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09新疆新源縣出台五條規定限制少數民族。關注吳淦、謝陽、彭峰、趙振甲、蔣思軍、李小玲、龔新華等案。律師願盡力讓劉霞離開中國。

新疆伊犁州阿訇刑滿未釋放 新源縣出台五條限制少數民族規定 [自由亞洲電台] ht … 繼續閱讀 →...

新疆伊犁州阿訇刑滿未釋放 新源縣出台五條限制少數民族規定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ql2-08092017103942.html

新疆伊犁哈薩克自治州尼勒克縣的清真寺阿訇努爾江.穆罕默德江,去年8月被當地法院以「非法從事宗教活動」判刑一年。努爾江本應於今年7月下旬獲釋,但其家人至今未接到放人的通知。有消息說,努爾江已被加刑四年。7月底,伊犁州新源縣政府出台五項針對哈薩克族的新規定,要求村民家中來親戚、村裡發現陌生人、有人穿被禁止服裝等「異常情況」,必須立即上報。

伊犁哈薩克自治州尼勒克縣烏拉斯台鄉的哈薩克族阿訇努爾江.穆罕默德江,被指控從事非法宗教活動,去年8月上旬被該縣公安局刑事拘留,下旬被法院判刑一年。當地一位哈薩克族人8月9日告訴自由亞洲電台記者,當局指努爾江違反國家「宗教事務條例」中的相關規定,將其判監。根據判決書上的日期,努爾江本應於今年7月31日出獄,但其家屬至今未接到出獄通知。這位當地人用哈薩克語對記者說:「努爾江去年8月被抓,說今年放人的,沒放」。

他還說,努爾江當時給村裡的一對回族新婚人唸過「尼卡」。這對新婚夫婦婚禮第二天就去民政局申請結婚證,民政局的人問他們是否辦理過婚禮或尼卡習俗,這對天真的回族人如實回答。努爾江的親哥哥努爾珠瑪.穆罕默德江,是該縣加哈烏拉斯台鄉的阿訇,也在不久前被捕,近期獲釋。有未經證實的消息稱,努爾江在獄中被加刑四年。

按照穆斯林教規,尼卡是伊斯蘭教阿訇主持穆斯林婚禮時的宗教習俗,相當於基督徒牧師主持婚禮。一位哈薩克人對本台記者說,不准穆斯林按照宗教習俗舉行婚禮,不符合中國的少數民族政策:「可能是新疆地方的土政策。好像有一條規定,必須先辦理結婚證,然後才可以做穆斯林念尼卡的習俗。沒有結婚證的人,阿訇是不能給他們念尼卡的,(否則)就要判刑一年。判決書上說(刑期至今年)7月底放人,可是到現在為止還沒有放人」。

另外,伊犁州新源縣政府7月底出台限制哈薩克族的五條新規定(見圖),目前該規定已經在各鄉鎮政府及村一級社區執行。這條用哈薩克文書寫的規定中,第五條稱:如果家裡來了遠方親戚,必須及時報告;村內發現陌生人或車輛,要及時報告;如果發現有人穿被禁止服裝或留鬍鬚,必須及時報告。該規定還稱,發現罵共產黨、罵政府、罵領導的,必須及時報告;發現有人煽動村民上訪或抗爭村黨支部時,必須及時報告。

當地村民稱,近期在新源縣以外地區也發現有類似的通告,他們非常擔心當地的生活環境愈來愈惡劣。

遼寧維權人士趙振甲涉「尋釁滋事」週五開審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gf2-08092017104545.html

由於發起聯署行動要求改革中國大陸信訪制度而被控以「尋釁滋事」罪的遼寧省維權人士趙振甲,週五(11日)將出庭接受審訊。趙振甲的家人和律師都表示,對裁決難以樂觀。年過70的趙振甲今年2月在北京被警方扣押,遣返原籍遼寧省後以「尋釁滋事」罪遭到刑事拘留並被逮捕,自上月初開始獲准在撫順家裡監視居住。案件定於週五(11日)上午在遼寧省撫順市第一看守所法院公開審訊。

趙振甲的妺妺趙振榮週三透過電話向本台表示,她對審訊結果不抱樂觀。趙振榮: 他現在挺好的,反正就是在家裡不讓動。擔心有啥用,不是咱們能管得了的。人家已經說你有罪,你就有罪,反正你沒有反抗能力,一個老百姓。

今年年初發起聯署要求改革中國大陸信訪制度,更把聯署信郵寄給習近平,這是當局把矛頭指向趙振甲的主因。聯署另一發起人丁靈傑估計,趙振甲百份百會被入罪。

丁靈傑: 他是上訪人員。如果地方政府認為他的上訪行為給他們施加了足夠的壓力,他很可能會遭到重判的。僅僅因為上訪就被判刑4、5年甚至更高的刑期,這是很普遍的現象。

趙振甲的代表律師馬綱權表示,會為趙振甲進行無罪辯護。馬綱權: 他(檢察當局)也沒有提供非常有力的證據,證明趙振甲在上訪過程中有「尋釁滋事」或過激的行為。恰恰相反,按趙振甲的說法,他在上訪過程中還是比較理性、平和的,沒有跟任何人發生衝突。你要造成公眾場所秩序的嚴重混亂嘛,他根本沒有這種行為。所以從法律角度來講,趙振甲應該是無罪的。

趙振甲在文革時期被當局以「反革命」罪判處死刑。雖然在上世紀80年代改判無罪,但對現政權的不滿促使他一再進京上訪,為自己和弱勢社群討回公道。

吳淦案下周秘審 開庭前聲明拒絕辯護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xl1-08092017104009.html

中國2015年「709大抓捕」中的吳淦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案一,將於8月14日在天津市二中院開庭。當局指該案涉及「機密」,將不公開審理。吳淦父親徐孝順對此提出質疑,指當局堅持秘密庭審意在炮製罪名;還公開了一份吳淦的開庭前聲明,表示將拒絕辯護,因為自己無罪。

備受關注的「709大抓捕」吳淦一案發生已逾兩年,海外媒體和國內自媒體一直持續報導。中國當局宣佈該案將在8月14日上午八點半在天津市第二中級法院第一法庭「不公開審理」。

吳淦父親徐孝順認為,法院堅持秘密庭審說明在這種體制下沒有公正可言,他一方面為兒子的審判結果擔心,另一方面,也對當局赤裸裸的打壓感到憤怒。徐孝順表示,相信兒子能經受住所有的考驗,而他自己也會不遺餘力地抗爭:

「都一貫是跟律師要求他們公開審判,律師去的時候,我還交代他給法官寫一個公開審理申請建議。吳淦案也不是什麼國家機密案件,被蓋上機密兩個字,法院就不敢公開開庭。我怎麼樣都會去的,兒子都這樣子,我們如果活下去也沒有意義了。我們就想自己老命也拼了。」

徐孝順還呼籲關注該案的人當天到法院現場表達聲援。吳淦的朋友莊磊接受本台採訪時稱,很多打算去法院外聲援的維權人士和網民都遭到了當地國保的提前穩控:「秘密審判,大家都感覺到這是非常糟糕的事。709就是法治的倒退,都是非常悲哀的。我們也看到,去現場旁觀聲援就受到了各種限制,像孫濤,也是吳淦的朋友,就受到限制了。」

與此同時,徐孝順也公佈了吳淦的開庭前聲明,當中表示,因行使憲法賦予的權利而遭入罪,是國家與時代的恥辱,叫一個人對行使這些權利是否有罪去作辯護,是對一個正常人的侮辱,被判顛覆中共政權罪於我是莫大榮譽,我拒絕辯護。在聲明中吳淦還表示,在公安各種程序違法、酷刑、虐待、侵佔財物、強迫採訪、強迫放棄自己請律師的權利,這些違法行為沒有得到査處情況下,開庭沒有任何意義。

有分析指,當局以「機密內容」作藉口進行秘密審判,目的是為了消退「709大抓捕」的熱點效應。但在信息極不對稱的管控下,秘密審判帶來的效應反而可能會更大。

日前,多名宋莊藝術家發起「托起英雄的父親」行為藝術,將徐孝順頂在肩膀上托起,還有多名藝術家在旁保護,以此表達對吳淦父子的支持。莊磊表示,吳淦的行為獲得社會廣泛認同。他認為,那些企圖阻擋人類文明進程的人,終將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托起英雄的父親是公民社會的行為藝術,表現的是大家對吳淦的高度認同。」

709吳淦案庭前會議結束 法院堅持不公開審理 吳淦發佈開庭前聲明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8/709_9.html

709吳淦案庭前會議連續兩天(7日、8日),已經結束,法院不顧律師質疑,堅持不公開審理。隨後,吳淦發佈開庭前聲明,拒絕辯護。他認為:無罪的人無需為自己辯護。當局酷刑違法,開庭沒有任何意義,而一份發自獨裁專制政權的有罪判決書,是頒給民主自由戰士的一座金光閃閃的獎盃。第一天,吳淦在庭前會議對自己所做所為從不否認,對不是自己所為亦不敢掠人之美貪人之功。對於公訴人指控他在馬尾區法院門口的行為干擾了司法審判吳淦回應道:「司法活動是無法被干擾的,如果司法活動能被干擾那外面有那麼多人說我吳淦無罪你們是不是判我無罪。」第二天庭前會議後,律師說:庭前會議已結束、定於8月14號上午8點30在天津市二中院第一法庭開庭審理。因法院認為補充偵查卷中有機密,決定不公開審理。律師對此提出質疑、但法院仍堅持不公開審理。吳淦父親徐孝順說:「秘密審判能說明太多問題、這個體制下無公正,只希望我兒少受些磨難。釋放吳淦!」

謝陽獲准回家重獲自由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lawyer-08092017095510.html

709律師大抓捕案件中,獲取保後一度與外界失聯的律師謝陽,周三(9日)對外界透露已回到湖南長沙的家中,基本上恢復自由。至於涉及案件被羈押超2年時間的維權人士屠夫,其“顛覆政權案”將於下周一(14日)不公開審理。其父引述屠夫“開庭前聲明”表示,屠夫料自己會被重判,認為在當局違法程序下開庭毫無意義,他拒絕辯護。5月獲得取保候審的709事件涉案律師謝陽,7月初曾與外界短暫聯繫後,又再次與外界失聯。直至周三(9日),謝陽再次主動與外界聯繫。

湖南網友歐彪峰對本台表示,謝陽告訴他目前基本上恢復了自由。歐彪峰說︰今天上午他在微信語音主動告訴我,他已經回到家了。我猜測他在今天上午之前肯定被軟禁在其他地方。他語音說是基本恢復自由,我提出今天就跟他見面,他說今天不方便,謝陽然後說你懂的。就回了這一句,然後告訴我過幾天後可以跟我見面。他也託我向朋友們轉達對他的關心。歐彪峰又透露,7月初曾與謝陽見過面,當時也有國保全程監控。估計後來謝陽因違反了與當局的某些協議,因而再被禁與外界接觸。

歐彪峰說︰7月13日我跟他見面時,他說是可以正常接案子,可能有些妥協吧,就是不能接受外面的採訪,或是不能跟某些人士聯繫。所以可能他違反了這個規定吧,當局惱火,又剝奪了他這些權利。包括7月13日我見他時,全程有人在盯著他。

流亡美國的謝陽妻子陳桂秋對記者說,她周二曾跟丈夫聯絡了十多分鐘後,到目前未能成功再次聯繫。她認為,即使現在已經被送回家裡,可是寓所外還是被加裝了一道用指紋識別的防盜門,能否得到自由也非常難說。陳桂秋說︰只是換了地方而已,從某個秘密的地方現在換回一個公開的地方。但是這個公開的地方就是一個家庭監獄,沒有自由的,這就是謝陽在的狀態。陳桂秋希望,外界持續關注謝陽。

709大抓捕 謝陽律師失聯近一月後告知友人已回家中 並稱家門口被安裝的指紋鎖欄柵門很快會拆除 [權利運動]

https://www.hrcchina.org/2017/08/709_9.html

2017年8月9日,709大抓捕事件中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和擾亂法庭秩序二罪後獲取保候審的湖南謝陽律師向友人歐彪峰發出消息,稱當天上午已經被監管他的人員送回家中,歐彪峰由此猜測謝陽之前一段時間被軟禁在謝陽家外的某處,謝陽說目前已經基本恢復自由。監控謝陽的人員徵詢謝陽其家門口走廊上安裝的指紋鎖欄柵門一事,謝陽回答希望盡快拆除,並估計很快會拆除,還說過幾天可以和歐彪峰見面。謝陽亦讓歐彪峰代為感謝外界朋友長期以來對他的關心和支持。

湖南709律師謝陽重返家中 要求拆除監控設施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1-08092017104330.html

在湖南,謝陽律師在「被失蹤」近一個月後,8月9日重新回到家中,他向朋友表示,他基本恢復自由,並要求警方拆除此前安裝在他家的防盜門以及指紋鎖。湖南維權人士歐彪鋒8月9日上午發佈消息說謝陽律師已經回到家中,並附上了一張與謝陽的微信聊天截圖。歐彪鋒當天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謝陽暫時恢復自由,幾天後可以會客,警方向謝陽詢問對安裝在家門外的鐵閘及指紋鎖是何意見,謝陽要求盡快予以拆除:「他今天上午回家的,根據判斷,他之前在家以外的地方被軟禁。他告訴我,他基本獲得自由,這是第一點;第二,國保問他在他家門口裝的鐵閘指紋鎖什麼態度,謝陽說要求盡快拆除。謝陽的判斷就是很快會拆除;第三,我和謝陽說下午想見面,他說暫時不方便,然後』你懂的』三個字,說過幾天可以見面;第四就是希望我轉達外界朋友對他關注的感謝。」

劉曉波遺孀的美國律師狀告北京 [美國之音]

https://www.voachinese.com/a/news-china-liu-xia-20170809/3978784.html

已故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妻子劉霞的美國律師表示,中國當局繼續對劉霞實行強迫失踪的做法將面臨後果。美國國會可能很快會就一項法案投票,法案將規定把中國駐華盛頓大使館前的區域命名為“劉曉波廣場”。律師賈里德·根瑟對美國之音說,美國國會參議院在今年2月已經一致通過了相關法案。如果法案下個月在眾議院通過,而白宮也不表示要否決法案圖,這將使中國政府難看,並鼓勵其他國家也採取效仿行動,紀念這位中國最著名的民主活動人士。根瑟說:“我希望中國政府注意到川普政府迄今為止拒絕公開表示要否決這一法案。這應當是向中國政府發出的一個非常明確的信號:川普政府對劉霞的失踪感到不快。 ”他表示相信目前的美國行政當局會對中國強硬起來。

這位律師重申,川普政府一些高級官員一直在高度介入劉霞案。

劉曉波廣場將成真?來自德克薩斯州的泰德·克魯茲參議員的新聞秘書早些時候說,由克魯茲參議員提出的劉曉波廣場命名案是他的一個“首要關注的事情”;他對議案獲得通過持樂觀看法,希望儘早採取行動。

但是,現在還不清楚這一議案獲得參議院和眾議院雙雙通過的可能性有多大,或何時會有投票表決。美國國會目前正在休假,在9月復會之前不可能通過相關法案。

本月早些時候,克魯茲和他的同事、來自佛蒙特州的參議員帕特里克·萊希提出一項兩黨決議案,呼籲中國准許劉曉波遺孀離開中國。這一決議案如果獲得通過,將是參議院首次對劉霞案表態,而美國政府也應給予劉霞永久居民身份。

上個星期,根瑟正式向聯合國強迫或非自願失踪工作小組提出投訴。這位律師說,中國政府必須對這一正式的法律程序做出回應。他說,他這麼做的目的也是要強迫中國政​​府讓劉霞重新“現身”。上一次人們看到劉霞是在7月15日,當時她參加了看來是政府嚴密控制的海葬,與他人一起把丈夫的骨灰從船上撒入大海。

專訪:律師願盡一切努力 讓劉霞離開中國 [德國之聲]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7/08/201708091522.shtml

自劉曉波去世以來,他的妻子劉霞僅在海葬儀式上有過一次露面。外界迄今無法得知劉霞的下落。就在一週前,劉霞的國際代理律師甘瑟向聯合國相關機構提交正式請願書,呼籲進行緊急干預。德國之聲日前與甘瑟律師進行了專訪。

    德國之聲:甘瑟先生,您是否掌握了劉霞的近況信息?

    甘瑟(Jared Genser):很遺憾,我們所知的非常少。7月15日海葬儀式之後,她就「被失蹤「了。有許多關於她動向的傳言,但其實她的親友、律師都無法聯繫到她。我們真的非常擔心她的狀況。中國政府則宣稱,劉霞是「自由「的。但顯而易見,她並不自由。這也是上週我們向聯合國強迫及非自願失蹤問題工作組(WGEID)提交正式請願書的原因。

    德國之聲:那提交了請願書之後,我們是否能有所期待呢?

    甘瑟:這個請願並不會為我們很快帶來答案。但這依然很重要。聯合國機構首先必須要處理這份請願書,然後向中國政府發送一份正式的問詢書。不論最終聯合國得到了怎樣的答覆,他們都會轉發給我。這個過程可長可短,取決於中國政府想要多快回覆。對於我們來說,我們要是沒有在近期得到中國政府的答覆、也沒有瞭解到劉霞的確切下落,那麼我們就會再向聯合國任意拘押問題工作組(WGAD)提交正式請願書,強調劉霞已經失蹤多日,很可能已經被中國當局拘押。這樣,聯合國就必須要出面調查劉霞是否被非法拘押、中國政府是否違反了相關國際法。

    德國之聲:現在,您還沒有收到聯合國方面的任何回覆?

    甘瑟:沒有。

    德國之聲:甘瑟先生,您從2010年起就擔任劉曉波以及劉霞的國際代理律師了。您當初是怎樣聯繫到他們倆的?畢竟,那時的劉曉波已經開始坐牢了。

    甘瑟:當時我是直接聯繫到劉霞的。她需要為她的丈夫劉曉波找一個國際代理律師。那時的劉霞還能夠相對自由地和外界溝通,也像其他人一樣能用手機通話。我和她直接通話時,諾貝爾和平獎還沒有宣佈得主。但在那之後,她也陷入事實上的軟禁狀態了。

    德國之聲:那在這之前,您是否曾和劉霞或者劉曉波見過面?

    甘瑟:沒有。我聯繫劉霞的時候,劉曉波已經在監獄裡了,只能通過家屬和律師同外界溝通。和劉霞也是靠電話聯繫。當然我和他們兩人在中國的律師則一直保持聯繫。

    德國之聲:那麼多年裡,在如此困難的情況下,您是如何獲得劉曉波、劉霞的信息的?

    甘瑟:在陷入軟禁的頭幾年裡,她被允許每個月探望她的父母。還曾有過勇敢的記者得以打破封鎖,簡短地採訪到她。所以我曾經能通過她父母得到一些信息,以及一些媒體的渠道。總之,雙向的信息傳輸都是零零星星的。需要強調的是,我當初成為她的代理律師時,我們的主要目標是爭取劉曉波出獄;後來,在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宣佈前一星期,我曾經和劉霞討論過:要是劉曉波獲獎,會發生什麼?我那時就說,劉霞也可能因此被扣押;我明確和她說了接下去的風險。她最終作出了留在中國的決定。而我也曾許諾盡我所能讓劉霞有機會離開中國、讓劉曉波出獄。現在,劉霞的丈夫劉曉波已經遺憾地因病去世了,所以我現在的工作重心就是讓劉霞離開中國。劉霞從來沒有犯罪,也沒有受到過任何指控、審判,卻連續七年被限制人身自由。中國當局則一直宣稱劉霞是自由的。自由人應該能不受妨礙地隨時與親友、律師溝通,也應該能夠自由地出入境。

    德國之聲:劉霞被限制人身自由,只是因為她是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妻子、遺孀。您曾經擔任過緬甸的昂山素季、南非圖圖大主教的國際代理律師,結合您的經驗來看,劉霞、劉曉波的這樁案子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甘瑟:劉曉波、劉霞夫婦遭受的打壓,其嚴重程度令人震驚。劉曉波其實沒有做錯任何事,他所追求的就是國家權力的文明,他是零八憲章的起草者之一、第一個簽署者,呼籲將一黨專政過渡為多黨輪流的民主政體。為此他付出了高昂的代價。而如今,中國執政者也非常不安,每年大約花費1400億美元用於國內的維穩,相比之下國防開支也就1000億美元左右。可以這樣說:相比來自境外的威脅,中國政府更害怕自己的民眾。這也造成了中國政府強硬對待持不同政見者。在劉曉波這樁案子中,劉霞在沒有任何法律程序的情況下被限制自由,還有其他家屬也受到了莫須有的指控。而且,劉霞的心理、生理健康狀況,也因多年來的軟禁、以及劉曉波的去世,受到了很大的損害。而這一切,就是為了讓劉霞不能發聲。

    德國之聲:我們也注意到,不久前,美國一些參議員呼籲將中國駐美大使館所在的廣場更名為「劉曉波廣場「。您也在上週為《華爾街日報》撰稿時提到了這一點。這一倡議有沒有最新進展?

    甘瑟:很多人都想看中國官方對此的反應。中國當然對此感到很失望。對於我而言,重要的是讓劉霞以及其他親人能夠有機會出國。另一方面,中國正在試圖讓大家忘記劉曉波,所以「劉曉波廣場「的命名建議,能夠向中國當局表明態度,也能強調劉霞的遭遇是令人不可接受的。我的工作重心始終是能夠讓劉霞等人獲得離境的機會,所以我也願意做任何能夠達成這一目標的事,包括向中國政府公開施壓,迫使他們無法再繼續限制劉霞的人身自由。

劉建軍律師:湖北潛江彭峰案通報:因參加選舉被當局搆陷敲詐勒索在改為尋釁滋事逮捕案件移送法院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8/blog-post_9.html

我是北京道衡律師事務所律師劉建軍8月6下午到潛江,7日上午給潛江法院彭峰案的主辦法官羅軍(潛江法院審委會委員)打辦公室電話約其面談,他說讓我到法院時給他打電話。我到法院後我給羅軍打電話沒人接,從9點46到10點58共給羅軍打電話19次,一直沒人接。我初步判斷這位法官官僚主義比較嚴重,其後伍立娟趕到法院,和我去訴訟中心找了一位她認識的法官,這位法官給羅軍打手機,羅軍讓我下午三點再到法院。

我相信這位羅法官的辦公室電話不可能沒有來電顯示,我也堅信在我打19遍電話期間他不可能沒有在辦公室的時候,顯然不接電話是故意的,要求他們尊重律師和小民百姓的權利,看來是一種奢侈品要求,潛江法院的工作作風,從羅軍這位法官身上可見大體。

我和伍立娟下午三點再次到法院,羅法官並沒有為上午的爽約行為有半句話的愧意表達,坐實了我對他官僚主義比較嚴重的判斷。與其談彭峰的案子,羅法官完全是一幅自信有加的態度,他的意思就是彭峰徵地補償款的問題已經解決了還繼續上訪,就應該定罪。

我說彭峰後期的上訪不再是為徵地補償款的問題,彭峰是因為參加選舉後惹怒了潛江當局而遭到報復被搆陷抓鋪的,我問他罪與非罪的界線在哪?他不回答。我跟他說了些信訪制度的弊病,我說這種案件的有罪判決會產生新的仇恨,並且經不起歷史考驗,聊了十幾分鐘,我發現羅法官對我的問題和意見並不當回事。

我認為已無交流的必要,所以決定結束談話,起身後我跟羅法官又說了幾句,我說你們很多法官滿腦子專政思維,把法律作為制裁百姓的工具,你就是很典型的一位,簡短的十幾分鐘談話結束後離開 了法院直奔看守所去準備接見彭峰。

下午三點半左右來到潛江看守所再次會見彭峰,接見很順利,見到彭峰精神狀態依舊不錯,但戴著腳鐐。問原因,他說是因揭露和批評牢頭獄霸為號裡嫌犯買日用品時剋扣錢財與其爭吵並發生肢體衝突而被懲罰。

我問其他嫌犯有沒有人揭露,他說都不敢,因為牢頭獄霸所獲非法錢財涉嫌與獄警分贓,提意見者必遭打擊報復故都忍氣吞聲。我問是否需要向公安局有關部門和領導反映一下,他說由我和其親屬等商量後定。另外牢頭獄霸還答應退給彭峰二百元錢,但是還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到彭峰的手裡。

彭峰還告訴我說他已收到檢察院的判處有期徒刑一到兩年的量刑意見書。

伍立娟:我對彭峰案的認識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8/blog-post_30.html

2017年8月9日,彭峰案最新消息:湖北潛江訪民彭峰因參加選舉而被當局搆陷抓鋪以敲詐勒索罪抓鋪關押現已以尋釁滋事罪起訴已經送至潛江法院。2016年12月16日彭峰以敲詐勒索罪被潛江當局直接從家裡抓走關押在潛江市看守所,在關押調查中敲詐勒索不能成立又搆陷為尋釁滋事批准逮捕。

我認為:公民參加選舉都是不可以的,中國公民的選舉都是由所謂一小部分代表們幫忙代理投票的,訪民要參加選舉更是難上加難,訪民參加選舉的後果就是打擊報復參選人,全國各地幾乎都是一樣,山東孫教授參加選舉被當局堵在家裡幾天不讓出門,上海的馮正虎先生選舉被控制在派出所,全國選舉各種奇招阻礙公民參選。

彭峰曾經上訪過,上訪也是每個公民的權利,上訪不違法,河南政法大學教授多次在法學演講會上說:上訪被地方政府拘留,判刑都是違法行為,一切都是搆陷,不解決問題只解決提出問題的人,潛江公檢法部門應該多看一下上訪知識與公民的合法權利,你們不要用國家的機器鎮壓老百姓,彭峰無罪,參選無罪,如果彭峰被判有罪,這將是湖北潛江公檢法一條龍的搆陷打擊報復參選人彭峰。

作為人權觀察員,我們強烈譴責潛江當局立即無罪釋放彭峰,中國的民主三權獨立即將到來,你們將是這個腐敗時代的罪人,作惡的你們會被送上審判台。

廣東李小玲行拘未滿轉刑拘 其女兒住所被抄家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017/0809/16232.html

今日上午,北京周莉發出消息稱,廣東李小玲因涉嫌「尋釁滋事罪」被珠海警方刑事拘留,目前關押在珠海看守所。本網聯繫了周莉,她稱收到李小玲家屬的消息後得知此事。據其講述,廣東李小玲自六月初因為「光明行」照片事件被北京警方刑事拘留一個月後取保候審,由珠海警方接回當地軟禁於賓館內,上個月(7月)中旬,李小玲從賓館逃跑出來,後再次於7月27日輾轉到達北京,在北京火車站被珠海警方布控人員截獲,隨後又被帶回珠海,並對其作出行政拘留十天的處罰,行拘本該8月8日到期,但珠海警方在8月6日突然對其採取刑事拘留,重新將其收押。與此同時,李小玲女兒的住所被珠海警方搜查,查抄帶走一定數量的文字類物品(上訪以及訴訟等材料),並搜走朋友贈予李小玲的國民黨徽章等個人物品。

李小玲行拘變刑拘住所被抄 孫東生被強制帶回哈爾濱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2-08092017104438.html

在廣東,被關押在珠海看守所的維權人士李小玲日前被從行政拘留轉為刑事拘留,罪名是「尋釁滋事」,其住所被查抄,一些文字材料及徽章被扣押。此外,因阻止暴力截訪而被打傷的黑龍江維權人士孫東生日前在北京住院治療時被強制帶回哈爾濱。

「六四光明行」發起人,廣東維權人士李小玲日前被當局以「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

瞭解情況的北京維權人士周莉8月9日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李小玲被拘留後,她的住所也遭到了查抄:「(此前)行政拘留十天,應該8月8號到期。在還沒到期的時候,就從行政拘留改為刑事拘留了,應該是在6號,只是說她尋釁滋事。(警察)抄走了文字類的東西,還有支票,還有國民黨的徽章。當時讓他家屬簽通知書的時候,她的家屬拒絕簽字。已經抄了一次了,可能還要去抄第二次。更多的像是他們的恐懼,或者打擊報復。因為在這期間,李小玲沒有任何實質行為,涉嫌什麼尋釁滋事。」

此外,今年7月29日,哈爾濱維權人士孫東生因阻止安徽亳州當局暴力截訪訪民遭到毆打,被送院治療,8月3日,住院期間的孫東生突然被數十名警察、國保強制交給地方人員,帶回了哈爾濱。

孫東生說,他被打傷後,警方曾承諾會要求打人的公職人員支付醫藥費,但現在完全沒有著落。他目前正在哈爾濱的一家醫院內治療,沒有任何相關部門理會他:「北京治安總隊出動50多人,警察和國保,把我強制架離醫院,交給地方強制帶回。回來之後,由於他們工作方面沒有兌現,在這兒正在治療,治療了三四天,也沒人問、也沒人管。」

江蘇鹽城民營企業主蔣思軍因聯署訪民要求市委書記履職被拘留15日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8/15.html

江蘇省鹽城市鹽都區民營企業主蔣思軍先生,因為與鹽城市的百名信訪冤民聯署,要求市委書記、市人大主任王榮平履行《中國共產黨地方委員會工作條例》和人大監督的法定職責,並將聯名函發到天涯社區,結果第二天晚上即被公安抓捕,並以「編造虛假信息」處以行政拘留15日。

據瞭解,蔣思軍是鹽城市鹽都區龍崗鎮人,因為通過訴訟打贏千萬官司後,權利沒有得到實現而成為上訪訪民。跟其他訪民一樣,蔣思軍也因為有上訪「前科」,在今年的全國「兩會」前,被鹽城市公安局鹽都區分局以「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的無中生有罪名行政拘留10天。

南昌龔新華廣州打工被抓回 恐再次被精神病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7/08/201708100103.shtml

本站記者南方報導:前天(8月7號),南昌民主人士龔新華從廣州與本站記者聯繫,表示已經到達廣州,準備找個地方住下後聯繫工作事宜,並說因為他是南昌國保的黑名單重點,很可能會被南昌警方抓回去,若是他出事,希望記者能將消息發出去,以便人權律師及時介入!

    當記者問他住處安排好了嗎?他說一位很受大家尊重的廣州王姓民主人士會去接他並安排住處等事宜!

    今天記者才得知龔新華已經被南昌國保抓回(具體何時抓的還無法查證),那位王姓民主人士也發了推特證實了這件事情。

    另有國內龔新華的朋友收到了他發來的信息,說他被帶回南昌後已被拉去做了精神病鑑定,估計有可能被再次被送進精神病院或黑監獄!他說請朋友們轉告律師,他在公園派出所!

南昌龔新華遭跨省抓捕 發出求救急需法律援助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2017/0809/16234.html

本網獲悉,日前,江西南昌異見人士龔新華發出求救消息稱自己被南昌警方從廣州跨省抓捕,帶回南昌後被帶到江西省精神病院做鑑定。龔新華稱接下來可能是收監(刑拘)或者其他(黑監獄和精神病院),要求大家幫通知(尋找)律師,並指出辦案單位為南昌市公園派出所。據知情人廣州王愛忠透露,龔新華被帶走前找過他,龔新華表示,前往廣州暫住是要避開南昌警方對其的長期騷擾,其感覺江西警方想對其下手,估計南昌警方不會前去廣州找他,結果當日即被南昌警方找到並帶走。王愛忠認為,因為屠夫吳凎一案即將開庭,緊接著下個月福建召開金磚會議,「十一」國慶將至,「十九大」臨近,加上龔新華最近比較活躍,參與舉牌和支持郭文貴爆料等活動,南昌地方官員考慮到維穩風險,將其暫時收監或者對其採取強制措施進行控制的可能性是很大的。

張皖菏、劉星遭口頭傳喚後獲釋但手機被扣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7/0810/16235.html

本網獲悉,目前暫住河北邢台的維權人士張皖菏(張衛紅)和劉星於下午四點被當地派出所傳喚帶走,到晚上九點,人已獲釋,但兩人手機仍被扣押。據悉,今天下午四點鐘,張皖菏接到自稱邢台市橋東區西門裡派出所民警打電話聲稱「因取保有些事要找談話」,張皖菏當即表示「你有什麼事想幹什麼就直接說,別扯取保什麼的,我根本就沒有取保」,隨即掛斷電話,五六分鐘後,就有派出所民警敲門,稱有事要談。進門後民警聲稱查驗兩人身份證,並對張皖菏表示對其口頭傳喚,在被問及口頭傳喚的法定事由時,對方含糊其辭只稱到達派出所後會告知。僵持之下,民警要求劉星也需前往派出所,聲稱核實其身份。到達西門裡派出所後,兩人被強行扣押了隨身攜帶的手機,並將兩人隔開分別看管,進行簡單詢問後就不予理睬。直至晚上八點多,一個自稱是橋東區公安分局的便衣簡單詢問後將兩人釋放,但手機需要扣押一兩天。

中國一律師因“不當言論”被律師協會調查 [美國之音]

https://www.voachinese.com/a/news-chinese-attorney-investigated-for-his-remarks-on-weibo-20170809/3978408.html

中國一位律師被浙江省杭州市律師協會以“涉嫌發表不當言論,損害律師職業形象”的理由立案調查。律協根據當事人要求決定8月15日舉行聽證,隨後將就該案作出處理結論。該事件引發外界廣泛興趣和關注。浙江省碧劍律師事務所主任律師吳有水8月8日在微博上貼出杭州市律協8月7日發出的聽證通知書,稱“因犯’言論不當罪’”,將由杭州市律協下週二舉行他因“涉嫌發表不當言論,損害律師職業形象”一案的聽證會,歡迎外界關注。杭州市律協據稱7月11日收到“一網民”投訴,說吳有水律師在新浪微博上經常發表對黨和政府,及政府部門的負面評價,傳播社會負能量,嚴重損害律師的職業形象,要求依照相關規定予以嚴肅處理,隨後決定對吳有水立案調查。

對於依照憲法保護的言論自由而發表個人言論卻被立案調查,吳有水8月3日向律協提出聽證要求。律協決定8月15日在杭州律協大會議室舉行聽證。

吳有水星期三在接受美國之音詢問時表示,他質疑律協對他的網上言論立案調查真是因為所謂網民投訴,認為律協很可能是以此為藉口,要管束他的言論。

他說:“這個所謂網民投訴我都覺得很蹊蹺,因為我發佈出來的杭州市律協來調查,提供的這幾篇文章,涉及了幾個方面,所以這個網民的投訴我覺得很奇怪。他是投訴某一點,應當是某一方面的,但是他的投訴很泛。所以,我覺得這個投訴只是一個名義上的,也許只是他們啟動對我調查的一個理由吧。”

吳有水律師表示,杭州律協對他的言論立案調查,開了一個非常惡劣的先例,即用所謂的匿名舉報,調查和封殺一位律師的個人言論。

他說:“到現在為止,律師協會也沒有對我說,我言論怎麼不當,違反了什麼規定,如何影響了律師的職業形象,沒有跟我說任何理由。杭州市律師協會開了一個很壞的頭,如果說是他們竟然可以這樣對付我,以後全國的律師,他又沒有違法,但是都可以採用這種方式,隨便找個藉口說,收到網民的匿名舉報,然後他們都可以調查。對任何律師的言論,都可以用這種方式進行懲罰。”

首名律師因工作以外言論被律協立案調查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discipline-08092017073120.html

杭州市律師吳有水被指傳播社會負能量,遭當地律師協會立案調查。吳有水指自己只是行使公民權利,並無發表不當言論,又指若投訴成立,將威脅全國律師的言論自由。浙江省杭州市律師協會指出,近日接獲網民投訴,指杭州律師吳有水經常在網上發表對黨和政府部門的負面評價,傳播社會負能量及嚴重損害律師職業形象,因此立案調查。吳有水律師周三(9日)接受本台訪問時表示,被投訴一事毫無先兆,沒有任何人曾經對他發表的文章表達過不滿或進行警告,而且有關文章都通過社交平台的言論審查,認為所發表的言論並無不當。他又指自己是第一個因職業以外的言論被投訴和調查的人,但表示自己只是行使公民的權利和義務。

吳有水說:我根本就不可能,在像他們(律師協會)所說… 所說的那麼有不當的言論,無非就是我行使我自己的權利,履行我自己這個義務啊,對國家政府部門提出個批評,對人家違反法律的一些現象,不作為的一些現象作出一些批評啊,這是公民一些基本的義務啊,是公民的權利也是公民的基本義務啊。

吳有水認為,若果在網上發表不同意見都不可以的話,言論自由猶如倒退到文化大革命時期一樣。他指,若果今次事件被裁定為言論不當,會對其他律師,甚至全國人民的言論自由都帶來威脅。

律師因言論受調查 業界批律協淪打壓工具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follow-up-08092017093656.html

過去有律師因代理敏感案件或是因為言論,而遭到所屬地區的律師協會警告,甚至發生被律協刁難年檢等情況。杭州律師吳有水懷疑因為在網上發表批評政府的言論,而被杭州市律師協會立案調查,他將於下周二(15日) 出席杭州市律師協會的聽證會。吳有水律師對本台表示,他是第一個因職業以外的言論被投訴和調查的人,但表示自己只是行使公民的權利和義務。北京律師謝燕益表示,律協只能針對律師的執業行為是否規範進行約束。但是吳有水律師因言論被杭州律協立案調查真是聞所未聞,他感到杭州律協做法越權。

謝燕益說︰每個人有各自的立場和認知是很正常的,因為社會多元化。但是從律協職能和權限範圍,洧權利剝奪律師的職業權,最多只是批評和譴責。現在這事件中的杭州律協,也包括全國各地的律協,他們行政化的狀態非常嚴重。

謝燕益律師指出,隨著互聯網的發展,公民多了途徑發表言論,但是律協作為律師代表的工作機構,理應維護律師執業等權利,可是實際情況是往往成為協助政府打壓的工具。他認為,網上的言論若不涉及造謠,都只是情感上的表達,甚至是為了能促進社會進步而提出個人建議。

揭中國體壇興奮劑醜聞 隊醫遭迫害逃亡德國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features/hottopic/doctor-08092017084035.html

中國國家隊醫務監督組原組長薛蔭嫻與她的兒子、北京藝術家楊偉東及兒媳杜興,近日成功逃亡抵達德國,一家三口已向德國政府申請政治庇護。在過去數十年間,薛蔭嫻因對抗中國體制的黑暗,拒絕執行官員下達強逼運動員使用興奮劑的指令,並揭發當局大規模使用興奮劑醜聞而遭迫害,兒子楊偉東也受到株連。現年79歲的薛蔭嫻1963年於北京體育學院(現體育大學)畢業後進入國家體委(現國家體育總局)工作,曾任中國國家體委訓練局首席運動醫學專家兼國家體操隊醫務組組長,先後在國家田徑隊、男女藍球隊、女子排球隊、國家體操隊工作。她向本台透露,從1978年起被賦予政治使命的中國體育開始進入了興奮劑時代,上世紀80年代,官員在內部會議上公開發出使用全面使用興奮劑的指令。

薛蔭嫻:1978年10月11號,國家體委副主任陳先在全體大會上說外國運動員都使用興奮劑,為何中國運動員不能使用興奮劑?讓我們研究在運動員身上使用興奮劑,以後就是派一個大夫叫陳章豪從79年4月份到6月份去法國學習興奮劑如何在運動員身上使用,回來以後就大會小會宣傳要消除疲勞要吃興奮劑。80年代到90年代,全國範圍都在用。國家隊當時有11個隊。國家隊訓練局局長、黨委書記李富榮說全體都吃,你反對他就是反對政府、反對黨,吃興奮劑利益集團的頭子就是他。他們成立了興奮劑研究小組,組長就是陳章豪,他就說吃興奮劑叫吃特殊營養藥。

薛蔭嫻回顧,官員靠興奮劑催生出的成績獲得陞遷,一些80年代拿過國際金牌的知名運動員,從最初的受害者變身既得利益者。在利益和官職的刺激下,使用興奮劑大行其道,反對者遭到排斥和報復。在薛蔭嫻站出抵制後,前國家體操隊總教練宋子玉也成為她的同盟軍,兩人先後被免職,1989年宋子玉在持續的迫害中抑鬱而終。薛蔭嫻成為而個國家體制中罕見的孤獨的反抗者。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