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11 活石教會會計張秀紅二審緩刑獲釋。吳淦或將秘密審判,歐洲律協致信習近平表關注。謝陽獲准外出但需每四小時匯報。趙振甲押後裁決。

貴陽活石教會信徒張秀紅獲釋 二審判三緩五監外執行 [自由亞洲電台] http:/ … 繼續閱讀 →...

貴陽活石教會信徒張秀紅獲釋 二審判三緩五監外執行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ehui/ql2-08112017104545.html

貴州活石教會執事會主席張秀紅被貴州南明區法院以「非法經營罪」一審判處有期徒刑5年。張秀紅不服判決,提出上訴。近期,二審法院做出新的判決,張秀紅被判刑三年,緩刑五年。貴州活石教會執事會主席兼會計張秀紅,今年2月中旬被法院以「非法經營罪」判刑五年,而同案的潘麗娜判刑三年,緩刑四年。張秀紅不服判決,提出上訴。8月初,法院二審改判張秀紅三年有期徒刑,緩刑五年。8月7日,張秀紅獲釋回家。她的丈夫陳祖凱11日接受自由亞洲電台記者採訪時稱,張秀紅身體與精神狀態都很好,但是行動受到限制:「精神狀態非常好。要配合他們(當局),反正先把她接出來,再看吧。她還是受到限制,要每一個星期(到派出所)報到一次。有些地方不能去,不能離開貴陽市,離開市區都要批准。按照中國的法律,凡是監外執行的都按這種模式」。

活石教會信徒王洪霧對記者說,前一天在一位信徒的婚禮上終於見到了兩年多未見的張秀紅,她的狀態很好,精神樂觀:「我們昨天參加一個姊妹的婚禮,這位姊妹也是她的乾女兒,她也去參加了。所以在這個婚禮中,我們見面了。感謝主,她整個精神面貌很好,和被捕前一樣,感覺沒有什麼改變」。

該教會另一位信徒稱,法院對張秀紅「判三緩五」就是為了限制她的自由。張秀紅的代理律師在上訴狀中表示,一審法院判決上訴人五年有期徒刑,完全是利用法律的名義對上訴人進行宗教迫害。而上訴人認為,本判決借法律之名實行宗教迫害之實,實在是一個沒有原則、違反法律規定的判決。

2015年7月,張秀紅被貴陽警方以「非法經營罪」刑事拘留,當局指其在開設的美容店內用刷卡機套取現金,案值數百萬元。

張秀紅案一審的代理律師李貴生對張秀紅獲判緩刑、監外執行感到欣慰。李律師說:「對(張秀紅)有些行為進行一些控制,具體會控制到什麼程度,我真的還不清楚。就她被控非法經營這個罪,在司法界是有分歧的,她沒有造成任何損失,她也沒有惡意要通過這種方式賺錢,又沒有從中獲利」。

活石教會成立於2009年,有信徒五百多人,2015年底被當局取締。該教會牧師仰華數月前被以「洩密罪」判刑兩年六個月,另一位牧師蘇天富也被以涉嫌相同的罪名立案審查,現處於取保候審階段。

活石教會會計張秀紅二審緩刑獲釋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religion-08112017081748.html

貴州省貴陽活石教會會計兼執事張秀紅,涉嫌非法經營罪週一(7日)二審宣判,獲改判刑3年、緩刑5年。已獲釋返家。此外,教會牧師蘇天富被以涉嫌故意洩密罪起訴,案件或本月底開庭。張秀紅丈夫陳祖凱週五(11日)表示,案件二審週一在南明區看守所宣判,當天早上到看守所等候,得知其妻被判刑3年緩刑5年,上午已辦妥手續離開看守所。妻子的精神狀態很好,健康也很好,她是有信仰的人。他又指,緩刑期間,妻子會受到一些限制,例如離開貴陽要到相關部門報到。陳祖凱說:7號宣判,到看守所,現在就是判3緩5。7號從早上辦完手續,中午1點已經回到家。反正達到這個,人能出來,按照中國這種觀念,還是比較好。張秀紅前代表律師蕭雲陽指,她在二審被判緩刑,這個可以接受,一審被判刑5年是實在重判。現在判緩刑,起碼她有人身自由,5年內沒有新的犯罪便可以。

蕭雲陽說:案件的司法解釋有問題,但是一定有那個司法解釋份,誰都沒辦法,張秀紅本身她也有違法行為。沒什麼限制,5年完畢,如果沒有新的犯罪,沒有新的違法行為,就不用再去管它。

張秀紅是於2015年7月28日,被警方以涉嫌非法經營罪刑拘,其後被逮捕。案件於今年1月23日在貴陽巿南明區法院庭審,2月10日,張秀紅被判刑5年,她隨即提出上訴,而同案潘麗娜判刑3年、緩刑4年。

此外,活石教會蘇天富牧師被指涉嫌”故意洩露國家秘密”罪,案件於5月被起訴到法院。蘇天富牧師表示,案件可能在本月底開庭,律師與法官仍要確定日期,法官認為他在取保期間,不用急於庭審,但他對庭審一直有準備,希望儘快開庭。他又指,律師將替他做無罪辯護,他全權委託張培鴻律師代辯護,律師會按照法律執行。

蘇天富說:我可能這個月底會開庭,還沒確定,因為律師還沒有和法官敲定這個事情。之前政府這邊一直拖延,所以律師和他溝通的話,反正他也覺得說,我的狀況都取保候審,都沒什麼問題。

蘇天富指出,自2015年12月15日開始,他被公安取保候審,然後被檢察院取保候審1年,之後改為監視居住,今年由法院取保候審,目前仍在取保期間。

起訴書其中內容指,2015年12月8日,被告蘇天富在“貴陽活石教會三群”發送一篇名為代禱函的文檔,內附帶有機密文件照片兩張。同日,他又在微信朋友圈轉發上述機密文件的兩篇文章,經貴州省國保鑒定後上述文件為機密級國家秘密。

2015年12月9日,貴陽活石教會被當局取締,政府出動數百人到教會,強拆宗教標誌,並抄走大批物品包括宗教書籍、監控硬盤等,警方帶走仰華牧師(原名李國志)及一批信徒。去年12月30日,仰華被以“故意洩露國家秘密罪”判刑2年半;同案但分開處理的信徒余雷、王瑤,去年10月被判刑1年半、緩刑2年。活石教會是於2009年創立。

燕薪律師:會見吳淦情況通報(2017年8月11日)[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8/2017811.html

等了一下午,頗費一番周章,終於在快下班時見到了吳淦。吳淦說這兩天檢查血壓均較高,昨天高壓173,低壓107;今天高壓145,低壓110。其已向有關部門要求做全身體檢,並已向法院申請延期審理但未獲同意。

709吳淦案將開庭 當局嚴密監控 吳淦父親被國保控制帶回福清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8/709_11.html

游精佑今天說:剛得到消息,正準備去天津聲援兒子吳淦的老爺子被福建國保控制,明天帶回福清。而梁小軍律師和余文生律師均遭警方傳喚和警告。梁小軍律師說:因在推特上轉發吳淦父親發的開庭通知,今天中午,我被警察以涉嫌「尋釁滋事」傳喚3小時,並被警告十九大前後不得就709案件發聲,讓我「管住自己的腿,管住自己的嘴」。余文生律師說:匯報一下。剛剛在家門口見過石景山國保支隊長等人。他們讓我們全家這幾天與他們一起找個山清水秀的地方旅遊,被我拒絕。他們又告之我:「這幾天天津不能去」,我答:「法律不禁止的地方,我都可以去,天津去不去,我正在考慮。」我這幾天,很可能在家被限止自由出行。也許會發生衝突,望各界關注。週三,兩個國保曾找我,傳達十九大的注意事項。我答:「我會在法律框架內做我願意做的事」。

獄中屠夫吳淦血壓過高 其父徐孝順被帶回福建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7/0812/16241.html

屠夫吳淦涉嫌「煽動顛覆」一案,即將於8月14日上午八點半在天津市第二中級法院開庭審理,但當局以「機密內容」為由堅持不予公開審理。今天下午,屠夫吳凎的辯護人燕薪律師會見了當事人,並得知他最近血壓偏高(高壓達到170多,低壓超過100)伴有頭痛、頭暈等高血壓症狀,致使胃口欠佳睡眠質量差。屠夫吳淦表示已向有關部門提出要求做全身檢查,並已向法院申請延期審理,但未獲同意。此外,身在北京的屠夫父親徐孝順昨天被福建過來的國保控制,今天已被強行帶回福建。據悉,徐孝順這兩天正計畫前往天津,參加屠夫吳淦的開庭審理。與此同時,律師粱小軍因在推特上轉發屠夫父親徐孝順所發佈的有關該案的開庭通知,今天中午被警方以涉嫌「尋釁滋事」的名義傳喚3小時,並被警告「十九大」前後不得就「709」系列案件發聲。警方告誡粱小軍「管住自己的腿,管住自己的嘴」。

據社交媒體多個消息來源顯示,全國多地維權活躍人士均不同程度受到當局警告、威脅不准前往天津圍觀該案。據多位網友反映,近期,網絡上發佈有關該案以及屠夫吳凎的信息多數被屏蔽,甚至封禁。

屠夫吳淦或將秘密審判 歐洲律協致信習近平表關注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9/2017/0812/16242.html

屠夫吳淦涉嫌「煽動顛覆」一案或將秘密開庭審理。今天,歐洲律師協會理事會主席魯思文‧格默爾(Ruthven GemmellWs)致信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敦促中國當局立即釋放吳淦。格默爾主席在信中這樣描述屠夫其人:他(吳淦)是一名人權活動家,尤其以在網絡上聲援冤假錯案、行為藝術街頭抗議著稱。歐洲律師協會理事會認為,中國當局對吳淦的羈押和審判,僅僅是因為其合法且和平地致力於推動和保障中國人權的工作,鑑於此,歐洲律師協會理事會敦促習近平閣下立即釋放吳淦。另外,歐洲律師協會理事會也希望中國當局能夠採取一切必要措施,保障中國所有律師的身心健康,並且保障他們能夠履行其所有職責而不受到恫嚇、妨礙或不適當的干涉。

附格默爾主席書信原文:

2017年8月11日,布魯塞爾

主題:就吳淦先生被關押及閉門審訊表達關注

尊敬的習近平主席,

我僅此代表由45個國家律師公會、超過一百萬歐洲律師組成的歐洲律師協會理事會給您寫信。歐洲律師協會理事會非常強調對人權和法治的尊重,並且尤其關注全世界人權捍衛者的狀況。

在此,歐洲律師協會理事會希望向您表達對持續遭受羈押的吳淦先生的關注。他是一名人權活動家,尤其以在網絡上聲援冤假錯案、行為藝術街頭抗議著稱。2014年,他以行政助理的身份加入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而這個律師事務所在2015年時被授予了歐洲律師協會人權獎。

據我們瞭解,2015年5月20日,在參與聲援了江西樂平冤案後,吳淦先生被警方拘捕,並被羈押於福建省。他曾被江西警方給予10天行政拘留的處罰,但是在拘留天數尚未屆滿之時,警方又決定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對其刑事拘留。2015年7月3日,吳淦先生被警方正式逮捕,之後持續羈押19個月無法與外界聯繫,直到2016年12月9日。在此期間,當局拒絕了吳淦辯護律師多次要求會見的請求,理由均為案件涉及國家安全,會見將有礙偵查或者洩露國家秘密。2017年1月4日,吳淦先生被正式起訴。

根據我們的消息,吳淦先生曾告知其辯護律師,他在關押期間遭遇酷刑,當局曾強迫他認罪並接受官方指派的律師。當吳淦先生遭遇酷刑的消息被傳播後,他被再次禁止在2017年4月6日至2017年6月12日期間會見律師。

2017年8月8日,吳淦先生的家屬透露,吳淦案將於2017年8月14日週一上午8時30分在天津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第一法庭開庭審理。法院以案件涉及國家安全及機密信息為由要求閉門審訊。

鑑於此,歐洲律師協會希望您能注意到《聯合國關於律師作用的基本原則》,特別是關於保證律師履行職責的第16、17條(附後)。

綜上所述,歐洲律師協會理事會敦促閣下立即釋放吳淦先生,因為我們相信對他的羈押和審判,僅僅是因為他合法且和平的、致力於推動和保障中國人權的工作。另外,歐洲律師協會理事會也希望您能採取一切必要措施,保障中國所有律師的身心健康,並且保障他們能夠履行其所有職責而不受到恫嚇、妨礙或不適當的干涉。

此致,

魯思文‧格默爾(Ruthven Gemmell WS)

歐洲律師協會理事會主席

人權捍衛者趙振甲今天在遼寧撫順市第一看守所第三法庭公開開庭審理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8/blog-post_54.html

本網獲悉:2017年8月11日上午在遼寧省撫順市第一看守所公開開庭。通過趙振甲的庭審人們可以看到遼寧公檢法為了打壓維權群體已經是無所不用其極。胡拼亂湊的前幾年已經處理過的案件居然也能再次提起公訴。包括前幾年趙振甲去中南海附近郵局寄信被抓,走在中南海附近去公園的路上被抓,甚至提到揚言給領導人拜年放鞭炮居然也是指控之一,最後提到勾結外媒組織反截訪等一些沒有實質證據的指控。趙振甲對於公檢法諸多子虛烏有的指控一概不認可,庭審中趙振甲據理力爭,要求控方拿出實質證據,不要拿政府工作人員的工作說明與駐京辦的建議當做證據。庭審主要針對趙振甲所謂的尋釁滋事罪,羅列出的證據無非就是以官方工作人員出具的工作說明以及駐京辦的輕刑快判建議。檢方的指控罪名及列舉的證據被馬剛全律師駁斥的體無完膚,同時馬律師特別指出公檢法三方違法行為更是贏得了旁聽人員熱烈的掌聲,遭到法警的緊急制止而結束了庭審。人們靜待所謂的人民法院會對趙振甲做出怎樣的判決!

律師指趙振甲案涉行政干預司法 不容樂觀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gf1-08112017104920.html

遼寧省維權人士趙振甲涉嫌「尋釁滋事罪」一案,週五(11日)在撫順市法院開審。趙振甲的代表律師指出,公安機關處理案情的手段涉嫌行政干預司法,使人對裁決難以樂觀。十多名趙振甲的家屬和訪民朋友,週五上午到撫順市第一看守所第三法庭,旁聽趙振甲涉嫌「尋釁滋事」案的公開審訊,當中包括趙振甲的妺妺趙振榮。她向本台表示,趙振甲已經上了年紀,擔心他會被入罪。趙振榮: 他現在身體還行,精神狀態也行。能不擔心嗎? 快70歲的人了。他們要判你(有罪),你也阻止不了。(我)也沒啥能耐,都那麼大歲數了,只能替他擔心。根據法院列舉的案情,趙振甲涉嫌去年4月在北京市西城區非法集會,擾亂公眾秩序。今年1月到2月期間趙振甲在北京上訪時曾揚言到國家領導人住處放鞭炮,其後又在中南海周邊上訪。法院又指趙振甲在境外敵對網站發文,煽動他人在下屆「兩會」期間組織「反截訪」活動,又聯合非政府組織煽動和組織全國訪民在北京南站進行聯合簽名活動。控方指趙振甲無視國家法紀和社會公德,多次在公共場所起鬨鬧事,情節嚴重,應當以「尋釁滋事」罪追究其刑事責任。審訊歷時1個多小時結束,法院沒有公佈宣判日期。趙振甲的代表律師馬綱權向本台表示,檢察當局無法就趙振甲違法提出有力證據,他質疑地方政府以行政干預司法。

馬綱權:趙振甲上訪的這些事情,其實公安機關已處理了。也就是說,他因為上訪已被公安機關刑事拘留過了,現在又因為同樣事由,再度追究他的刑事責任,屬於重複追溯。之所以出現這種情況,完全是由於撫順市公安區行政干預司法。他在被抓之前,撫順市公安局就有書面材料建議對趙振甲輕刑快判。你公安機關作為偵察機關,沒有權力來建議這個。

馬綱權指出,公安機關的立案手法明顯違反法律程序。

馬綱權指出: 按照我們國家的有關程序規定,你至少要有人報案,也要有報案受理通知書,可他們連這個都沒有。那你是誰報的案?最後我總結時說,趙振甲依法不構成「尋釁滋事」罪,要求法院宣判無罪。我發表觀點完了以後,下面旁聽的老百姓都紛紛鼓掌。

馬綱權說,在正常法治環境下趙振甲理應被判無罪,但現時種種跡象讓人對審訊結果無法樂觀。

要求改革信訪制度被檢控 趙振甲押後裁決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trial-08112017071151.html

發起聯署行動要求改革信訪制度的遼寧省維權人士趙振甲,被控“尋釁滋事”罪周五(11日)開庭審訊,法官押後裁決。律師明言對勝訴機會不敢樂觀,認為在政治打壓下,大多數會被判罪成。現正被當局監視居住的趙振甲,其被控“尋釁滋事”罪的案件,周五(11日)於遼寧省撫順市新撫區法院開審,他早上到庭應訊。其代表律師馬綱權對本台表示,法官開庭1個多小時,便審理完畢案件。他指,當局指控趙振甲“尋釁滋事”的罪名,是因為他在網上發出“反截訪聯署信”,但是在庭上控方根本就沒有足夠的證據指控趙振甲,所以他認為趙振甲根本就沒有犯罪,但馬鋼權對案件並不樂觀,因為這是一宗政治打壓的案件,當局無論如何都會將當事人定罪,他現在都沒有辦法,唯有等待法庭判決,才計劃下一步行動。

馬綱權說:當局辦這個案子,就做得比較粗,他(控方)亦沒有拿出證據來,證明這個文章(“反截訪聯署信”)是趙振甲發的,這叫做網絡尋釁滋事嘛,網絡尋釁滋事就是要有個點擊率,點擊率要超過500人,點擊率根本沒有超過500人,連文章是怎樣上去都沒有(說明),這個方面的證據,當局都沒有調取,到底是否趙振甲發的,他都沒有相應的證據。

湖南謝陽獲准外出會友 但需每四小時匯報一次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7/0812/16243.html

本網獲悉,長沙謝陽律師於日前獲得有限度的自由,當局允許他出來會見朋友,但需要每四小時向有關部門匯報一次自己的行蹤等具體信息。據悉,謝陽於近日從被軟禁的農家樂搬回自家位於長沙岳麓區猴子石大橋西側的陽光100國際新城湖南大學教師公寓居住。據聞當局照樣派出二十幾個人24小時對其輪流監管看守。今天,謝陽被當局允許出來會見朋友,目前已有多位朋友與謝陽見面並小聚。當局要求其每隔四小時匯報一次,包括行蹤、約見誰等具體信息。謝陽稱,當局有沒有在其外出會友時派人跟蹤或監視不好說,但並不影響他與好友相聚的喜悅心情。

早前,謝陽妻子陳桂秋曾爆出當局租下她家隔壁那套房屋,並在她家門前走廊安裝鐵柵欄,且配有指紋鎖,非當局人員無法自由出入她家。謝陽稱,已與當局達成共識,盡快拆除鐵柵欄和指紋鎖,不過目前鐵柵欄依然存在,謝陽出入自家必須通過看管人員同意並打開指紋鎖才可以。

目前,謝陽尚未正式開始投入律師工作,至於何時重返律師事務所上班,謝陽笑稱,暫時未知,眼下就當先修身養性一段時間,工作之事以後再講。

北京國保打壓嚴重 翟岩民屢遭傳喚威脅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1-08112017104738.html

在709大抓捕中遭逮捕的維權人士翟岩民近日搬去北京石景山區後,被當地國保變本加厲打壓,多次遭威脅、傳喚。因關注即將開庭的屠夫吳淦一案,8月11日,翟岩民再被警方傳喚。翟岩民的妻子劉二敏8月11日向本台表示,她的丈夫當天上午被警方傳喚了兩個多小時,原因是他在網上發佈吳淦開庭的消息:「(今天)差不多去了兩個小時,告訴他不許在網上說話。屠夫馬上要開庭,我們肯定要關注,外面消息都傳出來了幾月幾號開庭,我們也只是發一下說要關注,沒說什麼。」劉二敏說,此前他們住在門頭溝時就經常被國保呼來喝去,數天前他們搬到了石景山區,轄區國保更是變本加厲地打壓,不僅言語威脅,還經常性地進行傳喚:「我們從門頭溝搬家到石景山,換國保了。石景山的一幫國保比門頭溝的還要厲害,告訴他(翟岩民)以後就歸石景山國保管,必須聽我們(國保)的,讓你活著你就活著,讓你死你必須死,狠話就說到這份上。天天傳喚,從8月5、6號交接完了以後就沒閒著。」

2015年6月16日,因與維權公民劉建軍等人組織圍觀、聲援維權活動,並且積極組織各地訪民前往黑龍江慶安火車站舉牌聲援慶安徐純合被槍擊事件,翟岩民被警方抓走並被山東省濰坊市警方以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刑拘於山東省濰坊看守所,其住所遭查抄。其後,翟岩民又被更改罪名為「顛覆國家政權罪」。去年8月,天津法院判處翟岩民緩刑。於10月回到家中的翟岩民被限制出門,還被要求帶上電子監管腕帶。劉二敏患上膽結石也不被允許去醫院,導致延誤病情無法使用微創手術,不得不做了一個大手術。

北京維權人士野靖環接受本台採訪時對石景山國保的行為表示譴責:「這個就是違法的,公安他們是違法的,這種手段也是卑鄙無恥的。這就是一種折磨,對人的精神造成極大的恐懼,對身體也造成極大的傷害。」野靖環認為,翟岩民應對警方的違法行為提起訴訟,以保障自己的公民權利。

訪民到北京中院申訴不受理 轉到高院上訪即被拘留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petitioner-08112017092646.html

各地訪民周四(10日)轉到北京市最高人民法院,要求立案起訴國家信訪局局長,但被公安帶到久敬莊關押,2名訪民受傷。有訪民指總理李克強曾公開表示中南海大門永遠為訪民敞開,認為不應將訪民送走。由本月初開始,每天都到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抗議的各地訪民,周四(10日)轉到北京市最高人民法院申訴,要求立案起訴國家信訪局局長舒曉琴,但今次公安人員採取行動,將17名訪民騙上公交車,送到久敬莊關押。

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訪民周五(11日)對本台表示,當天早上大約9時,訪民還未到齊,公安就採取行動。她指,當時訪民正在排隊打算遞交起訴書,突然有約50名公安到場將訪民圍住,要求訪民上車,訪民質問為何要上車,公安則訛稱是要幫他們解決問題,並指談完問題就會把他們放走,但訪民上車後即被限制自由,公安直接開車將他們送到久敬莊,期間有人反抗和受傷。

不放棄自由公義愛! 許志永出獄後接受港媒專訪

[自由亞洲電台]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7/08/201708111928.shtml

因主辦「公盟」而被中國判刑4年的許志永,上個月刑滿釋放。近日他接受香港電台的專訪,表示仍然懷著「自由、公義、愛」的信念。他在專訪中說,也許很多事情可能努力很多年都沒有成果,但在某一個時刻就會發生變化,他堅信中國會順應歷史潮流,走向民主、法治、自由。許志永在訪問中對當權者沒有太多批判,亦沒有流露出絲毫怨恨,但就自覺有一種捨我其誰的道德和歷史責任,即使對國家有很多不滿之處,但他不會選擇離開中國,會勇敢地留下來建設美好中國。許志永說,自己在獄中並沒有遭受酷刑,估計是因為當局知道即使用酷刑,都不會動搖他的意志。他又憶述正式判刑之前、被收押在看守所時,當局曾經3天不讓他睡覺,又用菸頭擲他,但這招對他亦起不到作用,反而後來看守所人員向他道歉,他認為這是良心力量驅使。

許志永一直提倡以非暴力手法推動公民社會發展,促請當局給予國民享有平等接受教育的權利,要求政府官員公開財產收入,亦曾協助毒奶粉受害人提出索償。

2009年他有份創立的組織「公盟」被當局取締,2014年初被判「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成,判處4年有期徒刑,2017年7月中刑滿獲釋。

2017上半年 中共阻撓法輪功律師辯護實錄 [大紀元]

http://www.epochtimes.com/b5/17/8/11/n9520437.htm

據明慧網最新統計,2017年上半年,至少有58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庭審時,中共法院不通知律師,剝奪律師的辯護權,不通知當事人家屬或祕密開庭、秘密審判。今年上半年,中共至少非法庭審法輪功學員398人次,其中,遼寧84人、山東42人、吉林38人、河北30人、四川22人。非法庭審分布在27個省市、自治區、直轄市。

以下是中共阻撓律師提供辯護的部分案例

流動兒童入學須計生證明 學生家長提出質疑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ql1-08112017104516.html

廣東省和平縣陽明鎮政府近期向該鎮小學發通知稱,戶籍不在該鎮的新生必須持《計生入學證明》辦理入學手續,要求各校嚴格執行。有非本地戶籍的學生家長質疑當局此舉說,當地有不少外來打工者,中小學教育屬國家義務教育,任何人無權剝奪兒童上學的權利。廣東省和平縣陽明鎮政府,8月8日向各校發出通知稱,為貫徹落實《廣東省人口與計畫生育條例》及《省人口計生委關於貫徹落實(行政強製法),做好社會撫養費徵收工作的通知》和《流動人口計畫生育條例》,經過研究決定,陽明鎮第一小學至第七小學,凡戶藉不在陽明鎮的新生入學,必須持《計生入學證明》辦理新生入學手續;往年辦理的臨時入學證明,必須重新辦理《計生入學證明》。希各校嚴格遵照執行。辦理時間是今年8月21日至31日。

8月10日上午,陽明鎮一學生家長朱明建,向和平縣法制局寄出一封《規範性文件合法性審查建議信》,他認為陽明鎮政府所發的一份要求流動兒童入學必須持計生證明的《通知》缺乏法律依據,並且與廣東省教育廳和衛計委的規定相悖。

朱明建的妻子11日接受自由亞洲電台記者採訪時稱,當地有不少外來打工者,按照新規定,他們的子女若無《計生入學證明》,將失去接受教育的機會。她說:

「陽明鎮政府發這份通知是違法的,因為這裡有很多外來的到這裡做事情,比如打工的等,他們的小孩子,按照這個通知,根本就無法上學」。

三大社交平台遭立案調查 評論指為19大護航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media-08112017091245.html

北京及廣東省網信辦以涉嫌違反網絡安全法為由,對微信、微博和百度貼吧立案調查。北京網信辦官員拒絕回應本台查詢。評論人士認為當局籍此舉威懾數億網民,為漸近的19大清理輿論障礙。

被指「未儘管理義務」 微信、微博、貼吧被立案調查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meiti/yf2-08112017104831.html

中國網信辦近日對騰訊微信、新浪微博以及百度貼吧立案調查。原因是三家平台對用戶傳播法律法規禁止發佈的信息未盡到管理義務。消息引發輿論熱議。有評論認為,當局不斷壓縮網絡空間是因為害怕網絡成為民眾的聚集點。中國網信辦8月11日發佈消息說:近日分別對騰訊微信、新浪微博、百度貼吧立案,並依法展開調查。根據網民舉報,經北京市、廣東省網信辦初查,3家網站的微信、微博、貼吧平台,分別存在有用戶傳播暴力恐怖、虛假謠言、淫穢色情等危害國家安全、公共安全、社會秩序的信息。3家網站平台涉嫌違反《網絡安全法》等法律法規,對其平台用戶發佈的法律法規禁止發佈的信息未盡到管理義務。當天,新浪微博回應稱,將正視問題,全力配合北京市網信辦的調查工作,對自身存在的問題積極整改,將企業主體責任嚴格落實在實際工作當中。百度貼吧也回應指,將積極配合政府部門進行整改,進一步加大審核力度,將不良信息拒之門外。

中國《網絡安全法》保護的是誰的安全? [BBC]

http://www.bbc.com/zhongwen/trad/chinese-news-40905202

中國官方說,《網絡安全法》維護國家網絡空間主權和安全,也保障”廣大人民群眾在網絡空間的利益”。中國《網絡安全法》初露鋒芒,網絡巨頭紛紛因禁言不力受查。但政府會對盜竊濫用個人信息的罪行同樣重拳出擊嗎?中國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周五(8月11日)公布,騰訊微信、新浪微博、百度貼吧涉嫌違反《網絡安全法》而被立案調查。網信辦說,三家平台有用戶傳播暴力恐怖、虛假謠言、淫穢色情等危害國家安全、公共安全、社會秩序的信息,平台未盡到管理義務。

香港大學中國傳媒研究計劃聯合總監暨柏林羅伯特·博世學院魏茨澤克研究員班志遠(David Bandurski)在接受BBC中文網採訪時說:”可以說,這是第一個引用《網絡安全法》對互聯網平台進行調查行動的重大案例。”

一港人欲將球星簽名照贈劉霞疑遭綁架腿釘釘  [美國之音]

https://www.voachinese.com/a/voanews-20170811-hk-abduction/3981989.html

類似銅鑼灣書店人員失踪事件再次在香港發生。民主黨成員林子健星期五在民主黨緊急召開的記者會表示,他8月10日下午在旺角街頭突然被兩名操普通話的男子劫持上車,遭毆打並被逼聞不明氣體後昏迷,給帶到不明地點。被打醒後遭盤問有關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遺孀劉霞的事情,隨後兩邊大腿被以釘書機釘上至少10個十字架的圖案。林子健表示,大腿上釘痕是對全港市民的恐嚇。有民主派立法會議員表示,事件令人更憂慮廣深港高鐵西九龍高鐵總站,明年如果設立“內地口岸區”實施一地兩檢的話,會令中國當局跨境全面執法更難控制。

主持人:香港民主黨成員林子健在記者會上講述,他昨日懷疑被中國人員在旺角街頭擄走及毆打的過程是怎樣?

記者:民主黨成員林子健星期五上午在多名民主派人士,包括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支聯會主席何俊仁、支聯會秘書李卓人、立法會議員林卓廷等人陪同下召開記者會。

林子健表示,星期五下午4點左右,他從旺角砵蘭街一家球衣店出來後,突然被兩名操普通話的男子從兩旁夾住,要求與他聊聊,然後被挾持上車。林子健表示當他掙扎時,即被男子打向太陽穴,並被迷昏失去知覺。

林子健表示,他被硬物擊打醒來後,發覺眼睛被蒙,手腳被綁,躺在床上,身上只餘下一條內褲。

期間,操普通話的男子遭人不斷虐打他,並質問他“你認不認識劉霞?為何如此多事!”,並稱知道阿根廷球星梅西的簽名照在他手裡。這些男子稱“你信基督教為何不懂愛國”等,最後說要“送十字架給你”,原來是用釘書機,在他大腿上釘上十字架,期間他痛得大叫,有人則試圖按住他的口。

林子健表示,他隨後在被不明氣體弄昏,第二次醒來時應是星期五凌晨,當時已不見那些男子,一個人睡在沙灘上,身上並無財物損失,他步行10多分鐘後見到一輛香港的士,搭的士回家並通知民主黨其他成員。林子健表示,在路上看到西貢的路牌,知道自己被人棄置在西貢海灘。

主持人:為何林子健相當肯定擄走及毆打他的人是中國人員?

記者:林子健表示,他在3天前,越就是8月8日的黃昏接到一名自稱中國國安的人士來電,警告他不要將效力巴塞羅那球隊的球星梅西的簽名照,送給已故中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遺孀劉霞,對方更表示否則後果自付。

林子健表示,收到電話之後告知民主黨的李柱銘及何俊仁兩人,但沒有特別理會。星期六被兩名操普通話男子劫持後,他當時有問對方是什麼人,對方表示是“國家的事件”,報警也沒有用,又叫他不要公開,否則他將要到美國讀書也會十分麻煩。林子健又表示,對方是要他“受受教訓”,而在事件中他沒有財物損失,因此相信不是一般搶劫或者擄人事件,他懷疑事件是中國人員藉此恐嚇他不要再聲援劉霞。

7月初患末期肝癌的劉曉波在中國留醫期間,林子健知道劉曉波是巴塞羅那球員梅西的球迷,特意去信梅西所屬球會巴塞羅那,希望索取梅西親筆簽名信,為劉曉波打氣,當時獲巴塞羅那回覆,會寄出由梅西簽名的卡,可惜劉曉波離世前未收到。

林子健上月中在臉書上載相片表示,終於收到送給劉曉波的梅西親筆簽名相片,表示會想盡辦法將相片轉送給劉曉波遺孀劉霞,“希望這小小心意能帶來他們一家一點兒的安慰“,並祝愿劉霞一家早獲自由。

主持人:林子健認為,他兩邊大腿被人釘上10 個十字架的傷痕,有什麼用意?

記者:本身是基督徒的林子健在記者會上多次展示傷勢讓記者拍攝,他認為兩邊大腿上的十字架釘書機釘痕,不只警告他這麼簡單,而是對全香港市民的恐嚇。

林子健說:“我想這個不只是對我一個人的事,是對全香港市民的恐嚇,即是凡不同異見、不同政見的人,他都會受到被威脅或者用暴力去對待的可能性。這個不單只是對我,我想它今次雖然叫我不要對大家講,我想它估到我的性格是不會屈服的,它釘下去的釘其實就是警告全香港市民,不是警告我這麼簡單,如果真的是強力部門的,我想大家真的、大家市民要留意我們香港在各方面是否愈趨轉壞。”

林子健在多名民主黨成員陪同下,結束記者會後到瑪麗醫院驗傷及後報警。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林卓廷表示,林子健要用麻醉藥才能拔出大腿上的超過20個釘書釘,並需要留院觀察。

主持人:林子健被擄走及毆打,可能跟他聲援已故中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遺孀劉霞有關,目前劉霞仍然下落不明,支聯會對林子健事件有何看法?

記者:支聯會主席何俊仁表示,林子健被毆打事件,不會影響支聯會繼續爭取釋放劉霞。何俊仁還表示,支聯會一直想送梅西的球衣給劉曉波,但不知道他的遺孀劉霞身在何地。他認為,支聯會的聲援行動在幾個星期前已經進行,對中國政府的壓力不算太大,用劫持林子健這個方式,與中國政府面對的壓力不成比例。

何俊仁表示,林子健大腿上被釘上釘書釘是痛,但傷勢不會很重。他認為,意思是故意讓大家看到傷勢,而對方知道林子健一定會公開事件。何俊仁質疑,今次劫持林子健的應該是中國強力部門人員,但不似是北京直接下令的做法,他懷疑中國政治鬥爭蔓延到香港。

何俊仁說:“我是很擔心,內地(中國)的政治複雜的情況,甚至可能鬥爭是有些東西伸展到香港,然後以香港做磨心,這是我們最擔心的。這個只是我的想法和分析,不等如有結論。”

何俊仁估計,今次林子健被擄走、毆打的地方,多數是在香港境內,因為要帶林子健出境可能遇上香港警方截查,他又相信涉事的懷疑中國人員可能已經離開香港。

主持人:支聯會認為,這次林子健在香港鬧市當街被疑似中國人員擄走及毆打事件,是不是比去年的銅鑼書店事件更嚴重?

記者:支聯會秘書李卓人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銅鑼灣書店事件所有“被失踪”的人士包括李波及林榮基,都是被帶到中國大陸拘留及審查,而這次林子健在香港鬧市當街被疑似中國人員擄走,在香港境內被禁錮、毆打,應該是第一次,也反映不需要實行一地兩檢,中國人員疑似跨境執法已經明目張膽。

李卓人說:“我相信過關的可能性不大,因為它找一間屋去打他(林子健)很容易,不需要過關。但情況是一個香港人因為關心(中國)內地的一些人權而且是在香港,被疑似(中國)內地的公安或者強力部門毆打,這是第一次。”

主持人:支聯會呼籲,國際社會應該繼續關注劉霞的情況,而這次林子健被毆打事件,對一國兩制有何影響?

記者:李卓人表示,支聯會繼續呼籲國際關注劉霞,星期六將會在旺角舉行尋人行動,希望各界關注失踪28日的劉霞的最新情況。李卓人並表示,支聯會正草擬一封信件,希望各國的國會議員去信中國政府,要求關注劉霞。

李卓人表示,林子健事件讓外界看到香港的一國兩制十分脆弱,香港人需要捍衛一國兩制,呼籲特區政府盡快緝拿兇徒,讓香港人以致國際社會仍然相信香港是一個國際城市。

主持人:公民黨黨魁楊岳橋對林子健被擄走及毆打事件有何回應?他又呼籲停止西九龍高鐵總站一地兩檢方案,有何論據?

記者:身兼立法會議員的公民黨黨魁楊岳橋會見記者表示,林子健事件反映疑似中國人員來香港跨境執法的情況愈來愈猖獗,他認為是因為香港保安局、警方面對與中國國安有關的港人“被失踪”事件都表現軟弱。

楊岳橋反駁特首林鄭月娥回應民主派對西九龍高鐵總站實施一地兩檢的疑慮表示,“驚就唔好返大陸”的言論,他認為林子健作為一個香港市民,在香港境內被懷疑中國人員挾持,將來西九龍高鐵總站實行一地兩檢,將令中國人員“如虎添翼”,因為這次犯案者如果是中國國安的話,林子健遭受的無疑是中國行政拘留的做法,即是拘留無違法的人1至15天,這在未來的西九站都可能發生。楊岳橋表示,這個是非常荒謬,呼籲香港政府停止推行一地兩檢方案。

楊岳橋說:“今日發生的事可以用一句“Hong Kong is not Hong Kong”(香港不再是香港),這個才是真正的問題所在,因為一句“國家的事情”就可以無法無天,如果國安的身份是屬實的話,這個就是跨境犯法,這個是“跨境犯法,國安行凶”。我想特別提出的是,現在不是我們民主派在製造恐懼,而是恐懼在我們面前發生,而且是接二連三的。我認為這件事保安局局長必須盡快查過水落石出,而在向香港人作出清楚交待之前,林鄭月娥今次針對一地兩檢“三步走”的步驟是不應該進行,這樣才能給予香港人最充分的信心。

主持人: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對林子健事件有何看法?

記者:身在台灣的前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接受香港傳媒訪問表示,有留意林子健事件,他認為中共是想派人給林子健一個警告,也是想透過事件在香港散播白色恐怖,警告香港人在一國兩制下,對於涉及中國的言論要收斂。

林榮基表示,就算事主沒有到中國大陸,在香港一樣可以做出綁架、禁錮行為,公然宣示所有涉及中國底線的事都不准講,與銅鑼灣書店事件打擊言論自由空間的做法相似。

林榮基表示,兩名擄走林子健的操普通話人士未必是中國國安,他認為中共未必需要派人來香港,或者只是起用在港“願意辦事”的人。他又表示,迷暈藥在中國大陸是常見的做法,不要以為這次的做法罕有。

主持人: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及警務處處長盧偉聰,對林子健被擄走及毆打事件有何回應?

記者:特首林鄭月娥還沒有回應事件。警務處長盧偉聰回應事件時表示,有關案情為嚴重指控,對事件高度關注及非常重視,已指派九龍西總區重案組接手調查。盧偉聰表示,在林子健開記者會前,沒收過相關報案,所以暫時未有案件詳情,不過,他重申不容許香港以外任何執法部門在香港進行執法工作,他強調如有相關情況即屬違法會追究。

強力部門目無法紀 鬧市強擄民主黨成員虐打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htm/hk-kidnap-08112017080845.html

正當香港市民因香港高鐵一地兩檢問題,再次掀起對大陸官員跨境執法的憂慮之際,民主黨成員林子健,報稱周四(10 日)在旺角被相信來自內地強力部門或國安人員擄走和毆打,並在他大腿打釘書釘,他指事件和他計劃接觸劉曉波遺孀劉霞有關,他已經報警要求調查。林子健星期五早上,在民主黨安排下召開緊急記者會,他展示自己腹部及大腿的傷勢,他的腹部有瘀傷,大腿就被人用釘書機釘上一個十字。林子健講述過程,指事發在星期四下午,他去油麻地買波衫後離開時,兩名講普通話的人挾持他上一架客貨車,之後將他迷暈。

林子健說:大概4點多我沒有刻意看時間我估計是4時許,我走過一個街口,就有兩個說國語的人挾著我一人一邊,大概說林生,當然他用國語說,林生我們想跟你聊聊,總之就挾了我上車,上車之後我爭扎,我說甚麼事開始大叫,有人打我的太陽穴,給一點東西我嗅,我不知道是甚麼,但反應是嗅完後就暈倒了。

林子健指,他在昏迷後再醒來已被蒙眼,不知自己在何地,期間對方曾質問他為何多事,他覺得對方有4至5人,又指責他不愛國不愛港,警告他不要報警,否則他想去美國讀書會有麻煩。

林子健早前曾在社交媒體,上載自己取得阿根庭球星美斯的親筆簽名,並計劃轉贈劉霞,早前他曾經收到中間人的警告,叫他不要這樣做,他相信今次事件亦和劉霞有關,而動手的人來自大陸強力部門。

林子健說:他說你認不認識劉霞,我說不認識,他問我為何要多事,我當然有問他,他沒回答,叫我不要報警,這是國家的事,你報警也沒用。

記者問:為何你覺得那些是內地強力部門或國安?

林子健說:第一他說國語的我認為的方式和態度,和他提及的事件令我認為和強力部門有關,包括為何這麼關心劉霞和這個簽名呢。

林子健又指,在問語期間亦有毆打他,和針對他的基督徒身份施暴。

林子健說:他問我我記得很深刻的,你不是基督徒嗎,你不懂得愛國愛教嗎,說我做信徒應該乖一點,打我的腹部,最後他和我說,你是基督徒,我送十字架給你,開始在我的腳上打釘,當時很痛我大叫,就有人按著我的咀。

林子健之後再被迷暈,醒來後發現自己被置棄於一個沙灘,時間是凌晨一時許,行走上公路才發現在西貢,截的士回家及求助。他指自己無欠債,亦無和黑社會勢力交往,經常到事發的旺角油麻地一帶,相信事件並非因為私人恩怨,他亦沒有財物損失,事件一定是出於政治目的。

近年香港發生多宗懷疑大陸部門在港執法抓人的事件,2015年10月至12月,銅鑼灣書店先後有5名職員和公司股東先後失蹤,後來證實是被大陸執法部門扣押,前店長林榮基後來爆料,指書店經營者李波,是被人從香港強行押回大陸,李波後來就指是以”自己的方式”返回內地,但香港入境處並沒有他的出入境紀錄。今年1月,多間傳媒報道,被指和中共前政治局常委曾慶紅關係密切的大陸富商肖建華,在香港四季酒店被不明人士帶走,押回大陸調查,他的家人一度報警後來主動銷案。

色達佛學院秘密:一年後世上最大佛學院被切成碎片 [西藏流亡人權組織]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7/08/201708112104.shtml

在過去的一年裡,中國政府強拆了數千計的西藏色達縣(四川省甘孜州)色達佛學院的僧人和尼師的宿舍,驅逐了數千計的僧人、尼姑和居士等,這所世界上最大的佛學院像瓜一樣切割成碎片。曾經擁有萬名學員的佛學院分割成幾個部分,新的道路和樓梯佔據了曾經僧侶和尼師們宿舍的空間。西藏人權與民主促進中心,七月下旬獲得幾個不同來源的最新信息揭露了2016年下半年和今年初進行的強拆規模。中國政府所謂為發展項目騰出空間的首次強拆可以追溯到二○○一年的大規模強拆。顯然,色達佛學院作為世界各地佛教徒越來越受歡迎的精神綠洲和規模擴大是強拆和驅逐的首要原因。目標是將人口減少到更易於管理的數字,使中國政府能夠更密切地監控該佛學院。這次強拆和驅逐學員造成了西藏和中國佛教徒的憤怒和悲傷。這有助於他們現在認為中國政府不是為了保護他們自己的利益而努力。強拆和驅逐進一步破壞了中國政府在藏人和其他佛教徒中的聲譽。

席海明:朱日和檢閱把內蒙古七十年大慶置於槍炮陰影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gr-08112017101805.html

針對內蒙古自治區七十年大慶,世界南蒙古大會主席席海明認為,槍桿子底下不會有真正的自治,自決是自治的基礎和保障。從本週星期一開始,中國在內蒙古地區舉行了隆重的慶祝內蒙古自治區建立七十週年的活動。繼七月三十號,習近平主席在朱日和檢閱軍隊後,中共的重要領導人劉延東和俞正聲率領了一個龐大的代表團到內蒙古地區出席慶祝活動。關於這一盛大的慶祝活動,在海外的來自該地區的蒙古人統一組織世界南蒙古大會主席,流亡德國的著名蒙古人維權領袖席海明先生,代表該組織對媒體公開發表了談話,表達了對內蒙古自治區七十週年大慶和南蒙古地區問題的看法。關於本週開始的大慶,席海明先生說,「關於這個慶祝,我覺得在軍事檢閱、演習後馬上搞慶祝,這個很滑稽、也很諷刺。所謂自治是自己當家作主,現在大軍壓境,蒙古人哪裡有自治,哪裡會有安全感。中國共產黨一直說槍桿子底下出政權,朱日和的軍事檢閱說明他們每天在用槍看著蒙古人。在槍桿子下面不會有自治。」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