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06 律師終於見到黃琦但沒有閱到案卷材料。盧昱宇被重判維權平台逐一遭封殺。蘇州和福州大抓捕情況概述。高智晟家獄三年。

李靜林律師:終於見到黃琦,終於沒有閱到黃琦案的案卷材料 [維權網] http:/ … 繼續閱讀 →...

李靜林律師:終於見到黃琦,終於沒有閱到黃琦案的案卷材料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8/201786.html

2016年11月28日,六四天網的創辦人黃琦在成都被抓。不幾天,網上有消息,據說黃琦被抓,是因為把四川省委書記王東明指示要整黃琦的消息發到了六四天網上。2016年12月30日,作為黃琦的辯護人,本人到黃琦的被關押地——綿陽是看守所要求會見黃琦。黃琦當時的罪名是為境外提供國家秘密罪。要會見,需要綿陽市公安局同意。差不多每個月,本人都要跑一趟綿陽,要求會見,瞭解情況。綿陽市公安局儘管一直不同意會見,但是對於辦案進程還是告知了的。辦案警察說爭取在2017年7月20日之前移送檢察院審查起訴。

2017年7月31日,本人與黃琦的母親等人去了綿陽市看守所。接待窗口表示要預約。本人指出綿陽市看守所沒有預約制度。但是接待警察堅持打電話請示,決定第二天才能會見。我說隋律師會見黃琦,也只是由上午拖到下午就可以會見的。本人要求下午會見,沒有得到允許。本人要求見看守所值班領導,沒有得到准許。

2017年8月1日上午,我去會見黃琦。看守所值班領導要求本人簽署保密告知,不准將案情以及與案情有關的事項洩漏出去,否則將承擔法律責任。簽就簽,只要能夠見到黃琦。簽了還意猶未盡,看守所值班領導還鄭重其事,向本人宣讀了一遍保密告知的內容才辦理的會見手續。

在隋律師會見黃琦的審訊室,本人終於見到了黃琦,只不過審訊室的牌子換成了律師會見室的牌子。會見的內容與隋律師通報的情況大致一致。所不同的是:黃琦不僅不承認有誰向他提供了國家什麼秘密,不僅不承認自己向境外提供了國家的什麼秘密。還希望律師、親友們能夠為他向上反映辦案警察捏造證據陷害他。

在會見完畢,收拾東西準備離開的時候,辦理黃琦案的警察羅兵和一個女士出現了。他們想同黃琦談兩句。黃琦答應,我也無所謂啊。我去告知值班窗口。值班窗口叫我先還押黃琦。辦案警察另外辦手續。我自然同意。看守所值班領導來了,聲稱在監控上看見黃琦給了東西給我,要檢查。羅兵和與他隨行的女士也來了。叫搜了公文包裡面,還搜公務包外面的拉絲口袋。搜就搜吧,在得知審訊室臨時改成律師會見室的時候,本人和黃琦都知道會有人在監控偷聽。見到辦黃琦案的警察,便知監控偷聽的人包括原辦案警察。堅持要8月1日會見,大概是辦案警察要8月1日才得空。不讓他們搜查,以後可能見不著黃琦了。隨他們去吧。搜查的結果是,由黃琦寫了內容的會見筆錄不能帶出,重新由我抄寫完成的筆錄可以拿走。行,會見筆錄本人重寫拿走。

2017年7月31日。本人還去綿陽市檢察院要求了閱卷。綿陽市檢察院案件管理中心的工作人員,聲稱閱卷需要辦案檢察官同意。她用了很長的時間聯繫的結果是:辦案檢察官不在。給了一個電話號碼,是別的檢察官辦公室電話。詢問的結果也是辦案檢察官謝黎不在。8月1日,8月2日本人都到綿陽市檢察院去,謝黎還是不在。8月3日,案管中心的工作人員才講清楚了一些,說是謝黎出差了,什麼時候回來不知道。謝黎說,回來之後,等他先看完卷再聯繫我。

一個閱卷,耗了四天,沒有進展,綿陽國保得知多半很高興。

記錄群體性事件,「非新聞」博主盧昱宇獲刑4年 [紐約時報]

https://cn.nytimes.com/china/20170807/china-blogger-lu-yuyu-prison-sentence-protests-picking-quarrels/zh-hant/

香港——中國南方的一個法院以整理記錄全國各地的群體性事件為由,判處一位博主四年監禁。博主盧昱宇的一名律師王宗躍稱,週四,雲南大理的一個法院以「尋釁滋事罪」宣判盧昱宇有罪。尋釁滋事罪經常用於起訴政治異見人士,近些年也開始用於起訴網上的活動。盧昱宇是來自中國西南省份貴州的農民工,他用互聯網調查和公布各地發生的一些罷工、抗議和騷亂的信息。此類事件中國每年發生數萬起。此類事件通常被中國新聞媒體所忽視,而常駐北京和上海等主要城市的外國記者也很難報導。相比之下,盧昱宇和女友李婷玉能夠調查和分享大規模抗議活動的消息,有時一天不止一次。

他們重點關注罷工和其他勞工衝突事件。但也記錄因土地徵用、污染和地方腐敗引發的抗議活動。

他們認為自己發的那些「非新聞」。雖然他們的很多網頁已經被封,但他們的報導依然保留在Tumblr網站上,他們經常使用的暱稱是Wickedonna。這些帖子顯示出他們如何使用中國社群媒體,特別是微博,在網路審查機構刪除前,收集那些事件的圖像。

去年,大理警方拘留了這對情侶。據監督機構人權捍衛者(Chinese Human Rights Defenders)稱,今年4月,李婷玉受審,隨後獲釋,但她的判決從未公開。據律師王宗躍稱,盧昱宇說,李婷玉被判處緩刑,但沒有提供任何細節。

記者和勞工研究人員經常通過這對情侶的帖子判斷中國各地的罷工情況,了解特別值得關注的事件的詳情。去年,他們被授予「無國界記者—TV5世界新聞自由獎」(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TV5 Monde Press Freedom Prize)。

「盧昱宇和李婷玉不知疲倦地記錄中國公民的日常集體行動,」香港非營利組織中國勞工通訊(China Labor Bulletin)的研究員基根·埃爾默(Keegan Elmer)在接受電子郵件採訪時說。「他們的項目應該得到讚揚,而非譴責,世界各地的新聞自由倡導者對他們懷有強烈的感激之情。」他還說,阻止他們的報導「不會改變中國各地每年發生數萬起群體事件的嚴峻現實,他們的記錄清楚地表明了這一點」。

王宗躍稱,盧昱宇正在上訴。他還表示:「我們認為盧昱宇是無罪的,沒想到會判四年。」

盧昱宇被重判中國維權平台逐一遭封殺 [法廣]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7/08/201708061931.shtml

【要聞分析 】 : 總部設在紐約的新聞自由團體 「保護記者委員會」(Committee to Protect Journalists)8月4日發表書面聲明表示:中國法院對維權信息平台「非新聞」創辦人盧昱宇的判決進一步沉重打擊了新聞自由原則。盧昱宇8月3日本週四被中國雲南大理一家法院以「尋釁滋事罪」判處有期徒刑4年。從未認罪的盧昱宇在判決結果公佈後立即提出上訴。*

據瞭解,「非新聞」網站是由此次被判刑的盧昱宇和他的女友李婷玉自 2012年底開始建立,致力於報導和蒐集在中國各地發生的群體事件、公眾抗議和社會問題的資訊網站。他從中國社交媒體平台上收集照片、視頻、短信等信息,在整理和證實後,再發佈到自己的社交媒體賬號上。

據報導:盧昱宇和他的女友李婷玉僅在2015年一年中,就收集了近3萬起包括村民抗議徵地、工人罷工、業主維權等群體事件,他們也因此經常受到警察恐嚇,幾次被逼遷。中國政府最後一次發佈官方的群體事件統計數字是2007年,當年中國的全國群體事件超過10萬起。據中國學者估計,最近幾年的群體事件數目每年差距很大,每年從3萬到18萬起不等。

盧昱宇來自貴州遵義,生於1979年,有說他本人曾經是農民工。在創辦維權信息平台「非新聞」以前,盧昱宇就曾經參加過維權活動,2012年4月盧昱宇因在上海南京路舉牌,要求官員公開財產還民選票,而被警方拘留10天。同年6月,盧昱宇在廣州又因「非法集會」而被關押1天。2012年10月,盧昱宇開始群體事件的搜索與統計。

李婷玉原籍廣東佛山,原是中山大學翻譯學院英語專業的學生,大學期間她因常在牆外發表論政文章而遭多次約談,後在學校和家人壓力下退學。她與盧昱宇認識後共同決定從事自媒體和公民記者的事業。兩人在2016年6月15日被當局以「尋釁滋事」罪拘留,並於7月正式批捕。李婷玉在今年4月接受雲南大理法院審理後隨即被釋放,但法院一直未公開對她的判決結果。

盧昱宇在被關押期間曾經遭到毆打和虐待,他的律師在去年8月31日對外透露:他在探監時,盧昱宇告訴他自己被獄警反扭手臂,讓他不能呼吸,導致他的腦袋撞到了牆上。在看守所拒絕了盧昱宇見醫生的要求後,盧昱宇開始絕食抗議。

之後,「保護記者委員會」提供的進一步信息稱:雲南大理白族自治區看守中心的工作人員在去年8月29日晚上為了不讓盧昱宇闔眼睡覺,而讓囚室的燈熾亮晃眼。他告訴律師,他們之間接著發生了爭執,第二天早上獄警來到他的牢房,要求他站起來。他們說盧昱宇不知道怎麼站端正,要教育他,於是開始毆打他。

總部設在紐約的新聞自由團體保護記者委員會(Committee to Protect Journalists)曾經在2016年9月1日表示,在押的中國網絡記者、維權信息平台「非新聞」創辦人盧昱宇遭到獄警毆打。該委員會敦促中國政府對此進行調查,並保證他得到適當的醫療救治。

國際特赦組織當時也發出緊急呼籲,要求立即無條件釋放盧昱宇和李婷玉,不能僅僅因為兩人行使言論自由權就遭到關押。國際特赦組織還要求確保他們兩人能夠定期不受限制地會見家人及律師,保障不受酷刑和其他形式的虐待。

盧昱宇李婷玉被捕六個月後的2016年11月8日獲得了由「記者無疆界組織」和法國電視五台共同設立的年度「國際新聞自由獎」的「公民記者自由獎」。

盧昱宇李婷玉創辦的維權信息平台「非新聞」,黃琦創辦的「六四天網」,劉飛躍等創辦的「維權網」等等,在十多年中先後逐漸成為中國民眾維權信息的主要發佈平台,但近年來都遭到中國官方的打壓。維權信息在中國的發布也被收得越來越緊。在這些網站工作的義工和公民記者近年不斷受到地方當局威脅、恐嚇和打壓。

如今也被監禁並身患重病的「六四天網」的創辦人黃琦,一年前就盧昱宇李婷玉被抓一事曾經表示說:「對非新聞創辦人的打壓,只是中國大陸對於這種維權信息發佈的又一個打壓案例而已。隨著維權運動逐漸在全國推開,當局對於維權信息的發布是慎之又慎,不斷控制維權信息的發布。而「非新聞「和「六四天網」等只是維權信息發佈的平台,是讓大批民眾宣洩積怨和不滿的出口,避免他/她們採取偏激的手段,客觀上起到了維護社會穩定的作用。」

黃琦先生當時還說:「特別是財產遭到剝奪的這些民眾,需要有一個合理的發洩。如果他們失去了這樣一些出氣的平台,那麼就會走向極端。維權網站實際上對當局是個好事。我們天網過去18年發佈了20萬維權案例,總共涉及上百萬民眾,沒有一個採取了自殺、爆炸之類的暴力措施,有利於和諧社會的建立。」

709末期之蘇州大抓捕和福州大抓捕情況概述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8/709-201786.html

一、背景 :

自2015年7月開始,大規模打壓維權律師和維權人士的「709事件」進入末期。「709事件」在國際和國內產生了巨大影響,這為官方作惡者所始料不及。有人可能認為「709事件」令官方灰頭土臉急於收場,但實際並未看到這種趨勢,只是變換手法而已。如蘇州的大抓捕、福州大抓捕、以年檢打壓律師和律師事務所以及以個案抓人如:黃琦、劉飛躍、潘斌等還是709的繼續,他們都與維權緊密相關。可以說「709」快結束了,但「小709」還在繼續。「709」辦案手法,如先指定居所監視居住、不允許律師會見、解聘親屬或在押人實現委託的律師、官派律師甚至酷刑等,在全國不斷推廣。雖然「小709」不斷出現,然而卻被社會所忽視。這種「小709」模式很可能是「709」末期及「709」之後打壓維權群體的常態。因此,需要國內外繼續密切關注和聲援。

下面概括敘述一下蘇州大抓捕和福州大抓捕的情況:

二、蘇州大抓捕概述

自2016年「G20峰會」敏感時期的9月8日開始,蘇州當局突然對當地維權人士實施大抓捕。此後,雖有部分人員被釋放,但又不斷抓人,直至2017年6月仍在抓人。

在2016年9月時,許多人都以為是當局為G20峰會維穩採取的強制措施,然而時至今日,讓許多人看清了這是「709事件」的延續。

福州大抓捕也是「709事件」延續的一個分支。

大抓捕詳情:

2016年9月8日,蘇州當局突然對當地維權人士大抓捕,王婉平、朱雪英、吳其和、徐春玲、王明賢、顧義民、范永海、陸正國等陸續被帶走。其後,范永海第三天被釋放,此後被多次傳喚。陸正國當天晚上釋放。沒有被釋放的人都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其中:

顧義民,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名義辦案單位是蘇州市公安局直屬分局;

王婉平、朱雪英、吳其和、徐春玲、王明賢五人,涉嫌擾亂法庭秩序罪,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名義辦案單位是常熟市公安局。

2016年11月4日,江蘇蘇州維權人士戈覺平(網絡名稱:奔博)被蘇州市公安局直屬分局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指定居所監視居住;

2016年11月5日,陸國英(戈覺平之妻)被以涉嫌「擾亂法庭秩序」,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名義辦案單位是常熟市公安局。

2016年11月8日,維權人士胡誠、倪金芳、邢佳(邢介忠)被警方傳喚,後:

胡誠,涉嫌尋釁滋事罪,被蘇州市公安局直屬分局指定居所監視居住;

邢佳(邢介忠)、倪金方被以涉嫌擾亂法庭秩序罪,被常熟市公安局指定居所監視居住。

2017年1月27日,顧義民被以取保候審名義釋放。

2017年2月6日,常熟維權人士顧曉峰被蘇州警方以「尋釁滋事罪」執行指定居所監視居住。

2017年3月16日,維權人士周金丹和金根男被常熟警方以涉嫌擾亂法庭秩序罪指定居所監視居住。

2017年3月20日,江蘇常熟徐文石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的名義指定居所監視居住。

2017年4月,王婉平、朱雪英、徐春玲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期滿取保獲釋。

2017年5月8日,胡誠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期滿取保候審獲釋。

2017年5月,指定居所監視期滿,戈覺平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逮捕,其妻陸國英取保獲釋。

2017年8月,顧曉峰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期滿取保候審獲釋。

2017年6月,徐文石之妻溫玉霞被抓捕,涉嫌罪名和被採取刑事強制措施不詳。

截至2017年8月6日,在蘇州常熟大抓捕中,仍有7人被關押:

戈覺平,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

邢介忠,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逮捕;

吳其和,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逮捕。

以上三人被關押於蘇州市第一看守所。

徐文石,2017年3月20日被抓,涉嫌尋釁滋事罪指定居所監視居住;

周金丹,2017年3月16日被抓,涉嫌擾亂法庭秩序罪指定居所監視居住;

金根男,2017年3月16日被抓,涉嫌擾亂法庭秩序罪指定居所監視居住。

溫玉霞(徐文石妻子),2017年6月被抓,涉嫌罪名和被採取何種刑事強制措施不詳。

據可靠消息,范永海出來後曾被多次傳喚。其他多人還有被多次傳喚的情況。被傳喚所問的主題圍繞范木根案庭審、及聲援「709」等拉橫幅為主。涉及戈覺平的問題也較多。

被關押或曾經被關押的人,律師要求會見時,都被警方以被關押人涉嫌危害國家安全名義拒絕安排會見,甚至要求被關押人解除律師委託,如:陸國英、戈覺平。

當事人親屬,被釋放的當事人被當局要求不得發聲。

在微信中,蘇州大抓捕相關帖子很快被封,甚至發不出去或發出去他人看不到。即:對蘇州大抓捕信息封鎖的程度甚至大於對709相關信息的封鎖。

以戈覺平為代表的蘇州常熟維權公民與各地維權人士聯繫較多,當地維權公民圈子發展比較成熟。相互聯繫緊密的蘇州常熟公民在范木根案的取證和聲援方面起到了很關鍵的作用,他們對其它地區的維權聲援力度也不小,由此遭到打壓。

三、福州大抓捕情況概述

2016年8月、9月杭州G20前後,福州維權人士林炳興、石立琴、廖俊、江智安、林依妹、蔣碧秀、熊鳳蓮、嚴興聲、張秀屏、吳宏福、羅紅梅、賀清敏、林善忠、卓道明等14人相繼遭到當局以涉嫌尋釁滋事罪為由抓捕。

福建地區維權人士相互之間聯繫也比較多,許多人經常一起參加維權活動,如:每週到法院門前一聚。

林炳興首先於2016年8月30日刑拘關押於福州市第一看守所,之後逮捕關押至今。

廖俊於2016年9月2日被刑拘後一直關押於福州第一看守所至今。

嚴興聲於2016年9月13日被刑拘後關押於福州第一看守所至今。

2016年10月13日前後,蔣碧秀、石立琴、張秀屏、林依妹、熊鳳蓮、江智安、賀清敏、吳宏福、羅紅梅、林善忠、卓道明等11人刑拘期滿後取保候審。

2017年3月張秀屏、熊鳳蓮、江智安、賀清敏、吳宏福、羅紅梅、林善忠、卓道明等8人又陸續被收押,目前分別被關押在福州市第二看守所和福清市看守所。

2017年5月,蔣碧秀在北京被抓捕收押。

2017年4月19日,13人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名義起訴。後因蔣碧秀、林依妹沒有歸案,收回改為11人起訴書。蔣碧秀以同樣罪名另案起訴。羅紅梅暫時還沒有被起訴。

因福州長期抱團取暖,每週一聚,並且積極參與圍觀公共事件,如:圍觀鄭州十君子事件、聲援蘇州范木根案、聲援江西樂平冤案律師閱卷權和聲援709屠夫吳淦等。這種維權圈與公民圈的互動,在當地頗具規模和影響。顯然這是當局打壓的真實原因。

目前,福州14人被起訴,其中,羅紅梅另案處理,林依妹(在逃)未到案另案處理,石立琴取保。12人被關押。

羅紅梅另案處理的原因是:羅沒有參加其它十三人起訴書中指控的三項:1.福建省高院每週一聚;2.三坊七巷景點「民主自由行」遊行抗議;3.「勿忘六四」拍照。

律師會見情況及羈押地 :

隋牧青律師、林洪楠律師分別會見林炳興三決,羈押在福州一看。

葛文秀律師會見石立琴一次,目前取保候審。

葛永喜律師會見廖俊二次,羈押在福州一看。

成准強律師會見嚴興聲一次,羈押在福州一看。

黃志強律師會見江智安三次,羈押在福清看守所。

黃沙律師會見羅紅梅二次,羈押在福州二看。

王國芳律師會見吳宏福一次,羈押在福清看守所。

李柏光律師會見熊鳳蓮一次,羈押在福州二看。

聞宇律師代理林依妹,目前林依妹(在逃)失聯。

(其他因故未請律師)

蔣碧秀羈押在福州二看。

張秀屏羈押在福州二看。

賀清敏羈押在福州二看。

林善忠羈押在福清看守所。

卓道明羈押在福清看守所。

中國人權律師“家獄”三年網友發起探訪 [美國之音]

https://www.voachinese.com/a/news-chinese-netizens-call-for-save-house-arrested-gao-zhisheng-20170806/3974278.html

在中國最知名的維權律師之一的高智晟刑滿出獄被軟禁陝北老家3週年的前夕,中國維權人士和網友近日發起“高智晟看牙,自由高智晟”的公民行動,要求當局立即停止對高智晟自由權、健康權等基本人權的侵害,還高智晟看病求醫、自由走動的權利。今年8月7日是高智晟刑滿出獄,從小監獄轉入實際上大監獄的3週年。據維權組織消息,面對高智晟目前所處的惡劣生存環境,有網友近日發出“關注高智晟的自由和就醫問題” 呼籲書,要求當局恢復高智晟的看病求醫、自由行走的基本人權,而如果當局繼續剝奪他外出看牙的權利,便準備徵召能夠上門的牙科醫師以及網友前往陝北,一起探訪高智晟。

生存環境惡劣

消息表示,幾年來一直被軟禁在老家陝西榆林市佳縣的高智晟,此前曾因長期失聯和牢獄酷刑折磨,牙齒基本鬆動脫落,吃飯困難,缺乏營養,體質差,高智晟曾幾次準備外出看牙都遭阻止。而目前在榆林地區不久前爆發洪水後,一種小蚊蟲氾濫,高智晟渾身被蚊蟲叮咬,奇癢無比,手抓撓後感染流出黃水。熱心網友為他寄送的蚊帳、蚊香等物品,又被看管人員截扣。

2009年帶著未成年兒女逃亡美國的高智晟的妻子耿和星期六發推文,對網友關注高智晟表示感謝,支持網友探訪他的行動。美國之音記者星期天下午聯繫上高智晟的大哥高智義:

記者:“能跟他說兩句話嗎?問他一下情況?”

高智義:“哎呀,他休息著,最好不要有什兒事。現在……惹麻煩呢。”

記者:“那他最近身體怎麼樣呀?”

高智義:“身體,身體好著呢。”

記者:“那他的牙吃東西也沒法吃,也不讓看去,對吧?”

高智義:“哎,咋說,那個牙都幾年了,就那麼過。”

記者:“說他被蚊子咬得厲害?”

高智義:“那蚊子咬就沒有辦法了,蚊子咬還有辦法了,那蚊子咬也正常的。”

記者:“網上說那個有國內網友給寄的蚊帳什麼的,都拿不到?”

高智義:“不太清楚,好像沒有那回事吧?”

擔心困死消滅

中國人權活動人士、歐盟薩哈羅夫人權獎得主胡佳星期三對美國之音表示,被當局視為眼中釘的高智晟,過去3年一直處於非法被剝奪人身自由的“家獄”中,而在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因在獄中被查出肝癌末期一個多月後便病逝,更是引發外界對高智晟生存環境的擔憂,擔心他會成為下一個當局有意令他長期“困死”在陝北的犧牲品,無法獲得基本的醫療和營養。

胡佳說:“高智晟和劉曉波作為特別重要的對手,它(當局)認為是特別需要打壓、禁錮,我認為甚至是消滅的對象。然後經過劉曉波這件事情,我們不能再讓劉曉波的悲劇再在高智晟律師身上出現。所以我們就在網上發起到陝北去看高律師。”

胡佳表示,外界希望爭取幫助高智晟真正成為一個自由人,打破對他的任何非法禁錮。

他說:“第一個目標是,他連蚊帳、蚊香,治療皮膚瘙癢、潰爛的藥物呀,無法獲取,寄過去的東西都被攔截簽收,我們要給他送去這些東西。然後第二個階段性目標就是說,他到本省內的地方去治療牙齒,讓他有咀嚼力,能夠有基本生命營養攝入的保障。第三個階段性目標的話,高智晟律師在北京有住宅,畢竟是他的家。他是個自由的公民,不管他們用什麼實際的措施去限制他,非法侵害他的權利,但是他有法律意義上的資格,我們就需要去配合去爭取。高律師有權回來,他也應該回來。”

今年53歲的高智晟曾被中國司法部選為“中國十佳律師”,1996年起,開始為弱勢群體維權打官司,處理過多起民間維權案件,2004年底起,多次上書高層,要求改變對法輪功等群體的非法處理手段。高智晟隨後開始受到嚴重打壓報復,2006年8月,被吊銷律師執業證。後又被秘密綁架並遭約4個月酷刑。

高智晟2006年12月被北京一中院以“煽顛罪”判處3年,緩刑5年。因高智晟仍然堅持發聲,2009年2月失聯,一年多後才被釋放返京。高智晟因接受美聯社採訪,再次被失聯,很長時間後外界才獲悉,高智晟緩刑被撤銷,要繼續服刑2年7個月,至2014年8月7日刑滿出獄。

高智晟在新疆沙雅監獄服刑期間遭酷刑折磨,被單獨囚禁,長期營養不良,牙齒鬆動脫落,身體健康欠佳。出獄後高智晟被送回陝北老家遭軟禁。不過,高智晟秘密撰寫《2017年,起來中國》書稿,2016年6月在台灣正式印刷,令當局十分惱怒,監控愈加嚴密。高智晟仍不斷就一些時事議題在網上發表文章,尤其是聲援一些被拘捕的維權人士和公民。

樂平冤案四被告獲國家賠償 律師指金額過於保守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1-08062017110413.html

江西省高級法院8月4日分別向方春平、程髮根、程立和、黃志強送達了該院作出的國家賠償決定書。根據這4份賠償決定書,江西高院將向方春平等4人分別支付侵犯人身自由賠償金、精神損害撫慰金共計227.574146萬元到227.884814萬元不等。根據大陸媒體報導,四人分別於2017年6月8日、2017年7月5日向賠償義務機關江西高院提出國家賠償申請,江西高院與賠償請求人進行協商後達成協議,分別支付侵犯人身自由賠償金137萬餘元及90萬元精神損害撫慰金。

該案前代理律師王飛8月7日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他認為法院的賠償金額過於保守:「我覺得這個是過於保守的一個賠償結果了。我瞭解的當時提交的一些證據能夠反映這個案子的申冤成本是很高的,當時我代理的程立和,他家人火車票就能鋪了滿滿一地。另外還有這些人關押這麼多年,身體可能會造成一些傷害,醫療費用應該也納入進行考慮,比如有些人要去看一下病,我看程髮根身體就有些狀況,他還去醫院進行了治療和檢查。」

「樂平冤案」指的是2000年樂平中店村發生一起搶劫、強姦、碎屍案,村民黃志強、汪深兵等五人被認定為凶手。此後,五人中除汪深兵出逃外,其餘四人均被判死緩。但該案中的3名嫌疑人有案發時不在場的證據,警方也承認未提取到有價值的物證。直至2016年12月,江西高院才改判四人無罪。

關注案件的文東海律師向本台表示,個案的平反、賠償並不足以說明中國法治的進步,總體而言,目前的大環境沒有進步,而是在倒退:「冤案他每天平反的同時又在製造出來冤案,從個案我們不能看出什麼東西來。現在中國國內的氣候不是在走向寬鬆,而是越來越緊張。不是在往進步的方向發展,而是在往回走。」

法輪功律師遭浙江三門縣法院非法解除委託 [大紀元]

http://www.epochtimes.com/b5/17/8/6/n9502662.htm

【2017年08月07日訊】浙江省三門縣法院,原本名不見經傳,但在2017年5月18日審理法輪功學員葉錦越一案時,因對律師進行非法安檢,法官孫良挺當場對律師進行「立法」一事,曾在國際媒體曝光而名聲大造。日前,三門縣法院又做出另一驚人之舉:取消了辯護律師張科科和王磊律師的代理辯護權,禁止會見法輪功學員當事人。眾所周知,律師是接受家屬和當事人委托的,只有家屬或當事人才有權撤銷委托。三門縣610多次施壓給葉錦越家屬解除律師委托未能得逞后,竟公然做出此舉。

2017年8月2日,律師在要求會見葉錦越時,遭到拒絕,理由是:法院明確過不準律師會見。律師當場提出抗議:法院無權干涉律師會見的權利。之后,律師到檢察院控申科反映會見受阻一事。辦案員了解情況后反饋:因為律師在開庭時抵制安檢,現在被撤銷了代理權。律師指出:律師是家屬委托的,只有家屬有權撤銷委托。面對此質詢,辦案員表示只能與法院進行協調。之後,律師于8月2日、8月3日連續兩日遭到法院幾番推諉,兩日內均未見到葉案的法庭庭長孫良挺。

順德村民被圍困一月後遭強拆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2-08062017105357.html

廣東佛山順德一拆遷戶在被當局圍困一個月後,日前遭到強拆。居住在村內的妹妹家的李碧雲,他們的房子外也被二次傾倒泥土堵路,還挖掘了一個一米多的大坑。本台此前曾報導順德當局為了逼遷大良逢沙村民,將其中兩戶戶主抓捕之後,圍困村民,斷水斷電,有一戶因家庭原因已於7月中旬被迫搬離,還剩下一戶堅守。

有村民8月6日向本台表示,日前,堅守的拆遷戶也已經遭到強拆。這名村民說:「昨天就是因為他被圍困到什麼都沒有了,家裡的東西也全吃掉了,就走出來了,一走出來,他們就把他帶到派出所去了,大概兩個小時之後就把他的屋子全拆掉了,沒有簽字。戶主已經抓了,兩個月了還沒放人。沒有地方住政府也不管,首先最重要的就是先把你(房子)拆了。」

中國維權動態週刊總第529期(2017年7月31日-8月6日)[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8/5292017731-86.html

【編者按】欲加之罪何患無辭?「非新聞」創辦人盧昱宇獲刑四年,罪名為有著「口袋罪」之稱的「尋釁滋事」,此前,盧昱宇曾對群體事件進行統計,並多次參與維權活動,因此而開罪當局。自「十八大」過後,大陸的新聞言論自由狀況實現了大倒退,在「十九大」之前,為了維護所謂的穩定局面,營造良好的社會氛圍,當局更是草木皆兵,「709」案謝陽律師因接受外媒採訪遭嚴密監視,馮正虎主持的公民監督群第四次被封。民間活動舉步維艱,聚餐也不自由,丁家喜律師等人在西安與網友聚餐全部遭抓捕。高智晟律師處境堪憂,據悉,其牙齒脫落無法醫治,值得外界關注。

維權人士馬波啟程北戴河前受駐京警察「人文關懷」[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8/blog-post_14.html

為兒伸冤十多年未果的黑龍江佳木斯市的維權人士馬波,因為暫住的北京惠山區馬廠村進入十九大前的突擊拆遷,就趕緊將生活物品託運到北戴河的一個臨時住處,並購買了8月8號的火車票,準備前往安頓。令馬波哭笑不得的是,平時根本沒有聯繫的駐京工作的許警官就打電話給馬波女士,領導商量要給予人文關懷,用警車專門送馬波去北戴河安頓住處。

據瞭解,馬波於2017年在8月1日購買了8月8號去北戴河的火車票。8月2號晚18.20左右,馬波戶籍所在地的佳木斯向陽區公安分局駐京辦的許警官就打來電話,問馬波現在哪裡。馬波告訴許警官自己一直在北京,許警官熱情地說要和馬波見面,請馬波吃飯,並解釋說是好久未和馬波見面了,很想見個面聊聊。

馬波說:一直沒有聯繫的許警官突然來電話,我想可能和我買火車票的信息有關,因我住北京大興區團河北村拆遷,今年1月份剛從大興區搬到房山區馬廠村,近期房山區的馬廠、高嶺、西營等村部分開始拆遷,聽說十月份前要全部拆遷完,我也只好做拆遷前準備,有不常用的生活用品、行李、衣服等,在7月31號通過圓通速遞託運到北戴河我居住的地方,8月1號我接到通知,託運已經到站,我就購買北戴河的火車票,去安頓我託運的物品。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