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6 劉曉波被海葬,遺孀劉霞仍遭嚴密控制。當局拒絕發還劉曉波遺物,獄中文字手稿或遭扣。又一流亡藏生為西藏自由自焚抗議

劉曉波被海葬,遺孀劉霞仍遭嚴密控制 [紐約時報] https://m.cn.ny … 繼續閱讀 →...

劉曉波被海葬,遺孀劉霞仍遭嚴密控制 [紐約時報]
https://m.cn.nytimes.com/china/20170717/liu-xiaobo-cremation-china/zh-hant/

北京——中國週六火化了該國唯一的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劉曉波的遺體,但警惕的官員們只允許他的遺孀和為數不多幾名哀悼者與這位中國最著名的政治犯告別。

當天晚些時候,在一個簡單的儀式上,劉曉波的骨灰盒被放入大海,以確保陸地上不存在能吸引針對共產黨的抗議活動的墓地,特別是在每年四月的傳統清明節掃墓時。「在莫扎特安魂曲的伴奏下,劉曉波的妻子劉霞首先站到了他的遺體前,」據中國外交部用電子郵件發來的官方對遺體告別儀式的描述。「她長時間地凝視著他,向丈夫喃喃地道別。」官方描述說,悼念者在劉曉波的遺體前三鞠躬,然後,劉霞及其他家屬再次三鞠躬。並說,火化後,「劉霞接過骨灰盒緊緊抱在懷中。」

劉曉波獄中文字手稿或遭扣劉霞正索要 [法廣]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7/07/201707162005.shtml

在遼寧瀋陽病逝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昨日已被火化及海葬。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今日引述劉曉波一名親屬指,當局不願意發還劉曉波在監獄的部份遺物給劉霞,包括許多文字手稿,劉霞目前仍在在爭取中。 據中央社今天報導,已故中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一名親屬今天表示,中國當局不願意發還劉曉波在監獄的部分遺物給劉霞,其中包括一些手稿、上面有劉曉波評語的書籍,劉霞仍在爭取中。 據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今天表示,劉曉波在監獄留下大量物品,最為珍貴的就是一些劉曉波寫的手稿。劉曉波在監獄期間寫過許多文學評論、散文及詩;對讀過的許多書,劉曉波也在上面寫有評語。 根據中國「監獄法」規定以及一些異議人士的案例,劉霞有權獲得劉曉波全部的手稿或寫有評語的書籍。許多異議人士在監獄寫有一些獄中紀事或文學作品、散文,因為在寫時就被監獄審查過,確定沒有政治內容,刑滿獲釋時,監獄會允許帶出手稿。 設址在香港的該中心指出,劉曉波的全部手稿在寫時已被監獄嚴格審查,保留下來的手稿應該是同政治完全無關的文學作品。 另外家人表示,劉霞有護照,但是否已過期要和劉霞見面才知。家人表示,劉霞沒有任何法律上不可以出境的限制;對於有香港朋友邀請她來香港旅遊散心減少悲傷,家屬說見面後會轉告劉霞。家屬強調,劉霞是一位正當公民,如果當局連她到香港都不允許,可能會面對許多質疑。

當局拒絕發還劉曉波遺物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xl2-07162017082641.html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病逝後有消息指,當局拒絕發還劉曉波在監獄的部分遺物及一些手稿、書籍,劉霞仍在爭取中。另一方面,民間的祭奠遭到嚴厲的打壓,多人因此被失聯、核查,但自16日起,網民自發以“一人一相”的方式悼念劉曉波。此外,在中國的多個音樂網站上,出現了大批轉發、評論歌曲《大海》緬懷劉曉波的網民。劉曉波病逝後被迅速火化、海葬,更安排劉家人“感謝黨”,令外界嘩然。

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引述與劉家親屬關係密切的維權人士稱,劉霞不同意海葬。一名劉曉波的生前好友接受本台採訪時也表示,海葬不是劉霞的意願,讓劉霞離開中國或才能知道真相:“我想劉霞是絕對不會同意海葬的,任何在非自由狀態下面的表態都不能去相信,就是一句話,讓她出國。” 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又指,劉曉波在監獄留下大量物品,包括文學評論,散文、詩、書籍批註的手稿。但當局拒絕發還親屬,劉霞仍在爭取中。

達賴喇嘛及流亡西藏官民向劉曉波致哀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dz2-07162017173226.html

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劉曉波病逝,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流亡西藏內閣、議會、五大西藏非官方組織及民眾連日來通過發布聲明、舉行燭光遊行悼念深表哀悼,呼籲中國政府讓劉曉波的妻子劉霞出國。中國著名異議人士、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於本月13號因肝癌末期在中國瀋陽不幸病逝,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於14號在其官網發布聲明深表悲痛,並向他的妻子和家屬表達深切慰問及真誠祈禱。達賴喇嘛說:“雖然劉曉波已經離開人世,但我們尚存的人,可以藉由發揚劉曉波長期以來所堅定的原則,引領中國走向更和諧、穩定與繁榮。我深信,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為自由事業的努力不懈,將在不久後開花結果。”

聲援劉曉波人士陸續獲釋澳大利亞促釋放劉霞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liu-07162017105833.html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在病逝前的留院期間,內地多名維權人士和網民,因為以不同方式作聲援,被當局警告、扣留和軟禁,而被抓的維權人士已經陸續獲釋。

北京維權律師丁家喜亦在上週三,因為到劉曉波留醫的醫院門外聲援而被抓,同樣在周六獲釋,但因為仍受國保的監控,不能對外界說出自己的情況。丁家喜說:昨天(週六)下午10點(放出來),現在在回北京的路上,沒事了。等我回北京之後再說吧,現在說話不方便。北京維權人士胡佳對本台表示,自從劉曉波病逝後,他被當局軟禁的行動升級,不能外出。國保人員告訴他,軟禁行動會維持到劉曉波的“頭七”。胡佳指自己是佛教徒,希望可以在“頭七”前到寺廟超渡劉曉波,並為他抄寫經文悼念。胡佳說:從7月13號(上週四)劉曉波離世之後,7月14號開始實際上被軟禁,軟禁的級別亦提高,防控的措施加強,人員亦加強。現在是無法出門的狀態,去醫院或是去看父母都是警察貼身跟著的,去其他地方是完全不能出門。他們明確說了,說這個(軟禁)至少要到劉曉波的“頭七”,就是劉曉波去世之後7天吧!胡佳又指,中國政府嚴控維權人士,阻止他們聲援和悼念劉曉波,是擔心這些活動會演變成爭取民主的社會活動,就如1989年的六四事件一樣。胡佳認為,當局打壓的行動,顯示出共產黨政權的恐懼和虛弱。胡佳說:有很多被逼害至死的良心犯、政治犯,共產黨把他(們)壓制為1個罪犯,但在我們心目中,他們其實是時代的英雄。紀念的活動本來就是反抗活動,這點當局是太知曉不過,就因為1個人的死,然後對他的紀念活動可能發展成為民主運動。所以當局要嚴防這種可能性發生,你看他(中國政府)完全封閉地搞告別、完全封閉地搞海葬,就是不讓人參與,不讓人形成群體性的效應。胡佳又透露,劉曉波遺孀劉霞現時身體健康狀況極差,急需調理,希望當局可以讓她到外地休養。

紐約民運、藏人和台灣人舉行劉曉波追悼會 [美國之音]
https://www.voachinese.com/a/liu-xiaobo-memorial-in-nyc-20170715/3945793.html

星期六(7月15日),紐約民運、藏人和台灣人社區聯手舉辦劉曉波追悼大會。八九民運學生領袖王丹提出8項建議,包括敦促美國國會盡快通過在華盛頓中國駐美使館前馬路命名為“劉曉波路”和禁止迫害劉曉波的中國官員進入美國的“劉曉波法”。民運理論家胡平呼籲,把劉曉波之死作為改變中國的契機。

民、藏、台三界聯手悼念劉曉波
大約400多位來自紐約民運、流亡藏人和台灣人社區的與會者聚集在位於紐約法拉盛的台灣會館禮堂,這一組合凸顯各界對突然失去這位中國唯一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的悲痛、對他一生堅持的自由民主憲政理念的認同,和對中國當局不斷迫害他以至於使他過早辭世的憤慨。

王丹提八項建議
八九民運學生領袖王丹提出了紀念劉曉波的八點建議:敦促美國國會盡快通過把中國駐美使館前的路改名為劉曉波路或劉曉波廣場;在紐約為劉曉波建立一個塑像或衣冠塚;繼續營救劉霞;推動美國國會單獨針對迫害劉曉波的中國官員立法,就叫“劉曉波法”,制裁和禁止迫害人權的中國官員進入美國;推動美國各城市把7月13日定為劉曉波日;建立一個劉曉波之死真相調查委員會;重新擴大聯署《零八憲章》;推動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考慮再頒獎給為爭取自由民主的中國人士。

胡平:是改變的時候了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說,在短短30年時間,人們親眼目睹了整個世界發生了歷史上極為罕見的驚人逆轉,專制中國的崛起​​構成了對普世價值的嚴峻挑戰,也是對全世界自由和平的巨大威脅。他說:“28年前,誰能想像到今天的世界竟變成這般模樣。照這樣的趨勢下去,28年後的世界不堪設想。喪鐘為誰而鳴?但願劉曉波之死能成為扭轉的開端。”


又一流亡藏生為西藏自由自焚抗議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dz1-07162017172258.html

印度瓦拉納西西藏研究中央大學學生丹增曲英(左)於7月14日自焚抗議現場(右)(西藏青年會提供)
印度瓦拉納西西藏研究中央大學年僅19歲的學生丹增曲英於星期五為西藏自由事業展開自焚抗議活動而受重傷並在接受治療,目前已脫離生命危險。正就讀於印度瓦拉納西西藏研究中央大學(Central University for Tibetan Studies)的學生丹增曲英是西藏青年會非常活躍的一名成員,多次參與過該組織在印度各地展開的聲援西藏活動。他於星期五(7月14日)點火自焚,抗議中國政府在藏實施高壓政策。西藏青年會當天就此發布聲明,對丹增曲英的獻身精神與勇氣表達敬意和聲援。有關方面,總部位於達蘭薩拉的西藏青年會秘書長扎西蘭桑接受本台採訪時介紹說:“每當境內外藏人以自焚方式向獨裁政權表達抗議時,西藏青年會都會發表聲明、展開活動表達聲援。這次瓦拉納西的藏人大學生丹增曲英為爭取西藏自由、捍衛西藏的語言文化而自焚明志,對此西藏青年會方面,向他表達敬佩的同時,也召開緊急會議,並從總部特派理事前往瓦拉納西探望他,慰問他的家人,給予他一切所需援助。”
據介紹,丹增曲英出生在印度郭裡噶西藏難民社區,現年19歲,其父親名叫克珠,母親名叫扎西央宗。他於14號早上約9點鐘在校內男生宿舍旁點火自焚,一邊高呼“西藏要自由”等口號,一邊經過阿底俠大廳跑向外院,在校部分學生見狀,立即撲滅他身上的火之後將他送醫。目前他在當地私立傳統醫院(Heritage hospital)接受治療,全身燒傷面積達百分之六十六,暫時脫離生命危險。丹增曲英在醫院透過視頻表示:“我點燃自己全身純粹是為了西藏…… 我是為了西藏而自焚。”他在自焚前寫給一位友人的遺書中提到,“我的身體不僅為了西藏自由事業,同時也是為了年輕一代藏人更加重視藏民族的語言和文化。”他還對前來醫院探望他的西藏青年會理事代表說:“我從小就很想為西藏做點什麼,因為西藏被中國政府統治,而現行的高壓政策正在摧毀西藏的語言和文化,這也是我進行自焚抗議的另一個原因。”

“新公民運動”許志永刑滿出獄數十人盾牌圍小區阻聲援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xl1-07162017083812.html

被以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判囚四年的著名維權人士許志永7月15日出獄。當局如臨大敵,不僅在設置路障驅散迎接他的人群,還派出數十人手持盾牌在小區外戒備。前往華墾監獄迎接許志永的譚兵林告訴本台,許多同行者被警方以交通管制名義阻止,只許出,不許進,警察還到附近旅店查房,各地國保也趕赴監獄外將聲援者帶走:“到了天津之後,我們匯集在一起的時候,警察就來查房,第二天去往監獄的路上不讓我們通過,找個理由就說交通管制,還用刑事手段威脅說是犯罪,有些人被當地政府接回去了。” 據譚兵林提供的現場視頻顯示,在設有交通管制牌子的路障旁,兩名身穿制服的警察呵斥、威脅民眾離開,並搶奪、毀壞了一張歡迎許志永的紙牌。另有一批民眾守候在許志永的住址北京市海淀區清河清源東里小區外,但發現被便衣和保安把守,當晚還有一群人手持盾牌戒備。北京維權人士李蔚指,直至當晚有越來越多的民眾聚集到許志永家小區外,當局如臨大敵:“有人到達許志永家的小區,被封閉了很嚴格,門口看到三個便衣和三個保安,晚些時候看到一群人拿著盾牌,估計是防範更多的人衝進去,實際上也是阻止大家像英雄般的迎接許志永。” 7月15日,自稱獲釋後的許志永在Twitter上發帖稱“大家好!我是許志永,重獲自由的感覺真好”。記者就此留言查詢,但未獲回复證實是其本人。記者16日多次致電許志永的律師張慶方,但電話一直無法接通。

討薪不成反坐牢7年 遼寧農民工無處申冤 [大紀元]
http://www.epochtimes.com/b5/17/7/16/n9407303.htm

遼寧省瀋陽市東陵區農民工張龍,因被積欠的一筆6000多元工資,和包工頭之間起了衝突,在防衛中不慎刺傷了包工頭,而被以故意傷害罪判處7年有期徒刑,還被要求民事賠償逾10萬元。事隔9年,已刑滿出獄的張龍,內心充滿了不平,他認為自己是正當防衛,事後也馬上前去派出所自首,警方不僅不調查,法院也未考量其自首情節,直接以故意傷害罪判刑,對他有失公允。

陝西延安冤民徐塞塞被超期羈押,丈夫宮玉春憂心病中妻子在看守所出意外籲關注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7/blog-post_92.html

本網獲悉,陝西省延安市女冤民徐塞塞自“兩會”前在北京被抓捕,後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羈押於延安看守所至今,已經快5個月了。日前到看守所探望的宮玉春說,原就二級殘疾的妻子現在身體狀況更差,憂心病中妻子在看守所出意外,呼籲社會各界給予關注。

藺其磊律師:“惠陽區伯”李建新案情進展通報:惠東縣法院定於2017年7月20日上午開庭審理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7/2017720.html

廣東省惠州市惠陽區人李建新,1968年出生,網名“惠州區伯”,因實名舉報原惠州市副市長黃錦輝而受到當地各界關注。該案經過惠州市惠陽區檢察院退回補充偵查二次,延長審查起訴期限二次後,於2016年11月24日起訴於惠州市惠陽區法院,該法院於2017年1月19日發出通知書,告知經惠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決定該案有惠東縣法院管轄。隨後將案件退回到惠陽區檢察院,有檢察院移送到惠東縣檢察院又審查起訴。惠東縣檢察院以“惠東檢訴刑訴【2017】132號”起訴書於2017年3月8日起訴到惠東縣法院。該院定於7月20日上午在該院開庭審理本案。因李建新家屬提出了要求中外新聞媒體參與庭審報導,李建新的辯護律師藺其磊、文東海均受到各自的司法行政部門的對該案“指示”。 請關注該案進展、學習如何幾篇網上文章就能“敲詐勒索” 350萬元的神奇荒唐的公民朋友們,屆時旁聽該案。

許乃來的女兒許嚴之:被拘禁酷刑130 天十歲女孩的控訴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7/130.html

2017 年3月3日天明時,他們將我和爸爸許乃來拉到天津市濱海新區塘沽河北路2-98號錦江之星酒店門口,大約等了一個小時左右,副所長張寶山和警察侯玉明及五個身份不明的人將我和爸爸圍近錦江之星5樓8510號房間。吃早飯的時候爸爸打北京110報警警察撬門綁架,從北京市公安局、昌平分局、督查及百善派出所上下警官不是推脫就是不說話!這時侯玉明等人將我和爸爸推進房間。
壞警察田曉東、輔警張偉及另一個人在房間門口盯著,控制著我和爸爸。壞警察田曉東闖進房間把兩個被子撩開,然後拿走我們睡覺的枕頭和我座的椅子不讓我們睡覺和坐,爸爸找他要枕頭,他就不停的罵我爸爸,爸爸回了一句,他就打我爸爸,還對我揮舞拳頭!錦江之星的工作人員看了不管。一名好心的顧客問壞警察田曉東:為什麼打一個殘疾人,嚇唬一個小孩子?壞警察田曉東說:沒你事,別管,知道我是乾嘛的嗎?爸爸說他是土匪流氓惡棍。這時酒店的工作人員過來把那位好心叔叔推回了房間,將房門關上。我很害怕一直大哭!爸爸看我嚇成這樣就讓我把爸爸推回房間。爸爸無數次撥打110報警和督查都沒人管!爸爸又多次撥打北京110還是沒人官(我聽見爸爸在電話中說:你怎麼不說話?你是不是默認共產黨就是土匪組織了,警察就是流氓強盜、是共產黨組織的打手?)聽爸爸說完後我聽見壞警察田曉東在房間外門口哈哈大笑。我很害怕連門都不敢開!
傍晚,爸爸頭暈就撥打120,120來了但壞警察田曉東不讓120拉我爸爸去醫院治療。晚上九點多,新河派出所副所長馮志平帶著好幾個人用警車將我和爸爸拉到天津市濱海新區塘沽新河好旺角商界B-28號好望旅館(022 2582 8694)1樓101室繼續拘禁起來。我爸爸對旅店老闆許洪英說:他們現在對我父女實施非法拘禁,我現在已經告訴你了,你如果繼續留我們而讓他們將我父女拘禁在這,你們夫婦就是實施非法拘禁罪的同案犯。許洪英說:明天再說,說完走出房間。不一會兒壞副所長馮志平進入房間把我們的背包搶走,還讓兩個人(後來知道一個叫劉常慶-音)的把門關上,在我面前吸煙,讓我們吸二手煙。我爸爸用商量的口氣說:請別在我女兒面前吸煙好嗎?我女兒還小,請你到屋外吸煙好嗎?他不但不理會,還罵我爸爸、罵我奶奶並打我爸爸兩巴掌,還把我爸爸拽到地上踹完我爸爸後走出房間。不一會,馮志平帶著仝玉明來了,壞警察馮志平說要把我們捆起來,我很害怕就把頭藏進爸爸懷裡說:爸爸愛我,我好害怕!爸爸說:有爸爸在不怕!睡覺。

中國維權動態周刊總第526期(2017年7月10日-16日)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7/5262017710-16.html

【編者按】七月十三日,一個原本普通的日子,注定要在來年成為新的敏感日期,這一天的傍晚,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與《零八憲章》發起人之一,偉大的自由民主鬥士劉曉波在當局的嚴密監視下,在瀋陽一家醫院匆匆走完了自己的一生。劉曉波病逝後,家人被脅迫對其骨灰進行海葬。劉曉波的病情,從乙肝到肝硬化再到肝癌,步步升級的背後,其實是一種變相謀殺,當局對其後事的強力干預表明其做賊心虛和對民間紀念活動的恐懼。在當前的醫療條件下,在劉曉波失去自由之初,只要當局秉承人道精神,就完全可以控制其病情的發展。劉曉波生命的終結標誌著一個時代的終結,“非暴力抗爭”與“我沒有敵人”的理念隨著他的病逝而被不少國人無奈地拋棄。劉曉波和這個世界永別了,可他的精神卻如同不滅的太陽,永遠照耀著那些為自由而戰者前行的路。斯人已逝,泰山其頹、哲人其萎,長歌當哭,劉曉波先生永垂不朽!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