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18  諾貝爾和平獎應頒給香港的青年政治犯。楊天水病情惡化。當局稱江天勇認罪。劉霞在網上露面。衛小兵、何琳、馬強不認罪被繼續拘押。

諾貝爾和平獎應該頒給香港的青年政治犯 https://cn.nytimes.co … 繼續閱讀 →...

諾貝爾和平獎應該頒給香港的青年政治犯

https://cn.nytimes.com/opinion/20170818/hong-kong-democrats-prison-nobel/

週三,雨傘運動的領袖羅冠聰(左)、黃之鋒(中)和周永康在香港的一場集會上。

在這裡,建議將於下月開始接受提名的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Nobel Peace Prize Committee)考慮一下三個年輕人,他們在今天早些時候成為了香港首批政治犯。2014年,這個勇敢的三人組參與領導了後來被稱作雨傘運動的大規模政治抗議,以保護香港的自由不受越來越咄咄逼人的北京方面的侵犯。去年,和安德烈·薩哈羅夫(Andrei Sakahorv)、瓦茨拉夫·哈維爾(Vaclav Havel)、翁山蘇姬(Aung San Suu Kyi)及之前很多異見人士一樣,他們受到莫須有的指控(非法集會)、被判罪名成立並完成了對他們的懲罰。

但今天,香港律政司斷定,這些懲罰過輕。

14歲時便登上香港政治舞台、現在是該地區民主運動的代表性人物的黃之鋒(Joshua Wong)被判處六個月有期徒刑。羅冠聰(Nathan Law)和周永康(Alex Chow)分別被判處七個月和八個月有期徒刑。三人的政治生涯都才剛開始,但新做出的判決禁止他們在接下來的五年裡競選公職。

正如黃之鋒在宣判前對《紐約時報》的一名記者所說:「政府要阻止我們參選,直接地打壓我們的運動。」他接著表示:「法治在香港已變成法制。」一點沒錯。

他們被判入獄的影響巨大。自20年前英國將曾是其殖民地的香港的管轄權移交後,這座城市一直按「一國兩制」的原則運行。但這越來越像是一個空洞的口號。「這個結果不僅是對這三名和平的親民主活動人士或言論自由的嘲諷,也是一個非常清晰的跡象,表明北京的政治命令正在侵蝕香港的司法系統,而司法系統對香港的自治至關重要,」人權觀察組織(Human Rights Watch)中國部主任芮莎菲(Sophie Richardson)說。

黃之鋒的摯友、雨傘活動的一名主要活動人士林淳軒(Derek Lam)在從香港打來的電話中說得更加直白:「香港的法庭是中國政府的奴隸。」他接著表示:「法官不承認民主、自由和人權是黃之鋒這麼做的原因,只是堅持認為他們是在煽動暴力。」

渴望成為一名牧師的林淳軒可能很快也會面臨同樣的指控:下月,他將迎來對他在2016年的一場抗議中所扮演角色的判決。

「我很心痛。今天所有朋友都入獄了。我下月可能也會和他們一樣,」他對我說。「但我們永遠不會後悔做過的事情。我們做的是對的。這是真的。我們會堅持下去。」今天,羅冠聰、周永康和黃之鋒也表現出了這種堅持不懈的精神。正如剛剛20歲的黃之鋒在被監禁前在Twitter上所說的:「能關住我們的身體,關不住我們的思想!我們想在香港實行民主。我們不會放棄。」

這些年輕人正在發動的這場鬥爭,遠遠大於他們的未來,甚至比香港本身更大。他們和其他著名的運動領袖一起,逼迫實行威權主義的中國履行自己的國際和政治承諾。幾個大衛能追究歌利亞的責任嗎?(聖經故事中,英雄大衛殺了巨人歌利亞——譯註)向他們頒發諾貝爾獎可能會起到幫助作用。

楊天水病情惡化已到上海求醫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yang-08182017072327.html

剛抵達上海就醫的江蘇異見人士楊天水,周五(18日)病情突然惡化。當地醫療專家初步診斷,認為手術有風險,需要作詳細檢查再作評估。家屬擔心楊天水受刺激,目前仍未告知患腫瘤的消息。外界則繼續進行募捐,希望能讓楊天水盡快得到治療。

證實患上腦瘤的江蘇異見人士楊天水,因南京醫院的床位緊張,需緊急轉往上海的醫院求診。周五(18日)早上,楊天水的病情突然加重,不但小便失禁,右腿無法行走,還嘔吐。

楊天水的外甥張遠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舅舅的病情十分反覆,經過治療後情況已經穩定下來,目前在上海華山醫院留醫。

張遠說︰他走路時一直都需要有人扶著,至於嘔吐,昨天沒有的,今天才有的。不知道是否病情加重了,還是舟車勞動等原因都有可能。現在因為才剛住院,他還打著點滴。

張遠說,上海華山醫院的腫瘤科的專家初步診治,認為舅舅的情況不穩定,若要做手術切除腫瘤,需要作進一步的醫療評估。他又提到,舅舅因入獄多年,精神和身體受到很大的創傷,因而家屬仍然未告訴他患上腦瘤的消息。

張遠說︰專家拿著舅舅以前的身體檢查資料說,這個手術有風險,需要觀察一下,然後詳細檢查後才決定要不要開刀,大概在明天開始作詳細的檢查。到目前我們還沒有告訴他病情,不能告訴他是因為怕他受刺激。跟他說只是普通的手術,只是壓住了神經系統的淋巴,沒有跟他說是腦瘤。

楊天水另一名外甥潘春向記者反映,家裡生活不寬裕,因得悉治療費用要30多萬後,認為家人要承擔起這筆昂貴的醫療費特別困難,因而公開募捐。連日來得到全國各地不少網友的致電查詢,也透過不同的方式捐出款項為舅父治病,家人感到非常感激。

潘春說︰捐款方面,全國各地很多網友都充滿了愛心,有人捐幾十元,也有100、200,1000、2000都有。

與此同時,一些網友也特意來到醫院探望。不過家屬呼籲網友暫時不要來醫院探病,認為楊天水剛從監獄出來,身體等各方面還不是太好,需要更多的休息,希望外界體諒。有最新的情況,家屬會立即對外公布。

據了解,得到保外就醫的楊天水,周三(16日) 從家鄉泗陽縣趕往南京,當晚下榻旅館休息。翌日,卻因為南京軍區總醫院床位緊張,家人立即駕車把楊天水送往上海,當天傍晚成功入住上海華山醫院。

網上資料,上海華山醫院是上海靜安區的三級甲等綜合醫院,目前已成為一所國家高層次的醫療機構,並為全國醫療、預防、教學、科研相結合的技術中心,在國內外享有較高的聲譽。早前網上傳出前國家主席江澤民病危,就是入住上海華山醫院。有網友表示,上海華山醫院治療腦瘤手術效果優於其他醫院,祝楊天水療效成功。

現年55歲的楊天水(原名︰楊同彥),因參與民運而被判刑10年,出獄後再因為撰寫文章諷刺時弊,2005年被捕,其後被重判12年。原本在今年12月刑滿獲釋,但本月初監獄方突然通知家屬,稱楊天水患上腦瘤,要求家屬盡快辦理保外就醫。

709案要翻新花樣?——江天勇是生是死?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8/709_18.html

今天上午八點多,江天勇父母去親戚家串門,在路上被國保帶到派出所。據跑到江妹家試圖把江妹及其孩子也帶走的的十幾個公安說,是上級通知的,江天勇認罪態度好,讓江的父母去長沙見江天勇。江父母的手機被搶走。一直到晚上九點,江的父母沒有回家。打派出所電話,派出所值班人員說江的父母在下午4點已經和國保離開派出所。但是江的父母現在沒有回到自己家,也沒有到親戚家,電話聯繫不上。已經確定處於失蹤狀態!江天勇是生是死?連70多歲的老人都不放過!想去709兩年來,上演了一出出抓了兄長抓弟弟,抓了兒子抓老父的慘劇,這次抓了江天勇九個月後,要把江的老父老母抓到哪裡?中國公安,無恥到極點!下作到極致!

江天勇妻子:金變玲

江天勇家屬被騷擾 其父母遭強制帶走失蹤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7/0818/16274.html

今天上午,江天勇妻子金變玲發出緊急消息稱,江天勇父母已經被帶到派出所,手機被搶走,民警正在江天勇妹妹家,準備帶走江妹和孩子。據悉,江天勇律師的老家河南信陽市羅山縣靈山鎮派出所於今日早上來到江天勇父母家中,強行將兩位老人家帶至派出所,並搶走二人手機,隨後派出所七八個人又去到江天勇妹妹家中,同樣搶走江妹的手機,並準備將江妹聯同小孩一起帶走,被江妹執意拒絕。派出所民警聲稱接到上面的通知,並特別強調是「國務院下的命令」,(當局已與江天勇)商量好了,(由於)江天勇認罪態度好,(準備)接江天勇父母及妹妹一家去長沙見江天勇。

據金變玲講,她曾於下午三點致電靈山鎮派出所,質問派出所為何抓走江天勇父母,派出所值班民警回答「領導已將江天勇的父母帶走,具體帶去哪裡不知道」。金變玲表示,目前江天勇父母處於失蹤狀態,不清楚當局此舉的目的。金變玲稱,目前自己的情緒有些不安,擔心江天勇的身體健康及生命安全問題,譬如發生因酷刑而死亡等的情況。

當局稱709律師江天勇已認罪 父母被警方帶走失蹤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2-08182017113154.html

因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被關押的709案律師江天勇,其在河南的父母星期五突然被警方告知他已認罪。警方將二老帶走說是去湖南長沙看守所見兒子,但卻收走了他們的手機,令他們與外界失聯。江天勇的妻子金變玲不相信丈夫認罪,擔心他在看守所發生不測。

金變玲當天中午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江天勇的妹妹家正被十多名警察包圍,手機也被搶走。她兩次致電派出所,對方稱領導正與江父江母談話:「現在還在發生。今天上午9點左右,他們把江天勇的父母都給帶走了,江天勇的妹妹和父母不在一起住。因為江天勇的父母被帶走的時候給他妹妹打了個電話,隨後那些人就到江天勇妹妹家,派出所的人一下去了七八個,現在增加到十幾個人,還在江天勇妹妹家門口,要帶她走。」

對於警方的這一舉動,金變玲推測有兩種可能,一是為了讓江父江母勸兒子認罪,二是江天勇有生命危險。她說:「有可能就是江天勇還是不認罪,因為江天勇很孝敬父母的,所以要叫他父母去,想通過他父母勸認罪。要麼就是前面有消息放出來江天勇被單獨關押,給他存的錢也不讓他用,所以非常擔心江天勇在裡面被他們酷刑暈過去了,或者不能走路,或者有什麼意外,否則不至於把江天勇父母和他妹妹以及妹妹的孩子一起帶走。」

官突稱江天勇已認罪及將其父母帶走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jiang-08182017093510.html

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被扣留的709案江天勇律師,其父母周五(18日)突接獲通知他已經認罪,警方並將兩老帶走,表示安排與兒子見面。江天勇妻子金變玲不相信丈夫認罪,並懷疑他在看守所內或遭遇不測,所以當局要將其一家控制,堵截訊息外流。被關押於湖南省長沙市第一看守所3個月的律師江天勇,其身在美國的妻子金變玲周五(18日)對本台表示,江天勇的父母及妹妹,住在河南省羅山縣靈山鎮不同的地點,早上分別有多名警察上門通知,指江天勇已經認罪,當局希望向他的家人交待有關情況,但妹妹卻不相信警方所說,於是拒絕隨警方到派出所,但她的父母卻被警察帶走。金變玲指,後來3人的手機一直接不通。

李文足:我們連續第十四次到中國最高司法機關控告無門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8/blog-post_79.html

今天是我們連續第十四次到中國最高司法機關控告。王全璋案到2017年8月13日在法院六個月已經滿期,法官不接電話,不見律師,拒不告知王全璋案件進展,使得王全璋法律上的「失蹤」更加撲朔迷離!而今天我們到最高人民法院,控告天津二中院的違法行為,被法警攔住,連門都進不去!終於明白這就是傳說的「投訴無門」吶……

劉曉原律師:今天是蘇昌蘭女士生日祝她平安!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8/blog-post_32.html

今天(8月18日)是被「煽顛」罪的蘇昌蘭女士生日,這是她在看守所度過的第三個生日。再過兩個月零八天,即在今年10月26日三年刑期屆滿。據悉,蘇昌蘭的身體狀況很差,在此,祝她平安!

2014年10月27日,蘇昌蘭被佛山南海區警方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刑拘,佛山中院在2016年4月21日開庭審理。

案件前後五次延長審限,2017年3月31日開庭宣判,佛山中院以蘇昌蘭犯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剝奪政治權利三年。6月6日,廣東省高級法院未通知辯護律師,也未作開庭審理,就在南海區看守所對蘇昌蘭作二審宣判,駁回了她的上訴。

廣東海祭案通報:汪美菊(汐顏)、劉廣曉取保獲釋 目前仍有3人被拘押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8/3_18.html

廣東海祭案汪美菊(汐顏)、劉廣曉已經取保獲釋,加上此前獲釋的李舒嘉、李肇強,目前剩有衛小兵、何琳、馬強(網名武僧)3人被拘押。據聞宇律師消息:「傾接汐顏電話,劉廣曉昨天釋放,她今天早上釋放被押回老家衡陽。取保一年,但是公安說除了不能出國,國內走沒問題。公安告訴她,何琳和衛小兵不認罪不放,還抓了武僧。汐顏非常感謝各位親友的關心,因為手機還在扣押中,先和孩子待幾天,彌補缺憾,等補了手機卡再聯繫各位。」

「廣東海祭劉曉波案」 是指2017年7月19日晚,廣東十餘名公民至江門市新會區崖門鎮海邊,按習俗祭奠劉曉波先生「頭七」。香港有線電視台對該活動進行現場同步報導。7月22日凌晨,參與祭奠活動的衛小兵(網名十三億)、何林在住處被警察帶走,隨後以涉嫌擾亂社會秩序罪刑事拘留。同期被刑事拘留的還有佛山公民汪美菊(網名汐顏)、 李舒嘉、劉廣曉。7月27日凌晨,8名警察在無任何合法手續的情況下,對香港有線電視台廣州記者站進行搜查,並帶走司機李肇強,該司機曾載有線記者去江門海邊採訪劉曉波祭奠活動。此前共有6人因江門祭奠劉曉波「頭七」活動被刑事拘留。

 對廣東海祭案仍被拘押衛小兵、何琳、馬強(網名武僧)3人,本網將持續關注。

廣東海祭被捕者再釋放兩人 三人不認罪被繼續拘押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7/08/201708182303.shtml

有網友接到廣東海祭被捕者汐顏(汪美菊)電話:說劉廣曉昨天已釋放,汐顏今天早上被釋放後押回老家衡陽。取保一年,公安說除了不能出國,在國內走動沒問題。

公安告訴她,何霖和衛小兵拒不認罪是不會放的,還說又抓了武僧馬強。

汐顏非常感謝各位親友的關心,因為手機還在扣押中,先和孩子待幾天,彌補缺憾,等補了手機卡再聯繫各位。目前參與7.19廣東海祭劉曉波活動的7名被捕者中:秦明新、李舒嘉、劉廣曉,汐顏(汪美菊)這些天陸續釋放,仍有何霖、衛小兵、馬強三人拘押中!何霖衛小兵兩人拘押到明天滿一個月!

廣東海祭被捕者「西域武僧馬強」被拘何地仍無音訊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7/08/201708181729.shtml

網名「西域武僧」的北京民主人士馬強,因在7月19日參加了廣東新會海祭劉曉波的民主行動而於8月14日,在他獨自步行川藏旅遊時於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丹巴縣被中共警察抓捕,被捕後一直沒有他的消息傳出!因為在他之前因參與此次海祭行動的6位被捕者都是關押在廣東江門市的新會看守所,所以今天有廣東民主人士趕到該看守所,想給武僧馬強存生活費,但被值班警察告知沒有馬強這個人。有律師分析他被捕的川藏交界地處偏僻,可能馬強仍在被押回廣東新會的路上!

劉霞失聯後首度現身”神秘“視頻 [法廣]

http://rfi.my/1a4j.T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病逝被海葬後,其遺孀劉霞一直與外界失聯。今天8月18號網路上出現和流傳了一段長約1分鐘的視頻,劉霞表示自己在外地休養,請大家給她時間,但她的友人胡佳分析認為,這極可能是官方拍攝的影片。

在youtube視頻分享網站上可以看到的視頻中,劉霞對着鏡頭緩慢地說:“我在外地休養。請大家給我哀悼的時間,給我內心修復的時間,有一天健健康康地面對你們。在曉波生病期間,醫生們也盡了全力。曉波也把生死看得很平淡。所以我也要自己調整好自己。以後在我各方面都有所好轉的情況下,再和你們一起。”

影片未說明拍攝的時間地點及拍攝人,劉霞所說的話是否出於個人意願更是無從知曉。劉曉波和劉霞的友人、維權人士胡佳周五晚上在推特(Twitter)分享了這段影片。胡佳在推特上表示,他認為“這種影片“99.9%出於中共的政法和宣傳機關拍攝”。

胡佳說,他可以肯定這不是劉霞本人的自主意願。劉霞和弟弟劉暉唯一的自主意願就是離開中國去海外獲得自由。

推特上對劉霞視頻拍攝地點也有猜測,胡佳認為所在的位置就在一層,外面是栽着小樹的庭院,形似雲南大理比較高檔的客棧。

賬號為六四黑衫4Tiananmen’89 ☂‏ @64heishan_com的推特也指出:”一看就是共產黨寫的話,根本不是劉霞 的話。而且她若自由的話。應自己出來解釋而不是被關押“。

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7月13日因肝癌在保外就醫期間過世,當月15日火化並海葬,此後外界一直無法確知劉霞的消息,海外各界不斷呼籲大陸方面釋放劉霞。

劉曉波妻子劉霞被失蹤逾月後首度視頻現身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xf-08182017105702.html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7月13號因肝癌過世後,其妻子劉霞在劉曉波海葬之後便與外界失去聯繫,直到星期五在一段視頻中才首度曝光。劉霞自稱在外地休養,但沒有提到地點,也不清楚影片拍攝時間。從這段只有50多秒的視頻上可見,劉霞手持點燃的香菸,稱她在外地休養。她語氣微弱地表示,請大家給她哀悼的時間,給她內心修復的時間。劉霞還表示,在劉曉波生病期間,醫生們也盡了全力。曉波也把生死看得很平淡。所以她也要自己調整好自己。

劉霞在網上露面表示正在休養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liu-08182017100027.html

已故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太太劉霞,與外界失聯半個月後,周五晚網上流傳一條她講話的片段,片中的劉霞身穿黑衣,表示自己正在外地休養,請大家給予她哀悼的時間,以及內心修復的時間,有一天可以健健康康面對。

劉霞在片段中坐在沙發,一邊抽煙一邊說話,她表示,在劉曉波生病期間醫生盡了全力,劉曉波也把生死看得很平淡,所以她也要盡量調整好自己,日後在各方面都有好轉的情況下,再和大家一起。

劉霞自上月劉曉波在瀋陽肝癌逝世海葬後,一直未有露面。

異議分子胡佳在推特表示,「我肯定這不是劉霞 本人的自主意願。我肯定 劉霞和劉暉 唯一的自主意願就是離開中國去海外獲得自由。到德國或者美國去。」

六名獲諾貝爾和平獎女性促中國釋放劉霞

https://www.voachinese.com/a/voanews-20170818-nobel-liu-xia/3991300.html

六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發表聯合聲明,敦促中國恢復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遺孀劉霞的自由。聲明說:“我們諾貝爾女性倡議組織的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六名女性強烈敦促中國政府釋放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遺孀劉霞。”

高智晟失蹤第4天 耿和與支持者中領館前要人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ck-08182017101407.html

8月13日,自2014年8月出獄後一直在陝西榆林農村大哥家窯洞中被當局監視居住的中國人權律師高智晟失蹤,17日,高智晟失蹤第4天。高智晟的妻子耿和與舊金山一群關注高智晟失蹤事件的華人,來到中國駐舊金山領事館,要求中共交代:高智智在那裡?高智晟失蹤的消息,經高智晟的妻子耿和13日的一篇推文得到證實。耿和寫道:「已經聯繫不到我先生兩天了,到今天為止8月13號的凌晨五點鐘(美時),終於給大哥打通了電話,大哥說:『 週日早晨8點鐘,嫂子叫他吃早飯,幾次無人應,進房找人房間無人,大哥立刻報了警,現在當地公安,包括榆林公安在漫山遍野的找高智晟。』」17日下午2點,耿和與十多位華人來到中國駐舊金山領事館,要求中共交代高智晟的下落。

耿和接受記者採訪,她說:「我昨天跟前天都進一步跟大哥聯繫,昨天大哥說還沒有新的消息。我們家女兒昨天下午7點多鐘,榆林那邊是第二天上午10點半左右,女兒給他們的公安局打電話,我們想是不是顯示是國外的電話,一直沒人接。」

耿和說,2005年以來,高智晟多次被中共綁架失蹤、遭受酷刑,對這一次失蹤,她心裡早有準備。她說:「這一天早晚要來的。因為從高智晟2014年8月7號從監獄回到家裡,這三年當中,沒有停下他的寫作。每一篇文章出來我都很緊張,我知道失蹤隨時會出現。」耿和表示,她現在想知道,高智晟在那裡?「我就說人就在你們手裡面,必須回答他在那裡。因為高智晟從監獄回到家應該是自由的,他們不允許,他們天天看著,看著人不在了,得給我們交代。我今天到這裡來的目的是發出我的聲音。」

雲南省至少49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 [大紀元]

http://www.epochtimes.com/b5/17/8/18/n9543970.htm

雲南省臨安鎮副鎮長孔慶黃、婦幼保健站醫生沈躍萍、原《猛海縣誌》主編蔡鵬順、24歲的殘疾女孩楊蘇紅……他們是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明慧網報導,18年來,在雲南省被迫害致死和在迫害中離世的法輪功學員至少有49人。經濟師、副鎮長孔慶黃遭野蠻灌食身亡

孔慶黃,男,彝族,雲南建水人,雲南大學經濟系大學本科生,經濟師,曾任副縣長祕書多年,1995年起任建水縣臨安鎮副鎮長。

1997年8月,孔慶黃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煉功後無病一身輕,按「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自覺抵制走後門、收紅包、收回扣、吃喝玩樂等不正風氣,是大家公認的好鎮長。

2000年4月7日,孔慶黃在全鎮的計劃生育工作會結束時,向參加會議的人談自己煉功後身心健康,道德昇華的體會,並談到中共新聞媒體對法輪功的一切報導是在造謠,孔因此先遭軟禁,後被綁架、抄家,並被開除出黨、撤銷副鎮長職位。當其父聽到兒子被抓、被關後,氣絕身亡。

廣東陸豐李麗君、張惠英要求烈屬待遇被逮捕 [訪民之聲]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9/2017/0818/16272.html

廣東陸豐市烈士家屬李麗君和張惠英7月20日遭陸豐市警方破門抓捕,與次日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拘, 8月1日執行逮捕,現羈押於陸豐市看守所。李麗君丈夫林陸游表示, 7月20號23時38分,陸豐市政府官員及東海城北派出所民警、消防人員及國保警察等三十多人,在沒有出示任何法律文書及口頭傳喚告知的情況下強行用液壓剪、大錘等工具將門打爛,闖入屋內抓走李麗君和我兒子。在抓捕時將我兒子毆打受傷,後用手銬拷住雙手,把她們母子倆一同押上警車。我兒子當天釋放回家。李麗君第二天被以尋釁滋事刑拘,前幾天我拿到了逮捕通知。7月20號當晚,張惠英在自己家中也被強行將門打爛並抓走。但她家沒有收到法律文書。

南昌維權人士龔新華被以「尋釁滋事罪」刑拘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2017/0818/16273.html

本網獲悉,南昌龔新華被南昌市公安局東湖分局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羈押於南昌市第一看守所。據公開消息顯示,龔新華曾於8月7日去到廣州,準備尋找合適工作維生,後於8月8日被江西南昌警方跨省抓捕帶回南昌,當時龔新華曾發出求救信息,指自己或被收監(刑事拘留)或其他(黑監獄或精神病院),希望朋友可以為其尋找合適的律師,稱自己當時被困南昌市公園派出所。

據知情人透露,目前已經有律師跟進龔新華一案,並和家屬一起前去派出所交涉,但派出所執意要帶龔新華去江西省精神病院做精神鑑定,並稱是公安部的決定。龔新華曾於2008年12月至2011年3月的兩年多時間裡被控制在江西省精神病院接受「治療」。

被關黑監獄51天的上海維權人士吳玉芬今天中午獲釋放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8/51.html

被關黑監獄的上海維權人士吳玉芬(被關51天)今天中午獲釋放。吳玉芬獲釋放回到家裡立即打電話感謝本網的關注。另一位上海維權人士,今年已80高齡的杜金媛從2017年6月30日被關押在上海市浦東新區新場鎮新場大街171號俚舍旅店黑監獄內至今未獲釋放,她的生命安全令人擔憂。吳玉芬、杜金媛、張春英(因張春英丈夫患癌症,她前幾天已獲釋)被關黑監獄期間,上海維權人士徐佩玲、鄭培培、王寶妹、丁菊英、陳建芳等在8月11日到上海市浦東新區新場鎮新場大街171號俚舍旅店黑監獄聲援。8月17日,上海維權人士謝金華、周雪珍、王永鳳等又前往該黑監獄聲援吳玉芬、杜金媛。

遼寧被刑拘的80多老訪民王致敬昨取保獲釋 [訪民之聲]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50/2017/0818/16271.html

被遼寧省瀋陽市公安局以涉嫌「擾亂國家機關秩序罪」刑事拘留的80多歲老訪民王致敬,昨日獲取保候審釋放。王致敬的兒子王宏偉表示,母親是因為他上千萬元的財產被騙而上訪。8月9日,瀋陽市沈河分局經偵大隊的大隊長肖輝從北京將他八十多歲的老母親強行帶回,在瀋陽火車站交給沈河分局刑拘,關進瀋陽市第一看守所。也不給家屬通知書。中國現行的法律明確規定,七十歲以上老人不能拘留,可他的母親80多歲了還被刑拘了。

據悉,王宏偉被詐騙上千萬元財產後向公安局報案,公安局不予立案受理。之後王宏偉及其老母親不斷的上訪維權,一年多後終獲立案。經過公安局一年多的偵查,於2017年3月初將兩名嫌疑人抓捕歸案,但不久被取保候審釋放,從而造成王宏偉母子上訪維權。

新疆哈薩克人掀逃亡潮 當局忙收繳護照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ql1-08182017112823.html

新疆阿勒泰地區政府再度扣留居民護照,以防止哈薩克族人大批移居哈薩克斯坦國。與此同時,當地政府還禁止牧民談論奧運拳擊銅牌得主、哈薩克族中國選手哈那提,因他已入籍哈薩克斯坦並支持新疆哈族人移民國外。另外,阿勒泰地區哈巴河縣兩位哈薩克族的穆斯林,因繼續到清真寺作禱告而被捕,近日被秘密判刑五年。

阿勒泰地區出台土政策,限制哈薩克族人移民哈薩克斯坦國。一位哈薩克族人說,當局再度扣留哈薩克族人護照(哈薩克語):「阿勒泰地區重新開始扣留哈薩克族人的護照。有一家人想移民,結果當局扣留該家家庭主婦護照,當她多次去要求拿回護照時、阿勒泰地區公安局說讓她參與15天的政治學習,說她思想不健康。」

當地的消息說,不少尚未上繳護照的哈薩克族人近期掀起逃亡潮。中共邊防人員倘若發現有手提大包小包的少數民族,立即上前截查。據哈薩克族人稱,有人見狀不得不拋棄行李,輕裝出境。

另外,阿勒泰一哈薩克族人8月18日告訴本台記者,近期,政府官員在一次會議上發出通知,禁止人們談論北京奧運會68公斤級拳擊賽銅牌得主、中國哈薩克族選手哈那提,違反禁令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他用哈薩克語說:「阿勒泰地區各級領導開會時口頭命令,禁止談論哈那提,並且不得買賣哈薩克斯坦產品」。

一位移民哈薩克斯坦的哈薩克人對記者說,阿勒泰是拳擊手哈那提的家鄉,他是民眾心目中的英雄:「哈那提在新疆哈薩克族人的心目中是一位英雄。他加入哈薩克斯坦國籍以後,號召新疆哈薩克族人大批地移民到哈薩克斯坦國。他的號召對新疆哈薩克族人的影響特別強烈。所以阿勒泰地區禁止談論哈那提,就是想禁止哈薩克人移民」。

另外,新疆伊犁州阿勒泰地區哈巴河縣哈薩克族人革命(名字)與葉爾波里,今年八月上旬被以從事非法宗教活動的罪名,分別判刑五年。當地一位哈薩克族人士對自由亞洲電台披露,上述兩名被判刑者沒有正式職業,平時靠打散工或裝修房子度日,家庭貧困。他們被捕後,公安不准家屬聘請律師,也拒絕向家屬出示判決書。公安曾告知家屬,被捕者堅持做禱告,而且經常去清真寺。

本台曾報導,新疆昌吉州奇台縣於今年6月發公告,要求穆斯林禱告須出示許可證,若無此證進行禱告,將被追究法律責任。但有穆斯林前往領取許可證結果被捕。該縣五馬場鄉僅一個村就有25位穆斯林去辦理信教許可證時,被警方拘留。當地派出所對本台記者證實,穆斯林禱告必須持有「許可證」。被捕的25名穆斯林至今情況不明。

廣東逾百村民遊行抗議低價強徵土地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xl1-08182017112928.html

廣東省潮州市饒平縣高堂鎮高二村的上百名村民,17日集體拉橫幅、喊口號遊行至高堂鎮,抗議村官私賣土地以及各級政府不作為。警方攔截抗議村民,並在村口設卡防止他們再次遊行。據村民反映,他們和村中在外打工者多次找媒體爆料,但均無下文。

當局強徵高二村土地從上週就已經開始,17日,數百村民集體拉橫幅從高二村遊行至高堂鎮,但在路上遭到警方阻攔。

當地村民介紹,村民們極力抵制強行徵地的原因是村官未經村民同意,就以每畝四萬元的極低價私簽了200畝集體土地轉讓協議,村民得知後感到憤怒,向各級政府申訴,但鎮政府與開發商勾結,並已經將土地以高價賣出。村民不忿,遂從上週起連日靜坐路邊抗議。

向記者爆料的村民吳先生說,對於農民來說土地就是命,擔心賣地後村民無法生活:「村裡說賣掉了,整個村子都在暴動。一畝地徵了四萬多塊錢,我們高二村被建火車站徵地後也沒剩下多少地,一下子徵了240多畝,農民肯定不同意。你征完了村民怎麼生活?這就是村民的農用地,拿來種田的。」

靜坐抗議被打壓 逾百湖南幼師憤而遊行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xl2-08182017113009.html

在湖南,從上月起各地幼師連續在省政府外靜坐維權。日前教師們的抗議行動升級,因不滿省政府漠視並驅趕教師,及各縣市打壓教師上訪,有超過百名教師自17日起開始拉橫幅圍繞省政府遊行抗議。

為了防止像以往一樣遭到強制抓捕關押,幼師們自17日起改變策略,拉著橫幅圍繞省政府抗議遊行。

向本台爆料的段老師表示,教師們先是在省政府東門拉橫幅、喊口號、唱歌,不久,當局派出大批穿迷彩服的人將老師們團團圍住,各縣市截訪人員也陸續到場,但老師們突破封鎖,一路打著橫幅、喊著口號、唱著國歌遊行到省政府南門,其後在省政府南門被要求登記身份證後,又遊行到西門。

段老師指,遊行了好幾個來回,當局都不理睬:「他們沒有給我們解決問題,老師們都來了,搞得分流中心、地方政府接回去就關押。今天來了到省政府南門,在那裡首先喊口號,後來沒有理睬我們,就舉行遊行示威。今天來了100多人。」

記者:「有沒有政府的負責人出來接待老師?」段老師:「沒有。政府就是耍賴,不管我們的事。反映訴求但要刷身份證,知道哪些人到湖南省來上訪了,那麼他們就派人把他們接回去。」

據岳陽的一名幼師發出的消息指,遊行令各地官員十分緊張。岳陽及隆回的教育局局長和市政府領導都緊急趕到長沙和教師見面、談條件。她們還批評信訪局工作人員恐嚇教師,踢皮球,(教師們)要採取行動,給「不作為官員一記重重的耳光」。

不滿地權換股權 北京小紅門鄉村民維權被打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1-08182017113056.html

北京朝陽區小紅門鄉牌坊村600多村民日前不滿當局的地權轉股權政策,集體前往村委維權。一村民被派出所警察打傷。當局仍未就村民有關土地權的訴求作出答覆。北京房價高昂,土地價值也水漲船高。過去數年,北京朝陽區小紅門鄉,發生過多次因土地糾紛導致的官民衝突。8月17日,該鄉的600名村民再次聚集,並和公安警察發生衝突。

牌坊村村民李先生8月18日向本台講述了事情的來龍去脈,他說:「我們小紅門鄉政府自己印了一個集體產權制度改革意見,讓我們去簽字。我們農民就要求確(定地)權、確(定土)地。區裡,鄉里,村裡,還有派出所不願意,就急了。因為土地問題涉及我們當地政府重大腐敗案件。昨天(維權)現場有好幾百人,區裡也來人了。我們要求他們9點出來,可他們10點才出來。大家在等的時候,警察把一個女村民給打了,渾身都是傷。」

從現場視頻可見,一名女村民被兩名警察押著,帶去了派出所。另有一名警察向著村民高喊:誰再說一句這樣的話,有一個抓一個。現場民眾群情激憤。

成都秋雨之福教會信徒聚會遭禁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ehui/ql2-08182017112858.html

四川成都的一基督教家庭教會的牧師日前被所在地區的民族宗教事務局約談,並口頭通他,該教會未經註冊登記進行宗教活動,必須立即停止聚會。但該教會一位基督徒表示,他們不會放棄聚會。“秋雨之福”教會有信徒超過千人,每週都有聚會。

加爾文派中國家庭教會成都秋雨之福教會的牧師王怡,於本週四(8月17日)被成都市青羊區宗教事務局官員登門約談30分鐘。官員指王怡所帶領的教會,未到有關部門登記,聚會場所也未註冊,要求信徒立即停止聚會。一位信徒8月18日對自由亞洲電臺記者說,王怡牧師被宗教局官員和員警約談: “王怡牧師昨天被約談的,但是具體的情況我也不知道。他希望大家為此禱告。但更多的情況就不清楚”。

本台記者就此致電王怡牧師,始終電話無人接聽。該教會一位元信徒對記者稱,當天下午兩點多鐘,青羊區宗教局一張姓官員和兩名派出所公安到該教會,向王怡牧師口頭傳達上述通知。王怡牧師對此向官員表示,官方的通知屬於口頭告知,並沒有出示書面告知書,也無法律依據。她說:“青羊區派出所的人叫他停止禱告。這種事情又不是一次、兩次了,就說,我們教會沒有經過他們承認,是不合法的。這一次,王怡也不會讓步。王怡說了,你要叫我停止聚會,要寫一個東西出來。我們還是要堅持下去”。

王怡牧師在代禱信中稱,如果宗教局能夠對他們聚會作出書面決定,教會將提出行政覆議和行政訴訟。他表示,如果政府決定對家庭教會採取強制措施,政府和教會都需要付出相應的代價。秋雨之福教會有一千多名信徒,每週在兩個堂點舉行聚會活動。去年“六四”27周年紀念日前夕,數百名信徒在王怡牧師帶領下,為六四禱告,遭到公安盤查及傳喚。

十九大前加強維穩 兩異見人士被禁出境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activist-08182017080112.html

十九大仍未召開,但緊張氣氛已籠罩大陸各地,出入境口岸也成維穩的地方。深圳及珠海口岸,過去三日分別禁止兩名異見人士出境旅遊,連通行證也被剪毀。廣西異見人士譚愛軍週五上午乘廣州至香港的直通巴士,經深圳皇崗口岸辦理過關手續時被攔截。譚愛軍表示,邊檢人員檢查其港澳通行證後,指證件已經被注銷,不讓他過關。他又指,上月底,廣西的出入境管理處的女職員曾致電告知,其港澳通行證及護照有數據異樣,通知他回去換證。其後有數名廣西維權朋友及律師,亦收到同樣電話,他質疑會否被當局沒收證件,於是未過期前,持該證件到香港一行。

去年4月,譚愛軍準備從珠海出境,前往澳門搭機到泰國,遭拱北口岸邊檢以涉及“危害國家安全”為理由被禁止出境。他指出,事發後曾向廣西出入境管理處查詢,職員說他被邊控到10月,同年12月他重新辦理港澳通行證,今年1月3日,成功出境到香港旅遊。

譚愛軍說:他拿我的證件直接就剪掉,說我的證件注銷,不讓我過關,這次沒有說理由。去年那一次我不能出境,後來我回去查,是被邊控到去年10月份。

劍橋大學出版社聲明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cambridge-statement-08182017105504.html

劍橋大學出版社週五(18日)應本台查詢時回覆,出版社和所有國際出版商都面臨著審查制度的挑戰。應中國要求刪除個別文章,是要確保其他學術資料仍可供中國的研究人員使用。出版社給本台的電郵聲明還透露,有其他出版商不配合中方審查,在中國境內所有內容都被封鎖。

《中國季刊》:對中國刪300多篇文章深表關注 [BBC]

http://www.bbc.com/zhongwen/trad/chinese-news-40975474

研究中國的學術圈近日流出消息,指劍橋大學出版社已經在中國的網站刪除300多篇在《中國季刊》發表的文章。不少學者表示,此次事件將會打擊學術自由。《中國季刊》總編對中方做法深表關注和失望。

《中國季刊》總編提姆‧普林格萊(Tim Pringle)電郵給BBC中文的一項聲明表示,「我們對中國進口機構刪除該季刊300多篇文章和書評深表關注和失望。我們還要指出,這一限制學術自由的做法並非孤立舉措,而是在整個中國社會繼續實施限制公眾參與討論空間的政策。」

聲明強調,「《中國季刊》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中國研究期刊。該刊發表的文章都採用嚴格的雙盲同行評審機制(Double-Blind Peer Review),具有最高的國際水平。來自全世界學術機構的學者選擇在《中國季刊》上發表文章,就是因為我們具有高標凖和很大影響力。目前,中國大陸學者投稿的數量迅速增加,我們能反映中國這項」走出去「的政策感到特別高興。」

中國要求劍橋大學出版社 撤數百敏感文章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control-08182017105048.html

英國劍橋大學出版社的知名學術刊物《中國季刊》一份內部郵件顯示,該刊在中國的合作伙伴遭中國政府施壓,要求在網站上刪除涉及中國問題的300多篇論文和書評。且有跡象顯示,中國政府的施壓對象,已伸延至歐美學術機構。

《中國季刊》主編週四(17日)發給編委的郵件顯示,中國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列出了一份多達300多篇文章的清單,並要求劍橋大學出版社在中國的合作方撤稿。而這些文章,都是涉及天安門事件、以及新疆、西藏、香港和台灣問題。時間跨度從上個世紀60年代一直到最近。在幾個月前,中國官方還要求他們撤下劍橋大學出版社1000多本電子書。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