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12 楊天水腦瘤獄方要家人為其保外就醫。哈薩克族村民因微信言論被捕。聯署聲明:還劉霞及海祭者自由。六四戒嚴部隊副指揮周衣冰病逝。

江蘇著名政治犯楊天水獄中查出腦瘤 獄方要家人為其保外就醫 [維權網] http: … 繼續閱讀 →...

江蘇著名政治犯楊天水獄中查出腦瘤 獄方要家人為其保外就醫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8/blog-post_70.html

2017年8月12日,本網獲悉:僅有4個月就將12年刑滿出獄的江蘇著名政治犯、中國民主黨人楊天水(本名楊同彥)獄中突然傳出查出腦瘤,獄方希望家人為其保外就醫。其姐姐說:楊天水是昨天(8月11)查出腦瘤,今天他外甥和姐夫正在辦保外就醫手續。家人希望他盡快出獄,獲得當下最好的治療,以挽回生命。

楊天水,江蘇人,中國民主黨蘇皖領導人之一,作家,著名持不同政見者,曾經因為參加89民主運動,後組建「中華民主聯盟」1990年6月1日被當局拘捕入獄10年。2005年12月24日,再次因言獲罪,被南京市江寧區警方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刑拘;2005年5月9日,被轉正式逮捕;2006年5月16日,被江蘇省鎮江市中級法院以「顛覆國家政權罪」重判12年,剝奪政治權利4年,刑期至2017年12月23日。現在又傳出患腦瘤的噩耗。楊天水是不到一年的時間內第三位獄中傳出噩耗的著名政治犯,另兩位是2016年11月暴亡獄中的彭明和剛剛去世的劉曉波。政治犯連續不斷在獄中死去和得絕症,令外界對中國政治犯的惡劣境況更加擔憂。

在押異議人士楊天水罹患腦瘤 保外就醫急需手術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9/2017/0813/16246.html

本網獲悉,正在南京監獄服刑的中國民主黨人、知名異見人士楊天水於昨日被查出患有腦瘤,南京監獄當局急忙通知家屬前往辦理保外就醫手續。據悉,楊天水將在今年十二月刑滿,還有四個月就可以獲得釋放。楊天水的姐夫和外甥正在為其辦理保外就醫手續,家屬亦正在聯繫國內醫院以及正在尋求幫助前往國外進行手術治療的可能性。

據公開消息顯示,楊天水,江蘇人,中國民主黨蘇皖地區領導人之一,曾經因為「八九事件」入獄10年。2005年12月,因籌備「中國民主黨第一次代表大會」被捕入獄,2006年5月16日,被當局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入刑,判處有期徒刑12年,2017年12月將刑滿釋放。楊天水曾於2008年4月28日,獲得美國筆會頒發「2008年筆會暨芭芭拉‧戈德史密斯自由寫作獎」(PEN/Barbara Goldsmith Freedom to Write Award)。

據家屬透露,早在2009年,楊天水健康就出現問題,當時就查出患有結核性腸道炎、結核性腹膜炎、糖尿病、腎炎、肺炎、高血壓等多種疾病,監獄當局曾將楊天水送至監獄醫院治療,由於監獄醫院的醫資條件有限加上監獄當局的假意應付,楊天水病情一直未能得到針對性的治療,家屬探訪時發現楊天水面部、手腳均有出現浮腫病症。當時家屬曾多次向監獄當局提出保外就醫申請,但均遭到拒絕。

歐洲律師協會函習近平 關注吳淦案閉門審訊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wugan-08122017121327.html

歐洲律師協會主席代表45個律師公會和歐洲百萬律師,就即將開庭的709吳淦案致函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他們關注吳淦長期受到的非法關押和閉門審訊,敦促釋放吳淦及保證維權律師履行職責。歐洲律師協會主席格默爾(Ruthven Gemmell WS)代表45個國家的律師公會、超過100萬歐洲律師組成的歐洲律師協會理事會,周五(11日)就即將開庭審理的吳淦案,致信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吳淦案2天的庭前會議周二(8日)結束後,法院以補充偵查卷中涉機密為理由,宣布案件將於下周一(14日)在天津第二中院第一法庭閉門審理,但律師提出質疑遭駁回。

歐洲律師協會理事會於是向習近平表達對吳淦被長時間非法關押,以及閉門審訊的嚴重關注;要求習近平留意〝聯合國關於律師作用的基本原則〞,特別是關於保證律師履行職責的相關條款。

格默爾在信中表示,歐洲律師協會非常強調對人權和法治的尊重,尤其關注全世界人權捍衛者的狀況。吳淦作為維權人士,在網絡上聲援冤假錯案,又以行為藝術街頭抗議。他以行政助理的身份加入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在2015年時被授予歐洲律師協會人權獎。信中特別提到吳淦被抓捕期間遭受酷刑、長時間與外界隔離,強迫認罪等。

歐洲律師協會理事會認為,中共當局對吳淦的羈押和審判,僅僅是因為他合法且和平的、致力推動和保障中國人權的工作,因此敦促習近平立即釋放吳淦。理事會亦希望習近平能採取一切必要措施,保障中國所有律師的身心健康,並確保他們能夠履行所有職責而不受恐嚇、妨礙或不適當的干預。

北京李和平收警告書 疑與屠夫案開庭有關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7/0813/16245.html

本網從王峭嶺處獲悉,「709」案被判三年緩刑四年的李和平律師於昨日收到北京市朝陽區司法局發出的「社區矯正警告決定書」,決定書中李和平被稱作「社區矯正人員」,聲稱李和平在接受社區矯正期間擅自離京,違反了《北京市社區矯正實施細則》中的有關規定,決定給予警告。王峭嶺告訴本網,大概兩個月前(6月7日),當時李和平、李春富兄弟倆剛剛獲釋,恰逢他們的母親生日(6月8日),於是,李和平按照有關規定向居住地司法所遞交了回鄉申請,但司法所工作人員故意刁難,一姜姓民警甚至稱呼李和平為「罪犯」,當即遭到李和平的怒斥。由於司法所故意不批准李家兄弟回鄉給母親祝壽,李和平毅然聯同李春富以及家屬回到老家河南信陽羅山縣,並順路探訪了江天勇父母。雖然第二天李春富從縣城接兒子回家時發生了被帶派出所問話的事情,但李和平、李春富還是和家人一起愉快地為母親祝壽。

王峭嶺表示,此事發生已經有兩個月,但當局突然之間用此事給李和平發警告書,猜測可能與8月14日即將不公開開庭審理的屠夫吳凎涉嫌「煽動顛覆」一案有關,當局擔心李和平會前往天津第二中級法院圍觀該案,想用「警告書」來震懾李和平,令其打消出行念頭。王峭嶺還表示,李和平並未表示是否前往天津,但這是丈夫個人的自由,作為妻子當然支持丈夫所有的正義行為。王峭嶺重申 ,丈夫李和平被羈押的兩年裡自己已經鍛鍊得更加堅強和無懼,一直為丈夫感到驕傲。

上海公民為唐荊陵律師和袁新亭上街舉牌發聲 要求立即釋放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8/blog-post_75.html

2017年8月12日,本網獲悉:上海公民徐佩玲、楊偉明、張平、鄭培培、丁菊英、孫洪琴、王寶妹、魏勤、陳建芳等通過網絡得知被政治迫害正在獄中受難的唐荊陵律師患有心臟赤痛、胃炎、便血等多種疾病;袁新亭患有高血壓、便血等疾病。近日,她們在上海為唐荊陵律師和袁新亭上街舉牌發聲,舉牌的內容是:「人民的呼聲:立即釋放唐荊陵、袁新亭」、「唐荊陵、袁新亭無罪」。上海公民將會繼續為唐荊陵、袁新亭發聲,支持他們的理念,希望帶來真正的自由和民主的新中國!

聯署聲明:還劉霞及海祭者自由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2/2017/0813/16244.html

劉曉波先生在當局的嚴密監控下於7月13日逝世後,其遺體被迅速火化,骨灰被撒入大海,令群眾難以進行悼念。中國政府同時軟禁其家屬不得與外界聯絡,甚至對悼念他的民眾展開嚴厲打壓。劉霞自劉曉波於2010年獲得諾貝爾和平獎後,長期遭到中國政府的非法軟禁、騷擾和嚴密的監視,除少數親友外,被禁止與任何人聯繫,這使她患上嚴重抑鬱症;她同時亦患有心臟病。而自劉曉波7月15日海葬以來劉霞更一直無法與外界接觸,連家屬也不能直接同劉霞通話聯繫。

中國政府同時對哀悼劉曉波的中國公民進行了殘酷的打壓。多個地方陸續有公民被短暫拘留,更甚者,劉曉波頭七當晚,十數名公民在廣東新會海邊祭奠悼念,兩日後警方即對參與海祭的人士展開大肆搜捕,迄今已刑事拘留衛小兵、劉廣曉、李舒嘉、何林(何霖)、汪美菊(汐顏)和秦明新六人,關押在廣東江門市新會區看守所,據悉截至至今搜捕沒有停止,部分參與者被抄家,對海祭進行網上直播的香港有線電視所聘用的廣州司機,也一度被拘留在新會看守所,後在輿論壓力下方得獲釋。

劉霞的「罪」,在於她既是劉曉波妻子,又是一個有獨立思想的人;海祭6人的「罪」,在於作為公民,敢於表達對另一位公民的支持及哀思。中國政府的敏感與荒謬,在針對劉曉波先生的一系列株連中表露無遺。生者不得自由,逝者何以安息。

我們在此強烈要求:

中國政府應停止對於劉霞的非法軟禁、騷擾和嚴密監視。

立即釋放六名海祭者:衛小兵、何霖、汐顏、劉廣曉、李舒嘉、秦明新,保障中國公民自由表達的權利。

停止打壓悼念、祭祀劉曉波的民間行動,還劉霞自由,還公民自由。

劉霞失聯近月仍蹤杳 支聯會發起貼海報尋人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htm/hk-alliance-08122017110604.html

已故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遺孀劉霞,至今與外界失去聯絡近1個月,德國筆會周五(11日)授予劉霞名譽會員的稱號;該組織秘書長表示,希望通過此舉向劉霞表達理解、牽掛與聲援,同時呼籲中國政府讓劉霞獲得應有的自由與權利。

而香港支聯會大約10名成員,周六(12日)下午發起在旺角鬧市的中國銀行分行外示威,其後張貼“尋找劉霞”海報行動,要求中共立即還她自由。

支聯會秘書李卓人表示,劉曉波病逝後劉霞一直下落不明,批評中共的做法離譜。

另外,李卓人指“林子健事件”是要製造寒蟬效應,今次已上升至暴力事件,對香港人而言是恐嚇,他強調會繼續堅持行動對抗暴力,爭取劉霞得到自由,期望政府展現尋找真相的決心,而不是呼籲市民不要猜測。

新疆哈薩克族村民因微信言論被捕 哈薩克族囚犯熱合江曾遭刑訊逼供編造同謀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ql2-08122017125102.html

新疆木壘縣一位哈薩克族村民,因在微信中發表嚮往哈薩克斯坦國的言論,被當地公安局刑事拘留已近四個月,家人至今得不到任何相關信息。另外,被以洩露國家機密罪判刑13年的新疆哈薩克族人熱合江.再努拉的親友披露,熱合江在被羈押的36天內曾遭酷刑逼供,被迫指控另一位哈薩克族警官是其同謀。新疆昌吉回族自治州木壘縣東城鎮雞心梁村村民葉爾滅克.木思林,因在微信群發出嚮往哈薩克斯坦國並希望前往該國等信息,今年4月17日被該縣公安局刑事拘留,官方至今未向葉爾滅克的家屬提供任何信息。一位接觸過葉爾滅克親友的哈薩克族人8月12日用哈薩克語告訴本台:「葉爾滅克.木思林、出生於1980年2月20日,他在2017年4月17日被抓,家屬至今無任何音訊。他沒有護照,也未到過哈薩克斯坦,是一位普通村民。公安以『檢查』為由、先拿走他的手機,幾天後把他抓走,也不准家人見面」。該名哈薩克族人稱,當地警方抓人從不說明涉嫌罪名,而葉爾滅克只是在微信朋友圈說了個人的想法,未發表批評政府的言論。

另一位旅居哈薩克斯坦的人士對記者說,由於新疆地方當局打壓哈薩克族人,已激起了更多年輕人希望到哈薩克斯坦國留學:「新疆哈薩克族年輕人到哈薩克斯坦求學的浪潮,現在好多人想到哈薩克斯坦來留學,因為當局的種種限制他們來不了」。

另外,本台早前報導新疆博樂市哈薩克族人熱合江被以「洩露國家機密信息罪」判刑13年,至今年9月7日刑期屆滿。熱合江的妻子帕力旦曾對本台表示,希望中國政府能夠準許其丈夫出獄後前往哈薩克斯坦國與家人團聚。

據接近熱合江親友的人士稱,2004年8月18日,神秘失蹤的熱合江回到家中,他向親友披露被警方人員刑訊逼供36天,受盡折磨,包括不准他睡覺等。審訊員輪流提訊,逼他承認博樂市哈薩克族高官瑪告向他提供國家機密信息,要求他轉交給哈國安全部在阿拉木圖的兩位情報官,但被拒絕。公安又逼熱合江指控當地安全局人員、哈薩克族人臥熱阿力汗是他的同謀,熱合江迫於無奈被迫指控。因此,熱合江與臥熱阿力汗兩人都遭秘密判刑。

哈薩克人還稱,熱合江在2003年8月6日,已經向哈國正式提交了要求加入該國國籍的申請,正在等候批准階段卻被判刑入獄。

新疆加強維穩工作 招聘多達3萬公職人員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xinjiang-employment-08122017115346.html

新疆人事考試信息網發布消息稱,指新疆本月會招聘多達30,000名事業編製或基層公職人員;加上由年初開始新疆向各地大規模招聘警察,令新疆維穩的人力成本再引發關注。

根據新疆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廳官方的紀錄,有關的招聘計劃早在5月底已經開始,外界推測新疆各地在本月會完成大多數的招聘,並會上任。其中在上月20日截止、總人口不足27萬的博樂市,以年薪11萬元的待遇,從全國範圍招聘1000名警察;疏勒縣在全國亦招聘599人、伊寧公安招聘600人、且末縣招聘190名退役軍人。而按照慣例,除了警察,還有隸屬軍隊體系的武警和邊防部隊,令外界再次關注到新疆警力的情況。據匿名的觀察人士指出,這是因為新疆的實際局面,需要招聘大量官方人員參與維穩。但在當地涉及尖銳的民族矛盾,這種工作就變得危險。

他說:招的是參與維穩的吧,把一些事情要處理在萌芽狀態,不穩定的一些人,有可能有某種傾向的人,早一點篩選出來。尤其是少數民族的很多人意見很大,上面對它是一種高壓的辦法。幹了這個職業危險性很高的,很可能成為人家報復的對象,尤其是警察。

根據半年來新疆各地招聘細則顯示,月薪超過5000元,加上獎金,年薪逾10萬元成為常態;同時,官方對應聘者的學歷,戶籍限制就大幅放鬆。而新疆的很多市縣還專門安排人員,負責在全國各地的招聘工作。

旅美前藝術研究院學者吳祚來表示,因為新疆處於戒嚴狀態,局勢嚴峻,雖然官方採取軍管模式強力壓制,但中共亦可說十分被動。

吳祚來說:新疆基本上處於1種戒嚴狀態,這個民族矛盾,民族間的仇殺,或者是騷亂,隨時可能發生。所以他們要不惜一切代價,即使國家要投入很大的經費,也要把這個勢頭控制住。但是這個肯定是1種短期的行為,長期這樣下去,沒有哪個國家、哪個地區這種軍管模式是成功的,所以他們現在非常被動。還有1種可能,現在民族矛盾太激烈了,這些人都冒著生命危險,大家都不願意幹,只能用非常高的工資來吸引大家。

本台記者聯繫上且末縣負責甘肅、寧夏、四川3省區市招聘負責人閆曉起,他證實當地的大規模招聘,並指他們的招聘在6月底已經結束。而負責在河南等地招聘的負責人王洪東則稱,他們的招聘在7月底截止。

在2009年新疆7.5事件之後,中國官方在新疆試行軍管,並全面實行網絡化維穩,在軍警強力壓制的同時,還派出大批基層官員深入到維族民眾的村落作出維穩。但即使如此,暴力事件依然不斷發生,一些駐村基層官員亦被針對性殺害。

烏坎維權領袖莊烈宏一家三口戶籍被公安註銷 探訪烏坎村廣西村民被刑拘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ql1-08122017133528.html

廣東陸豐市烏坎村村民莊烈宏因為領導家鄉土地維權遭到公安追捕,後被迫偕妻兒流亡美國。數日前,莊烈宏一家三口在家鄉的戶籍,被當地公安蓋上「遷出」的印章而註銷。另外,數月前,廣西柳州農民陳永宗避開監控,成功探訪烏坎村後,被公安刑事拘留已無五個月,其家人遭警告不得對外披露消息。

流亡美國的中國廣東維權村民莊烈宏8月12日告訴自由亞洲電台記者,數日前他和妻子及兒子在家鄉烏坎村的戶口被當地公安無故「遷出」。他說:「我前天打電話給我媽媽,我媽媽說政府的人到家裡來,騙我媽拿走了戶口本。過了兩天戶口本就由一個村民送回來,我的名字,我妻子的名字,還有我孩子的名字,都被蓋上『遷出』的印章。我們也不是美國公民啊,他們(公安)這種手段是不合法的」。

莊烈宏表示,他現在還是中國公民,即使公安要遷出他的戶口,也應該經其本人同意,而不應該以欺騙的方式,從他母親手中騙去戶口本再註銷。他還說,他的父親莊松坤被判刑半年多來,公安或政府人員三天兩頭到她母親家,以利誘、威脅等手段,要求轉告他停止在美國為村民呼籲。莊烈宏說:「上週前,幾乎每一天都遭到當局的騷擾。一天去好幾個人,有一天去了十多個人,把那些工具都帶去了,說要把我們家房頂拆了,就說要給我們蓋一個新屋頂。我跟我媽說,不要被他們利用了。他們的目的就是要分化,打消村民對我的信任」。

烏坎村民維權最初爆發於2011年,被認為是中國基層民主的里程碑。因不滿土地被私下買賣,烏坎村數百村民多次示威、遊行,並爆發大型衝突。其後,村民投票選出村委會,維權領袖林祖戀當選主任。去年6月18日,林祖戀被警方帶走,大批村民連續80多天遊行抗議。約三個月後,林祖戀被以受賄罪判刑3年零1個月。9月13日,防暴警察衝入烏坎村抓捕抗議村民。其後,莊松坤、魏永漢等9人被法院判刑2至10年零6個月不等。

今年3月,廣西柳州農民陳永宗為響應海外「烏坎村關注組」發起的「到烏坎去」活動,穿越烏坎村內重重監控的佈防探訪莊烈宏的母親,後被當地公安局刑事拘留。「烏坎村關注組」負責人孫永剛對記者說,陳永宗的家人受到公安威脅,不敢對外披露相關消息:「(陳永宗)一直不允許跟家裡的人聯繫,不准家屬探望。中國的法律規定(被羈押者)是可以探望的。家屬現在只能等消息。此前還有叫楊繼雙和周濤的兩個人失蹤,我們懷疑也是類似情況。我們問家屬,她們不肯說,本地的國保應該向她們施加壓力了,說出的話可能會刑期加重」。

烏坎村關注組呼籲外界關注因聲援烏坎村民,而被失蹤或刑事拘留的人士。

六四戒嚴部隊副指揮病死 曾處理徐勤先抗命案 [大紀元]

http://www.epochtimes.com/b5/17/8/10/n9516420.htm

近日傳出中共前北京軍區司令周衣冰病死消息。1989年六四期間,任中共戒嚴部隊副總指揮的周衣冰,曾負責處理時任陸軍第38集團軍軍長徐勤先少將抗命事件。近日,澎湃新聞網引述周衣冰親友證實其8月9日在北京死亡。周衣冰1987年出任北京軍區司令,1988年被授予中將軍銜。1989年八九民運爆發之後,周衣冰擔任戒嚴部隊的副總指揮。據歷史學者吳仁華、楊繼繩等人披露,時任中共38軍軍長徐勤先拒絕率兵進京鎮壓,周衣冰向徐勤先傳達中共中央軍委命令,督促他執行戒嚴任務,徐拒絕,並稱「寧殺頭,不做歷史罪人」。周衣冰後來向中央軍委報告對徐勤先的處理情况,最後徐勤先被撤職及開除出黨,並被判監5年。

對徐勤先抗命事件的詳細經過,民間有多個版本。其中一個說法是,中共作戰命令起草好後,鄧小平和楊尚昆先後簽字。而當時趙紫陽是中央軍委第一副主席。

徐勤先拒絕執行命令,認為軍委第一副主席趙紫陽沒有簽字:「它不符合中央軍委調兵的規定」。依照中央軍委有關規定,凡調動一個班以上攜帶武器裝備的部隊進京,須有中央軍委的調兵命令,調兵命令上須同時具有中央軍委主席鄧小平、中央軍委常務副主席楊尚昆和中央軍委第一副主席趙紫陽的簽字,缺一不可。

另一個版本是,當時徐勤先有傷住進了北京軍區總醫院。治療期間,他目睹了北京的學生民主愛國運動。

5月中旬,徐勤先突然被召到北京軍區司令部,時任北京軍區司令員周衣冰等達了中央軍委命令,命令第38軍火速開赴北京,執行戒嚴任務。

徐勤先給北京軍區司令部打電話,說自己因傷不能帶兵進京。周衣冰說他是故意違抗軍委命令。徐回答說,不管上面給他定什麽罪名,他都絕不親自「挂帥」。

近年有網絡消息披露,當年軍方在帶走徐勤先時,執行部隊險些與徐的部下發生火拼。消息稱,當時周衣冰把徐勤先的情況報告給楊尚昆,楊請示鄧後,親自簽署一道命令抓捕徐,要殺雞儆猴。命令一下,一干人馬急速趕到朝陽區北京軍區總醫院。北京軍區總政治部副主任親自宣讀命令,而後讓人帶走徐,徐自始至終一言未發,他知道會有今天。

但是他的警衛不幹了,徐阻止了自己的警衛,告訴副主任,善待他們,他跟副主任走。就這樣徐被帶走。

2011年2月,抗命後消失22年的徐勤先公開現聲,接受港媒的採訪。被問到對22年前拒率部隊入京鎮壓學生有何想法?是否後悔?他淡定地說:「已經過去的事,就無所謂後悔了。已經做了嘛!要不然(當年)就不要做,做了就沒什麼後悔的。」

六四戒嚴部隊副指揮周衣冰病逝 [法廣]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7/08/201708122105.shtml

據大陸傳媒報導,解放軍前北京軍區司令周衣冰中將9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5歲。1989年民運期間,周衣冰擔任戒嚴部隊副總指揮,又負責處理時任陸軍第38集團軍軍長徐勤先少將抗命事件。大陸澎湃新聞網引述周衣冰親友證實死訊。1922年出生於安徽巢縣的周衣冰原名周余彬,1938年加入中共,翌年加入新四軍,曾參與第二次國共內戰的濟南戰役、淮海戰役,後導演解放軍史上規模最大的軍演 1981年華北大演習。其子周小周現為成都軍區善後辦主任。

周衣冰1987年出任北京軍區司令,1988年被授予中將軍銜。八九民運爆發之後,周衣冰擔任戒嚴部隊的副總指揮。明報根據歷史學者吳仁華、楊繼繩等人的紀錄報導,38軍軍長徐勤先拒絕率兵進京鎮壓,周衣冰向徐傳達中央軍委命令,督促他執行戒嚴任務,徐拒絕,並稱「寧殺頭,不做歷史罪人」。周衣冰後來向中央軍委報告對徐勤先的處理情況,徐最終被撤職及開除出黨,並被判監5年。

談到六四徐勤先抗命一事上,原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長羅瑞卿次子、總參謀部原師級軍官羅宇在回億錄《告別總參謀部》中說,開槍鎮壓學生的作戰命令起草好後,先送給中央軍委常務副主席楊尚昆,趙紫陽是第一副主席;楊尚昆要鄧小平先簽才肯簽,說:「先送鄧,鄧不簽,我不簽。」於是命令先送給鄧小平,讓鄧小平簽字後,楊尚昆加簽。徐勤先拒絕執行命令的理由就是:軍委第一副主席趙紫陽沒有簽,軍令不全、不合法,不能執行。

六四事件後,徐勤先被開除中國共產黨黨籍,被軍事法院判處五年有期徒刑,在公安部秦城監獄服刑。出獄後,徐勤先被保留副軍職待遇,隱居河北省石家莊市。2011年在接受香港蘋果日報採訪談到對22年前那件事的想法時,徐勤先表示:「已經過去的事,就無所謂後悔了。已經做了嘛!要不然就不要做,做了就沒什麼後悔的。」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