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14.余文生要求會見王全璋情況通報。信力建被判緩刑獲釋。馬志權其辯護律師被解聘。黃曉敏失踪近月無音訊。盧昱宇案將開庭。

余文生律師:2017年6月14日天津要求會見王全璋情況通報 [維權網] http … 繼續閱讀 →...

余文生律師:2017年6月14日天津要求會見王全璋情況通報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tw/2017/06/2017614.html

2017 年6月14日下午程海、余文生律師來到天津市第二看守所要求會見王全璋律師。這次程海、余文生“幸運”地通過了第一道由武警把守的門崗,但在天津市第二看守所警衛室的門崗被攔住了,警衛室的警察向上匯報,余文生、程海在警衛室等候過程中發現玻璃板下有一個19人名單,名單上人都熟悉的朋友。還放著余文生和程海的律師證的複印件,上面寫著:此人是王全璋的律師,如來會見立刻向隊長匯報。等候約20分鐘左右,來了一個叫劉志的警察,他向程海、余文生說明:王全章已經有了兩個律師,我們如果要會見必須把那兩個律師解聘後我們才能會見,並告知那兩律師已會見了王全璋。程海、余文生據理據法力爭,說明程海、余文生是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在這兩個律師之前聘請的,如果他們要會見王全璋必須解聘程海、余文生才能會見王全璋。天津市第二看守所仍依強權不讓會見。程海、余文生要求見駐檢,得到答復是:讓程海、余文生去直接去二分檢。結合之前北京市律師協會及高子程會長反饋來的消息:天津市律師協會已經為王全璋找了兩個律師。為此,程海、余文生將繼續捍衛律師辯護權,將會控告天津市律師協會等違法犯罪集團及個人。

2015年8月遭抓捕的民辦教育專家、信孚教育集團創始人信力建被判緩刑獲釋(圖)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tw/2017/06/20158.html

2017年6月14日,本網獲悉:鳳凰網知名博主、信孚教育集團創始人、前董事長、民辦教育專家信力建被判緩刑獲釋。信力建被以隱匿、故意銷毀會計憑證、會計賬簿罪判處有期徒刑2年3個月,緩刑2年6個月,並處罰金10萬。 信力建是2015年8月21日被廣東警方抓走,當時被抓走的有他妻子、公司總經理吳靜,以及司機和秘書。2015年8月22日凌晨3時被廣州市公安局經偵大隊以涉嫌故意銷毀會計憑證罪刑事拘留。後被廣州市檢察院以涉嫌“銷毀賬戶、偷稅漏稅及挪用資金”三宗罪批准逮捕。警方在預審時曾經暗示,其遭被捕皆因“出格言論已危害國家安全”及曾發表過支持香港佔中運動的言論。後一直被羈押於廣東省廣州市第三看守所。已被關押了1年9個多月。

深圳大抓捕馬志權其辯護律師收到深圳市公安局解聘律師且聲明不聘請任何律師、也不會見任何律師的文件 [權利運動]
https://www.hrcchina.org/2017/06/blog-post_66.html

2017年6月14日,深圳大抓捕中遭深圳市人民檢察院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執行逮捕的馬志權其辯護律師陳進學收到深圳市公安局關於馬志權署名解聘律師且聲明不聘請任何律師、也不會見任何律師的文件。下附陳進學公開信息深圳被“顛覆國家政權”案中的馬志權署名解聘律師且聲明不聘請任何律師、也不會見任何律師:深圳市公安局先後出示叁份署名為馬志權的文件給我(允許拍照,有二份給了複印件),我和辦案警察說,我無法確認這些文件是否馬志權所簽,我懷疑你們給了馬志權壓力甚至可能對他實施了酷刑。辦案警察回复說,你以後有機會見到馬志權你就知道,他是一個很有個性的人,他堅信自己的法律水平超過律師,所以不聘請任何律師。反正,在沒有見到馬志權核實之前,我堅決不確認馬志權所簽法律文件的真實性和法律效力。

陳雲飛看守所再受酷刑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torture-06142017094609.html

被判刑的四川異見人士陳雲飛,在看守所再次遭到酷刑,律師將向有關部門提出刑事控告,朋友擔憂其身體狀況。

成都維權人士黃曉敏遭抓捕後被強迫失踪音信全無家屬未收到任何法律文書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tw/2017/06/blog-post_95.html

2017年6月14日,本網獲悉:成都維權人士黃曉敏遭抓捕後被強迫失踪,家屬未收到任何法律文書。2017 年5月18日下午,四川成都維權人士黃曉敏先生被成都當局抓捕,19日又去抄了他的家,電腦也被拿走了。2017年6月13日晚黃曉敏家屬同重慶律師何偉簽了辯護律師協議和委託合同後,今天早上一早何偉律師一道,前往成都市金牛區公安分局和所在轄區尋找黃曉敏。兩單位均告之黃曉敏家屬和律師他們不知道任何消息,也沒有接到過有關處理黃曉敏的通知。

黃曉敏失踪近月無音訊律師會見陳雲飛再揭其被酷刑 [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2-06142017093220.html

在四川,維權人士黃曉敏自今年5月被警察帶走後至今近一個月,仍然下落不明。他的家人委託律師6月14日向轄區派出所就黃曉敏失踪報警。此外,被拘押的維權人士陳雲飛的兩名律師日前會見他後發布消息說,陳雲飛再次被酷刑虐待。

非新聞案因記錄民間維權事件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逮捕的盧昱宇案件召開庭前會議將於6月23日開庭審理 [權利運動]
http://www.hrcchina.org/2017/06/623.html

2017年6月12日,因記錄民間維權事件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逮捕的盧昱宇案件於大理市法院召開庭前會議。大理市檢察院以副檢察長與盧昱宇雙方口角之語認定為其犯罪主觀意圖為顛覆囯家政權,遭大理州檢察院審議後退回。本案將於2017年6月22日再次召開庭前會議,23日下午正式開庭審理。下附辯護律師:盧昱宇案件辦案小記2017年6月12日上午8:30分,大理市法院召開庭前會議,會議開始,控方特別對法庭作了說明,認為盧昱宇從主觀故意來認定,應按顛覆囯家政權罪起訴,控方將本案移送大理州檢察院,經州檢察院審查,認為應該以尋釁滋事罪起訴,將案件返回大理市檢察院。我們認為根據本案證據,不能證明盧昱宇有顛覆國家政權之故意,既然州檢察院都否認大理市檢察院的觀點,控方在起訴書中的特別說明依法無據,是否有暗示向法庭表示應該從重處罰之意?經辯方與公訴人溝通,方了解實情。原來,公訴人提審盧昱宇時雙方發生爭執,盧昱宇堵氣說,了顛覆國家之類的話。公訴人系大理市檢察院的副檢察長,以雙方口角之語認定為犯罪主觀故意,違反刑訴法之基本原則。本次庭前會議,控辯雙方對程序、是否有非法證據需要排除、是否申請鑒定人及證人出庭、舉證、質證的方式等進行了討論。辨方認為證人證言,尤其是本案立案後,針對本案調叞的證人證言必須一證一質,對於照片,因多組重複可以就一組進行舉證,其他組可以概括性舉證。因本案沒有出現刑訊逼供的情形,未啟動非法證據排除之程序。會議開始,盧昱宇到庭發表了相應的意見,表示以律師的意見為準。其精神狀態很好,表現得無所畏懼。本案於2017年6月22日再次召開庭前會議,23日下午正式開庭審理。經2016年7月始近一年,庭審即將開始,表面上風平浪靜,一場戰鬥即將打響。

張淑鳳:不知北京又有什麼會議?我丈夫張德利又被非法關押在小旅店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tw/2017/06/blog-post_41.html

今天2017年6月13日也不知近期北京又有什麼會議,順義仁和派出所所長王忠誠和政委下達命令,派人看著張德利,非法關押張德利在小旅店,9個人一班,黑白班,兩班倒。中央總是提倡貫徹落實依法治國重大決策,而各地方對冤民用拘留、刑拘、抓捕、判刑、拘禁等,甚至不擇手段暴力阻止群眾上訪,企圖掩蓋他們的犯罪事實。冤民、維權人士等,都處於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絕望狀態。

陝西寶雞越戰傷殘老兵楊歲全失聯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017/0614/15987.html

楊歲全是陝西省寶雞市越戰傷殘軍人,其因各項待遇沒有得到落實而上訪,因上訪被拘留多次。近日,其多名戰友向本網反映,楊歲全已失聯多日,至今下落不明。楊歲全的上訪材料記載,他1985年入伍,同年12月奔赴雲南參加中越戰爭,曾榮立三等功,因戰造成六級傷殘。1990年退伍安置到國有企業陝西開關廠從事駕駛員工作,2000年,開關廠安排楊歲全和妻子苟亞茸同時下崗。

雷宗林不願簽字息訪被關看守所持續虐待 [民生觀察]
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4/2017/0614/15986.html

本網獲悉,曾多次遭遇強拆現被無故羈押於福州第一看守所的福州晉安區宦溪鎮村民雷宗林近日傳出在看守所被持續虐待的消息,當局目的是要他簽字同意息訪息訴。據悉,辯護律師在本月9日會見了雷宗林,從而爆出雷被持續虐待的事實。消息指,在看守所,雷宗林除了經常被獄警毆打外,還被同倉的其他犯罪嫌疑人毆打。吃飯只能吃別人剩下的飯菜,晚上睡覺時有專人值班,每隔十五分鐘被推醒一次,一般在凌晨4點到六點可以稍微歇息一下,然後同倉犯人用冷水將其潑醒,然後又繼續虐打,這樣的情況已經持續有一段時間。律師透露,雷宗林之所以被持續虐打,主要原因是當局要求其簽字同意以後停止上訪以及停止訴訟。另外看守所還對他進行洗腦,要求背誦黨章,但雷宗林認為自己無罪堅決不低頭不配合,於是遭到長時間虐待。本網聯絡了雷宗林的父親,得知雷宗林為二級殘疾人,曾遭遇多次強拆,其中有一次差點被強拆人員活埋。雷父告訴本網人權觀察員,雷宗林是硬骨頭,又是殘疾人,擔心他在看守所會受到虐待折磨,也可能會影響身體,但堅信兒子無罪。

全國民師約2600人今天在國家信訪局上訪(圖) [維權網]
http://wqw2010.blogspot.tw/2017/06/2600.html

今天(2017年6月14日)上午,全國的原民辦教師、現在崗的代課教師和被辭退以及在崗的幼兒教師(以下簡稱民師)約2600人,集體在國家信訪局上訪維權。這些民師不少人今天早上6點鐘就到達了國家信訪局大門附近,並在人行道上排隊。他們來自北京、黑龍江、遼寧、河北、河南、湖南、湖北、四川、江蘇和雲南等省市。今天北京的天氣很悶熱。民師中有不少人特地佩戴著紅領巾。不知當局高層實權人物對這些多年上訪的民師佩戴紅領巾有何想法?據維權網信息員了解,不少民師為了不被地方政府攔截和控制,提前幾天就離開了老家。有的順利到達北京,有的在途中就被截回了。今天上午近9點鐘,到達國家信訪局的民師有2300多人,但有數百人不敢接近國家信訪局,據說這些人害怕被截訪。

人物概要:
人物概要-