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28. 黃琦被移送檢察院律師首會見披露健康欠佳。蘇昌蘭、唐荊陵獄中患病需治療。關注吳澤衡、張海濤、丁漢忠等案。有線電線司機被拘押。

隋牧青律師:硬漢黃琦案情通報[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 … 繼續閱讀 →...

隋牧青律師:硬漢黃琦案情通報[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7/blog-post_621.html

黃琦,成都公民,於九十年代末創辦了發布維權信息、為弱勢群體發聲的六四天網,為此兩次被判刑(第一次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獲刑五年,第二次以非法持有國家機密罪獲刑三年)。2016.11.28,黃琦以非法為境外機構提供國家秘密罪被捕,這是他第三次被捕,迄今已逾八個月之久。黃琦在第二次坐牢期間及之後已罹患絕症——激進型新月體腎炎、腎功能衰竭及腦積水、心肺等嚴重疾病。日前,劉曉波因肝癌晚期獄中辭世,極大地震撼了黃琦母親,令其擔憂是否還有機會再見到活著的黃琦。確實,普通人有理由相信劉曉波的獄中醫療條件遠胜黃琦,尚且無法倖免於難,黃琦的境況想來就讓人不寒而栗!

中國法律上的保外就醫制度並無政治犯和普通犯的區別對待,但事實上,患病的政治犯罕有能保外就醫者。保外就醫制度何日能惠及政治犯呢?也許要等到政治犯絕跡於華夏之時吧。
昨天,經詢問綿陽市國保大隊,得知黃琦案已於本月16日移送綿陽市檢察院審查起訴,今天(2017年7月28日)上午十一時許,在成都良心作家譚作人夫婦和唐詩林夫婦陪同下,我和黃琦母親趕到綿陽市看守所。
在會見室,接待警員聲稱綿陽市看守所實行預約制度,讓我下午三點再來。對此我指出,預約制度並無法律根據,我查看過看守所的律師會見室有很多空房,且看守所是下午兩點上班,所方的理由和要求均不合理、合法。接待警員並不回應我的質疑,只是客氣地請我體諒他們的工作,並保證下午三點左右一定可以會見。
雖對今天會見不順已有預感,但我還是決定委屈自己、相信所方一次,於是退出看守所。
我回到最初辦理入所手續的窗口詢問,得知綿陽市看守所並無預約制度。很顯然,針對黃琦案的律師會見,有關部門已提前部署設障!看來一場辯論、投訴控告大戰難免。
下午十五時許,預計的非法阻撓會見並未出現,所方信守了承諾。雖然有波折,終究算順利,沒辦法,這是中國。
所方安排了一間警方訊問室給我會見黃琦,15.20 — 16.40持續近一個半小時,所方以停電無法監控為由提前終止了會見。
這是我和黃琦第一次見面。黃琦身材較為高大,看著乾淨利落、目光如炬,神采溢於言表。雖係囚徒,舉手投足間,英雄氣概隱約可見。我自報家門後,隔著鐵欄,黃琦起身與我握手致意。
以下系會見記錄:
一、宣布黃琦被捕時,有警員及電視台攝像,黃琦堅持打出V型的勝利手勢遭粗暴干預,黃琦怒斥警員係法西斯匪徒。
二、黃琦一直是零口供,否認控罪,堅拒警方上電視認罪的要求。
三、身體狀況。黃琦2016年11月28日被捕後肌酐值迅速上升到高值,所方為其安排了服藥治療,飲食上安排與工作人員相同的營養餐直至7月5日停止。目前手腳、臉部均浮腫,身體比被捕前消瘦二十斤以上。所方對黃琦身體狀況是較重視的,但其身體狀況仍然明顯堪憂!
四、權益狀況。有超36人輪番審訊,但無刑訊逼供,時有辱罵。看守所曾強迫其一日站立六小時值班,後改為每日站立值班四小時持續20餘日至今。這種強迫值班對普通人可能是小事一樁,對重病纏身的黃琦而言,是難以承受之重負。
五、聽聞劉曉波殉難噩耗,黃琦非常悲痛!託我尋機向劉曉波太太、家人致以深切問候和敬意!黃琦還託我向譚作人、唐詩林夫婦、天網義工們及海內外關心關注黃琦案的各界朋友們致以深深的感謝!
最後,黃琦表示,他對自己的案件進展有信心,對國族進步更充滿信心!堅信中國必隨世界大勢走向自由、民主!
隋牧青律師. 2017.7.28晚

黃琦被移送檢察院律師首會見披露健康欠佳[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1-07282017103037.html

“六四天網”負責人黃琦涉嫌“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機密罪”一案近日被移送檢察院,代理律師隋牧青7月28日前往看守所首次會見到了當事人。隋牧青披露,黃琦在押期間一直是零口供,拒絕認罪,而他手、腳、臉均浮腫,健康欠佳。黃琦的母親呼籲當局從人道主義出發釋放兒子保外就醫。
7月28日上午,隋牧青律師以及黃琦的母親蒲文清前往綿陽看守所,要求會見黃琦。
於當天下午成功會見黃琦的隋牧青律師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黃琦已於7月16日被移送檢察院,罪名不變,仍然是“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機密罪”。會見過程持續了一個多小時。隋牧青說,黃琦在被羈押期間始終零口供,對於當局指控的一些罪證,黃琦表示自己並不知情:
“他在16號已經移送檢察院了,我是昨天剛剛知道的消息,今天過來會見。他都是零口供,警方要求他認罪,要求他上電視悔罪,他都拒絕了。人家指控他的文件,他說他根本沒有發布過。”
隋牧青告訴記者,黃琦的精神狀況不錯,但臉、手、腳均存在浮腫。黃琦本身患有多種疾病,看守所提供了治療,並且供應營養餐,但由於條件所限,黃琦的健康狀況依然令人擔憂:“因為他有新月體性肺炎,很嚴重,肌酐指數上升的非常快,上升到150多,後來看守所給他有醫療,給他營養餐,持續到這個月5號。但是畢竟在裡麵條件太差,現在他身上,手腳臉都是浮腫,摁一下都有坑。因為一般有浮腫意味著病情在惡化,所以他的狀況感覺不樂觀。”

藺其磊律師:新疆第三監獄等單位和相關人員繼續違法拒絕律師會見吳澤衡[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7/blog-post_90.html

繼2017年1月6日我到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第三監獄,要求會見“華藏宗門”案件的吳澤衡上師被肆意違法拒絕後,我再次於2017年7月27日上午趕到新疆第三監獄要求會見,這次朱新明科長派了一吳姓警察見我,雖然態度不錯但仍告知:現在還不能批准你會見吳澤衡。我要求其出具書面的拒絕會見法律文書,他拒絕說只是口頭告知。聊了一下吳澤衡上師的獄中情況,他只告知“身體很好有專門醫生負責,並照顧他的飲食習慣”外其他的以涉及保密無可奉告。我告知他拒絕律師會見是違法的行為,我將提出控告和一切的法律手段,以維護當事人的合法權益和律師的執業權益。 隨後我到駐監獄檢察室,仍然像上次一樣無人,按照牌子上的兩個電話號碼打過去,均無人接聽。走出監獄的大門我自拍了兩張照片,被第二道防線的穿制服的人以不准拍照為由刪除。好蔚藍的天空,我卻分明感到霧霾般的陰暗,鑑於第三監獄等單位的違法行為,我將按照規定行使自己的權利,對新疆第三監獄和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監獄管理局的單位以及相關人員提出控告、复議及其他訴訟手段,來維護當事人的合法權益和律師的執業權益,以爭取法律的些微尊嚴。

709案家屬再提控訴受阻律師獲准見吳淦[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lawyer-07282017075120.html

709案家屬再到中國最高法院欲提控告,遭數名法警選擇性封堵大門阻止進入,至今家屬先後11次到最高司法機關控訴皆無結果。官方近日再強行讓官派律師介入709案,有評論人士認為,當局還在嘗試以「體面方式」了結此案。709案律師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王全璋姐姐王全秀,在709案另1律師李和平妻子王峭嶺的陪同下,週五(28日)再到中國最高法院接待大廳,控告天津第二中級法院,非法阻止家屬聘請的律師會見王全璋,受到法警針對性攔截。李文足向本台表示,在最高法院入口處,其他投訴者或控告人士被法警放行,但709家屬則被選擇性〝特殊〞對待;幾名法警堵住入口,709案家屬吃閉門羹,控告無果。
今次是709案家屬第11次到包括最高檢、最高法在內的最高司法機關進行控告。早期接待人員推諉以對,在3週前最高法法警使用暴力,推倒進入接待大廳的李文足;而2週前開始,最高法院法警有針對性的攔截709案家屬,最高司法機關的大門對他們關閉。
李文足對本台說,709案爆發後的2年多時間裡,家屬先後到各級司法部門控訴709辦案機關和相關部門違法行為多達數百次,都沒有收到明確回覆,但他們選擇繼續運用法律,與不講法的權力機關抗爭。
李文足說:6、7個法警,他們就堵在那個入口處,用他們的身體擋住去路,不讓我們進去。面對中國的司法機關這樣的態度處理709案,我們一點都不驚訝,因為709案就是製造出來的1個冤案,他們完全是不顧法律、不講程序。中國天天喊著依法治國,但是在709案上他們一點法律都不講,面對1個不講法律的流氓政府,我們今天唯一能夠堅持的就是走法律程序來維護權利,要公平、公正的對待。

劉曉原律師通報:廣東蘇昌蘭近期將刑滿獲釋(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7/07/201707290103.shtml

蘇昌蘭已被關押二年零九個月,還有三個月刑滿(今年10月26日)。2014年10月27日,蘇昌蘭被佛山南海區警方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刑拘,佛山中院在2016年4月21日開庭審理。案件前後五次延長審限,2017年3月31日開庭宣判,佛山中院以蘇昌蘭犯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剝奪政治權利三年。 6月6日,廣東省高級法院未通知辯護律師,也未作開庭審理,就在南海區看守所對蘇昌蘭案作二審宣判,駁回了她的上訴。 蘇昌蘭被抓之前,身體就患有疾病。在羈押期間,病情反復發作而加重,辯護律師多次申請取保候審被辦案單位拒絕。 判決生效後,家屬到看守所會見。據蘇昌蘭丈夫說,蘇昌蘭病情不僅沒有好轉,反而比以前更加嚴重。 據說,與蘇昌蘭同時被判的陳啟棠(天理,判刑四年六個月)在本月下旬已送監獄執行餘刑。因蘇昌蘭的餘刑僅有三個月,可能不將她送監執行餘刑(在看守所執行)。 ——劉曉原律師

蘇昌蘭、唐荊陵獄中患病需治療[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dissident2-07282017085534.html

被判刑的廣東維權人士蘇昌蘭及唐荊陵,在獄中病重需要治療。廣東佛山維權人士蘇昌蘭還有約3個月才刑滿,近日病情較差。其夫陳德權及兒子週四(27日)到南海區看守所探望。陳德權表示,妻子很憔悴,懷疑她腎有問題,因為失禁,她不敢飲水。此外,甲亢病嚴重,但不明為何停止服藥,她胸部疼痛、心跳加速,她患有心臟間歇停頓症,但做檢查卻驗不出有問題。他指出,近日妻子低燒及咽喉炎,看守所有給她藥物。陳德權說:她的甲亢藥停服,每1個替她做身體檢查,她說現在心疼痛加重,但檢驗不出原因。蘇昌蘭疑因在網上群組及微信,轉發有關香港佔領運動的訊息,今年3月31日被以煽顛罪判刑3年,而上訴維持原判。

至於在懷集監獄服刑的廣州維權律師唐荊陵,家屬探監得知多次心臟刺痛長達數分鐘。代表律師葛永喜指,唐荊陵除了心臟刺痛,還有內痔便出血的情況,律師會見他的時候,嚴格限制談及內裡生活及病情,他們不認可這個做法。其後律師向監獄局反映情況,科長回應指曾送他到肇​​慶巿第一人民醫院檢查,專家排除心髒病,發現他有胃炎,不知是否引致心臟刺痛,但他患有輕微內痔,律師暫時沒法核實。
葛永喜說:他給唐荊陵治療的時候檢查的情況,當然我們要求把相關資料及檢查報告,給我們查閱或複制。
唐荊陵、王清菅及袁新亭在2014年5月16日,被廣州警方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其後以煽顛罪逮捕。翌年6月及7月在廣州巿中級法院開審,到2016年1月29日宣判,唐荊陵判刑5年、袁新亭判刑3年半,而王清營判刑2年半。

丁漢忠強拆致死案突取消宣判[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xl1-07282017101648.html

因反抗強拆而殺死兩名拆遷隊員的山東村民丁漢忠案,原定28日宣判,但當局突然取消判決,家屬至今未收到法律文書。丁漢忠女兒指,當局此舉意在打亂聲援者計劃,設法減少案件的影響力。有聲援者表示,案件影響力大,當局感到棘手。現年56歲的丁漢忠是山東濰坊退伍軍人,2013年,因其母親房屋被強拆,及父子被幾十名不明身份人員圍毆,而隨手摸起一農具揮舞自衛,導致兩名拆遷者死亡。2014年7月,山東濰坊中院一審以“故意殺人罪”判其死刑,引發輿論強烈質疑。2016年5月,山東省高院撤銷一審判決,今年1月17日重審,原定本月28日開庭宣判。不過,當局卻突然在前一天宣布取消宣判,延期判決,但既不書面通知家屬也不告知日後開庭的日期。

新疆人權捍衛者張海濤妻子李愛杰千里探監張海濤仍被單獨關押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7/blog-post_758.html

新疆人權捍衛者張海濤妻子李愛杰千里探監,張海濤仍被單獨關押。新疆人權捍衛者張海濤妻子李愛杰日前已會見到張海濤並轉達了朋友們對海濤的問候。李愛杰說:“張海濤被一個人單獨監禁,每天只能打開房間的窗戶透氣而不能外出放風。目前他身體氣色還可以,每天都被迫學習,但寫的讀書筆記都會被搜走。”

張海濤讓愛杰感謝朋友們對他的關心關注。
張海濤2016年1月15日被以“煽動顛覆國家罪”判處有期徒刑15年、“為境外提供情報罪”判處有期徒刑5年,合併執行十九年的加重處罰裁定結果,並沒收個人財產12萬人民幣。此判決結果一出舉世嘩然,抗議譴責之聲不斷。
張海濤是2015年6月26日被烏魯木齊警方以“煽動民族仇恨罪”抄家刑拘。後被以“尋釁滋事罪”正式逮捕。被關押近五個月後罪名從“尋釁滋事罪”變更為“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2016年1月15日一審被判刑19年。11月28日,二審維持原判。

釋大成刑拘期滿未獲釋[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dissident1-07282017085306.html

湖南佛教人士釋大成,疑轉發郭文貴爆料消息被刑拘,他在周五(28日)刑拘期滿但仍未獲釋,而家屬未收到逮捕通知書,準備下星期到邵陽縣了解。釋大成法師(俗名張文武)在6月21日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拘,週五刑拘期滿。他妹妹張麗華表示,兄長周五沒有獲釋,家屬亦未收到公安的消息,她在邵陽巿忙於工作,下週一(31日)會到邵陽縣有關部門查詢。她表示,兄長的代表律師沒法會見,所以暫停他們的工作,如兄長被逮捕,她會考慮讓律師介入案件,因為尚未解聘他們。張麗華說:不知道,可能要周一我才知道,我再去問一下看甚麼情況。律師介入我也想兄長被逮捕,看是甚麼情況再考慮一下。我肯定有壓力,因為兄長沒在家,也不知道甚麼情況。
張麗華指兄長的健康還好,早前她到看守所存錢時,隔著玻璃見到兄長,並交談兩句,他表示情況還可以。
代表律師王樂指出,釋大成周五刑拘期滿,若果檢察院沒批捕,上午便要釋放。但由於他與郭海躍律師沒介入案件,不知道情況,也沒聽到家屬說他獲釋。

RFA獨家:李淨瑜同情劉霞際遇喊話“一起加油”[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gangtai/hcm-07282017114429.html

NGO工作者李明哲被中國大陸關押132天之後,在台灣,掌管兩岸事務的陸委會首次召集跨部門會議,邀請李明哲妻子李淨瑜說明案情最新進度。李淨瑜會後接受本台獨家訪問表示,過去蔡政府把李明哲當成一般司法事件,現在終於認同他是受政治迫害的人權工作者。談到同樣際遇的劉霞,李淨瑜忍不住哽咽,希望能一起加油。在台灣,掌管兩岸事務的陸委會,在李明哲被關押132天之後,首次邀請李明哲妻子李淨瑜參加,由陸委會、法務部、外交部等跨部會營救李明哲會議,陸委會向家屬坦承,至今仍不知李明哲關押何處。
李明哲妻子李淨瑜:“今天最大的收穫是,官方對於不清楚的事情,也很具體讓我知道,“不知道”這也是一個答案。我的意思是說,我的國家在面對這樣問題的時候,有他的一些困境,但是必須共同去面對。”
李淨瑜表示,過去政府只把李明哲當成一般司法案件,從美國聽證回來之後,蔡政府才清晰了解,李明哲是人權工作者,這是個透過法律形式包裝的政治事件。

當司機也犯法?劉曉波“祭奠罪”再添受害者 [美國之音]
https://www.voachinese.com/a/mainland-chinese-driver-liu-xiaobo-20170728/3963565.html

中國廣東警方以涉嫌“擾亂公共秩序罪”羈押了為香港有線電視廣州記者站工作的一名司機。來自廣東肇慶的李肇強於星期三(7月26日)被帶走。7月19日,他曾驅車帶有線電視的一名記者前往廣東江門市新會區拍攝劉曉波“頭七”祭奠活動。無線電視直播了那次海祭活動。大約10名劉曉波的支持者參與了當晚的活動,目前至少有五人被確認拘押在江門市新會區看守所。他們是衛小兵、何霖、劉廣曉、李舒嘉、汪美菊(網名汐顏)。星期三晚間,當局還搜查了無線電視廣州記者站的辦公室。搜查持續了兩小時,警方帶走了一些文件。
由劉曉波支持者運營的“自由劉曉波工作組”的推特賬戶披露,北京時間星期四上午, 何霖的律師在看守所等待會見時,看到香港有線電視高級主管和李肇強的家人。
李肇強為無線電視工作了11年,因捲入敏感新聞事件的報導,多次被當局問話,但還是第一次被羈押。
無線電視的一名發言人星期四證實了李肇強被帶走的消息。這名發言人說,電視台正試圖通過多方途徑了解情況,並已為這名司機提供法律援助。不過到目前為止,無線電視聘請的法律代表尚無法會見李肇強。

直播“海祭” 悼念劉曉波有線電視司機被扣留[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mourn-07282017064405.html

在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逝世後的“ 頭七” ,有多名人士曾到江門市海邊,舉行“ 海祭” 悼念儀式後被當局拘留;而當時作出網上直播的香港有線電視,負責接送記者採訪的內地司機,週三(26 日)晚被當局帶走,現正羈押在江門市新會區看守所。有被捕人士的律師表示,在看守所見到司機的家人、有線電視的主管,以及他們聘請的律師,但律師未能與司機會面。有線電視新聞台證實事件,並指公司正透過不同渠道了解原因,並為有關司機提供法律援助。

新疆各口岸嚴查過境客手機25名哈薩克族人被捕[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ql1-07282017102617.html

新疆各邊防口岸本週一起要求旅客上繳手機接受檢查。知情者披露,海關人員重點截查維吾爾族、哈薩克族等少數民族的手機,一旦發現有所謂“暴恐音視頻”,立即扣人。一哈薩克族女留學生,因手機內有《古蘭經》而被扣留。另外,7月初在奇台縣五馬場哈薩克鄉,至少有25名哈薩克族人被捕。新疆自治區政府除了要求當地手機用戶安裝“淨網軟件”進行自查之外,還從本週一起在各邊防口岸大廳內豎立提醒旅客交出手機接受檢查的提示牌。據一位目睹新疆海關人員檢查旅客手機的人士稱,當局重點檢查維吾爾族、哈薩克族等少數民族的手機。一知情人士對自由亞洲電台披露,當局將旅客手機連接電腦系統,檢測有無“暴恐音視頻”或所謂宣傳暴力的圖片。

伊犁哈薩克自治州阿勒泰地區一位要求匿名的哈薩克族人,7月28日用哈薩克語對本台記者說,一名在哈薩克斯坦讀書的女留學生,因手機內有《古蘭經》而被扣:“她過海關時遭到查手機,手機裡被查出來個叫’圖書館’的電子書閱讀軟件,裡面有古蘭經和《中國禁書之一罪》。這個軟件她自己都不知道、是從一個同學那裡下載的,她為此被抓”。

內蒙牧民抗議草場被佔扎魯特旗牧民夫婦被拘[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ql2-07282017102921.html

內蒙古通遼市扎魯特旗的數十牧民,於本周到旗政府和自治區政府請願,抗議基層幹部利用職權中飽私囊,將村集體的草場私下承包給外地人等各種侵占村集體利益的行為,要求政府主持公道,調查基層官員貪腐行為。7月26日,牧民代表包姑娘夫婦被公安帶走羈押,目前情況不明。

吉林市23村突遭水庫洩洪家被淹上千災民政府討說法無果堵路抗議[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huanjing/xl2-07272017094211.html

吉林省吉林市昌邑區樺皮廠鎮的上千村民,7月24日聚集在鎮政府外,抗議當局突然洩洪導致23個村財產損失嚴重。警方到場暴力驅趕抗議村民。7月中經歷了大洪水的樺皮廠鎮,居民生活本已逐漸恢復,不料在7月20日的大晴天村民突然收到四座上游水庫洩洪的消息。帶著疑惑的村民慌忙轉移,兩天后回到家中發現財產損失嚴重,27個村中有23個村遭水淹。有消息指,因政府將上游水庫承包給個人,為了養魚,承包人汛前護水,導致汛期水位上升時不得不洩洪保護堤壩。下游村民認為,當地政府不顧下游百姓利益,導致樺皮廠鎮百姓淪為犧牲品,遂集體前往抗議。
樺皮廠鎮居民王中接受本台採訪時稱,當天上千人在鎮政府外靜坐,但一直無人接待,隨後憤怒的村民封堵了吉長線高速公路,要求和政府對話,不料卻遭到防暴警察暴力驅趕:“不滿意的是,包括需要跟政府去溝通的事,他們都去了,達到上千人,為什麼政府沒通知我,為什麼發洪水?這是政府的事,天災也是人禍。別人家不知道,我們家大概損失兩三萬塊錢。老百姓做不了主,所以說找政府。”
王中續指,自抗議發生後已三天,電力才剛剛恢復,但(當局)擔心村民發帖抗議,網絡又被封鎖:“基本家家戶戶地都淹了,房子低一點的都淹了,包括牲畜、電器,現在電力剛恢復。”

湖南幼師省政府連續維權十天今遭強制清場[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1/2017/0729/16201.html

今天是湖南幼師連續在省政府門前維權第十天,她們一早就身披綬帶在省政府門前高喊口號,張打橫幅維權,遭到大批警察強制清場,目前幼師們被關押在長沙市法制教育中心。在場幼師發出消息,今早,有老師給我們送來了兩箱防暑藥,幾箱礦泉水,也拿去了綬帶,有警察和特勤出來給她們拍照、維穩。由於省政府東門警力太多,我們轉移到南門。這期間我們一路唱著歌,喊著口號。彭惠香老師,從東門到南門一直在衝前,喊口號,唱歌,喉嚨都啞了,尤其在衝進南門時和警察打起來,結果她精疲力盡,差點昏過去,當時我也瘋了。到中午時分,在場老師表示,今天我們盡到了最大的努力,省長啊,你在哪裡?我們跪也跪了,叫你也叫了,可你裝作不知道,所以下午我們要拉著橫幅,戴著禮帶堵門,今天非見省長不可。這期間不斷有老師被地方截訪人員帶走。下午,將近6時,大批警察和特勤趕來將老師們強制帶上車,送到長沙市法制教育中心關押。據悉,約有70多名老師被扎布關押,其他民師因有事暫不在現場倖免此劫。

中國銀行斷友維權艱難黑龍江數百人連訪15天[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2-07282017101911.html

黑龍江四大國有銀行被買斷工齡的下崗職工連續十多天在省總行外維權,要求合法權益,不過銀行領導始終拒絕接見。在山東等地,近日也分別有斷友維權。斷友的維權歷程可以追溯至本世紀初,但銀行至今沒有出台任何文件補償這些被非法買斷的職工。7月28日上午,黑龍江省工商銀行總行外聚集了近百名被買斷工齡的下崗職工,這已經是他們連續維權的第15天了。一名參與維權的斷友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十幾天來,銀行始終拒絕他們進入大樓,也沒有領導接見他們:“他們沒有出來見我們,都是信訪的工作人員出來接見,領導沒出來,行長沒出來,都在等待領導接見,不讓進大樓。主要為了醫保社保,下崗以後跟銀行退休以後享受待遇不一樣。” 上述斷友說,除了工商銀行外,農業銀行、建設銀行、中國銀行三家國有銀行的總行外,同樣有斷友堅持維權,總人數達到了數百人。

孫東昇制止暴力截訪被打傷兩訪民圍觀被帶走[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017/0729/16200.html

今天下午,在京訪民孫東昇等人從信訪局出來,遭遇截訪人員綁架訪民,隨上前施救,孫東昇被截訪人員打傷,目前在醫院等待治療。兩圍觀訪民被以襲警為由強制帶走。本網隨後聯繫到在場訪民得知,今天下午孫東生在信訪局門外被幾個安徽截訪人員打傷後有人報警,警察和保安來了驅趕圍觀人員。有兩個背著大包的訪民走的慢被保安拉扯倒地,還有警察和保安對倒地的訪民動粗。兩個倒地的訪民掙扎著用腳登,被說成是襲警,直接拖到警車上拉走了。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