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24.官派律師賀小電,你枉為709謝陽案辯護!謝陽律師主動用電話和微信聯絡同行及好友。盧昱宇堅持無罪律師遭警告。張科科律師法院外被打斷腿。

謝陽律師妻子陳桂秋:官派律師賀小電,你枉為709謝陽案辯護! [維權網] htt … 繼續閱讀 →...

謝陽律師妻子陳桂秋:官派律師賀小電,你枉為709謝陽案辯護!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tw/2017/06/709_24.html

自從2016年9月份,你強行要成為謝陽的辯護律師以來,你從來沒有主動和我溝通過謝陽的案件進展,從來沒有為謝陽說過一句公正的話。 你三番五次去看守所會見謝陽,卻從來沒有出示過你的委託書。謝陽真正的辯護律師劉正清和陳建剛從來沒有看到過解除委託書。你和劉志江不經過家屬的許可強行代理,你應該知道必須先行解除前面二位律師的代理資格。作為一個多年的律師,這個法理你應該是懂的,可是你為何與法盲們串通,甚至可以違法地出現在謝陽的庭審上? 你和劉志江在法庭上演的戲,我不再忍心去回憶,不僅讓人噁心,更讓人對中國的法律失去最後一點信心。當然,你和劉志江與法盲們談妥了條件,這個條件就是出賣謝陽,從而獲得你們巨大的個人利益。 只是,到目前為止,謝陽案尚未宣判,謝陽一直失踪,掌握在強盜的手裡,你這位公然可以站在神聖法庭上的辯護律師,是否應該履行你的辯護人資格,讓法院宣判,讓謝陽恢復真正的自由?你的辯護人職責,難道僅限於出演一部庭審秀嗎? 我今天對你們進行追責,你們有職責讓謝陽脫離魔爪!他現在被非法秘密關押,有30人的國保隊伍對他進行24小時監控,他是生是死?或已經殘疾?或已經被精神病?自從5月8日開庭至今,已經有46天了,他人在哪裡?我們有產權房,不會被逼遷,為何他不能回家? 這30個國保的名單、工作單位、身份證號碼、照片、警號,是你這個辯護律師應該向我告知的;向這些人控告,是你這個辯護律師應該做的;讓謝陽安全回家,恢復真正自由,更是你的職責所在! 我之前給你打過無數電話,你為何不接?謝陽被國保們如此精神摧殘,你如果裝傻,我今天就告訴你實情,謝陽的危險程度比在看守所大到1000倍!你既然如此熱情地接手了謝陽案件,你必須履行你的職責,為謝陽的真正自由而依法控告! 你應該明白,謝陽的任何個人危險,我都是要找你這個辯護律師的!因為你是官方指派的辯護律師!讓謝陽處於極度危險之中,你與那些國保是共同的黑手!請你和劉志江做好準備,我將聘請律師們起訴你們!

謝陽律師主動用電話和微信聯絡同行及好友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7/0624/16015.html

昨晚九點,知名人權律師藺其磊發出消息稱,在“709大抓捕”中取保獲釋的謝陽律師在消失近兩年後主動添加微信,並用手機致電藺其磊。 據稱,謝陽在電話中感謝眾多律師同行以及關注他的公民朋友,特別感謝其辯護人張重實律師、陳建剛律師、劉正清律師等。談到目前所處的狀況,謝陽表示,就當作旅遊度假,長沙方面也在爭取他的案子結果,並稱“估計一個月後我們就能見面的”。 本網馬上按照藺其磊律師發布的電話致電謝陽律師,他表示很開心,在沒有手機的兩年後再次能夠與大家通話,他告訴本網人權觀察員,他的案子正在辦理,爭取有一個好的結果,估計還要一個月時間,到時希望能夠保留律師證,繼續能夠做律師為大眾提供法律服務。說到兩年裡所受的苦難,謝陽律師很平和地表示事情已經過去,就當是對自己人生的一種磨練。據公開消息顯示,謝陽案於5月8日上午開庭後被取保獲釋,但家屬與外界一直沒能看到謝陽恢復自由,據稱謝陽曾經於5月9日由多人陪同之下出現在其母親的生日酒宴以及曾到其岳父家。在過去的一個多月裡曾有多人試圖聯繫謝陽,但都不成功,今日突然主動聯繫眾人,大家均感到意外。有多名律師認為,“709大抓捕”可能有轉機,希望如謝陽所講有好結果,同時也希望王全璋、江天勇、吳淦等人能早日獲釋。

謝陽能夠與外界聯繫只說身體還好正被旅遊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lawyer-06242017105404.html

709案維權律師謝陽,在2年沒有發聲之後,終於能夠與外界聯繫。謝陽週六(24日)向本台表示,現時正被旅遊,不方便說出他的情況;他希望1個月後能夠與朋友見面。而他的前代表律師就認為,謝陽是在當局的監控下與外界聯繫,目前仍然有危險。

“非新聞”盧昱宇堅持無罪律師遭警告不得接受采訪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9/2017/0624/16016.html

昨日(6月23日),轟動全球的“非新聞”創辦人盧昱宇案在雲南大理開庭審理,盧昱宇堅持不認罪,其辯護律師被警告不得接受媒體採訪以及公開庭審詳情。據悉,昨日開庭前,雲南大理地區的維權人士和活躍公民均被控制,法庭內坐滿當局安排的“旁聽者”,庭審從下午一直開到晚上九點多才結束。盧昱宇堅持不認罪,表示自己做“非新聞”三四年,願意用三四年時間(坐牢)去堅持自己的信念而承擔後果,他認為自己的行為無罪,但在這個以真為罪的國度,他已經有承擔後果的思想準備。檢察機關對此案的量刑建議為3到5年,代理律師做了無罪辯護,庭審結束後法庭宣布擇期宣判。

一藏人擬在拉薩呼喊西藏自由用刀自殘或已身亡 [西藏之聲]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7/06/201706240154.shtml

西藏時間今天上午10點左右,西藏首都拉薩大昭寺附近,一名藏人呼喊西藏自由口號,同時用刀劃傷頸部自殘抗議。消息人士稱,這名藏人極有可能已經身亡。事發後,中共警方用布幔遮擋現場,試圖掩蓋這起事件。有流亡藏人引述從境內獲得的消息告訴本台,今早在大昭寺附近,一名藏人高聲呼喊“我們沒有自由,沒有權利”等,隨即用刀劃傷頸部自殘明志。目擊者表示這名藏人應該已經身亡。消息稱,中共警方隨即控制現場,用布幔遮蓋事發地,驅趕圍觀者,並聲稱這並非抗議事件。目前暫無法了解該起事件的詳細情況。在西藏,屬“西藏自治區”遭受的管控程度最為嚴格,尤其是首都拉薩。

一藏人大昭寺旁自刎歐盟外交官正訪拉薩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tibet0624-06242017130249.html

本台普通話部消息:一名藏人男子星期五(6月23日)在西藏首府拉薩大昭寺旁自刎,自刎前高呼“西藏要自由”等口號。

要不要當印度公民?流亡藏人有話說 [美國之音]
https://www.voachinese.com/a/tibetan-india-20170623/3913660.html

自1959年達賴喇嘛流亡印度以來,印度成為了很多流亡藏人的第二個家。這些西藏難民有的一輩子生活在印度,要不要加入印度國籍成為了他們需要做的一個重要決定。一邊是自己的傳統和身份認同,另一邊是實際的權利和福利。

維權律師張科科遭陌生人查戶口北京律師法院外被打斷腿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ql1-06242017131408.html

在武漢,當地維權律師張科科家6月23日被多名身份不明男子登門“查戶口”,但張家並未開門,來人在其家門口守候近一個小時離去。張科科相信此次被人“查戶口”,與其多年來代理法輪功等維權案件有關。另外,數日前北京律師劉勇進於江蘇一法院外,被人當著法官的面毆打,導致左腿骨骨折。中國執業律師的人身安全令人堪憂。曾代理法輪功、709等多起維權案件的武漢律師張科科,其家庭近日遭到不明身份人士的騷擾。張科科律師對自由亞洲電台記者說:“昨日晚上六點半左右,有三到五個人,其中還有一個女的和一個穿警察制服的人來我家敲門。當時我家里人問對方是誰,回答說是物業的,要進屋查戶口。我家人沒有開門。他們在外面反复拍門好多次,拍了一段時間停一下,然後再拍門。因為家里人不開門,後來他們走了” 。張律師說,記得前年“十一”前,他家中兩位朋友被以吸毒名義帶到附近梨園派出所驗尿。難道這一次與709有關嗎?多年來,張科科曾代理法輪功學員、709被捕律師及公益案件。他說:“我近期沒有特別代理什麼案件。因為以前代理過破壞法律實施、就是有關法輪功的,做過一些,近期當然也在做,但是這都是一直在做的,也沒有特別變化。所以不知道現在為什麼要這樣對待我,我自己很莫名其妙”。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