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19 楊天水腦癌手術急需外界資助。《明報》爆江天勇22日開庭受審,金變玲堅信丈夫無罪。王全璋妻子控告天津二中院再遭法警攔截。

楊天水腦癌手術急需外界資助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 … 繼續閱讀 →...

楊天水腦癌手術急需外界資助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ql2-08192017131851.html

中國異議人士楊天水(本名:楊同彥)罹患惡性腦瘤,獲監獄當局保外就醫。8月18日,他入住上海華山醫院接受全面檢查及治療。楊天水的姐姐對本台記者說,弟弟的病情危重,隨時有惡化的可能。他將接受手術治療,但手術費需三十多萬元,目前急需外界相助。

在江蘇監獄服刑期間罹患腦瘤的中國異議作家楊天水,於8月16日獲准保外就醫,並於8月17日送至南京軍區總醫院就醫,被醫院以其病情過於嚴重而拒絕接收。18日,楊天水由家屬陪伴進入上海華山醫院救治。楊天水的姐姐楊桂香19日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說,弟弟的病情很嚴重,出現小便失禁、嘔吐及右腿無法行走等症狀:「昨天上午就診,膠質瘤,情況很重。以往的事情他不記得,偶爾說一句話,經常閉眼睛,胸口難受。健康一天不如一天。昨天早上出現嘔吐,吃一點就吐一點,就喝了幾碗小米粥」。

楊天水所患「腦膠質瘤」是由於大腦和脊髓膠質細胞癌變所產生的、最常見的原發性顱腦腫瘤。楊桂香說,華山醫院的醫生看到楊天水的病情報告後表示,唯一的救治方法就是動手術,但家屬必須有思想準備,也許手術會失敗。她說:「醫生找我談話說在手術台上隨時會出意外。我說行,我能承擔。我說你能治到什麼程度就什麼程度,(出了意外)不怪你。醫生說也許能活三個月,也許六個月,也許能活兩年。我只有同意手術,不同意他就沒命了」。

楊天水的外甥張遠對記者說,盡快為他舅舅做手術時唯一的選擇,但醫療費至少需要約三十萬元人民幣,家裡確實無力承擔這筆費用:「費用多少,醫院沒有說。我們從網上看到和問一下住院的病友,可能需要二、三十萬元。他除了開刀之外,這個病的治療費用不是說開一刀就能好的」。

海內外不少友人得知楊天水治病急需醫療費,紛紛慷慨解囊,提供資助。張遠說,捐助款少則數十至數百元,多的有數千元,他希望各界人士幫助他家度過難關:「收到好多我舅舅的朋友,有美國的、加拿大的、澳洲的等,還有國內的朋友」。

55歲的楊天水,早年因參與中國民主運動而被判刑10年。出獄後,他因為發表批評政府的文章,又被判刑12年。原本在今年12月刑滿。近期查出患腦瘤,而且健康每況愈下,獲保外就醫。

709大抓捕 香港《明報》刊登消息稱江天勇案將於8月22日在長沙中院開庭 有人求證開庭消息來源被告知出自公安部 [權利運動]

https://www.hrcchina.org/2017/08/709-822.html

2017年8月19日,香港《明報》刊登消息稱知名維權法律人士江天勇涉嫌顛覆國家政權案將於下週二(8月22日)在湖南長沙市中級法院開庭。江天勇的妻子金變玲於昨日在網絡發出求助信息稱轄區派出所已將江天勇的父母親及胞妹一家帶走控制,並搶走手機。《明報》該則消息兩處提及江天勇案件將於下週二在長沙中院開庭,但並未說明江天勇案開庭消息源出何處。有消息人士稱有港媒記者向《明報》求證江天勇案開庭消息來源,被告知該消息是出自公安部。

金變玲對江天勇無罪的嚴正聲明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8/blog-post_37.html

今天(2 017年8月19日)忽然看到明報的新聞,說江天勇會在8月22日在長沙中院開庭!結合江天勇的父母昨天被國保強制帶走,至今處於失聯狀態。自從江天勇被失蹤,後來在指定監視居住期間,多次被官媒抹黑,被酷刑折磨至腿腳不能站立!當局還對家人進行株連。在江天勇指定監視居住剛期滿,當局強行讓江天勇解聘家屬聘請的律師,強行給江天勇指定官派律師,但當局至今不給家屬說出官派律師的姓名、單位。包括即使我雖然在美國,也有人試圖對我進行威脅和施壓。所有的這些都是709案他們超出常規的非法做法,無論當局使出任何非法的手段,我堅信我的丈夫無罪,這些我不會妥協。所以我再次發出聲明,我們堅信江天勇無罪,即使江天勇在法庭上認罪,那肯定是受到了常人無法想像的酷刑!

709家屬:親人不回絕不休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8/709_19.html

自從709吳淦先生開庭時間公佈後,我們感到周圍暗潮湧動,洶湧澎湃。官方試圖花樣翻新,不過還是老一套:恐嚇和欺騙。先是吳淦爸爸在兒子開庭前被失蹤了,目前誰都不知道他在哪裡。他失蹤據說劇情很狗血,被朋友約著見面,到了地點就被國保強行帶走了。接著王全璋妻子李文足的老家從恩施州到巴東縣到某某村,全縣單位通報王全璋李文足的「罪行」,連村支書副鎮長都被動員來到了北京。見了李文足的父母,要把文足父母和兒子接回巴東老家。政府太貼心了,前幾天還跟文足姐夫說要給文足和孩子辦理北京戶口,讓孩子在北京上學。現在看起來,政府的人說話不如放屁。

昨天突然又爆消息,709案江天勇律師的父母,被迫失蹤了。據說是國保勸老人家去長沙看望江天勇。多好心啊!江天勇的律師百般要求、四處投訴不能會見,江父江母農村老人家、絲毫不懂案情的人,不願意去見,非得強制去見?今天下午,網上突然傳來《明報》的消息說,8月22日,江天勇要在長沙中院開庭。哦,這算明白了為什麼江父江母被公安控制。那麼,就目前情況來看,709沒有任何消息的只有王全璋了。

作為709家屬,兩年多的時間我們是越活越明白。對於官方的恐嚇和欺騙,我們覺得好笑:你們嚇不住就騙,騙不住直接上暴力。你們聽說過嗎:動刀的必死在刀下!你們以嚇唬、欺騙和暴力對付為自己親人呼籲的人,將來自己必栽在被嚇唬被欺騙被暴力的景況之中。任你花招百出,我們堅決持守一條準則:我們的親人不回家,我們全體709家屬絕不罷休。

媒體爆江天勇將開庭受審 金變玲堅信丈夫無罪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9/2017/0819/16278.html

今日上午,江天勇妻子金變玲於推特發消息稱,香港《明報》新聞報導稱:江天勇案將會於8月22日(星期二)在長沙市中級法院開庭審理。經本網查證後證實確有關於此事的報導,結合昨日江天勇父母被警方帶走失蹤的情況,加上警方準備帶走江妹和孩子時所講的一番說話(指國務院下令,由於江天勇認罪態度好,將帶江父母及江妹前往長沙會見江天勇),但明報新聞並未就開庭消息的來源作出說明,而且對開庭消息僅僅只是簡單一句文字,並無其他詳情,令人很難判斷消息的真實性。

另外,本網查詢了長沙市交警支隊網站,顯示近期並未有交通管制的通告,特別是長沙中院附近路段(上次謝陽案開庭時曾出現以「道路整修工程」為名的交通管制)。以下為《明報》新聞鏈接:https://m.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70819/s00013/1503079953092

今天下午三點,江天勇妻子金變玲發出嚴正聲明,強烈譴責當局的無恥行徑,聲明「堅信江天勇無罪」,即使江天勇在法庭上認罪,那肯定是受到了常人無法想像的酷刑,並誓言「勢必為江天勇維權到底」。聲明得到了其他「709」家屬的聯署簽名支持。

江天勇案或周二開庭 維權律師指可能判緩刑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lawyer-08192017112804.html

有報道指709律師江天勇案,將於下周二(22日)開庭,不過中國官方至今未有正式發布消息。江天勇妻子發聲明,強調江天勇是無罪。而有維權律師認為,當局在十九大前為709案收尾,江天勇可能會被判緩刑。香港《明報》周六(19日)報道,指709律師江天勇案將於周二(22日)在長沙中級法院開庭,報社聲稱是北京方面的消息;本台記者查看長沙中院官網和官微,未有發現官方的公布。江天勇在河南信陽羅山縣老家的父母,周五(18日)被國保強行帶至當地的派出所,手機亦被搶。公安指國務院下令,因為江天勇認罪態度較好,要接他們到長沙與江天勇團聚,目前江天勇父母與妹妹都與外界失聯。

本台與羅山縣靈山鎮派出所聯絡,對方承認是上級國保所為,但拒絕透露江天勇父母下落。

派出所人員說:昨天(周五)是人家上面的單位下到下邊來,我們只是配合,只是借用我們場地,弄完了就走了,我們也不清楚。

(2016年11月19日,江天勇(左二)與律師藺其磊(左一)、馬連順(左三)陪同709律師謝陽的妻子陳桂秋(右二)到長沙二看瞭解謝陽在看守所受酷刑及其它情況。)

江天勇在美國的妻子金變玲接受本台訪問時表示,據江天勇父母和妹妹失聯等跡象,和早前其他709案在庭審之前,當局的常規運作模式一致,所以不排除開庭消息的真確性。

金變玲質疑中共當局對江天勇案的庭審消息,既不透過長沙中院官網,也不通知家屬和律師,而是透過媒體傳出,感到法制何在?她就此發表嚴正聲明,堅信江天勇無罪,並譴責當局在炮製罪名、官媒抹黑、施加酷刑,強行指派官方律師等種種非常手段。

金變玲說:江天勇的案子和以前709的案子官方套路是一致的。非常荒唐的是對於案件進展,作為家屬、律師卻不知道,我們得通過媒體去了解案件進展。接下來就要看官派律師和法官怎麼樣去「表演這個劇本」了。我堅信江天勇無罪,即使江天勇在庭審中承認是「有罪」的,我也相信江天勇肯定是受到了常人無法忍受的酷刑才認罪。

江天勇的新聘律師藺其磊對本台指出,他對江天勇案快速開庭雖然稍為意外,但預計會是1個可以讓各方面接受的緩刑結果。這也顯示,習近平意圖在十九大前結束709案,以消弭案件引發國內及國際壓力對十九大的影響。

藺其磊說:我認為江天勇律師的結局可能會往好的方向發展。官方來講,他們也急於在十九大前把709(案)來個了結,如果當事人「妥協認罪」,官方急於脫手輕判。在中國專制體制的情況下,特別是習近平馬上面對十九大的情況下,我認為這對各方面都是好的結局。

江天勇為因曾代理多宗敏感案件而觸怒當局,多次遭秘密拘押和酷刑;2016年11月因營救709被捕律師再遭當局秘密抓捕,在6個月的指定監居期滿後,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正式逮捕。在他被關押期間,曾傳出遭嚴重酷刑致使雙腳受傷。在6月中旬,當局確認為江天勇指定2位官派律師。

王全璋妻子控告天津二中院 再遭法警攔截 [大紀元]

http://www.epochtimes.com/b5/17/8/19/n9545975.htm

最近,「709」案在押律師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又一次到中國最高法院進行控告,結果仍舊被中共法警攔在接待室外。另外,王全璋律師的案子在天津第二中級法院已經超期6個月了,但是目前中共官方既沒有判決,也沒有通知王全璋的辯護律師們案子要延期。

李文足聘請的程海律師表示,最高法院法警的做法及天津法院的做法都違背了中共自己制定的法律。18日,據李文足推特貼出的消息披露,她因丈夫的事情,連續第十四次到最高法院控告天津第二中級法院的違法行為,但是又一次被法警攔住,連接待室也進不去。

王全璋案到2017年8月13日在天津二中院已滿六個月,按照法律規定,法院要麼宣判,要麼延期,只是延期必須通知辯護律師和本人。

王全璋的辯護律師程海告訴大紀元記者,他和藺其磊律師(另一辯護律師)均沒有收到延期的通知。

「現在中共官派的律師,王全璋不讓他們辯護,而家屬聘請的律師又不被承認,那這樣王全璋案子是否延期就無法得知了。中共這是在雙重違法。」程海說。

而中共法警的做法,更是毫無法律依據。程海說:「法警沒有刑事偵查權,只能是在維護法庭秩序、協助人員安檢時發揮作用,攔截控告人和給控告人錄像的做法,均屬於違法行為,至少違背了《治安管理處罰法》。」他建議當事人的家屬去投訴這些法警,要求管轄者——公安機關處理此事,如果公安機關不處理,就狀告公安機關不作為。

此外,15日李文足發表聲明表示,前一段時間,中共山東公安到王全璋姐姐的家裡威脅他們,聲稱如果讓李文足繼續替王全璋維權的話,王全璋姐姐家的孩子以後要想進政府機關工作,政審將無法通過;並且欺騙說,只要李文足不「鬧」了,會給王全璋的兒子上最好的學校、上北京戶口等。

程海表示,山東公安說威脅的話本身就違法了,干涉合法公民正常上訴,是犯了濫用職權罪。他認為,公民需要堅持維護自己的合法權利,因為「中共的違法就像彈簧,你強它就弱,你弱它就強」。

7月31日,天津第二看守所稱王全璋已被轉到第一看守所,而第一看守所告訴王全璋妻子說:「查無此人。」當時王全璋的辯護律師藺其磊認為他的當事人在法律上是被失蹤了。

現年41歲的王全璋,畢業於山東大學法學院,在上大學期間,就已經為法輪功學員提供法律援助。2013年在江蘇出庭為法輪功學員辯護時,王全璋遭法院當庭拘留,該事件引發國際抗議。2015年7月王全璋與外界失聯,在被祕密羈押半年後,去年1月被冠以所謂的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被批捕。

張科科律師:會見衛小兵(網名十三億)情況通告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8/blog-post_49.html

2017年8月16日下午於江門市新會區看守所,見到因海祭一事被以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刑拘的衛小兵(網名十三億)。衛小兵豁達大度,樂觀坦然。他講到幾乎每天上班時間有審訊,有時還得勞動做塑料假花。他身體都還好,只是賬上的錢無法正常使用。審訊人員要他錄視頻認罪來換得自由,被他堅拒。他說已做好坐牢的心理準備。放不下的是母親妻兒。但所做所為也符合其母親「好好做人」的教導。他認為自己無罪,有罪的是作惡者,不久的將來歷史會作出公正的審判。他感謝外面朋友的支持。

愛心訪民黎容好被批捕,急需人權律師提供法律援助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8/blog-post_65.html

2017年8月19日,本網獲悉,愛心訪民、廣東省中山市小欖鎮的黎容好因中共「黨慶日」被綁架,直到13天后家人才得知被當局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拘。今天,黎容好的女兒梁韻怡收到中山市公安局送達的「逮捕通知書》,趙家的刀把子居然將一位患癌症多年的病人,以子虛烏有的涉嫌「尋釁滋事」罪名給批捕了。

黎容好女士因為一家九口人被黑戶,失去了土地,作為農民沒有集體經濟組織成員待遇等問題,而上訪反映了整整17年!黎容好在上訪過程中,一直關心和幫助其他更困難的訪友,尤其是那些被維穩公安非法拘押的訪友,黎容好都會到看拘留所、守所送錢送衣物。2012年7月,黎容好被查出子宮癌,手術中大出血險些喪命。即使這樣,黎容好女士也已經遭到北京公安兩次刑事拘留,身體進一步受到損害。去年的「9.3」大閱兵,黎容好行走在路上,也曾差一點被一群不明身份的綁架。

這一次黎容好女士是在7月1日下午四點左右,於北京豐台區暫住的出租屋休息時被綁架失蹤的,當時房東打電話給黎容好的女兒,說有穿警服說北京話和廣東話的人實施的綁架,當然沒有出示任何手續,隨後黎黎好就處於失蹤狀態,黎容好的女兒多次到轄區的昇平派出所詢問母親消息,被告知不清楚,需請示領導。報失蹤幾次,派出所拒絕受理,直到13天后其女兒接到轄區的昇平派出所通知,才知道黎容好再次被刑事拘留。

在跨世紀的17年上訪歷程中,身患癌症的黎容好槓住了包括刑拘在內的各種打壓,在北京長期參與救助其他訪民的活動,在當局恐怖維穩的「培養」下,成為了關心社會問題的公民楷模和維權界的形象大使。

一位患癌症多年的病人在住處休息也屬於尋釁滋事行為,這恐怕也只有「趙家」亂扣帽子、亂打棍子的警察才會異想天開出來。目前,黎容好女士急需要人權律師提供法律援助,有意者請及時聯繫其家屬。

梁韻怡電話:15913317718.

山東訪民北京久敬莊外遭重傷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ql1-08192017132213.html

山東濟南訪民王學禮在北京上訪期間,8月10日被地方截訪人員毆打指致重傷,目前仍在醫院接受治療。另一位山東訪民趙作媛,18日在國家信訪局外遭綁架後被囚禁在黑監獄。濟南訪民王學禮8月上旬到北京上訪,卻被公安送到久敬莊訪民接濟中心。10日晚,他被濟南市政府截訪人員從久敬莊強行帶走後遭到拳打腳踢,導致受傷入院。王學禮的女友雷布娟19日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稱,王學禮還在醫院接受治療:「現在還在醫院治療,導尿管拔了,還在打針進行治療,治療頭部的傷和腰傷。肝區的疼痛現在也在治療中」。

雷布娟提供的視頻中,王學禮躺在病床上,身上戴著各種診斷儀器,包括心臟及血壓記錄儀。雷布娟說,8月10日晚上九點左右,王學禮在久敬莊山東廳遭到多名男子強行帶走:「一些人圍著他搶手機、搶身份證,又推又打。把我弄到另外一輛車上去了。他被連夜押回濟南,大約有五、六個小時路程。到濟南槐蔭區南辛莊派出所院內他又在車上被他們(政府)僱傭的黑社會毆打,最後被一腳踹到車門外」。

雷布娟說,派出所公安擔心鬧出人命,立即將王學禮送醫院救治。連日來,王學禮出現頭痛、嘔吐等症狀。她強烈譴責當地政府僱傭地痞流氓,非法綁架及毆打訪民。

另外,山東長島縣訪民趙作媛18日在國家信訪局外被長島公安局僱傭的黑社會成員非法綁架後,目前囚禁在北京久敬莊附近一酒店內。趙作媛的友人田小冬19日對本台記者說,他目擊了事發經過:「昨天早晨,在國家信訪局外,我看到上來幾個男子,把趙作媛抓住。他們有十多個人,強行把她綁架到一輛『黑車』上拉走了。我就給她打電話,她說被綁架到鴻錦大酒店」。

貧困大學生助學貸款受阻 父鄉政府自殺身亡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suicide-08192017113643.html

山西朔州市右玉縣李達窯鄉的村民岳成義,在鄉政府自殘死亡,當地官方全力封鎖消息。有當地居民指出,因官員阻撓貧困學生取得貸款而導致悲劇發生。這宗悲劇是在週一(14日)發生,死者家人3天之後在網上求助,引發廣泛關注,右玉縣官方才就事件發佈第1份通報。

通報指,在本月14日上午11時許,岳成義因為生活壓力大,在李達窯鄉政府用自攜的木柄尖刀自殘,由於傷勢嚴重,在當晚10時許轉治送去北京治理途中死亡。但官方對死者到鄉政府的目的,則一字不提。

岳成義的兒子岳飛在網上發帖指,他於本月7日接到大學取錄通知書,其後多次和父親一起去李達窯鄉政府辦理貧困生貸款,但去了幾次都沒有結果。到週一上午,他們再次到鄉政府,父親1人進入鄉政府辦理,待他進去看情況時,父親身上有多處刀傷,而鄉政府的人既沒報警,亦沒致電120求助。

據本台記者瞭解,死者岳成義生前一直打散工謀生,最近剛在大同煤礦旗下的鋼廠打工,但作為臨時工的工資不高,1家要臨時住在租來的棚戶裡,條件艱苦。

劉曉波遺孀劉霞網上「報平安」 兩條視頻裏能看到什麼? [BBC]

http://www.bbc.com/zhongwen/trad/chinese-news-40984988

劉霞在視頻中「煙不離手」

中國被囚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逝世一個多月後,網上流傳兩段遺孀劉霞的視頻。她在其中一段視頻中向各界「報平安」。在其中一段上載到YouTube的視頻中,劉霞稱,希望各方能給予「內心修複」的時間,也強調官方委派的醫生當時已盡力搶救劉曉波。

自劉曉波7月15日被火化,骨灰海葬之後,劉霞下落一直不明,多名海內外維權活動人士均表示無法與劉霞聯繫,要求中國政府馬上放人。官方則強調劉霞自由,並希望平靜地哀悼。

劉霞友人胡佳對BBC中文網評論說,視頻明顯是當局要求劉霞拍攝,她是言不由衷,是「遷就著、妥協著」錄製視頻。

胡佳還說,雖然無法確定視頻是新近拍攝,但仍「非常寶貴」,「至少證明她人還活著」。

劉霞另一位好友,作家野渡對法新社說:「她是為了保護家人而說這些話,因為目前的情況是,就連她的家人都聯繫她不上。」

兩段劉霞視頻是如何出現的?

目前被軟禁北京家中的胡佳星期六(8月19日)在電話上對BBC中文網記者說,他是在星期五(18日)晚上20:00前後(12:00 GMT)在Twitter上發現此視頻,「我應該是第十幾個觀看者」。

目前,這段視頻已經有超過1.1萬人次收看。

劉霞在這全長一分三秒的視頻中說:「我在外地休養。請大家給我哀悼的時間,給我內心修複的時間,有一天健健康康地面對你們。」

「在曉波生病期間,醫生們也盡了全力。曉波也把生死看得很平淡。所以我也要盡量調整好我自己。以後在我各方面都有所好轉的情況下,再和你們一起。」

發佈這條視頻的YouTube用戶名叫「goudan li」,而據胡佳表示,他是在Twitter用戶「掃地僧」的推文中找到視頻。BBC中文網記者看到,「goudan li」的YouTube頻道頁面上與「掃地僧」的推文均寫著:「老衲正忙著爆料,有推友發來一個視頻。祝福劉霞施主!」

第二段視頻長35秒,片段中的人裝扮與第一段視頻中的劉霞基本一致,但嚴重背光,且戴著墨鏡。她以較亢奮的語氣說到「看電影」、「吃火鍋」、「還有很多小龍蝦」等,然後可以聽見背後有多於一人在竊笑,並有一把男聲說:「一伙人這口水都流光了。」

從「頂鍋的嘉和」的Twitter上所見,這名用戶估計是從微信用戶「莎雨霏」處取得該視頻。

伊利夏提:主張新疆獨立的心路歷程 兼談民族和解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7/08/201708190836.shtml

1949年以來,新疆維吾爾族人與漢族人的關係一直不和諧,種族衝突不斷。特別2010年75事件後,民族衝突升級。習近平上台以來,進一步加強了對維吾爾族人的迫害,中共的黨媒也在不斷散佈穆斯林恐怖主義的言論,致使很多海內外漢族對維吾爾族人感到恐懼不安。維吾爾族和漢族能否和諧相處?當前的維漢衝突會走向何方?張傑博士連線採訪了美國維吾爾協會主席伊利夏提先生。伊利夏提先生評價了當前緊張的維漢民族關係,認為主要的原因是中共對維吾爾族人實施的種族滅絕政策,從而引發維吾爾族人民的反抗。伊斯蘭教作為一個延續千年的宗教是熱愛和平的。胡鞍鋼、馬戎所鼓吹的第二代民族政策是行不通的;達賴喇嘛尊者倡導和平令人尊敬,但他所倡導的中間道路並未成功,也不適合維吾爾族人民的要求。維吾爾與漢族的和諧民族關係唯有民族和解,仇恨、種族滅絕只會帶來民族災難,平等、尊重和共同發展才是正道。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