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22. 秦永敏將被強制失去律師代理。關注姜志林、衛小兵、何霖被捕公民。王宇、包龍軍已解除取保候審強制措施。楊玉永案中共司法黑箱調查。

徐秦:秦永敏案特迅——秦永敏將被強制失去律師代理 [維權網] http://wq … 繼續閱讀 →...

徐秦:秦永敏案特迅——秦永敏將被強制失去律師代理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7/blog-post_22.html

今天是2017年7月22日,中國人權觀察理事長秦永敏在被超期羈押2年多(到今天共關押925天)後,在本月初他的代理律師馬連順突然被法院非法取消其代理資格後,今天上午又得知家屬另外準備聘請的蔡瑛律師遭到其律所所在地湖南長沙市司法局的阻撓和威脅,難以順利接受案件代理工作。中國玫瑰團隊中國人權觀察成員們對製造這一非法程序的相關政府和參與人員表示異常憤怒和譴責!
秦永敏先生是通過給習近平先生寫官民對話公開信,主張: “全民和解、人權至上、良性互動、和平轉型”,並以徵集簽名人組建中國玫瑰團隊(網絡)和擬組建中國人權觀察的發起人,因此被武漢當局以巔覆國家政權罪起訴2年多至今未開庭審理。
2017 年7月4日,秦永敏的代理律師馬連順突然接到武漢二中院審判長汪海燕的電話通知:請馬連順就代理秦永敏案的資格問題來法院面談。
馬律師7日趕赴武漢中級人民法院,秦案的審判長汪海燕向馬連順律師出示了2017年7月3日河南予瑞律師事務所主任侯偉勤特快專遞武漢市中級法院信件,大至內容:我所已於2017年3月11日與馬連順律師解除聘請律師關係,並於2017年4月11日口頭,4月23日書面通知本人,現特此通知你院。馬連順律師已不是我所律師,不能以我所的名義執業,我所對他的執業活動不承擔任何責任!
馬連順律師當場要求拍照,回去給侯商量,汪海燕法官說:這是給我們的東西,不能讓你拍照,我們是告知你的!
徐秦斗膽詰問汪海燕審判長:難道您不知道該案件的委託受理合同是秦永敏家屬與律所簽定。您在做取消馬連順律師代理資格前是否應該首先要向當事人或當事人家屬說明情況,了解其代理受權意向是否要變更?我認為您無權駁奪當事人或當事人家屬自願選擇律師的權利!您這是知法犯法!
再詰問河南予瑞律師事務所侯偉勤主任:您在向武漢市法院遞交解除與馬連順律師合作關係告知書,並提出對你所曾經指派的馬連順律師代理的案件不在承擔責仼前,有否事先告知與您所有合約關係的另一當事人秦永敏的親屬?並徵詢協商您們之間的合約是否解除,當事人與您所曾指派的律師馬連順委託關係是否還繼續保留?至於當事人與律師的委託關係我想您只有建議權沒有作廢權!律所是無權避開有合約的當事人單方面夥同任何第三方包括法院取消當事人代理委託人案件資格,侵犯合約關係人秦永敏家屬的合同約定權利。侯偉勤女士請問您這麼做居心何在?於理於法您都有責任向家屬和公眾說明原委!侯偉勤手機137-8118-7373,
律所解除律師合約是2017年4月23日的事。而據我所知當事人家屬與馬連順律師的委託關係及與律所的合約是發生在2016年7月,律所現在解除與馬律師的合約之前之後直到法院以接到他原來依託的律所解除合約為由取消馬律師代理當事人委託的案件這天,秦永敏家屬與河南予瑞律師事務所委託律師合約依然生效。
故我們期待涉嫌侵犯律師代理資格的法院和律所向公眾依法予以公示取消馬連順律師代理秦永敏案的事實依據,法律依據和背後的原因。

新疆殘疾訪民姜志林母親病中遭公安威脅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ql1-07222017131339.html

新疆博樂市殘疾訪民姜志林被當地公安以涉嫌“敲詐勒索罪”和“誣陷罪”刑事拘留。7月21日,姜志林病重的母親周定蓮被五名便衣人員上門拍照、還遭威脅,警告她不得將其兒子被刑事拘留的消息對外披露。新疆博樂維權人士、訪民姜志林4月23日被當地公安帶走,其後被以涉嫌“敲詐勒索罪”和“誣陷罪”刑事拘留,一個多月後被以同樣罪名批捕。7月22日,新疆一位知情人士告訴自由亞洲電台記者,前一天當地多名便衣公安到姜志林家向姜母周定蓮施壓,警告她不得將其兒子被拘留的消息披露。當時六十多歲的薑母抱病臥床,患胃潰瘍導致一夜未眠。姜母告訴當地一位友人,有人多次威脅她如果把薑志林的消息透露出去,連她都要被抓。一位要求匿名的新疆知情人士對記者說:“姜志林于4月23日被抓,涉嫌敲詐勒索罪和誣陷罪,公安局6月8日逮捕”。
姜志林長期關注維權事務,曾多次在網上為維權人士郭飛雄、許志永、張海濤等人呼籲。2015年8月,姜志林被博樂縣公安局以“涉嫌編造、故意傳播,虛假、恐怖信息”刑拘一個多月。獲釋後,他多次遭到當地公安和村幹部軟禁、貼身跟踪。今年1月下旬,姜從居住地前往自治區首府烏魯木齊會朋友,在火車站他被居住地哈日莫墩村的支書攔截後再次軟禁。4月19日,姜試圖到烏魯木齊看病,再次遭多名男子阻撓。三天后,被公安抓走拘留。
姜志林的母親周定蓮7月22日對本台記者證實,其兒子被刑事拘留,便衣上門警告她不要發消息:“昨天上午11點多鐘司法所來的人,來了五個人,把我的(土地)賬本拿走了。我估計他們土地辦的想收我的土地。他們問我的土地有沒有種地。我病了。我怎麼辦呀,我前天晚上病得差一點死掉了”。周定蓮說話聲音微弱,顯得有氣無力。她告訴記者,來人進屋後忙著對她拍照,錄像。多次威脅她不得把當天的情況說出去。
姜志林四肢肌肉萎縮,行動不便。今年初他因在網絡上聲援北京異議人士胡石根和新疆良心犯張海濤,號召網友為他們捐款,遭到當地政府人員嫉恨,想方設法羅織罪名。據姜志林的一位朋友稱,公安這次找到兩條莫須有的罪名,打算起訴姜志林。姜母說,她沒有文化,也無錢請律師。有眾多訪民在社交平台發出呼籲,譴責新疆政府官員為了所謂維穩,試圖將一位訪民送入監獄。

廣東省民主人士衛小兵、何霖於今日凌晨被警方抓捕。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7/07/201707221434.shtml

記者電話聯繫了兩位被捕人士的多位好友,據一位不方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說:衛小兵是今日凌晨一點多於廣東陸豐石碣鎮家中接到警察電話,說他的車子被人砸了,讓他下樓處理。衛小兵立即意識到這是警方要抓捕他,並及時通知了好友。

下樓後發現至少有二十位以上製服和便衣警察嚴陣以待,隨後失去聯繫。稍後得到消息衛小兵的家裡被警方查抄,帶走物品不詳。 何霖是在隨後的凌晨3點多被至少8名以上製服和便衣警察去他廣州的家中抓捕的,同時家裡也被查抄,已知被帶走手機、電腦主機和十幾本書籍。 該知情好友還透露:可以肯定兩位被抓捕的原因是跟7月20日廣東多位民主人士於江門新會的涯山海邊祭奠劉曉波先生逝世頭七活動有關。並且抓捕二人的都有江門新會國保參與。目前二人已不在各自的轄區派出所,猜測已經被帶回新會。同時還有另外兩位參與了當天祭奠活動的民主人士失聯,猜測也已被抓捕,因為沒得到確切消息所以暫時不公佈姓名。

廣州多人因公祭劉曉波被帶走抄家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9/2017/0722/16184.html

7月19日是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零八憲章起草者及聯署人劉曉波先生逝世的“頭七”,儘管他的骨灰已被撒入大海,但是民間仍衝破重重阻撓從網上、家中及就近的海邊等方式祭典他。然而,今天開始,廣州警方率先對參加公祭劉曉波的公民進行打壓。據“自由劉曉波工作組”披露,7月22日凌晨1點多鐘,維權人士衛小兵(網名十三億)接到警察電話稱其車被砸,衛小兵下樓後發現樓下有大批國保,隨後他被帶往陸豐市碣石鎮清平派出所,警方並蒐查了他的居所。凌晨3點左右,居住在廣州的何霖也被警方帶走家中被查抄。與此同時,江門市及廣州天河區警察到卓玉楨的家中,出示了傳喚證及搜查令,因卓玉楨當時未在家中才倖免被警察帶走。另據北京維權人士周莉消息,居住在廣州同樣參加了公祭劉曉波的獨立作家黎學文也於凌晨被警方帶走。

北京維權人士何德普夫婦在瀋陽祭典劉曉波遭扣押。[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9/2017/0722/16185.html

本網獲悉,劉曉波的生前好友、北京維權人士何德普、賈建英夫婦得知劉曉波罹患肝癌晚期保外就醫後,7月11日兩人躲開警方的監控前往瀋陽,但並未如願見到病危的劉曉波,劉曉波於7月13日逝世後,兩人希望能夠參加告別儀式,但劉曉波卻被火化后海葬。7月19日,何德普、賈建英夫婦在劉曉波去世的瀋陽中國醫科大學附屬醫院門前手持鮮花悼念生前好友,以寄託哀思。然而,當天中午何德普、賈建英夫婦回到租住的旅店時即遭到瀋陽警方的扣押,瀋陽警方將兩人關押在派出所一天一夜後北京警方將兩人從瀋陽押回,到達北京後兩人再被扣押3個多小時,直到7月21日凌晨3點才獲准回家。另外,四川維權人士李宇也疑因在福清江鎮海邊拍照並發布“在海邊,與他同在”紀念劉曉波的圖片後於7月19日與外界失聯。今天本網多次撥打李宇的手機,電話接通後先是接到李宇手機發送的短信“現在不方便接聽,晚點跟您聯繫”,一個小時後再數次撥打其手機,一直處於無人接聽狀態。而廣東省亦有衛小兵、何霖等人因祭典劉曉波遭到警方扣押,目前還沒有獲釋的消息。

海邊祭奠劉曉波 廣東公民秋後算賬遭抓捕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arrest-07222017104047.html

在已故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頭七”的日子,多名到海邊祭奠的廣東公民被秋後算賬,他們事隔3日被當局派人上門搜捕。有維權人士認爲,當局做法是爲了殺一儆百。在劉曉波“頭七”的周三(19日),全球發起公祭,有多名廣東公民當日相約到江門市新會區海邊祭奠劉曉波,其後更將祭奠時拍攝的視頻和圖片上載到社交網。但到周六(22日)傳出,部分參與祭奠人士凌晨先後遭警察和國保上門搜查,其中衛小兵和何霖被捕,而黎學文和卓玉楨因不在家而未被帶走調查,部分人家裡的手機、電腦及書籍都被警方帶走。1位不願透露姓名的維權人士周六(22日)接受本台訪問時,描述了其他人對衛小兵整個被捕的過程,指衛小兵現時下落不明。
維權人士說:大概今天(周六)凌晨1點鐘的時候,衛小兵的家裡,在他陸豐市碣石鎮的那個家,被國保和警察帶走了,大概10來20人。首先打電話說他的車被砸了,叫他下去處理,然後他就發現樓下10幾20個國保、警察在守著他,後來就把他帶走。在他家裡搜了一下,還把他老婆、女兒的手機查了一遍就走了。暫時現在還不知道他(的情況)。因爲當初他家人跟他一起去派出所的,但是(走了)後來他們去派出所找,沒找到。他又描述其他人的情況,認爲當局是刻意選擇凌晨採取行動,明顯有意打壓維權人士。
維權人士說:何霖是3點多鐘,廣州國保一起去他家裏,出租的地方,被抓走的。還收走了他的一些書籍、一些東西,搜查了他的房間。黎學文家裡也有人去了,卓玉楨(的家裡)也有人去了,但是卓玉楨不在家裡,黎學文也不再家裡,所以 他們2個沒有被帶走。是說(他們)祭奠劉曉波的事,現在聯繫不到他們。他們(當局)是專門半夜去找他們吧。
在社交網轉發消息的北京維權人士王荔蕻認爲,大陸當局此舉是爲了殺一儆百,禁止祭奠活動蔓延,她相信很快會有下一波的打壓行動。
王荔蕻說:也可能會有的,因爲我覺得他們(當局)還是害怕,有示範效應吧。就是大家都是這樣的,都去海邊(祭奠劉曉波),然後幾個人一起。可能每個人自己去,他們可能不怎麽樣,但是很多人一起去,主要是怕有示範教育(作用),就怕其他人來效仿。不過,王荔蕻明言不會因此而停止悼念劉曉波,對今次事件感到憤怒。
王荔蕻說:那怎麽會呢?他(當局)禁止的東西,禁止説話、禁止追求自由,我們也不能因為害怕而甚麽都不做吧。這個也不奇怪吧,709不是1夜之間抓了100多人嗎?他們也經常做這種事情,也不是十分驚訝。但是(大家)覺得肯定是很氣憤,大家只不過祭奠1個死者,然後這麽1個行為就抓人,肯定是很氣憤, 但是他們也不是第1天做這種事情。
另1名北京維權人士胡佳認為,大陸當局深夜上門搜捕,明顯有意營造恐怖氣氛,恐嚇民衆,若誰人再敢到海邊公祭,本身或家人都會受到威脅。胡佳說:當局是特別忌諱有新的成員加入,或者這種形式復興起來,只是說原來是民主憲政,現在是祭奠(劉)曉波。所以我們看到,對於公民的搜捕性質,然後尤其是午夜上門的這種恐嚇,他其實完全沒有必要夜晚上門,做這種突襲,意味著第1他(當局)是下重手,對你家裡進行搜查,還沒有手續。而且第2,午夜做這種事情往往非常恐怖,他要形成一種,對參與人的恐怖,對參與人家裡人的恐怖。
另外,四川省公民李宇和廣東省網友汐顏亦疑因在海邊悼念劉曉波之後,將圖片貼上社交網,至今仍然失聯。

海外寄劉霞明信片過萬再有網民祭劉曉波被抓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ql2-07222017130006.html

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劉曉波7月13日在遼寧瀋陽病故,其遺孀劉霞至今下落不明。近期,香港及海外各界人士寄給劉霞的明信片超過一萬張。22日凌晨,再有多人因祭奠劉曉波而被公安抓走。關注劉曉波的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7月22日中午引述劉霞親屬說,截至當天上午10點30分,劉霞仍不知下落,而同劉霞一起的弟弟劉暉也未能回家與妻兒見面,劉霞和劉暉可能仍未回到北京。該中心還稱,近日國際、香港等地民眾寄給劉霞的明信片,信件可能過萬件。而許多明信片上面只有地址及“劉霞收”三個字。劉霞家屬表示,與劉霞見面後會問她有無收到這些郵件。家屬還表示,外交部發言人說,會依法保護劉霞的公民基本權利,故劉霞是否收到這些信件,是檢驗外交部發言人有無說真話的“試金石”。7月22日凌晨有消息傳出,四川網民“十三億”衛小兵被捕,廣東網民何霖也被抓走,而黎學文和卓玉禎與外界失去聯繫。一位要求匿名的人士當天告訴自由亞洲電台記者,被捕與祭奠劉曉波有關:“我得到的最新確切消息是,網民“十三億”在汕尾陸豐碣石被公安抓捕。何霖在廣州被抓捕。他們兩人被抓捕是跟紀念劉曉波有關係”。該名人士還說,何霖在廣州市天河區一出租屋內被江門市公安局的國保帶走,他的手機、電腦主機和十幾本書籍也被帶走扣留。

消失的“劉曉波”:中國網絡審查的冰山一角 [美國之音]
https://www.voachinese.com/a/voanews-20170721-china-whtsapp/3953873.html

中國唯一的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劉曉波罹患肝癌病重到逝世的消息在中國並沒有很多人提起。對於年輕一代的中國人來說,劉曉波是個陌生的名字。在中國嚴格的審查制度下,劉曉波的生平和作品只能靠少數維權人士艱難地傳播。劉曉波去世後,帶有類似“諾貝爾”“肝癌”“RIP(rest in peace,安息)”一類的字眼甚至是蠟燭的表情符號在微博上都不能發表。在微信上,即使是私人聊天裡提到劉曉波的名字,都會遭到刪除。不可置疑的事實是,自從習近平2012年擔任中國國家主席以來,中國的網絡審查日益嚴格起來。

搭建“ 火牆”
中國的網絡審查嚴格到讓人難以置信,比如最近有報導說因為小熊維尼形似習近平而在網上遭到刪除。在中國剛有網絡的時候,有人很有信心地評論中國的網絡控制是無濟於事的。《紐約時報》的專欄作家克里斯托弗在2005年有篇文章說中國的掌權者給予中國人上網的寬帶,是“自掘墳墓”。但是很快中國開發的“火牆”成為世界上最先進的網絡信息過濾和審查系統。通訊應用軟件WhatsApp發現從這個星期開始,他們不能再發送圖片和視頻了,有分析說是因為中國控制了WhatApp的傳輸速度,這樣在中國就難以使用了。之前中國用戶使用虛擬專用網(VPN)瀏覽國外網頁,俗稱翻牆。而現在,對虛擬專用網(VPN)的干擾也被提上​​日程。考慮到VPN 在中國也被許多公司用於確保辦公室之間文件的安全傳輸,對VPN的干擾意味著中國的審查制度執行到極致。

王宇、包龍軍夫婦已解除取保候審強制措施。[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7/0723/16186.html

本網獲悉,日前,天津市公安局解除了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王宇律師以及其丈夫包龍軍的取保候審強制措施。據公開消息顯示,2015年7月9日凌晨,王宇於北京家中被帶走調查,其後,包龍軍和兒子在北京首都國際機場準備出境時被帶走。王宇夫婦在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六個月後,被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2016年7月下旬,被天津市公安局批准取保候審強制措施,時限一年。有消息指出,迄今為止,鋒銳律師事務所被涉案的9人中,已經解除取保候審的有5人,他們是黃力群、謝遠東、王方、李姝雲和王宇;9人之一的劉四新仍在取保候審中,下個月初到期;案件未審還在天津第二看守所羈押的有兩人,其中之一的吳凎已被律師會見多次,另外一人是王全璋,被抓捕已經超過兩年,但辯護律師始終無法會見,情況不明;被判刑入獄的一人是該所主任周世鋒律師,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七年。

劉曉原律師:王宇律師和包龍軍的取保候審強制措施被解除。[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7/07/201707230234.shtml

有消息稱,天津市公安局解除了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王宇律師和她丈夫包龍軍的取保候審強制措施。2015年7月9日凌晨,王宇在家中被帶走,包龍軍和他們的兒子在北京國際機場出境時被帶走。王宇夫婦在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六個月後,被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2016年7月下旬,被取保候審。至今為止,鋒銳所被涉案的9人中,已解除取保候審的5人(黃力群、謝遠東、王方、李姝雲、王宇),仍在取保候審中的1人(劉四新,下個月初到期),案件未審還在看守所羈押的2人(王全璋、吳淦),被判刑入獄的1人(周世鋒主任,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七年)。

楊玉永案中共司法黑箱調查 威逼家屬就範[大紀元]
http://www.epochtimes.com/b5/17/7/21/n9448440.htm

近日,天津被非法致死的法輪功學員楊玉永辯護律師告知大紀元,天津市檢察院檢察官褚立紅逼迫家屬接受他們給出的指定屍檢所;天津市武清區公安分局一再對楊的家屬進行控制,不許楊家屬接受媒體採訪,也拒絕聽取家屬和律師的意見。7月11日楊玉永在天津武清區看守所迫害致死。在12日凌晨,包括特警在內的近百餘警力強行將其遺體轉移到殯儀館。同時他的妻子、被關在同一看守所的孟憲珍到現在也未被釋放,無法出面料理丈夫的後事。楊玉永的孩子們都是二十幾歲的年輕人,只有女兒成了家。20日才從天津回到家的黃漢中律師告訴大紀元記者,他們已經經過一週的努力,跟相關部門交涉,提出兩點要求:孟憲珍需要有限度地恢復自由,能對楊案下一步的追究責任和賠償,表達她的意願;而對楊的屍檢應該在家屬指定的機構下進行,並有家屬、律師和家屬聘請的專家在場,以保證屍檢的公正。
然而,天津市檢察院50多歲的檢察官褚立紅卻要求家屬接受他們指定的、上海一司法鑑定機構,不同意家屬要求的、北京民政司法物證鑑定中心。黃漢中表示,在家屬要求會見褚立紅的情況下,褚一再推脫,而當本週四褚面見楊的女兒、女婿時,想盡辦法、幾近強迫讓家屬接受指定的屍檢機構。「甚至說北京的那個機構工作拖延,還說如果同意去上海,馬上搭飛機去屍檢。」
黃漢中很氣憤,認為天津檢察院和武清檢察院對該案的調查在沒有聽取家屬和律師意見的情況下進行,「是違反規定的黑箱調查,不符合處理同類事件應該秉持的人道、公正、合法的原則」。而武清區公安分局恐嚇家屬,不許家屬接受媒體採訪的做法,包括現在威脅家屬接受他們的要求等都是不合法的。
雖然楊玉永家屬和律師跟相關部門的交涉一再被拒絕,但是黃漢中律師表示,他和其他代理律師會向最高檢察院的信訪部門反映情況,爭取條件。目前已經有文東海律師、簡義平律師、孫殿君律師、趙慶律師介入楊玉永的案子。
另外,就在楊玉永被酷刑致死後的隔日(7月13日),廣西北海市第二看守所一位23歲小伙子因肺炎致死,大陸多家媒體大肆報導此事,還聲稱要求看守所給家屬答覆等等。為何同樣是在押人員被致死,國內的聲音如此不同?黃漢中律師認為,楊案涉及到法輪功,大陸媒體自然充耳不聞。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