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30 黃琦獄中重病健康令人擔憂。反強迫失踪日,關注王全璋、江天勇、吳淦、秦永敏、趙素利、高智晟、劉霞、李明哲等安危。黃曉敏確認被羈押。

  黃琦民間維權十八年牢獄連連獄中重病健康令人擔憂 http://wq … 繼續閱讀 →...

 
黃琦民間維權十八年牢獄連連獄中重病健康令人擔憂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8/blog-post_410.html
(維權網信息中心報導)2017年8月30日,本網獲悉:六四天網創始人黃琦民間維權十八年,換來牢獄禍連連,目前獄中重病,健康令人擔憂。
黃琦,男,54歲,漢族,大學本科,四川省內江市人。中國六四天網創始人,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創始人,社會公益人士,中國異議人士。黃琦父親是退役軍人,己病故。母親蒲文清女士,心臟內科醫生(己退休),今年84歲高齡。
黃琦1984年畢業於四川大學無線電系電子專業。畢業後創業經商多年。1998年,黃琦攜妻曾麗,帶著多年創業的全部家產,在成都創辦了中國第一家公益性的“天網尋人網站”。同年10月23日,創辦中國民間第一家尋人事務所。“天網尋人網站”義務幫助警方打拐,免費幫助被拐婦女兒童親屬尋找和解救親人,黃琦夫婦為此散盡家財。

天網尋人的公益事業曾受到國內各大媒體的關注和表彰報導。人民日刊登專題報導:<天網尋人故事多>。國內媒體相繼刊登:<萬家團圓是我的心願>,<尋人事務所一一用愛和淚水來經營>,<她創辦了中國首家尋人事務所>等專題採訪報導。
2000 年6月3日,因“天網尋人網站”發布敏感維權事件信息,黃琦第一次被捕入獄,關押兩年半後,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五年。五年牢獄中,黃琦遭受過法警、獄警和其它罪犯的多次毒打,導致腦積水,腦萎縮,雙側腦室擴大,導水管變窄等嚴重疾病。
2005 年6月2日,黃琦刑滿出獄後,將其服刑時仍繼續運行的“天網尋人網站”正式命名為“六四天網”。“六四天網”以“與無權無錢無勢的弱勢人群站在一起”的核心理念,面向求告無門的全國訪民,開展了更加全面、有效的和平理性維權服務,包括發展天網義工,堅持事實報導,揭露公權貪腐,發布維權信息,成為中國第一家專為訪民提供各種信息服務的民間媒體機構。
2008 年5.12汶川大地震期間,黃琦積極參與搶險救災,並在“六四天/\網”首先報導了校園豆腐渣工程,因而觸怒四川周永康當局,遭構陷以非法持有國家機密罪被判入獄三年。
2011 年,黃琦第二次出獄時己罹患腎臟絕症,仍不辭病痛,再次投入“六四天網”的公益服務運行,並同時創辦了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因為始終堅守和堅持,黃琦的家庭因此解體,可謂妻離子散。然而黃琦先生並不以此卻步,他以天網義工為依托,建立了全國性的訪民維權信息網絡,為全社會包括各級政府提供來自一線的,一手的維權、維穩信息服務。
2016 年11月28日,因對一份內部文件的內容曝光,黃/琦被控以非法為境外機構提供國家機密罪,因而第三次被捕入獄。
2017 年7月28日,黃琦辯護律師隋牧青經半年來六次長途奔波交涉後,終於在綿陽市看守所成功會見了重病之中的黃琦先生。此時黃琦案已於數日前偵查終結,移送檢方審查起訴。
律師會見中,病中的黃琦雖多處泘腫,病態明顯,卻精神不墜,意氣昂揚,對中國未來必將走向憲政民主和實現社會正義,充滿信心!
十八年來,黃琦堅持民間維權立場的同時,也不拒絕在具體問題上建設性地幫助改善政府工作。黃琦在幫助大量訪民解決切身實際問題的同時,也得到了國內廣大訪民群體的支持和愛戴。鑑於黃琦在人權事業領域的卓越貢獻,他多次獲得國際獎項和較高國際聲譽。
黃琦的維權事業難免會妨礙諸多地方政府的權威和利益,自然成為地方重點防範和打擊目標,長期遭受種種騷擾、壓制和迫害,以至於維權十八年,一半在坐牢!的確令人非常遺憾!
事實上,如果擯棄陳腐的意識形態偏見和單方政治利益計算來看問題,黃/琦先生所從事的人權事業無疑是中性的,符合道德價值基礎,具有社會基本共識的。同時,也是有益於全社會根本利益和長遠的利益的,應該得到全社會認可,尤其應得到各級政府的鼓勵和支持。特別是在中國政治體制不健全、社會轉型不暢、大量的嚴重社會問題頻發之際,黃琦先生站在人性立場上,為弱勢群體爭取社會公平而持續努力,同時也有助於維護社會安定,非常難能可貴!也許,這是一個公民為國族所能作出的最大貢獻!
有鑑於中國政治犯在特色國情下的特殊待遇,有鑑於力虹、曹順利、彭明、劉曉波、楊天水等政治犯的慘痛經歷,我們希望當局本著人道主義精神,盡快允許罹患絕症的黃琦先生保外就醫,以便其獲得及時有效的救治,以及絕症患者適宜的治療條件和生活環境。
政治問題複雜凶險,多反復有期;人道精神溫和簡單,而亙古不變!如果放黃琦先生生路,也是給垂暮之年的黃琦媽媽生路,不損當局分毫,這是至簡之理。希望有關當局盡快研究定奪,釋放善意,及時釋放公益人士黃琦,避免再次釀成人道主義悲劇!
附件一:黃琦病情簡介
根據華西醫大病歷,在押人員黃琦患有以下重症疾病:
1 、腎臟:急進性腎小球腎炎
(新月體腎炎),
慢性腎功能衰竭,
高尿酸血症
2 、心臟:冠心病,房性早博,
完全性右束支傳導阻滯
3 、腦:腦積水,雙側腦室擴大,
三腦室擴大
4 、肺:肺炎,肺氣腫

關注失踪者日中外促大陸停止侵犯人權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missing-08302017094744.html
劉曉波遺孀劉霞被軟禁及709律師大抓捕,均引起國際社會極度關注。有被失踪者家屬,藉週三(30日)聯合國「關注失踪者日」,呼籲中國大陸停止這種違反人權的做法。海外亦有人權組織發聲明,呼籲聯合國所有成員國,必須終止強迫失踪的行為。
8月30日是國際失踪者日,是紀念世界各地因為各種因素而陷入「強迫失踪」狀態的受害人。在中國大陸,近年來針對異見人士和維權律師的打壓趨勢越見明顯,特別在2年前發生針對維權律師團體的「709事件」,最近維權律師高智晟失踪、及已故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遺孀劉霞被軟禁,均引起國際社會關注中國的人權狀況。
曾經因為參與民間活動而成為打壓對象、最後無奈放棄申訴的訪民向記者反映,民難與官鬥,她經歷過嚴重的打擊報復,也曾經被強制失踪。有感這些年來包括大陸民間社會還是國際社會,促請大陸停止侵犯人權的「被失踪」做法,卻似乎未見成效。在大陸當局有增無減的打壓力度下,民間的維權聲音越來越微弱,希望國際社會能加大呼籲聲音。
訪民說︰我現在不去上訪了,如果你繼續去上訪被失踪誰都不知道,孩子失踪了也不知道。怎麼說了,你在中國誰說了都不算,說了也沒用,你再呼籲,也呼籲了這麼多年一直都沒有改變,強迫失踪越來越厲害了。又例如在監獄無辜被死亡,這種情況大有人在,對吧。
709案被捕律師江天勇,目前仍然被扣押。他在美國居住的妻子金變玲,藉著「國際失踪者日」,呼籲中國大陸當局停止這種違反人權的做法。
金變玲說︰709案被釋放出來的維權律師,他們都有類似的遭遇,例如被強迫失踪、被酷刑、被灌藥等等。今天是國際強迫失踪日,我強烈要求中國當局公佈江天勇的下落,還有吳淦(網名︰屠夫),特別是王全璋律師。本身強迫失踪是非法,所以我強烈要求中國政府廢除強迫失踪的做法。
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 的湖北異見人士秦永敏被羈押約2 年半, 其一同被公安帶走的妻子趙素利至今毫無消息。發起追查趙素利生死行動的民間組織「中國人權觀察」秘書長徐秦指出,中國雖然是聯合國的成員國之一,可是至今仍然未簽署《保護所有人免遭強迫失踪國際公約》,意味著聯合國無法派出小組到中國進行調查,變相讓中國當局繼續利用「強迫失踪」的做法來對付反對者。
徐秦繼續說,大陸這種「被失踪」的做法似乎在近年來有增無減,不單止訪民、維權人士遇到這種方式的打壓,家屬也受株連,例如秦永敏的妻子趙素利。徐秦呼籲聯合國向中國施壓。
徐秦說︰趙素利是政治犯被強迫失踪的家屬,其實中國被強迫失踪的公民、訪民等無計其數。我們希望,例如成立國際法庭讓我們去投訴和起訴。希望可以通過一個訴訟途徑,可以解決一些嚴重的個案。
據總部設在美國華盛頓的非政府組織「中國人權捍衛者」發聲明,要求中國政府立即釋放709案的王全璋律師及劉霞等被失踪人士,廢除「指定場所監視居住」這一慣性的強迫失踪方式,盡快簽署《保護所有人免遭強迫失踪國際公約》。
聯合國人權專家也公開呼籲所有成員國加入簽署行列,並在聯合國官網發聲明指出,已經到了2017年,強迫失踪還在不斷發生,導致家庭支離破碎,這是不可以接受的,必須終止。

8.30國際反強迫失踪日人權團體籲中國停止“合法失踪”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xl1-08302017103304.html
8月30日是國際反強迫失踪日。值此之際,國際人權團體紛紛發聲譴責中國政府強迫失踪維權律師、維權人士及其家屬,要求中國停止以法律之名將強迫失踪政治異見者合法化。
由中國和國際非政府人權組織組成的聯盟“中國人權捍衛者”(Chinese Human Rights Defenders)日前發表聲明,批評中國當局在習近平的統治下越來越多地將強迫失踪“合法化”。
“中國人權捍衛者”發言人夏任磊接受本台採訪時稱,中國政府持續用政治手段打壓對手,在社會上散佈恐懼:
“這些年在強迫失踪方面有很多比較惡性的個案,709的律師、活躍人士被帶走以後往往都會長期失踪,包括監視居住、變相強迫失踪。而且當局是通過《刑事訴訟法》第73條製定的(對強迫失踪的合法化),所以我們覺得這(國際反強迫失踪日)是一個比較好的機會,讓各方都來關注強迫失踪的問題。”
聲明批評中國《刑法》73條對〝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罪嫌疑人拘留後不通知家屬的規定,是將〝秘密拘捕〞合法化,嚴重侵犯了每一個中國公民的人權。夏任磊強調,《保護所有人免遭強迫失踪國際公約》明確申明,強迫失踪的做法在任何情況下均屬非法,中國作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成員,應當全面履行該公約:“中國政府還沒有簽署加入關於強迫失踪的國際公約。中國政府現在是人權理事會的成員,人權理事會的最重要的要求就是所有成員國都必需按照最高的人權標準來尊重和保護人權,拒絕簽署和加入這樣一個公約的話不符合那條標準的。”
該聲明還特別提到了已故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遺孀劉霞正在遭受強迫失踪,最新被公佈的視頻也沒有披露其所在位置。劉霞的朋友、北京社會活動家胡佳認為,當局為了壓制異議人士而採用卑劣手法強迫劉霞失踪,呼籲國際社會施壓中國公佈劉霞下落:“首先我們不排除劉霞經過七年多的長期軟……女性長期精神壓力大、恐懼、憤怒,處在崩潰邊緣,很容易得乳腺癌。她會不會像劉曉波一樣,突然檢查出來有什麼病,這太有可能了。更多的隱患是來自於她的抑鬱症。在北京有心理醫生,她要定期地去跟心理醫生交流、減壓,但她現在長期被禁錮,身邊唯一圍繞的就是國保。”
此外,在備受關注的中國“709案”中,日前遭到審判的江天勇律師及仍在押未審的王全璋律師目前均處在失踪狀態,外界無法與他們取得聯絡。
人權組織呼籲中國停止強迫失踪 [美國之音]
https://www.voachinese.com/a/news-china-enforced-disappearances-20170829/4005265.html
在星期三的強迫失踪受害者國際日到來之際,維權團體呼籲中國停止把對維權人士及其家屬的強迫失踪“自我合法化”的做法,包括對已故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遺孀劉霞的強迫失踪。這些維權團體表示,中國必須立即廢除“在指定地點監視居住”的做法,並簽署《保護所有人免受強迫失踪國際公約》。
維權組織“中國人權捍衛者”說,中國2012年通過的《刑事訴訟法》第73條已被習近平政府治下的警察廣泛使用來把強迫失踪合法化。這種做法通常針對涉嫌國家安全或恐怖主義犯罪的個人,最多可在指定地點監視居住6個月。
中國人權捍衛者在香港的研究員法蘭茜(Frances Eve)表示,這種做法是以“虛假法律框架”行濫權之實。法蘭茜說:“這幾乎使那些被強迫失踪的人無法受到任何保護,並且很有可能遭受酷刑。因為你讓一個人失踪不是為了去善待他們的。”
據中國人權捍衛者統計,從2015年中國打壓維權律師以來,已經有17名律師和人權活動者被監視居住,其中7人隨後表示自己受到了酷刑折磨。
從去年7月起,聯合國人權理事會記錄了中國41起失踪事件。針對這些案件,中國當局拒絕作出解釋,也拒絕人權理事會派工作組來中國。中國稱這事關司法主權,但人權活動人士表示,這難以作為正當理由。法蘭茜說:“這顯示了中國政府如何不與聯合國合作,中國作為人權理事會成員是多麼虛偽,以及中國參加這個理事會時做的承諾只是一紙空文。”
中國人權律師關注組的陳潔文(Kit Chan)表示:“中國政府有意製造一種狀況,好像對抗普世價值是中國與西方的對立。”這兩位活動人士都表示中國應該遵守其對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承諾。據兩家維權組織表示,強迫失踪案件中最嚴重的當屬王全璋案。人權律師王全璋從2015年8月起被警察控制,並被禁止與家人和家人指定的律師見面。王全璋目前仍在等待庭審。
根據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發的推特,她幾次試圖去最高法院遞狀告司法系統對她丈夫的不公待遇,但都受到阻攔。
反強迫失踪日台憂李明哲案掀紅色恐怖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gangtai/hx1-08302017103055.html
8月30號國際反強迫失踪日,台灣公民李明哲在中國大陸“被失踪”165天,台灣人權團體呼籲國際關注中國大陸作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成員,卻是強迫失踪的“加害方”此一嚴肅議題,應督促中國大陸必須遵守他自稱的“法治國家”。台灣人權團體點破李明哲案在台灣已掀起“紅色恐怖”,不少人擔心聲援李明哲會變成“下一個李明哲”。
台灣NGO工作者李明哲3月19號赴中國大陸後,“被失踪”5個多月,成為聯合國“強迫失踪小組”首度受理的台灣個案。
30號聯合國“國際反強迫失踪日”,台灣關懷中國人權聯盟理事長楊憲宏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質疑說:“聯合國已經強烈地被中共滲透,難怪美國其實在某種程度不太願意跟聯合國都站在一起,包括美國的聯合國大使非常清楚地表達,如果聯合國的人權委員會還再中共這種踐踏人權國家的掌控底下,這個是非常諷刺地,美國有可能要退出聯合國人權委員會。”
楊憲宏譴責,李明哲遇到的不是“政府”,是“綁匪流氓”,聯合國、歐盟都列關注對象,蔡英文政府也修正低調作法研議“國家戰略”,李明哲絕不會是最後一個被對岸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名姿意逮捕的台灣人。
正在泰國參加“全球公民社會空間被打壓”會議的台灣人權促會秘書長邱伊翎,也訴求關注李明哲案獲得聲援。她強調,5月26號對岸聲稱“正式逮捕”李明哲,但家屬至今都未收到通知書,探視權也一直被拒絕。
台灣人權促會秘書長邱伊翎說:“中國(大陸)在國際的強迫失踪被害者的日子,他必須要給一個答案,作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會員國之一,他完全不去遵守國際上的人權規範,兩岸相關司法協議也沒有遵守,自己國家的刑事訴訟法的規定也都沒有遵守,到現在為止完全不透露任何李明哲相關關押的訊息,已經違反他自稱是『法治國家』。”
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執行長黃怡碧提到,在台灣推動連署聲援李明哲案遭遇困難:“很多台灣民眾有很多顧慮,比方說他們可能覺得他們可能未來還要去中國(大陸),不管是去旅遊或是去工作,他們現在有一個很嚴重的寒蟬效應,大家都會覺得為了聲援李明哲,我可能會害了我自己。”

台灣又一人傳在大陸失踪李淨瑜:低調也救不了人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gangtai/hcm1-08302017125923.html
在聯合國“被強迫失踪日”的今天,在台灣又傳出,台灣陸資來台投資採購服務協會理事長鄧智鴻,早於李明哲案之前,就遭到陸方扣留至今超過九個月。李明哲的妻子李淨瑜30號接受自由亞洲電台專訪時表示,“鄧智鴻事件說明,營救工作就算保持低調一樣救不了人。”
台灣NGO工作者李明哲“被失踪”165天,在聯合國“被強迫失踪日”這天,李明哲妻子李淨瑜接受自由亞洲電台專訪,彷彿是在為自己的高調救夫的苦心,卻不被部分人士認同辯護。她提及,比李明哲更早“被失踪”的鄧智鴻,早在去年11月底,在廈門機場遭陸方留置協助調查,消失的九個月就算家屬保持低調,也沒能換來鄧智鴻回家。
李明哲妻子李淨瑜:“所以營救工作的高調跟低調,看來並沒有正相關,鄧智鴻先生的事情證明一件事情,人在中國(大陸)被失踪,是跟中國(大陸)的法治跟人權有關。鄧智鴻事件說明一件事情,低調一樣救不了人。”
在這165個日子裡,最大的轉折莫過於被李淨瑜稱為“掮客”的李俊敏曾主動伸出援手,卻遭李淨瑜悍然拒絕。李淨瑜坦承,有親友無法認同她沒先救丈夫的苦心,她寧願選擇一條不被諒解的道路。
李明哲妻子李淨瑜:“我不能私了,如果我選擇私了,我就是出賣台灣政府,也背叛李明哲的尊嚴跟理想。我是台灣人,我心中不能沒有台灣。”
認識李淨瑜的朋友莫不心疼,食不下嚥只靠咖啡的李淨瑜,幾個月內瘦了將近20公斤。李淨瑜說,面臨無助徬徨的時候,歷史正是一盞明燈。她的老闆施明德是台灣唯一經歷“白色恐怖”、“美麗島事件”而坐牢25年的人,當年也就是靠著施明德前妻艾琳達爭取國際聲援,施明德才得以獲得公開審判。
李明哲妻子李淨瑜:“我追隨施先生,我在歷史檔案當中,我看到他在面對這樣的威權統治的時候,他所選擇的信仰跟力量,這些東西會成為我現在在面對所有考驗的時候一個因循的力量。”

遭強迫失踪3個月的四川民主人士黃曉敏確認被羈押在成都看守所(圖)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8/3_30.html
(維權網信息中心報導)2017年8月30日,本網獲悉:2017年5月18日遭強迫失踪的成都人權捍衛者黃曉敏3個多月來音訊皆無,家人曾發尋人啟事,四處尋找。目前,其妹妹黃小芹已經確認黃曉敏被羈押在成都看守所。
黃小芹說:“ 2017年8月29日,我和四川朋友來到了郫縣看守所為黃曉敏和其他幾位朋友寄存衣物。已經有六個人都在成都看守所裡聚會了。其中就有兩天前聲援黃曉敏的於庸。其他四個良心犯他們分別是:羅富譽,張雋勇,陳兵,符海路。報過身份證,黃曉敏果然是在成都看守所,八月十四號來時消息被屏蔽了。今天送的飯下午就會收到了。願他們知道我們的牽掛和祝福。”

曾被當局以“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判刑兩年半的成都異見人士、六四民運參與者、四川泛藍聯盟召集人黃曉敏2017年5月18日被當局秘密綁架失聯。儘管黃曉敏的律師何偉向四川省、成都市國保、國安部門多方查找,但是至今沒有獲得黃曉敏的確切下落。後,家人無奈,曾發尋人啟事及尋人廣告找人。
黃曉敏被綁架,據他的朋友判斷,或與雲南省委黨校退休教師子肅發表公開信要求中共19大開放直選、選舉胡德平為總書記事件有關。

失踪三月的黃曉敏確認被羈成都郫縣看守所【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7/0830/16346.html
本網獲悉,自5月18日被警方從家中帶走後一直失踪的成都維權人士黃曉敏近日終於傳出消息,其被羈押於成都郫縣看守所,前日,黃曉敏妹妹黃小芹為其存錢。另外,黃小芹透露,黃曉敏案已至檢察院,律師可以前去會見。
據悉,黃小芹於半個月前請假從上海前去成都尋找哥哥黃曉敏的下落。由於黃曉敏被警方帶走至今,家屬一直未收到過執法辦案機關發出的任何法律告知文書,據稱黃曉敏女兒曾於六月份在成都九里堤派出所以人口失踪報案,但一直毫無音訊。期間,家屬曾多次前去派出所詢問情況,派出所答復稱拘留證已寄往黃曉敏的戶口所在地新疆,並用電話通知了家屬,但事實上家屬根本無法獲知黃曉敏的具體信息。
一個星期前,黃小芹在重慶何偉律師陪同下前去成都金牛區公安分局問詢消息,對方以不知情為由拒絕接待,又以黃非金牛分局所拘為藉口推卸責任,還建議家屬走信訪程序。後經家屬再三追問之下,黃小芹接獲九里堤派出所電話,要求其前往北巷子派出所查詢黃曉敏消息,後得知黃曉敏目前被羈押在成都郫縣看守所,並獲悉黃曉敏案已至檢察院,律師可以通過正常途徑和程序前去會見。

四川維權人士黃曉敏失踪三個月確認羈押在成都看守所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l-08302017101136.html
四川維權人士黃曉敏失踪3個多月後,其家人日前確認他被羈押在成都看守所。有評論認為,黃曉敏被捕,可能跟他支持雲南省委黨校教師子肅關於19大黨內直選的公開信有關。當局對異議人士打壓的力度,已超過往屆中國政府。
據海外中文“維權網”8月30日消息,四川維權人士黃曉敏的妹妹黃小芹,目前已經確認黃曉敏被羈押在成都看守所。8月29日,黃小芹到了郫縣看守所為黃曉敏和其他幾位朋友寄存衣物。除了黃曉敏,目前成都看守所還關押著羅富譽、張雋勇、陳兵、符海路和於庸這五名良心犯。其中,於庸是在幾天前發文聲援黃曉敏後被刑拘的。
自發祭拜劉曉波“七七”北京數十名異議人士暫遭扣押
【博聞社北京特別報導】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7/08/201708301313.shtml
北京時間今天(2017年8月30日),是已故中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七七”49天忌日。
博聞社駐京記者剛剛從北京市公安局消息人士獨家獲悉,警方在今天凌晨對“敏感地區”進行巡邏時,數十名異議人士胸配白花,在前往蘇州河的途中,因不聽勸阻,而被臨時扣押;他們還持有多個花籃和多幅寫有祭奠劉曉波內容的“白紙黑字”時,但在與警方僵持的過程中,並未發生任何肢體衝突。
因為事發突然又高度敏感,消息人士沒有回答博聞社駐京記者的進一步追問,只是表示:“在中共十九大前夕,當局是絕對不能允許此類事件發生的;至於這些人的下落如何,至少得等過了今天,才能放人。”
劉曉波被“火速海葬”,中共當局口口聲聲說是按當地習俗和傳統進行的;那麼“七七”,這一任何普通人死後,都應該被祭拜的中國幾千年的傳統,為何不能適用於劉曉波呢?
中共當局必須盡快就此和上述“事件”,明明白白說清楚!中共當局必須盡快恢復劉曉波的遺孀劉霞的自由!
在中國大陸,那些想在“今天”表達哀思和祭拜的人們,如果不想被國保“抓起來”,那就在家擰開自來水龍頭,讓已經變成一朵朵浪花的劉曉波,“聽見”您的心聲······

因支持高智晟山西邵重國及友人被警方帶走近48小時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7/08/201708301319.shtml
本站記者剛剛收到來稿消息:山西運城邵重國,和他的一位朋友,28日被警方高層帶走。目前,邵的朋友失聯,電話被停機,微信朋友圈被屏蔽,邵本人也沒有消息。今天是高智晟失踪第18天,他的國內支持者,截止目前,已有6人被傳喚過,2人被警告,已知共計8人。其中兩人失聯。

 

劉曉波“尾七”洗太平地悼念活動清洗一空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memorial-08302017090108.html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在渖陽病故,週三(30日)是他的「尾七」忌日。但在臨近十九大會議召開前夕,當局加強了維穩力度,不管是悼念劉曉波,還是北京資深學者舉辦多年的每月聚餐等民間活動,一律被嚴厲禁止。此外,一名公民涉嫌介紹印刷商給獨立中文筆會會員浪子出版劉曉波詩集,亦被警方扣留調查。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週三(30日)的「尾七」忌日,曾經發起聲援劉曉波遺孀爭取自由的大陸民間人士,似乎也突然安靜起來,網絡上幾乎沒有公開的悼念活消息發出。
劉曉波夫婦的朋友、北京維權人士胡佳自劉曉波病逝後一直被禁足,因為無法到劉曉波北京的寓所進行拜祭,他錄製視頻向外界呼籲,立即還劉曉波遺孀及家人的自由。
胡佳說︰劉霞和劉暉渴望的自由,他們唯一能療癒創傷的地方,就是到海外。除此以外,沒有其他的想法。
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引述劉霞家屬的消息,指劉霞仍然未回到北京家中,家屬無法在劉曉波家中進行「尾七」的拜祭。

內蒙牧民抗議草場被佔案移送檢察院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ql2-08302017103236.html
內蒙古通遼市扎魯特旗牧民維權代表包姑娘因抗議村支書貪腐將村集體1800畝草場私下出租牟利,連續多年到自治區政府和北京上訪,今年7月26日被公安局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案件本週移送當地檢察院,進入起訴程序。
扎魯特旗道老杜蘇木的蒙古族牧民包姑娘(本名),因不滿村集體所有的近兩千畝草場被村官私下承包給外來人,帶領村民到呼和浩特市和北京上訪多年,7月26日在其家鄉被當地公安帶走,後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

蒙古族維權人士新娜,8月30日對本台記者披露,包穀娘案本週移送檢察院,當事人面臨判刑。她呼籲國際社會關注:
“包姑娘第一次抓她是行政拘留,這一次是刑事拘留,不到37天,現在已經轉到檢察院了,就是要判她。(公安)有恐嚇家人,不許告訴別人,就這麼無恥。我覺得國際社會應該關注她”。
據一位要求匿名的牧民稱,包姑娘原是一位小學教師,被捕前剛從北京上訪歸來。此次進京反映家鄉的環境污染問題。她在給公安部信訪局的上訪材料中稱,去年她的家鄉阿日昆都楞種畜場牧民,從北京聘請李方平律師,打算狀告霍林河鋁廠排放污水煙塵污染環境,最終多人被抓。同年6月16日,包姑娘因找李方平律師代理維權案,被公安以“虛構事實擾亂公共秩序”為由,處以行政拘留10天。
包穀娘的丈夫照日格圖,8月30日終於鼓起勇氣對本台記者證實,他妻子的案件,已由公安局移交檢察院:“是這樣,前天(28日)到檢察院了,說她是什麼’尋釁滋事’。我去了公安局好幾次。他們一開始說拘留三天,後來又說是七天,後來又說一個月之內給你答复”。

爐霍縣藏人無故遭警方毒打數人被捕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dz-08302017153430.html
四川甘孜州爐霍縣三十多名藏人近日無故遭到公安人員的毒打後,多人受重傷被送醫,另有數人被拘捕,當地民眾雖已向上級部門討公道,但問題尚未解決。
一位要求匿名的印度流亡藏人星期一向本台發送圖片介紹說,四川省甘孜州爐霍縣充古鄉藏人上週被一批甘孜縣公安人員無故毆打,導致約十人受重傷被送醫。
“爐霍縣充古鄉各汝村的30多名村民於本月24號到當地神山舉行年度祭神儀式後,聚集在草場上搭帳篷準備玩耍時,突然被30多名公安干警圍攻,他們自稱是來自甘孜縣公安局,而且在沒有說明原因下,強行要求村民排隊並檢查每個人的身份證。各汝村支部書記當場拿起手機向充古鄉政府匯報情況時,遭到兩名公安人員的一頓暴打。在場一批村民立即上前請求警方停止圍毆村支書,但都遭到毒打,他們的頭部還被警察用腳踩著,身上多處被打得淤青、紅腫。這起事件中,被警察打成重傷的總共有10人,其中一名70多歲的老人腦部嚴重受損,從縣醫院被緊急轉往成都市醫院救治,另一位村民全身多處骨折,現已被送到雅安市天全縣醫院接受治療,其他8人在爐霍縣醫院接受治療。”
消息人士表示,爐霍縣充古鄉各汝村村民在事發後向中共中央、四川省以 甘孜州各政府部門領導致請願信,要求對甘孜縣委常委、政法委書記楊文武非法帶領該縣公安局警察暴力毆打村民導致重傷事件,給予公正處理。
“當時帶頭的人就是甘孜縣委常委、政法委書記楊文武,因為他在現場下令稱’該打的打,該抓的抓’,所以警察才會豪不留情地暴打村民。受害村民通過呈交請願信,請求中央為首的上級部門對此事件能夠秉公處理,還村民一個公道。”
該村藏人在請願信中對於甘孜縣政法委書記在未通過任何合法程序下動用警力向村領導和村民實施暴力毆打將人致傷的行徑進行詳細陳述的同時,並質問“甘孜縣的警察為什麼像’黑社會’一樣毆打村民?”“是誰賦予他們這樣的權力?”“難道國家真的沒有法律嗎?”“難道警察們就不用採取任何法律程序的前提下可以隨意毆打老百姓嗎?”

伍立娟: 特別關注:山東淄博維權訪民王麗珍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8/blog-post_551.html
山東淄博訪民王玉楊因為強坼被政府掠奪而引起的維權事件,多次維權在北京都沒有得到答复解決問題,王玉楊在北京維權為維護自己的合法財產卻遭到山東淄博的重重打擊,以尋釁滋事罪判處有期徒刑4年。
王麗珍為父申冤再次來到北京,在眾多朋友與律師的支持下已經為王玉楊冤案開了兩次研討會,在參加的訪民與律師中都認為王玉楊案件屬於冤案,完全是由政府製造的冤假錯案。
王玉楊被判入獄四年,王麗珍接著父親的維權道路繼續奔波在北京與山東淄博之間,期間也被淄博非法拘留,還被山東淄博當局圍堵在大門口砸壞門鎖想非法入室抓鋪王麗珍與她母親。
在2017年8月23日王麗珍在北京維權屬於正當維權,沒有任何違法行為,並且還是自己買票回山東淄博。回來就被刑警十一中隊直接從火車站把人帶走,山東淄博完全是瘋狂的無底線踐踏法律,上訪是每個公民的合法權利,任何人不得掠奪與侵犯,中央一再強調要加大力度解決處理好信訪案件,地方卻一再踐踏法律,不尊重法律,藐視法律。
王麗珍在這次被淄博尋釁滋事罪拘留已經多天了,筆者聯繫了王麗珍的妹妹王艷。王艷說:我姐完全是被冤枉的,在北京只是找律師走部門窗口,沒有任何行為是違法的,在王麗珍從北京回淄博的車到站後其家人沒有接到王麗珍,當時王麗珍的妹妹叔叔等家人就報警110後才知道王麗珍在火車站就被警察直接帶走了刑拘送看守所了。目前家人已經聘請了北京劉建軍律師代理,維權人士伍立娟聯繫了劉建軍律師晚上正在趕往淄博的車上,晚上10點半左右律師已經到了山東濟南,明天週末律師要了解分析案件,星期一到看守所會見王麗珍。

瀋陽訪民廉建國被關押期間死亡訪民發文關注被失聯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1-08302017103413.html
瀋陽訪民廉建國日前在被刑拘期間不治死亡,死因不明。有訪民在網上發布消息呼籲外界關注,卻被當局控制,目前處於失聯狀態。
遼寧瀋陽皇姑區訪民廉建國8月27日在瀋陽醫大二院不治身亡。去世前,廉建國因上訪被關押在瀋陽第一看守所內。
瀋陽訪民吳女士對於廉建國的去世表示了惋惜,她說:“人是進去了,具體怎麼死的,確實是不知道,還在看押當中就死了。畢竟只有五十多歲,太年輕了,死了挺惋惜的。現在醫學這麼發達,怎麼說呢,反正挺悲哀的。”
“訪民之聲”日前引述家屬表示,今年8月5日,廉建國在自家樓下遭到兩名不明身份人員抓捕,廉建國嫂子見狀上前阻攔,被對方毆打並將廉建國強行帶走。廉建國嫂子報警求助才得知對方是刑警,但自始至終沒有出示身份證件。隨後,廉建國被關押至瀋陽市第一看守所,但至今家屬沒收到任何手續。
8月27日,廉建國家屬接到警方通知,廉建國病重,讓家屬接回。家屬趕到瀋陽醫大二院發現廉建國生命垂危,並於當晚死亡。臨終前,廉建國表示,死後不要火化,讓家屬做法醫鑑定,查明他死因,並訴諸於法律。目前家屬已聘請律師介入該案。
曾與廉建國有過交流的訪民李先生向記者表示,廉建國生前身體健康,他的死令人意外。而在他去世後,他的家屬遭到控制。之前在網上發布呼籲的另一名訪民陳世茹也被警方控制,處於失聯狀態:“廉建國(生前)身體素質非常好。從昨天晚上有一個叫陳世茹的發了個帖子,要求釋放被打壓的訪民,也被控制了,手機現在被扣押。(控制她的警方)拿手機裡的信息給別的訪民固定證據,現在白色恐怖挺嚴重。”

訪民羈留期間死亡臨終托咐家人追查死因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death-08302017075410.html
遼寧省渖陽市一名訪民,疑因十九大臨近而被當局抓走,關押於看守所22天后,家屬收到當局通知,指其“患上心髒病”突然死亡,死者於臨終前,叮囑家人要查明其死因,並強調找法醫驗屍,不要火化。家屬認為當局有所隱瞞,懷疑死者是被虐待致死。
渖陽市皇姑區訪民廉建國已去世3天,屍體仍在殯儀館未處理,家屬仍等待當局的答覆。廉建國的嫂子林女士周三(30日)向本台表示,當局表示死者是病死的,但她就不相信當局的說法,死者今年58歲,身體一向健壯,沒有可能會突然之間患病去世,他於8月5日被抓的,一直關押於看守所,但於週日(27日)突然去世,事件當中存在很多的疑點。
她表示,家屬得悉死者病重,於當天趕到醫院,當時看到死者身上並沒有明顯傷痕,家人亦希望向死者了解情況,但由於現場有警察監視,加上死者說話聲線微弱,未能從他口中了解詳情,數小時後,死者便去世,但在臨終之前,就向家人交代要小心處理其身後事,他強調要查明其死因,並通過法律途徑解決事件,這令到家人都感到很奇怪。

湖南長沙市數十名軍轉志願兵求見中央督察組[訪民之聲]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9/2017/0830/16343.html
今天,湖南長沙市數十名軍轉志願兵(士官),聚集在長沙市政府門前,求見中央督察組反映訴求,獲市政府秘書長接談。
在場一名志願兵表示,今天到市政府的有80來人,都是軍轉志願兵士官,有的是上午來的,現在還陸續有戰友們趕來。下午,市政府秘書長出來給我們5名代表接談,說願意搭建一個聯合接訪平台,共同商討解決問題的方案,讓我們安心等待。
據了解,軍轉志願兵是因轉業分配後被強制下崗失業而上訪維權。在多年的維權過程中,他們強烈要求歸還編制,還他們應有的待遇。但看似簡單的訴求卻至今沒能得到解決。老兵們認為,其實解決他們的問題很簡單,只要國家把歷年來給軍轉志願兵增加的編制名額,讓地方政府實名公示,志願兵的一切問題就會迎刃而解了,督察組也就省心了。
北京啟蒙沙龍聚會談郭文貴遭警堵截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ql1-08302017103153.html
北京知識界的二十多位學者原計劃本週二(8月29日)舉行每月例行的聚餐討論活動,遭到公安阻撓。聚會主持者謝小玲、李爾柔被公安限制出門。聚會臨時改變地點,成功在另外一餐廳進行。據參與者稱,當天大家討論的主題是中國商人郭文貴在海外爆料對中國政局的影響。
北京“啟蒙沙龍”在每個月底進行的聚餐,8月29日再遭到公安阻撓。該聚會的主持者謝小玲(人大前副校長謝濤之女)、李爾柔(學者李慎之之女)更被公安上崗,限制其人身自由。北京一位未能參與聚會的學者當晚告訴自由亞洲電台記者,該沙龍數十名成員原打算在重陽大酒樓聚餐,卻遭遇公安在餐廳外攔截,無法成行:“謝曉玲昨天就被上崗;鮑彤是明確告訴他不許參加今天的聚會;李爾柔也是。去的人都是沒有接到(公安)通知的,但是國保在飯店門口等著他們。結果今天一群國保堵著大門不讓進,驅散他們,說你們不能開會”。
據與會者稱,很多老年人被迫回家,而警車則尾隨其後。另有部分人臨時改變聚會地點,並成功聚餐。其中一位學者告訴本台記者,他們7人在一家叫“禾穀園”的餐廳聚會,當天談論的主題是中國商人郭文貴在海外爆料對中國政局所產生的影響。他說,大家一致認為,郭文貴的爆料對中共十九大人事格局產生重要影響:“主要是談談郭文貴保料到事情和一些感觸,還有海外民運,主要是談論這個主題。我的觀點是我不管郭文貴過去做過什麼,他現在爆料這是對的,他(爆料的信息)的來源也是可靠的,他所受到的打壓更加證實了爆料的真實性。國內的有些人對郭文貴的看法比較保守,只是說觀望,不是說積極支持,但也不說反對”。
北京“啟蒙沙龍”是由知名學者陶世龍、肖默(已故)、辛子陵、杜光等老年學者發起,參與者有體制內離休幹部,也有思想獨立的知識分子。其後鮑彤也成為聚餐的坐上客。這次聚會,鮑彤因受到公安“打招呼”不得評論郭文貴,因此不准赴會。

黑龍江、遼寧數百教育界人士堵省府維權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xl2-08302017103345.html
黑龍江省的“五大生”,即電大、職大、業大、函大和夜大的畢業生,和民辦及代課教師共300多人,8月29日分別到省教育廳和省信訪局上訪,要求當局落實中央文件,解決他們的學歷和資歷,以及相應的待遇問題。而在前一天,遼寧近百民辦教師也曾就身份問題請願,但仍未獲滿意答复。
8月29日早上,300多名“五大生”和民辦、代課教師就聚集在省教育廳,舉行大聚訪。“五大生”投訴當局沒有按照相關文件規定,安排他們到學校上班,要求“返崗轉正”。而民辦和代課教師則是要求承認教齡、老有所養、病有所醫。
在現場的民辦教師張老師透露,當局依舊沒有實質回复:“29號很多人到省裡去,現場還像以往的過程一樣,約談完了就回去了。”
五名“五大生”和民辦以及代課教師談判代表,當天向省教育廳、省信訪局和省人社廳的6人小組表達了訴求,但當局表示,民辦和代課教師不是事業單位的職工,沒有理由享受事業單位職工養老保險待遇。而“五大生”的問題則還需要向上級匯報。

上海大批返城知青聚集勞動局維權李國方被帶走[訪民之聲]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017/0830/16344.html
今天是星期三,上海大批異地退休回滬老知青聚集在上海是勞動局門口高唱囯際歌等歌曲維權,李國方因高喊口號被警方帶走,至今未歸。
據悉,他們是在“文革期間”到外地插隊落戶的回城老知青,回到上海後,他們拿的是外地的工資、醫保。由於工資極低,在大城市生活艱難。加之他們又都年老體衰經常生病住院,而住院費用要自己墊付,然後再到異地報銷。給他們造成了許多不便。他們為此上訪十多年經常遭受打壓。
網名為“@老黃牛”的知青表示,退返知青的困難是低收入地區到高消費地區和無門診醫療報銷造成的,解決的原則是:基本保障在外地,幫困補助在本市。所以屬地管理的領導者一一吳書記,王區長,向習近平為核心的黨中央戰略部署看齊,撲下身子紮實工作,兌現承諾,讓退返知青這些老人們有尊嚴的與全區,全市人民一齊奔小康!請下訪老人們,聽聽老人們的聲音,解決老人們的困難!堅持一分部署,九分落實,精準幫扶,實現穩定!執行2009年12月7日郭金龍親自主持的專題會議確定的意見,讓退返知青切實”享受分級分類救助體系“!況且,習近平曾提出,讓貧困人口和貧困地區同全國人民一起進入全面小康社會,是我們黨的莊嚴承諾,不管仼務多麼艱鉅,還有多少硬骨頭要啃,所以要貫徹中央精神,兌現總書記承諾,不能讓總書記的話成為空話。

山西長治一天主教堂險遭強拆信徒守護多人被打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ehui/yf2-08302017103446.html
山西長治市當局為佔用王村天主教堂配房用地,日前派出大型工程車準備強拆,但在神父及信徒的齊心守護下,未能成功。其間雙方曾發生衝突,有十餘信徒被打。
山西省長治市老頂山鎮王村天主教堂8月29日險些遭到當局強拆。劉貽牧師30日在推特上發布消息說:今天早上王村天主堂的外面,挖掘機還在教堂邊上,昨晚有很多教友在教堂內徹夜祈禱。
一名教堂的信徒30日下午向本台表示,目前教堂暫時沒有被強拆的危險,29日他們守護了一天后,對方暫時放棄了強拆的計劃:“他們想拆教堂配房,沒有強拆成,神父教友把他們攔下了。現在應該不會採取什麼行動了,長治市委宣布暫時停拆,然後要商量一個結果。昨天的事不是第一次發生,昨天是更為激烈了,原來已經發生過這樣的事。”
從這名信徒提供給本台的照片、視頻可見,多名神父及信徒在教堂外守候,另可見大批特勤在場戒備。他告訴記者,他們天主堂只有一名神父,教友也不多,更多的是附近神父教友得知此事後自發前來聲援的。在日前的對峙過程中,雙方發生衝突,四名神父和十餘名教友被打,其中一人被打出血,手指受傷。
這名信徒告訴記者,當局強拆是為了佔用土地:“這塊地原來就是教會的,後來政府佔用建了一個工廠,把教堂的配房拆了。05年工廠倒閉,我們就一直要求落實房產。 12年他們落實了房產,說開工廠的時候建的工房歸我們教會了。今年又反悔了,想強拆了之後又佔用去。”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