應該升級了,不是一般的維穩……負責人劉飛躍不是被抓了很長時間了嗎?曾經也找過她,希望她去做劉飛躍的工作,她躲避了,這個事就沒有落成。估計還是因為這件事吧。」

劉飛躍是「民生觀察」 網站的創辦人。去年11月17日,他被隨州市公安局刑拘,今年5月被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起訴,在被退回補充偵查後,又新增了「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

廣東海祭劉曉波案 張磊律師再次會見到卓玉楨 其後向辦案單位提交取保候審申請書 [權利運動]

https://www.hrcchina.org/2017/09/blog-post_71.html

2017年9月25日,張磊律師在江門市新會區看守所再次會見到因為參與海祭劉曉波頭七活動而被以「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刑事拘留羈押在此的卓玉楨,張磊律師說卓玉楨的狀態還可以。會見結束後,張磊律師到名義上的辦案單位崖南鎮邊防派出所提交了對卓玉楨取保候審的申請書。

卓玉楨的辯護律師張磊:卓玉楨取保候審申請書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9/blog-post_259.html

申請事項:對卓玉楨取保候審

事實與理由:

一、卓玉楨不構成任何犯罪

據辯護律師與卓玉楨會見交流,以及辯護律師關注到的公開信息,表明卓玉楨被以「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名刑事拘留的事實系卓玉楨參與了在廣東江門海祭劉博士之事。

祭奠一位逝者,不可能構成犯罪;特別是夜晚在偏辟無人的海灘祭奠一位不管具有任何身份的逝者,根本不可能構成「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犯罪;如果將對一位逝去的同胞的追思和祭奠當成犯罪對待,這將突破法律和人倫的底線,是對所有法律、正義、良知、道德、哀思等人類正當情感的顛覆。

二、類似情形的其他人士已經取保候審

據辯護律師瞭解,先後被以同樣罪名刑事拘留的其他人士均已經被取保候審,則表明辦案單位也認為對這些參與祭奠劉博士的人士不應當以犯罪對待,更不應繼續羈押。那麼在此情形之下,如果繼續羈押卓玉楨——將本案到案的每一位人士都羈押滿刑事拘留的最長期限,將向社會釋放出在此類事件中以刑事拘留代替刑罰懲罰的法制信號,而「以拘留羈押代替刑法懲罰」是與法律正義精神、與以審判為中心的司法改革方向、與依法治國的政策理念嚴重相悖的。

三、卓玉楨有待產之妻需要照顧

卓玉楨的妻子現已懷孕近九個月,卓玉楨被羈押後,她獨自一人在廣州待產,同時還要上班工作,備嘗艱辛。從基本人道考慮,也應當將本來就不應該羈押的卓玉楨盡快取保候審,以使他盡快回到妻子身邊去盡一個丈夫的職責(而目前不能履行這職責的狀況完全不是卓玉楨造成的)。

此致

辦案單位

卓玉楨的辯護律師:張磊

二O一七年九月二十五日

北京網友盛大軍(東方金狼)被涉嫌尋釁滋事遭刑事拘留 胡貴雲律師持拘留通知書申請會見受阻 [權利運動]

https://www.hrcchina.org/2017/09/blog-post_25.html

2017年9月25日上午,胡貴雲律師前往北京市朝陽區看守所申請會見被涉嫌尋釁滋事罪遭刑事拘留羈押在此的北京網友盛大軍(網名:東方金狼),這是胡貴雲律師第二次到朝陽區看守所申請會見盛大軍,前一次是9月19日,胡貴雲律師持相關手續申請會見被告知查無此人,但是這次到達30號會見窗口後又被叫出來告知查無此人。胡貴雲律師遂拿出9月21日收到的拘留通知書,通知書上註明盛大軍被羈押在朝陽區看守所,會見窗口工作人員收下手續,說要核實委託書是不是盛大軍本人簽署。不多久,朝陽區看守所會見窗口工作人員告知胡貴雲律師說親自問了盛大軍本人,說盛大軍沒有給胡貴雲簽署過委託書,並以此拒絕會見申請。

胡貴雲律師說,2017年9月16日晚22:11分接到盛大軍親屬電話,獲悉小關派出所當晚22:09分通過電話010-64964724告知:盛大軍因涉嫌尋釁滋事被羈押在朝陽看守所。此次北京市公安局朝陽分局給出的拘留通知書也顯示盛大軍於2017年9月15日因為涉嫌尋釁滋事罪遭刑事拘留,現羈押在朝陽區看守所。

北京盛大軍被捕後下落不明 律師家屬無法會見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7/0925/16457.html

今日,北京胡貴雲律師在家屬和多名維權公民的陪同下,去到北京市朝陽區看守所,要求會見因涉嫌「尋釁滋事罪」被羈押該所的北京維權人士盛大軍(@東方金狼),所方卻告知查無此人。家屬持警方提供的刑事拘留通知書準備存錢存物,同樣被告知查無此人,令該案變得撲朔迷離。據悉,盛大軍於9月15日在家中被帶走後,家屬於翌日在接獲北京小關派出所電話通知後,隨即致電胡貴雲律師,告知盛大軍因涉嫌「尋釁滋事罪」被警方刑事拘留,羈押於北京朝陽看守所。9月19日,胡貴雲律師持相關手續去到朝陽看守所要求會見盛大軍,卻被所方告知查無此人。

今日(9月25日)上午,胡貴雲律師在家屬和多名公民陪同下去到朝陽看守所,再次要求會見盛大軍,在辦好必需手續已獲鑰匙後行至30號會見窗口時,又被工作人員叫住並告知查無此人。律師隨即出示於9月21日收到的刑事拘留通知書(通知書上寫明盛大軍被羈押在朝陽看守所),會見窗口的工作人員在收取律師的相關手續後稱需要核實委託書是否盛大軍本人所簽署,要律師等候回覆。稍後,工作人員返回會見窗口後稱已親自詢問盛大軍本人,否認有向胡貴雲律師簽署過委託書。當日下午,盛大軍家屬手持刑拘通知書去到存錢窗口要求給盛大軍存錢存物,同樣被告知查無此人。

胡貴雲律師表示,自己手上除了有盛大軍親自簽署的律師委託書之外,還存有盛大軍本人提供的身份證複印件,按照看守所方面的說辭,身為律師的自己豈不是涉嫌偽造文件和盜用簽名?笑稱自己是否應該向警方投案自首。胡律師指出,不知道警方在玩什麼手段,一方面要派出所通知家屬盛大軍羈押在看守所,並提供刑事拘留通知書,上面亦清楚寫明當事人的去向,一方面又向律師訛稱查無此人,但在律師出示拘留通知書後,又表示詢問過盛大軍本人,所方自己都已經承認盛大軍被羈押該所,但下午家屬存錢物時又訛稱查無此人,令人一頭霧水無可奈何。

河北定州冤民劉敏傑因揭露最高法辦案黑幕被綁架失蹤第五天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9/blog-post_84.html

河北定州訪民劉敏傑,因兒子被害最高法違法改判,首犯沒有得到應有懲罰而被逼上訪替兒伸冤。並多年長期在最高法一區的辦公大樓、二區的死刑核准、三區的信訪接待喊冤。五天前,劉敏傑在北京東交民巷派出所被一夥不明身份人員戴上頭套、及手銬腳鐐帶走,至今下落不明。

2017年8月初,劉敏傑在最高法院一區、二區長期為兒伸冤的同時,還數次向中紀委巡視組及中央主要領導寄信,以真實案例實名舉報揭露最高法院對該殺的不殺、不該殺的亂殺的辦理冤假錯案的黑幕。由此劉敏傑的行為也引起了巡視組人員的重視,巡視組的人還專門與劉敏傑進行溝通,瞭解相關案情。這,可能引起了最高法相關領導的惱怒。

到2017年8月中旬的一天早上,劉敏傑在最高法院一區伸冤時,看到河北保定中級法院和定州市法院、公安的警車,因及時離開躲過一劫。自此劉敏傑感到危險重重,不再去最高法各區喊冤。

2017年9月20日上午11時許,劉敏傑到位於正義路的郵政所寄完信,在正義路街心公園廁所旁看手機時,被突然趕到的最高法院兩名法警控制,並讓劉敏傑按其丘隊長指令到最高法,因遭劉敏傑拒絕他們還報了警,轄區警察出警後,將劉敏傑帶到東交民巷派出所。

沒有任何違法行為的劉敏傑,一直被東交民巷派出所關押到次日下午的14點30分許,然而交給7個穿便衣的人,由這些人不明身份人員對劉敏傑戴頭套、手銬、腳鐐,綁架押上一輛車牌號為冀F5367的警車離去。得知信息的劉敏傑家人到地方政府和派出所詢問,至今沒有答覆,不知其下落。請求社會各界給予關注。

李青:我被綁架回家的詳細經歷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9/blog-post_97.html

我是杭州李青,2017年9月21日早上我在西紅門地鐵站附近的一個早市買包子饅頭,被幾個不明身份人員強行綁架,幾分鐘後轉至一輛車號為:吉jlu065的藍色商務車,身上的一大串門鑰匙被搶,隨後瓜瀝鎮政府、三岔路村、瓜瀝派出所等三人和不明身份人共6人截我於當天晚上12:00到杭州市蕭山區瓜瀝派出所。始終把我所有的門鑰匙扣押,我以頭撞電腦抗議還我鑰匙,他們於當天后半夜2點強行截我回自己家裡軟禁。

十九大前陳風強3兄弟同遭打壓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dissident-09252017094321.html

珠海傷殘軍人陳風強及其兩名胞兄,因房屋的採光權糾紛和強拆問題,上訪近月投訴無門。上周五(22日)三兄弟更被傳喚一度扣押,其中搬到羅定市生活的陳風強,被強行帶返珠海期間遭受暴力受傷,目前他已被軟禁家中。他指出,估計當局出於十九大維穩,故意把他們三兄弟限制自由。

珠海維權傷殘軍人陳風強周一(25日)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最近回到老家羅定市生活。不過上周五(22日)突然遭到十多名不明身分人員強行由家中綁架,期間遭到對方暴力對待,身上多處受傷。

陳風強說︰踢破兩個門,看好像獵物一樣撲過來,把我跪在地上後,十多人把我的手扭反,用腳踏著背部和頭部,踩著腳。我都快60歲了,打得頭破血流,右腳的關節和小骨紅腫,膝關節和膝蓋有可能粉碎骨折,一按裡面都「沙沙」作響。

陳風強指出,在被扣押的10多個小時裡一直不讓到醫院治理,後來終於讓他到醫院檢查,可是檢查報告被撿走,也未來得及詢問醫生情況,他已經被強行帶返珠海市的家中。

目前陳風強已被軟禁在家中,他估計在十九大前也未能自由出入。陳風強說︰利用十九大打著維穩的旗號,幫助與當局有連繫的人,讓他們強行砌圍牆和打樁。再一次違法追究我們損壞他們財物的罪名來傳訊。根據過去的經驗,過去十七、十八大舉行後一個月,我才會被解禁。

陳風強被綁架回珠海的同一天,陳風強的兩名胞兄陳鳳明和陳鳳榮,也被珠海警察以傳訊為由,帶到派出所扣押約16個小時。

陳鳳明對記者說,他與有公安背景的鄰居就房屋採光權問題,一直發生糾紛,對方不按照法定的規劃限制,貼近他的房屋興建。為了自己和家人的合法權益,他提出多次抗議。6月時,鄰居不顧反對繼續興建,於是他和弟弟陳鳳榮把剛砌好的圍牆推倒,結果被一度拘留。但後來警方指情節輕微不足立案為由,把他們釋放。

事情原本就結束,但是上周五(22日)晚9時左右,陳鳳明和陳鳳榮被警方就6月拆圍牆的事傳喚。

陳鳳明說︰傳喚時問為甚麼要拆別人的圍牆,我說因為建築影響我們的通風採光,令到我們暗無天日。正常去找區、市委政府、規劃局、建設局,已經不停去找他們。今天給予回覆說不予受理,對方的房屋還要興建,今天還在打樁。

北京石景山提防「黑心律師」標語惹怒律師界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xl2-09252017103020.html

北京市石景山司法局在一拆遷村莊附近樹立宣傳牌,警告村民遵守征遷規範,提防「黑心律師」;引發律師界不滿。有大陸律師指,徵地拆遷中政府方面違法濫權層出不窮,當局不思改變,卻污名化為被拆遷戶提供法律服務的律師。該宣傳標語於本週一被拆下。

日前,一幅有關北京石景山區司法局推出的宣傳標語的圖片,在中國律師界廣泛流傳。其內容為:拒絕黑心律師利誘,嚴格遵守征遷規範」,引發律師界眾怒。

不少律師發聲,批評石景山司法局的宣傳不當。律師連大有接受本台採訪時稱,在各地徵地拆遷中,律師為拆遷戶主張利益是否合法,由法律進行評價,不能認為替委託人主張儘可能高的賠償,惹政府不高興,律師就是黑心:「律師協會作為律師的組織,律師協會也是屬於司法局主管的,應該向司法局提出建議。直接給一個(污名)標籤是不合適的,明顯是對一個群體進行抹黑。」

廣東佛山村民護地維權 當局打壓抓十多人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2-09252017103155.html

廣東佛山順德區華口村村民因土地問題已持續維權數月,日前,當局派出大批警力抓走十三名村民,其餘村民連夜前往派出所要人,但直至目前,僅兩人獲釋。

因土地確權問題涉及到被村官私自出租的土地,廣東佛山順德區容桂街道華口村村民自數月前開始持續維權。9月22日下午,當局派出了大批警力抓走了維權村民。

華口村一名村民向本台表示,當時來了大約幾百名警察,抓走了十多人:「我們那個土地,欠我們四年土地租金了。」

記者:「當時大概來了多少警察來抓人?」對方:「警察大概有300人左右,是順德、容桂的。(抓走)十多人。」

瞭解情況的順德維權人士李碧雲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村民的土地被村官私自出租給一家工廠,因順德對土地進行確權,村民因此希望要回自己的土地。幾個月前,他們就在有關工廠外搭棚,輪流維權,起初只有一百人,但目前維權的隊伍已經逐漸發展至上千人,當局因此派人打壓,以村民堵路為由抓人。他表示,村民們前往派出所要人,但截至目前,被抓的13名村民中只有2人獲釋。

中國維權動態週刊總第536期(2017年9月18日-24日)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9/5362017918-24.html

【編者按】重壓之下,民間維權組織舉步維艱,繼維權領袖黃琦、劉飛躍被抓捕之後,四川「六四天網」義工李昭秀因替黃琦呼籲被刑拘,湖北「民生觀察」編輯丁靈傑女士被綁架失聯。「依法治國」的口號雖然響亮,可在全國各地,權力機關針對各類敏感人士的執法犯法已成常態,廣州國保施壓就職單位,網絡時評人李非遭解聘、勞工維權活動家孟晗被警方從廣州家中帶走、西安村民趙宏財赴京上訪失蹤。民主人士秦永敏案至今懸而未決,秦永敏案件代理律師藺其磊遞交辯護手續被法院刁難。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安徽民選村主任王鳳雲「十九大」前被通緝,只因為他之前長期為民請命。

兩千萬探頭監控人民 中國天網監控系統曝光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meiti/ql2-09252017102853.html

中國建成世界最大視頻監控系統,能準確識別行人年齡、性別、穿著等。據中國未來網稱,最新的行人檢測識別系統可實時監測、區分機動車、非機動車和行人,準確識別機動車非機動車的種類。消息引發輿論嘩然,有網民以「毛骨悚然」形容該系統。中國已建成了世界最大的視頻監控系統,擁有監控攝像鏡頭超過兩千萬個,並具備對人的檢測識別功能。

9月24日,一段視頻刷爆了中國網民的朋友圈。據未來網披露,中國最新實時行人檢測識別系統,可以實時監測區分出機動車、非機動車和行人,並能準確識別出機動車和非機動車的種類,以及行人的年齡、性別、穿著等。未來網的微博視頻稱:「這段監控可以實時監測區分出機動車,非機動車和行人,並能準確識別出機動車和非機動車的種類,以及行人的年齡、性別、穿著等。未來網記者向專家瞭解到,該視頻所顯示的應該是我國最先進的實時行人檢測識別系統。交通等流量監控系統,是中國天網工程的重大組成部分」。

據該網介紹,行人檢測是利用計算機視覺技術,判斷圖像或者是視頻中是否存在行人,並給予精確定位。該技術可與行人跟蹤、行人識別的技術結合,運用於智能視頻監控、人體行為分析,智能交通等領域。目前,中國已建成世界上最大的視頻監控網。

新疆禁止幼教信教 教育系統內禁維語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xl1-09252017102937.html

中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和田地區的學校自今年9月起已經全面禁止使用維吾爾語。有當地人向本台記者提供的和田地區一所學校宣傳板照片,曝光當地所有學校及培訓機構均被當局要求禁止教師信教、講維語等。

據知情人提供的照片顯示,學校規定按照《和田地區學前教師八條紀律》的要求,幼兒園教育不信教、不參加宗教互動、教學必須使用國家通用文字、禁止穿宗教服飾、不能戴頭巾或留鬍鬚等。同時該校也同時張貼《和田地區國語教育五條規定》,要求從小學起普及國家通用文字、禁止對漢語教師進行維語培訓、不准單獨使用維語標語和圖片、禁止在集體公共活動及管理中使用維語。

在德國的世界維吾爾大會發言人迪裡夏提接受本台記者採訪時稱,政府長期對當地的文化、宗教進行打壓,此禁令可謂是有史以來,中國當局欲在文化上消滅維吾爾族人,最強烈的壓迫手段之一:「在(新疆)當地推行中國去維吾文化的政策,教職員工如果想要不失去自己的工作崗位、放棄自己的信仰,要講漢語,政治立場要符合中國所推行的維穩政策所有的標準,學前班發放的通知不只是在該地區,我相信所有地區都面臨同樣的威脅和強制性的要求。」

新疆今年向全國招聘教師近兩萬名,應聘者不分民族不分地域,其中和田地區各縣教育局招聘的特崗教師就達三千多人,月薪加福利最高可達兩萬,並提供住房。今年4月,新通過的《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去極端化條例》以防範極端主義為由,禁止當地人民穿戴面紗及「非正常蓄胡」。儘管在當地引起很大反響,但當局仍強制推行,其中學校成為執行的最重要地點。

然而,香港珠海學院新聞系學者侍建宇告訴本台記者,據研究統計,中國在伊斯蘭文化為主流的新疆推行的民族同化政策暫時並未起到實際作用:「(推出)雙語教育和宗教政策等這些辦法,再強迫人家喝啤酒比賽;不久將來可能還會鼓勵什麼異族通婚。當然這樣的策略有沒有效,我們現在都還看不出來。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