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23 唐荊陵身體狀況令人憂慮。王清營醫治牢獄驚恐。馬連順律師被迫退出秦永敏案。印度藏學生丹增曲英自焚身亡。5人海邊公祭劉曉波被捕。

汪艷芳:唐荊陵監獄會見情況通報——身體狀況令人憂慮。[維權網] http://w … 繼續閱讀 →...

汪艷芳:唐荊陵監獄會見情況通報——身體狀況令人憂慮。[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7/blog-post_94.html

2017 年7月18日唐荊陵姐姐上周經過預約,監獄方定好週二下午3點會見,下午會見前,獄方警告不能談論劉曉波因肝癌晚期去世消息,獄方談到最近唐荊陵的律師燕薪和葛永喜律師會見時強制中斷提及劉曉波病況。而家屬和律師針對劉曉波病況提醒唐荊陵注意身體健康而己,而獄方強制不准許談,針對唐荊陵最近出現身體病況及心臟刺痛原因獄方沒有提供原因和結論,家屬要求復制病歷被拒,監獄方卻全程攝像說為以後作為證據。但是由哪家醫院檢查結果才是主要對結果負責的主體,如果是正常為何律師和家屬都拿不到檢查結果作為依據?何況醫院檢查水平有差異,能保證結果正確嗎?劉曉波先生也是有檢測,為什麼肝癌晚期才發現?由此我們家屬對此非常擔心,目前出現的病況表明監獄的飲食、居住條件及人身權益無法保障他在監獄健康。

不一樣的爸爸——王清營 [明周]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7/07/201707241126.shtml

月前,王清營從廣州到港,診治牢獄帶來的驚恐症。今個父親節,你將怎麼度過? “我會和我父親在外吃飯。別的應該也沒啥。”他道來淡然平常。
曾經有兩年半,在獄中的王清營一直惦念著年邁父親,更生怕父子從此無緣相見。上年11月,他刑滿出獄,拿到身份證,隨即就由廣州跑到老家河南,“要見阿伯(爸爸)!”更請求父親隨他到廣州共敘天倫。
王清營是廣州“唐袁王三君子”(另兩人是維權律師唐荊陵及異見人士袁新亭)的其中一員,曾發起“公民不合作運動”,組織“六四追思會”,簽署劉曉波發起的《零八憲章》,透過讀書會和爬山等“非暴力方式”推動自由民主。2013年,他因用自己名字替唐荊陵和袁新亭租屋,用以擺放民主運動的宣傳品,被判“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入獄。
一個敢於挑戰政權的人,在自己的父親面前卻是一個羞怯的孩子,即使他活到了三十五歲。這一次出獄,王清營感到戰戰兢兢,不知如何把事情一一交代。回到老家,他的父親甫見他,便把他罵個狗血淋頭:“你再進去(監獄),你能不能活著出來?”
父親起初不願到廣州,後來大概是看在媳婦的情面,答應了。王清營的妻子曾潔珊是個九十後,自丈夫被關進看守所後,獨力帶著半歲大的孩子。她還向孩子打誑說,爸爸離家去了賺錢。“結果我回來錢沒賺到。”王清營苦笑道。
王清營曾兩次到港,都是來看心理醫生,診治坐牢給他造成的驚恐症。記者月前跟他見面,溫文謙厚的他,談獄中生活,談維權心志,談自己的父親和兒子,這全都跟他的人生有莫大關聯。他,一生都在努力當好人,當好兒子,現在也要試著要當個好父親。
獄中身心具受虐待
然而,隨出獄以後,他對整個社會、生活環境以至家庭關係,都感到難以適應。“完全陌生,很不習慣。”他在獄中曾被扣上釘鐐銬,又被獄霸毆打,身體已大不如前,先後暈倒四次,出現體毛變黃、腳趾變形、腳掌時常流血等嚴重症狀。根據他的憶述,最嚴重一次,他被人連續八天鎖在地上,雙手被綁,不能動彈,每天只喝一口水,只吃一口飯,拉屎都得拉在褲子裡。後來放了鎖,“走路也走不動,蹲不下來”,要三個月後才能再次走路。
在看守所的時候,警察要他認罪,寫悔過書,他不寫。結果,折磨不斷,每分每秒,他都遭受營教和辱罵,“警察要我蹲下,但尊嚴問題,我不蹲,內心很憤怒。後來我屈服,寫下悔過書,但沒有認罪。 ”他說,在牢獄中,他開始發噩夢,經常冒汗。出獄後,仍是噩夢連連,只要聽見窗外輕微的樹葉聲,都會嚇得要抱著自己的頭,無時無刻都感到懼怕,不敢一個人出門,覺得四周的人都可能要來陷害他。
訪問當日,他總向經過他附近的人瞄一瞄,“因我潛意識很害怕警察要捉我。”拍攝時,他站在一個空地中央,覺得不安,請記者站在他背後才安心一點。至今天,他的情緒慢慢平復過來。“心理輔導幫不了很多,我需要的是時間。”然而,他目前最迫切的是找一份賺錢的工作。他把父親帶到廣州,目的也是要老人家享個清福。然而某天,他看到大熱天,父親一個人躲在街角納涼,只因不想在家開冷氣,要為兒子省電費。
王清營感到愧對父親。他說,農民出身的父親,一生捱盡苦頭,湊大五個孩子。沒有父親,他不會努力讀書,升上大學攻讀經濟,又當上研究生,之後謀得大學教職。
清營的父親(右二)從河南到廣州跟兒子一家共敘天倫
公民不合作運動
“我是過目不忘的人,參加奧數比賽亦屢獲冠軍,農村學校只有中二學歷的教師,後來也不懂教我更深的數學。”他說,他本來以為農民生活最苦,沒料很多人包括當官的人,也活在沒有人權保障的恐懼之中。他高中二年級,無意中在一間舊書店發現一些“反動”書籍,例如高華寫關於延安整風的《紅太陽是怎樣升起的》,讀著開始明白,政權一直在說謊。“那些舊書,書皮也破掉,但還可以讀。我也看到有些批評劉曉波的書,後面附上劉曉波的原文,我讀著,反而覺得共產黨沒道理,劉曉波說的才對。”
了解真相,讓他內心感到痛苦。他開始立志,要把農民解放出來,認為改變社會,就得建立自由民主憲政人權的製度。2008年,他成為《零八憲章》的首批簽署人,為此他被校方開除。後來,他轉當地產項目經理,“沒有為失去教職感到太可惜,這份工作也算滿意。”
他想過當作家,但無論出版書籍或在網絡貼文,都會遭禁或刪帖,覺得影響力有限。後來他讀《聖經》,並從教會生活中,體會到兄弟姐妹的守望相助,是基於愛。“我們愛國家,愛自己的土地和人,也是如出一轍。”他認為,人好像一粒原子,力量有限,需要定時定點見面,去凝聚力量。於是他發起“公民不合作運動”,舉行讀書會;又穿上印有“絕對權力,導致絕對腐敗”的衣服,每週去攀登白雲山,以非暴力的方式推動民主。
揮之不去的孤獨感
王清營謙稱,相比唐荊陵和袁新亭兩位同行者,他所付出的實在微不足道。入獄,讓他擁有唯一的快樂,就是可以讀書。他在獄中讀了很多書,大概寫下三、四十本讀書筆記。有一次,中國大陸工運領袖曾飛洋剛出獄,跟他聊起天,說在獄中看到他批註過的《言論的邊界》和《曼德拉傳》。“坐牢讓我感到回到中學時代,拚命地讀書。陳獨秀曾說,青年只應該呆在兩個地方,就是監獄和研究室。批註的書只能帶三本出獄,我帶出了一本《聖經》,一本字典,一本《自控力》(美國心理學家KellyMcGoniga教授作品)。”
他的妻子曾潔珊,是個女權分子,她支持丈夫的維權工作,丈夫坐牢時,她就當收銀員支撐一家生計。在獄中,王清營不允許與外界通訊,到差不多出獄前的一個月,才能跟妻子見面。“那兩年半,我天天想見她,那次十分鐘的會面,警察在旁監視,我說不出話來,只是跟她一直在哭。”
他本想好了很多事情,要待出獄後跟妻子傾吐。但出獄回家了,頓時又不知跟妻子說什麼。“妻子是見到了,卻像一個生疏的人,她為何笑或哭,我竟不理解。我離開時,家中還未添置沙發和椅子,回來了,看見家中佈置,怎麼不像是我家?”他感到恐懼,甚至走在街上和路人擦肩而過,只感他們是一些影子。他感覺自己活在孤島中,甚至想返回獄中。
王清營是《零八憲章》的簽署人,曾因此而失去大學教職。
兒子第一次相認
他的兒子,同樣對王清營感到陌生。出獄後回家,兒子就在廳中,妻子對兒子說:“這是爸爸,喊爸爸。”可是兒子反應不來,一聲不響。不久,兒子跑到街上玩,忽然向朋友們說:“看,這是我爸爸!”第二天,王清營送兒子上學,到了校門口,兒子拉著他,怯生生的走到操場的同學面前,大聲向其他同學宣布:“這是我爸爸!”
那刻,王清營流下眼淚。
“六個月了,我和兒子還在培養感情中。”他接受訪問時說。
目前,他仍在積極尋找工作。“近來面試了四家公司,沒想到他們都知道我的事。他們都很有興致問我在牢裡的事,但不提工作的事。當然,之後,就沒有消息了。”他忽然覺得,自己很像魯迅筆下四處奔波、不討人歡心的祥林嫂。獄中生活,“我已經說了幾十遍,說到想吐了”。
爸爸的“三頭六臂論”
家中父親,嚴厲勸戒他不要再作走上維權之路。他引述爸爸說:“你有三頭六臂?中國十幾億人,就你一個有本事?你看看這個三歲小孩,你再進去,小孩怎麼辦?當個農民工,平平安安過一輩子也比你現在強!”
王清營沒有辦法說服父親,他只感到父親的每句話,都是當頭棒喝,也像刀子砍到他心上。他說,雖然父親是文盲,但他見過日本人,見過國民黨,經歷過大躍進、六十年代大饑荒、文革,以及後來的改革開放,其實父親什麼也知道,亦不比他這個知識分子知得少。
“我也不願意坐牢,很恐怖,但如果沒人做,這世界便沒人做,沒人願意幫助別人。”他說:“父親只是怕。他也教過我要當好人。”
王清營說,他仍視自由民主為一生事業。

遭打壓馬連順律師被迫退出秦永敏案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1-07232017124933.html

馬連順律師日前因轉所問題被強迫退出秦永敏案的代理工作,而秦永敏的另一名代理律師所在律所未能通過年檢,秦永敏的好友擔憂當局之後會以此解除律師委託。截至目前,秦永敏已被羈押900余天。馬連順律師7月23日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他於今年4月離開原本的律師事務所,轉去另一家事務所,但由於司法局一直沒有完成批准手續,導致他無法將此前辦理的案件轉移到新事務所下。近日,原本就希望他能退出秦永敏案的法院以律所已解聘律師為由,稱他沒有代理秦永敏案的資格。
馬連順說:“法院早就想不讓我做秦永敏的律師了,他就告知我,你現在不是秦永敏的辯護人了,原因就是律師事務所來函了,你不是他們律師事務所的律師了,因為這個合同是秦永敏的家屬和律師事務所簽訂的,你也不是律所律師了,所以不能再擔任辯護工作了。挺惱火的,但是也沒有辦法。”
中國異見人士秦永敏被控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案件在去年的9月和11月開過2次庭前會議,但一審遲遲沒有開庭。截至目前,秦永敏已被關押900余天,屬嚴重超期羈押。
秦永敏的朋友,“中國人權觀察”秘書長徐秦向本台表示,秦永敏的另一名代理律師李春華所在的律所未能通過年檢,擔心他也會被強迫退出案件:“他們早就強迫秦永敏解除律師關係,但是秦永敏一直堅持不同意。這次也是一種耍無賴的方法,另外一位律師現在雖然也不斷受到國保、司法局的騷擾,但是還沒有正式收到法院通知。但是他們可能會利用李春華律師律所沒有通過年檢,跟馬連順的情況有點相似,所以我們還是很擔心的。” 徐秦還告訴記者,秦永敏在羈押期間一直被與他人隔離開來。因看守所的伙食不佳,他們此前曾發起為秦永敏募捐的活動,但受款者一度受到警方的騷擾。
秦永敏於2015年1月因“接受外媒採訪及寫文章過多”被行政拘留,關押在武漢第二看守所。其妻趙素利也隨後被關押失踪至今。2016年6月,武漢市檢察院提起公訴,起訴書稱,“秦永敏為實現其’多元化的民主政治’,組織策劃實施了一系列旨在顛覆國家政權的活動。

印度的藏人大學生自焚後搶救無效死亡。[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hc-07232017132425.html

因為抗議中國的西藏政策而在印度自焚的流亡藏人大學生丹增曲英星期六不治身亡。分析人士指出,在中國境內和海外不斷有藏人自焚抗議,但是令人震驚的是他們的抗議行動沒有得到人們的重視。法新社報導說,印度瓦拉納西西藏研究中央大學學生丹增曲英7月14日在大學校園自焚,以抗議中國的西藏政策,他自焚前高呼西藏勝利的口號。據總部設在英國倫敦的西藏自由運動的統計數據,從2009年到現在,已經有一百五十多名藏人自焚。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dz1-07162017172258.html/m0710-dz1-photo01.jpg/@@images/3a622748-a7e0-4bfc-b75f-d66e7a19bb7a.jpeg
藏人為什麼採取這麼激烈的方式抗議?美國紐約市立大學政治學教授夏明對此表示,很多藏人認為中國政府現行的高壓政策正在摧毀西藏的語言和文化,“自焚這種抗議方式讓藏人領袖和流亡政府很為難,他們看到自己的文化面臨滅絕的危險,但是又沒有其他辦法進行抗爭。” 西藏青年會秘書長扎西蘭桑在丹增曲英自焚後曾通過本台向國際社會和中國政府發出訴求,要求正視自焚事件,緩解西藏危機。
夏明教授對此表示,藏人對生死的看法和我們漢族人有所不同,“佛教信徒會把死亡當作一種解脫,尤其是為了一種崇高的目標而獻身。”
法新社的報導說,印度瓦拉納西的警察正在調查丹增曲英自焚是否是因為自己最近學業考試失利。丹增曲英成為在西藏境外自焚抗議的第九位流亡藏人。而上一次自焚的流亡藏人是印度瑪蘇日西藏兒童村學校學生,名叫多吉次仁,年僅16歲,於2016年2月29號高呼“西藏獨立”口號進行自焚,同年3月3號不治過世。夏明教授說,令人震驚的是藏人的自焚沒有引起任何人的重視,“藏人的悲劇被全世界漠視,這是問題的關鍵所在。”
據西藏自由運動的統計,自2009年2月27號至2017年5月19號,在境內藏地被證實的有149位藏人自焚抗議,已知身亡者達128人;自1998年4月27號至2017年7月14號,在境外有9位流亡藏人自焚,共5人身亡。迄今至少158位境內外藏人自焚,其中133人身亡。

海邊公祭劉曉波案通報——目前有5人被抓捕和強迫失踪。[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7/5_23.html

因7月19日參加海邊公祭劉曉波遭抓捕和強迫失踪的人目前已達5人,分別是衛小兵(網名十三億、孤家寡哥)、何霖、汐顏、劉廣曉、李舒佳。其中衛小兵,何霖被抓捕,其他三人被強迫失踪。7 月22日凌晨4時許,繼十三億(衛小兵)被抓後,何霖在廣州租房處也被江門市公安局的人帶走,被搜去手機、電腦主機和十幾本書籍。佛山汐顏失踪。後又獲知佛山的劉廣曉,李舒佳也已經失踪。

廣東抓捕7.19海祭劉曉波活動參與者的最新消息。[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7/07/201707240224.shtml

繼廣東新會海祭劉曉波活動參與者衛小兵、何霖被廣東警方抓捕後,剛才本站記者南方聯繫上一位與海祭參與者們關係較為密切的民主人士,據他說:衛小兵、何霖被抓捕後,佛山伉儷劉廣曉、李舒佳也已失踪,友人聯繫上劉廣曉的家人,但其家人似乎因為恐懼不願透露任何情況,友人們只能從對話的只言片語中猜測這對伉儷已被抓捕。同時佛山女性參與者網名:汐顏目前也已失踪,友人們同樣猜測為已被抓捕。還有一位參與者卓玉楨的家也被查抄,當時卓正好不在家。另有一位參與者躲過了抓捕,已經逃往外地,姓名暫時不方便透露。

海祭劉曉波廣東多人被警方帶走劉霞北京寓所監控森嚴。[法廣]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7/07/201707231637.shtml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逝世一個多星期,北京當局繼續嚴防任何有關劉曉波的追思活動。各地已傳出維權人士被拘留、被旅遊、被限制居住的消息。最新的一例,舉辦劉曉波頭七海祭的廣東維權人士周六被警方帶走。*劉曉波頭七當晚,數名廣東人士在海邊祭奠,並在推特發照片悼念。週六傳出的消息顯示,多名參與者已被警方帶走,包括衛小兵、何霖、黎學文、汪欣等六人,還有一人下落不明。
香港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週六在臉書發文說,19日在廣東海邊舉辦劉曉波頭七海祭追思活動多名人士周六凌晨被警方帶走,現已失聯。鄒幸彤表示,當地警方周五深夜兵分兩路,對主辦劉曉波頭七悼念的人士展開搜捕。十幾名警察週六凌晨一時在衛小兵的住處將他帶走,並蒐查房屋,檢查衛小兵前妻的電話。此外,警方凌晨三時許出動17人前往參加活動的何霖家中將他帶走,並蒐查了房間,帶走電腦主機。警方同時追捕另一名參與頭七活動的人士卓玉禎,目前卓已失聯。
維權人士王荔蕻週六也在推特發文表示,廣東周五週六交接之間通宵大搜捕,除帶走多人外,警方還在追捕其他參與海祭的人士。
衛小兵現年40歲,參加過多次維權活動,包括2011年到過盲人維權律師陳光誠在山東東師古村的家鄉聲援,2015年因聲援709律師大抓捕事件被拘留1個月。劉曉波病危期間,曾到瀋陽探訪,劉曉波逝世當晚在醫院外燃燭紀念。
在參與劉曉波追思活動的一些人士失踪的同時,劉曉波妻子劉霞至今下落不明。一直關注中國人權狀況的美國參議員盧比奧、眾議員史密斯已發信給美國駐華大使布蘭斯塔德,要求他邀請劉霞到訪位於北京的美國大使館,當面向劉霞了解情況以及了解她的需要。
根據法新社及多家外媒報導,雖然劉曉波已病故一個多星期,目前至少有四名安全人員在劉曉波遺孀劉霞所住的公寓外監視。法新社記者試圖靠近時,立即遭到警察阻攔。週五,一個外國電視團隊穿過公寓其中一座主要大門,隨即就被身穿黑色與綠色制服的警察包圍。
劉曉波逝世後,劉霞只出現於一段官方7月15日公佈的視頻內,所有與劉霞親近的友人都無法與劉霞取得聯繫,他們相信她目前身在雲南,受到警方的嚴密監控。*這些情形與中國官方上週所聲稱的56歲的劉霞處於“自由”狀態格格不入。

上海項文寅等六訪民無端被限制自由。[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50/2017/0723/16187.html

今天,上海維權人士發來消息,上海6名訪民在北京市丰台區雲崗的馬路上走著就被攔截帶走,目前6人被控制在北京市接濟服務管理中心。該維權人士發來的消息稱,2017年7月23日清晨6時,上海維權者項文寅,杜青艷,陳燕燕,浦美英,顧建國,謝穗好六人,正行走在北京丰台區雲崗馬路上,被躲在沒有牌照的車輛裡的北京警察攔截,查驗身份證顯示系訪民後,即不肯放行直接抓到雲崗派出所,無任何手續關押4小時,現被上海市駐京辦帶走。他們六人這次到北京,原本打算24日前往國家信訪局行使公民控告權,然卻被京滬警方聯手阻斷。本網人權觀察員聯繫被關押人員得知,他們目前被關押在北京市接濟服務管理中心,估計會被強行遣返。她們感嘆,反映多少次都不起作用,國家信訪局完全淪落為地方政府殘害維權者的工具!他們設下陷阱引誘維權者過來,然後交給地方政府進行殘害打壓。

709案王宇取保候審期滿一家仍受國保監控[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lawyer-07232017095152.html

709案律師王宇的取保候審期已經屆滿,其代表律師透露,現時王宇一家仍然受到國保監控,未能自由活動。而另1名律師王全璋仍然音訊全無,但有消息指,王全璋最近已經和官派律師會面。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的709案被捕律師王宇,早前處於取保候審的階段。王宇代表律師文東海周日(23日)對本台指,王宇的取保候審期已在周六(22日)屆滿,天津當局人員亦已經前去內蒙古烏蘭浩特市的王宇家中,為她辦理解除取保候審手續。
文東海指出,王宇丈夫包龍軍的取保候審期要到8月才屆滿。雖然現時王宇期滿,但國保人員仍然對她們一家作出嚴密監控,不能自由外出,現時朋友想聯絡他們亦十分困難。

余文生律師要求最高檢察院對司法部長張軍進行濫用職權之刑事調查函[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7/blog-post_98.html

事實和理由:
2017 年自張軍任職司法部部長以來,全國各地司法行政機關繼續採取對律師群體高壓管控,對以捍衛人權法治為己任的、勇於擔當社會責任的律師繼續打壓。張軍治下的各地司法行政機關、律師協會採取約談威脅恐嚇、不給律師蓋年審備案章、扣押律師執業證等方式對付那些擁有正義感的律師和律師事務所。公然破壞中國法治,言依法治國、依法治律,行依警治國、依警治律。
以下部分事實列舉:
1 、北京余文生律師律師證年審被卡,執業證曾被扣押,律師事務所被逼迫和余文生律師解除聘用合同。司法局告知部分律師事務所不許接收余文生。
2 、北京黎雄兵律師被雲南省紅塔區檢察院發檢察建議,北京某律協對此事展開調查。
3 、湖南文東海律師被雲南省高院投訴,律協在調查。
4 、浙江吳有水律師僅因網上發表言論,杭州市律協,對吳律師立案調查。
5 、上海李明律師因辦理信仰案件,受到律協和所在律所的雙重打壓,律協逼迫原所解聘李明,李明新找所迫於壓力不敢接收,據說各地律協對上海律協的這個辦法如獲至寶,正紛紛前往取經。
6 、上海彭永和律師因代理敏感案件被停業處罰。
7 、廣西百舉鳴律師事務所全體律師在2017年年檢時受到律協逼迫和打壓,最後該所律師簽訂了不再辦理敏感案件的承諾才勉強通過年審,但據說該所還是被處罰了。
8 、廣西陳家鴻律師因代理一起看守所非正常死亡案件處理,最後被停業處罰。
9 、2017年年審全國各地如北京、廣西、黑龍江、河南等地律師年審被無故延遲。很多律師年審被卡。
10 、河北韓慶芳律師和四川詹肇成律師正面臨刑事指控。(以上信息網上獲得,可能略有出入)等等……。
全國各地司法行政機關大規模涉嫌濫用職權,作為其上級司法部部長張軍具有不可推卸的責任。為此,余文生特建議最高檢察院依法調查張軍是否具有濫用職權的行為及責任。

四川瀘州市民代幼教師70多人集體到市政府上訪維權(圖)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7/70.html

2017年7月18日上午9點多鐘,四川省瀘州市所轄的四縣三區的原民辦教師、在職和被辭退的代課教師以及被辭退的幼兒教師70多人,集體到該市教育局上訪。教育局的保安(門衛)對上訪老師們說,最近教育局的全體領導因創建文明城市工作非常忙,沒有人接待你們。無奈的老師們便列隊前往市政府上訪。隊伍中有一位70多歲的不能下地行走的老師,坐在三輪車上,以車代步、參與上訪維權。

數十鐵路職工赴京維權哈爾濱鐵路職工討要醫保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2-07232017113310.html

數十名來自中國各地的鐵路職工近日前往北京上訪維權,他們中的不少人目前都已被地方帶回,而行動的組織者,鄭州火車司機李偉傑遭到原單位多名領導跟踪監控。此外,哈爾濱鐵路近百名職工也於日前集體上街討要醫保。
今年6月,李偉傑原計劃在北京進行集會活動紀念“6.16世界鐵路工人節”,但遭到當局阻撓,他本人被傳喚,無法前往北京。一個月後,李偉傑再度與數十人來到了北京,紀念遲到的“鐵路工人節”,同時進行上訪維權。李偉傑告訴記者,現在大部分人都已被地方帶回,他自己也遭到原單位領導的跟踪監控。“一些鐵路工人跟我聯繫,說616沒有去成,我們716去,所以我們就在716到北京了。他們用手機定位找到我,我們單位的來了十幾個,來之後要把我帶回去,我不同意,現在他們處處跟踪我,包括我去個廁所他們也要跟著,現在我只能住在很便宜的小旅館裡。他們各個(鐵路)局的也都被強制帶回,現在剩下一個人和我在一起。”

中國維權動態周刊總第527期(2017年7月17日-23日)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7/5272017717-23.html

【編者按】劉曉波病逝,在海內外引起強烈反響,為了防止大規模的紀念活動,當局對這一消息進行了低調處理。為了緬懷劉曉波、譴責當局的對劉曉波及其家屬的非人道處置方式,北京、上海、廣東、湖南、遼寧等地均有民間人士舉行祭奠和悼念活動。其中,遼寧大連維權人士姜建軍因海灘祭奠劉曉波被警方行政拘留十天。最近幾年,敏感人士頻頻在獄中非正常死亡,讓人不得不懷疑官方為了阻止民間的公民運動,對具有影響力的良心犯進行變相謀殺。鑑於劉曉波的遭遇,維權律師唐荊陵獄中身體狀況令家屬深感憂慮。維權之路日益凶險,武漢女人權捍衛者王芳獲刑三年,而吳淦案被再次退回警方補充偵查,無休止的補偵實際上是對他的一種精神折磨。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