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26 律師會見張昆情況通報。高智晟失蹤半月兄長被傳喚。于庸遭刑事拘留。老兵李自成被精神病下落成迷。

吳紹平律師:律師會見公民張昆情況通報 [維權網] http://wqw2010. … 繼續閱讀 →...

吳紹平律師:律師會見公民張昆情況通報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8/blog-post_87.html

2017年8月24日趕到徐州,第二天一早便趕往徐州市看守所。比較順利地會見了張昆,首先把大家的關心與問候帶給了張昆。張昆的精神情況跟我在6月會見時差不多,精神面貌不錯,頭髮被理成了短髮。據張昆講他們在裡面仍然需要參加勞動,雖然看守所沒有強制規定每天必須完成多少的工作量,但是仍然每天差不多也要壓500到1000張的錫紙(把薄錫片跟紙張壓合在一起成為錫紙)。由於壓錫紙過程中可能有粉塵的緣故,看守所也沒有提供口罩,因此不少人發生了咳嗽。

張昆還告知,看守所裡近段時間生活開支劇增,原本看守所規定的每個人每月只能有400元的消費限額,變成了形同虛設,一個月的開支大大增加,不少人花費一個月增至一兩千。物價大大高於外面同種類商品,他舉例說“肉鬆餅”在裡面一箱70個(應屬於2.1公斤裝的),而且是雜牌要賣到120元一箱,等(通過淘寶網、一號店、查詢:2.1公斤裝價格約在30-60元區間;而京東網大品牌2.1公斤的價格在50-60區間,最貴的72元)。

在此次羈押期間,張昆說其所在的監房裡沒有人遭遇如之前的酷刑或虐待。從會見的過程看,張昆對公義的關注仍然高於對自己事情的關注。

張昆曾以自己需要寫控告信及辯護詞,向管教提出需要筆和紙張,被說張昆會亂控告,因此領導不讓提供紙與筆,不知這位管教說的領導是誰?領導的意志居然可以高於法律。即便是被羈押人員他也依法享有最基本的控告和為自己辯護的權利,管理方有義務保障公民這樣的基本權利。最後張昆提到,就在此次會見的前一天,辦案機關對其進行了提審。主要是讓他確認了發佈秒拍視頻,及微信上發佈的針對徐州市國保支隊隊長的吳義勇及徐州市公安局局長的朋友圈言論,是不是他發佈的。張昆跟辦案人員解釋發佈朋友圈的言論是有原因的,是對國保支隊長對他辱駡的回應,針對局長的言論是因為他認為作為局長對看守所期間發生的酷刑有領導責任,但據張昆說他的解釋辦案人員未予以記錄,並且辦案人員還特地告知張昆,說他的案件請律師沒有用,上面都定了,估計很快會移送檢察院。而張昆則跟本人表示,他是無罪的,希望律師做無罪辯護。

會見結束後本人代熱心網友給張昆存錢,在排隊等候近40及分鐘後,工作人員查詢後告知:張昆被國保特殊“照顧”,他的錢只能是直系親屬存。本人為此特地看了《徐州市看守所財物接受相關要求》,並沒有這樣的規定說必須是直系親屬才能寄送財物。通過張昆言述的幾件事,難不成印證了“依法治國”成為了“依領導治國”?此問題令人令人深思。

對於張昆所說的看守所出現的新情況,本人跟看守所的當班警官進行了反映,並且希望見到看守所所長, 其告知所長在外出開會,他也會跟領導回饋,並告知本人可以向駐所檢察官反映。後就張昆所說看守所的情況,本人向駐所檢察官進行了反映,並希望檢察官進行調查核實,住所孫姓檢察官告知,其會就反映的情況進行調查核實,且當場告知給被羈押人員提供紙和筆控告、申訴是一項基本權利不應當被剝奪,並告知可以通過0516-68606430的電話,就反映的情況瞭解調查回饋結果。

吳紹平律師 2017年8月26日

批戲劇式審判可恥 支聯會促釋709案在柙3人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htm/hk-alliance-08262017103233.html

香港支聯會週六(26日)就709案發表聲明,批評內地的戲劇式審判可恥,要立即釋放涉案的律師王全璋、江天勇,以及公民吳淦。支聯會的聲明指出,709案發生至今已2年多,還有3人在柙未判;過去2周當局分別對吳淦和江天勇展開審訊,而有消息指王全璋可能在同一時段已秘密開庭。

雖然3人同樣涉及國家安全類別的罪名,然而除非當事人答應當庭認罪及自我譴責,否則當局不應動輒以國家機密為由拒絕公開審理。

聲明表示秘密庭審是對被告人訴訟權利最大的侵害,而官方單方面的發佈更是毫無公信力。

支聯會譴責大陸當局,將法庭變作批鬥人權捍衛者的場所,要求停止強逼認罪的荒謬做法,並認大陸當局這種玩弄法律的手段,終將法治摧毀。

成都公民于庸疑因聲援黃曉敏遭刑拘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7/0826/16335.html

本網獲悉,成都網友于庸(原名:於庸河)疑因聲援被抓仨月杳無音訊的成都維權人士黃曉敏而被成都市公安局錦江分局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羈押於成都市看守所。

據悉,昨天(8月25日)晚上八點,於庸在家中被成都市錦江區國保人員帶走,直至今天下午,于妻前往住所轄區派出所拿到於庸的拘留通知書。錦江區公安分局指於庸涉嫌“尋釁滋事”被刑事拘留,羈押於成都市看守所。

於庸,現年47歲(1970年出生),是一名註冊會計師,有正當職業以及穩定收入,家境富裕。最近幾年,於庸多關心社會,關注熱點事件。同時,於庸也是一名羅伯特議事規則的推廣人士,長期在公民聚會及討論場合積極推行此規則。據知情人透露,於庸今次被拘捕可能與呼籲聲援被拘捕後已失蹤三個月之久的成都另一維權人士黃曉敏(前黨校教師)案件有關。

目前已知於庸的個人微信號已被封禁,成都公民正在為其尋找合適的辯護律師。

四川成都公民于庸(於庸河)今遭刑事拘留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8/blog-post_95.html

四川成都公民于庸(於庸河)今遭刑事拘留。據悉:昨天(2017年8月26日)晚20點,于庸被成都錦江區國保帶走。極有可能,是因為他朋友圈關注政治犯黃曉敏失蹤的資訊而被抓。于庸夫人今天下午派出所拿到了刑事拘留通知書,於庸“涉嫌尋釁滋事”,被羈押在成都看守所。

47歲的於庸(出生於1970年)是一位註冊會計師、羅規講師。他微信朋友圈最後更新於昨天早上7點37分。于庸在我朋友心目中是一個謙和理性、助人為樂、急公好義、愛讀書的好兄弟。

高智晟失蹤仍杳無音訊 家人遭當局勒令封口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guo-08262017111424.html

出獄後被軟禁的北京維權律師高智晟,本月離奇失蹤後至今杳無音訊。他的家人被當局勒令封口,不准向外界透露任何情況。高智晟的好友胡佳,非常擔心他的身體狀況。有關注人士懷疑,高智晟的失蹤是當局在十九大前做的維穩工作。

維權律師高智晟在陝西省的老家已經失蹤13日,仍然沒有任何消息。本台記者週六(26日)致電給高智晟的哥哥高智義,希望瞭解情況,但他拒絕接受訪問。

高智義說:你們甚麽都不要問。

高智晟的好友胡佳對本台表示,高智義及其子女都受到大陸當局的打壓和監視,並被勒令對外界封口。因此即使是他,都無法從高智義口中得知任何關於高智晟失蹤的消息。

今次高智晟離奇失蹤,胡佳最擔心的是高智晟的身體狀況。高智晟的牙齒自出獄後幾乎全部掉光,導致長期無法咀嚼食物和攝入足夠的營養,因此身體狀況十分不穩定。

胡佳說:在他(高智晟)失蹤前的那1個晚上,他的哥哥去叫高律師吃飯,但是高律師說牙很痛,他自己沖奶粉就可以了。這也可以看出來,他沒有能力咀嚼。在這種沒有辦法咀嚼、營養攝入受限、飽受牙痛困擾,以及腰疾。現在來講,他突然失蹤,我已經問了和高律師關係(接)近的人,包括嫂子(高智晟妻子)耿和,都沒有任何消息,而且都很焦慮。

胡佳表示,暫時未能證實高智晟失蹤的原因。但他懷疑,高智晟失蹤是當局在十九大前的維穩工作。

胡佳說:我們現在仍然無法確定,他是自主脫離當局的管控,還是說被當局秘密帶走,但是後者可能性較大。尤其是他現在接近半個月的時間杳無音訊,我們都非常焦慮。因為今年中共開十九大,所以十九大的安保維穩是壓倒一切的。有相當大的可能性,高律師像以前那樣,秘密被失蹤,然後他的蹤跡有可能要到十九大以後才能夠出現。

高智晟關注組成員哎烏亦認同,高智晟突然失蹤與十九大的來臨有關。哎烏說:因為在8月7日的時候,高律師和我聊天,他有提到過,中共十九大之前有可能會對他攤牌,然後他又說了1句,如果我不在小監獄,他們豈能安心。然後那2天他又提到,中共已經神經緊張到草木皆兵的地步。因為之前不是有網友想去探望他,我就回饋給高律師,高律師就不贊成他們去,他說去了也是白白被捉了。

哎烏表示,高智晟已非首次失蹤,恐怕今次事件就像高智晟第1次失蹤時一樣,是大陸當局自編自導的把戲。哎烏說:我之前瞭解到的種種跡象和狀況,都指向了1種可能性,很可能是中共綁架了他(高智晟)。第1次綁架期間,中共也是綁架了他,然後外界都不知道他是死是活。在這種情況下,中共謊稱高智晟律師被恐怖分子打死了,然後帶著高智晟律師的老岳父認屍。他們已經做過1次這樣的事,綁架了人,然後不承認,再說(高智晟)被打死了。所以這次高律師失蹤,我們是很擔心他會不會是被綁架了。

她指出,不少線民自發到高智晟的老家尋找,但都無功而還,令她對高智晟的安全以及身體狀況深感憂慮。她呼籲國際社會關注事件,希望能儘快找到高智晟。

高智晟失蹤半月兄長被傳喚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ql1-08262017095718.html

中國維權律師高智晟在其陝北家鄉突然失蹤已近兩個星期,音信全無。高智晟的兄長高智義於本週六(8月26日)再遭公安傳喚。高智晟女兒當天中午在社交媒體推特稱,她的母親剛剛打電話給大伯高智義,答覆是正在公安局被問話。高智義當天接受本台查詢時稱,他現在不能多說話,然後掛斷電話。

被中國當局軟禁中的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8月13日早晨在陝北家鄉窯洞被其家人發現失蹤,截至26日中午仍下落不明。高智晟的女兒耿格當天中午時分在推特發帖稱,“媽媽剛剛打電話給大伯問他在哪裡,大伯說現在正在公安局被問話……估計要幾個小時才能出來”。

本台記者26日多次致電高智晟在美國的妻子耿和,但其電話始終無人接聽。長期關注高智晟律師的北京維權人士胡佳,當天接受自由亞洲電臺記者採訪時稱,高智義正在接受公安傳喚,已有朋友到當地調查高智晟的下落:“格格說,(高智晟的)大哥今天被公安叫去問話,可能要幾個小時才能回來。所以這位推友到當地,確實沒有找到高智義大哥,但是我還是鼓勵該推友繼續找”。

26日上午,有推友抵達陝西省榆林市佳縣小石板橋村打聽高智晟的下落。當天記者致電高智晟在陝北老家的兄長高智義詢問,但對方得知記者身份後,表示不能多說,立即掛斷電話。

記者:高智晟現在有沒有消息?高智義:啊。。。。。你什麼也不要問我。

高智晟失蹤後,其大哥高智義致電報警,其後公安稱派人搜遍附近的山頭,但仍然沒有找到人。胡佳說:“從8月12日晚上7點12分他最後一次上線之後,再也沒有登陸過他的手機。按照一般他的情況,他到晚上都會上線,為什麼在傍晚就嘎然而止了。高大哥(高智義)給耿和的最初回復是佳縣的公安,後來還有榆林市來的公安在漫山遍野找高智晟律師”。

胡佳表示,根據公安對維權人士的一貫態度,高智晟極可能在公安手中,當局尋找高智晟是一種假像:“確實不排除他們製造假像,他們抓了高智晟律師,他們卻對外宣稱人不在他們手裡”。

高智晟關注組負責人哎烏對記者說:“今天高智義大哥被傳喚到公安局,起因可能是網友想要去實地探視,警方想對高智義大哥封口,不讓他說出他所知道的一些情況。至少警方想阻撓高智義大哥接待網友”。

現年53歲的高智晟曾經參與基督徒維權案、陝北油田案和為法輪功修煉者辯護,並多次向中國最高領導人發公開信,要求停止迫害法輪功修煉者,為此被當局判刑。2011年又被送到新疆沙雅監獄羈押。2014年8月7日刑滿後繼續遭到軟禁。

被精神病的老兵李自成下落成迷 戰友尋人遭毆 [訪民之聲]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2017/0826/16334.html

山東滕州市參戰老兵獲悉,因上訪被強送精神病院的戰友李自成突然失蹤。昨天,滕州市部分參戰老兵緊急到市公安局報案,要求查明真相,還李自成自由。並表明了參戰老兵李自成從北京上訪,以至遭受殘酷迫害的基本過程,及他們在尋找李自成的過程中的遭遇。

據老兵們講述,2017年5月10日,山東滕州市參戰倖存老兵李自成、王延國二人衝破地方政府的層層圍追堵截到達北京。在11日8點多鐘在中央軍委信訪局刷了身份證後,正在等待接訪,此時滕州市善南街道及大塢鎮政府的官員們找到了李自成、王延國並分別強行帶回家。他們回家後分別由各自的基層幹部管控。

其戰友們獲悉,在5月11日下午,由市政府下發了一份關於處理善南街道及其小屯村居委幹部停職、撤職的通報(大塢鎮也在內)。這時李自成已經回到小屯村並被軟禁在小屯村委會。直到5月20日受過處分的9名幹部又官復原職。21日,官復原職的幾名幹部就迫不急待的密謀打擊報復、要致參戰老兵國家功臣李自成于死地的惡毒計畫。並于22日善南街道主要領導利用手中的權力調集警力配合官復原職的領導幹部實施打擊報復的犯罪計畫,把一個無依無靠的參戰倖存老兵強行押到車上送往濟甯岱莊精神病院進行慘無人道的折磨迫害。

老兵們感歎,這群參與迫害國家功臣的犯罪團夥,沒有一個是平民百姓,全都是中國共產黨黨員。他們的所作所為全都代表著共產黨的形象,他們的所作所為不僅冷了保家衛國將士們的心,而且寒了全國廣大民眾的心;他們的所作所為會導致這個國家成為一個邪惡的社會,國家危矣、党危矣!

老兵們表示,在參戰倖存老兵李自成失去音信長達三個月之久的時間裡,戰友們在不斷地查詢戰友的情況,可是得到的資訊卻令我們更加擔憂憤怒,一些官員居然放出狠話:“這一次一定要李自成死在裡邊。”這就是以小屯村黨支部書記為首的犯罪團夥的惡毒計畫。為此,我們老兵為了國家的命運,為了珍惜自己的付出,為了預防下一個目標就是我們自己而團結起來,拯救戰友,採取了一問二看的戰術,終於獲得了預期目的,掌握了大量的打擊報復、迫害國家功臣的犯罪事實依據。

2017年8月19日下午,我們首先採取問的辦法到了李自成的弟弟李白家,向李白表明出於戰友之情想去醫院探望李自成。作為李自成的弟弟李白如果心中沒鬼的話,應該滿臉陪笑和感謝的樣子,卻正相反。當他得知我們的來意後,他反爾愁眉苦臉,吱吱唔唔。這就說明了兩點:一是送李自成進精神病醫院並不是兄弟所為;二是送李自成進精神病醫院是另有其人;三是送李自成進精神病醫院是被逼無奈。所以吱吱唔唔,不敢直說。於是才打電話給村支部書記,說明是有組織、有預謀的團夥作案,而且是政府所為。

李白在家中有小孩睡覺為藉口下,把我們領進村委會辦公場所,又等了半個多小時,村支部書記龔某到了現場就向我們要身份證,我們反問他,問個路還需要身份證嗎?何況你又不是執法人員,你有何權力看我們的身份證?這時龔某兇相畢露,咆哮著“沒有身份證滾蛋”,同時由村霸糾集的很多潑婦拿著托鞋,向老頭子們(老兵)連打帶罵,穿紅裙子的潑婦惡狠狠地說“李自成上訪把村幹部撤啦,就算完啦。”“關上大門,別讓他們跑了,狠狠揍。”包村幹部還向最凶的、穿紅裙子的潑婦出謀劃策,讓他倒在地上裝死,以便載髒嫁禍於人。據說那個穿紅裙子的潑婦是小屯村老婦聯主任,並且是現任婦聯主任的婆婆。

對於這場對老兵的圍攻辱駡完全是村支書龔某和包村青年幹部一手策劃的,同時不僅暴露了送李自成進醫院是一場殘忍的報復行為,而且也證明了有政府官員參與的團夥作案。因為在我們向李白詢問他哥李自成住在哪個醫院,可他吱吱唔唔,還向村支書打電話,想讓他來回答。如果是家庭及兄弟之間所為何須他人來插手,而插手的居然是村支書和包村幹部。這就充分證明了強行把李自成送進精神醫院,完全是一場有組織、有計劃的謀殺案。

2017年8月22日,滕州市部分老兵為徹底弄清參戰老兵李自成情況,前往濟甯岱莊精神病醫院探視李自成,到達醫院後老兵們向院方說明了情況並介紹了身份。而院方卻以種種理由和“規定”拒絕他們探視,醫院姓翟的主任和醫院的蘇院長還煞有介事的介紹了相關規定。老兵們查詢到,院方居然違背了接收病人的具體規定:“必須有病人的近親屬(兄弟父母姐妹)的親筆簽字。”可是,送病人所留下的竟是一個姓鄭的人手機號(13793712006),院方發現事情敗露後把姓龔的電話號碼搶走。

老兵們對此質問院方:病人姓李名自成,簽字的是一個姓鄭、一個姓龔,連姓氏都不相同是近親屬嗎?難道辦理接收病人手續的領導及大夫們,你們家兄弟姐妹都不一個姓嗎?你們媽真有本事,給你們兄弟姐妹每人找了一個爹。蘇院長啊及大夫們,你們為何把一個好端端的壯漢摧殘成一具僵屍,把一個為了黨、為了人民而流血賣命的參戰老兵國家功臣迫害成一個呆傻的人?你們不能只為了錢什麼缺德的事都幹呀,你們竟然為了錢無視有關規定還居然拒絕我們探視。為什麼你們就不能為了良心而擔當呢,你們為什麼不敢讓我們見“病人”,關鍵是已經把“病人”折磨的沒有人樣啦吧。總之,濟甯岱莊精神病醫院是赤裸的“渣滓洞”,是地方政府關押迫害國家功臣的儈子手,是黑社會流氓殘害人民的幫兇。

2017年8月23日,老兵們瞭解到,濟甯岱莊精神病醫院根據他們反映的情況 ,感到了問題的嚴重性,連夜向送“病人”的冒牌貨:親屬聯繫,通知冒牌貨立即將“病人”接回家。對此,老兵們表示,總算是院方領導還沒有泯滅良心,並代表被害人李自成及關心李自成的所有老兵感謝院方領導不與這幫黑心官員為伍。

就在老兵們為此興高采烈,想與李自成舉杯歡慶時,他們發現聯繫、尋找不到李自成。在多方尋找無果的情況下,昨天,老兵們緊急到滕州市公安局報案,要求查明真相,還李自成自由,依法查辦迫害李自成的兇手。老兵們認為,國家功臣應該得到社會的尊重、政府的關懷。同時希望法律認可的地方政府,履行法定義務,行使法定職責,杜絕事事向下壓的不作為行為,並直指參戰老兵李自成的遭遇完全是上一級政府不作為,只管向下壓造成的。相關政府人員應該扼腕反省,為黨樹立良好的形象。

上述事件發生後,山東參戰倖存老兵代表郝玉存還親筆書寫了舉報信,要求市政府及省紀委乃至中紀委對李自成被迫害一案要高度重視,就以上事實情況立案調查,還受害人一個公平的說法,還受害人及全體參戰老兵的人格尊嚴。對涉及迫害李自成一案的涉案人員一律嚴懲不貸,對受害人給予精神損失補償,對老兵受辱給精神撫慰,並讓涉案團夥的後臺人員向社會、向老兵、向受害人賠禮道歉,否則老兵們將依照法律程式,堅決維護法律應賦予我們的合法權益!

投訴:陝西洛川張王鎖到北京上訪遭監控關押81天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8/81_26.html

我是陝西陝西洛川張王鎖。2017年5月末,我再次到北京上訪。我到國務院信訪接待站、中紀委信訪室反映了我多年的冤屈,並給党和國家領導人及相關機構寄發了我的冤情材料。5月30日上午,我到天安門廣場,在進入廣場接受安檢時員警翻出了我包裡的上訪材料,立即把我送到了久敬莊。三四個小時後,延安市駐京辦的人員到了久敬莊,收走了我的《身份證》和《老年證》,強行叫我上了一輛專搞押運遣返訪民生意的車輛,把我的《身份證》和《老年證》交給押運人員。押運我的車連夜行駛,第二天(5月31日)到了洛川縣,押運人員把我和我的《身份證》《老年證》等物品交給了槐柏鎮政府人員,鎮政府人員向押運人員支付了一萬二千元押運費。

我被押回家後,每天不分晝夜受到鎮政府人員的看管,每天一班,每班兩個人,不許我隨意外出,外出購物辦事,要得到看管人員的同意,並由看管人員跟隨。晚上看管人員就住在我家。    這樣持續了近兩個月,到了7月25日,我被縣公安人員從家裡帶到縣公安局,員警說我尋釁滋事,要對我刑事拘留,要我在《拘留證》上簽字,我不簽字。我問員警:我的什麼行為犯了尋隙滋事罪?我到北京上訪犯了什麼罪?員警不回答,強行把我押到了縣看守所。我75歲了,有嚴重的心臟病、腦血管病,視力很差,看守所不收我,縣公安局長強令看守所將我收監。

我被關進縣看守所後,縣公安局和縣檢察院人員對我審問了兩次,內容都是我上訪的事。我被關的第三天,縣檢察院人員到看守所宣佈對我實行逮捕,罪名是尋釁滋事。我拒絕在《逮捕書》上簽字,仍然質問檢察人員。

到了8月4日,我的病情加重,頭痛、胸悶、出氣困難,被送到縣醫院救治。在縣醫院警方給我戴了腳鐐手銬,還雇人晝夜監視我,就連接受一些檢查上樓下樓出出進進也不給我卸掉鐐銬。我一個75歲的羸弱老人,能有什麼舉動?跑又能跑到那裡去?為什麼這樣對待我?

到了8月18日,我的病情好了些,把我轉回了看守所,卸了鐐銬。可能是擔心我再在看守所裡關押會出問題,對我採取了取保候審的措施,當天叫我侄子做保人,不許我再外出上訪,放我回家,扣押了80天的《身份證》還給了我,我的《老年證》至今未還。

從5月30日到8月18日,我失去有限的自由81天,其中被監管居住57天,遭關押24天。我正常上訪,違反了哪條哪款法律?政府、公安機構和檢察院憑什麼這樣迫害我?我要求政府、公安機構和檢察院承認對我的迫害違法,賠償因此對我造成的一切損失,並保證今後不再出現此類事件。

陝西省延安市洛川縣槐柏鎮桑村村民 張王鎖 2017年8月24日

斥囚3前學生領袖 陳日君指教廷不應對中共存幻想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us-bishop-08262017113412.html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在洛杉磯舉行記者會,表達對被改判入獄的3位前學生領袖的關切,希望各界團結起來支持他們。陳日君亦指出,教廷對中共採取妥協的政策,實在令人憂慮。近日旅美的陳日君週五(25日)晚在蒙特利公園市舉行記者會,再次對香港被中國全面滲透和壓制,表示擔憂。他表示,在按照原計劃訪美之後,香港發生一系列嚴重事件,前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學聯前常委羅冠聰、學聯前秘書長周永康被改判監禁。其後超過2萬香港市民走上街頭,聲援坐牢學生。

陳日君表示,儘管學生們的做法有一些不對,他也曾提出過批評。但現在這個特殊的時候,官方打壓學生的做法,顯示政府非常邪惡,他希望大家都能團結起來,支持3位被監禁的年輕人。他說:現在這個時候呢,應該欣賞學生們的熱情,他們的勇敢。政府是非常邪惡的,本來他們已經服刑、已經認罪了,可是政府還要加重刑罰,要他們坐監。所以我這幾天很不捨得離開香港,因為我是可以去監獄去看他們的,所以我回去後一定要去看他們。希望香港民主的人都出來,出力出錢幫助他們;希望大家團結起來,不要讓政府繼續欺負我們的年輕人。

作為有影響的宗教人士,陳日君認為,以前教廷對中國採取妥協的方式,就帶來很多問題,現在新的羅馬教廷又試圖和中國對話,這種做法很失敗。因為這麼多年來,教廷高層對害死了無數人的共產黨這個組織,缺乏清醒的認識。

他說:現在是方濟各是新的教宗啊,他是很有愛心的,他很同情窮人的、同情受苦的人了。可是,他就是不瞭解共產黨,對共產黨呢,很容易有同情心的。可是,蘇聯的共產黨、中國的共產黨不同啊,千千萬萬的人給他們害死的。所以呢,我覺得很可惜他不認識共產黨。所以,聽他手下那些人,還是那些主張要妥協的,要讓步的、要投降的。

陳日君還透露,在教廷和中共的接觸過程中,中共提出很多教廷無法接受的條件,要求教廷服從於中國官方的要求,現在雙方的談判處於僵局。他說:不過最近呢,他們好像談不成了。教宗本來很樂觀的,最近也比較悲觀了。他說,不能快、慢慢來。為甚麼談不成呢?因為有的事情呢,羅馬(教廷)已經讓步了,有些事情呢,羅馬不能讓步啊,所以,北京政府說,不要,你(教廷)要完全讓步才算。所以現在,有1個僵局,看起來呢,不容易解決。希望教宗呢現在比較謹慎了。

陳日君明確表示,他們十分關注中國方面對大陸教會的鎮壓,並持續抓捕教會人士。但迄今為止,外界都不知道被捕教友的詳細資料。

在記者會後,陳日君和慕名而來的教友作出交流,1位教友表示,教會試圖以宗教去感化中國獨裁政權,但現在看來完全沒可能。

經濟學人:黃之鋒3人坐牢北京“開心”香港“滿意” [法廣]

http://rfi.my/1biV.T

黃之峰羅冠聰周永康三人在2016年8月已經因“公民廣場案”被判處非監禁刑罰。儘管特首林鄭月娥和律政司長袁國強三番強調黃之鋒等學生被法院判處入獄非由政治因素,並堅持香港司法的獨立,但國際輿論卻一直相信這是北京和特區政府意圖扼殺香港敢言者參政的空間,英國的經濟學人雜誌最新一期發表評論指出,香港學生入獄,正中北京和香港政府下懷,正是“北京開心”、“香港滿意”。

評論指出,由於黃之鋒、羅冠聰和周永康3名學生領袖代表了香港政治上的新力量,這股力量正是中共最厭惡的。評論亦指,中共厭惡由年輕人主導的不服從運動,為阻止年輕人爭取民主及自主權,中共向港府施加壓力,打壓異見分子。

評論形容黃之鋒3人為香港最出名的民運積極分子,法庭以“鼓吹違法達義的歪風”為由判決3人坐監,評論認為判決雖引起成千上萬的市民參與“反抗極權無罪”遊行,但港府對法庭決定感到“滿意”,北京政府亦毫無疑問(doubtless)地感到“開心”,因三子代表香港政治上的一股新力量,“由年輕人主導,以公民不服從的方式去追求更多民主和自主權”,正是中共所厭惡(loathes)的。

評論又指,今次法庭的判決意味黃等3人於5年內喪失參選和當選議員資格,這正是港府如此渴望3人入獄的原因,希望能起到殺雞儆猴的阻嚇力。

評論續指,港人視法庭的判決為報復,懲罰3人的言論及行為,香港人指摘法庭屈服於政府,稱3人為政治犯。文中指雖然無證據證實法治受幹預,不過這些指摘帶出一個令人擔憂的跡象,中共嘗試破壞香港法治機關的做法,令港人對法治失去信心,列出2014年中共提及香港法官要愛國,去年人大釋法等例子。

經濟學人同期另一篇文章以《法治是香港最珍貴的資產,中國正在危害它》為題,同樣提出中共近年公然地打壓香港反對聲音,令健全的法治受到破壞。

文中指,在習近平的領導下,中共更旁若無人地扼殺香港反對聲音,原本黃之鋒3人已完成社會服務令,但港府仍提出上訴,目的是要令他們入獄,可看出政府堅持提出上訴是基於來自中央的壓力,因中共視3名學生領袖為“危險分離主義者”。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