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24 浪子取保候審孟浪指因言獲罪。《民生觀察》編輯丁靈傑女士被綁架失聯。甄江華被抓逾20天禁見。四川仁壽萬人上街抗議。

廣州詩人浪子取保候審獨立作家指因言獲罪 [美國之音] https://www.v … 繼續閱讀 →...

廣州詩人浪子取保候審獨立作家指因言獲罪 [美國之音]

https://www.voachinese.com/a/Liu-Xiaobo-supporter-released-on-bail-/4042032.html

中國廣州詩人吳明良(筆名:浪子,左)和獨立中文作家筆會創會人之一孟浪(網絡圖片)

因參與編選劉曉波紀念詩集被刑拘一個多月的中國詩人吳明良(筆名:浪子)及友人彭和平周五取保候審,獲釋回家。吳明良警方帶走後,國際筆會約30個所屬分會和眾多獨立中文作家為其發聲,呼籲無罪釋放這位中國詩人,停止用帶政治動機的刑事罪名指控行使言論自由權利的中國公民。

獨立中文作家筆會成員吳明良被抓的罪名是涉嫌非法經營,此前他參與了聲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異議作家劉曉波和劉曉波詩集選編等活動。目前吳明良已經回到廣州家中,但手機、電腦等物品仍被警察扣押。

吳明良表示,目前是取保狀態,案子沒有撤銷,離開廣州也要報告。吳明良:我不能出境,不能離開廣州,每三個月要到廣州市公安局報到一次。我的電腦、平板和手機還在公安局,說是那個案子的工具,他要保存,我說你不把手機還給我怎麼聯繫我,然後他們約我星期一下午去談。

吳明良在劉曉波病重期間多次呼籲當局讓劉曉波出國治療,並接受香港媒體採訪,7月被以“損壞警用單車”為由拘留10天,家門口被裝上攝像頭。

劉曉波逝世後,吳明良參與了編選劉曉波紀念詩集的部分工作。8月初,廣州海珠區文化監管部門到吳明良住所,將詩集和展覽圖錄查抄。8月18日,廣州公安來到吳明良住所,以涉嫌“非法經營罪”為由刑事拘留,並抄走電腦手機等物品。吳明良的好友彭和平因幫吳明良介紹印刷廠,8月29日也被公安帶走刑拘。在被刑拘期間,律師燕薪在看守所中會見了吳明良,稱其狀況尚可。

獨立中文作家筆會創始成員、劉曉波紀念詩集主編孟浪表示,吳明良被捕後,筆會在國際社會展開聲援行動。國際筆會下屬近30個國家和地區的分會聯署獨立中文作家筆會的一份聲明,要求中國當局無條件釋放吳明良。國際記者聯盟和國際特赦等團體也在吳明良和彭和平被拘留期間分別發表聲明要求無罪釋放這兩位因言獲罪的人士。

孟浪說,吳明良目前仍然是取保候審狀態,實際上還是有條件的釋放。

劉曉波逝世後,其妻劉霞一直處於被失踪狀態,外界無法聯繫,僅在官方故意放出的視頻中露面。孟浪呼籲中國當局釋放劉霞,結束其失踪的狀態。

孟浪:呼籲立即結束劉霞無限期遭軟禁和失踪狀態。像高智晟律師、709維權律師,包括海祭的馬強,聲援海祭劉曉波的甄江華,這樣的人都應該立即釋放。中國詩人孟浪指參與紀念劉曉波的中國公民和追求真相直言不諱的維權律師遭打壓被抓捕都是因言獲罪,他們實際上是行使公民言論自由的權利。

孟浪:不管有沒有十九大,任何因言獲罪,因為人權或者維權活動被捕的中國公民都應該立即釋放,無條件釋放。

在中共十九大召開臨近之際,當局加強了維穩行動。劉曉波海葬後,當局對多名紀念劉曉波的人士嚴厲打壓。廣東多名參與海祭的公民被以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被刑拘,後相繼取保獲釋。大連有兩人在舉行劉曉波海祭後被行政拘留,10天后獲釋。而當局在處理相關案件時一直避談劉曉波。

劉曉波因發起推動中國憲政改革的零八憲章聯署活動而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11年,今年6月被查出肝癌末期,幾週後在瀋陽一家嚴密監禁的醫院病房中去世,終年61歲。

《民生觀察》編輯丁靈傑女士被綁架失聯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9/blog-post_74.html

《民生觀察》訪民之聲編輯丁靈傑女士前天(2017年9月22日)於山東淄博親戚家中被綁架失聯。昨天晚上其親戚才發現其駐地被抄家。丁靈傑女士的電腦、行李等物件丟失,家裡一片狼藉。何人所為現還在進一步調查中。她的居住地屬於山東省淄博市公安局淄川區分局,電話:05332135500,其親戚已報警。目前丁靈傑手機(18810605362)處於關機狀態。

民生觀察網編輯突失聯 甄江華被抓逾20天禁見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yan-09242017101809.html

民生觀察網週日(24日)報導,該網的訪民之聲編輯丁靈傑,週五(22日)在山東淄博親戚家中疑被綁架失聯。報導指其親戚週六(23日)晚上才發現她被抄家,其電腦、行李等物件丟失,家裡一片狼藉,其親戚已經報警。另外,民生觀察網週六報導,廣東維權人士甄江華被抓超過20天,他被當局以「煽動顛覆政權罪」拘捕,但一直不允許會見律師,其代理律師任全牛指珠海當局不斷設置障礙,使他不能進一步開展案件的辯護工作。

任全牛律師於9月14日到珠海市第一看守所會見甄江華無果後,找到珠海市公安局國保支隊的指導員,對方要求填寫會見申請表並等待答覆。

任全牛近日收到珠海市公安局來電,要他填寫1份珠海警方的會見申請書,更指之前提交的申請書不符要求,並要將他的律師執業證最近的執業年度考核備案頁複印一起提交,珠海警方稍後會向任全牛郵寄會見申請書表格。

任全牛律師指出,自從接甄江華案後,鄭州市司法局律管處一直催促他的律所主任,多次要求對甄江華案按照「五類」案件來辦理,要去區、市、省三級司法部門備案,在到上述三處辦理備案時需提供幾項材料,包括當事人親屬委託人簽名的接案筆錄、案件風險告知書委託書籤名、律所合夥人會議同意代理案件的決議書,另外還要「指導律師代理重大、疑難、群體性案件情況登記表」。

任全牛律師其後準備有關的各種材料後,先到鄭州市中原區司法局律管科加蓋公章,再到律管處找處長,但對方看完後指提供的材料不符要求,要他將材料補齊再來提交。

任全牛解釋當事人家屬皆在外地,但處長堅持材料不補齊、不符合備案條件。

有甄江華好友認為,當局設置種種障礙是為了阻止律師會見,對羈押的甄江華施以心理和精神壓力,他指甄江華極可能會遭到刑訊逼供。

上海維權人士連續不斷地為被搆陷坐牢已11個月的丁德元上街舉牌呼籲吶喊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9/11.html

上海維權人士丁德元被搆陷「妨礙公務罪」坐牢至今已整整11個月,在這期間,上海部分維權人士連續不斷地為丁德元上街舉牌呼籲吶喊。不久前,上海公民王永鳳、孫洪琴、徐佩玲、鄭培培、劉國芳、丁菊英、顏蘭英、吳玉芬、顏秀英、韓素芳、魏勤、彭妙林、王巧華、黃瑞芬等上街舉牌發聲:「強烈抗議迫害丁德元」、「停止迫害立即釋放丁德元」、「我們和丁德元站在一起」。

2016年10月24日,中共十八大六中全會開幕當天,10多名不明身份人員為了阻止丁德元去北京舉報控告的目的,他們在公交車站攔截丁德元,一名穿制服的中共警察第一個施暴攔截,丁德元在履行正當防衛的基本人權時,致該警察受傷,經鑑定為「輕微傷」。當天,丁德元被刑事拘留;11月7日,丁德元被上海市浦東新區檢察院張江地區檢察院批捕,隨後被上海市公安局浦東分局執行逮捕。

2017年6月6日上午10:55分,丁德元案在上海市浦東新區法院惠南法庭開庭時,在法庭上,丁德元質問上海市浦東新區檢察院出庭的2名公訴人:「我為什麼要拿刀出去?起訴書上寫被告人丁德元拿刀出去,你們調查過沒有?我為什麼要拿刀出去?」公訴人臉紅耳赤無言以對,審判長無法繼續開庭,立即宣佈庭審到此結束。

丁德元案被退回上海市公安局浦東分局補充偵查至今已3個半月。丁案辯護人戴律師多次聯繫丁案審判長白法官問詢開庭時間。白法官說丁案正在補充偵查,還沒有安排開庭日期。

補充偵查了3個半月也拿不出丁德元犯罪的證據,應於立即無罪釋放丁德元。不知是有關部門忘記了《刑事訴訟法》第一百四十條的有關規定還是故意知法犯法?

珠海公安為同僚違法建築抓人,傷殘軍人陳風強面臨生死抉擇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9/blog-post_53.html

週五晚上被珠海市公安局金灣區分局跨區域從羅定暴力抓捕的傷殘軍人陳風強,及他的兩個哥哥陳鳳榮、陳鳳明均於昨天中午獲得了自由。但弟兄三人回金海岸華陽路509號樓房一看,黃琪耀已經突擊把違法建築的圍牆砌了2米高,大型打樁機也已經進場。原來公安週五晚上抓人的目的,是為同僚楊紅突擊建造嚴重影響陳風強房屋採光權的違法建築。

傷殘軍人陳風強在改革開放後退伍,憑著自己聰明勤勞及對政府的信任,投資政府招募的地股,於2004年和哥哥陳鳳明一起,在金灣區黃金地段建造了金海岸華陽路509號八層半的樓房。然而沒有法治的改革開放,即使你依法獲取了財富,也很容易在強權下變成禍根。2006年4月19日,依市政統一規劃臨街不得低於八層建造樓房,居然被珠海市金灣區城管以「違法」為由,硬生生拆除了五層半。為此,傷殘軍人陳風強上訪十年,城管的不法行為沒有得到追究,反而被以「擾序」、「尋滋」的罪名搆陷入監獄三次。

2017年6月7日,珠海市公安局刑警預審科楊紅的老公黃琪耀,坐著公安局的警車,帶著大批警察與不明身份的人,在傷殘軍人陳風強和陳鳳明位於金灣區金海岸華陽路509號樓房朝南面兩米處,開始砌牆、打樁,要建高樓。

見如此嚴重影響採光權的違法建築,陳鳳榮、陳鳳明兄弟先是阻止,遭到黃琪耀的僱傭人員的毆打後,在現場的傷殘軍人陳風強立即報警,而金灣區公安分局接警後先是不出警,出警後拒不查看黃琪耀的建房手續,繼而還把陳鳳明抓到轄區的金海岸派出所,非法限制人身自由10多個小時,協助黃琪耀進行違法的突擊施工。

陳氏兄弟無奈到珠海市規劃局、建設局、國土局舉報投訴,發現黃琪耀的手續早已經過期了達5年之久,在法律上根本不具有合法性。受僱黃琪耀的施工工程隊,見黃琪耀仗勢欺負傷殘軍人,也氣憤地撤出了違法建築的施工現場。

上海黑監獄案例之3: 上海維權人士嚴偉明講述自己被關黑監獄遭毆打致6根肋骨骨折的悲慘經歷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9/3-6.html

上海維權人士嚴偉明於2017年8月27日晚上6點多鐘,買菜回到自己家樓下時,被上海市公安局楊浦分局控江路派出所警車跟蹤到家門口,警察指揮4個特保把嚴偉明強行抬到警車上,嚴偉明高喊「救命啊!」。但由於老百姓恐懼警察,在場的老百姓無人敢出手相助。嚴偉明被關在警車裡,警察跟特保說:「不要打死他,打死他要抵命的,打傷他不要緊」。警車開到控江路派出所,後到設立在上海市靖宇南路3號楠鷗賓館1樓半的黑監獄斷斷續續地毆打嚴偉明。特保拉斷電話線套住嚴偉明的頸部說:「我情願打死你,抵你命」。此時,居委會社保季金龍在旁邊看著不勸阻,一直打到晚上11時左右,控江街道平安辦員工朱剛喝了酒醉醺醺地也沒有勸阻就走了。特保繼續把嚴明偉毆打至次日凌晨5點多才停止。

8月28日和29日連續兩天,因嚴偉明沒有吃飯,身體痛吃不下飯。29日下午3點多街道工作人員張梁陪同嚴偉明到鳳城街道醫院拍片子,張梁說:「你沒事」,就在醫院門口釋放了嚴偉明。而實際上,嚴偉明已經斷了6根肋骨。

30日,嚴偉明去楊浦區中醫醫院診斷出來2根肋骨骨折,醫生當時講:「不止2根骨折,因為小骨頭拍片子是拍不出來的,要做CT才能做得出來,我現在給你做了,還是要回家去躺在床上」。

9月5日,嚴偉明疼痛難忍,去了上海市楊浦區控江醫院做了CT,檢查出來左側第6─11肋骨骨折;8、12胸椎與第2腰椎椎體壓縮性改變及椎體上緣許莫氏結節形成。

30日和31日分別報警「110」、撥打督察電話12389。警察把嚴偉明接到派出所,但不給他做筆錄,不開驗傷單。警察口口聲聲說:「我不能給你做筆錄,因為我是街道下屬單位,不能以下犯上」。至今,無人受理。

網友微信群一句調侃 因言獲罪被拘五天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017/0924/16456.html

近期,有網友於微信群聊天時,因為一句調侃言論,被以「尋釁滋事」行政拘留五天。警方將其定性為「侮辱國家領導人和他人言論」。據瞭解,河南省濮陽籍網友陳守理以網名「一念間」於9月15日晚上十點四十五分在一個名叫「滴水穿石」微信群組裡閒聊時,由於當時話題聊到關於當晚郭文貴爆料的內容時,陳守理以調侃的語氣發了一條對話稱「哈哈,不會是爆王芳跟孟吧,這樣的話周小平的帽子就綠透了」。幾天後(9月19日),陳守理被網監部門按照網絡IP地址找到,濮陽市孟軻公安分局治安管理大隊稱陳守理觸犯《治安管理處罰法》第二十六條,決定以「尋釁滋事」罪名對其作出行政拘留五天的處罰,送清豐縣拘留所執行。陳守理於昨日拘留屆滿釋放。

網友劉先生告訴本網,這個新聞著實讓人大吃一驚,類似陳守理這樣的言論在微信群組可以說是鋪天蓋地,每時每刻都在發生。劉先生指出,從現實看來,因言獲罪並非離大家很遙遠,大家在網絡隨時隨地可能觸犯種種所謂的法律法規。除了憂慮警方權力過大和濫用外,很顯然警方已將那些隱晦和模糊不清的言論也納入了「證據收集、採集」的範疇,即警方認為言論有罪就肯定有罪的恐怖地步。劉先生強調,該案是明顯的地方或下屬官員對中央官員獻媚拍馬的舉動,在中共十九大召開之前,各種因政治內鬥引發的站隊和邀寵應該比平時更加多發,當局此舉同時也欲震懾很大一部分活躍網民,不過,當局收緊網絡言論也可能是因為維穩壓力巨大,必須確保十九大會議順利召開所致。

石景山官方廣告抹黑 律師嘆代理拆遷案困難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lawyer-09242017105112.html

署名北京石景山司法局、房屋徵收中心以及魯谷社區行政事務管理中心,公開發布大型戶外廣告,將代理拆遷維權的律師變成「黑心律師」,有律師認為,類似的廣告顯示,官方以無賴方式粗暴踐踏法制。以石景山區所管轄的3個官方機構名義,在周六(23日)發布的廣告,指「拒絕黑心律師利誘,嚴格遵守拆遷規範」。但有關廣告引發強烈抗議後,廣告在周日(24日)上午已被拆除。而之前圍繞北京棚戶區的改造,一直受到批評指存有補償不合理的現象,因此有律師受委託為拆遷戶維權。

維權律師虞仕俊指出,儘管有關廣告牌已拆除,但他認為事件並非那麼簡單;看到這個宣傳板,就可見中國的律師是多難,法制社會、依法治國,是那麼的困難。

另1維權律師雷先生亦指,因為律師代理拆遷類的案件後,使官方的強拆沒有那麼順利,於是他們就把律師當成擋路的人。因此,律師代理拆遷的案件一直很艱難。而司法局現在否認與那個廣告有關,不排除是事情鬧大之後,他們推卸責任。他說:因為律師在拆遷活動中提供了法律服務,可能他們的拆遷就沒有這麼順利了,它就可能對律師有一些看法。現在的情況呢,司法局那邊說他們不知道,那是街道自行把這個東西寫上去的。他們是這麼說,到底具體是甚麼,這個就不太清楚了;並且他們之間事先有沒有通氣,內部清不清楚,也只有他們幾個單位自己清楚了。本來做拆遷這一塊的話,壓力就比較大。我也做過幾個拆遷類的案子,確實挺難的。

觀察人士許文麗指出,官方以囂張的方式公然侮辱代理拆遷的律師,意味著已經不屑考慮基本的「遮羞布」了。許文麗說:我說啊,看了這個啊,只能讓人覺得呀這就是末世之相。它(官方)自己說依法治國,自己卻帶頭破壞法制。甚麼叫黑心律師?為甚麼不說黑心官員啊?他能把人房子都拆了,然後不許人家維權。給打家劫舍的撐腰,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啊。這種東西在法制國家、在人權國家看來,是很罪惡的東西。它只不過把它明目張膽化了,直接就很囂張了這個。

四川仁壽萬人上街抗議政府區域調整 警民對峙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xl-09242017105051.html

四川省仁壽縣上萬居民自21日起連日舉行遊行示威,抗議政府不顧百姓利益,將花費多年才建成的工業重鎮,劃撥給新成立的「天府新區」。當局派出大批特、武警到場維穩,引發民眾憤怒,大批民眾推倒了當地政府的大門,並衝入抗議。儘管官方已宣佈取消劃區,但民眾並不相信,直至週日,對峙仍在繼續。

知情人士透露,當地黑龍潭水庫是數十年前仁壽縣居民克服巨大困難合力修建的,一舉解決了全縣的灌溉用水和生活用水,現在逐步發展成為一個旅遊資源地,但眉山市為了體現政績,欲將水庫從仁壽劃入新成立的「天府新區」,剝奪當地的優質資源,因此引發眾怒,自21日起上萬人日以繼夜地遊行抗議,部分人還將縣政府大門推倒,並衝入其中要求收回決定,三天來,從各地緊急調集封路、戒備的特、武警在不斷增加。

儘管官方在壓力下宣佈取消劃區,但民眾仍不相信。居民鄭先生週日接受本台採訪時稱,目前仍有與劃區事件有利益衝突的市民在海峰路口聚集,官方調集大批警力維穩,並派駐了信號屏蔽車,大家都在密切關注前方消息:「被網監部門屏蔽了,影響噹地人的漁業、旅遊業等相關產業,在這個問題上面出現爭執,基本上這是支柱產業,涉及幾萬人算是少的。」

記者就此致電仁壽縣政府,值班人員告訴本台,已啟動反恐級別維穩,繼續聚集的民眾已經違法:「非法遊行我們一直在阻止,政府我們要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

夏業良:王岐山見班農、郭文貴DNA鑑定、禁維吾爾語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7/09/201709250350.shtml

英國《金融時報》報導,前白宮首席戰略師史蒂夫•班農上週飛抵北京,同王岐山舉行了秘密會晤。9月20日,王岐山還在中南海會晤了正在中國訪問的新加坡總理李顯龍。有分析人士認為,在此政治敏感時刻王岐山接連會晤重量級外國政要顯示他不僅不會退休,還將在習近平第二任期內被委以更加重要的角色。張傑博士為此專訪自由至上主義學者夏業良教授。他們的對話圍繞以下話題展開:1.如何評價王岐山與班農和李顯龍的會見?2.如何海外媒體有關十九大習近平思想將被寫入黨章和恢復黨中央主席制取消政治局常委制的報導?夏教授還就以下新聞熱點進行了點評:1.川普總統在聯大會議誓言摧毀朝鮮;2.博訊起訴郭文貴;3.9月份新疆將禁止在校師生說維吾爾族語;4. 台灣非政府組織工作者李明哲遭中共以涉「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後,9月11日在湖南嶽陽法庭上被「公開認罪」。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