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5 劉曉波遺體火化撒海生不留人死不留灰質疑避免日後紀念。許志永今刑滿出獄居住地遭嚴密監控。

劉曉波遺體火化撒海質疑避免日後紀念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 … 繼續閱讀 →...

劉曉波遺體火化撒海質疑避免日後紀念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funeral-07152017113440.html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遺體,週六(15日)在渖陽市的殯儀館火化,骨灰其後撒入大海。官方指是根據劉曉波家人的意願,有劉曉波的好友質疑說法,並指海葬是為了避免日後有憑弔和紀念活動。

胡佳接受本台訪問時表示,海葬絕對不是劉曉波和家屬的意願,又指劉霞因身體虛弱而未能會見媒體的說法,是荒謬。胡佳說:這個事情不會是劉霞的心願,因為我們所有人都知道劉曉波的家是在北京的,他(劉曉波)人生中所有輝煌的記憶和甜蜜都是在北京,所以他安葬在這裡也是非常便於他的妻子(劉霞)還有朋友去看他,海葬不會是他們全體的選擇,因為他們都想劉曉波埋葬在北京,這個就是一場戲,完全不是這樣,他的弟弟(兄長)是在被逼害,怎麼可以感謝黨,感謝國家?這個肯定不對的,劉霞她一定希望想要表述這個事情,她不想見媒體,不想和外界溝通是不可能的,肯定還是在監控當中。胡佳認為,進行海葬可以不設墓地,是為了避免日後有人憑弔及紀念活動。
劉曉波另1好朋友野渡表示,劉曉光與劉曉波2兄弟關係疏離,認為他在記者會的說話,以及海葬的決定,都不是劉曉波的意願。野渡說:在六四之後,因為擔心劉曉波異見人士形象,影響劉曉光在官場上的前途,基本上與劉曉波斷絕來往,在劉曉光往後擔任大連進出口服裝公司經理,及乾休所領導,是中共體制中的既得利益者。劉曉光和劉曉波雖然是血脈兄弟,但他們兩個可以說是,最熟悉的陌生人。劉曉波證實患上末期肝癌後,劉霞一直未有露面。〝天安門母親〞發起人丁子霖在網上發表錄音,希望劉霞堅強地活下去。丁子霖說:(劉)曉波,你雖然失去了自由、失去了生命,但您擁有的人間大愛,是世上任誰都無法比擬。劉霞,為了曉波、為了您自己、為了世界上所有摯愛你們的人,您一定要堅強、有尊嚴的活下去。您不孤單,我們與你同在。

劉曉波骨灰撒大海家屬記者會上“感謝黨”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ql1-07152017101602.html

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劉曉波遺體7月15日早上在瀋陽火化後,骨灰撒入大海。劉曉波的妻子等六位親友出席遺體告別儀式,劉生前好友無法送行,官方安排人員以“好友”身份給劉曉波送行。當天下午,劉曉波的大哥劉曉光在官方安排的記者會上表示,感謝共產黨和政府完成了家屬心願。15日下午四點多,瀋陽市政府新聞辦公室舉行新聞發布會,劉曉波的兄長劉曉光在官方的安排下見記者。政府發言人張清洋稱,劉曉波的骨灰中午已撒入大海。面對境外記者,劉曉光兩度感謝黨和政府,他說他們家族早有海葬的先例,他和幾名家人已簽名進行海葬,都是發自內心:“我帶領幾個親屬在自願海葬申請書上簽字,是我們真實的簽名,都是發自內心的”。

維權人士胡佳稱,劉曉波的朋友均被禁止前往瀋陽;為劉曉波送行者中,沒有他“真正的好朋友”。而在照片上看到的弔唁者大部分是年輕人,其中一名男子的臉部被“打馬賽克”,無法辨認。有網民認出,參加遺體告別式的所謂劉曉波的“好友”都是國保以及政府方人員。劉曉波的朋友莫之許稱,在官方發布的照片中,沒有一個是劉曉波和劉霞的朋友:“14日凌晨以後,劉霞、劉暉等人都與外界失去聯繫。關鍵是我們沒有家屬的邀請,也不知道在瀋陽哪一個殯儀館。當局至少在遺體告別儀式上達到他們的目的。就是讓劉家答應不邀請友好出席遺體告別。告別式上沒有一個是劉曉波或劉霞的好友。從年齡上也可看出都是年輕人,不可能是他們的好友”。

美國國會舉行聽證會紀念劉曉波營救劉霞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liuxiaobo-07142017233641.html

主題為“劉曉波的悲劇”的聽證會由美國國會眾議院外交委員會非洲、全球衛生、全球人權與國際組織小組委員會於七月十四日在國會山舉辦。小組委員會主席、共和黨眾議員克里斯·史密斯在會議開始時說:“我們為劉曉波哀悼,因為這不僅僅是劉曉波妻子、家屬、朋友的損失,更是中國乃至全世界的災難性的損失。” 美國人權組織公民力量創辦人楊建利先生在聽證會上作證時說:“毫無疑問的,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政府要為劉曉波的死負責,然而,西方國家對中國侵犯人權的綏靖政策使它們成為了對劉曉波緩慢謀殺的同謀。如果世界繼續默許中國政府對自己的人民進行侵犯,姑息中國政府對人權的迫害,劉曉波的悲劇將會重演。” 楊建利認為,中國政府不允許劉曉波赴國外就醫是因為害怕其殘酷的迫害被公之於眾,從而導致政權不穩。同時出席聽證會作證的劉曉波的國際代表律師及美國機構“現在自由“的創辦人杰拉德·簡瑟爾說,他將繼續努力營救劉霞和她的弟弟:“現在我們專注於盡快營救劉霞和她的弟弟出國,我們首先需要聯繫上她,儘管中國政府不斷重申她沒有受到法律上的限制,(但她仍處於失聯狀態)我們需要繼續向中國政府施壓把她救出來,她已經受了太多的苦難。”

支聯會遊行2000人促還劉霞自由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htm/hk-rally-07152017125008.html

香港支聯會發起燭光遊行,悼念病逝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並要求大陸當局釋放遺孀劉霞,警方估計有2,000人參加。支聯會周六(15日)晚發起燭光遊行,表達對劉曉波逝世的哀悼,希望大陸當局停止對劉霞的監控。遊行人士手持白色鮮花及蠟燭,在中環遮打花園集會,大會播放了劉曉波生平片段,又朗讀劉曉波的文章《我沒有敵人》,並由支聯會主席何俊仁致悼詞,參加人士默哀1分鐘之後,遊行到西環中聯辦。支聯會主席何俊仁表示,透過手持燭光、無聲遊行,表達對劉曉波逝世的哀思,並要求恢復劉霞的人身自由。何俊仁説:劉曉波先生過身後,他的太太和家人,都沒有辦法能夠與外界接觸,我都很相信她(劉霞)仍未獲得自由,所以我們在今日的哀思靜默遊行後,我們會努力爭取劉曉波太太劉霞釋放、重獲自由,甚至離開中國,及有機會透過一切朋友,告訴劉霞,記著、記著曉波對她的囑咐,要好好生活下去,是需要勇敢和需要堅持下去。

劉曉波骨灰撒入大海官方發布會拒答記者提問 [美國之音]
https://www.voachinese.com/a/liu-xiaobo-ashes-spread-at-the-sea/3945404.html

中國瀋陽市政府於7月15日16時45分舉行劉曉波後事新聞發布會。官方發言人宣布,劉曉波骨灰當天中午按照當地風俗撒入大海。劉曉波大哥劉曉光似乎按照一篇事先擬好的稿子對媒體表示,黨和政府在劉曉波治病期間提供了優良的醫療和人文關懷。劉曉光稱,這體現了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他表示由衷感謝。

劉曉波哥哥被批企圖分諾貝爾獎金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7/07/201707160738.shtml

中國官方舉行劉曉波後事記者會,並由劉曉波兄長劉曉光代表發言。劉曉波妻子劉霞因身體不適沒有出席。中國民主鬥士劉曉波13日因肝癌過世,中國當局週六在趕著將他遺體火化並海葬後,更舉行記者會說明,劉曉波兄長劉曉光在會中強調“感謝黨和政府”按照家屬心願辦理後事,但劉曉波好友、中國流亡作家余杰晚間發文批評,劉曉波早與他的大哥劉曉光斷絕往來,今天卻還跳出來聲稱他說了算,根本是“無恥之尤”。曾為劉曉波寫過自傳的余杰,在臉書連續發文痛批,指劉曉波在生前曾告知他,在六四之後就與身為“共產黨小官僚的大哥”斷絕關係,沒想到劉曉光如今竟還跳出來竊取劉霞作為妻子的法律地位,並聲稱“自己是大哥,自己說了算”,讓余傑怒批根本是無恥之尤。余杰也指出,劉曉光還曾說過要瓜分曉波的獎金,被劉霞極度鄙視,他質疑“一個已經跟劉曉波斷絕關係將近三十年的陌生人,一個一度企圖瓜分劉曉波的諾獎獎金、得知劉曉波捐出獎金無比失望並被劉霞鄙視的小官僚,有什麼資格取代劉霞的位置?” 詩人野渡也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指出,劉曉光因為擔心劉曉波的異議人士形象,先前就與劉曉波斷絕來往,且劉曉波生前只跟他提起過弟弟劉曉暄,從沒提過劉曉光。野渡也炮轟,“劉曉光今天所作所為完全對不起弟弟。”

劉曉波朋友痛批中國政府生不留人死不留灰 [博訊]

病逝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骨灰被海葬,流亡海外的劉曉波朋友,痛批中國政府「生不留人,死不留灰」,迫家屬聲稱自願海葬。流亡德國的廖亦武,昨晚收到劉曉波家人訊息,指政府迫他們表態,同意政府的處理,然後訊號就中斷。流亡英國的詩人野渡批中國,令沒有敵人的人,死無葬身之地。
作家李悔之在社交網絡說,20多年前,中國政府迫劉曉波父親在看守所向兒子跪下,要求劉曉波發表「天安門廣場沒死一個人」聲明,現在又迫劉曉波哥哥,在世界面前發聲明指家屬自願海葬。作家黎學文就表示,已海葬,沒有骨灰,沒有墓碑,什麼都沒有,只留下了仇恨。

“天安門母親”致信稱劉曉波永生,劉霞並不孤單 [博訊]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7/07/201707151839.shtml

“天安門母親”群體14日通過總部設在美國紐約的“中國人權”發表致劉曉波、劉霞的公開信。*信中寫道:

曉波:您雖然失去了自由、失去了生命,但您擁有的人間大愛, 是世上任誰都無法比擬的。在我們的心目中您是永生的。
劉霞:為了曉波、為了您自己、為了世上所有摯愛你們的人, 您一定要堅強地、有尊嚴地活下去!愛您! 您不孤單,我們與您同在。

天安門母親群體

劉曉波是誰,為何應被銘記?-與他生前的部分朋友談劉曉波 [法廣]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7/07/201707152039.shtml

根據中國官方消息, 61歲的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中國大陸著名社會活動家、知識分子劉曉波先生,因病於7月13號在其接受“保外就醫”的瀋陽醫院逝世。劉曉波先生不幸離世的消息,也立即引來了來自於他生前好友和全世界各界人士,對這一事件的關注和哀悼。法廣也在第一時間請來了部分劉曉波先生生前的朋友、同事和一直關注中國人權進展的一些代表人物,來為您介紹一個他們所認知的劉曉波,以及他們對其不幸去世這一噩耗的回應。*現僑居德國的獨立中文筆會現任會長廖天琪女士,在過去通過工作與劉曉波先生有過密切的聯繫,在談到他們兩人曾經的交往時她說道:“我在1980年代的時候,就已經讀到過劉曉波寫的一些文章,還有特別是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他寫的關於中國知識分子的那本書。然後他在天安門運動運動所扮演的角色也令我欽佩。例如他的冷靜,如果是沒有他和另外廣場四君子的這一些努力的話,我相信當時死傷的人會更多。

劉曉波身後的人權困境:西方已無力 [紐約時報]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7/07/201707151535.shtml

中國唯一的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劉曉波在1989年聲名鵲起,當時共產黨在天安門廣場暴力鎮壓抗議活動,引起國際嘩然。近30年後,劉曉波在關押期間因癌症病逝,在病篤與無聲中再次突顯一個問題:西方政府缺乏對抗捲土重來的中國威權主義者的能力或意願。劉曉波的命運反映了在西方與中國的交涉中,人權問題是如何大事變小的。同時也顯示出,駕馭著一個擁有強大軍力的大國的共產黨領導人,可以怎樣蔑視外國的請求,哪怕這關乎一個垂死之人。

著名人權捍衛者許志永今刑滿獲釋眾人迎接撲空(圖)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7/blog-post_66.html

許志永是2013年7月16日被北京市警方以涉嫌“聚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刑拘的;同年8月22日,被正式逮捕;2014年1月26日,被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以“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判處有期徒刑4年;其不服上訴,2014年4月11日經二審宣判:駁回上訴,維持原判;2017年7月15日,刑滿釋放。昨天(7月14日)下午和晚上陸續有多名公民自發前往許志永服刑的北京市監獄管理局所屬墾華監獄附近(位於天津寧河區)。晚上即發現監獄附近道路設限,只許出,不許進。當地人說,平時不這樣。半夜,警察又到附近旅店查房。7 月15日一早,在監獄入口附近,警方以交通管制名義禁止迎接許志永的公民通過。一早,維權人士譚兵林準備的一張寫有“公民”、“自由公義愛”以及“歡迎許志永博士回家!”的一張紙被警察沒收。當地狂風暴雨電閃雷鳴,大家都淋成了落湯雞。維權人士鮑乃剛介紹說:“今天早晨,我們六點鐘一行七人就前往墾華監獄迎接博士,被獄警告知博士早已釋放。”上午9時許,有律師傳出消息,許志永已經到家,並且和原辯護律師張慶方通話。許志永表示,一切安好。據說,許志永是由北京國保接回的。10時左右,梁慶輝到達許志永住址所在的北京市海淀區清河清源東里小區。小區門口有三個便衣三個保安不讓進,告訴說今天有中央首長來視察小區臨時封閉。

北京許志永今日出獄居住地遭嚴密監控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7/0715/16162.html

本網獲悉,被以“尋釁滋事”入罪並獲刑四年的“新公民運動”發起人許志永博士今天(7月15日)刑滿釋放,多位公民前去迎接落空,許志永所在寓所的小區保安嚴密監控升級。據悉,多位公民朋友,包括韓暉、鮑乃剛、王澤勇、譚斌林、郭創贊、牛領釵、姚建清等人,於昨日來到天津墾華監獄附近,準備今天迎接刑滿出獄的許志永,入住酒店後在傍晚時分被酒店所在轄區派出所查房,詢問他們此行目的等信息。今天早上,眾人前往墾華監獄,發現通往監獄大門的道路有交通管制措施,眾人被攔住後受到警告,警方人員稱再不聽勸阻前去接人(許志永)的話後果自負,並強行阻止眾人前進。早上十點,據網絡消息稱,許志永已經回到北京家中,並致電其辯護人張慶方律師,表示一切安好。

許志永刑期出獄得悉劉曉波病逝感難過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release-07152017112015.html

新公民運動發起人許志永,被以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判監4年,在周六(15日)刑滿出獄,當許志永知悉劉曉波在渖陽病逝後,感到非常難過。許志永的前辯護律師張慶方表示,多名維權人士周五(14日)開始已到許志永服刑的天津墾華監獄等候,公安週六清晨在監獄入口實施交通管制,禁止任何人接近。他指許志永離開監獄,身體狀況良好,除與家人團聚外暫沒太多計劃;據指許志永是由北京國保送返家。現年44歲的許志永在2013年,因為呼籲民眾到政府部門外集會被捕,其後遭公安刑事拘留,翌年在北京市第一中院判監4年。

湖南懷化異見人士黎建君前日在高鐵站遭攔截後被非法拘禁至今仍無獲釋跡象 [權利運動]
https://www.hrcchina.org/2017/07/blog-post_26.html

權利運動編輯員獲悉,2017年7月14日下午,湖南懷化異見人士、獨立中文筆會會員黎建君先生欲乘坐高鐵從懷化赴長沙,在懷化高鐵站被七、八個當局人員攔截,隨即被帶到新園派出所進一步詢問,後又被帶到一家旅館遭非法拘禁,黎建君先生對此覺得莫名其妙,截至7月16日上午十一時,黎建君先生仍無獲釋跡象。據知情人士透露,黎建君先生此次欲外出遭攔截並被非法拘禁,疑是湖南省國保下令,禁止其外出參加有關紀念獨立中文筆會原會長、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不幸逝世的活動。黎建君先生電話:15367558197。

瀋陽舉牌聲援劉曉波被當局扣押的公民均獲釋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7/blog-post_28.html

2017年7月15日,本網獲悉:劉曉波病重期間,全國各地公民,衝破重重阻力來到瀋陽來到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附近舉牌聲援,前些天,數位公民遭扣押後遣返。只有丁家喜律師和朱承志沒有消息,今天獲悉,丁家喜、朱承誌已獲釋。丁家喜今天發來信息:“我是丁家喜。我在13號七點十分左右被攔截,隨後被帶到瀋陽市公安局辦案接待中心。今天上午十點,北京國保來接。現離開瀋陽被遊中。我在瀋陽市辦案接待中心見到了朱承志大哥。我問他睡得好嗎,他回答說:我隨遇而安。他狀態還好。請把這兩條信息轉給大家。”孤家寡哥(衛小兵)今天說:“剛和朱承志大哥通電話,他出來了,一切無恙,明天回家。”

多位公民前往瀋陽悼念劉曉波目前失聯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9/2017/0715/16161.html

7月14日凌晨兩點半,多位維權人士包括衛小兵、朱承志、黃永祥、陳劍雄、孫濤、彭佩玉、許光利、岳小三、陸聰利等人來到劉曉波病逝位於遼寧瀋陽的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大門口,點起蠟燭,手舉“悼念曉波,自由劉霞”的紙牌,祭奠劉曉波博士並呼籲給予劉霞自由。其後,朱承志、許光利和彭佩玉三人失去聯繫,電話始終無法接通。據悉,於7月10日抵達瀋陽的湖南公民歐陽經華與李明在翌日被瀋陽警方控制。歐陽經華於12日晚上被湖南邵陽國保接走回湖南。據聞,13日晚上十點,李明、孫大壯:王霞被警方送到瀋陽火車站,要求馬上離開瀋陽。另外,與歐陽經華等人一起舉牌拍照的丁家喜律師已經失聯兩天半。據已經自由的李明透露,丁家喜律師是在7月13日早上七點被抓到瀋陽市公安局辦案中心的,八點左右,李明與王霞曾在辦案中心裡遇到過丁家喜並有簡短對話。

陝西省原民辦和代課教師600餘人再次集體到省信訪局上訪維權(圖)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7/600.html

7月11日上午,陝西省原民辦和代課教師600餘人,於8點多鐘,匯合到該省信訪局集體上訪維權。省信訪局正門前的小廣場上不准老師們聚集,特警用警界線圍著。保安要求老師們進信訪大廳。因上訪維權的人太多,信訪大廳內容納不下,老師們不得不到信訪局正門前馬路對面的人行道上去,可是當天氣溫高達39度,這些上訪的高齡的老師們為了維權討公道,顧不上身體的安危了。據現場目擊者向維權網信息員介紹,只要上訪老師們在信訪大廳和信訪局正門前馬路對面人行道之外的信訪局附近聚集,特警就會立即在聚集上訪人員的地方用擴音器高音播放公告等“驅趕”上訪的老師們。

余文生律師妻子許艷:為我丈夫律師執業權每日一呼(第2日)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7/07/2_15.html

北京市律師證年檢每年截止日期是5月31日,2017年5月31日已過,今天是2017年7月14日,至今為止未給余文生律師年檢,從7月1日余文生律師證被司法局以年審換證名義將余文生的律師執業證騙交後,至今律師證未歸還余文生律師。

抗議稀土採礦污染 廣西數百村民縣府請願 [大紀元]
http://www.epochtimes.com/b5/17/7/15/n9404335.htm

7月10日,廣西賀州市鐘山縣兩安鄉立頭村數百村民在縣政府前下跪,要求當局解決該村稀土開採所造成的污染問題,毫無結果,村民舉的標牌被警察搶走,村民目前希望媒體關注,還給他們青山綠水的家園。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