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09  新疆瑪哈澤. 哈勒合漫被判刑一年。李淨瑜憂李明哲在大陸「被認罪」。關注秦永敏、王江峰、王蓉文、李發旺等案。

新疆一穆斯林被秘密判刑 持綠卡者往哈國不得逾半年 http://www.rfa. … 繼續閱讀 →...

新疆一穆斯林被秘密判刑 持綠卡者往哈國不得逾半年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ql-09092017134859.html

新疆富蘊縣穆斯林村民瑪哈澤. 哈勒合漫因做伊斯蘭教禱告,被控非法從事宗教活動,今年5月中旬被捕, 6月被判刑一年。據當地消息稱,當局並未通知被判刑者家屬其具體罪名,也未出示判決書。另外,新疆當局出台「土政策」,限制持有哈薩克斯坦國綠卡的哈薩克族人,在哈國停留最多不得超過六個月。阿勒泰地區富蘊縣鐵買克鄉宏泰村,一哈薩克族穆斯林因一天做五次禱告,今年5月被當地公安帶走刑事拘留,公安指其非法從事宗教活動,其後將其秘密判刑。當地一位哈薩克族人9月9日對自由亞洲電台披露,該名男子叫瑪哈澤,現年33歲:「判刑一年了,原因是弟弟留學(土耳其)、好友去了土耳其,自己是祈禱的人」。他說,瑪哈澤被判刑一年。而他的弟弟早年留學土耳其,目前在哈薩克斯坦定居。

瑪哈澤弟弟的一位朋友9日對本台記者證實,瑪哈澤被捕的主要原因是經常在家中做禮拜。他被判刑後,當地公安威脅其家人不得對外披露消息,也不給判決書:「他好像就是做禮拜,5月份被逮捕的。當地的警察給他弟弟打電話,他的弟弟回答說,我已經是哈國公民了,結果就把他的哥哥帶走,被判刑了」。

這名哈薩克人說,瑪哈澤的實際刑期應該不止一年,因為近期新疆少數民族被判刑者,刑期通常在五年以上。目前,瑪哈澤的父母親受到公安嚴控,不准他們離開當地。他們的親友也遭到公安威脅,稱如將上述消息外傳,將承擔後果。

本台記者9日多次致電富蘊縣法院,但無人接聽。

另據移民哈薩克斯坦的哈薩克族人對記者披露,7月15日新疆自治區公安廳推出新規定,凡持有哈薩克斯坦國綠卡者,在哈國逗留不得超過六個月。其中伊犁州公安局在相關規定中,更增加了「退休人員前往哈國不得超過一個月」,違規者將送各地「學習中心」接受所謂的教育。

不少子女在哈國的老人,對這類政策表示不滿。不久前,伊犁一位旅居哈薩克斯坦已15年的退休長者,接到他原單位不斷地騷擾他在伊犁的親戚的消息,並要求他立即回國。這位體弱多病的長者在經過霍爾果斯海關時,突發疾病去世。

婆媳前後登陸 李淨瑜憂李明哲在大陸「被認罪」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gangtai/hx1-09092017134149.html

台灣前民進黨黨工李明哲在中國大陸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11號將開庭。傳出對岸策動對中國大陸「懷有祖國情懷」的李媽媽赴陸。堅持「台灣國家尊嚴」的李妻李淨瑜9號懇求若看到李明哲在法庭「被認罪」,請台灣人體諒,因為這是對岸政府的拿手好戲。總統府強調「救人第一」。

台灣NGO工作者李明哲在中國大陸被失蹤近半年,李妻李淨瑜7號接到陸方「突襲式開庭」電話通知,原訂12號出現在聯合國報告李明哲被強迫失蹤案,轉為10號赴陸出席11號在岳陽中級人民法院的開庭。

傳出11號開庭現場不接受媒體旁聽,但會透過「直播」給記者觀看。

李淨瑜9號在台北召開記者會聲明:「如果看到李明哲在非自由意志底下在法庭做出或者說出某些難堪的言行,請國人體諒,那就是中國政府的拿手好戲『被認罪』而已。」

李淨瑜表示,她去大陸不是要挑釁、不是去爭辯,而是要看到正義降臨,讓李明哲可以尊嚴、快速、平安回到台灣。

李淨瑜說:「很多好朋友擔心我,擔心我到中國(大陸)會像劉霞女士一樣被失蹤或淪為人質。倘若我真的不幸遭遇到這樣的厄運,請大家不要營救我,我自有我的自處之道。」

李淨瑜指定以友人身份陪同赴陸的前民進黨立法委員王麗萍提到,8號晚間看媒體報導,才知道在中方策動下突然另外形成「李媽媽」一團,這就是一個戲碼。中方官派律師一直要求李淨瑜跟他連繫,李淨瑜拒絕,認為沒有所謂中國大陸律師,這是政治問題。

李淨瑜說,做晚輩的,她不能公開說不同意婆婆說的話。她幾乎以「跪求」方式企圖阻攔陸委會協助李媽媽赴陸,避免一場羞辱的鬧劇。

台灣人權促進會秘書長邱伊翎質疑,李媽媽的航班是中午直飛長沙,李淨瑜卻必須轉機,至少會晚到4個小時,是否刻意支開,讓對岸能先與李媽媽接觸?

陸委會副主委邱垂正回應:「我們沒有大小眼,不要那麼懷疑,政府已經盡了最大努力。他們就是決定得很慢嘛,她的護照不給她,又用落地簽,所以就昨天在訂的時候就比較慢。人家就已經客滿,我們能怎麼辦?」

邱垂正表示,政府安排由法律專業人士以及海基會同仁陪同家屬,陸委會人員不會隨行。目前確定家屬可成行,其他陪同人員還未確定,政府將積極爭取到最後一刻。至於9月11日開庭,海基會已協請當地台商協會協助申請相關人員旁聽,陸方尚未核准。

李淨瑜將赴湘旁聽丈夫案件 強調若認罪是被迫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htm/tw-trial-09092017105833.html

被大陸起訴顛覆國家政權罪的民進黨前黨工李明哲,案件週一(11日)在湖南開庭審理,他在台灣的妻子李淨瑜,計畫週日(10日)出發前往旁聽,但仍未獲得入境許可。李淨瑜猜測丈夫將在庭上認罪,她認為是被迫的,所以先公開向台灣民眾道歉。而李明哲的母視亦會前去旁聽,但李媽媽所持的立場是向祖國道歉,李淨瑜公開表示並不贊同。

今年3月經澳門入境大陸後,被指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遭到湖南省安全機關逮捕的台灣前民進黨黨工李明哲,週一(11日)將在湖南嶽陽中級人民法院受審,他的妻子李淨瑜表示,週日(10日)會由前立法委員王麗萍和司法界人士陪同,前去大陸聽審。

李淨瑜說:此時此刻我要懇求國人,如果看到李明哲在非自由意志底下在法庭作出、或者說出某些難怯的言行,請國人體驚,那就是中國政府拿手的「被認罪」而已。

前立委王麗萍說,李淨瑜仍未拿到台胞證,已經要求陸委會加快速度處理。而陸委會雖然希望李淨瑜和案件辯護律師直接聯絡,協助辦理入境手續,但李淨瑜認為,李明哲沒有犯罪,所以不應該有律師出現,她不會和這個自稱律師的人聯絡。

另一方面,事件發生後一直保持沉默的李明哲母親,獲得大陸邀請前往旁聽,陸委會已協助取得台胞證和機票。王麗萍指出,李明哲母親在案件發生時,立場就和李淨瑜截然不同。

王麗萍說:李明哲這個案子,媽媽確實跟李明哲這個兒子政治情感和立場不一樣的。所以當(李)明哲這個案子一發生,媽媽就直接表示,李淨瑜,(李)明哲應該跟祖國道歉認錯,李明哲就可以回來了。父母親也許是1949年移動(居)來台灣,所以他有中國情感和情懷。

李淨瑜也在記者會中,公開不認同婆婆的立場。李淨瑜說:有關我婆婆說的話,我同意。可以身為一個晚輩,我可以公開的說,我不同意。

劉正清律師:秦永敏案情況通報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9/blog-post_39.html

前些天武漢中院來電約我閱卷。我於前天(2017年9月7日)上午到武漢中院閱卷,下午會見了秦永敏。秦告:他目前身體狀況良好、沒問題,血壓、心臟均沒有問題,腰細肩寬。是單獨關押,不要做事、有書看,與看守所具體負責他的人相處正常,沒有發生衝突。並要我代他感謝所有朋友及網友特別是武漢朋友的關愛,並代他向他們致謝!問好!感謝葛文秀律師的關注。劉正清律師 於2017年9月9日

山東招遠維權訪民王江峰因言獲罪案入獄一週年遲遲不開庭再審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9/blog-post_57.html

今天2017年9月9日是因網絡言論被尋釁滋事罪,一審被判兩年的王江峰,在招遠市看守所關押一週年。王江峰,山東省招遠市人,因為自身冤案而多年上訪、數次被拘留、一次被勞教的訪民。王江峰因為對國家政策傷害自身利益和老百姓利益不滿,在微信朋友圈和QQ個人空間批評國家領導人,於2016年9月9日被抓走,被指控尋釁滋事罪,於2017年4月被招遠市法院判決有期徒刑2年。

李永恆律師和祝聖武律師均做無罪辯護。判決當月,招遠市法院提起再審,再審理由為「事實認定有誤」。按照訴訟法規定,再審期限與刑事案件一審相同。然而三個月的審理期限過去了,該案並沒有開庭審理。

李永恆律師、祝聖武律師以及家屬提起的取保候審申請,一再被招遠法院拒絕。

2017年7月6日前後,本案法官詢問王江峰,要求其解聘李永恆律師、祝聖武律師,要求其在將來的判決中放棄上訴權力,要求其不再上訪等幾點要求(或稱交換條件)被中間人轉告了王江峰。王江峰明確拒絕以解聘律師和放棄上訴作為交換條件。李永恆律師、祝聖武律師則堅持至少一個月去會見一次王江峰,以表達對王江峰的尊敬和關心。

祝聖武律師於7月14日會見王江峰。王江峰親口表達了拒絕解聘律師的意思。王江峰告訴祝聖武律師其向檢察官投訴了再審法官王春東,指控其審理案件中的諸多程序違法、嚴重的濫用職權、強迫認罪。這些投訴,至今沒有得到任何答覆(律師和家屬均沒有收到答覆)。

律師和家屬一併呼籲,招遠法院盡快開庭審理本案,落實再審裁定的精神,不要漠視王江峰被關押喪失自由的事實。而正在此時,祝聖武律師因在微博發表王江峰的辯護詞,而被即將吊銷律師證!

成都訪民王蓉文去廈門旅遊遭截回 後被「尋釁滋事」刑事拘留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9/blog-post_99.html

成都訪民王蓉文去廈門旅遊遭截回,後被成都市公安局青羊分局以「尋釁滋事」刑事拘留。據王王蓉文大姐兒子講:王蓉文於9月初去廈門旅遊,5日被當地社區截回成都後被抄家,6日被成都市公安局青羊分局以「尋釁滋事」刑事拘留,現被羈押於成都看守所。

9月2日,王蓉文因房子被強拆,母親墜樓身亡,一直得不到賠償,心情鬱悶,便到廈門旅遊散心。在火車上,與成都訪民鄧品芳、熊克金、吳國華、董春模、彭天惠、李廷惠相遇,幾人在廈門火車站檢查身份證時,被警方帶至警務室,隨後通知成都駐北京工作組和當地轄區辦事處,後將幾人移交給轄區辦事處,並被分別押往成都。熊克金、吳國華、董春模、李廷惠、鄧品芳到達成都後被留置派出所24小時,並接受詢問。彭天惠一直與家人失去聯繫,政府告知其家人說是被「旅遊」。王蓉文於9月5日到成都後,被警方抄家,並在9月6日向其兒子出具了《刑事拘留通知書》,現王蓉文羈押在成都市看守所。

成都訪民王蓉文廈門旅遊被刑拘及抄家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017/0909/16384.html

本網從王蓉文兒子處獲悉,成都知名訪民王蓉文近日被成都市公安局青羊分局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羈押於成都市看守所。據王蓉文兒子講述,王蓉文於本月初聯同好友成都鄧品芳等數位朋友一起相約去到廈門旅遊,在旅遊即將結束準備回程時遭到成都派去廈門的社區及派出所人員的截訪,並於當晚全部被帶回成都。眾人在派出所被詢問和筆錄後,鄧品芳等人被釋放回家。於翌日,對王蓉文以涉嫌「尋釁滋事罪」作出刑事拘留決定,羈押於成都市看守所。

王蓉文兒子透露,成都青羊公安分局在控制王蓉文後,曾對其住所進行抄家,查抄了大量王蓉文的上訪材料以及其他個人物品。家屬於昨日(9月8日)才收到警方送達的王蓉文刑拘通知書。

姜立軍:關閉黑監獄,嚴懲法西斯——遼寧鐵嶺關山子監獄紀實(一)[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9/blog-post_56.html

我是2016年8月4日從瀋陽新入監監獄投送到鐵嶺關山子監獄的,該監獄確切的稱謂應該是鐵嶺監獄關山子監區,這個不倫不類的地下黑監獄其實正當名號叫遼寧省關山子強制隔離戒毒所,原來和教養院是一套人馬兩塊牌子。教養院要黃之前,因為害怕好多司法警察無法分流,不知道當時遼寧省司法廳(時任司法廳長張家成因受賄濫用職權與人通姦等違法犯罪2015年被逮捕)哪位領導想出來這麼一個辦法,成立一所黑監獄,四個監區,四百多號服刑人員,靠做服裝等勞改產品養活它們。

入監第一天我被分到一監區,教導員隋長青開始問話訓話,問話訓話時要求新入監者一字排開蹲在地上回答。吃過午飯,出工去生產車間,分監區隊長談過筆錄後立即開始幹活,我被安排往基本成品的好像美式軍用棉褲(據說出口韓國)的褲腰上穿腰繩,要求每小時幾十個具體數字我忘了。我由於剛剛在瀋陽市第一看守所患甲狀腺腫瘤做了手術,面部神經麻痺還沒有痊癒,加上心臟病高血壓哮喘,右手腕被瀋陽市公安局刑警岳鵬等人勒傷,幹活效率不高,加上當時三伏酷暑,身體虛弱,每小時我只穿了9條腰繩。一位叫孫成江的老犯竟然看不下去了,指著旁邊一位小夥子對我說:「看見沒有,他前幾天因為幹活不出數讓隊長給電了,耳朵電的像豬八戒似的,滿地打滾叫喚。你這麼幹不行啊,隊長看見了得往死電你!」我問那小夥叫什麼名字,他說叫孫善東。我半信半疑地看了一眼孫善東問:真是那樣嗎?誰電的?小夥子不抬頭也不回答,只是埋頭幹活。

晚上收工後,我偷偷問別的犯人,孫善東挨電是真的嗎?這裡的警察真電人嗎?他小聲告訴我:你看看他耳朵就知道了,都電糊了電熟了。前幾天接見,在接見室看見他媽,娘倆隔窗抱著電話哭,還讓他媽救命,可慘了!他父母是近親,有點智障,幾乎天天挨打挨電。你自己觀察吧,新人來了隊長要立威,明天就開始電人了,你要加小心,有人看著我們,不讓和你說話。我這才知道,這裡的警察電人是真的了!在水房,我特地找機會看了一眼孫善東的耳朵,果然還有焦糊後留下的傷痕,脖子上也是電傷。這一眼,讓我心裡頓時咯噔一下。

第二天,我就見識了這座黑監獄的恐怖與邪惡。這哪裡是監獄,簡直就是恐怖集中營,是邪惡的人間地獄!(未完待續)

疑持續追尋歷史真相 遭解聘教授:終被掃出門!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teacher-09092017104307.html

曾因多次追尋歷史真相調查被列為敏感人物且被捕,重慶師範大學涉外經貿學院教授譚松,透露已被校方強行除名。本台記者第一時間對他進行專訪,他指已想到會有這樣的一天,並認為今年以來,當局對高校的意識形態壓力急劇增加。

譚松在周六(9日)發出的文章顯示,他是在上一學期放假時,就接到被解聘的通知,但為了抗議學校試圖靜悄悄趕走他的企圖,一直到周五(8日)他才前去人事處辦理手續。譚松對本台親口證實這些細節,並指現在學生也被壓制,禁止討論他被開除的事。

譚松說:實際上7月份就開始了,7月3號就通知我解聘吧。但是我當時沒有去辦那個手續,因為那個時候學生全部都走了、老師全部都走了,他們就希望我悄悄的就從校園裡面消失,我不接受,所以我就拖到開學我才去辦。老師現在基本上不敢說甚麼,學生們呢倒是很激動。我也很感動,但是呢,我看學生們說的不准他們討論。當然我也能夠理解學校想不要產生很大的影響,所以他們盡量想把這個事淡化,他們不要學生再去討論我的事。

譚松表示,他一直希望學校作出1個書面的說法,但學校一直不給。校長給他的答覆,只是學校正常的調整。譚松稱,壓力來自上面,學校也不敢說。他認為,自己被解聘有3大原因,包括今年以來,高校裡的意識形態壓力劇增。

譚松說:第1點就是我長期在課堂上呢,說些他們認為不該說的話。第2個就是做歷史真相調查,這個也是當局它特別忌諱的。加上那些圍攻我的愛黨、愛國人士說,我們的高校裡怎麼還能容許這樣的教授在裡面上課呢?再加上大形勢,今年從開年以來明顯不同於以往的1種高壓。我記得3月份召集我們開會的時候,黨的書記就很嚴厲地告誡大家,哪些話該說、哪些話不該說,一定要小心。包括甚麼意識形態出了問題1票否決,不要吃共產黨的飯、砸共產黨的鍋,諸如此類的話。

據悉,近年來譚松一直在進行中共建政以來的若干歷史真相的調查。比如,川東長壽湖右派調查、川東土改調查、大邑劉文彩莊園收租院泥塑真相調查,都涉及到顛覆中共基於意識形態的表述。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