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26 官派律師披露已會見王全璋稱“理念不同” 家屬提質。董廣平、姜野飛被扣逾年半案年膠著不處理。微信討論移民哈薩克斯坦新疆溫泉縣三十多人被捕。

被抓中國律師之妻再聲明拒絕官派律師[美國之音] https://www.voac … 繼續閱讀 →...

被抓中國律師之妻再聲明拒絕官派律師[美國之音]
https://www.voachinese.com/a/news-wife-refuses-official-appointed-attorney-for-husband-20170726/3959548.html

中國709大抓捕案至今唯一沒有確切現狀消息的維權律師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星期二再次發表聲明,拒絕任何“官派律師”,堅持聘用幾年來一直為王全璋奔波而受打壓的維權律師。隨後,中國知名律師陳有西星期三在微博上發文,對近期涉及到王全璋案做出說明。
兩年來一直為爭取丈夫王全璋獲得自由而奔赴天津和到最高檢、最高法控告的李文足,7月25號發表由8位709家屬聯署支持的“拒絕官派律師的再次聲明”。她表示兩位大牌律師近期通過各種“途徑”聯繫她,其中一位通過短信告知受王全璋委託已經會見過,但王全璋不願簽署辯護協議,並詢問家屬是否願意聘用。李文足回復稱,堅持聘請兩年來一直為王全璋維權的程海和余文生律師。
李文足表示,另一位大牌律師通過信任的好友傳話,堅持要見她,本以為是王全璋的同道關心家屬,但見面後得知是官派律師。李文足在聲明中沒有點出兩位律師的名字,但是堅決拒絕任何官派律師。
知名律師陳有西26日凌晨在新浪微博就709王全璋案發表《“官派律師”不得不說的幾句話》的文章。曾因代理廣受外界關注的雷洋“被嫖娼死”案而引發爭議的陳有西在文章中承認他就是李文足所指的“官派律師”,希望公開澄清會見王全璋的真情。
陳有西表示,天津二中院7月10日通過浙江司法廳告知,王全璋7月3日簽出委託書,希望他擔任辯護人。陳有西答复需要會見王全璋當面確認。陳有西和助手7月13日上午去看守所會見王全璋,王全璋確認是想請陳有西辯護,並當面再次簽署了三份辯護委託書。
陳有西稱,他詳細詢問了案情,作了會見筆錄,並提出需簽署辯護協議,適當收費,以免被認為是“官派律師”。王全璋表示希望再考慮一下,並要陳有西閱卷後再決定是否同意辯護。陳有西和助手下午得以全面閱卷,拿到《起訴書》。
陳有西說,他和助手7月14日上午第二次會見王全璋,告知了閱卷情況和初步意見。當陳有西提出簽訂辯護協議才可合規代理,並給家屬寫出委託律師意見時,王全璋拖延不簽,稱想自己辯護。
陳有西表示,當天快6點時,他給李文足發去短信,說明了情況,並徵詢家屬意見是否希望他擔任辯護人。第二天,他收到了李文足的否定回复。
美國之音記者星期三下午聯繫到陳有西律師,希望了解他在會見王全璋過程中是否獲知曾有外界所傳的遭受酷刑的情況。陳有西表示,由於他不是王全璋的律師,因此不方便透露更多的會面情況,一切以他在微博上的說明為準。
陳有西律師的博文引發外界極大關注。有網友要求陳有西透露一下王全璋的身體狀況,陳有西表示“身體很好”。不過,有網友質疑說:“李文足聘請的律師申請40次都見不到王全璋,陳律一去就會見,有意思。”陳有西解釋說:“兩位律師都未通過年檢,進不了看守所,也閱不了卷”。陳有西的解釋立即招致許多批評,指與事實不符。李文足聘請律師之一的余文生留言,明確表示他本人“2016年2月到2017年5月年審正常”。
余文生今年6月30日通過了年檢考核,但被司法局以換發新律師證為由,將律師證收走並扣押,直到7月19日才收到司法局發還的執業機構一欄被白紙覆蓋並蓋了公章的廢證。
王全璋律師的妻子李文足星期三下午對美國之音表示,她不希望評論其他的事情,只是想明確表達拒絕“官派律師”的立場。她說:“在王全璋被抓的時候,我就聘請了我非常信任的、非常好的律師。在這兩年當中,他們也一直在努力,但是官方各種理由拒絕(會見)。現在官派律師這樣子,我現在,我的態度就是,只認可我自己聘任的,抵制所有的官派律師。”
對於陳有西律師回應網友表示,王全璋身體很好的信息,李文足表示,感謝網友對王全璋身體狀況的關注,不過,根據以往經驗,官派律師一般都說709在押人員的身體很好,而實際上許多人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酷刑。
她說:“如果不是我信任的律師帶出來的消息,我對王全璋現在的狀態還是非常非常的擔心。之前709案的一些家屬,曾經跟官派律師有過接觸,他們告訴這些家屬,你們家人挺好的。但是這些709案被釋放出來的人,他們真的好嗎?他們一個一個出來,在裡面都飽受了這個酷刑。但是官派律師出來都說他們挺好。”
李文足為丈夫王全璋聘請的余文生和程海,都是中國知名的維權律師,多年來在執業過程中不斷受到當局的刁難和打壓。

官派律師披露已會見王全璋稱“理念不同” 家屬提質[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1-07262017100830.html

709案被捕的王全璋律師,在被羈押兩年多後,其官派律師陳有西在微博披露已會見當事人。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強調,官派律師此前從未和家屬進行溝通,又指有官派律師稱此前有律師因與王全璋“理念不同”退出代理,對此家屬表示質疑。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7月25日發表聲明,稱7月14日和25日兩天,分別有兩名“準官派”律師找到她,稱已經會見王全璋。對此她“不會領情”,不接受官派律師。7月26日凌晨,陳有西律師在微博上發表長文,指自己就是其中一名律師,他在文中披露,7月13、14日他兩次前往看守所會見王全璋,希望王全璋簽署《辯護協議》,但王表示希望自己辯護。
李文足26日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在7月14日之前,律師沒有和她進行過任何溝通,官派律師還稱,此前有其他律師因與王全璋的“理念不同”退出代理,李文足質疑何為“理念不同”:“在王全璋被抓的時候我就聘請了我認可的律師,現在突然有律師跑過來說會見了王全璋,我就認為現在去見到王全璋的這些律師就是被官方牽著鼻子走的,對這樣的律師我是堅決拒絕的。昨天這位律師見到我的時候跟我提起,之前還有一位律師見了王全璋,說最後他們的理念不同,然後退出了,說王全璋的理念不對。他堅持不妥協、不認罪,不跟官方去談,就是理念不對了嗎?”
2015年7月,王全璋被捕後,家屬先後委託的5名律師多次申請會見,均遭到拒絕。這是首度有律師披露已會見到當事人。李文足說,雖然有官派律師指王全璋情況良好,但她依然十分擔心丈夫的身體狀況:“對我來說肯定是要我信任的律師,我聘請的律師見到了王全璋,告訴我王全璋情況還好,這樣我才能去相信、放心。現在對我來說還是一樣的,還是很擔心他的身體狀況,還是不知道他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狀況。”

李和平王宇關押期曾要求見律師並提供了名單未被允許[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7/07/201707271124.shtml

經官方安排,709王全璋委託陳有西律師代理的情況經自媒體披露後,激起了諸多的評論。一些人認為,既然王全璋委託了陳有西律師代理,就可以接受。然而,他們並不知道這很可能是王全璋被迫的選擇。 709被判緩刑的李和平律師說,他們(專案組)一直這麼說:你只要列出要請的律師名單,專案組就會去抓人。並且說,你不要再害人了。我在裡面任何消息都得不到,無法作判斷。我也在案件不同階段都寫了名單,一次列五人。每次五人名單之後,我都附有一句:以上五人中任何兩人或者我妻子認可並聘請的其他律師均可作為我的辯護律師。交給預審、公訴、法官,但每次都沒音訊。
有律師轉709王宇律師的敘述說:自己在裡面也曾要求見律師,並提供了律師名單,但警方會恐嚇她,說最好不要提供名單,否則警方會根據名單抓人,並且騙她,說她以前提供的律師名單上的人都被抓了,在這種情況下,她們就會開始選擇那些她覺得相對不那麼敏感而且沒有什麼交集的律師。
律師李仲偉、襲祥棟、王秋實、余文生和程海在王全璋被抓的兩年多來,先後40多次前往天津要求會見王全璋,卻不被允許。截至2017年7月26日,王全璋被起訴到法院已經162天。在法院審理階段,長達5個月的時間不允許王全璋會見律師。這是違反中國法律,嚴重侵犯人權的情況。

709案「官派律師」再登場李文足發拒絕聲明[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lawyer-07262017072941.html?encoding=simplified

709案中仍被扣留及禁見律師的王全璋律師,突然傳出有兩名官派律師代理,王全璋妻子李文足立即發表聲明,堅決反對任何官派律師介入。被指由官方委派的陳有西律師,則強調是受王全璋本人委託,並已於本月中與王全璋會見。

董廣平、姜野飛被扣逾年半案年膠著不處理[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dissident-07262017084834.html

從泰國遣返中國被起訴的河南維權人士董廣平,案件被起訴逾1年,其官派律師近日退出,家屬委託的律師到重慶仍沒法介入案件。此外,同被遣返的四川維權人士姜野飛,大陸家屬備受壓力,案件消息被封鎖。
河南維權人士董廣平代表律師常伯陽週三(26日)表示,週二再到重慶巿第二看守所申請會見,看守所人員指,接到法院通知,董廣平書面告知,他將自行辯護,不需要律師。常伯陽指,他沒見到該份書面通知,所以他要求會見董廣平核實此事,被看守所拒絶,他們沒有給理由。其後他到監察室調查科投訴,至今未有回覆。
他又指,案件已移送至重慶巿第一中級法院提訴1年零1個月,由於當局不承認家屬委託的律師,他沒法向法院查詢情況。近日他曾致電官派律師,他不接電話。
常伯陽說:沒有,因為他們拒絶承認我是辯護人,也不讓看見。我是投訴到監察室調查科他給答覆,到現在沒給答覆,不准見的原因也與法院有關。
常伯陽律師曾3次到該看守所申請會見,早前就看守所不准會見,曾到重慶巿公安局投訴,所得答覆是看守所不准會見,因為要得到辦案單住同意,他們沒有錯。
記者致電重慶巿第一中級法院,電話沒人接聽。
另外,四川維權人士姜野飛案件,至今沒有具體消息。身在多倫多的薑野飛妻子楚玲表示,很長時間沒有丈夫的消息,官派律師不肯透露情況,等於封鎖消息,而丈夫在四川的妹妹備受壓力,她任職幼兒園教師,近日被要求休假,可能保不住工作。其妹在幾個月前透露,兄長的案件已經到了法院,她一直在等消息,或要庭審完成,宣判才會通知家人。
她又指,丈夫因為畫政治漫畫被捕,案件跟其他人不一樣,家屬不敢高調。不過,她仍呼籲當局不要因畫治罪,應該判無罪。
楚玲說:我其實也挺擔心這個,他是因畫治罪,他不同於其他人的案子,沒有那種刀邊上的感覺,他就是刀邊上的感覺。我還是認為不能因畫治罪,應無罪釋放。
姜野飛妹妹在他被遣返大陸半年後,曾在看守所會見兄長,得知他的眼部做了2次手術,一隻眼睛或沒法恢復視力。
滯泰難民董廣平及姜野飛在泰國獲聯合國難民公署,批准難民身份並獲得加拿大收容,但泰國當局仍然於2015年底將2人遣返,其後他們的妻兒獲聯合國難民公署安排前往加拿大居住。同年11月25日,官媒新華網報導指,姜野飛涉嫌組織他人偷越國境罪、董廣平涉嫌偷越國境罪,已經被中國公安機關刑事拘留。2人現身電視悔罪,家屬懷疑他們受到刑訊逼供。

燕薪律師獲知“丁漢忠案”宣判延期改期不明[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7/0726/16196.html

本網獲悉,辯護律師收到法院法官的通知,原定於7月28日在山東濰坊昌樂縣城郊法庭開庭的丁漢忠案宣判取消,將延期開庭宣判,具體開庭時間未定。據公開消息顯示,“丁漢忠案”緣起2013年9月25日的一起非法暴力強拆。當日,丁漢忠被強行從屋裡拖到院子,並遭多名強拆人員用鐵鍁等器械的圍毆。在反抗中,丁漢忠持鐮刀揮砍,導致兩名強拆人員死亡。2014年7月,濰坊中院一審以故意殺人罪判處丁漢忠死刑立即執行,丁漢忠不服判決,提起上訴。2016年4月,山東高院以原判認定的部分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為由,撤銷一審判決,並發回重審。張維玉和本案另一位辯護律師燕薪為丁漢忠作無罪辯護,辯護律師認為丁漢忠的行為屬於正當防衛。2017年1月6日,丁漢忠案第二次一審,至今已逾七個月。

安徽陳士信牧師“故意損壞財物”案移送法院[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ehui/ql3-07262017110012.html

安徽省淮北市烈山鎮蔡里村一個家庭教會的負責人陳士信因土地糾紛,被當局控以涉嫌“故意損壞財物罪”。7月20日,當地檢察院已將該案起訴書交到區法院審理。陳士信的妻子王紅對本台記者表示,通常檢察院要經一個月左右調查取證才會向法院起訴,但此案從檢察院立案到起訴僅三天時間,而倉促起訴的罪名則是對被告的誣陷。
淮北市蔡里村家庭教會​​領袖陳士信,被當地檢察院以“故意毀壞財物罪”起訴,7月20日移送烈山區法院,目前進入法院審理階段。起訴書指,被告人陳士信在烈山區和杜集區交界處附近沙峪子山場種植中藥材,夥同另外兩人,多次僱傭挖掘機毀壞該山場李文前等人承包後種植的石榴樹、杏樹、梧桐樹等林木3307株,折合人民幣近20萬元。控方認為數額巨大,觸犯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七十五條,應當以故意毀壞財物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藏族女子逃出中國講述高僧之死 [美國之音]
https://www.voachinese.com/a/tibetan-woman-solo-journey-to-truth-20170726/3960219.html

理塘縣位於中國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在傳統的西藏康區轄內。小時候,尼瑪拉姆覺得自己和周圍其她藏族女孩沒有什麼分別,但是村里人都知道,她有一個特殊的身份——她的舅舅,丹增德勒仁波切是當地遠近聞名的高僧。
尼瑪拉姆:“舅舅有兩個寺廟。給他錢、給他禮物的老百姓都一個一個排隊的。他們很尊重仁波切,也很信任仁波切。仁波切把這些錢​​專門給那些沒有父母的,更窮的。 仁波切真的很好。我不是因為他是我的舅舅才這樣說的,我心目中的喇嘛就像他那種樣子。”
中國民族問題研究學者、作家王力雄曾這樣描述這位喇嘛:“那是一位在四川甘孜州雅江縣和理塘縣一帶主持宗教活動的活佛,多做善事,養了六七十個沒人養的孤寡老人;給不通車的村子出錢修路,親自參加施工;他辦的學校有一百三十多個學生,都是孤兒、殘疾兒童或貧困家庭的兒童,每月花費上萬元都由他出,自己的生活卻非常簡樸。丹增德勒因此得到百姓信任,成了受人愛戴的活佛。”
尼瑪拉姆:“我們家有四個兄妹,家裡有很多困難,所以我沒有去過學校。我10歲那年去過一個學校,那是仁波切辦的學校,但是那個學校關門了,中共不讓開。自己的學校不能開,要按照他們的意思才能開學校。舅舅每天都說,要讀書,要讀書,但是我作為他的外甥女,沒有去讀書,我真的很慚愧。”12歲那年,一件事情徹底改變了尼瑪拉姆的人生:舅舅被抓了。中國政府指控他和另一名藏人策劃了成都天府廣場爆炸案,造成1人死亡,多人受傷。長達8個月音信全無後,2002年12月,四川甘孜州中級人民法院以爆炸罪、煽動分裂國家罪判處丹增德勒仁波切死緩,後減為無期徒刑。尼瑪拉姆:“我在想,不可能啊,仁波切連個蟲子都不殺,最大的罪過就是殺人,仁波切不會那樣做。我想他很快就會被放出來的。”但是事情遠沒有那麼簡單。

RFA獨家:微信討論移民哈薩克斯坦新疆溫泉縣三十多人被捕[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ql2-07262017104535.html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博爾塔拉蒙古自治州警方自從今年上半年以來,共抓捕三十多名哈薩克族人,被捕者被警方指控在微信群中討論如何移民哈薩克斯坦國等事宜。被捕者包括農牧民、學生及政府公務員,甚至有人在群裡與旅居哈國的親戚談論家事及新疆的生活環境,也難以倖免。本台獲悉,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博爾塔拉蒙古自治州溫泉縣,自今年元旦以來,先後有三十多名哈薩克族人被捕。被捕者不分年齡,職業,甚至有年輕學生及政府公務員。當局指控他們的涉嫌罪名是“在微信群裡,討論瞭如何移民哈薩克斯坦的相關事宜”。
7月26日,當地一哈薩克族人以哈薩克語言告訴自由亞洲電台記者,溫泉縣博格達爾鎮政府公務員努爾道列提.額布熱易,因組建哈薩克族網民微信群,討論如何移民國外, 5月14日被公安從家中帶走,迄今無任何音信。他說(哈語):“努爾道列提.額布熱易,是溫泉縣博格達爾鎮政府公務員,5月14日被抓,迄今無任何音訊,當局拒絕透露任何信息,罪名估計是建立微信群,討論不該討論的話題”。

四川維權人士李宇在福建海祭劉曉波被抓捕現仍被羈押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7/blog-post_78.html

《08憲章》第一批簽署人、角馬俱樂部發起人李宇,於2017年7月19日深夜,在福建省福州市江陰鎮,被福清國保抓捕。李宇在被抓捕之前,到江陰海邊,拍照,並將寫有“在海邊,與他同在”的照片發到網上,另外,還上傳了“我身後才是歪脖子樹”的照片,一些福建網友因與李宇有過接觸而被國保請喝茶。目前,李宇被羈押在福清市公安局國保大隊,其家人未收到法律文書。
此前。2015年10月4日,四川省羅江縣政府,以要“判李宇十年刑,是保兒子還是保在北大讀書的孫子”,脅迫李宇86歲的父親,在所謂的委託拆遷協議上簽字,並將李宇誘騙至新都後,強行拆除了李宇位於羅江縣陝西館巷31號附3號的住房。

上海訪民胡建國遭刑拘黑龍江丁亞軍月底受審[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017/0726/16195.html

6月27日,上海訪民胡建國乘車進京後失聯,有消息指其已被刑事拘留。因“六四”行為藝術而被刑拘的黑龍江訪民丁亞軍將在本月31號開庭受審。日前,知情訪友告訴本網,胡建國是和女友乘上海至北京的高鐵到北京南站後,被鐵路公安扣壓身份證,並被要求補票。在遭到胡建國拒絕後被警方刑拘。但關押地點不明,具體被拘原因目前也不得而知。此外,被刑拘的黑龍江鶴崗訪民丁亞軍日前獲律師會見。他表示,丁亞軍案件定在本月31號開庭,她是7月10號晚上在北京押回到的鶴崗。11號被送進看守所,目前罪名是尋釁滋事,主要是紀念“六四”的照片,祭拜習仲勳陵園,15年紀念“六四”,以及多次組織信訪維權的問題,但是目前她本人否認今年在天安門拍攝過紀念“六四”的照片,現在她本人的精神和身體狀態都不錯。

文東海律師:貴陽糜崇標辦案小記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7/blog-post_42.html

貴陽老人糜崇標被貴陽市公安局雲巖區分局非法拘禁近四年,老人忍無可忍,在和看管他的國保衝突中用菜刀捅傷了他,老人被指控故意傷害,我受他兒子委託擔任他的辯護人,但非常奇怪的是,老人被刑拘不滿十天,又被公安局的人從看守所帶走,並從此和糜崇標的妻子李克珍一起被消失的無影無踪,口頭對家屬和律師說是對糜崇標監視居住,但不願出具任何法律手續給家屬,家屬怎麼要人也要不到,包括李克珍同樣見不到,律師想見人,也同樣見不到,甚至律師控告後,烏當區檢察院要求辦案單位烏當區公安分局提供卷宗以監督他們採取監視居住措施是否合法,他們也死活不願意把捲宗提供給檢察院,並說他們雖然是辦案單位,但實質是貴陽市公安局在幕後統籌和指揮,故要經過貴陽市公安局批准才可以把捲宗提供給檢察院,於是,我今天和 陽的李貴生律師及委託人糜祖恆(糜崇標的兒子)來到貴陽市公安局希望核實是否真如烏當區檢察院所說:是明面上由烏當區公安分局辦案,實際貴陽市公安局幕後違法操縱。
起初,我們希望見局長,因為這麼重大的事情只有局長才可能知情,但你懂的,中國警察局長可不是那麼好見的,到公安局大門口一番詢問後,又被他們引到貴陽市公安局信訪局,其它門是進不去的,起初,信訪局的科長宋凱衣衫不整,穿著拖鞋便衣接待我們,並且很不耐煩,只跟我的委託人糜祖恆說話,律師想插一句話,他馬上火氣很大的說,你別插嘴,我在跟當事人說話,如果你要說話,先提供信訪代理委託書,我當時被雷到了,律師到了信訪局,沒有委託書還不能夠說話,雖然一番激辯後,他也覺得不妥,並且重新換了警服下樓接待我們,但最讓我迷惑不解的是,他否認了烏當區公安分局的說法,不承認是貴陽市公安局在幕後操縱糜崇標案的辦理,他否認也就否認了,我們正在大呼上了烏當區檢察院的當的時候,該科長特意把糜祖恆單獨留 來談話,並說要他解聘律師,興許解聘了律師再向有關領導求情,也許就能夠讓他見上父母一面,並且只能夠瞅一眼,不能夠說話。
其實我今天感到最意外的事情,不是烏當區檢察院說他們調不到烏當區公安分局的案卷,法律監督名存實亡,也不是貴陽市公安局信訪科宋凱威脅我的委託人解聘律師。我晚上和幾個朋友吃完晚飯直到十點多才到賓館《星際商務酒店》1910房,在回賓館途中,我接到我妻子電話,說洞井派出所的吳警官打電話給我妻子,問我是否在家,說要到我家去看看,後得知我不在家,又向我妻子索要我電話,但我至今未接到電話。回到賓館在前台辦理續住手續時,前台服務員好心告訴我,派出所警察今天來查房了,說是看有沒有未登記的人入住酒店,並說晚一點還會再來!
長沙貴陽兩地警方心心相印,同時開始關照我,我真有點受寵若驚,其實我也當過警察,本來覺得警察也沒有什麼,可現在警察不是很受黨國器重嗎?不由得也有點擔心,但我轉念一想,也許他們只是碰巧,再說了,我所做的事情無非就是希望大家都把法律當回事而已,即使有打擊報復,可我心始終釋然!
希望警察早一點來查房,並且最好自帶鑰匙,因為我可不會給他們開門,還有我睡覺很死的,基本一入睡後不是有人來推我是不會醒的。還記得前不久在江西樂安開房,服務員拿錯了房卡,結果我在別人房間呼呼大睡,半夜突然闖進了一批人,我竟然一點都不知道,他們搖了我半天才醒,我還以為他們是搶劫犯,我最擔心的是我口袋裡僅有的幾百元錢是不是會被他們搜走![偷笑][偷笑][偷笑]
文東海
2017 年7月25日夜11:10分

余文生律師對因“支持香港佔中”被抓捕遭酷刑之刑事自訴一案向北京市高級法院提起再審申請[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7/blog-post_72.html

2017 年7月25日余文生對因“支持香港佔中”被抓捕遭酷刑之刑事自訴一案向北京市高級法院提起再審申請,依法再追究北京大興惡警馮盛名、韓超的刑事責任。

余文生再控警方施用酷刑[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torture-07262017093752.html?encoding=simplified

709案其中一名辯護律師余文生,再度入禀法院,聲稱3年前被北京市公安局羈押期間,遭受酷刑對待,要求追究責任。

中國多地民辦老師陸續維權內蒙古數百人要補償兩人被拘[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2-07262017110851.html

中國大陸多個城市最近出現民辦教師上訪維權的群體抗議事件。內蒙古興安盟數百名被清退的代課教師7月24日和25日連續兩天聚集維權,要求落實補償他們的文件。當局派出警方打壓,並拘留兩名抗議教師。內蒙古興安盟的民辦代課教師日前前往當地盟公署上訪維權,一名參與維權的老師告訴記者,維權的都是1986年以後參加工作的老師,他們在本世紀初被辭退,卻沒有拿到應有的補償。7月24日,約有兩百名左右老師參與,由於盟長拒絕接見,他們因此拉起橫幅,喊了口號,隨即遭到警方打壓。有8名老師被抓,當晚釋放了6人。翌日,四五百名教師要求當局釋放另兩人,但被告知兩名老師已被拘留。
她說:“我們拿著紅頭文件找他,他就實行抓人,抓8個人。當天晚上放了6個,到現在還拘留兩個女老師,扎(賚特)旗的一個,(科爾沁右翼)中旗的一個。24號那天是將近200多人,扎旗、中旗、(科爾沁右翼)前期,整個興安盟的(老師都參與了)。24號下午抓人了,25號又去了400-500個老師,想(要求)把抓走的老師放出來。我們好幾百個老師去呼喚要求放人。但是盟公署沒放人,說是拘留她們10天,因觸犯了治安條例,就是拉橫幅、喊口號了。”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